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集 (中)

2011-07-29 15:4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90

 

20-10解放新家          
解放扎着围裙,在厨房了里炒菜,嘴里哼着解放军进行曲。
门厅的桌上摆着几个炒好的菜,有木须肉、有清蒸鱼、鸡蛋炒青椒,还有炸花生米。
汪小丽坐在写字台旁在打电话:和平吗,我是小丽……刚到家,谢谢你的款待……我是在家里,我们家按电话了,电话号码是7684……以后有事打电话……好……我挂了……
厨房里的解放向里屋的汪小丽看了一眼。
小军走到桌前,尝了几个花生米,对打电话的汪小丽说:妈,爸炸的花生米真好吃。
汪小丽又拨通了一个的电话:刘贝贝,我是汪小丽……回来了……医院这几天有事吗……哦,这就好……我们家按电话了……电话号码是7684……
小军见汪小丽没说话,拿起几个花生米走进里屋,来到汪小丽面前,说:妈你尝尝,爸爸炸的真好吃。
汪小丽放下电话看了一眼小军,问:你洗手了吗?
小军:洗了,妈,你尝尝。
小军说着用勺子搓起几粒花生米放在汪小丽嘴旁。
汪小丽尝了几个。
小军问:怎么样,妈?
汪小丽点点头,然后:还不错,不过比广东的炸花生米,还是差不少。
解放端着一盘炒好的鸡蛋放在桌上,对这边的小军说:小军,你妈去了趟深圳,咱家再好的东西,也不好吃了。
汪小丽走出里屋,对解放:我说的是实话,人家广东炸的花生米就是好吃。
解放笑着:广东的花生米我又不是没吃过,比小米大不了多少,要是说比我们北方的大花生好吃,那才是见鬼了。
汪小丽不高兴地:你真是土老冒,你到深圳看看就知道了,什么大花生小花生的,人家深圳除了原子弹,什么都有。
解放看了一眼汪小丽,说:这话是齐和平说的吧?
汪小丽:是又怎样?(走到饭桌前坐下)以前不去深圳不知道,这次见了人家齐和平才明白,什么是生活,什么叫富有……咱们与和平相比,过的太寒酸了,这半辈子真是白活了!
说到齐和平富有时,汪小丽眼里透出羡慕。
解放也坐下,他看了一眼汪小丽,说:方志敏烈士说,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
汪小丽不屑地:你这都是老黄历了,现在都在讲向钱看。
解放一边吃菜一边说:向钱看更要有精神,否则,钱再多也不是人生的财富。
汪小丽嗔了解放一眼:没有钱的人才这么说,典型的当代阿Q精神!
解放: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钱?我很快就要有钱了,五千万?
汪小丽“哼”了一声:你就吹吧,十辈子你也挣不了五千万!
解放一笑:去了趟深圳,就瞧不起你丈夫了?我把话放在这里,不用十辈子,也不用一辈子,用不了十年,我挣的钱就不仅仅是五千万了,而是五个亿,甚至是五十个亿。
汪小丽:吹牛不拿税,你就使劲吹吧!
解放和汪小丽唇枪舌剑你一句我一句的时候,小军一会看看爸爸,一会儿又看看妈妈。
解放对汪小丽说:我刘解放从来不吹牛,只办实事。明天我就签订合同,先拿到五千万投资,然后再去挣五个亿,五十个亿。
汪小丽不吃了,抬起头看着解放:你说的这是真事啊?
解放一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那个投资的台湾老板今天已经到了。
汪小丽不无埋怨地:这么大的事,你刚才怎么不说呢?
解放笑:刚才我忙着做饭,没有机会。
小军在一旁终于插上了话,说:爸,我知道,这些钱是童楠楠阿姨联系的,对不对?
汪小丽看了解放一眼。
解放拍了一下小军的头:小家伙!
小军对解放抗议道:爸爸,以后不许叫我小家伙,过了夏天我就上初中了!
解放一笑:你就是上了大学,在爸爸面前也是小家伙……吃饭!
汪小丽想对解放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暗转)
 
20-11经委会议室          
解放、童楠楠、陈副厂长和两个工作人员坐在圆形会议桌一侧。
另一侧是台湾老板高德归和一个女秘书。高德归和解放年龄相仿,四十多岁,他保养得很好,西装革履,很有风度。
解放对高德归说:高先生回到家乡投资,我们很高兴,我们长河市领导对此事十分重视,特意安排我们在市经委商谈合资事宜。市里领导和经委表示,如果我们达成合作协议,市里将向高先生提供最优惠的合作条件。我代表元件厂全体职工也向高先生表示一个态度,如果能合作成功,我们将全力以赴,和高先生一起,创造一个电子行业的奇迹。
高德归用纯正的台湾国语对解放说:我对刘厂长简短的开场白和长河市领导的合作诚意,深表感谢。能为家乡父老做点贡献,是家父在世之时,多年的夙愿。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与贵厂合作成功。请刘厂长先谈一谈贵方的合作条件。
解放:那好。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元件厂的基本情况。
高德归:不必了,贵厂的情况我已经了如指掌,还是开门见山,谈一谈合作条件吧。
解放看看高德归,一笑,说:人都说客随主便,长河人好客,我就主随客便。先由我们的童总,谈谈我们的合作意向和条件。
一旁的楠楠翻开资料,从容地谈道:首先,我们确定一下未来合资公司的名称,我们认为,未来合资公司的名称,要和我们的目标相吻合,这就是立足中国大陆,面向海外,在五到十年之内,成为东南亚乃至全球的知名的电子企业,所以,我们认为,未来合资企业的名称,应该叫东方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方电子……
高德归全神贯注地听着楠楠的讲话。(暗转)
 
20-12 经委于建办公室         
于建问站在对面的解放:刘厂长,今天谈的怎样?
解放:总体不错,高德归先生很有诚意。
于建:我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签约?
解放:签约一时很难。
于建:你不是说高德归很有诚意吗。
解放:高德归虽有诚意,但也很固执,关键问题不肯让步。
于建:什么是关键问题?
解放:他坚持控股,股份不少于百分之五十一,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于建“嗯”了一声,说:你们现在还有没有更好的合作对象,或者资金来源?
解放诚实地:没有。
于建点点头,然后:我知道了……今晚我请赵市长里出面,宴请高德归,尽量做他的工作,条件还可以再优惠,争取合资成功。
解放:谢谢主任。
于建一笑:谢我干什么,你们合资成功,也是经委的成绩。(暗转)
 
20-13长河宾馆套间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于建和高德归。两人刚吃过饭。
高德归:于主任,感谢你们今晚的盛情款待,说实话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家乡饭菜好吃啊!
于建笑笑:家乡的饭菜好,高先生就长期住下来,月月吃,年年吃。
高德归:我当然要常住的,我诚心诚意和家乡的企业合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落叶归根。
于建:高先生,恕我冒昧,说到诚心诚意、落叶归根,我想问一个问题。
高德归:于主任请讲。
于建:高先生既然是诚心诚意与家乡企业合资,为什么在控股的问题上不肯让步呢?
高德归:控股和诚心诚意是两回事。
于建:这我知道,做生意吗,讲的就是利益的最大化,我们市长讲过,在利益上我们可以让步,但控股的问题,高先生是否能再考虑考虑。
高德归一笑:控股的问题是不能改变的,这是我的底线,至于利益吗,我倒是可以让步。
于建笑笑:高先生这样的老板我见的很少,不去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却非要坚持控股,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高德归:于主任想听真话吗?
于建:我希望高先生开诚布公,这是我们合作的基础。
高德归:我不相信你们的刘厂长,以及你的副手,如果我不控股,我不但得不到利益,弄的不好,我这五千万,也会全部赔进去。
于建:你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们?
高德归:理由很简单,如果他们善于经营的话,这么好的一个工厂,怎么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资不抵贷,步履维艰。
于建:刘厂长也是刚接手元件厂,工厂以前的经营问题和他没有关系。
高德归:那我就更不能相信他了,他一点经营工厂的经验都没有,哪怕是失败的经验。
于建:可是,刘厂长很有想法,也很有办法,自从他上任,元件厂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
高德归笑笑:主任说的我都了解过了,卖家当,促销售,杀鸡取蛋的方法,作为一个现代化的企业不足为取……于主任,你们大陆领导总是强调现代化,作为现代化,重要的不是机器设备,而是管理和经营理念。作为这一点,也正是大陆企业最为缺少的。
于建坦诚地:高先生,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是缺少这样的人才,但是我们在努力培养。
高德归:最好的培养,就是在干中学习,这好像是你们领袖说过的话。如果让我的经营团队领导未来的合资公司,刘厂长他们跟着我们一起经营,在干中学习,他们将受益匪浅。
于建不由点头。
高德归:于主任,我的理由都讲完了,我希望主任先生能够理解。
于建痛快地:话说到这份上,我会力促刘厂长,让他们答应这个条件。
 
20-14 经委于建办公室       
解放站在于建面前,激动对于建说:我不能答应!坚决不能答应!于主任,这要是在战场,那就是缴械投降!
于建劝道:刘厂长,你别激动,这不是战场,这是合资,合作。我们和高德归是合作伙伴,不是敌人!
解放:对待合作伙伴,也不能放弃主动权!如果失去了主动权,合资公司的性质就变了,变成别人公司了!不再是我们的了!主任,合资工资的控股权,我们绝不能放弃!
于建:刘解放,这是经营企业,不是你带兵打仗,事事都这么争强好胜!
解放:现在讲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核心就就是竞争,如果不去争强好胜,那必将一败涂地!
于建摆摆手:你别给我扯这么远,我们只谈合资,国家推行改革开放,鼓励海外企业到大陆投资,别说控股权了,只要对国家的建设有益处,即便是独资,国家政策也是允许的!
解放辩解地:国家政策说的是大方向,我说的是具体事,我们也不能把元件厂的前途系在他高德归的腰带上,让他说了算!
于建:人家高德归还说,不能让你说了算,担心你把人家的投资全都打了水漂!
解放赌气地:他要是害怕打水漂就别来合资,没有他高德归,我们元件厂照样能发展,照样能走出困境!
于建冷笑:刘解放,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你们厂该卖的都卖了,该上的上不去,没有资金你能走出困境吗?
解放看看于建,说:我还可以再想别的办法,反正我不能向高德归缴械投降。
于建:好,办法你可以想,但时间不等人,我再给你一个星期,想不出办法你就得听市里的,听经委的。
解放:……
 
20-15 吴新生家       
吴新生在小床上收拾包,包里是出发带回的东西,有茶叶香烟,还有电子表。
桂花站在桌旁包水饺。她对吴新生说:新生,你听说了吗,咱厂要合资了,人家给五千万。
吴新生:这都成了旧闻了,出差前我就知道了。
桂花:我说的是新的,不是旧的,陈副厂长吃饭时说,厂长不同意。
吴新生:瞎说,台湾老板是厂长接来的,他怎么能不同意呢。
桂花:真的不同意,陈副厂长说,如果同意了,厂长就当不了厂长了。
吴新生:小道消息,我才不信呢。
桂花:这可不是小道,厂里人都怎么说。
外面有人敲门。接着有人喊:吴师傅在吗?
桂花对门外大声地:新生在,刚回来。
说着桂花走到门前,开了门。
几个工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为首的见过,就是那个告诉吴新生进销售部的中年工人。
吴新生忙坐起来,对进来的人:建设,来来,坐坐。桂花,快点沏茶。
桂花答应了一声,去泡茶。
中年工人对吴新生:吴师傅,别忙,我们不喝茶,说几句话就走。
吴新生:客气什么,我刚带回来的龙井,新下来的,喝一壶……你们坐,坐啊。
几个工人坐下。
吴新生拿出烟递给大家:来,抽一颗。
工人一一接了烟。
一个工人先给吴新生点燃。
吴新生问:说吧,什么事,只要我吴新生能帮上忙的,没二话。
中年工人抽了一口烟说:吴师傅,是这样,你这两天出差不在,厂里的事你可能不知道,有个台湾老板要合资,很有钱。
吴新生一笑:这事我早就知道了,那个台湾老板是我老同学、刘厂长亲自接过来的。
中年工人:既然吴师傅知道,那就长话短说。人家台湾老板要给五千万,条件是人家说了算,刘厂长不干,说必须他说了算,台湾老板也不肯让步,合资谈不下去了……吴师傅,你是厂长的老同学,你出面劝劝厂长,眼下咱厂缺的就是钱,该委屈的就得委屈,当个副职也没什么不好,很多合资的工厂不都是人家说了算吗!
另一个工人:就是,只要咱厂能发展,工人都能拿到全工资,他刘厂长在大伙的心里,那还是正厂长。
吴新生“嗯”了一声,吸了一口烟,看了看那几个工人,没说话。
中年工人:吴师傅,我们几个商量,如今只有你就出面了,为了大伙,去劝劝厂长,行吧?
吴新生笑笑,说:厂里有副厂长、工会主席,车间有主任,机关有科长,还轮不到我这个一般工人出面吧。
中年工人:吴师傅,厂里的那些干部都劝过厂长,可都没说到厂长的心坎上,厂长不听。
吴新生又一笑:我的话厂长就能听了?
中年工人:吴师傅,你和厂长是老同学,你又是厂长的红人,咱厂的销售你是一把,厂长大会小会的表扬你,你又能说会道,只要你出面,厂长兴许会听的。
吴新生抽了一口烟,然后说:厂长就是听,我也不想出面。
中年工人着急地:吴师傅,你别这样,我们这几个人来,那可是代表着好多工人呢!
另一个工人:就是,是大伙儿让我们来的。
吴新生拿捏着:大伙儿?大伙儿是多少人?
中年工人:我们全车间的工人。
另一个工人:还有我们车间的。
又一工人:我们车间的工人让我做代表。
吴新生看看这几个工人,还是没说话。
中年工人:你要是不同意,还会有人来找你,大伙可都盼着你呢。
另一工人对吴新生:吴师傅,你要是能说服厂长,大伙记你一辈子好处!
吴新生微微一笑,说:那好,为了咱们的大伙儿,我去找厂长。
中年工人由衷地:谢谢吴师傅。

    另几个工人也都连声说:谢谢,谢谢……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