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集 (下)

2011-07-29 15:4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69

 

20-16 解放新家        
小军在外屋看电视,是一部当时很红的香港武打电视剧。
透过里屋的门,可以看到汪小丽坐在里屋的沙发上缝补解放的毛衣。
 
里屋,汪小丽一边补毛衣,一边对里一旁翻看资料的解放说:你看看你这毛衣,都破成这样了,还穿。
解放:艰苦朴素,革命传统。
汪小丽冷冷一笑,说:什么传统,一个大厂长,过的这么寒酸,你看人家齐和平,穿的戴的,那都是名牌……
解放不满地看了汪小丽一眼:别动不动就提齐和平,他那一套纯粹是为了招摇撞骗,我还看不惯呢?!
汪小丽白了解放一眼:你什么都看不惯!齐和平你看不惯,合资你也看不惯……你知道市里的领导都说你什么吗?说你固步自封,因循守旧,思想落伍了。
解放一笑: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汪小丽:你自己的路,那是条死路,还执迷不悟……你现在比人家齐和平,可是差的远了!
解放不快地:我怎么差了?我刘解放实实在在做人,老老实实干企业,不像齐和平,坑诓拐骗,竟然骗到老战友的头上来了!答应给五百万,一分都没兑现,让我在厂里丢尽了人!齐和平这种人早晚会摔的头破血流!
汪小丽解释道:你不要赌咒人家,你这是嫉妒!人家齐和平在电话里不是给你解释了吗,钱一时不没收上来,以后一定帮你!
解放:你是他什么人,为什么总是替他说话?以后在我面前,不许再提齐和平这三个字!他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再相信了!
汪小丽瞥了解放一眼,说:你这种人,真是不可救药了……
解放反唇相讥道:你才是不可救药呢!羡慕奢侈,崇拜金钱!
汪小丽:我就是羡慕,就是崇拜!人家齐和平说的对,崇拜金钱,现在这没什么丢人的!
解放冷冷一笑:说的好,你真彻头彻尾的大暴露!你要是看着齐和平好,你找他过去……
汪小丽翻脸道:刘解放,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你以为我不敢吗?
解放看了一眼屋外,起身关了门,对汪小丽说:忘记了做人的本分,你什么都敢?
汪小丽:刘解放,你把话说明白,我怎么忘记本分了。
 
外屋,小军听到解放爸妈的争吵,担心地向屋子里看着。他想了想,起身刚要过去,门铃响了。
小军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吴新生。吴新生笑着对小军:是小军吧?你爸在吗?。
小军客气地:在,叔叔进来吧。
小军把吴新生让进屋子,对里屋大声地:爸爸,有人找你。
 
里屋,解放对外屋大声地:来了。(然后压低声音对汪小丽)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汪小丽毫不相让: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呢!
解放看看汪小丽,然后:你小声点!
汪小丽:你小声,我就小声。
解放看看汪小丽,没再说什么,转身出了里屋的门。
门在外面关上了。
 
门厅,解放客气地对吴新生:新生来了,你坐。
吴新生点点头,然后坐在。
解放:新生,你找我什么事?
吴新生:一点小事。
说着,吴新生看一眼一旁看电视的小军。
解放对小军:别看电视了,到屋里写作业去。
小军:作业已经写完了。
解放:看书去,爸爸和叔叔有事。
小军瞥了一眼吴新生,用遥控器关了电视,然后走进自己的屋子,从里面关上了门。
解放对吴新生:新生,说吧,什么事?
吴新生拿出一只样式新颖的电子手表放到桌上。
解放看了吴新生一样,冷冷地:吴新生,你这是干什么?
吴新生:不干什么,我到南方出差,顺便买的,一点小意思。
解放拿起表看了看,问:你这小意思多少钱?
吴新生:百十块钱。
解放:不止吧?
吴新生笑笑:是,不止,二百多一点。
解放:你这小意思也太大了吧?咱厂的工人一个月也挣不了这么多。
吴新生:说大也不大,如果和老同学对我恩情相比,十块手表都太小了。
解放:我对你没什么恩情,我是用人之长。
吴新生: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老同学,能用我之长就是恩情……老同学,是你给了我新生,你要是不用我,我吴新生一辈子也不会有今天……收下吧,老同学,我是真心的感激你。
解放又看看表,说:新生,你给我送表,不只是感激吧,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
吴新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感谢,同时也表达我对老同学的敬佩之心。面对咱们厂这个烂摊子,除了老同学,没人第二个人能解救元件厂于水深火热之中。市里让老同学来当厂长,真是太英明了!
解放微微一笑:吴新生,你是想把我吹上天吧?
吴新生:这不是吹,真的,我就是这么认为,如果是在战争年代,老同学就是我们的领袖,我们这代人的佼佼者,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除了我的老同学刘解放,没有第二个人。
解放微微一笑,说:你这么不遗余力地吹捧我,肯定是有要事相求。
吴新生一笑:还是老同学目光敏锐,一眼就看穿了我灵魂深处的想法,我想藏都藏不住……不过,我不是来求老同学,我只是给老同学提个醒。
解放看着吴新生: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吴新生:是这样,我听说那个台湾老板要给你五千万。
解放:不是给我,是投资咱们厂。
吴新生一笑:投资咱厂就是给你,如果老同学有了这笔钱,元件厂将突飞猛进,一跃成为全市第一,不,全省第一……
解放一笑,说:我知道了,你也是来当说客的,劝我答应台湾老板的要求,放弃控股权。
吴新生:解放,我的劝说和别人的目的不一样,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工资和奖金,牺牲老同学的权利,我不是。
解放纠正道:不是牺牲我的权利,是牺牲我们元件厂的权利。
吴新生笑笑:对,对,是元件厂的权利……老同学,我的目的是让你暂时放弃厂里的权利,然后夺取更大的权利。
解放:此话怎么讲?
吴新生:解放,你看啊,市里和经委都很重视这次合资,如果合资成功,你就是咱们市里改革开放的典范,市里肯定提拔你,到经委干个主任什么的,甚至有可能破格当副市长,这样的话,你虽然失去了厂里的权利,却得到了更大的职权,老同学,到那时,你的前途将不可估量。
解放:你是说让我用元件厂的主权,来换取我的官位。
吴新生笑笑:说的通俗一点,也可以这么理解。
解放看着吴新生,说:吴新生,是谁让你来当说客的?
吴新生:我自己。
解放一笑,然后:决不是你自己。你给我说实话。
吴新生立刻:对,不是我自己,是大伙推举我,他们让我来劝劝厂长,说我是厂长的老同学,我的话厂长能听得进去。
解放:你对人家吹大话了,是吧?
吴新生:没有没有,我没吹,大家说厂长信任我,能听我的话。
解放又一笑,然后说:吴新生,为了感谢你的劝诫,我有三点决定。
吴新生微笑着看着解放。
解放:第一,从明天起,你不再是销售部的成员,回厂后勤,继续当管道维修工。
吴新生一愣,一脸彷徨地:解放,不,厂长,我没犯错误啊?
解放继续说着他的决定:第二,没收你这块电子表交给厂办,由厂办通告全厂,对吴新生行贿厂长提出严厉警告。
吴新生立刻又矮了一截,哈着腰,苦着脸对解放:厂长,我改了,以后再也不了……厂长,你千万别通告,你要是通告了,我吴新生以后在厂里,就再也没法做人了!厂长,我求求你了……
解放看看吴新生,说:不通告可以,但要写深刻检查,下不为例,如再行贿干部,开除公职。
解放说着把表递给吴新生。
吴新生一边收起表,一边不住点头:厂长,我一定写检查,深刻检查,下不为例,一定……
解放看着吴新生,说:第三,如果你再到处散布放弃控股权有理的谬论,就收回我刚才的承诺,通告你行贿的实事。
吴新生快要哭了,信誓旦旦地对解放:厂长,我再也不说了,不说了……我要是再说,不是人……
 
20-17 吴新生家                
里屋。桂花对吴新生数落道:你就逞能吧,全厂上千人,别人都不去,就你能!这下傻了吧,又开始钻下水道吧。
吴新生反驳道:钻下水道怎么了,那也是革命工作!
桂花冷笑道:说的好听,你们销售部那么多人,就你下来干革命工作?败了就是败了,傻了就是傻了,别再嘴硬了。
吴新生仍不服气地:谁败了?哼,你们这些老娘们,就知道看眼前,你等着瞧,我吴新生还要再回去!
桂花:你别做梦了!你以前整过厂长,写信的事人家还没查你呢,再回去,下辈子吧!
桂花说着开始收拾床上吴新生的被褥。
吴新生看着收拾被褥的桂花,疑惑地问:你这是干什么?
桂花:从今晚起,你还回你的小床,别睡我的大床了。
桂花抱起卷起来的被褥就往外走。
吴新生立刻软了,拦住桂花,一脸是笑地:桂花,我以后不顶嘴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桂花对吴新生:这和顶嘴没关系,我不愿闻你身上臭烘烘的下水道味。
说着桂花绕过吴新生又要走。
吴新生再次拦住桂花,说:桂花,我今天身上还没有那个味,你就让我再睡一晚上吧,大床我已经睡惯了,让我去小床,我晚上睡不着。
桂花看了吴新生一眼,说:想睡大床可以,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吴新生:桂花你说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桂花:除非你再回到销售部。
说完,桂花推开站在面前的吴新生,抱着被子出了里屋。
吴新生站在那里愣了片刻,发狠地说:刘解放,你恩将仇报……你等着,此仇不报,我不是人!
 
20-18 厂区宣传栏下           
宣传栏上贴着一份通告,是告知吴新生因工作需要,调离销售部,回后勤维修组工作。
宣传栏下围着一些工人,大家纷纷议论着。
一个工人:吴新生干的好好的,怎么下来了?
另一个工人:听他老婆说,得罪厂长了。
那工人:厂长前几天还表扬他,怎么就得罪了?
另一个工人:他老婆说是合资的事,吴新生劝说厂长放弃控股,厂长就把他打发回后勤了。
那工人笑笑:吴新生也真是,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另一工人:哥们儿,你这话错了,应该说吴新生够义气,为咱工人两肋插刀。
两个工人说着离开了宣传栏。
 
20-19 厂区一角       
路上有工人走过。
吴新生又穿上了修管道的脏工作服。他低着头拿着工具来到一个下水井盖前。然后弯腰欲打开井盖。那只井盖或许锈蚀了,一下没能打开。
一个过路的年轻工人忙走过来,对吴新生:吴师傅,我来。
说着那工人伸过手,一使劲,井盖打开了。
吴新生对年轻工人客气地点点头:这位师傅,谢谢了。
年轻工人说:吴师傅,你可别叫我师傅,你是我叔叔辈,我应该叫你师傅。
吴新生还是客气地笑着,说:这位师傅,你不能这么说,有志不在年高,我是犯过错误的人,不论对谁,都应该叫师傅,向你们学习。
那工人:吴师傅,你在我们工人眼里没有错误,你是这个……(说着伸出大拇指),你为咱工人,不怕得罪厂长,我们敬佩你!吴师傅,以后有用得着的,尽管吱声,我是二车间的,叫王小力。
吴新生不由感动,对那年轻工人:小王,等我老吴翻身的那天,我不会忘记你!
 
20-20 经委于建办公室        
解放走进,对于建:于主任,你找我。
于建站起来,对解放:刘厂长,你坐。
解放笑笑:主任应该知道我的习惯。
于建坚持道:从今以后,你的习惯要改一改。坐下谈。
解放看看于建,然后端坐在沙发上。
于建也坐下,对解放道:我听人反应,你最近在厂里很霸道,一点不同意见听不进去,还报复提意见的人。
解放:主任说的是吴新生吧。
于建:是,群众对此反应很强烈,已经写信告到市委,市委对此非常重视。
解放:于主任,我让吴新生离开销售部,并不是因为他给我提意见,其实他也没给我提意见,只是建议我放弃合资的控股权,说这样做是对我今后有好处,可以提拔。
于建:建议也是意见,他的建议代表了大多数工人的意愿。你在合资问题上,谁的意见也听不进去。
解放:于主任,我处理吴新生,决不是因为他的意见,而是因为他行贿,他送给我一块高档电子表,顶我们工人两个月的工资。如果不是为了他今后在厂里的声誉,我本来准备通报全厂的。
于建:嗷,有这事。
解放拿出一张纸:这是他的检查,主任你看看。
于建拿过吴新生的检查,看了看,又还给解放。
解放继续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吴新生溜马拍须,肉麻地吹捧干部,说实话,他吹捧人很有一套,我当时都让他吹的昏昏然不知所以然了,我担心他继续留在厂部,把我和厂里的其他干部捧坏了,人都愿意听好话,听奉承人的话,所以我未雨绸缪,让他回后勤,杀杀他的这种坏习惯。
于建点点头,然后说:你要是这么说,我明白了,我向市里领导解释……不过,合资的事你还要做好抓紧,该让步的就让步,别为了一个股份多少的问题,耽误了元件厂的前途。
解放:主任,条条大路通罗马,我就不信,离开了台湾这个高德归,元件厂就没有活路了。
于建:解放,你什么都好,就是爱较真。我问你,在市里规定的时间内,你还能找到资金吗?没有资金,你有什么活路呢?
解放:我当然有,活人不会让尿憋死。
于建轻轻一笑,说:你呀,醉死也不认这壶酒钱!我提醒你,还有五天,市里规定的期限就到了,如果元件厂再找不到活路,你就得听我的,听市里的,否则真要免除你厂长的职务了。
解放固执地:我就是不当元件厂的厂长,也不会亲手签订这个投降的合资协议!
于建严肃地:你要是还这么说,现在就给我写辞职报告,我也好和市里有个交代。
解放不语。
 
20-21 河边路上        黄昏     
解放和楠楠沿着他们下班常走的路走来,两人都没骑自行车。此时路上的行人也不多。
解放情绪有些低落,他对楠楠说:楠楠,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落伍了?
楠楠片刻沉默,然后说:都怪我,不该把那个高德归介绍过来。
解放淡淡一笑:没有高德归,还会有李德归,外资的到来是早晚的事。我只是想不通,我刘解放争的只是一个主动权,想把合资后的企业干的更好,为什么大家就不能理解呢?!
楠楠:我能理解你,我也相信你。
解放由衷地:谢谢……(然后)我知道,市里的领导,还有厂里的工人,他们不相信我……可我就是不甘心……我们为什么要把我们自己的经营权,拱手让给高德归呢?他就能带着着我们干好吗?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恕我直言,我尽管相信你,但我更相信高德归,他能在强手如林的台湾市场争得一席之地,在我们大陆,面对新开发的电子市场,他一定也能行。
解放看看楠楠,没说话。
楠楠:解放,有时候退就是进,如果你继续对市里的决定硬顶着不执行,他们把你的厂长撤了,别说主动权了,你连反败为胜的机会都没有了。
解放看了一眼楠楠,刚想说什么,楠楠看到什么,小声地:你夫人……
解放顺着楠楠的视线看过去。
汪小丽站在路边几步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他们。
解放忙走过去,对汪小丽:小丽,我和童总在商量工作……
汪小丽冷冷一笑:河边是谈情说爱的地方,不是商量工作的场所。
解放解释着:我们主要是……有些事在厂里不方便,这里安静……
汪小丽又冷冷一笑:刘解放,你就编吧,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汪小丽说完扭头就走。
解放忙追了几步,想到什么又回过头,用手对楠楠示意一下。
楠楠很理解,摆摆手,让解放赶快去追。
解放转身大步追去……
 
20-22 解放新家           
汪小丽在里屋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到一个包里。
解放在一旁苦口婆心地解释:小丽,我和童楠楠真的没什么,只是谈工作,我可以给你发誓。
汪小丽不说话,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解放:小丽,你要是还不信,你可以到厂里问问,我和童楠楠到底是什么关系。
汪小丽还是不说话,拿起放衣服的包向外走去。
解放拦在汪小丽面前:小丽,你不能走,咱们有孩子,还有家。
汪小丽忍住眼泪,对解放说:你还知道孩子,你还知道家?
解放:当然,我们在一起生活十几年,我对得起你,也对得起这个家。
汪小丽冷冷一笑:你要是真对得起我,就叫那个童楠楠马上离开元件厂,你们永远不许再见面。
解放耐心地:这不可能,她是总工,眼下的元件厂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她。
汪小丽:那你就离开元件厂,永远不许再回去。
解放:这也不可能,我如果现在离开,那就是逃兵……一个逃兵,是永远没有资格再回到自己的指挥岗位。
汪小丽:那好,你不走,她不走,我走。
汪小丽说着绕开解放,欲走。
解放又拦在汪小丽面前,说:小丽,你听我说,我说的那都是工作,不是家庭,我们的家庭离不开你……
汪小丽柳眉倒竖,对解放:行了,刘解放!你别再甜言蜜语了!什么家庭,工作,对你刘解放都是一回事!我不走可以,她必须走。
解放看着汪小丽。
汪小丽也看着解放。
解放慢慢地让开了路。
汪小丽犹豫片刻,还是拿着包,含着泪水离去。
她走到门口时,解放在她身后叫了一声:等等。
汪小丽站住了,但并不看解放。
解放走过来,对汪小丽:你别走,我走。
汪小丽背对着解放:你去哪儿?
解放:工厂。家里不能没有你。
解放说完,开门走出。
那扇门在汪小丽身后关上了。
汪小丽回过头看着关上的门,泪水潸然而下……
 
20-23 街道                    
街上夜是安详的,来来往往的车流很好看……
 
20-24解放办公室                
解放站在自己写的那副题词前,久久地看着上面的字: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解放心声:刘解放,难道你真的是穷途末路了吗……领导不再信任你,工人不再依靠你,家庭也不再需要你……难道只有……
解放眼里有些伤感。

    他回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那些文件和材料,还有那部老式的电话……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