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四集 (下)

2011-08-15 09:0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117

 

24-18 市委怀林办公室                  
怀林的市长办公室屋子比他当副书记也大一些。
于建气哼哼地在屋子里来回走着,对坐在写字台后面的怀林说:这个刘解放也太不像话了,这些年我们把他捧得太高了,如今根本不把我们这些市里领导放在眼里!
怀林端了杯水放在于建面前,说:于书记,别生气,喝口水。
于建:我不喝!他刘解放从转业就跟着我……对了,当时还是你推荐给我的。我对他信任有加,他刘解放就是再有本事,我不让他去元件厂,他能有今天吗?充其量就是一个办公室的副主任……现在好,一个市委书记对他说话,就像耳旁风,根本就进不了他心里去……老李,你说,这样的干部,他就是再有本事,就是能到天上,对我们的事业又有什么用处?他要是不顺心,还会给你来个反作用!
怀林看看于建,说:于书记,要不我再找他谈谈。
于建:老李,你今天就去找他,给他点明,说的一定要严厉,如果年内东方集团还不见眉目,市里将重新确定组建东方集团的人选。到那时,东方电子的董事长,他也算是干到头了!
怀林:于书记,这样说是不是……太过了?
于建:一点都不过,他不想干就得逼着他干;如果逼着他还不干,那就只有换人!
怀林看看于建,说:那好吧,我这就去找他。
 
24-19 解放办公室       
怀林走过来,对解放说:解放,我又来了。
解放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笑:你一来准没好事……不过,不论好事坏事,市长大人能够亲临东方电子,我还是应该表示热烈欢迎。
说着解放拿了一瓶矿泉水放在怀林面前。
怀林:解放,你对我不要总是有抵触情绪,咱们毕竟是老同学,我能帮你的,一定会帮你的。
解放坐在怀林对面,一笑,说:我想听听,你怎么帮我?
怀林:我来的时候于书记对我说,如果年内东方集团还不见眉目,市里将重新确定组建东方集团的人选,到那时,东方电子的董事长,你也算是干到头了。
解放又一笑:于书记我太了解了,他不会换人的,他这是激将法。
怀林:解放,你可不能拿老眼光看问题,于书记是要往上走的人,而且如果再不提,他的年龄就过了,所以,他现在急切需要的是能在全国打的响的业绩,成立东方集团就是于书记很重要的一张牌,在他眼里,这是张王牌。
解放看看怀林,说:东方集团对你这个代市长,是不是也很重要?
怀林:对我的重要性不如于书记。
解放又一笑:老同学,你说的不是心里话。
怀林看看解放,说:就算是吧。
解放:怀林,你想过没有,如果这张王牌打出去,毫无声响,或者有点声响带来的却是反面的效果,他还是王牌吗?
怀林看着解放,说:这么说,你的设想不会改变了?
解放:决不改变。违背经济规律,靠长官意识搞经济,教训已经太多太多了,如果再重蹈覆辙,那不但是不聪明,甚至是愚蠢。
怀林有些不高兴,说:刘解放,你不要总是自以为是,这对你没好处!想当集团老总的人大有人在,离开你刘解放地球照样转!
解放:那当然,不管我们犯不犯错误,有没有损失,地球都照样转,只不过我们在这个转动的地球上,落在别人后面更远了……
怀林欲火,又忍住,说:刘董事长,我今天没时间和你咬文嚼字,我来只是告诉你,赶快制定时间表,年内组建集团,哪怕只是搭个架子,这样对市委也好有个交代,对你也有好处。
解放说:李市长,最好的交代是长久的效益,不是一时的轰轰烈烈,搞花架子,更不是一级糊弄一级,最后糊弄到国务院。
怀林非常不高兴地:刘解放,你说话也太放肆了!什么叫一级糊弄一级,最后糊弄到国务院?我们是在搞改革,是加快经济发展,小平同志在世的时候说过,发展才是硬道理,你如今不思进取不求发展,于书记说了,你现在变的他都不认识了!
解放不急不燥,说:李市长,发展是对的,改革更是我们的动力,没有这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就没有我们共和国的今天,我们还会在艰难中度日,落在世界的后面……但是,我们不能打着改革的旗号,为自己的私利服务,更不能因为我们领导者的失误,让我们人民再背上沉重的包袱!
怀林站起来,冷笑道:刘解放,你现在已经不是放肆了,而是肆无忌惮!竟然对市里领导指手画脚,恶意中伤?!我正告你刘解放,站在你面前的是市长,传达的是市委的指示,如果东方集团年内不能成立,那就是你事业的终结!
解放也站起来,说:我刘解放是长大的不是被吓大,我就是不干东方电子,也不能违心地组建东方集团,让国家和人民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让后人指我们的脊梁骨!
怀林看看了解,然后冒出一句:你知道汪小丽为什么离开你吗?就是因为你太固执!
说完,怀林气哼哼地走出了办公室。
解放看看离去的怀林,微微一笑:汪小丽……这是哪儿跟哪儿啊,风马牛不相及!
 
24-20 市委于建办公会             
于建问怀林:你们谈的怎么样?
怀林摇摇头,然后说:刘解放没指望了……于书记,我看还是换人吧,如果不换,别说今年,东方集团明年也够呛。
于建笑笑:还不至于这么悲观吧。
怀林:于书记,我知道刘解放是你的老部下,你喜欢他,虽然对他很严厉,但真要处理他,又舍不得。我何尝不是呢……刘解放是我的老同学,这三十多年来,我们关系一直不错,我也拉不下情面。可话又说回来了,大家都碍于老部下、老同学的面子,东方集团不能如期组建,我们一个书记,一个市长,长河市的一、二号人物,有人敢公开和我们叫板,我们竟然听之任之,以后你我这书记、市长,那还怎么当啊?
于建想了想,说:这样,在今天之前,组建东方集团我们只是征求刘解放的意见,还不是市里的正式决定,今天你以市政府的名义发个通知,就说市里决定成立东方集团,让电视机厂,洗衣机厂,空调厂等等,让这些准备进入集团的企业清理资产,做好成立集团的准备工作。通知里要规定时间,要明确提出,年内集团一定挂牌。
怀林:好,我马上办。
于建:还有,老李,正式的通知下发后,刘解放要是再软磨硬抗,那就不是意见不同的问题了。
怀林:我明白。
 
24-21解放家                  
建英和丈夫伟民提着新买的熟肉、青菜,还有活鱼走进屋子。
一进门建英就喊:妈,我给你买的牛肉、活鱼……
解放妈立刻从厨房走出来,在围裙上擦擦手上的水,埋怨道:建英,你看你,日子过的这么紧,还买什么鱼啊肉的,这得花多少钱啊……
说着解放妈欲接建英手上的肉和菜。
建英没给,说:妈,我们以后有钱了……(对身后的伟民)伟民,别愣着,把东西拿到厨房来啊,打个下手。
建英说着拿着肉和鱼进了厨房。
伟民听话的欲进厨房,解放妈拦住伟民:回家了,用不着你……(指指里屋)和你爸说话去吧。
解放妈说着欲接过伟民手里的鱼。
伟民也没给,说:妈,我忙完了再和爸说话。
刘三升从里屋走出来,对伟民:有啥可忙的,大老爷们别动不动就下厨房,过来,咱爷俩杀一盘。
伟民答应了一声,看看厨房里的建英,把鱼交给解放妈,跟着刘三升进了里屋。
解放妈提着东西走进厨房,问:建英,你刚才说有钱了,这是咋回事啊,是不是发工资了?
建英一边把肉菜分别放在冰箱和案板上,一边说:没错,我们厂要进集团了,进了集团就有工资了。
解放妈高兴地:这可太好了,以后再也不用为工资犯愁了……(又担心地)建英,这事有准吗?
建英点点头,一边收拾菜一边说:市里的文件都发下来,集团的老总就是我哥,我哥能把元件厂搞的这么好,工人工资一个月都两三千多呢,我们电视机厂归了他,工资不但不用愁,而且年年见涨。
解放妈高兴地:那可不是,你哥那么大的本事,也该为咱们家的人出把子力气了。
建英:谁说不是……妈,我们厂的工人听说要进集团,那就和过年似的,天天往我们家跑,打听消息,恨不能明天就进集团。
解放妈:妈想也是这样,你们早进一天集团,妈心里早一天踏实……(想到什么)建英,进了集团,就不许再欺负人家伟民了。
建英不好意思地:妈,看你说的,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他了?
解放妈:别以为妈不知道,隔三差五地就向伟民发脾气,你们家国强都看不下去了。
建英:妈,你别听国强这孩子瞎说,他就向着他爸。
解放妈:人家国强可没瞎说,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人家伟民是工会主席,是厂里的领导,生活补助晚拿几天就朝人家发火,那可不应该啊。
建英:妈,你是不知道,他可不是晚拿几天,一晚就是小半年,要是碰上厂里赶上没钱,他一分都拿不回来!你说他两句,他还振振有词,说他叫为民,不能沾光!妈,你说说,他当了这么一个工会干部,我沾过什么光了?尽是吃亏的事!国强上大学正需要钱,工资早就发不出来了,就靠那几百块钱的补助过日子,他那里却有一顿没一顿的……妈,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要不是你接济我们,国强连大学都上不成。
说着建英心酸了起来。
解放妈在一旁对建英:看看,看看,怎么说掉泪就掉泪呢……(拿过一块毛巾)擦擦,别让伟民看见。
建英看看外屋,拿过毛巾擦了擦泪。对解放妈:好了,妈,我以后再也不会哭了,进了集团,这一切就过去了。
解放妈:这就对了,谁没个难的时候,你哥他就不难了?他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要管这么多厂子,妈都替他为难!可你看你哥,每次来都乐呵呵的,你应该向你哥学习。
建英点点头:妈,我们的难处我哥帮我们,我哥的难处,我们也会帮他的。
 
里屋,伟民正和刘三升下象棋。
刘三升对伟民:照你这么说,进了集团一切就会好了。
伟民:应该是吧,解放哥这么有办法,再难的厂子他也能带好。
刘三升走了一步棋,说:老话说,再好的铁也打不了几个钉,只靠解放一个人,那是万万不行的。
伟民:这我知道,我们厂的干部工人,已经卯足了劲,团结一致,跟着解放哥打翻身仗。
刘三升“嗯”了一声,口气像大干部一样,说:这就对了嘛,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他刘解放一个人没那么大本事……(想到什么,问)伟民,你就没想想你自己,进了集团你咋安排?
伟民笑笑:怎么安排都行,只要解放哥是我们的领导,让我到车间当工人,我都干。
伟民说着拿起一只小卒向前走了一步。
 
24-22 解放办公室            
市政府的红头文件摆在解放的桌上,题目是《关于组建东方集团的通知》。
陈副厂长对解放:董事长,市里王秘书有来电话了,让我们汇报东方集团组建的进展情况。
解放一笑:通知才发了三天就要进展啊,他们也太心急了吧。
陈副厂长:董事长,市里的意图很清楚,发通知就是督促我们。
解放:你给市里回电话,就说我们公司领导正在组织学习小平同志的理论,摸着石头过河,等学习有了心得之后,再汇报进展情况。
陈副厂长:董事长,这样说不妥吧,市里会认为我们是在……
解放微微一笑:有什么不妥的?小平同志的理论是我们改革开放的灵魂,不但我们要学,他们更要学……你就这么说。
陈副厂长点点头:好……
 
24-23 于建办公室         
于建冷笑道:学习小平同志理论……这都学了多少年了,还没学完?刘解放名堂不少啊?!
怀林:于书记,我早就说了,不要再对刘解放抱什么幻想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刘解放了。
于建:现在不是幻想不幻想的问题,一是拿掉刘解放还没有恰当的理由,二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怀林:理由好找,下级服从上级,对抗市里决定就是最好的理由。至于人选吗,我们可以上网在全国招聘,全国那么多人才,比刘解放强的人比比皆是,只要我们下决心,有诚意,集团老总的人选,应该不成问题。
于建想了想:说,好,我们还是做两手准备,一是通过我们政府的网发招聘通告,二是继续敦促刘解放,拿出成立集团的时间表。
怀林:让刘解放拿时间表,还有这个必要吗?
于建:任何事往最坏处打算,往最好处争取。
怀林感叹地:于书记,你对刘解放可真是仁至义尽,刘解放要是还不能理解于书记的一番苦心,那可真是……无可救药了!
 
24-24 厂区宿舍外小街                  
建英提着菜篮子沿着小街走来。
两个中年女工人迎面走来。一个女工看到建英,指一指,拉着另一个女工迎走过去。
女工甲:建英,买菜呢。
建英:好长时间没吃水饺了,买点菜包水饺。
女工甲“哦”了一声,问:建英,我怎么听说你哥不打算要咱电视机厂了?
建英:谁说的?
中年乙:咱厂里好多人都这么说……建英,你去问问你哥,他为啥不要咱厂?
建英:我没听我哥说不要啊。
中年妇女甲:我邻居是东方电子的,他也这么说,你哥不想要我们。
女工乙:建英,我告诉你,要是你哥真的不要咱厂,那可别怪我们姐妹不给你面子啊!
建英不解地问:什么叫不给我面子啊?
女工乙:你哥要是不要我们,我们就到市里上访,让市里养着我们;市里不行去省里,非让你哥来领导我们不可。
女工甲:建英,话我们都可说到了,你赶快告诉你哥去。
建英答应了一声。
 
24-25 解放新家外                
(叠)建英和伟民一前一后走来,伟民手里提着一些水果。
两人走到解放新家门口外,伟民站住了。
伟民把手里的水果递给建英:建英,还是你自己去吧。
建英:你看看你,都说好了的,到家门口了,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伟民:见了解放哥,我实在张不开口。
建英:不用你张口,所有的话我说,行了吧。
伟民:可是,见了解放哥,总是不张口也不行啊……建英,我还是不去的好。
建英嗔他一眼:就你这样的,拉不长长,揉不团团,电视机厂能搞好才怪呢……(拿过伟民手里的水果)你在外面等着吧。
说完,建英提着水果进了楼门。
 
24-26 解放新家              
解放正在吃方便面,一只手拿着一只生黄瓜,一只手拿着一份厚厚的调查报告在看。
门铃响起来。
解放起身走过去,开了门。
建英出现在门外。
解放:建英,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还买这些水果,我还当是……
建英走进屋子,把水果放到一旁,对解放说:你当是楠楠,对吧?
解放笑笑,说:建英,吃饭了吗,我给你泡碗方便面。
建英:早吃过了……
解放:那我就不麻烦了……(坐在饭桌前)建英,咱们边吃边谈,要不面就凉了……
建英坐到解放对面,看着解放。
解放吃了口面,对建英:建英,你找我有事吧?有事就说……
建英看着吃面的解放,轻叹了一声:哥,你这么大的老总天天吃方便面……还不如我们这些发不出工资的穷工人呢。
解放:看你说的,方便面有什么不好,既方便又可口……哎,建英,有什么事赶快说啊。
建英沉静片刻,说:哥,是这样,我们厂的工人让我来问问,你为什么要改变主意,又不要我们厂了。
解放笑笑:我没说不要,我们的计划是分步走,改造一个,我们兼并一个。
建英:那,哥,今年你能兼并我们厂吗?
解放摇摇头:你们厂不在今年的计划。
建英:哥,你这话可不对,市里的通知写的明明白白,说年内我们这些厂都要进入东方集团,我们怎么可能不在计划呢?
解放:建英,通知是通知,计划是计划,这里面的事挺复杂,我一句半句给你解释不清楚……
建英打断解放:哥,你甭解释,我也不想弄清楚。市里既然有决定,你执行就是了,我们厂工人可都盼着呢!上上下下的都这么信任你,你可别凉了大家的心,让我这当妹妹的在厂里也不好做人。
解放:你们厂工人的心情我都知道,洗衣机厂,空调厂,那些厂的工人和干部也都去厂里找过我,他们恨不能明天就成立集团,把大家拢在一起,可组建这么大型的企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要按经济规律办事。
建英:哥,别的厂我不管,电视机厂你必须先兼并,大伙两年都没发整工资了,你要不兼并的话,我们厂的工人说,要到市委告你。
解放笑笑:他们就是告我,我也得按规律办事,不按规律办事,即使成立了集团也没什么效益。
建英:哥,你别吓唬我,大家说只要跟着你不会没效益,工人们都愿意跟着你……
解放笑着:建英,你哥不是吓唬你,你哥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抗不过经济的规律?
建英看看解放,说:哥,你就别拿规律敷衍我了,当妹妹的从来没求过你,今天我就算求你了,你就给个准话吧,今年能不能兼并我们,我回厂也好给工友有交代。
解放看看建英,说:今年不能。
建英有些不快:哥,你真不给我面子?
解放解释:建英,亲情是亲情,企业是企业,这是两码事。
建英:那好,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走了。
建英说着起身向外走。
解放跟了过去,在门口拦住建英:建英,你要是有困难,哥可以帮你,你们厂的事,哥的确是……
建英冷冷地:我没困难,也不需要你帮。
说完,建英绕过解放,走出屋门。
解放无言地看着离去的建英。

    屋子里只剩下了解放,还有桌上没有吃完的方便面……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