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四集 (上)

2011-08-11 14:1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887

 

24-1 市委              内(秋)
市府大楼十分气派。
怀林拿着公文包走进大楼。
进出的干部们客气地向怀林打着招呼……
(字幕:1999年)
(解放画外音:1999年,于建当了市委书记,怀林代理市长。怀林一上台就大抓经济,他征得于建的同意,极力推荐我到市经委当主任,高德归坚决反对……
 
24-2 解放办公室         
高德归心事忡忡,问坐在老板台后的解放:董事长,我听说你要提升了,去市经委当主任?
解放微笑着:我们共产党的事,好像和你这个国民党没什么关系吧?
高德归较真地:怎么没关系,你是我们东方电子的董事长,你走了,东方电子怎么办?
解放又笑笑:东方电子和长河市相比,那还是局部,局部服从全局,下级服从上级,我得听市委命令。
高德归急了,说:那不行,东方电子可不是一般的局部,这关系到两岸关系,这是国家大事,是政治,你不能走!
解放笑笑:高总也开始关心国家的政治了。
高德归:我早就关心了。政治和生意那是分不开的,不懂政治就做不好生意……董事长,我去找你们市委,如果他们把你调走,我就“撤资”,我的资金全部撤走!
解放笑笑:高总,何必兴师动众呢,目前的局势还没有这么紧迫。
高德归看看解放:董事长,你有办法?
解放点点头:就冲着高总这份交情,给我再大的官我也不走。
高德归: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解放又一笑:不仅仅是难追,永远也追不上!
 
24-3 厂区办公楼前         
一辆奥迪轿车驶过来,停在办公楼前。
怀林从车里走出,然后走进了大楼。
 
24-4 解放办公室             
解放迎上前,和走进办公室的怀林握了握手,笑着说:李市长大驾光临,小民有失远迎……
怀林:行了,少给我唱戏文,叫名字。
解放故意地:叫名字怎么行啊,显得你这市长多没有身份啊。
怀林指点着解放:解放,两年前的事你还耿耿于怀啊?
解放一笑:我哪敢啊,我一个基层的人,怎么敢对市里领导耿耿于怀呢……市长,请坐。
怀林看看看解放,坐在沙发上说:解放,两年前,那是我不对,不该当着老同学的面摆架子,不过,我早已认过错了,你刘解放不能抓住我的小辫子不放,是吧?
解放笑笑:我也就开个玩笑,怎敢抓你市长的辫子呢,我这董事长还当不当了?
怀林看看解放,然后说:解放,以后办公事的时候叫我市长,私下同学相处,叫名字。
解放笑着点点头:是,坚决照办……(说着拿了瓶矿泉水递给怀林,然后也坐在一旁,说)今天你找我……是公事呢,还是同学之间?
怀林看看解放,说:算是同学之间吧。
解放:那好,我就叫你名字……怀林,找我什么事?
怀林又看看解放,说:解放,既然是同学之间,我就开门见山。
解放随和道:开门见山好,省的耽误时间。
怀林喝了口水,说:解放,你在东方电子这几年干的非常不错,无论省里还是全国,都很有影响,所以我才提议你当经委主任,但是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你竟然坚决不干?市委有人议论,说你是嫌政府官员工资低,不如干老总,是这样吗?
解放一副委屈的样子:怀林,老同学,他们这是冤枉我,我刘解放是那种贪钱的人吗?
怀林看看解放,说:解放,那你给我说实话,你为什么不想干?
解放:你真的想听实话?
怀林:老同学面前不能说假话。
解放一副坦诚的样子:经委主任太小了!当初东方电子如果不合资,如今仍然是国企,像东方电子这种规模的国企,按现在的政策,我这个老总最小也是副市级。让我这个副市级去当经委主任,那不是降了吗?
怀林:我可以提议市委,经委主任享受副市级待遇。
解放笑笑:即便调到副市级,也才是平调,比你这个市长还差一级呢。
怀林看看解放,说:解放,你不会是想当市长吧?
解放一本正经地:老同学,你算说对了,真要是让我当市长,不给工资我都干……
怀林看了看解放,问:你真是这样想的吗?
解放一笑,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市长的干部也不是好干部!
怀林又看看解放,没再说话。
 
24-5 市委怀林家                 
门厅里,怀林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高级香烟,点燃一支,慢慢抽着。
海平走进,手里拿着一只好看的进口坤包。她看到抽烟的怀林,说:怀林,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怀林看看那海平,说:随便尝尝,抽着玩。
说着怀林欲把手里的烟熄灭。
海平:抽吧,当市长了,抽烟有风度。
怀林还是把烟灭了,说:现在还不能说当市长,是代市长。
海平从包里拿出一沓汽车的宣传册,坐在沙发上翻看着,对怀林说:只要你不犯大错误,“代”字很快就能去掉。
怀林:再快也有个时间啊……(走过来,坐到海平身旁,问)海平,如果刘解放说,他也想当市长,你信不信。
海平翻看着汽车的宣传册,说:信。你这个老同学,心大着呢,当省长的心他都有。
怀林“嗯”了一声,说:看来他说的是真的了……
海平抬起头:什么是真的,刘解放还真想当市长?
怀林一笑:这人呐,再好的朋友也有嫉妒心……(想到什么,看看表)海平,你该去接梦菲了。
海平:不急,今天晚自习,她们学校又加了一节英语……(海平终于找到了她要找的那款轿车的宣传画,对怀林说)怀林,我想买辆车。
怀林:你不是有车吗?
海平:那辆桑塔纳早就过时了……(把手里的轿车画册递给怀林)怀林,你看这辆怎么样?
怀林接过海平手里的画册看了看,问:这是什么车?
海平笑着:我的大市长,这车你都不认识,奔驰。
怀林一怔:奔驰?多少钱?
海平似乎很轻松地:百十来万吧。
怀林不快地:你买这么好的车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你在市委大院还不够扎眼,啊?
海平不在乎地:扎眼又怎么了?我是凭本事挣钱买车,经得起查!
怀林:这不是查不查的事,我是市长,你买这样的豪华车,人家不说你,说的是我!
海平:你呀,就是前怕狼后怕虎,查都不怕,还怕说吗?你看市委大院,有多少豪华车!有的人还没我挣钱多呢?!
怀林:海平,我们不管别人,我们只管我们自己,我现在还是代市长,大院里的人都盯着咱,你有钱多做几笔生意,别这么招摇……
海平:你这“代市长”就要变成市长了,谁盯着也没用……再说,我买车也不是为了招摇,是为了生意,奔驰那是我的身价,开着奔驰去谈生意,比开桑塔纳成功率高好几十倍!
怀林:我不信,不坐奔驰就做不成生意了?刚开始办公司的时候,你还没车呢,不一样谈成了好几笔生意?!
海平:那是小生意,我现在要做是大生意。
怀林:大小生意都一样,最重要的是信誉,不是车。
海平:我不和你争了,我买了奔驰,不开进市委大院,行了吧!
怀林坚决地:不行!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不许你买。
海平轻轻一笑,说:当市长了,脾气大了,在家也说一不二了?!
怀林语重心长地:我不是说一不二,我是为你好,为这个家好,我们能到现在……
海平摆摆手,说:好,别说了,车我先不买了,我接孩子去。
说着,海平提着包走了出去。
怀林看看离去的海平,嘟囔道:头发长,见识短。
说着,怀林又拿出一支烟,点燃,很有风度地抽着……
 
24-6 市长书记于建办公室          
办公室非常宽敞。市委书记于建、管干部的王副书记、代理市长怀林和组织部长在座。
怀林拿着个小本子,对在座的人说:我昨天思考再三,认为还是很有必要,把刘解放同志不同意当经委主任的真实思想,做如实汇报。(看看于建和在座的人,继续说)刘解放同志对我说,他之所以不想离开东方电子,主要是嫌经委主任官职太小,说如果让他当市长的话,没有工资他也干。
王副书记不满地:刘解放也太狂妄了,想当市长?他还想当总理呢?!有了这么一点点成绩就骄傲自满,凌驾于组织之上?这样的干部就是再有才能,也不能重用!我提议,刘解放如果不服从组织安排,东方电子的董事长他也别想再当了!
于建很稳重,他对王副书记说:老王,我们的干部说一说真实想法,也不是什么大错误,不要把人家一棍子打死,你就不想当市长了?
王副书记看看怀林,说:我承认,我也想当市长,但我不会向组织要官,更不会拿自己的成绩要挟组织!
怀林对于建说:王副书记说的有一定道理。刘解放是我的老同学,他的缺点我最了解,容易骄傲,有时甚至很狂妄,不把组织放在眼里。我们党用人有原则,不管是谁,功劳有多大,都不允许要挟组织,更不能向组织要官。
于建看看怀林,说:我看这样吧,李市长,你再找刘解放做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如果他还是不服从组织安排,不肯离开东方电子,再商量如何处理,怎么样?
怀林点点头,然后:还是于书记想的周到。(暗转)
 
24-7 解放办公室           
解放对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怀林说:李市长亲自到东方电子,向我传达市委的意见,我很感动,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促进,也是一个鞭策。不过,我要请李市长向市委解释一下,我刘解放虽然有了一点点成绩,那都是市委正确领导的结果,作为一个党员,我决不会,也不敢凌驾组织之上,更不敢向组织要官!至于当市长,我想都没想过!
怀林看着解放,一高兴地说:刘解放,那天也是在你的办公室,你的话说的明明白白,不想当市长的干部不是好干部!
解放笑笑:那天说的都是玩笑话,同学之间,说几句玩笑话也很正常……(收起笑容,变得认真起来,对怀林)怀林,我不是埋怨你,咱们老同学之间的玩笑话,你怎么能向市委做正式汇报呢?(站起来)你要是不去解释,我这就去找于书记,收回我那天说的玩笑话。
怀林气愤地站起来,对解放:刘解放,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拿我当猴耍啊!
解放赔着笑:对不起,怀林……不,对不起,李市长,那天你说是同学之间,我把你当成老同学了,没把你当市长,所以才……李市长,真是对不起……
怀林冷冷一笑,说:刘解放,你是故意找我难堪,我当了代理市长,让你嫉妒了,是吧?
解放:看你说的,李市长,老同学当市长我从心里高兴,真的……要是嫉妒话,我刘解放也太小人了吧?根本不配当你的老同学!
解放说着把怀林按在沙发上:怀林,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起誓!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起誓!
怀林摆摆手,说:行了,我们之间不兴这一套!解放,我就问你一句,经委主任你当不当?
解放笑了笑,说:李市长,你看我这样的干部,尽给你们出难题,还想当市长难堪,虽然是玩笑话,弄的你李市长一肚子不高兴,我看这经委主任就算了吧,别让我当了。
李怀林生气地:刘解放,你以为市里的决定是儿戏,说改就改?经委主任你必须去当。
解放:我如果不去呢?
李怀林:作为一个党员,个人服从组织,这是党章规定的。
解放笑笑:作为一个党员,有不同意见,有权利向上级陈述,这也是党章规定的。
李怀林阴沉着脸对解放:刘解放,你可以有不同意见,也可以陈述,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你不去经委,东方电子你也别想干了,这不是我李怀林说的,是于书记说的!你好自为之吧!
怀林说完,起身走出门,使劲关上了门。
 
24-8 办公楼走廊         
怀林阴沉着脸走过来。
高德归迎面而来,欲打招呼,看看怀林的脸色,又放下手,忐忑不安看着怀林远去,然后走进解放的办公室。
 
24-9 解放办公室            
高德归不放心地问解放:董事长,刚才李市长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
解放没好气地:那还不是为了你?
高德归一头雾水:我可没得罪你们的市长,打死我,我也不敢得罪你们的市长!
解放:你不让我到经委当主任,说如果我当主任你就撤资,为了咱们的东方电子,我只有抗拒市里的调令,所以市长就生气了。
高德归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我以为又要查你呢……
解放:高总,得罪了市长比查更厉害,弄得不好要就地免职。
高德归又紧张起来:那不行,市里要敢免你的职,我就撤资。
解放淡淡一笑:高总,你也就是吓唬我,这么大的企业,七八个亿的财产,你说撤就能撤了?
高德归:董事长,那你说怎么办啊,东方电子不能没有你。
解放一笑:放心吧,高总,你们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败在了我们共产党人手里,一个小小的困难,我还能对付不了吗?
高德归点头,然后:我相信你,刘董事长没有对付不了的事。
 
24-10 市委于建办公室            
于建正在批阅一份文件,秘书走进,对于建:刘解放同志来了,他要见你。
于建立刻对秘书:快请他进来。
 
(叠)一只茶杯放在解放面前。放茶杯的是那个秘书。
秘书放完茶杯,走了出去。
于建对解放:刘董事长,我知道你会找上门来的……想当市长不是你的原意,对不对?
解放一笑:一点小伎俩,逃不过于书记的眼睛。
于建也一笑: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说吧,今天来的目的。
解放:首先是来感谢市委的信任,能提我当副市级,我做梦都想不到。
于建:客套话就不用说了,说真实目的。
解放一副真诚的样子:真是目的,还是为了经委主任。
于建看着解放:是同意了呢,还是不同意?
解放:于书记,我先把我的真实想法说一说,你听完了,我再说同意不同意。
于建:你说吧。
解放:作为一个城市,抓经济工作是重点,改革开放之初,我们的工作重点不就已经转移了吗。抓经济,经委的地位重之又重,它就像部队的参谋部门。一个部队要打胜仗,必须有一大群高参,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巴顿,这些二次大战中战功卓著的美国将军,二战之前,他们都是参谋部门的参谋。
于建很有兴趣地听着。
解放侃侃而谈:我在部队也当过参谋,而且还是作训参谋,我很喜欢参谋这个位置,第一次当参谋只干了几个月,团里因故让我又回到连队,当时我闹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情绪,不想放弃参谋这个位置。转业后,于书记把我要到经委,我听到这个消息别提多么高兴了,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在经委给市里领导当好经济参谋,弥补在部队的遗憾……(一笑)结果又没能如愿,你让我干了保卫科长,我当时心里很有意见。
于建打断他,说:现在让你回经委当主任,按你的话说,就是市委的参谋长,这不正符合你的意愿吗,你为什么不同意呢?
解放一笑:于书记,你不是答应了吗,让我说完,最后再表态。
于建:好,你继续说。
解放:按正常的思维,经委主任对我来说,那是求之不得。但是,如今的经委人才济济,百分之八十,不,百分之九十的科长、处长,都是高等学府培养出来的优秀经济人才,他们年轻,脑子也活,作为经委主任的人选,我和他们竞争,不占优势。
于建一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刘解放还有谦虚的时候。
解放认真地:不是谦虚,是实事求是。于书记,说完经委的重要性,我再说企业。如果说经委是市委的参谋部,那企业就是市委的野战军,优秀的企业,那就是市委的王牌军,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只要你手上有一到两支王牌军,像解放战争时期,陈老的华东野战军有27军,20军,东北野战军有38军,39军,就是因为有了这几支王牌军,华野和东野消灭的敌军才最多,战绩才最大。如今你于书记手上要是有了几支王牌企业,你不但在全省、全国,乃至全球,都能打出一个名堂来!
于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这个比喻很形象。
解放:于书记,你说,王牌军的军长是不很重要?
于建由衷地:太重要了!
解放:于书记,东方电子就是于书记手上的一支王牌军,我刘解放是留在东方电子当王牌军军长,还是到经委当你的参谋头……(看看于建)于书记,你决定,我坚决服从分配。
于建笑了,指着解放说:刘解放,你是越来越“狡猾”了!
解放笑着:于书记,狡猾是贬义词,应该说是有智慧,有点子。
于建也笑着:智慧和点子都不能概括“狡猾”的含义,说你“狡猾”一点都亏待你。
解放:好,既然书记定调了,我就接受,我“狡猾”……不过我再“狡猾”,也要听你于书记,下级服从上级,党指挥枪……于书记,你想怎么安排我?
于建看看解放,说:以你的能力、见识,还有“野心”,你要求当市长一点也不为过。
解放忙解释:不,于书记,我要求当市长只是借口,目的还是想留在东方电子,当好王牌军军长,不让东方电子前功尽弃。
于建笑笑说:说真心话,我一直觉得没能提拔你是我的失误,如果我早当几年书记,一定推荐你当市长,国家经济发展需要你这样的领导干部……不过,我现在又有了新的想法,我希望你不能只当野战军军长,你应该当集团军军长,你把全市的电子企业都集合到你的麾下,成立东方电子集团,你有没有这个“野心”?
解放笑笑,说:我的野心比这还要大。
于建:那好,就这么定了,回去尽快给市委拿个方案。
解放像军人一样:是,于书记!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