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三集 (中)

2011-08-09 08:4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86

 

23-12 解放新家                     
小军重重地仰躺在沙发上,大声地喊:解放了,解放了……
扎着围裙的解放从厨房急急走进,对小军:喊什么喊,你老子的名字是随便喊的吗?
小军坐起来,笑笑:爸,我没喊你,我考完了,终于解放了……
解放:考完了也不能松劲,赶快考虑志愿,打算上哪所军校?
小军嘟囔道:就知道军校军校……
解放瞪着眼:军校怎么了,军校是你唯一的志愿!
小军看看解放,说:分数还没出来,我没法报志愿。
解放:分数什么时候出来?
小军:25号。
解放:25号一眨眼就到了,要有提前量,赶快考虑,多准备几个方案。我做饭去了。
解放说完又走了出去。
小军看着离去的解放,嘟囔道:我就不上军校。
 
23-13 五中林红宿舍          
一只手翻开台历,是724日。
翻台历的是林红。
林红对小凡:明天分数就出来了。
小凡:妈,咱们家有电话就好了,明天凌晨就能知道分数。
林红:你要是想早知道,晚上妈去学校等着,一到凌晨就打电话。
小凡懂事地:不用,妈,明天上午打电话也行。
林红抚摸着小凡的头:小凡大了,知道疼妈了。
小凡:爸爸今天还过来吗?
林红:你爸晚上过来,小树有虫子,白天他要打药。
小凡:哦……我爸爸真够辛苦的。
林红点点头,然后:爸爸是个好爸爸,上了大学,常给爸爸打电话,记住了吗?
小凡点点头。
 
23-14 解放新家 小军卧室             
小军在自己的房间熟睡了,他睡的很安稳。
 
23-14A 解放新家 卧室            
解放还没睡,他坐在床上看书,眼睛不时看一眼墙上的电子表。
电子表的是时针已经是1150分了。
解放放下书,下了床坐在写字台旁,盯着电话。
时针和分针终于都指到12点,也就是凌晨一点。
解放忙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
电话声音:请按考号,“井”字键结束。
解放又按了几个号。
电话的传出占线的声音。
解放放下电话,嘟囔到:都这么心急。
解放又按,电话还是占线。
解放放下电话,看着表。
电子表又过了五分钟。
解放正准备拿电话,电话响了。
解放拿起电话。
 
23-15 楠楠住处             
楠楠住处是一小套房子,收拾得很干净,也很整洁。
楠楠拿着电话:解放,小军的成绩出来了吗。
(解放:我刚打了电话,占线。)
楠楠:我也打电话了,也是占线。
(解放:楠楠,你睡吧,我打通了电话,一早告诉你。)
楠楠:还是你睡吧,我正好有个软件要修改,我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解放:你那软件明天再改,别累坏了,我在部队就习惯熬夜,有消息我告诉你……别争了,就这么定了。我挂了。)
电话里传出占线声。
楠楠慢慢放下电话,坐在写字台前。
写字台上的电脑开着,首页是解放的一张照片。
楠楠久久地看着解放的那张照片。
 
23-16 五中老师宿舍            
林红一脸喜悦,迈着大步急急向宿舍走来。
林红走到自己的屋门前,推门而入。
 
23-17 五中林红宿舍                
林红一进门就兴奋地说:小凡,考上了,考上了!
小凡和山娃已经起来,正在收拾屋子,两人忙迎上前。
山娃急切地问:多少分?
林红:786,全校最高分!
小凡一把抱着妈,激动地泪水流下来:妈,谢谢你,妈……
林红抚摸着小凡,动情地:妈妈应该谢谢你,小凡……
林红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一旁的是山娃眼睛也湿润了,喃喃地:不容易,真不容易……
 
23-18A 解放新家 客厅           
解放提着豆浆和油条走进,随手一关门,门没有关严,解放把油条一放,就进了小军的房间。
 
23-18B 解放新家    小军卧室           
小军还在睡。
解放拍了小军一巴掌:起来了,太阳都照屁股了!
小军睁开惺忪的眼看看一旁的表:才六点……我再睡一会儿。
解放:你的成绩出来了。
小军猛地坐起来:多少?
解放拿出手机递过去:你自己打电话。
小军没接:我才不打呢……
解放:你不敢打,害怕考的不好。
小军:你别激我,反正我不打……我睡了……
小军说着又躺了下去。
解放看看躺下在床上的小军,说:你不打我就不告诉你,考不上大学就去当兵,从战士干起,也不错……
解放说着走出里屋。
小军又一次猛然坐起来,趿拉着鞋走出里屋。
 
23-18C 解放新家    客厅           
门厅里,小军拉住解放的胳膊,祈求地:爸,好爸爸,告诉我,考了多少分?
解放看着小军,一笑:没斗过我吧?
小军笑着:姜还是老的辣,我怎么能斗过你呢?
解放:你的成绩凌晨两点我就知道了,本想告诉你,你这小崽子睡的和小死狗似的,我就没说。
   
小军笑笑,然后:爸,赶快告诉我吧,我求你了。
解放看看小军,说:你猜。
小军着急地摇着解放的胳膊:爸,你别让我着急了,我求求你了,爸。
解放:你听好了。
小军点点头。
解放:考的不好,不能闹情绪,不吃饭。
小军又点点头:不管考多少分,我都吃饭,不闹情绪。
解放又沉默片刻,然后:826分。
小军稍稍一愣,然后一把就抱住解放,一边蹦一边说:爸,你太棒了,太了不起了……谢谢你,爸!
解放一笑:别谢我啊,谢你童阿姨,是你童阿姨第一个知道的分数。
解放:我要谢童阿姨多了,没有童阿姨辅导,我考不了这么好……(松开解放,说)爸,你知道826分意味着什么?
解放一笑:今年高考的前八名。
小军:爸,你怎么奖励我?
解放微笑着:你说,想要什么?
小军:我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解放:当然。
小军伸出小手指:拉钩。
解放也伸出小手指。
父子俩的手指勾在一起
小军和解放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个小手指又分开了。
解放对小军:说吧。
小军:志愿由我自己决定。
解放一愣:你说什么?
小军:志愿由我自己决定。
解放斜着看了小军一眼,说:行,全国的军校,你报哪所都行。
小军:我不报军校,我要学金融。
解放立刻本起脸:不行,你必须报军校。
小军耐心地:爸,如今的社会是市场经济,当一个银行家远比当一名将军对国家的贡献大。
解放生气地:你胡说,什么贡献大?你还不是为了钱!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报军校,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小军不高兴地:这是你答应的,是给我的奖励,我有权决定自己的志愿。
解放辩解道:我答应你的是……全国的军校任你选。
小军:你答应的是志愿,志愿包括所有的学校。
解放霸道地:在你刘小军的志愿里,只能是军校,其他的什么校也不行!
小军生气地看着解放:你说话不算,不是我爸!
解放火了:你要是不报军校,就不是我儿子!
小军:不是就不是!你改变不了我的志愿。
解放更火了:你反了你了!养你这么大,连老子都不认了?!
解放越说越气不由抡起巴掌就要打。
小军并不躲,拧着脖子对解放:你打,你打,打死人偿命!
解放的巴掌反而下不去了。
楠楠推开虚掩的门走进,看到解放要打小军,忙过来,护住小军,厉声地对解放:解放,不许打孩子!打人犯法!
解放看看楠楠,说:我打他是轻的,你知道他说什么,说我不是他老子!这小兔崽子,反了他了!
小军从楠楠身后绕出来,犟嘴道:爸,你说的不对,你说话不算,不是我爸。
解放又举起手:你还犟嘴,看我不打你的嘴。
楠楠上前一把抓住解放的手:解放,有理讲理,打人是没理的表现。
小军随和道:对,打人是没理的表现。
解放对小军:我没理?小兔崽子,你答应了报军校,为什么变卦了?
小军:我从来就没答应报军校!
解放指着小军:今天你给我讲清楚,答应过没答应过?高考之前,就在你的屋子里,你说答应过没有?
小军辩解地:我那是违心的,我心里没答应!
解放:什么违心不违心的,你是变心!被金钱物化了!我告诉你,既然答应过你老子,你就不能不认账!
小军倔强地:我已经长大了,我自己的前程应该由我自己决定!
解放对楠楠:楠楠,你看了吗,面对事实仍顽固不化,这样的儿子不打能改吗?
小军绕到楠楠身前,面对解放:你打把,打吧,打死我也不改!
解放看看小军,对楠楠:楠楠,我是管不了了,你不是他的辅导老师吗,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解放说罢气哼哼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才想到自己没拿包,回身拿过衣架上的包,转身出了家门。
 
23-19 五中林红宿舍         
林红、小凡、山娃三个人围在桌旁。
小凡面前放着一张高考志愿表。
小凡问林红:妈,你说我报什么大学好。
林红看山娃:你是孩子爸,你说。
三娃憨憨地笑着:我哪知道啊,我看着哪个大学都挺好。
林红对小凡:小凡,你想上哪个大学?
小凡:我想上师范大学。
林红:你也想当老师?
小凡点点头:等我毕业了就可以回到妈妈身边,一边当老师,一边照顾妈妈,还有爸爸。
山娃憨憨笑笑:我不用你照顾,我身体好,你照顾你妈就行了。
林红对小凡:小凡,你就没想到考研?
小凡诚实地:没有,我想早点工作,早一天回来跟妈妈,爸爸在一起。
林红欣慰地看着小凡,说:妈妈和爸爸年龄都还不大,不用人照顾,妈妈爸爸希望你好好读书,妈妈这一辈子失去了很多机会,妈妈希望你多读书,成为国家的人才,懂吗?
小凡点点头:我听妈妈的。
林红:那就填志愿吧,东方大学数学系。
小凡:妈,那我不当老师了?
林红:小凡,妈希望自己的女儿,走出家乡闯荡一番,别像妈一辈子呆在山里没有大出息。
小凡:我不同意妈妈这样评价自己,妈妈在默默地奉献中,让桃李满天下,这是多么伟大的业绩啊。
林红看了小凡片刻,说:小凡,你能这样看,妈妈很欣慰,读完研究生,职业由你自己选。
小凡点点头:妈,我知道了。
小凡在志愿表上,工工整整地填写上了:东方电子,数学专业。
 
23-20河边      黄昏      
解放和楠楠沿着他们常走的那条路走来。
解放叹了口气,说:我真想不到,我刘解放英雄半生,却指挥不了我的儿子?!
楠楠:你也不能这么说……小军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是正常的。
解放:你知道,他要是不当兵,我那些战友会怎么笑话我?
楠楠看看解放,说:这么说,你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不是为了孩子的前程?
解放:不,这决不是为了我的面子……楠楠,如果我们没有忧患意识,没有一个强大的军队,我们就是创造再多的财富,也恩泽不了我们的民族……鸦片战争之前,大清帝国的GDP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但大清王朝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军队颓废落后,短短几十年,国家的财富就被外国列强几乎瓜分干净,沦为赤贫。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时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在《赞奋斗不息》中,这样警戒美国国民——我们决不能扮演中国的角色,重蹈中国的覆辙!
    楠楠认真地听着。
解放:我爷爷,我父亲都是军人,我也是军人,我们祖孙三代都为中华民族流过血,我不允许我们家的第四代,贪图安逸,崇尚金钱,做拜金主义的奴隶……小军必须当兵。
楠楠:解放,小军也有他自己的道理,他说,国家越是高速发展,越需要金融安全,亚洲的金融危机已经证明金融安全的重要性,国家迫切需要金融方面的人才。
解放轻轻一笑:他一个毛孩子,懂得什么金融安全,完全是拿大道理证明自己的好恶。
楠楠:小军今年已经十八了,你十八岁的时候,不也是踌躇满志雄心勃勃吗?你应该尊重孩子的选择。
解放:别的我都可以尊重,唯独当兵,他不能改变!
楠楠看看解放,说:明天就要交志愿了,你们父子都不肯退让,明天怎么办?要是不填写志愿,考的再好,也上不了大学。
解放:不上大学也好,年底直接送他到部队,从战士干起。
楠楠:你说的这是气话,耽误了小军上大学,小军的爷爷奶奶不会答应你。
解放沉默片刻,说:他听你的,你要想办法说服小军。
楠楠:我又不是神仙,我有什么办法?
一阵沉默。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要不这样,你们各自都退后一小步,小军先上地方大学,考研的时候再报军校。
解放沉思不语。
楠楠:解放,你说话啊!你要是不答应,我可真无能为力了。
解放看看楠楠,说:这样也行,但有两点要求,第一,要写保证;第二,不准报金融专业……可以报数学,数学是做一名优秀指挥员的基础。
楠楠:……好,我尽量说服他。
 
23-21 解放新家            
小军倔强地:我爸是个土老冒,他根本不懂什么是金融!我就是不报数学,我要报金融。
楠楠不高兴地:小军,不许这么说你爸爸!你爸搞这么大企业,能不懂金融吗?他是担心你被金钱物化,失去了做人的方向。
小军:他就是不相信人,不相信我!他要是不让我报金融,我就不上大学!
楠楠严厉地:小军,阿姨不允许你拿自己的前程赌气!
小军看看楠楠,没说话。
楠楠语气缓和了一些,说:小军,要让爸爸相信你,就要有自己的行动,你爸让了一步,你也应该让一步。
小军嘟囔道:他只是让了一小步,我这一步让的太大了。
楠楠:小军,你和爸爸计较什么劲啊?其实你报数学并不吃亏,不管以后进军校还是学金融,数学都是基础,阿姨好多美国的同学,如今都是华尔街金融公司的高管,他们在大学读的就是数学。
小军:真的?
楠楠点点头,然后:你上网可以查吗。
小军:好吧,我听阿姨的。(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