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九集 (上)

2011-07-26 08:3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57

 

19-1A 解放新家 卧室           
墙上的石英表已经一点了。
汪小丽还没睡,她坐在床上,脸色很不好看。
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封信,那封信和经委收到的信是一样的信封。
 
19-1B解放新家客厅           
门厅的门轻轻地开了。解放蹑手蹑脚走了进来。他放下包,脱下外衣,推开小军的屋门看了看。
 
19-1C解放新家小军卧室            
小军在自己屋子里已经睡了。
 
19-1D解放新家客厅           
解放轻轻带好门,悄悄走进自己的卧室。
 
19-1E 解放新家 卧室           
解放走进里屋,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汪小丽,问:还没睡?
汪小丽斜了一眼,气哼哼地:你这么晚才回来,我能睡得着吗?
解放笑着走过来,对汪小丽:厂里忙,会刚散。
汪小丽冷冷一笑,说:开什么会啊,是不是两个人的会?
解放不快地:你今天是怎么啦?什么叫两个人的会啊?
汪小丽又冷冷一笑:我怎么了你心里明白!我问你,你是不是和那个童楠楠在一起。
解放:童楠楠是我们厂的总工,研究生产能不在一起吗?
汪小丽:你得了吧,什么总工,别以为我不知道!刘解放,我告诉你,没结婚之前,你们俩怎么好我不管,现在孩子都十二岁了,你要是再跟你的老情人来往,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解放不高兴地:汪小丽,你说话别这么难听,什么老情人不老情人的,我们现在只是工作关系,别的什么都没有!
汪小丽再一声冷笑:工作关系?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拿起床头柜上的信)你看看这封信!
解放看看汪小丽,接过信看了一眼,气愤地说:这纯粹是造谣污蔑,胡说八道,无中生有!
汪小丽瞥他一眼:小声点,孩子睡了。
解放看看外屋,压低声音对汪小丽:小丽,我可以对天起誓,我和童楠楠绝对没这回事,真的只是工作关系。
汪小丽看着解放,说:只是工作关系?你给她那么多工资干什么?
解放:童楠楠是留美的博士,人才难得,聘请她这样的电脑专家,工资已经是最少的了。
汪小丽:你得了吧,别糊弄我了!我不管你工资是不是最少,(拍拍桌上的信)你要是和童楠楠,真的没这回事,你就把她辞掉,以后不再和她来往。
解放解释道:小丽,元件厂要走出困境,急需楠楠这样的人才,我怎么能让人家走呢?
汪小丽冷冷一笑,说:我才不信呢?长河市这么大,懂电脑的人才只有她童楠楠一个?
解放耐心地解释:别的人才咱不是不熟悉吗?元件厂急需发展,开发电脑迫在眉睫,要是再错过这一步,元件厂可真的没救了。小丽,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相信我。
汪小丽看看解放,问:这封信怎么解释,说的有鼻子有眼,总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解放看看汪小丽,说:小丽,你如果不相信你丈夫,可以这样,把这封信贴在全厂最醒目的地方,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让全厂的人都来监督我!
汪小丽看了看解放,说:那倒不必……你是我丈夫,我不允许别人抢走你,更不允许别人败坏你的荣誉……不过,你得保证,你和童楠楠只能有工作关系,别的什么关系都不能有。
解放伸手向上,对汪小丽:我保证。
汪小丽看看解放:心里也不能想。
解放:是,心里绝对不想!
汪小丽语气缓和地: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19-2 元件厂厂区                      
喇叭里响起上班的预备号。
上班的工人步履匆匆。
解放沿着工厂的路走来,不时和工人们打着招呼。
楠楠骑着自行车从后面匆匆赶上来。
楠楠的自行车停在解放身旁。她迈下自行车对解放说:解放,我找你有急事。
解放问:什么事?
楠楠看看左右,对解放:这里不方便说。
解放:那就到我的办公室。
楠楠欲言,有人迎面而来,对解放:厂长,经委于主任来了,他找你。
解放:他在哪儿?
那干部:在你办公室。
解放:好,我知道了。你去告诉于主任,我随后就到。
那干部答应了一声,离去。
解放对楠楠:于主任走后我去找你。
楠楠:算了,下班吧,我在路上等你。我先走了。
楠楠说完,骑上车急急离去。
解放若有所思地看着远去的楠楠。
 
19-3 解放办公室        
解放的办公室很宽敞,有沙发,有写字台,在当时的工厂算是好的。解放的写字台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字,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于建站写字台前,端详着墙上解放的亲笔题词。
解放推门走进,对于建:于主任,一大早你就来了,一定有要紧事吧?
于建回过身,说:也没什么太要紧的,只是有几句话放在心里憋不住,想给你聊聊。
解放一边倒水一边问:什么话?
于建看看解放,说:你和童楠楠的事。
解放把水杯放在于建面前,说:我知道了,于主任,你是不是你收到一封,是说我和童楠楠旧情复发,而且说的有鼻子有眼。
于建点点头,说:这封信本来也不算了什么,捕风捉影的信我见的多了,但是你刚到元件厂,我不想让这样的事拖了你后腿……解放,我问你,童楠楠能不能离开这里?
解放脆地:不能。童楠楠要是离开了,我刘解放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带不动元件厂。
于建看着解放的眼睛:她真这么重要?
解放点点头,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可以让实事做结论。
于建:那我再问你一句,你的家庭不会受影响吧?
解放:不会,我爱人也收到这样一封信,昨天晚上我谈了很久,她很开通,也很支持我的工作。
于建看了解放片刻,说:好了,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相信你,但我还是要提醒你,大风大浪不一定翻船,但小河沟里容易搁浅。
解放:主任的话我记住了,我会引以为鉴。
 
19-4 河边路上      黄昏      
解放和楠楠推着自行车,沿着河边的路走来。
楠楠对解放:……解放,昨天我也收到一封诬告信,也是说我们两个的,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
解放看看楠楠,安慰道:既然是诬告信,你就别把它放在心上。。
楠楠摇摇头,说:我不能不放在心上……解放,我考虑再三,决定还是离开元件厂。
解放:楠楠,多少风风雨雨我们都经历了,面对这么一封捕风捉影的信,你不应该退缩……你知道,我现在是多么需要你。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我之所以离开,就是为了不让你更难。
解放:楠楠,你说错了,你要是离开了,我才会更难,甚至会一败涂地。
楠楠解释道:我离开元件厂是为了堵住那些小人的嘴,不让他们再向你泼脏水,更不想让你的家庭矛盾重重……
解放淡淡一笑:楠楠,只要我们心里干净,就不怕别人泼脏水,至于我的家庭,小丽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人,那封诬告信在我们家里,已经烟消云散了。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我是这样打算的,厂里技术上的问题我可以回大学解决,不拿厂里一分报酬,如果这样,那些眼红的人就不会说闲话了。
解放:不行。楠楠,要干就光明磊落,全力以赴,否则,我们不可能走出困境。至于报酬吗,你拿的还不算是高薪,还要再增加,要叫别人看了真正眼红。
楠楠:解放,工厂的事你不太清楚,亲戚连着亲戚,人杂嘴碎,这些年吃惯了大锅饭,工资过高就会生出许多是非。
解放一笑:脏水我们都不怕,还怕是非吗……楠楠,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给你高薪,让别人眼红吗?
楠楠看着解放没说话。
解放:这并不是因为你我之间的友情,而是为了招引人才。你是博士,读的书比我多,春秋战国郭隗的故事你应该知道吧?燕昭王让郭隗为燕国招募贤才,郭隗让燕昭王先尊他为贤才,燕昭王大张旗鼓地给郭隗建造宫室,还给他相当丰厚的俸禄,天下人竟相传颂。很多英雄豪杰纷纷投靠燕国,燕国由此而富强。
楠楠认真地听着。
解放:我们今天的共产党人,难道还不如两千年前的燕昭王吗?(看看楠楠)我现在就是把你当作郭隗,我给你的工资虽然还不算丰厚,但足以让那些眼红的人到处去传播,我希望他们传得越远越好。让长河市,乃至全国的人才,竞相投奔我们的元件厂……楠楠,到那时,你说,我们厂会是什么样?
楠楠一笑:你说呢,我喜欢听你说。
解放也一笑,然后:登泰山而小天下。
楠楠又一笑:解放哥,你现在有点像诗人了。
解放再一笑:生活本来就是一首诗。
两个人推着自行车,沿着长长的路,有说有笑,向远处走去……
 
19-5 元件厂宣传栏            
宣传栏上张贴着销售部招聘人员录取名单。
宣传栏下围着许多工人,大家一边查看录取名单,一边议论。
一个工人笑着说:咱厂真是开放了,不管什么样的人,销售部都敢录取?!
另一个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吗。
又一个说: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19-6 厂区路边         
吴新生灰头土脸地从下水道井中爬出来,他收拾了一下随身工具,然后把井盖盖好。长喘了一口气,拿出一盒揉搓的不成样子的烟,用嘴叼出一支,正要点燃。
一个中年工人骑车过来,看到吴新生,喊道:吴新生。
吴新生立刻转头,问:什么事?
那工人停下车,一只脚踩在地上,对吴新生说:你小子有福气啊!
吴新生淡淡一笑:二小子,你别讽刺我了,我能有什么福?一天到晚和地老鼠一样!
那工人说:哎,吴新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吴新生点燃烟:我知道什么?
那工人微微一笑,说:行,吴新生,你小子有道业,装的还真像……进了销售部,和没事人似的。
吴新生一愣:你说什么,我进销售部了!
那工人:你小子还装?(一指身后)名单都贴出来了!
吴新生向指的方向看了看,还是不相信,说:二小子,你可别骗我?
那工人:不信你去看看,骗你是小王八的蛋!
那工人说罢,骑车而去。
吴新生又向宣传栏那边看了一眼,走出几步,又回身走了回来,拿起地上的工具,大步走去。
 
19-7 厂区宣传拦          
宣传栏下还有几个工人在查看名单。
吴新生远远走过来,走到宣传栏不远处又停住脚,犹豫片刻,毅然而然地走了过去。
吴新生走到那几个工人后面,惦着脚尖向前看着。
他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宣传栏上“吴新生”这三个字,在他眼里特别醒目。
吴新生的脑子里片刻间一片空白……
吴新生回过神,又定神看看宣传栏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扭头就跑,跑出几步,被什么东西险些绊了一跤,踉跄几步,又大步跑去。
宣传栏下的工人,不由回头向跑去的吴新生看了一眼。
 
19-8 吴新生家              
桂花拿着从食堂带回来的饭盒,正向几个盘子里分拨不同的剩菜。
吴新生一步闯了进来,兴奋地对桂花道:我进去了!进去了!
桂花一惊,回身问:你进哪儿去了?进监狱了?
吴新生一本脸:乌鸦嘴!(然后又兴奋起来,对桂花)我进销售部了,录取了!
桂花根本就不相信,冷冷一笑,继续拨菜,对吴新生:你大白天说梦话吧!
吴新生兴奋不减,对桂花说:我真的进销售部了,红纸黑字,名单都贴出来了!我吴新生终于时来运转了!
桂花回过头,看着吴新生:你说的是真的?
吴新生:千真万确!录取名单就在宣传栏上,“吴新生”这仨字,这么大个!
桂花还是有些疑惑:不会是重名吧?
吴新生笑着:在全国叫吴新生的,可能有成千上万,但在我们元件厂,吴新生这名字,那是我的专利……
桂花激动万分:太好了,真是太好……(想到什么,对吴新生)哎,新生,你没问问,咱家头顶上,哪块云彩下雨了?是哪位恩人让你进的销售部?
吴新生一笑:我能不问吗,销售部我去过了,王经理说,是我的老同学刘解放,刘厂长点名让我去的。
桂花感慨地:你看看你看看,还是老同学近啊……(想到什么,神态立刻严肃起来)新生,你写的那几封告状信,要是叫刘解放查出来,销售部的事可就泡汤了,咋办呢?
吴新生一笑:他们查不出来,我那是左手写的。
桂花:你就这么有把握?
吴新生一笑:没把握我就不写了……桂花,做饭去吧,我饿了。
桂花答应了一声,然后又反应过来:咱家不都是你做饭吗?
吴新生笑笑:从今天以后,我就不做饭了,我是销售部的人了,地位不一样了。
桂花看看吴新生,说:那好吧,我做。
说着,桂花拿起桌上的剩菜剩饭欲走。
吴新生:等等……
桂花站住了:你还有什么事?
吴新生指着桂花手里的饭菜:以后这些剩菜剩饭,我也不吃了,你去炒两个菜,再买一瓶酒,今天我要好好庆贺庆贺!
桂花不满地:你还没挣钱呢,就要吃炒菜啊?
吴新生一笑:等我挣了钱,就不吃你炒的菜了……
桂花一拉脸:怎么,你还想当陈世美,再找一房伺候你啊?
吴新生一笑:患难夫妻,我吴新生不会无情无义。等我挣了钱,带着你专吃饭店,名厨炒菜,把长河市的饭店吃个遍!
桂花笑着:美得你!
吴新生:进了销售部能不美吗?(摆摆手)快去做饭吧,我真饿了。
桂花痛快地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去。
 
19-9 元件厂解放办公室        
楠楠站在写字台前,一脸不高兴地问解放:解放,听说是你让吴新生去的销售部?
解放坐在写字台后在一份报告上签字,他抬起头,对楠楠:是,怎么了?
楠楠:你是可怜他,还是为堵住他的嘴?
解放一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干嘛要堵他的嘴呢?
楠楠:我怀疑那几诬告封信是他写的。
解放:我也怀疑……不过,我用人的原则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楠楠不高兴地:吴新生他算什么人才,造谣污蔑,整个一个小人!
解放微微一笑:他是有缺陷,是小人,但他不是坏人,我认为他是一个可以为我们的事业所用的人……
楠楠:解放,你这是想当然。我看不出吴新生这样的人,对我们的事业能有什么用处……解放,不了解你的人,还以为你收了他的贿赂呢!
解放一笑:我办事、用人从来不想当然,我是经过认真思考的。吴新生这个人,从小能说会道,脑子也活,接受新事物也快,只要调理好了,监督到位,他是干销售的好材料。他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你我都无法相比。
楠楠:什么优点?
解放:销售人员要学会当“孙子”,见人三分笑,不论客户说得再难听,再刻薄,脸上笑容不减,你能做到吗?
楠楠不说话。
解放:你做不到吧,我更做不到。一句话不中听,我不骂人那就是好的……你看人家吴新生,不论见了谁,不管年长年幼,都是笑脸相迎,点头哈腰,老师长,老师短,就像咱们第一次见面,他突然就矮了一截……
楠楠:那是因为他有短处。
解放:有短处未必是坏事。战国时候的那个“一鸣惊人”的楚庄王,他手下有个将军宴会的时候调戏王妃,楚庄王发现了,有意不揭穿他,那个将军感激涕零,此后对楚庄王忠心耿耿。在一次战斗中,楚庄王身临险境,那个将军拼死救出庄王,自己却死在敌军的箭下。
楠楠认真地听着。
楠楠:我对吴新生的短处,没必要抓住不放,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会为厂子拼命工作,再加上他锲而不舍的笑容,他做销售,业绩一定名列前茅,你信不信?
楠楠心服口不服,故意地:我不信。
解放:不信我们打赌。
楠楠:睹什么?
解放:你永远不许再提辞职两个字。
楠楠斜了解放一眼:你真“坏”!
解放一笑:你指什么,不让你辞职,还是对吴新生透彻的分析?
楠楠:都有!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