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八集 (下)

2011-07-25 09:2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80

 

18-19 元件厂            
元件厂几乎没什么变化。厂区里显得很冷清,偶尔有工人骑自行车走过。
解放和楠楠沿着厂内的大路走来,两人边走边看边说。
楠楠对解放说:解放哥,你还记的吗,当兵的时候,你也来过元件厂。
解放:我记得很清楚,我叫你小毛孩,你不高兴,非要让我赔礼道歉,陪你看电影。
楠楠看了一眼解放:你那时没有手表,说部队有规定,战士不让带,后来我给你买了块手表,上海牌的……哎,解放哥,那块手表你是不是早就扔了?
解放刚想说什么,路边的井盖伸出一个人头,吓了解放一跳。
那人灰头灰脸,只有两个眼睛发亮,手里拿着维修管道的工具,瞪着两只眼睛看着解放。这人是曾经诬告过解放的吴新生。
解放没能认出吴新生,绕开井口,对楠楠:楠楠,我们到车间看看。
说着和楠楠走去。
吴新生一直看着解放和楠楠,当解放走过他身旁后,他从背后轻声地叫了一声:刘解放……
解放回过头看着吴新生。
吴新生爬上来,笑着对解放:解放,你不认识我了?
解放打量着吴新生,问:你是谁?
吴新生又一笑,露出两派雪白的牙齿:我是吴新生啊……解放,我老远就看着像你,但没敢认。(看看楠楠,说),这位,是童楠楠吧?
楠楠“嗯”了一声。
解放看着吴新生:新生,你这是在干什么?
吴先生笑笑:修管道,我是厂里的管道工……解放,听说你在经委当科长,我几次想去找你,都没时间……哎,你到我们厂来干什么?是来检查工作的吧?
解放笑笑:新生,以后咱们就是一个厂的了。
吴新生没明白过来:一个厂……(想到什么)解放,听说经委要来的厂长,就是你吧?
解放:没错。我来当厂长,童楠楠来做总工程师。
吴新生的身子立刻就矮了一截,弓着腰,对解放:解放老师,不,厂长,(对楠楠点头)童工,不,童总……
解放纳闷地看着吴新生:新生,你这是怎么了,老同学见面,别这么客气,叫名字就行了。
吴新生又点头:不敢不敢,我吴新生不是人,对不起你们,以后厂长,童总,还要高抬贵手,大人不计小人过……
解放摆摆手:行了行了,别念电影里的台词了,什么大人小人的,都是老同学,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以后在一个厂里,大家要相互关照。
吴新生表现地很受感动:谢谢,谢谢厂长,谢谢童总。你们忙,我还要工作。
吴新生说着,拿着工具又下了井口,人影一会就消失了。
解放看了一眼空空的井口,继续向车间走去。
解放问楠楠:吴新生怎么变成这样了。
楠楠:我也不知道……听说他劳教出来一直这样,不管见了谁,都点头哈腰,喊老师。
    两人说着,走进车间。
 
18-20 吴新生家       
吴新生的家是工人住的那种宿舍,只有两间屋,东西放的很挤。里屋是住的地方,有一张大床,是吴新生的老婆桂花和儿子睡觉的地方。外屋是吃饭的地方。外屋的角上有一张小床,那是吴新生睡觉的地方。吴新生的老婆桂花是元件厂食堂的工人,长在农村,是顶替她爸进的厂。
吴新生一边洗脸,一边对在一旁记账的桂花说:桂花,你知道我今天遇见谁了吗?
桂花没抬头:你遇到谁我怎么知道……(得意拿起账本走到吴新生面前,指着账本)新生,你知道这个月,我从食堂带回来的饭菜,给家里省了多少钱吗?差一块不到五十,咋样?
吴新生擦了一把脸,说:一会再说饭菜的事……哎,我告诉你啊,我今天遇见新来的厂长了,他是我老同学。
桂花淡淡一笑:你就爱吹,我才不信呢。
吴新生放下毛巾:这次我还真不是吹,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我一个同学在经委当科长,叫刘解放?
桂花看他一眼:是,你是说过。
吴新生:新来的厂长就是刘解放,一把手。
桂花惊喜地:真的。
吴新生:那有假,我们说了好长时间话,他还带来一个总工,童楠楠,也是我同学。
桂花高兴起来:新生,你终于有出头的日子了……哎,你那老同学他喜欢什么,酒,还是烟?
吴新生摇摇头:不知道……(思索着)好像他以前不喝酒也不抽烟。
桂花: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新生,上次咱厂请客,我还瞒下了两瓶好酒呢,长河大曲,你抽空给你同学送去。
吴新生一笑:你就土吧,长河大曲算什么好酒?
桂花:那你说送啥?
吴新生思索着:要是送酒,最次也得茅台……
桂花张着大嘴:送茅台,那的多少钱啊?咱可送不起!
吴新生一笑:不用咱花钱,我自有办法……
桂花瞥了吴新生一眼,本起脸对吴新生:吴新生,违法的事咱不能干,一辈子进一次监狱就够丢人的了,你要是再进一次,我可永远不让你进家门了!
吴新生:你看你,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办法不违法,你就等好吧……(暗转)
 
18-21 厂区仓库                   
仓库了堆了很多积压的产品,外面都罩着不同尺寸的纸箱。
元件厂的工人和干部或坐或站挤满了仓库。仓库大门外也坐着开会的人。吴新生也在门外。
解放站在一堆纸箱前,他身后的纸箱上贴着几张红纸,上写:厂长就职仪式。
楠楠站在解放一旁。有几个厂里的干部站在解放一侧。
解放大声地对在座的人说:同志们,工友们,我站这里很高兴,很激动……大家会说,你刘解放说的是反话,你新官上任,把大家召集到堆放积压产品的仓库,让我们大家看着这些卖不出去的产品,听你的施政演讲,你是在搞黑色幽默吧。我可以推心置腹地告诉大家,我刘解放说的是正话,真话,我没有幽默,只有激动。
大家都看着新任厂长刘解放。
解放继续大声道:我刘解放之所以激动,不是因为我终于当了你们元件厂的厂长,而且因为我的理想,正一步一步实现。大家一定要问,我的理想是什么?简单一句话,一年之内保证大家工资按月发放,奖金年终和大家见面。
大家一阵小声议论。
解放摆摆手,说:大家先不要议论,我的这句话还没说完。第二年,工资增长百分之二十,奖金增长百分之五十;第三年,奖金和工资都要翻一番,第五年,大家收入翻两番。
在座的人反而不议论了,你看我,我看你,眼里充满了疑惑。
解放看看大家,说:我知道大家不相信我,现在厂里工资都发不出来,什么长五十,翻两番,可以说是天方夜谭,吹牛大王历险记……(看看大家)但是,我的话是有根据的。目前的元件厂的确非常困难,工资发不出来,工人的生活都成了问题,有人说元件厂已经判了死缓。
众人默默地听着。
解放:我不这么认为。我们的童楠楠总工程师,是从元件厂出去的,她说你刘解放选择元件厂,真是太“贼”了,元件厂以前是生产军工的工厂,技术力量可以说省内一流,只是因为军转民后,产品的市场方向不稳定,所以企业才陷入困境。新官上任,只要选好市场的主攻方向,元件厂前途不可估量。
众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解放大声地:因为有在座的大家,因为我们有一流的技术人才,我刘解放才敢拍胸脯,五年收入翻两番,这个目标一定能达到,也必须达到!
经久不息的掌声,发自大家的肺腑。
楠楠也在使劲鼓掌。
门外的吴新生,也不由鼓掌。
解放摆摆手。
掌声立刻平息。
解放:信心诚可贵,人才价更高,要想达目的,还要有高招。下面我就说说我们元件厂走出困境的具体部署。(指指后面的纸箱子)我先从这些积压的产品说起。
众人全神贯注地听着。
有几个干部模样的人还拿出笔记本。
 
18-22 元件厂厂区             
(叠)厂区明显的有了生机,道路干净了,路旁的标语换了,上面写着:深化改革,锐意进取;勇于创新,敢为人先;困境不可怕,改革有办法……
厂区的喇叭也响了起来,那声音传的很远:厂长办公会一号通告。为了加强销售,尽快推销积压产品,厂长办公室决定改销售科为销售部,增加销售人员,凡元件厂的员工,不分干部或者职工,都可以到厂销售部报名。被销售部录用者,除基本工资外,按销售业绩比例提取奖励。下面再广播一边。厂长办公会一号通告……
厂区来往的工人和干部明显的多了起来,大家不由驻足听着喇叭里的广播。
吴新生坐在一根旧管子上,工具放在一旁。他叼着一根烟,也在聚精会神地听广播。
 
18-23 吴新生家                 
桂花和十岁的儿子已经在里屋的大床上睡着了。
 
吴新生坐在外屋的饭桌旁,借着一只小台灯昏暗的光线在稿纸上写着什么,他已经写了好几页纸。
 
里屋,桂花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看外屋。
外屋台灯的光线从门缝了透进来。
桂花想喊什么,看看睡在身旁的儿子,起身,拖拉着拖鞋,走出里屋。
 
桂花从里屋走出,关好屋门,走到吴新生面前,伸手要关台灯。
吴新生反应极快地拦住桂花的手:你想干什么?
桂花:关灯!这么晚了还浪费电!
吴新生解释道:我不是浪费电,我是在写报告,非常重要的报告。
桂花冷笑地:你一个修水管子的,写什么重要报告?赶快关灯,你知道现在一度电多少钱了?
吴新生:我写的报告真的很重要,能改变咱们家……
桂花:又吹!
吴新生:不是吹,真的……(把桂花按在凳子上)桂花,你知道销售部招人的事吧?
桂花翻他一眼:销售部招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吴新生:厂里说了,不论是干部和工人,都可以招聘。
桂花:别人能聘,你不行!
吴新生:我怎么不行?我也是老高中生啊,在学校的时候,那也是笔杆子,一口气能写十几张大字报,怎么能不行呢?
桂花:你再能写也没用,你蹲过监狱咱不说,你以前坑害过人家刘厂长,别以为我不知道,厂里这几天都传开了!刘厂长能用你吗,打死也不会用你。
吴新生笑笑:他要是不用我,那是小肚鸡肠,根本就不配当厂长。
桂花:配不配的,人家现在是厂长,一手遮天,你就老老实实地修你的水管子吧,不被人家开除,我就谢天谢地了……睡觉。
桂花说着起身关了灯,回身向里屋走去。
吴新生看看离去的桂花,收拾桌上的稿纸,欲走,又停下,想了片刻,从床头拿出一只手电筒,打开,仔细地遮好光,看看里屋,坐在桌旁,借着手电筒的光又写了起来……
 
18-24 厂元件厂食堂           
食堂里很热闹,买饭的工人排着长队。
解放和楠楠拿着饭盒走进食堂。
一个工人迎面走来,他人向解放打着招呼:厂长,总工,打饭啊。
解放点点头。
解放对楠楠说:怎么样,够红火的吧。
楠楠:比我们那时候还差一些。
解放一笑:我这只是刚开始……
说着解放排在一排打饭的队伍后面。
在前面买饭的吴新生看到解放,回身来到解放和楠楠面前,满脸是笑地:厂长。总工,你们到那边坐,我给你们打饭。
解放:不必了,你的工作有钟点,吃了饭还要干活,别耽误了你的时间。
吴新生点头哈腰地:耽误不了,厂长,下午的活我上午就干完了。
解放:新生,别厂长厂长的,下了班叫老同学,叫名字也行,这样才亲切。
吴新生:是……是……
解放:新生,听说你到销售部报名了?
吴新生:是……试试看……
解放:我听厂里反映,你管道工干的不错,不怕脏不怕累,随叫随到,从来没过耽误事。
吴新生:应该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
解放:以后还要继续努力,大家都干好本职工作,我们的企业就能发展。
吴新生激动万分:是,我一定继续努力。
前面排队买饭的工人回头看了看和解放说话的吴新生。
 
18-25吴新生家           
吴新生哼着小曲,翘着二郎腿躺在外屋的小床上看一本销售方面的书。
桂花提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瞥了床上的吴新生一眼,说:快起来,热饭去,儿子马上回来了。
吴新生躺在床上没动:你没看我在忙吗?
桂花不快地走过去:你有什么忙的?就知道看闲书!
说着桂花一把夺过吴新生手里的书。
吴新生忙坐起来张着手:你给我,这书有用,讲销售的。
桂花没给:什么销售不销售的,对你没用,热饭去!
吴新生一笑:你真是狗眼看人低,我告诉你,我吴新生要时来运转了。(说着趁着桂花不注意,一把把书夺回来,对桂花)去,你热饭去。
桂花睁着眼睛看着吴新生:吴新生,今天你不对头啊,什么叫时来运转?
吴新生得意地:时来运转就是我要进销售部了。
桂花立刻睁大了眼:真的?
吴新生,那还有假,厂长说的。
桂花:你说说,厂长是怎么说的?
吴新生:今天中午吃饭,我和厂长在一起,还有那个总工,都是我老同学,厂长先问我去销售部报名的事……报名的事,那天我没听你的,第二天我就报了……
桂花:报了好,你接着说。
吴新生:厂长问完报名的事,接着就表扬我了,在场的人那些眼神,别提多么羡慕我了,我也非常激动,我吴新生这么多年,别说厂里的领导,就是车间的领导,也没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扬过我。
桂花更感兴趣地:厂长是怎么表扬的,你给我学一学。
吴新生站起来,学着领导说话的样子,说:老同学,我听厂里反映,你管道工干的不错,不怕脏不怕累,随叫随到,从来没耽误过事。以后还要继续努力,大家都干好本职工作,我们的企业就能发展。(回过头对桂花)怎么样?
桂花脸上高兴的表情一点也没有了,她阴沉着脸说:不怎么样!
吴新生不满地:你就会扫人的兴?厂长当着这么多人表扬我,说明什么,说明要重用我了,你怎能说不怎么样呢?
桂花冷笑一声:你尽做晴天大梦!厂长那是表扬你吗?四十好几的人了,连句好话孬话都听不出来!
吴新生不快地:姜桂花,你把话给我说明白,我怎么做大梦了,我怎么听不出好孬话了?
桂花:吴新生,你不想想,厂长明明知道你报名销售部,为什么要表扬你管道工干的好,还叫你安心本职工作?
吴新生沉思不语。
桂花:这不是明摆着吗?这是告诉你,销售部你就别想了,好好地干你的本职——修水管!
吴新生“嗯”了一声:你说的有点道理……
桂花:不是有一点,是很有道理……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你老同学吗?那是窝囊你!都是同学,一个高高在上当厂长,一个灰头灰脸钻下水道……(对吴新生冷笑一声)你还以为是表扬你,亲近你,有他刘解放在,你就一辈子也别想翻身了!
吴新生沉思不语。
桂花:还有,都是老同学,你知道刘解放给那个女同学一月多少钱吗?2000多,比你多十倍!
吴新生冷冷一笑:哼,他刘解放也别太得意,有他哭的时候……
说着,吴新生拿出一支烟。
桂花一把夺过烟,命令地对吴新生:行了,别抽了,热饭去吧。
吴新生站起来,想了想,然后走去。(暗转)
 
18-26 经委于建办公室       
一个中年干部坐在沙发上,拿着一个本子正向于建汇报。
那个干部说:……现在,整个元件厂的积极性全调动起来了,工作纪律也恢复到几年前的水平,刘厂长走出困境的各项措施,正一步步,有条不紊地落实,上上下下,对刘厂长的魄力和感染力,称赞有加,同时,意见也不少。
于建:主要是什么?
中年干部:主要意见集中在两点。一是他的生产方向。专攻小电器,集资开发电脑生产线,这两项意见不是很多,有人说,走着看;但是,对他变卖家当,尤其是变卖生产大型电器的生产线,意见非常大,说如果小家电打不开市场,电脑开发泡汤,元件厂连回头的本钱都没有了。
于建“嗯”了一声,问:还有呢?
中年干部:第二点就是生活作风。
于建一愣:刘解放生活作风能有什么问题?
中年干部:也不是说就有问题,是大家有议论。刘厂长聘请一个总工,是东方大学的女老师,长得很漂亮,就是到我们经委讲计算机的那个……厂里有人反映,他和那个女老师来往密切,关系不同寻常。
于建不满意地:咱们有些人啊,就爱在背后嚼舌头,一个厂长一个总工,来往能不密切吗?
中年干部:于主任,大家的意见并非空穴来风,有人说,他们以前就是恋人,因为那个女老师有海外关系,所以没成为一家人,现在刘解放聘任她,是旧情复燃。
于建:我不相信,我和刘解放接触这几年,他在生活作风上,绝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更不会因小失大,毁了自己事业。
中年干部:主任说的极是……但人是在变化的,尤其是在特定的环境,有了权利之后。群众反映最强烈的,是刘解放给那个女老师很高的工资,超过了普通工人的十倍……(拿出一封信递过来)主任,这是一封群众来信。

    于建拿起信,取出,看着……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