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九集 (中)

2011-07-27 13:5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68

 

19-10 吴新生家               
夜已经深了。吴新生的儿子在外屋的小床上熟睡了。
吴新生和桂花坐在里屋的大床上还没睡。
吴新生对身旁的桂花感慨地说:好久没睡大床了。
桂花瞥了一眼吴新生:是因为你身上有味,下水道的味。
吴新生一笑:以后就不会再有了……桂花,我想好了,我一定干出个样来,让全厂都瞧瞧!
桂花:那当然,你要将功补过,要不,你可对不起你老同学!
吴新生笑笑:过吗,我就不用补了,别人也不知道;这功吗,我一定要立个大功,而且要挣大钱……桂花,等我挣了钱,你说咱们先买什么?
桂花兴致勃勃地:买个彩电,(用手比划着)这么大的!
吴新生笑笑:彩电不急,有小的看一样,挣了钱,我先买个大哥大……你知道大哥大是什么吗?
桂花:这谁不知道?没有电线的电话。上次咱厂里请人家吃饭,有个老板就拿着一个,像半头砖。
吴新生:我就买那样的,到时候,我拿着大哥大,在街上这么一走,那回头率,不是百分之百吧,也得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桂花捅他一拳:美的你!
吴新生:更美的还在后面呢。到时候,我也不用上班了,拿着大哥大就可以搞销售。咱们家的钱,就像雪片一样,花花地飞进来。你呢也不用做饭了,跟着我天天吃饭店。
桂花:哎,咱家儿子呢,他也得跟咱一起吃饭店?
吴新生摇摇头,煞有介事地:儿子不能去,他得好好学习,以后也要出国,就像我那个女同学,童楠楠,回国以后也拿高薪,咱家的钱啊,长江后浪推前浪,越挣越多……桂花,(用手拦住桂花)你就跟着我享清福吧!
桂花依偎在吴新生的怀里,一脸向往地:我就盼着这一天呢……
 
19-11 解放办公室          
财务科长站在解放面前说:厂长,贷款的事我又跑了一趟工行,人家还是不答应,说咱厂资不抵贷,行里不批。
解放:其他那几个银行呢?
财务科长:都一样,都不肯贷。
解放想了想,说:你说,找哪个行长管用,我来想办法、
财务科长:厂长,这不是找哪个行长的事,咱们厂这种情况,就是我当行长,也不敢放贷。
解放:这说明你和那些行长一样没眼光……这样,让经委出面怎么样,他们总得给经委面子吧?
财务科长:咱们厂目前这状况,经委恐怕也不会出面。
解放:事在人为,我去找经委。
 
19-12 经委于建办公室        
于建对站在面前的解放说:刘厂长,你的小九九打的不错啊。经委出面给你担保,你赔了算经委的?!。
解放一笑:于主任,经委是我老家,我能让家里人赔吗?一旦于主任帮我贷下这笔款,我的先头部队小家电就会迅速进入市场,随后主力部队电脑产品向市场发起总攻,到那时……于主任,银行这笔贷款,我轻而易举就还上了,我还可以拿出一笔钱帮助经委,支援困难企业。
于建一笑:刘解放,你以为这是打仗?冲锋号你一吹,市场就是你的了?
解放:当然了,商场如战场,这是你于主任说的。
于建纠正道:这不是我说的,是书上说的。
解放:书上说的我没看到,我是听你于主任亲口说的。这话很有道理!我现在就是打仗,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占领有利地形,晚一步就会前功尽弃……主任,你就支援我一把吧。
于建:表决心的话,难以说服我,我要数据。
解放拿出一份材料递过来,对于建:数据我已经准备好了,这是可行性报告。
于建接过看了一眼:你写的。
解放:不是,是童总。
于建:你那个老同学。
解放:是,她是专家,生产电脑的事,都是她拍板。
于建“嗯”了一声,然后翻看着。
解放站在那里看着于建。
于建抬眼看到解放,说:解放,你就不能坐下吗?
解放一笑:我习惯了。
于建:我不习惯,坐下。
解放:主任,坐下你就能答应?
于建:看完报告再说。
解放看看于建,然后坐在沙发上。
墙上的石英表在慢慢走。
解放盯着着看报告的于建。
于建看完最后一页,放下报告。
解放立刻站起来,走到写字台前,问:于主任,怎么样?
于建:报告写的不错,很有说服力……
解放:这么说,主任答应了?
于建站起来,走到解放面前,说:即便我答应了,还有那么多主任呢,他们都能答应吗?
解放:只要你答应,其他的主任我一个一个做工作。
于建:行了,又来了!这不是你去当厂长,逼着我们点个头就行,这是几千万的资金啊,不怎么简单。大家就是统一了思想,没有一年半载的,这些钱也到不了你的手上。
解放:于主任,一年半载那可不行。我的小家电必须尽快上市,电脑生产也刻不容缓,现在投入一分钱,到明年后年就能收入两分,甚至三分,更重要的是先机,失去了先机,明年就是多投两倍、三倍,都没有现在这个效益了!于主任,你不帮我,我可真的走投无路了。
于建看看解放,说:我能做主的,也就是一二百万,经委可以借给你,剩余的钱,咱们再一起想办法,怎么样?
解放:我先谢谢主任……但剩下的钱呢,那可是大头!
于建:我们知道,我如果有钱,全给你,我不是没有这么多钱吗!
解放:…
 
19-13 解放新家        
汪小丽在厨房里做饭。
小军在门厅写作业,一边写一边对厨房的汪小丽喊道:妈,还没做完啊,我都饿死了!
汪小丽的声音:这就好。
随着汪小丽的声音,她端着一盘西红柿炒鸡蛋走出厨房,放在饭桌上。她对小军:你先垫垫,妈再做一个土豆丝。
小军起身过去,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又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菜,说:妈,你做的饭一点都不好吃,还是我爸爸做的好!
汪小丽:什么好不好吃的,先洗手。
小军放下馒头跟着汪小丽进了厨房一边洗手,一边说: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做饭啊?
汪小丽:工厂垮了,他就做饭了。
话音没落,解放进了屋门,说:是谁说的?良心大大坏了,盼着我的工厂垮?!
小军跑出厨房,对解放说:是我妈,我妈说工厂垮了,你就能做饭了。
解放笑着:看来,我这一辈子也没机会做饭了……(对厨房里的汪小丽)小丽,别做我的饭了,我不吃了,一会就走,有个客户等我。
解放说着进了自己的卧室。
汪小丽不高兴地看了解放一眼,关了煤气炉。拿着几个馒头走出厨房。
小军坐在饭桌旁,吃着馒头对汪小丽说:妈,你不说还有土豆丝吗?
汪小丽没好气地:没有了,一家三口,吃饭都坐不到一起,我没心情做。
小军看看妈的脸色,不再说什么,低头吃饭。
解放拿着一份材料走出卧室,对小丽:我可能回来很晚,别等我。
汪小丽阴沉着:你就不回来,我也不会等你。
解放看看汪小丽的脸色,笑笑:实在没办法,今天晚上这个客户很重要,是借钱的问题,等我谈下这笔钱,我做饭,咱们一家好好吃一顿。
小军在一旁对解放:爸,以后我长大了,给你挣钱,挣很多钱,你天天给我做饭。
解放笑着摸了摸小军的头:好儿子,我就等着那一天呢!(笑着对汪小丽说)我走了。
说着解放走了出去。
汪小丽看看离去的解放,没好气地对小军:看什么看,快吃!(暗转)
 
19-14 解放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了七八个人,都是元件厂的领导,楠楠和那个财务科长也在。屋子里气氛有些沉闷。
解放对大家说:该想的办法我都想了,请人吃饭,也不下十几次了,除了经委给的150万,我是一分钱没借到。今天我们开会,就一个议题,借钱。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不论是谁,只要能给元件厂借到钱,那就是元件厂的功臣。大家说说吧,谁有办法?
众人相互看看,都不说话。
解放对众人:在座的各位都是元件厂的领导,元件厂不是我刘解放一个人的,每个人都有责任,这样,我提一个建议,大家看行不行。
众人都看着解放。
解放:农村改革,联产承包,立竿见影,我们这些厂里的领导,也搞一个承包,借钱承包,按照正副职务定个标准,厂长三百万,党委书记二百万,我是厂长兼书记,加起来一共五百万,总工二百万,副厂长一百万,财务科长五十万,工会主席……(看了看工会主席)算了,你好好地搞工会,搞好工会也是功劳。(对众人)完成借钱任务的,我给你戴红花,发奖金。完不成的就地辞职,包括我。大家有什么意见?
众人又相互看看,还是不说话。
解放严肃地:以后开会要带着嘴来,没有嘴的不要来开会。
陈副厂长说:厂长,我说两句。
解放:说吧。
陈副厂长:我是负责销售的,厂里推销积压产品的收入,算不算我的借款任务。
解放干脆地:算任务,但不算借款,如果一个月内你能给我进一百万,我加倍奖励你!
陈副厂长笑了:那我的任务这个月肯定能完成……不过,销售人员的奖金暂时不能发,发了奖金,就不够一百万了。
解放:奖金照样发,发了奖金也算你完成任务。
陈副厂长:厂长,奖金还是不发的好,眼下厂里这么需要钱,奖金也是好几万呢……还有,车间工人的工资,只拿百分之六十,这几个搞销售的一下拿这么多钱,大家会眼红的。
解放一笑,说:我就是要叫大家眼红,能者多劳,不论是谁,只要能卖出我们厂的货,我就奖励……
陈副厂长还想说什么。
解放继续道:陈厂长,这几万块钱奖金一发,你就在办公室等好吧,下个月收入能到一百五十万,再下个月就会突破三百万,到那时,我当着全厂职工的面给你们戴红花,发奖金。
陈副厂长笑笑:那好,厂长既然定了,奖金我们就发。
解放对众人:还有谁,有什么好的想法。
工会主席:厂长,我觉得是不是发动一下群众,众人拾柴火焰高,由我们工会出面,动员厂里所有职工集资,不在钱多钱少,重要的是参与,让大家和企业共度难关。
解放痛快地:好,这建议我赞成。我第一个集资,一万元,明天就送到工会,这是我家所有存款的二分之一,另外的二分之一我说了不算。(对大家)还有吗?
众人摇摇头。
解放:暂时没有的,回去还可以想,想好了找我。记住,我搞借钱承包,并不是真的让大家去走门子拉关系,或者去借高利贷,我是逼着着大家动脑筋,挖掘我们元件厂的最大潜力,大家齐心协力,才能使我们元件厂走出困境。兵法上讲“置于死地而后生”,我就是用的就是这一招。好了,既然大家没有别的意见,那就散会。
众人相互看看都没动。
解放:怎么了,我的话说的还不明白吗?
陈副厂长笑笑:没什么不明白的,我们只是觉得,这么重要的会,只开了还不到十分钟,大家不是很习惯。
解放一笑:以后我们就是要开短会,时间就是金钱,十分钟能解决的问题,决不延长到十一分钟。散会。
众人纷纷起身离去。
楠楠站起,犹豫片刻,然后也向外走去。
解放看了楠楠一眼,说:童总,你留一下。
楠楠又回到沙发上。
屋子里只剩下解放和楠楠两人。
楠楠问解放:厂长,还有什么事吗?
解放走过来,坐到楠楠身旁,说:不是我有事,是你有事。你出去的时候有些犹豫,所以我叫住了你。
楠楠笑笑,然后说:是,我是想给你说个事,但是贸然留下,我怕大家……所以我想下班以后再说。
解放笑笑:前怕狼后怕虎,那将一事无成。说吧,什么事?
楠楠:我有些为你担心,你能完成五百万吗?
解放坦诚地:完不成。
楠楠:完不成要就地辞职,这是你自己说的,到那时你怎么办?
解放一笑:我不是说了吗,置于死地而后生,我就是想尽千方百计,也要完成。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我会尽量帮你的。
解放又一笑:你当然要帮我了,你不帮我谁帮我?!
 
19-15 元件厂宣传栏             
宣传栏上张贴着销售部获得奖金的数额和名单。第一个就是吴新生,奖金8000元。
厂区的大喇叭也在广播同样的内容,女广播员好听的声音飘出很远:经厂长办公会议批准,销售部以下人员获得销售奖金;他们是吴新生,8000元;李小兵;5000元。程丽美,5000元;葛军,3000元;王国章,2000元……
厂区的工人们都停下脚步,认真听着。
一个高个工人:我的娘,发这么多啊!
另一个矮个的:吴新生这小子,这次赚大了。
高个:还真看不出,修水管子的修出花来了!
矮个:要知道能挣钱,当初我也该去报名。
高个:你那嘴,和棉裤腰似的,别想好事了,还是好好干活吧。
 
19-16 吴新生家              
吴新生得意地把一大摞钱往桌上一放,对桂花:点点,八千块!
桂花眼睛里闪动着惊喜的光芒,看着桌上的钱,兴奋地对吴新生:这么多钱,我一辈子都没见过……
桂花说着在衣服上擦擦手,拿起桌上的钱一张张仔细地点着。
吴新生坐在桌旁,拿出一支烟点燃,对桂花:这只是开始,以后每个月,我都能挣这么多钱。
桂花激动地:真的,每个月你都能挣这么多?!
吴新生点点头,然后:小意思。
桂花向往地:哎呀,那一年下来,该是多少钱啊……
桂花说着掐指算着。
吴新生:你不用算了,我已经算好了,一年九万六,加上基本工资,十万有余。
桂花更是激动不已:新生,你真了不起!
说着在吴新生脸上使劲地亲了一口。
吴新生摸摸脸,然后说:我这可不是一般的了不起,在咱们厂,除了厂长,我第一。
桂花:那当然,你挣钱最多了!
吴新生吸了口咽,看了桂花一眼,说:我这么优秀的人,当初你那个爹还不让你嫁给我,真是瞎了眼!
正在数钱的桂花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和道:是,是瞎了眼……(感到不对,不高兴地对吴新生)吴新生,你凭啥骂我爹啊?
吴新生蛮横地:我骂了又怎么样?他就是瞎了眼,要不是我把你……那个了,他能让你跟了我吗?
桂花生气地:挣几个臭钱你有什么了不起,竟敢骂我爹!?
桂花说着把手里的钱重重摔在桌上。
吴新生微笑着,一边收拾桌上的钱,一边对桂花:我是没什么了不起,你要有本事,也挣这么多钱给我看看?
桂花看看吴新生手里的钱,又看看吴新生,忍气吞声地说:我爹就是再不对,你也不能骂我爹,他毕竟是你老丈人吧?
吴新生一笑:你要是这么说,你爹以前对我吴新生做的一切错事,我一笔勾销。
吴新生说着拿着那些钱走去。
桂花对吴新生:等等,我还没数完呢。
吴新生一笑,回身把钱又放到桌上。
桂花拿起桌上的钱,继续数着,数的仍然很认真。
吴新生看了桂花一眼,说:你慢慢数吧,我出去走走。
桂花:你去哪儿?
吴新生:院子里。
桂花:院子里有啥好走的,上班下班的,你不是天天都走吗?
吴新生一笑:今天的走,那和以往可大不一样……(吴新生说着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桂花,炒俩菜,不,四个菜,买瓶好酒,等我。
桂花痛快地答应了一声。
吴新生已经出了门。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