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一集 (下)

2011-08-03 08:4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73

 

21-30厂区                 
正是上班的时候,人来人往,厂区又变的热闹起来,唯一不同的是大喇叭没有广播上班的预备号。
解放从远处骑车走来,他感觉到什么,停下车,看了看树上的喇叭,嘟囔了一句,骑上车欲走,看到什么。
一个年轻姑娘迎面向她走过来。
解放叫了声:小王。
那姑娘站住了,看着解放,问:厂长,什么事?
解放支好车子,对姑娘纠正道:以后不要叫厂长,叫副总。
姑娘:是,刘副总,什么事?
解放指指树上的喇叭:这是怎么回事,上班怎么不放军号了?
姑娘:是董事长不让放的,他说我们是工厂,不是军营。
解放不快地:胡说八道,工厂和军营能有什么不同?几十年的光荣传统了,怎么可以随便改?!
姑娘:厂……刘副总,这不是我说的,是董事长说的。
吴新生向这边走来,他穿一身崭新的西装,扎着大红方格领带,皮鞋擦的铮亮,挺着胸脯,感觉很好。他平视前方,一边走一边向来往的行人打着招呼。
吴新生看到了不远处的解放,向解放走过去。
解放对那个姑娘:好了,我知道,你走吧。
姑娘走去。
解放欲走,吴新生在他身后喊道:刘副总。
吴新生把那个副字说的特别重!
解放回头看了看西装革履的吴新生,微微一笑:吆,是吴经理啊,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
吴新生也微微一笑:不敢称经理,是副经理。
吴新生还是把副字说的很重。
解放又一笑,说:吴副经理,你是不是用对待我的办法,换取了高德归的信任,当的这个副经理啊?
吴新生笑笑:对待不同的人,我有不同的办法。
解放:哦,这么说我是小看你了。
吴新生:刘副总,虽然咱们是老同学,你从来就没高看过我。
解放:那是因为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太低下了,让别人无法高看。
吴新生又笑笑:刘副总,你这话说的太绝对了,高董事长就很高看我。
解放一笑:他可不是高看,他是需要卖身投靠他的人……(本起脸)吴新生,如果是在解放前,你就是甫志高第二。
吴新生也本起脸:刘副总,你这不是在骂我,而是在骂董事长。
解放:你可以把我的话告诉高德归。你不要以为有资本家撑腰,就可以得意忘形,干不好或者干的不地道,你照样还会下去。
吴新生反唇相讥:彼此彼此……
 
21-31 高德归办公室        
解放毫不客气地对高德归说:高董事长,你要管好你们国民党的人,否则,犯在我的手上,可别说共产党人不给你面子!
高德归不解地:我们的人,谁啊?
解放:吴新生。
高德归笑了:他不是我们国民党的人,他是东方电子的人,我们都应该管好他。
解放:他已经投靠了你,到处说是你带过来的人。
高德归看看解放,说:他只是说说而已……刘副总,吴新生以前得罪过你,我们当老总的应该有度量。
解放一笑,说:你别认为我是小肚鸡肠,吴新生他这人品行不正,我担心他以后给你董事长丢人,当然,也是给我们东方电子丢人。
高德归笑笑:我都是搞经营的,用人要看业绩,能干的上,不能干的下。
解放:只看业绩不看人品,既危害经营者,也会危害被你重用的人。中国有句古话,宽是害,严是爱。
高德归:谢谢刘副总提醒,我会严格要求。
解放看了看高德归,然后说:董事长,还有一件事,你为什么不经董事会讨论,擅自改变元件厂以前制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我们的合作协议上写的明明白白,这是不允许的。
高德归对解放:任何纪律和规定,我都没改变!
解放:上班听号声,下班也要听号声,这是我们以前的劳动纪律,董事长擅自停播上下班的号声,就是违背了我们合约。
高德归笑笑: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号声……说实话,我听了军号,精神过敏。
解放:这是因为我们的军号,让你想起了解放军摧枯拉朽之势,让你的父辈兵败如山,逃亡孤岛台湾,对吧?。
高德归本起脸,生气地:刘副总,你……你们大陆的领导都说向前看,你倒好,总是忘不了过去!
解放一笑:开个玩笑,书归正传,上班号和下班号必须恢复,否则,你要承担违背协议的处罚。
高德归看看解放,说:好,我让你一次。
解放:不是让我,是执行合约。
高德归看看解放,说:……就按你说的,执行合约。
 
21-32 厂区        
下班号响了起来。
厂区的路上,下班的工人们陆续地从车间走出来。
 
21-33 解放办公室          
下班号声飘进屋子。
解放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很有兴致地听着下班的号声。
有人敲门。
解放并没回头:请进。
楠楠走进,看了解放一眼,问:解放,听什么呢?
解放回过头,见是楠楠,指指窗外,说:冲锋号。
楠楠听了听窗外的号声,不解地问:这不是下班号吗,怎么变冲锋号了?
解放笑着:高德归给我停了,经过一番斗争,号声又响起来了,所以又叫冲锋号。
楠楠笑着对解放:你呀,和高德归都成一家人了,还是这样争来斗去的……
解放:利益相同,未必就是一家人,夫妻之间还有同床异梦的时候呢……来,说说未来公司的进展。
 
21-34 高德归办公室         
高德归站在窗前,也在听外面的号声。
吴新生走进,谦恭地:董事长,找我什么事?
高德归回过头,对吴新生:吴经理,你坐。
吴新生小心地坐在沙发上。
高德归:听到下班号声了吗?
吴新生:听到了,下班号虽然响了,但我们的思想不能下班,还应该想着销售部的工作。
高德归摆摆手,说:我说的不是这个,工厂的号声,昨天叫他们停了,今天又响了起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吴新生想了想,试探地:是不是有人不听董事长的?
高德归点点头。
吴新生:那好办,炒他的鱿鱼。
高德归:这人的鱿鱼没法炒,我们有协议。
吴新生若有所思地:我知道董事长说的谁了……如果董事长不好出面,我想办法,在我们东方电子,谁敢和董事长过不去,我吴新生就叫他过不去!
高德归看看吴新生,说:吴经理的一片忠心我心领了,但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在东方电子我还不能一手遮天,毕竟是双方合资,所以你吴经理,也不要到处说是我的人……
吴新生:董事长,我没到处说,我只是和几个要好的哥们说过,叫他们帮我……
高德归:路边有耳,墙外有人,你把我的话放在心里就可以了。
吴新生:董事长,我记住了。
高德归:还有,说话办事要检点谨慎,不要为所欲为,我虽然可以提拔你当经理,但是你如果违反了他们的纪律,当然,现在也是我们的纪律,按照合约,我无法帮你开脱。
吴新生:董事长,我明白。
高德归:吴经理,夹起尾巴做人,你会得到的更多。
吴新生:是,我一定牢记董事长的话。
高德归:好了,回家吧。
吴新生起身走去。
 
21-35 吴新生家                
吴新生又回到了里屋大床上。此时,桂花已经躺下了,但还没睡。吴新生坐在床上,心事忡忡地在思索着什么。
桂花看了吴新生一眼,说:睡吧,别再想啥心思了,天不早了。
吴新生:我睡不着……
桂花关心地:又出啥事了?
吴新生:刘解放不肯放过我……
桂花坐起来:刘解放又怎么了了,他不是说了不算了吗?
吴新生冷冷一笑,说:我本来以为靠上了高德归,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个刘解放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桂花: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挣咱的钱,别管那么多事。
吴新生一边思索,一边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要盯着他,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
桂花:对,抓住他的把柄,把他拉下来,咱就不用总这么担心了。
吴新生看看桂花,嘱咐道:这事只有你我知道,对谁也不能说。
桂花:这么大的事,我还能不明白吗?!(暗转)
 
21-36 深圳齐和平住处            
那只炮弹壳和平鸽摆在茶几上。
汪小丽坐在沙发上,她手里拿着儿子小军的照片,眼神里透着忧伤和思念。
她看看旁边茶几上的电话,拿起话筒,犹豫片刻,还是没有打。
门开了,齐和平走进来,他手里提着一个放衣服的纸盒子。
汪小丽立刻放下电话迎过去,说:和平,你终于回来了。
齐和平歉意地:真对不起,小丽,这次去香港,他们高低不让我回来,耽误了这几天……(齐和平说着把纸盒子打开,对汪小丽)小丽,我在香港看到一身衣服,你穿上准好看,试试吧……
汪小丽没心情,对和平:我不想穿,我想家……
齐和平看看汪小丽,把衣服放到一旁,说:那好,你给解放打电话,谈妥了条件你再回去,要不你们还要吵架。
汪小丽看看桌上的电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齐和平走过去,坐到汪小丽身旁,问:怎么,张不开口?
汪小丽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怎么给他说,也不知道……我们以后的路能不能走下去……
齐和平看看汪小丽,说:小丽,有些话我一直不便开口,你和解放的婚姻……已经走到头了。
汪小丽把脸扭向一旁,伤感地:可是……我们有孩子……
齐和平:是啊,孩子是无辜的……可是小丽,你应该为自己想一想,你已经不年轻了,你为你们的家,为刘解放付出的太多了,到了这个年龄,如果再不为自己考虑考虑,那这一辈子过的就……太不值了。
汪小丽不说话。
齐和平:小丽,说实话,你和解放的婚姻本来就是一个错误,解放爱的是童楠楠,从他当兵的时候就爱,爱的死去活来……后来他们虽然分手了,那是身不由己,他们两个的心里,谁也没有忘记对方。
汪小丽气哼哼地:他刘解放既然和我结婚,就应该对我负责,不应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齐和平:话是这么说,可一个人心底的爱,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我也是这样……(看看汪小丽)小丽,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我那时在高炮团当技师,你是军医,我到你们121医院住院,第一眼就看上了你。
汪小丽看了齐和平一眼,小声地:我早看出来了……
齐和平:这一转眼二十年了,就像发生在昨天……小丽,虽然以后我结婚了,但我的心里一直惦着你……直到现在……
汪小丽:……
齐和平:小丽,我不是在破坏你们的家庭,我在说我的心里话,这么多年了,我对谁都没说,如果生活能从现在开始,我还是选择你。
汪小丽看了看了齐和平,长长叹了口气,说:和平,现在……太晚了……
齐和平:不晚,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
汪小丽:可是我放弃不了……
齐和平:我可以给你时间……(看看汪小丽,说)小丽,留下来吧,先做我的副总,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答应我。
汪小丽摇摇头,然后说:我还有工作……
齐和平:停薪留职的事,我找人帮你办,什么都不会耽误。
汪小丽不说话,无声地哭了起来。
齐和平:小丽,为了下半辈子的幸福,自己做一次决定吧。
汪小丽流着眼泪,说:我想孩子,我想回家……
齐和平看看汪小丽,然后,好,明天一早我送你去机场……(暗转)
 
21-37 长河市街上              
街上人来人往。
一辆出租车沿街而来。
车上坐着汪小丽,她虽然才离开了一个月,但还是觉得长河市到处都是那样亲切,她向窗外看着……
 
21-38 解放家外          
汪小丽坐的那辆出租车沿着宿舍楼前的路驶过来。
出租车里,汪小丽看着自己的家。
汪小丽所住的那栋楼越来越近。
汪小丽对司机:停下吧。
司机问:到了?
汪小丽:前面就是……
司机停了车。
汪小丽拿出一张一百元的钱递给司机。
司机接过钱看了看,拿过一旁夹子里的零钱数了数递给汪小丽:还差两块。
司机说着从口袋里翻找着零钱。
汪小丽正要说什么,她看到什么。
 
解放和楠楠一前一后从楼门洞走出,他们边走,边说着什么。
楠楠被什么拌了一下,险些摔倒,解放一把扶住她的胳膊。远远看上去,两个人很亲切的……
 
汪小丽一脸阴沉,对司机:别找钱了,我们回机场。
司机一愣:什么,回机场?
汪小丽:赶快走吧,我要赶飞机。
司机从车上的后视镜里看了看汪小丽,然后开车而去……
那辆出租车从解放和楠楠的身旁驶过。
解放无意间向车上看了一眼。
出租车远去了。
解放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对楠楠:楠楠,我怎么看着车上的人像是小丽呢?
楠楠:不会吧,小丽到了家门口还能不下车吗?
解放思索着:她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也不来个电话,我总觉得有什么事。
楠楠:你打个电话,问问小军他姥姥家。
解放没说话。
楠楠看了一眼解放:我说的你听见了吗?
解放轻叹了一声,说:我打过电话了,她根本没回家。
楠楠:她去哪儿了?你怎么不去找她呢?
解放呻吟片刻,说:楠楠,其实,我知道她去哪儿了……
楠楠:去哪儿了?
解放:天要下雨,娘要改嫁……算了,不说了,我们走吧,未来的员工还等着我们呢。
两个人说着走去……(暗转)
 
21-39 解放办公室        
电话响起来。
一只手拿起电话,是解放。
解放拿着电话:喂,哪位……
 
21-40 深圳齐和平住处                        
汪小丽拿着电话:我是汪小丽……
(解放:小丽,你在什么地方?你什么时间回来?)
汪小丽:你别问我在什么地方,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要离婚。
(解放一脸疑惑:离婚,为什么?)
汪小丽冷笑:明知故问!我们离婚,你和童楠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过了。
(解放解释道:小丽,我早就给你解释过了,我和楠楠只是工作关系,别的真没什么……你如果不信,可以回来调查,我们要是有一丁点对不起你的事,我刘解放不是人!)
汪小丽:我已经了解了,前天你们一起从家里出来,我都看见了……
(解放:前天,我们是一起回家拿东西,是办公司的材料……小丽,你是不是已经回到长河了,我们回家好好谈谈……)
汪小丽: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我现在又离开长河了。
(解放:你在什么地方?我可以过去和你谈,只要我们不离婚。)
汪小丽:你不用过来了,我决心已定,不会改变了。
汪小丽说着挂上了电话。
电话旁是那只炮弹壳做的和平鸽。
 
21-41 解放办公室           
解放手中的电话发出“嘟……嘟……”的声响。
解放慢慢放下电话,一脸的思索。
解放拿起电话,又拨了几个号,电话通了。
 
21-42 深圳齐和平办公室        
齐和平拿着手机:哪位……哎呀呀……是解放啊……老战友,什么事……
 
21-43 解放办公室        
解放一脸阴沉地:齐和平,我问你,汪小丽是不是在你那里?
(齐和平:这个嘛,让我给你怎么说呢,说来话长啊……)
解放: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给我干脆一点。
(齐和平:小丽是在我这里,但我要给你解释……)
解放:你甭解释了,我都明白了(冷笑一声)欲达目的,嫁祸与人……
(齐和平:解放,小丽不是这样,你们之间有误会,应该好好谈谈……)
解放又冷笑:有你在中间,我们能谈的好吗?
(齐和平:解放,你不要把我齐和平想歪了,我可没做任何对不起老战友的事……)
解放:纸里包不住火。齐和平,请你转告汪小丽,想离婚可以,但必须承认错误。
解放说着放下了电话。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