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二集 (下)

2011-08-08 10:4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67

 

22-21 未来公司楠楠办公室          
解放兴奋地走进来。
坐在电脑前的楠楠站起来,看着解放问:怎么样,控股权拿到了?
解放一笑:不战而屈人之兵。
楠楠笑了:你太了不起了!
解放:还有更了不起的,高德归答应再追加八千万投资。
楠楠激动地:解放,有了这八千万,咱们的东方电子可以一鸣惊人了!
解放笑着:那当然,楠楠,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
楠楠瞥他一眼: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解放一笑,清清嗓子,朗诵道: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楠楠接着朗诵: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是弯弓射大雕。
解放接朗诵: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门开了,几个穿大褂的年轻的员工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两个老总……
 
22-22 元件厂厂区                
厂区里红旗招展,人来人往。
工厂的喇叭里播放着那首著名歌曲《走进新时代》。
厂区两边的路上挂着横幅标语:祝贺东方电子扩股成功,跨进全省百强企业;深入改革开放,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22-23 元件厂办公楼前             
办公楼前上方挂着大幅横标,上面写着:欢迎省、市领导参加东方电子扩股签字仪式。
办公楼前有两组锣鼓,工人们把锣鼓敲得惊天动地。
 
22-24 解放办公室         
已经成为市长的于建握住解放的手,高兴地说:刘解放,真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未来,推动了整个东方电子,刘解放,你太了不起了!
解放谦虚地:于市长,不是我了不起,是科学技术了不起,科学就是生产力吗。
于建:行,你很清醒,你刘解放还能发展。
解放:那当然,我们企业发展了,你当市长的也才能发展……(说着手往上指了指)是吧?
于建一点解放:你小子……(话题一转)刘董事长,如果想到有今天,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你来元件厂。
解放问一笑:是不是因为我总是不听领导的话?
于建说:不是,我应该推荐你接我的班,当经委主任。
解放又一笑:经委主任太小了,要接就接老领导现在的班,当市长。
于建看了解放一眼,说:好啊,等东方电子进入全国100强,我就推荐你。
怀林推门走进,对于建:于市长,程副省长马上就到。
于建、怀林和解放走出了办公室。
 
22-25 元件厂办公楼前              
一队领导乘坐的轿车陆续停在办公楼前。
工会主席摆摆手,锣鼓停了下来。
轿车停在楼前,程副省长、和几个省里领导从轿车陆续走出。
于建、怀林、解放、楠楠、高德归、陈副厂长等人迎上前,每人的胸前都别着好看的胸花。
于建指着解放向副省长介绍:程副省长,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刘解放,刘董事长。
副省长握着解放的手说:刘董事长,祝贺你们东方电子进入全省一百强。
解放笑着对副省长:程副省长的表扬让我们很惭愧,东方电子距离全国百强还有很大距离,距离世界五百强,差距就更大了。
副省长赞赏地:好,看到差距才能发展。
解放指着高德归介绍:省长,这是我的合作伙伴,台商,高德归副董事长。
解放把“副”字咬的很清楚。
副省长握着高德归的手:高先生,你对东方电子增加投资,很有眼光,也很有魄力。
高德归笑笑:不敢,不敢……是刘董事长有魄力,有眼光,而且有智慧。
副省长对解放:你的合作伙伴,对你评价很高吗?
解放:我现在是他的领导,他是恭维我……(又向副省长介绍楠楠)这是我的助手,总工程师,童楠楠教授。
副省长握着楠楠的手:我听说过你,我们省难得的人才,不到四年时间,从一无所有,变出了一个亿,女中豪杰,了不起!非常了不起!
楠楠谦虚地:省长过奖了,我没那么大本事,是刘董事长指挥的好,未来公司员工团结奋斗的结果。
副省长:刘解放的功绩不能磨灭,你童总的功绩也不能磨灭,知识就是生产力……一会,你要好好给我们介绍介绍,你这一个亿是怎么变出来的。
副省长说着,和解放、楠楠、高德归、于建等人向大楼走去。
工会主席一挥手。
楼前的那两组锣鼓又惊天动地的响起来……
 
22-26 吴新生家     黄昏         
吴新生家里的摆设有了十分明显的改观,大冰箱,大电视,电脑,微波炉……
吴新生愁眉苦脸地坐在外屋的小床上不停地抽烟。
桂花提着菜走进来,看了吴新生一眼,说:老吴,别抽烟了,你看这屋子里的烟,一会儿子就放学回来了。
吴新生不说话,还是在抽。
桂花走过来对吴新生:你听见了吗,别抽了……(一把夺过吴新生手里的烟)人家说,抽一支烟少活一分钟。
吴新生瞪她一眼:给我。
桂花看看吴新生,把烟又还给了吴新生,说:我是为你好,你是咱家的顶梁柱,你要是有个病啊灾的,我和孩子可怎么过啊。
吴新生瞥他一眼:尽说丧门话,我吴新生什么病也没有,能活一百岁!
桂花笑笑:那就好……不过,这两天看你愁眉苦脸的总是抽烟,我心里挺难受的,你是不是遇到啥难事了?
吴新生吸了一口烟,叹道:我在销售部待不长了……
桂花一愣:咋了,你又犯错误了?
吴新生翻她一眼:你呀,真是猪脑子!刘解放当了董事长,一把手,他还能让我在销售部吃香的喝辣的吗?
桂花:对呀,我怎么没往这上面想呢……(安慰道)老吴,你别犯愁,他刘解放要是再罚你钻下水道、修水管,我照样让你睡大床,不歧视你!
吴新生不耐烦地:还什么修管子啊,弄的不好,我的饭碗都没了!
桂花:这不至于吧?咱们又没犯啥法,他凭啥开除咱?
吴新生:你呀,连猪脑子都不如了!前些日子告他贪污,好多人都知道那封检举信是我写,你说,他能给我好果子吃吗?
桂花害怕地:老吴,你说他会不会让再你进去啊?
吴新生叹了口气,说:如今人家大权在握,找个理由抓我,也不是做不到……
桂花哭了起来,对吴新生:老吴啊,我说吧,你别和刘解放作对,你不听,现在好了,你要是进去了,我和儿子可怎么办啊……
吴新生一瞪眼:哭!你就知道哭?你越哭我进去的越快。
桂花忙擦擦泪,对吴新生:不哭了,我不哭了……(再使劲擦擦泪)老吴,咱们一起想办法,共度难关。
吴新生看看桂花,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
桂花连忙用火机给吴新生点燃烟。
吴新生吸了一口,说:办法我都想了……(摇摇头)
桂花看着吴新生,说:新生,我倒是有个办法。
吴新生:说。
桂花:你带着礼物,贵重的,我陪着你,咱们一起到刘解放家,向他赔礼道歉……
吴新生忙摆手:不行,不行……
桂花:有啥不行的,咱的要求也不高,撤职可以,别开除,更别让你进监狱,有碗饭吃就行了。
吴新生:桂花,你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我吴新生在刘解放眼里,那就是十恶不赦,老天爷说情,他都不会饶恕我……
桂花呆呆地看着吴新生:老吴,照你这么说,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吴新生没说话,只是抽烟。
外面有人敲门,然后传来解放的声音:吴新生在吗?
吴新生猛地从床上站起来,掐灭了手里的烟,看看桂花。
桂花也看看吴新生。
解放的声音再次传进来:吴新生在家吗?
吴新生急忙对桂花:快,快开门……
桂花答应了一声,抹了一下头发,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解放站在门外。
桂花只是点头,不知说什么。
解放又问:新生在吗?
桂花又点头:在,在……厂长……不,董事长,请,请进……
解放走进屋子。
吴新生几步过来,一下跪倒在解放身前。
解放一愣,问:新生,你这是干什么?
吴新生痛哭流涕地:董事长,我有罪,罪不可赦……
解放看着跪在面前的吴新生:你干的好好的,怎么突然有罪了……起来吧,起来说。
解放说着欲扶起吴新生。
吴新生没起,哭着对解放:董事长,老同学,你饶恕我吧,你不饶恕我,我不敢起来……
桂花也跪到吴新生身旁,哭着对解放:董事长大人,你就饶恕我们家老吴吧,老吴要是再敢污蔑你,天打五雷轰!
解放看看桂花,又看看吴新生,说:你们两口子,这是闹的哪一出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快起来,起来好好给我说。
桂花哭着:董事长,我们真的不敢起啊,老吴告你贪污,那是鬼迷心窍啊,我们再也不敢了……董事长,就原谅我们老吴吧,下辈子就是当牛做马,我们也愿意……
解放看看吴新生和桂花,一笑说:老吴,这事你办的没错,董事会研究了,不但不能惩罚你,还要奖励你。
吴新生哭着:董事长,老同学,你就不要说反话了,我知道我的罪过,我不求你饶恕,我只求你从轻处理,给我口饭吃……
解放:看你说的,我是你老同学,怎么能说反话呢?真的要奖励你,你起来我给解释。
解放把吴新生扶起来,让他做到椅子上,一本正经地对吴新生:新生,作为东方电子的一名员工,你对高管进行监督,这是应该的,是负责任的,有了你们的监督,我们这些高管才能少犯错误,或者不犯错误。
吴新生哭着:解放,我的目的不是这样……
解放诚恳地:我知道你的目的不是这样,但你的做法起到了这种作用,我拿红利虽然是为了公司的未来,而且情况特殊,但以后绝不允许,所有的红利都要公布于众,所以,董事会鼓励大家监督……(拿出一沓钱)新生,这两千快钱是给你的奖励,钱数虽然不多,但意义非同小可,这是鼓励我们的员工都来监督我们这些做老总的人,众目睽睽之下,我们这些老总才能不犯错误,更不会犯罪!而我们的东方电子,也就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吴新生再也忍不住了,上前紧紧抱住解放,喊了一声:老同学……
然后,吴新生抱着解放大声痛哭……
桂花在一旁也哭出了声……
 
22-27 高德归办公室        
高德归感慨地对解放说:刘董事长,我对你,现在真是心服口服!
解放:这么说,以前是口服心不服了?
高德归:也不说不服,有的佩服,有的不佩服,但你对待吴新生的态度,让我佩服,这比起控股权的争夺,还要令我敬佩。
解放微微一笑,然后说:高先生言过了,人吗,都有同情心。
高德归:不,你这可不是简单的同情心,你知道吴新生对别人说什么?他说,这两千块钱不是奖励,是警钟,是老同学、董事长的一片苦心,它让我知道应该如何做人。刘董事长,作为一个企业,挣钱容易,把人心拢在一起,难,能把反对自己的人拢在一起,那就更难了!
解放一笑:高先生能看得这么远,真是不容易。
高德归:你小看我了!家父临终说,我们国民党为什么失去了大陆,就因为失去了人心。刘董事长,东方电子交给你,真是上天恩惠于我。
解放摆摆手:行了,高先生,你别再吹捧我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姓什么了,按现在的流行语说,你这是捧杀,是害我!
高德归:不,我既没有捧杀,你也没有忘记自己姓什么,你冷静的很,你把奖金给了吴新生,就会有更多的眼睛盯着我们,按你们的话说这是监督……你董事长一箭双雕,太厉害了!东方电子有你刘董事长,前途不可估量……刘总,我说的是真心话,绝没吹捧之意!
解放笑笑:高先生,俗话说,独木不成林,只有我刘解放,没有你高德归,东方电子到不了今天。
高德归看着解放:刘董事长真是这样认为?
解放点点头,然后说:我从高先生身上学了不少东西,尤其是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如今我虽然当了董事长,但具体管理企业,我还是不如高先生,因此我打算提议董事会,聘任高先生为总经理。
高德归由衷地:刘董事长的表扬太难得了,一句胜千金,孔子讲和为贵,刘董事长给我们带了个好头,我们一定精诚团结,共铸前程……
 
22-28 解放家               
门厅里,楠楠正在和解放妈还有解放的妹妹建英一起包水饺。
楠楠兴奋地解放妈和建英说:……解放哥就是解放哥,不服不行,短短四年,就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元件厂,搞成了产值好几个亿的大型企业,台湾的老板都对解放哥佩服的五体投地,省长和市长也是赞口不绝。
建英:我们厂的工人可羡慕你们东方电子了,工资是我们的三倍!
楠楠:今年工资还要涨。
建英羡慕地:当初我哥要是能到我们厂就好了。
解放妈在一旁道:你们啊,就盼着解放忙,他忙活了这么多年落到啥了?工厂上去了,媳妇却跑了,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还要管工厂……(叹了口气,摇摇头)当妈的,真是操不完的心啊。
楠楠看看解放妈,欲言又止。
建英随口道:我哥也是倒霉,当初要是能和楠楠在一起……(看看楠楠)哪有这事,是吧,楠楠。
楠楠没说话。
解放妈看了一眼楠楠,对建英:……建英,你爸他们就要回来了,下水饺去吧。
建英答应了一声,端起一盖垫水饺走进厨房。
解放妈对楠楠:楠楠,建英说话没准星,别介意,啊……
楠楠笑笑:没什么……
 
22-29 河边         黄昏       
夕阳的余晖映亮了护城河。
解放和楠楠沿着河边慢慢走来。
楠楠对解放说:解放,今天和你妈包水饺,你妈又难过了。
解放:为什么?
楠楠看了一眼解放:为你呗,说媳妇跑了,你一个大男人带孩子,她有操不完的心。
解放:我真是不应该,这么大了,还让当妈的操心。
楠楠走了几步,又说:建英说,当初要是我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解放淡淡一笑,说:人这一辈子,啥都能买到,就是买不到后悔药。
楠楠看看解放,问:你后悔吗?
解放也看看楠楠:你呢?
楠楠没说话。
解放:楠楠,你的事怎样了?
楠楠:还是冷战。
解放:无法调和了?
楠楠:除非他回来……要不我就得过去。
解放看看楠楠,说:是东方电子耽误你了。
楠楠摇摇头,然后:人各有志……解放哥,以后家里的事,我会帮你的。
解放:谢谢你,楠楠……
两人在夕阳中默默地向前走去。
 
22-30 市委怀林家                    
怀林又搬家了,非常宽敞的房子,门厅有宽大的沙发,样式很端庄。
怀林在看一份文件,他对打扫房间的海平感慨地说:真想不到,刘解放能把一个濒临破产的工厂干成这个样子,全省一百强,不简单!
海平:你要是干企业,比他还强。
怀林摇摇头:我不行,我没解放的魄力。
海平一笑,说:我爸说,你最大的优点,就是藏而不露。
怀林笑笑:这可不是藏而不露,我真的不行。
海平:谦虚过分等于骄傲……怀林,我听于书记的爱人说,你是市长的苗子。
怀林又笑笑:不可能,我刚当上副书记。
海平: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因为大内参的那篇文章,你在中央都挂号了。
怀林踌躇满志地:如果真是这样,我一定干出个样子来。
海平走过来,坐到怀林身旁:……怀林,我还告诉你个事。
怀林:什么事?
海平:我准备停职留薪,办个公司。
怀林一愣:你在报社干的好好的,办的什么公司啊?
海平:上面有政策,鼓励分流。我想办个房地产公司,现在最热门,也最赚钱。
怀林微微一笑:你懂房地产吗?
海平:怎么不懂?我这几年在报社管经济版,采访了好多房地产老板,这里面赚钱的窍门,我都明白。
怀林:资金呢?搞房地产需要很多资金!
海平:没资金可以贷款啊,干房地产的不都是靠贷款吗?
怀林:海平,我可告诉你,别指望我帮你贷款,也不许打着我的旗号去贷款。
海平:我知道,你干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容易,我不会拉你的后腿,我要靠自己的能力挣钱,绝不拿一分不干净的钱。
怀林看看海平,说:海平,你如果不是市委领导的夫人,你干什么我都不干涉,可现在不是这样,那么多人盯着你,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记者,别异想天开,干什么房地产。
海平不高兴地:怀林,你这是不相信我?
怀林解释道:海平,你了解商场中的陷阱,到时候,你很难说清哪分钱干净,哪分钱不干净……
海平:怀林,你就是胆小怕事,领导的夫人怎么了?领导的夫人就应该过清苦的日子?咱们市委大院的家属经商的多了,有几个出事的?
怀林:不出事便罢,一旦出事就麻烦,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海平不快地:我知道,怕影响你当官,那天我如果真出事,你就和我一刀两断,绝不牵累你!
怀林:海平,我不是这个意思,咱们家日子过的不错,没必要非要挣那么多钱……
海平:什么叫没必要?你看你同学刘解放,人家的工资是你的五倍,还不算年底奖励,我可不想再过这么清贫的日子,公司我是非办不可!
十一岁的梦菲从里屋跑过来,对怀林说:我支持妈妈办公司,买宝马,买奔驰!
怀林摆摆手:写作业去,大人说话别乱插嘴。
梦菲没走,对海平:妈妈,加油,办公司,买宝马!
海平摸了摸梦菲的头:写作业去吧,公司妈妈是办定了!
梦菲向怀林做了一个鬼脸,伸出两个手指头,表示胜利,说:二比一!
海平和梦菲进了里屋。

    怀林看看离去的海平,叹了口气……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