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集 (上)

2011-07-29 15:1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31

 

20-1 解放办公室      
楠楠对解放说:解放,我想去趟深圳。
解放:你也去深圳?干什么?
楠楠:我舅舅来信了,说过两天他到深圳,让我在深圳等他。
解放:是海外那个舅舅吗?
楠楠点点头,然后:他说尽量帮我。
解放高兴地:那可太好了!
楠楠:你先别高兴,他只说尽量,没说结果。
解放:人家只要肯帮我们,我们就要谢谢人家……路费够吗?不够的话到财务预支一部分。
楠楠:不用了,我还不知道能成不能成呢。我走了。
解放点点头:等你好消息。
 
20-2 深圳齐和平经理室            
齐和平坐在老板椅上翻看着一份合同。
一个女秘书在接电话:齐总不在,他去日本了……过几天才能回来……你要是有急事可以留个电话,齐总回来给你回电话……电话是多少……哦,你是公用电话,那你留个姓名……(秘书拿过一张纸)你说吧……是不是三横王,不是,左边三点水,右边一个王,大小的小,美丽的丽……我知道了……
齐和平听到小丽两个字,眼睛一亮:她叫什么?
秘书忙捂住电话:汪小丽,三点水一个王,大小的小,美丽的丽……
齐和平:快,叫她马上过来。
秘书看看齐和平,说:我已经说了,你不在……
齐和平:你就说,过来给她安排地方住,等我回来。
秘书点点头,放开捂住电话的手,对着话筒:汪小姐……汪小姐……(秘书抬起头对齐和平)她把电话扣了。
齐和平:你呀,狗熊他妈是怎么死的?赶快给电信局打电话,查问一下刚才的电话。
秘书:那是个公用电话。
齐和平:公用电话也要查,赶快。
秘书:是……(然后按了几个电话号码)喂,电信局吗,我的电话是59643,麻烦您帮我查一下,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齐和平在一旁盯着秘书手里的电话。
 
20-3 元件厂解放办公室       
解放在接电话:小丽,你别着急,我觉得齐和平只要回来,他一定会见你的……小丽,人生地不熟的,你可一定注意安全……好了,我挂了,长途电话,挺贵的。
解放心事忡忡地放下了电话。
有人敲门。
解放:进来。
陈副厂长走进,对解放:李总又来电话了,问我们电脑生产线还要不要。
解放:这还用问吗,办公会都定了事,哪能不要。
陈副厂长:李总说,咱们要的话赶快签约付款,不然就卖给别人了。
解放:你告诉李总,让他再等两天,就说童总去深圳了,等她回来亲自和李总签约,童总是专家,别人去签,厂长不放心,不,说市里不放心。
陈副厂长:要是李总还不同意呢。
解放:打着市里的旗号,就说是市长说的,这些外商精得很,他敢得罪我们,不敢得罪政府官员,他们看的是长期利益,他肯定同意。
陈副厂长:好,我试试吧……不过,三天以后要是还签不了的话,那可就没法子再拖了。
解放: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自有办法。去吧。
陈付厂长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解放一个人,他坐在椅子上,沉默片刻,然后转身看着墙上自己的题词——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解放自语到: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桌上的电话铃响起来。
解放一把拿起电话:喂,楠楠吗……(马上陪着笑)对不起……是小丽啊……我还以为……
 
20-4 深圳齐和平经理室       
汪小丽拿着电话,一脸不高兴地:你就知道楠楠,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你老婆?!
坐在一旁的齐和平看了汪小丽一眼。
(解放仍陪着笑:小丽,真的对不起,我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呢……刚才童楠楠……小丽,找到齐和平了吗?)
汪小丽不阴不阳:你说呢?
(解放:我怎么知道……找到没有?
汪小丽淡淡地:找到了,我就在齐和平的办公室。
(解放:他从日本回来了?)
汪小丽一时没回答,看了一眼齐和平。
齐和平忙摆摆手,然后作揖。
汪小丽对着电话:办公室的秘书说,他明天回来,我在这里等他。
(解放关心地:你别在办公室等,你先住下,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去公司找他。)
汪小丽:好了,我的事你不用管了,拿到钱我就回去。我挂了。
汪小丽说着挂了电话。
 
20-5 解放办公室        
解放拿着电话:哎,小丽……
电话已经断了,发出“嘟……嘟……”的声音。
解放看看手里的电话,然后放下。
 
20-6 深圳齐和平经理室        
齐和平把一罐可乐递给小丽,说:刚才你配合得很好,谢谢了。
汪小丽没接:我可不是在配合你,我为了给你面子,让你赶快还钱。
齐和平:钱好说……小丽,你来一趟深圳不容易,我带你在特区走走,然后再一起去趟香港,看看外面世界,怎么样?
汪小丽:我没那份闲心,我要回家,你赶快把钱还给我。
齐和平看看那汪小丽,然后:好,我明天就给你……小丽,香港不去,特区不看,总得到老站友的家里看看吧。
汪小丽看看齐和平,说:明天你可一定给我钱啊。
齐和平:放心,不就是六万块钱吗。
汪小丽较真地:不是六万,是五万。
齐和平一笑:还有一万是路费。
汪小丽:路费用不了这么多。
齐和平:包括下次的,下下次的……
汪小丽:我以后不会来了,没有下次了。
齐和平:小丽,你好不容易来趟特区,就这么走了,回去以后你肯定后悔。
汪小丽:不会的,外面的世界再好,也不如我们家好,我不会再来的。
齐和平又笑笑,说:那好,咱就不算路费了,算你的辛苦费,可以吧。
汪小丽:不可以,借给你多少,你就还多少,多一分我也不要。
齐和平看看汪小丽,说:好,听你的……小丽,走吧,到我家看看去吧。
 
20-7 深圳齐和平的住宅        
四室两厅的屋子,很大的门厅。屋子的摆设都是九十年代最流行的家具和电器。落地大窗帘,很有点欧洲的情调。
汪小丽大睁着眼睛四处看着。
齐和平在一旁看看汪小丽,问:小丽,这里怎么样?
汪小丽点头:太好了!比我们市里领导的房子都大……
齐和平在一旁:你们市的领导哪能和我比啊,北京的部长也住不上这样的房子。
汪小丽:你说的也是,我这一辈子,能住上这么一套大房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汪小丽看到什么。
茶几上摆着一只三七炮弹壳做的和平鸽,和齐和平送她的一模一样。
汪小丽走到茶几前,拿起茶几上炮弹壳,疑惑地问齐和平:你送我的炮弹壳,怎么又到你这里来了?
齐和平一笑:我做了两个,给你一个,还有一个。
汪小丽“哦”了一声,有意把话岔开,说:和平,你这房子是分的吧?
齐和平一笑:我早就是个体了,谁分给我房子?我是自己买的。
汪小丽“哦”了一声:你这房子多少钱?
齐和平:一百来万吧?
汪小丽没听清:多少?
齐和平:一百来万。
汪小丽感叹地:这么多钱,我一辈子也买不起……
齐和平:小丽,你要是看中了这套房子,我送给你……
汪小丽忙摆手:不行,不行,这么多钱,我可不敢要……
齐和平:你如果来深圳,也能挣这么多钱。
汪小丽:真的?
齐和平点点头:深圳比我有钱的人有得是,这些人有好多都曾经当过兵。
汪小丽又“哦”了一声,然后:我在内地也听说你们深圳人有钱,可没想到你们这么有钱。
齐和平:小丽,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及时还你钱吗?
汪小丽:你不在深圳,没有时间还。
齐和平一笑,摇摇头:我要是想及时给你,让财务寄给你就是了,我是想让你亲自来一趟深圳……
汪小丽:你怎么就知道我会来深圳?
齐和平又一笑,说:你和解放借给我的钱,都是别人的,你们一定着急,如果来要钱的话,只有你来,解放离不开他的工厂,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深圳,看看我齐和平的生活……
汪小丽看看齐和平,说:你对你的现在很得意,是吧?
齐和平一笑:我是对你和解放很遗憾。
汪小丽不语。
齐和平:小丽,听我一句,到深圳来吧,这里完全是一种全新的生活。
汪小丽摇摇头:不,我不能来,我有解放,还有小军。
齐和平:小丽,你这样惦记着解放,其实他心里并没有你。
汪小丽本起脸:齐和平,你胡说。
齐和平:真的,刚才你和解放通电话的时候,你们提到楠楠,楠楠我认识,当兵的时候,解放和她爱的死去活来。
汪小丽:那是以前,现在我们有家,有孩子,解放绝对不会再去爱她!
齐和平笑笑:小丽,在感情上,女人就会自己欺骗自己,解放爱不爱她,你心里其实最明白……
汪小丽想说什么。
齐和平忙摆摆手:你听我说完。小丽,我并不想破坏你和解放的家庭,我们都是老战友,但是,如果哪一天,你和解放的情感发生破裂,我这里可以做你的避风港。
汪小丽说的不是很坚决:齐和平,不会有这一天的……
齐和平笑笑:但愿吧……
 
20-8 解放新家            
解放和小军坐在桌边在吃晚饭,饭菜很简单,几个馒头和一盘黄瓜拌猪头肉,然后一人一碗稀饭,还有一碟小咸菜。
小军边吃边对解放说:爸,我真怀念以前,你没当厂长的时候天天吃好饭。
解放吃的很香,他对小军说:我们现在吃的差吗?猪头肉拌黄瓜,爸爸小时候过年才能吃到。
小军小嘴很能说:爸,你别总拿你小时候和现在比,我们老师说,时代在发展,我爷爷小时候还吃糠咽菜呢!
解放:你说的太对了,我和你爷爷比,我比他吃的好,我很知足;你和我比,你也应该知足。知足常乐,明白吗?
小军:我不明白。我不喜欢吃凉拌菜,我就愿意吃爸爸炒的菜。等妈妈回来,叫妈妈命令你炒菜,不炒不行。
解放刚想说什么,门铃响了。
小军高兴地:妈妈回来了!
小军说着站来,向门口奔过去。然后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风尘仆仆的楠楠。
小军一愣,问:你找谁?
楠楠:我找刘厂长,他在吗?
楠楠说着向屋子看了一眼。
小军回头向屋里喊道:爸,找你的。
解放已经看到了楠楠,他起身走到门口,对门外的楠楠:进来吧。
小军看看解放,又看看楠楠,然后回到桌旁继续吃饭。
楠楠站在门口,对解放说:我不进去了,我怕你着急,来给你说一声,我舅舅介绍了一个台湾老板,他对我们厂很感兴趣。
解放兴奋地:真是太好了……楠楠,快进来说。
楠楠摇摇头:我刚下车,还没回家呢,我妈还等着我呢……我走了。
解放对楠楠:楠楠,我送送你。
楠楠:不用了,孩子还等着你吃饭呢。
楠楠说着又向屋子里看了一眼。她看到了吃饭的小军和桌上那简单的饭菜。
小军也看了楠楠一眼。
楠楠对解放:明天上班我去你办公室,我走了。
说罢楠楠转身离去。
解放看着楠楠拐下楼梯,又回头看看小军,犹豫片刻,然后关了门。
解放走到小军面前,拍了小军头一下,说:你这孩子,一点也不懂礼貌。
小军不服气地:我怎么不懂礼貌了?
解放:阿姨来了,也不叫阿姨,也不让人家进来。
小军:我不认识她。
解放:你怎么会不认识,她就是爸爸说的那个童楠楠阿姨,爸爸厂里的总工程师。
小军大睁着眼:就是那个美国回来的博士?
解放:对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世界名校。
小军感慨地:这么年轻就是博士了!
解放:有志不在年高。
小军:爸,以后我也考美国名校,当博士。
解放:不行,要考就考中国的名牌,当军事博士。
小军看看解放,没再说话。
 
20-9 解放办公室        
解放和楠楠都坐沙发上。
解放对楠楠说:楠楠,你也真是,昨天到我家,讲了个故事开头,你就走了,你说的那个台湾老板,叫我一晚上没睡着,要不是因为咱们以前……我当时就想去你家找你……
楠楠一笑:我也是一晚上没睡着,总想把台湾老板事告诉你……解放,家里按个电话吧,按了电话以后就方便了。
解放一笑:我也是这么想,厂办已经安排了,明后天就按……楠楠,说说那个台湾老板的情况,拣最重要的,主要是资金问题。
楠楠:台湾老板姓高,叫高德归,他父亲和我舅舅是老朋友。高德归祖籍就是长河市,他主要经营电子产品,总资产在台湾名列前一百名。他的企业除了台湾,主要在东南亚地区。(拿过一份画册)这是他的公司简介。
解放拿过简介看了看,问: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他对我们元件厂兴趣到底有多大,他最感兴趣的合作方式是什么?
楠楠:参与股份,合资经营。
解放:要是合资的话,他打算投多少钱?
楠楠:五千万。
解放从写字台后站起来,兴奋地对楠楠:楠楠,你再说一遍。
楠楠:最少五千万。
解放激动地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步,然后站住,对楠楠:楠楠,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
楠楠一笑:大展宏图……
解放:不,我想拥抱你!
解放说着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屋门。
楠楠嗔了解放一眼:行了,都多大年纪了,还说这种不着边际的话。
解放认真地:真的,我真是这么想的……楠楠,有了这五千万,我刘解放什么人间奇迹都能造出来。
楠楠:解放,你先别高兴,那个台湾老板的条件非常苛刻。
解放一笑:只要他肯投资,我没有接受不了的条件。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还有件事。
解放:说吧。
楠楠:昨天晚上去你家,我在门外看见你和儿子吃饭,桌上几乎没有菜,你过的太清苦了……
解放笑笑:夫人不在,我们俩都懒的做饭,图省事……不过,我和儿子都很喜欢吃这口,猪头肉拌黄瓜。
楠楠关心地:解放,以后日子长着呢,不要只顾着忙工作,千万别熬坏了自己的身体。
解放:好,我记住了……楠楠,那个台湾老板什么时候来。
楠楠:咱们只要定下来,他随时过来。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