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二集 (中)

2011-08-05 10:5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23

 

22-13 吴新生家     黄昏      
吴新生哼着小曲走进屋子。
吴新生十二岁的儿子吴琦正在里屋写作业,他跑出来问:爸,你是不是又发奖金了?
吴新生摸摸吴琦的头:比发奖金还高兴。好好写作业吧。
说着,吴新生拿出一只漂亮的签字笔递给吴琦。
吴琦说了声“谢谢爸爸”,然后听话的进了里屋。
吴新生喝了口水,对正在捡大米的桂花说:桂花,今天别做我的饭了,我一会去陪客人。
桂花一脸不高兴地:又是那个小娘们吧?
吴新生:什么小娘们不小娘们的,多难听,人家也是老总啊?
桂花:哼,她那个老总,还不是靠着你挣了几个臭钱!
吴新生:看你说的,怎么是靠我呢?我是靠人家。如今这年月,买方是大爷,人家肖总就是咱的大奶奶!。
桂花瞪着眼对吴新生:吴新生,我可告诉你,吃饭喝酒我不管,我也懒得管,你要敢让那个小娘们当了咱家的大奶奶,我……我死给你看!
吴新生:小声点,叫孩子听见。
桂花看看里屋,压低声音,说:你还知道孩子,我还告诉你,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叫孩子和我一起死!
吴新生:看你说的,我吴新生能办这种事吗?我现在孬好也是个干部,销售部的副总,要按以前,那也是科级。
桂花斜他一眼:哼,知道不敢就好!我再告诉你,刘解放可一直在盯着你呢,你要是办了缺德事,他也不会放过你!
吴新生笑笑:刘解放,他呀……就要完蛋了……
桂花一怔:你说什么,刘解放要完蛋?
吴新生点点头:纪委来人了,查他贪污受贿。
桂花:刘解放他也会贪污?
吴新生一笑:他也是人,贪欲之心人人皆有。
桂花看看吴新生,问:是不是你告的?
吴新生一笑:你说呢?
桂花:肯定是你。
吴新生又一笑:他刘解放拿着我吴新生不当人,想怎么踩就怎么踩,现在怎么样?还不是栽到我吴新生的手里了吗!
桂花担心地:新生,你可别把事办得太绝了,一旦刘解放翻过身来,咱们一家那可就完了。
吴新生笑笑:你放心,他刘解放翻不过来了,贪污好几百万,不枪毙那都是宽大处理。
桂花:哦,这么严重啊……新生,刘解放怎么说对咱家也是有恩啊,你可别诬告人家。
吴新生:诬告?现在纪委来了,很快就有结果了。刘解放他这叫自作自受,当面马列主义,背后贪污腐败,活该!
 
22-14 解放新家                
儿子小军不在,解放坐门厅的沙发上在缝补一件内衣。
有人敲门,敲的很急。
解放大声地:敲什么门啊,不知道按门铃啊。
外面的人还是敲。
解放说着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楠楠闯了进来,气喘吁吁地:解放,听说纪委在查你,有这事?
解放笑笑,:查查也好,这对于党的干部,既是检查也是监督。
说着坐回沙发,继续缝着衣服。
楠楠跟过来:我听说事情很严重,你有可能要判刑!
解放笑着:你听谁胡说?我刘解放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不会干判刑的事!
楠楠:我知道你不会,我怕别人冤枉你。
解放:朗朗乾坤,红旗飘飘,谁敢冤枉我啊?谁又能冤枉我啊?你就放心吧,好好抓你的未来公司,最后关头,可不能有一丁点分心。
楠楠:未来没问题,我就是担心你……你看你现在,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解放,我真怕你垮了……
解放笑笑:看你说的,我刘解放孬好也是经过风雨的人,天塌下来都不会垮……(把衣服上最后一根线咬断)哎,楠楠,吃饭没有,我去下面条,鸡蛋肉丝面,我儿子现在就愿意吃这口。
楠楠:我吃过了……解放,你真的没事?
解放:楠楠,你还不相信我吗?我不但没事,还有可能反败为胜,现在就看你们了……哎,楠楠,你们的谈判怎么样了,(架起两只胳膊,问)我的绝招管用了吗?
楠楠:光顾着急了,谈判的事忘记告诉你了,他们答应了,明天上午签协议。
解放高兴地像孩子一般,大声地:太好了,楠楠!(伸出手掌,像球场上的运动员一样,和楠楠拍了一下,说)你这真是雪中送炭……不,绝地逢生!准备一下,我要尽快发动总攻……
楠楠看了解放一眼,没再说什么。
 
22-15 怀林书记办公室              
纪委的魏处长在向怀林汇报。
魏处长手拿着一沓材料对怀林说:……李书记,根据我们多方面的调查,检举信并非空穴来风,刘解放从高德归手里每年提取百分之五的红利,一共拿了三次,今年还不到时间,共得人民币535万元,数额巨大,触目惊心。
魏处长把几份材料放到怀林面前:李书记,这是证明材料。
怀林拿过材料看了看,愤愤地:贪得无厌!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放下材料,对纪委干部)你们找过刘解放吗?他是怎么说的?
魏处长:我们找过他,他不和我们谈,他说要单独和你谈。
怀林轻轻一笑:党有党纪,国有国法,他不论和谁谈,都不能逃脱党纪国法的制裁……王处长,你们写份材料,上报市委,他是大型国企的干部,处理他要市委点头。
魏处长:李书记,上报材料之前,你最好见见刘解放,争取让他坦白,从宽处理,他毕竟以前是个好干部,又是你的老同学,仁至义尽,对他家里人也好交代。
怀林:如果他坦白了,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魏处长:全部退赔的话,开除党籍,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怀林:如果不坦白呢?
纪委干部:最少是个无期,甚至……
怀林想了想,说:好吧,我去找他。
 
22-16 解放办公室         
解放满面笑容地迎上前,伸出手,对怀林:老同学,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
怀林没握解放的手,冷冷地说:我差一点就不想来。
解放笑笑:最终还是来了……坐,怀林……(想到什么)当书记了,直呼姓名不在意吧?
怀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解放:叫我什么我都不在意,我在意的是你,刘解放,我真想不到,你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解放笑笑:我变什么样子了?我没变,我还是原来的刘解放……
怀林猛地站起来,愤愤地对解放:刘解放,你还要变成什么样子?啊?贪污了那么多钱,几百万啊!你变的一点共产党员的影子都没有了!你变成了犯罪分子!你还说没变?要不是看在老同学的情分上,我才不会来呢!你坦白不坦白,和我有什么关系?对你这样的败类就应该严处理,开除党籍,判你无期,甚至……(看看解放)让你下辈子也忘不掉这个教训!
解放拍了拍手,笑着:说的好!好!还是那么嫉恶如仇,激情澎湃,太难得了!我们党的干部,需要你这样的人。
怀林更气愤了,对解放:刘解放,这么严肃的问题,你别给我嬉皮笑脸!难道你真的想蹲一辈子监狱吗?
解放:我当然不想,我全部“坦白”……(拿出一份材料递给)这是我写的交代材料,535万红利,一分不少,每一笔我都有记录,我知道早晚一天会有人来查,所以我的帐记得明明白白,时间,地点,一点都不敢马虎。
怀林接过解放递过来的材料看了看,不客气地对解放说:解放,你说你有公费医疗,你有国家分给你的房子,你每个月有几千块钱的工资,比我这个市委副书记拿的都多,你还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解放一笑:怀林,至于这笔钱干什么,如果不是你来,我谁都不说,这是军事秘密,是我们东山再起、反败为胜的法宝。
怀林一愣,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反败为胜?
解放:怀林,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就会明白了。
怀林疑惑地看着解放:你想带我去哪儿?
解放笑笑:怀林,你别这么看我,我带你去的地方,肯定是你最想看的地方,是我们这代人的未来……
 
22-17 未来公司              
(叠)一辆老式的奥迪轿车驶来,停在未来公司的小楼前。
解放和怀林一前一后走出轿车。
楠楠和一个穿着蓝色大褂、带眼镜的中年知识分子迎过来,与怀林、解放一一握手寒暄,然后带领着他们走进未来公司。
 
22-18 未来公司电脑间             
(叠)屋子里异常整齐干净。一排排整齐的电脑前,坐着穿着浅颜色大褂的工作人员,他们正在电脑前忙碌着。。
楠楠带着怀林一边看,一边讲解着……
解放跟在怀林身后,不动声色地看着怀林。
怀林停下来询问一个年轻的员工。
那个年轻的员工正在检查一个游戏软件,游戏的名字叫《解放台湾》。
那个员工向怀林一边示范,一边讲解。
怀林很感兴趣地看着电脑屏幕,认真地听着……
 
22-19 未来公司楠楠办公室              
(叠)解放把一只纸杯放到怀林面前。
坐在沙发上的怀林点点头,表示谢意。
解放对怀林:好了,都看完了,也听完了,我想听听你的感受。
怀林坦诚地对解放说:解放,你让我大开眼界了,这么一个小小的未来公司,软件开发可以说涉及到各行各业,你们开发的游戏,也很有意思……解放,敞开窗子说亮话,你让我来看未来公司,是不是和你的案子有关系?
解放:当然有关系……怀林,你知道未来的软件值多少钱吗?
怀林:我在电脑方面是外行,你的软件没有进入市场前,我不好乱说。
解放:未来部分软件已经开始进入市场了,你看的那个游戏软件,就是《解放台湾》,前天签订的合作协议,一年之内可收入五百万。
怀林惊讶地:这么多?
解放:这还是小头,如果未来的软件全部进入市场,一年的收入将超过一亿。
怀林更为惊讶了:解放,我真看不出来,这么一个小小的公司,收入几乎超过了东方电子。
解放:你知道我投入了多少?
怀林摇摇头:我没法估计。
解放:八百五十万。
怀林:你哪来这么多钱?
解放:不是我的钱,是元件厂的钱,包括我“贪污”的535万。
怀林大睁着眼睛:你说什么,你贪污的……那些钱是为了未来?!
解放点点头:535万还不够,我和员工们又借了一些……(指指楠楠)我现在和楠楠都是债台高筑,真正的无产者。
怀林眼中涌动着泪水。他忍住泪水,对解放说:解放,你应该早说……
解放笑笑:我要是早说了,就会泄露军事秘密,我的目标是用未来的软件,向高德归发起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时间定在下个月,不战则已,战则必胜。我不但要夺回控股权,还要让东方电子的资产,再翻一番。
怀林不知说什么是好,看着解放:解放……你太好胜了……
解放说:军人不好胜,就不能打败敌人;企业家不好胜,就不能占领市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怀林点点头:说的好,不进则退……解放,我能帮你做什么?
解放:这个月内帮我搞到二百二十万,总攻之前,我要把大家的钱还上,让我们这些无产者对家里有个交代,然后再轻装上阵。
怀林:没问题,解放,我一定办到。
解放笑了,说:怀林,我坚持单独见你,就是为了这二百二十万……谢谢你,老同学!
 
22-20 解放办公室        
高德归把一摞厚厚的材料放在解放面前,格外谦恭地对解放说:刘总,未来公司的材料我都拜读过了。
解放一笑:这又不是什么文学作品,谈不上拜读……(指指材料)未来的材料,可信吗?
高德归诚实地:可信。
解放:包括市场调查和评估?
高德归:是的。不瞒你说,材料上的数据,我询问了台湾的同行,他们说未来公司是座金库。
解放一笑:董事长的诚实令我敬佩……(一指沙发)董事长,请坐。
高德归坐到沙发上,解放也跟了过去,坐在高德归对面。
高德归对解放:刘总,我想问一句,你让我浏览未来公司的材料,是不是有意增加我们的合作范围。
解放一笑:董事长真是聪明人……我想把未来公司纳入东方电子。
高德归高兴地:太好了!东方电子缺少的就是软件开发……这是我的问题,如果未来软件进入东方电子,东方电子那将如虎添翼,不但傲视大陆,还将在东南亚市场取得一席之地……好事,这是大好事!
解放看看激动地高德归,说:未来公司如果进入东方电子,东方电子的股份结构,那就应该变化一下了。
高德归: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刘总,你看这样好不好,控股权归你,你们的股份增加到51%,我占49,董事长让你干。
解放一笑:董事长很会算账吗,我把这个年收入过亿的企业纳入东方电子,高董才给我增加2%的股份……这话可是好说不好听啊?
高德归笑笑:是少点,但是未来公司投资也不是很大,我听说只有八百五十万,有三百多万是刚进入的,还有535万是我给你刘总的,其实你们的未来公司在此之前,自己基本没投一分钱……
解放微笑着:董事长,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高德归由衷地:不,我不后悔,做生意能像刘先生这样精明的,我很少见,刘先生一分钱没有,搞了这么大一个未来公司,我佩服,从心里佩服,所以我甘心情愿让出控股权,把东方电子交给刘先生打理。
解放:首先,我要感谢董事长的信任,但是,我还要强调,未来公司成立的时候尽管没有钱,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但是经过全体员工的努力,现在的价值,我就是要一个亿,也有人肯出钱,你信不信?
高德归:我信,我信。
解放:所以,增加百分之二的股份,显然是不合适。
高德归:刘总,你说多少?
解放:我也不要太多,增加百分之三十二,我们占八十一的股份,你们占1十九,怎么样?
高德归快要哭了:刘总,你这不是要的我命吗,我投了5千多万啊,4年过去了,百分之五十一变成了百分之十九了,我向我的股东没法交代啊?
解放:高董事长,你的难处我知道,我的股份要是不增加这么多,我也没法向市里交代,那可是我的父母官,吃喝拉撒睡都管着我……前些日子,纪委调查我,你知道吧?
高德归:我听说了……不过,你拿红利的事,不是我透出去的!
解放:这我知道,你不会出卖朋友……我的意思是,区区535万红利,纪委都盯着我不放,如今,我要是把一个价值过亿的未来公司,按百分之二的股份交给东方电子……百分之二的股权值多少钱?才不过几百万嘛,另外九千多万都哪去了?被人会说进我刘解放的腰包了?纪委肯定要追查我,定我个巨贪,绝对没商量!我刘解放即使能保住一条命,也要在监狱里了度此残生了!
高德归信誓旦旦地:刘总,我可以用人格给你证明,你不是巨贪,那九千多万绝没进你的腰包!
解放笑笑:董事长,别说你证明不了,你就是能证明,那也是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九千万可不是小数,渎职罪,不判刑也得撤职……高董事长,你这是害我,你知道吧!
高德归不好意思地:真对不起,我没想这么多……刘总,那……你说怎么办?
解放看看高德归,说:未来公司只能按市场评估的价值进入东方电子。
高德归苦着脸:那样的话,我的股份太少了,股东那里真的没法交代啊!
解放也苦着脸:董事长,你就是再不好交代,也比我进监狱强吧。
高德归:那倒也是……刘总,你看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啊?
解放想了想,说:有倒是有,不知道你们那些股东能不能同意。
高德归:刘总,你说说看。
解放:你再增加八千万投资,你占49,我占51
高德归:八千万?你一个未来,就要我再投八千万……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解放拿起桌上的计算器递给高德归:我这里有计算器,你可以算一算,未来值一个亿,这是最少了,你投八千万,比我少两千万,我的股权才增加了两个百分点,怎么算你都合适……我稍微吃点亏,不过,从长远的角度,还能说服市里领导的。
高德归看看解放手里的计算器,没有接,说:你的帐是算的不错,可是……我没那么多钱。
解放一笑:高先生,你也学会打埋伏了?
高德归:我真的没钱,不是埋伏。
解放:你们东亚集团在东南亚刚投了八千万,钱还没花出去。
高德归一怔:你……怎么知道?
解放笑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是兵法上说的。
高德归:那八千万投资,是东亚的董事会通过的。
解放:在你们东亚公司,你高德归绝对控股,董事会成员百分之七十是你的人。
高德归看看解放,不快地:刘总,我们是合作伙伴,不是敌人,你刺探我的情报,这是不友好的表现。
解放:高总,你说错了,正是因为你是我的合作伙伴,我才要了解你的情况,及时指出你的问题,让你少犯错误。你们东亚的强项是电子,你们在东南亚办的那个公司,是搞金融投机的,这不是你的优势。(看看高德归)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明白,所以资金虽然投过去了,但仍举棋不定。有钱花不出去,那也是浪费!我让你给东方电子追加八千万投资,说轻了在是帮助你,说重了,那是在挽救你!我记得以前高先生说过,挣钱是硬道理,我希望你好好考虑。
高德归看看解放,说:好,让我想想……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