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一集 (中)

2011-08-02 10:1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8

 

21-14 厂区              
厂区的夜静悄悄的……
路灯洒下来的光和地上的月光混在一起……
办公楼上还有两个窗口亮着灯。
 
21-15陈副厂长办公室                
陈副厂长心事忡忡地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
楠楠守着电话。
工会主席拿着一支烟在鼻子上闻着。
陈副厂长站住了,对楠楠:童总,厂长儿子说的准吗?
楠楠:应该准吧,厂长有什么话都给儿子说。
陈副厂长:可这次不是部队演习。
楠楠没说话。
工会主席:我还是那句话,天亮以后,厂长要是还不开门,我们就找经委,叫于主任出面。
楠楠:不行,不行,于主任一来,厂长就全完了。
工会主席:如果厂长有个三长两短的,那才叫全完了呢!
陈副厂长:是啊,本来以为只是工作上的事,现在看来厂长后院也起火了,两把火烧在一起,弄的不好他真的会出事。
楠楠看看陈副厂长,又看看工会主席,说:那就等到上班吧,上班再说……
陈副厂长点点头,说:一上班就给经委打电话。
 
21-16 厂区             
早晨的阳光照亮了厂区的路和楼。
上班的号声在厂区回荡。
厂里的工人们陆续来到了工厂……
 
21-17 陈副厂长办公室       
上班的号声清晰地飘进了办公室。
陈副厂长看看窗外,对楠楠:童总,给经委打电话吧。
楠楠:再等等,号声还没完。
陈副厂长看看楠楠,说:童总,不能再等了,你要是不好说,我来打。
陈副厂长说着欲拿电话。
电话响起来了。
陈副厂长迟疑了片刻。
楠楠上前一把抓起电话:喂,解放吗……
 
21-18 解放办公室           
解放站在桌前,虽然有些疲惫,但显得很有精神,他又恢复了意气风发的样子,他衣服穿整齐,风纪扣像军人一样系得很严实。他面前的桌上放着许多资料,还有一些计算过的废纸。
解放拿着电话,微笑着:楠楠,是我……你们等急了吧……
 
21-19 陈副厂长办公室        
楠楠欣喜地拿着电话:对,从昨天晚上,我们就在等你的电话……
一旁的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关注着看着打电话的楠楠。
 
21-20 解放办公室              
解放对着电话:谢谢你们,楠楠……请立刻通知高德归,我要单独和他见面……
 
21-21陈副厂长办公室         
楠楠放下电话,兴奋地对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主席:厂长通了,想通了!
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也异常的高兴。
陈副厂长激动地:厂长,真不容易……真是太伟大了!
工会主席竟然流下眼泪。他看看兴奋的陈副厂长和楠楠,扭过头悄悄擦了擦泪。
 
21-21A 厂区             
上班的号声的尾声缓缓地飘远了。
厂区的路上,只有三五个晚到的工人匆匆走过……
 
21-22长河宾馆房间               
偌大的套间里只有解放和高德归两个人。
高德归微笑着对解放说:刘厂长,我始终相信,你早晚会想通的。
解放微微一笑:我都不相信我能想通。
高德归一笑,然后:那么,刘厂长是怎么想通的?
解放也一笑:我想起了1934年,我们的红军被迫北上,离开了南方根据地。后来,到了1949年,红军已经成了解放军,解放军挥师南下,渡过长江,参加渡江战役的有我父亲,渡江后不到半年,我的父辈们就建立了新中国。
高德归再一笑,说:刘厂长,你说的那是打仗,我们现在是经商。
解放同样一笑:商场如战场,同样有此起彼伏。
高德归:刘厂长,我们不是对手,是合资,是伙伴。
解放:和你高先生做伙伴,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高德归笑笑:不就是控股权吗,刘厂长不应该对此看的过重。
解放:如果是打仗,这就是指挥权,指挥权对一支军队来说,那是关系到胜败存亡!
高德归又笑笑:如果是打仗,我愿意听从刘厂长指挥。但这不是打仗,是经营企业,说实话,把这么大一个合资企业交给刘厂长经营,不但我不放心,我的董事会所有的成员,都不放心。
解放笑笑:出水才看两腿泥,以后的实事会有结论……
高德归也笑笑:对,我相信,在我们的合作中,刘厂长的经营水平会不断提高。
解放看看高德归,说:谢谢高先生的夸奖……高先生,关于控股权的问题,我虽然想通了,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高德归:我能理解,刘厂长是一个从不认输的人,能够退让,实在难能可贵。
解放:我有两个小条件,不知道高先生能不能答应。
高德归:请讲。
解放:第一,元件厂电脑软件开发部门的人员和设备不归合资公司。
高德归: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开发电脑软件,我的软件和我的产品都是配套的。
解放:第二,我方除了每年应得利润外,再追加5%红利,由我刘解放一人支配,不得告诉任何人,包括你们的董事会。
高德归一笑:你的条件我早就想到了,这部分红利从我个人的帐上支付。
解放站起来伸出手:祝我们合作成功。
高德归没伸手:什么时候签约?
解放:今天下午。
高德归伸出手。
两只手握在一起。
 
21-23元件厂大门            
厂区大门挂上了铜光闪闪新牌子,上面写着:东方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一队轿车开来,驶进了厂区。
 
21-24 厂区         
厂区两边的树上挂着横幅:热烈庆祝东方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大喇叭里飘出九十年代初最流行的歌曲。
来来往往的工人们喜笑颜开。
那队轿车沿着工厂的路缓缓驶过……
 
21-25 厂区办公楼前              
办公楼前上方挂着大幅横标,上面写着:欢迎市领导参加东方电子成立庆典。
办公楼前有两组锣鼓,敲锣打鼓的工人们把手中的锣鼓打的惊天动地。
那队轿车陆续停在办公楼前。
在楼前恭候的高德归、陈副厂长、工会主席等领导立刻上前,迎接从轿车里走出的市里领导。于建也跟随在市领导的队伍里。
于建握着高德归的手,笑着说:高董事长,祝贺,祝贺!
高德归谦恭地:同贺,同贺。(小声地)听说于主任要提副市长了?
于建一笑:你们台商也如此关注政府的事?
高德归笑笑:于主任当了市长,对我们东方电子会有更多的支持。
于建:不管谁当市长,都会支持你们的。(看看周围的人,问一旁的陈副厂长)老陈,怎么没看到刘解放呢,他是不是还在闹情绪?
陈副厂长忙解释:刘厂长请假了,家里有点事,他说庆典大会开始前,他准到。
于建“哦”了一声:能到就好。
一行人说着进了办公楼。
 
21-26东方大学未来公司外            
一栋老式的小楼前,也挂了一个新牌子,上面写着几个不起眼的字:长河市未来电子实业公司。
 
21-27 未来公司工作间              
工作室有四间屋子那么大,摆着几台老式电脑。桌子是新买的,不大,乳白那种。此时屋子里站着十几个员工,看上去都是知识分子,大家身穿浅颜色的长大褂,大部分带着眼睛,楠楠也在。
解放站在大家面前,神情严肃地对大家说:今天,长河市有两个公司成立,一个是东方电子,一个是未来公司,东方电子成立庆典将是轰轰烈烈,市长和书记都要到场讲话,省长也来了贺电。而我们的未来公司,则是在静悄悄中掀开了自己的第一页。我期待着东方电子的成功,因为它要养活着元件厂一千多名工人,每年要将向我们的国家缴纳数千万的税款,但是,为了这个期待,我们失去了尊严,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解放说着看了看在场的人们。
大家也都看着解放。
解放继续说道:我说的这个代价,不是因为我刘解放失去了一把手的权利,而是我们干了三十多年的工业,人家竟然说我们不懂经营,不放心把投资交给我们!为了这个代价,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整整想了一天一夜……同志们,我们承认落后,但我们绝不能甘心落后,我们必须迎头赶上!(看看大家)未来公司的成立,就是我们迎头赶超的起跑点。所以,我把我的希望寄托于未来,未来公司不但代表着我,代表着在场的大家,代表着元件厂所有员工的未来。
众人由衷地鼓掌。
解放摆摆手:大家不要鼓掌,我的话还没讲完。
众人静下来,看着解放。
解放:未来公司代表着我们的未来,这个结论不是凭空而来。未来公司的组成,一部分是元件厂的技术精英,另一部分是东方大学的科研精英,你们的老总,童楠楠女士,是我们共和国的精英,她以后不再担任东方电子的任何职务,而是全力带领你们这两队精英,打造我们的未来。(看看大家,然后)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有两点要求,一,项目绝对保密,对任何人,包括妻子、儿女都不能说。二,工资待遇,要高于东方电子同职位的工资,项目成功,再按比例提成。你们中有人对我说,公司刚成立资金紧张,工资可以少拿,我不同意。企业再难,大家的工资不能短缺,这不是钱的问题,体现的是你们的价值。
众人听着不由感动,再次鼓掌。
解放又摆摆手,说:大家还是先不要鼓掌,我的话还没说完。
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解放继续对大家道:有这样一句诗,叫做“于无声处听惊雷”,我的目标,就是在三年之后,最多四年,你们要让今天悄悄成立的未来公司,在长河市上空,乃至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炸响最动人的惊雷,这声惊雷将是我们发起总攻的号角,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夺回东方电子控股权,而是让我们的未来,无论是大陆,还是在海外,处处都有我们辉煌的业绩,为了这一天,我希望大家同心协力,全力以赴。拜托了。
解放说着向所有的人敬了一个军礼。
在场的人激动不已,长时间的鼓掌。
楠楠眼里充满了激动的泪水……
 
21-28 吴新生家          
桂花和孩子都在里屋的大床上睡着了。
 
外屋的吴新生还没睡,他在昏暗的台灯下,认真写着什么,已经写了十多页纸。
桌上还堆了几本书,是讲销售的。
吴新生打开一本书翻了几页,然后又接着又写。
 
里屋的桂花翻了个身,睁开惺忪的眼看了看里屋的门。
门缝里透过来一丝灯光。
桂花嘟囔了一句,起身趿拉着拖鞋走出里屋。
 
吴新生写的很投入,没有发现走到身后的桂花。
桂花二话没说,伸手关了台灯。
吴新生猛地回头,不快地对桂花:你捣什么乱,你?
桂花不快地地:你才捣乱呢!以后不许你再浪费咱家的电!
吴新生: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我这是在写重要报告……
说着吴新生又开了台灯。
桂花冷笑一声,说:你不干销售了,有什么报告可写啊!
说着桂花又要关灯。
吴新生拦住她的手:我就是为了再回销售部,才写这个报告。
桂花又冷冷一笑:你糊弄谁啊?有刘解放在,你能回去吗?
吴新生一笑,说:东方电子的一把手不是刘解放,是高德归。我这报告是给高德归写的。
桂花坐到吴新生身旁,关切地:你说的是那个台湾老板?
吴新生点点头。
桂花:你又不认识他,他能帮你?
吴新生:不是他帮我,是我帮他,他现在需要人。
桂花“哦”了一声,然后:那刘解放如果不同意呢?他毕竟是二把手啊……
吴新生:东方电子是高德归说了算,他只认钱,只要我能给他赚钱,刘解放就是反对,也只当是放了一个屁。
桂花:这么说你还能回去?
吴新生:事在人为……给我倒杯水去。
桂花很痛快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倒了杯水放到吴新生面前。
吴新生喝了口水,对桂花:睡去吧,我要工作了。
桂花又痛快的答应了一声,走出几步,又回走来,对吴新生:新生,你饿了吧,我给你做碗鸡蛋面去。
吴新生:不用,我有方便面。
桂花关心地:光吃方便面不上营养,写报告是要动脑子的,需要营养,我这就去给做鸡蛋面。
桂花说着走过来。
吴新生看看桂花,说:算了,你做饭会影响我……我饿了,再叫你。
桂花听话地:也好……你可一定叫我。
吴新生点点头,又继续写了起来。
桂花看看吴新生,走了几步又回来,坐到吴新生身旁,说:新生,我在这等着……
吴新生看看桂花,想说什么。
桂花抢先道:我不说话,不会影响你。
吴新生微微一笑,然后低头继续写着……
 
21-29 东方电子高德归办公室            
高德归的办公室非常气派,大老板台,皮转椅,皮沙发,九十年代初外资老板的做派在他的办公室体现的淋漓尽致。
高德归面前放着吴新生写的那份报告。他坐在皮转椅上正在接一个电话:……嗯……好,我知道了……我们要的是效益,看的是数据,不要那么多虚词……
吴新生坐在皮沙发边上,忐忑不安地看着高德归。
高德归:好,写完送给我……。
高德归挂上了电话,对吴新生:对不起了,吴先生,让你久等了。
吴新生:没什么,我愿意等……
高德归喝了一口矿泉水,然后拿起桌上的报告随便翻了几页,对吴新生:吴先生,你的这份材料我看过了,写的很好,有事例,有建议……按你们大陆时兴的说法,有中国特色。
吴新生受宠若惊地:谢谢董事长夸奖,我写的没那么好,我只是把我的工作感受,如实向董事长汇报。
高德归放下材料,对吴新生:我不但看了你的材料,还找人做了调查……
吴新生关注地看着高德归的表情。
高德归:你不但写的好,在你们以前的销售部,业绩也不错,可以说名列前茅。别人对你评价是,很有能力,也有办法。
吴新生忙点头:我只是尽力,只是尽力……
高德归看着吴新生:但是,我不明白,像你这样的销售人才,在合资之前,你们厂长为什么让你离开了销售部?
吴新生生硬地笑笑:一点个人恩怨……
高德归:什么恩怨,我想知道。
吴新生欲言又止,然后:还是不说了吧,我不好开口。
高德归:如果你想得到东方电子的重用,就应该让我知道。
吴新生看了看高德归,然后说:是这样……我离开销售部,董事长也许听说了一些,一般的说法是,我劝说刘厂长放弃控股权,得罪了厂长,其实这不是主要的,这只是大家的推测,工人们托我去说过情……
高德归:那主要的是什么?
吴新生:我真的不好意思开口……(看看高德归,然后)既然董事长一定要知道,我就实话实说。我以前是管道工,修水管子的,是刘厂长看中了我,让我进了销售部,给了我施展才华的机会,我挣钱了,拿到了奖金,我不能把自己的恩人忘了,对吧?这是做人的准则。我到南方出差买了一块电子表,二百多块钱,回来送给刘厂长,谁想到刘厂长竟然和我翻了脸,说我行贿,还要开除我!我只好承认错误,第二天,他就让我离开了销售部……董事长,其实我到现在也想不通,你说,拿我自己的钱买点东西感谢一下对我有恩的人,不应该算是大错误吧?抬手还不打送礼的人呢!
高德归一笑,说:你们以前的刘厂长,现在我的刘副总,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吴新生:他也是一个很古板的人……不过,按我们大陆的话说,这样的人,是好干部。
高德归一笑,说:我高德归需要的不是他这样的好干部,而是需要能给我创造效益,同时又是忠诚于我的人。
吴新生:对,知遇之恩,当涌泉相报。
高德归看看吴新生,说:我打算让你到公司销售部,当副经理。
吴新生一愣,随后:谢谢董事长信任……
高德归:先不要言谢,我还有两个条件。
吴新生:董事长请明示,我一定尽力。
高德归:第一是业绩,没有业绩我在董事会没法给你说话。
吴新生:这我知道,业绩不达标,我自动离职。
高德归:第二要对我负责……(他把那个“我”字说的格外重)你明白吗?
吴新生:我明白,董事长可以把我当作你从台湾带过来的人,东方电子所有的事,我都会向你汇报。
高德归一笑,说:明天你就到公司销售部上任。
吴新生站起来,说了声“是”,然后向高德归深深鞠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