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四集 (中)

2011-08-12 15:3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051

 

24-11 饭店包间           
偌大的包间只有高德归和解放两人。桌上摆着几个可口的菜。
高德归拿着一瓶金门高粱酒给解放斟满,说:你别小瞧我们的金门高粱酒,只有招待最好的朋友,我才拿出来。
解放一笑,说: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如此高兴。
高德归也给自己斟上酒,问:你说为什么?
解放:因为我留在东方电子,你可以继续大把大把地挣钱了。
高德归笑着说:你总是小看我,今天请你喝酒,可不是因为你能给我们挣钱。
解放:高总一向说实话,今天酒还没喝,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
高德归:刘董事长,我是生意人不假,可生意人高兴的事不单单是赚钱。
解放:哦,那我到要听听高总的解释了。
高德归:来先干一杯。
两人干杯,喝酒。
高德归对解放:我今天之所以高兴,是因为你刘董事长不但能领导我高德归,还能领导你们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当初控股权争夺战,我败在刘董事长这样的高手之下,虽败犹荣。
解放笑了:高总才是高手呢,捧杀人不见血!
高德归:今天我句句都是肺腑之言,董事长别总是把我往歪处想。
解放:我说的也是肺腑之言。高总把我抬的如此之高,对我,对东方电子没有什么好处。不论我们有任何成绩,都不可以自满,更不可以飘飘然不知所以然,还是要牢记孙中山先生的教导,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高德归:对,刘董事长说的对,我们是要努力……刘董事长,为了表示我们东亚公司对董事长的支持,我们打算增加对东方电子的投资,董事长以为如何?
解放:我们没意见。要加快发展,就得加大投资……不过,好兄弟明算账,不论你们投多少,我们都要控股。
高德归:刘董事长,咱们的合作协议写的明明白白,股份多少以投资额确定,这也是合资的惯例……当然,董事长人选我们可以破例,不论谁控股,董事长继续由你担任。
解放:高总,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这个共产党人吗?我当初绞尽脑汁争夺控股权,那不是为了我刘解放一个人,是为了我们的事业,我们的集体。
高德归:刘董事长既然这样说,那我们就按合同办,大家都按比例投资,我投多少,你投多少。
解放痛快地:好啊!高总,你别以为未来公司进了东方电子,我们就再也没有资本了,我告诉你,市里已经同意,把电视机厂、空调厂、洗衣机厂,以及所有和电子有关的工厂全都划到东方电子的旗下,成立东方电子集团,你说,这些工厂值多少资本?
高德归看着解放:你刘董事长胃口也太大了吧?
解放一笑:万里长征只是走完了第一步,等我完成了东方电子的第一步扩张,我再告诉你下步规划。(解放说着端起杯子,对高德归)来,为我们东方电子成为东方集团,干杯。
高德归在心里默算着,没端酒杯。
解放:不用算了,集团成立后,你的收入可以翻三番。
高德归一笑,说:我不是算收入,我是算投资。
高德归拿起杯子,和解放象征性地碰了一下。
 
24-12 于建办公室                  
于建手里习惯性地端着一只茶杯,站在屋子里对坐在沙发上的怀林说:老李,一场经委主任之争,让我们进一步发现了刘解放的潜力,我们对他了解的还是不够……他的能力和魄力,在你我之上!
怀林言行不一地点点头:是,他是很有能力。
于建看了怀林一眼说:老李,我这么说,你也许不服气吧。
怀林掩饰地:没有,我们是同学,他一直比我强。
于建笑笑,然后说:我可不像你这样谦虚……如果昨天之前,谁要说刘解放的能力比我强,我肯定心里不舒服。当初他去元件厂,建立东方电子,争夺控股权,我只是认为他是一个经营企业的人才,但决对不会认为他比我强,我是他的领导,在大局观上我比他强多了!可昨天他短短一席话,就把我彻底说服了,我不得不佩服他,他不但能经营一个企业,也能经营一个城市……前几年没有把这样的干部提上来,是我们的失误。
怀林随和地:是,要是早提拔他就好了。
于建:不过,眼下不提也有不提的好处,他提议打造长河市的王牌军,成立东方电子集团,这个想法非常好,与时俱进,我们应该全力支持。(坐到怀林身旁,说)老李,你是市长,成立东方集团的事就由你亲自抓,尽早挂牌,尽早见成效。
怀林:于书记,我一定抓紧。
于建语重心长:老李,我这人一向喜欢直来直去,不习惯拐弯抹角。咱们干到这个份上,不想提升那是假的,都盼着向上走。说句掏心的话,无论年龄资历都,咱们都有向上走的可能,所不同的是,我比你大几岁,再过几年不上,那就过点了……
怀林:于书记,你在省里口碑颇佳,我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到省里……
于建摆摆手:李市长,不是这么简单……如今,我们和别的市长书记比,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叫得响的政绩,东方集团如果能在尽短的时间内组建,然后两三年内进入全国百强……(拍拍怀林)你我就会到省里做搭档了。
怀林由衷地:谢谢于书记对我如此推心置腹,我一定会尽全力。(暗转)
 
24-13 高德归办公室          
高德归正在看一份评估报告,题目是《长河电视机、洗衣厂等十家电子企业经营状况评估报告》。
有人敲门。
高德归把报告放进抽屉,对门外:请进。
解放推门走进。
高德归忙起身迎过去:董事长,劳你大驾亲自过来,不好意思……
解放摆摆手:你我共事这么长时间了,不要来这些虚言假意的客套……(坐到沙发上,对高德归)成立集团的事怎么样了?你们东亚董事会有态度了吗?
高德归也坐在沙发上,扶了扶眼镜,对解放说:董事长,这事怎么说呢……
解放:都是自己人,实话实说。
高德归:是这样,我们董事会研究了你们成立集团的构想,没有通过……董事会的意见是,东亚投资只投东方电子,不参与东方集团。
解放看着高德归,说:这不是你们董事会的意思,是你高总的意思吧?
高德归:是董事会的意思,不信我给你看传真。
解放一笑,摆摆手:不必了,想搞一份传真还不容易吗……哎,高总,我怎么听说你对我们要兼并的那几个企业,私下还进行了调查?
高德归不好意思地笑笑:董事长,看来我什么事也瞒不过你。
解放:你把调查的结果发个Email给董事会,他们当然不会通过了。
高德归扶扶眼睛,然后说:是这样,董事长说的不错,我现在就把我的调查结果也给董事长一份,董事长看了这份文件,也会同意我们的意见。
高德归说着起身走到老板台前,拿出那份评估报告递给解放。
解放接过报告并没看,他把报告放在一旁,对高德归:这份报告我不用看。
高德归不快地:你是不相信我?那好,你自己去调查。
解放:我相信你,你高总搞的评估,其准确率在小数点之后两位数。
高德归:董事长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开诚布公。董事长要兼并的这些企业,年年亏损,资不抵债,负载率超过临界指标百分之百,也就是说这都是一些不良资产,如果把他们纳入集团,东方电子将背上一个相当沉重的抱负,甚至有可能自己也被拖垮。所以我们不但不赞成向集团投资,也不同意东方电子进入东方集团。
解放一笑,说:你调查的这些企业,负债率比以前的元件厂怎么样?
高德归想想,说:虽然他们的负债比以前的元件厂低一些,但是现在的竞争比那时候强烈多了,尤其我们刚刚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在经营上要以稳妥为主。
解放:我们有控股权,我们有权决定东方电子的发展方向。
高德归冷笑一声:董事长要是这么说,我真的要从东方电子撤资了。这绝不是吓唬你。
解放也冷冷一笑,说:你知道国民党在今年台湾地区的选举中,为什么输给了民进党吗?
高德归不解地:这和选举有什么关系?
解放:当然有关系。共产党人和国民党的最大区别在于,共产党人勇往直前,从不退缩,而你们国民党缩头缩脚,瞻前顾后,所以才把整个台湾都丢了!
高德归最不愿意听的就是这样的话,他火了,气愤地对解放说:你……你刘解放就是把我高德归说一无是处,我也不会拿我自己的钱,让你去买市委书记的帐!
高德归说完起身走去。
他走到门口想到什么,回过头,对解放:现在出去是应该是你,不是我,你走,走!
解放看看高德归,起身说:你的办公室我从此不再进来。
解放说罢,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高德归一个人,他火消了一些,轻轻关了一下本来关着的门,自语道: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随即)不,不是我过分,是他过分,胜利冲昏了头脑,我是在帮助他……
高德归说完,心安理得起来……
 
24-14 河边         黄昏        
解放和楠楠沿着他们常走的河边小路过来。
解放对楠楠说:高德归这次是王八吃秤砣了,没法说服他了。
楠楠:我觉得高德归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么多厂子,这么多不良资产,靠东方电子一个企业带不起来,要是搞的不好的话,真的会拖累东方电子。
解放片刻不说话,然后:我在于书记面前已经拍了胸脯,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楠楠看看解放,说:你找一找怀林,他是市长,让他给于书记解释一下。
解放轻轻一笑:成立集团怀林更积极,这关系到他的政绩,三天两头的要时间表,他才不会解释呢。
一阵沉默。
楠楠:实在不行,那就分开几步走,改造一个兼并一个,等这些企业的经营走上轨道后,再成立东方集团。
解放沉默片刻,然后:也只有这样了……
 
24-15 市委于建办公室              
怀林把一份《关于成立东方电子集团的初步设想(草案)》放在于建面前,说:刘解放这家伙又在耍滑头。
于建拿起《草案》看着。
怀林坐在一旁,看看于建,说:什么分几步走,改造一个兼并一个,分明是在拖延时间,停滞不前。
于建翻看着《草案》,一脸的沉思。
怀林喝了一口水说:我们有些干部,有了那么一点点成绩就不思进取了,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这样下去那可不行。
于建放下《草案》对怀林说:这样,老李,你找刘解放谈谈,你们是老同学,话说的可以透一点,深一点。
怀林摇摇头,说:他才不把我这个老同学放在眼里……于书记,时不我待,要谈还是你谈,你是他的老领导,在市里也有威望,你的话他也许还能听的进去。
于建想想,说:好吧,我找他。
 
24-16解放办公室            
楠楠和陈副厂长坐在解放的办公室里。
解放对二人说:成立东方集团分步走的设想,我估计市里不会轻易同意。
楠楠:搞企业,搞经济,都要按规律办事,不论谁反对,我们都坚持实事求是,量力而行。
解放点点头,说:前几天我也有些头脑发热,和高德归还闹的很不愉快,冷静下来想,这次是我不对,以前我们搞企业违背经济规律,吃亏吃大了,这次我们要统一思想,我们的设想坚决不改变。
陈副厂长担心地:市里要是硬压下来呢?我可听说成立东方集团,是市里经济规划的重中之重。
解放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囤,只要我们大家上下一致,再大的压力我也能抗的住。
电话响了。
解放一笑:压力来了……
解放拿起电话:喂……是于书记啊……《草案》看了吧……有意见很正常,这只是个初步方案……
楠楠和陈副厂长都看着解放。
解放:好,好……于书记,我马上过去。
 
24-17 市委于建办公室      
于建端了一杯水放在解放面前。
解放立刻起身:于书记,您亲自给我端水,我真是受宠若惊!
于建坐到一旁,说:你还有若惊的时候?我看你是稳坐钓鱼台,一点都不惊。
解放:于书记可别这么说,我哪是稳坐钓鱼台,我是如坐针毡,寝食不安。
于建:行了,别给我玩辞令了,咱们开门见山,东方集团你到底想不想干?不干就直说,别耽误市里的总体规划。
解放:我怎么能不干呢,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但干,还要干成功。
于建:既然干,你就给我一个时间表,东方集团能不能年底成立?
解放坦诚地:不能。
于建:你需要什么?政策,还是资金?只要你年内能够组建东方集团,不论你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尽最大力量帮你解决。
解放:我最大的困难,就是需要时间。
于建:时间不等人,我们已经落后了。我们市如今还没有一家企业有资格进入全国百强,只有组建后的东方集团有这个可能!可你这个东方集团未来的老总却还要再等……刘解放,你是军人出身,打起仗来,敌人能够让你等吗?
解放一笑,说:于书记,正因为我是军人,我才要等,毛主席说“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我现在没有把握,所以需要时间创造条件,寻找把握。
于建微微一笑:解放,当初去元件厂的时候,你有把握吗?
解放坦率地:没有,但那时我有时间,你们也不逼我,让我有充分的时间去寻找把握。
于建轻轻一笑,说:刘解放,你不但越来越狡猾,还越来越会狡辩了,想抓紧的事就说时间是金钱,不想干的事就说需要时间。当年你毛遂自荐去元件厂,既没把握,也没要求时间,你凭着一股闯劲,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最后你成功了。我当时看中的也正是你这点。现在市委让你搞集团,交给你的这些企业条件比当时的元件厂要好上几倍,甚至十几倍,但是你刘解放当年的劲头没有了。有人说你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所以瞻前顾后,不思进取;有的人还说,你刘解放已经变了,变的不像以前的刘解放了!
解放一笑:于书记,我没变,是形势变了,竞争越来越激烈,不容许我们犯一丁点错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再有,当初的元件厂,那只是一个工厂,我可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现在是十几个工厂,我要是一下子都把他们拿进来,眉毛胡子一把抓,不但什么也抓不好,还会适得其反,所以才提出改造一个兼并一个……刚才于书记提到当初的元件厂,如今我这样做,这也是依据改造元件厂的经验,我把这十几个工厂,当作十几个元件厂,一个个解决……
于建不耐烦地摆摆手说:刘解放,我提出一条理由,你就有一百条等着我,我说不过你!但是有一点,这是任何人也无法反驳的,东方集团不是说出来的,是干出来的。我就问你一句话,东方集团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干起来。
解放笑笑:于书记,至于什么时间干出来,我现在不好说,这需要按经济规律办事……(看看阴沉着脸的于建)但是,于书记如果下命令,我可以尽力争取。
于建看看解放,不快地:那好,你就等着市里下命令吧。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