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三集 (上)

2011-08-08 16:5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66

 

亚洲金融危机资料片(略)
解放旁白:19977月,东南亚金融风暴席卷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韩国,很快演变为亚洲金融危机。这场危机一直延续到1998年,它如同传染病一般波及到全世界,大量银行、证券公司相继破产……
 
23-1 解放办公室          内(初夏)
(字幕1998年)
高德归把一个存折放到解放办公桌上,说:刘董事长,这是给你的奖金,二百万。
解放立刻本起脸,对高德归:你开什么玩笑,副董事长给董事长发奖金,这是哪国的规定?
高德归笑笑:不是我给你的,是东亚集团奖你的。
解放一笑:收买我当间谍?
高德归认真地:刘董事长,你不要开这种玩笑,我们东亚是诚心诚意。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解放拿起存折看了看,说:我知道了,贿赂董事长,想改变你们在东方电子的股份。
高德归不高兴地对解放说:刘董事长,你可以拒收奖金,但不能嘲笑我们的诚意,我们也是正经的商人,绝不会做违法的事。
解放看看高德归,说:高总,别生气,我绝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无功不受禄,我和你们东亚没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钱?
高德归:董事长,亚洲金融危机,想必您应该有深刻的了解吧?
解放:当然,我天天关注,天天研究,损失惨重,尤其是东南亚和韩国,经济倒退几十年!。
高德归:东亚公司在东南亚的损失也很惨重,投资的百分之三十还要多。
解放惋惜地:真是不幸……
高德归:但是,不幸中有万幸。两年前,我们听从了刘董事长的劝告,从东南亚抽回了八千万资金给了东方电子,这不但避免了更为重大的损失,投入东方电子的八千万其增值部分,还弥补了东亚在东南亚的损失。所以,董事会一致同意给刘董事长奖励,二百万只是奖励的零头,刘董事长何时需要,我们何时再追加。
解放看着高德归:二百万才是个零头……你们打算给我追加多少?
高德归:一千二百万。
解放笑了:我刘解放还真够值钱的……我记得解放前,你们国民党收买共产党的人头,最多不过百十万大洋,我刘解放竟然值这么多钱!行,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高德归当真地:刘董事长,这些钱和你们说的解放前不一样,那时候是你死我活,如今是合作,我们是真心实意的奖励你。
解放一笑,然后:开个玩笑,现在当然是和以前不一样……(又一本正经地)不过,也有一样的地方,当初让你拿出八千万,你看你的样子,眼睛血红,不说是你死我活吧,也是恨能吃了我!要不是惦记我那一个亿的软件,就是枪毙你也不会拿出这八千万!
高德归认真地:你那软件不是一个亿,是八百万。
解放:你们国民党这么多年了,就是不认一个“输”字,我那一个亿现在都变成三个亿了,你还说八百万?!
高德归:好了,我不和你争了,就算你说的对……这奖金你得收下,否则,我对东亚公司的董事们没法交代。
解放拿起存折看了看,说:钱是好东西,二百万也是一个不小的数……高总,这样吧,你把一千二百万都拿过来。
高德归:好,我这就给台湾打电话,让他们打款。
高德归说着拿出手机,欲拨号。
解放:等等,我话还没说完。这笔款直接打到东方电子。
高德归不解:钱打到东方电子,你就拿不出来了!
解放一笑:我干吗要拿出来啊,打入东方电子作为我方的股份。
高德归:你自己的股份?
解放:不是,我方是指元件厂。
高德归打量着解放。
解放:你看我干什么,赶快打电话,让他们打款啊。
高德归一笑:刘董事长,怪不得大家都说你太“贼”了。
解放:我当然要“贼”一点了,你把钱给了公司,我就不是受贿了,谁也查不到我,我可以多当几年董事长,向你们发号施令。
高德归: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们增加一千二百万股份,我们的东亚也要增加这么多,否则,我们在股份上就更吃亏了。
解放笑着:失败是成功之母,仗给你越打越聪明了……高总,你增加东方电子投资绝对吃不了亏,世界上再有危机的时候,你又赚了;然后再给我发奖金,我再把奖金变成投资,你再增加投资……咱们循环往复,东方电子越做越大,不进入世界五百强,不是我们不愿意,那是世界人民不愿意!
高德归笑了:刘董事长,我真佩服你,笑谈间就把我说服了,好,给你增加一千二百万,我们也再投一千二百万。
解放:这就对了吗,郑板桥先生有句话,叫吃亏是福……来,握手,祝我们再次扩股成功。
高德归和解放握了握手,说:刘董事长,我还有件事。
解放:请讲。
高德归:我们东亚公司的董事会让我给刘董事长带个口信,说如果刘董事长哪天从东方电子退下来,我们把东亚公司交给刘董事长,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干股……说明一下,百分之二十在东亚是最大的股东,你还是董事长。
解放一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不会退下来的。
 
23-2 解放新家     黄昏             
小军已经十八岁了,楠楠正在辅导小军学习英语。
小军指着本子上一个地方问:童阿姨,你看我这样翻译对吗?
楠楠看了看,说:这句话语法有点问题,应该这么翻译。
楠楠在本子上写着,小军在一旁看着。
解放开门走进,看看二人,说:吆,还在忙啊?
楠楠抬头对解放:小军让我看看他的英语。
解放对小军:你小子比你爸爸贼,找你童阿姨辅导英语,不用交学费高考还能得满分。
小军一笑:青出于蓝胜于蓝吗……爸,快做饭去吧,我们饿了。
解放:好,遵命……(走了几步,又回来,问)你们光知道埋头拉车,也不知道抬头看路,打算考哪个学校,有目标了吗?
小军随口道:有了,东方大学。
解放本起脸:不行,必须考军校,完成爸爸没完成的使命。
小军:爸,世界在变化,时代在发展,完成您的使命也未必非要考军校啊……
解放:时代再发展,你的目标也不能变,必须给爸爸考军校。
小军还想说什么,楠楠在一旁捅了捅小军。
小军看看解放,情绪低落地:好,听你的……
解放点了一下小军的头:你要是敢不听你爸的,我就不让考……说吧,想吃什么?
小军摸摸自己头被解放点过的地方,说:随便。
解放故意地:那好,猪头肉拌黄瓜。
小军立刻反对:不行,随便也不能拌黄瓜,童阿姨在这里,我要吃炒菜。
解放一笑:你小子考上军校,我天天给你炒菜!
解放说着向厨房走去。
小军看了一眼解放,小声地:休想……
楠楠又捅了一下:赶快复习。
小军又把注意力放到了英语本子上。
 
23-3 五中林红宿舍                     
小凡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这一年她十九岁,也该考大学了。她有些像林红年轻时一样,看上去很文静。
小凡此时坐在里屋的桌子前,正在看高考的复习资料。
林红坐在一旁缝补一件衣服,她看看表,然后对小凡:小凡,到点了,该休息了。
小凡听话地点点头,然后说:我再做完这道题。
林红放下衣服走过来,说:明天再做,还有时间。高考之前一定要保持体力,该休息了。
小凡想了想,说:那好吧。(小凡说着合上书,看看林红,说)妈,我有些害怕……
林红笑笑:你怕什么?你基础好,高考只要发挥百分之八十,就能上重点。
小凡:妈,我不是害怕考试,是害怕离开妈妈,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妈。
林红看着小凡,有些伤感。片刻后对小凡:睡吧,你要是真上了大学,妈会常去看你的……
 
23-4 五中宿舍院子               
夜深了,院子里安静极了,各家窗户内的灯早就熄灭了。
 
23-5 五中林红宿舍                 
小凡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她睡得很安稳。
林红坐在一旁,看着熟睡的小凡。
小凡的画外音在她耳旁回响:妈,我不是害怕考试,是害怕离开妈妈,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妈妈。
泪水从林红眼里默默地流下……(暗转)
 
23-6 解放新家                 
小军已经在自己的屋子里睡了,天气很热,他只穿了件背心,额头有些汗珠。
解放坐在床边,拿着一把蒲扇轻轻地给小军扇着风……
小军睁开惺忪的眼,看了一眼解放,说:爸,你睡去吧,我不热了。
解放:不热还出这么多汗?别管我,快睡吧。
小军:爸,那就开空调吧,你也该休息了。
解放:明天就高考了,感冒怎么办?快睡吧,爸熬夜熬惯了。
小军看看解放,说:谢谢爸。
解放一笑:小子,还知道谢?考好了比什么都强……快睡吧。
小军转过身,又闭上了眼。
解放拿着蒲扇,一下一下,轻轻地给小军扇着风……(暗转)
 
23-7 五中校园               
墙上挂着醒目的横幅,上面写着:认真努力,考出好成绩,为国争光。
院子里很静,监考的老师在院子外面巡视着。
 
23-8 五中教室          
黑板上写着:遵守考场纪律 认真谨慎答题
屋子里静静的,教室里坐满了考生,都是一人一张桌子。
监考的老师在考场里来回走动着。
小凡不停地在卷子上写着……
 
23-9 五中大门外             
门上也挂着横标,写着:热烈欢迎各乡考生
许多考生的家长聚集在大门外,一条白线拦在家长们面前。家长们有的在议论着,有的闷头抽烟,有的向大门内观望,大家脸上都充满了期待。
林红和山娃也在人群中。
山娃提着一个包,里面是一些吃的东西。
山娃看着校门内,对林红:也不知道小凡考的咋样了?
林红:应该没问题吧。
山娃:对,你的孩子吗。
林红:是咱们的孩子。
山娃连连点头:对,是咱们的孩子。
学校的门卫看到了人群中的林红,走过来,客气地对林红说:林老师,你进来等吧。
林红摇摇头,说:考场有规定,家长不能进。
门卫:你和他们不同,你是学校的老师,到传达室坐着等。
林红:不用了,我在外面挺好,可以随便说话……小赵,你去忙吧。
门卫:林老师,你真的不进来了?
林红:不进去了,你忙吧。
门卫转身走回。
山娃在一旁对林红:你要是监考就好了,可以看见小凡了。
林红:孩子考试家长不能监考,这是规定。
山娃一笑:我知道,我只是这么想……林红姐……
林红嗔他一眼:都这个岁数了,还姐啊姐的,叫孩子听了多难为情啊。
山娃憨憨地一笑,说:孩子不是不在吗……林红姐,你知道我这会想到啥了?
林红:啥呀?
山娃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不说了。
林红:咋又不说了,说吧。
山娃:我怕你听了不高兴……
林红:孩子都考大学了,我没不高兴的。
山娃看看林红,说:我想起了当年,我开着拖拉机带着你来看考场,要不是那场病,你也能考上大学。
林红看着学校的大门,久久没说话。
山娃:林红姐,你看我,还是不该说……
林红:你就是不说我也想到了,那年的事,我永远忘不了……但愿小凡,能够圆了我们的梦……
山娃看看林红,没说话。(暗转)
 
23-10 市委怀林家                  
怀林还没睡,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当天的报纸,大题目是:高考第一天见闻
他眼前闪过小凡的照片……
(闪回):怀林问林红:孩子上高中了吧?
林红:高一,在我的班。
怀林感慨地:真快,再有两年,就该上大学……(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看了看林红,无话找话地)孩子学习还好吧?
林红:很好,她很懂事。(闪回完)
海平走过来,坐到怀林身旁,看看怀林,问:想什么呢,还不睡?
怀林:哦,高考的事……一晃二十年了,又高考了……
海平:是啊,没有高考,也就没有我们的现在……
怀林:海平,我想回一趟沂山。
海平:故地重游,看看你的老朋友?
怀林:不是,我想看看沂山的高考,那里的教育也有我的心血。
海平:你应该向省里看,不应该向下看,你是往上走的人。
怀林看看海平,没再说话。(暗转)
 
23-11 深圳齐和平住处           
汪小丽穿着睡衣,坐在写字台前,看着桌上的台历。
台历上的时间是78日。上面用钢笔写了一行字:高考第二天,物理、语文。
齐和平走过来,他也穿着睡衣。
齐和平看看汪小丽,问:想孩子了?
汪小丽点点头:也不知道他考的怎么样?
齐和平拿过手机:打个电话问问。
汪小丽接过手机,又放下,说:明天还有外语,叫他好好休息吧。
齐和平看了汪小丽片刻,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汪小丽:和平,我想过几天回长河看看孩子。
齐和平:我没意见……可你去了,解放能让你见孩子吗?
汪小丽:孩子是我的,他没有理由不让我见。
齐和平:这么多年了,孩子一直跟着解放,孩子听他的。
汪小丽没说话。(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