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五集 (上)

2011-08-15 12:2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118

 

25-1 解放家                
建英对解放妈说:妈,我哥也真是,嘴皮子我都磨破了,他还是不肯要我们厂。
解放妈:建英,你哥也是有难处。
建英:他有什么难处啊,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妈,还得你出面劝劝我哥,让他把我们厂收了。
解放妈看看建英,叹了口气,说:妈真不想为难你哥,他一个人过的已经够难的了。
建英:妈,我哥难是缺媳妇,这事我们帮他办;我们难是缺能干的厂长,只有他能帮我们办……
解放妈:一块好铁也打不了几个钉啊。
建英:妈,我们不让我哥收太多的厂,只收我们一个……妈,我哥要是不收我们厂,我在厂里都没面子,抬不起头来……(摇着妈的胳膊)妈,我求你了……
解放妈看看建英:好吧,手心手背都是妈的肉,妈这就打电话叫你哥回来。
建英高兴地:妈,那我做饭去。
解放妈:急啥,妈打完电话再做。
解放妈说着,拿起一旁的电话。
 
25-2 解放办公室          
解放也拿起电话,听了片刻:哦,是妈啊……今天晚上……(想了想)没什么事……好,我回去吃饭……(笑笑)我也该回家看看你们了……晚上七点之前,肯定到家……
陈副厂长走进,心事忡忡。
解放:妈,我挂了。
解放放下电话,问陈副厂长:老陈,有事?
陈副厂长:市委王秘书又来电话了……
解放:来电话就来电话吧,你看你,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就是督促我们几句吗,听完了也就算了。
陈副厂长:王秘书电话里说,于书记发火了,要你马上去市委,说集团要是再没进展的话,就地免职。
解放笑笑:有这么严重?
陈副厂长点点头:还有更严重的,王秘书还说,那几个厂的工人联名把你告了,集团的事已经惊动了省里……
解放若有所思地:哦,是这样……
 
25-3 市委于建办公室         
几封信放在解放面前的茶几上,放信的是于建。
于建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对解放说:刘解放同志,这些群众来信,省里转下来的,你看看吧。
解放看了一眼茶几上的信,对于建说:于书记,信我不用看了,内容我已经知道了。
于建看了一眼解放,拿起一封信,打开,说:刘解放同志,现在已经不是我这个市委书记在逼你了,而是工人群众在逼我们。工人们在信说,东方电子答应兼并,却迟迟不见行动,这是不管工人的死活……这话说得很严肃!工人们还说,如果省里管不了,他们就告到中央!刘解放,省委书记要求我们尽快解决……(看看解放)你说怎么办吧?
解放真诚对于建:于书记,工人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他们也找过我。这几个工厂的效益不好,影响了工人的基本生活,我也很同情他们。但是,兼并不是拉郎配,集团不是大杂烩,我们如果草率上马,面子上一时好看了,可集团如果搞不好,工人们的生活照样上不去,我们对他们还是没法交代!
于建冷冷一笑,说:刘解放,世界上的事物没有绝对的,你怎么就能肯定集团搞不上去呢?
解放:于书记,我还是那句话,搞上去是要有条件,只要给我时间,我能搞上去;但如果仓促上马,我无能为力。
于建看看解放,忍了忍,说:刘解放,我倒是也想给你时间,让你慢慢的干,别累坏了功勋卓著的大老总。可眼前的形势不允许我给你时间,省里等我们的回话,让我们尽快上报时间表,要求我们年内必须成立集团,只有这样,省委书记对那些厂的工人才能有个交代。(看看解放)刘解放,你今天必须表个态。
解放看着于建:表什么态。
于建:东方集团年内能不能成立。
解放:不能。
于建:你再说一遍。
解放:不能。
于建火了,站起来对解放说:刘解放,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机会,你不但不知情面,反而顽固到底!你是不是觉得我于建软弱无能,好欺负?那好,今天我们就把所有的情面都扔到黄河里去,公事公办,你要是真的无能为力,那就马上辞职,市里另请高明!我就不信,离开你刘解放,东方集团就成立不了!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三天之内必须给市里答复。
刘解放看看于建,没再说话。
 
25-4 公园河边                     
河边的灯光映照着缓缓流淌的河水。
解放一个人沿着河边慢慢走来,他心情很沉重。
于建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刘解放,你要是无能为力,那就马上辞职,市里另请高明!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三天之内必须给市里答复……
解放站住了,看着灯光下那流去的河水。
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没听见,仍陷于思索之中。
手机继续响着。
解放听到了,他从衣兜了拿出手机:喂……哦,是妈啊,我在……我还在忙呢……
 
25-5 解放家         
桌上摆着七八个菜,都用碗扣住。刘三升在一旁看电视,电视里播放的是一段京剧,刘三升看的倒是津津有味。。
解放妈在打电话,建英站在一旁看着打电话的解放妈。
解放妈对着电话:解放,你现在忙完了吗?
(解放:完了……马上就完……)
解放妈:忙完了就赶快回来,饭都做好了,是你妹妹建英来了,大家都在等你了……
(解放:……我知道了……)
解放妈:你可快点,你妹妹找你还有事呢……
刘三升回头看了一眼打电话的解放妈。
 
25-6 河边            
解放拿着手机:好……好……我就回去……
解放关好手机,看着夜色中的河水,轻轻叹了一声,转身走去。
 
25-7 解放家               
(叠)桌上的菜看上去都十分可口。
解放坐在桌旁默默地吃饭,他吃的很慢,一句话也不说。
围坐在桌旁的还有建英、刘三升和解放妈。
建英给解放夹一些菜,说:哥,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你多吃点。
解放客气地:谢谢……(然后放下筷子)我不吃了,饱了。
解放妈看看解放,疑惑:解放,吃了这么点,你就饱了?
解放:我不饿,不想吃……妈,爸,没事我回去了。
解放说着站了起来。
解放妈一把拉住解放,说:解放,你先别走啊,你妹妹找你还有事呢。
解放想起来,“哦”了一声,又坐下,对建英:建英,还是你们厂的事吧?
建英点头,然后:哥,我那天态度不好,我给认错,但是你不能不管我们,我们厂现在太难了,两年多了,工资从来没发齐过,哥,你就帮帮我们厂吧……
解放不语。
刘三升在一旁用余光看了解放一眼。
建英看看解放妈,小声地:妈,你说话啊。
解放妈对解放:解放,建英她们也不容易,你有这么大本事,能帮别人就不能帮帮咱自家人?答应你妹妹,把他们厂给收了吧,啊。
解放淡淡一笑,对解放妈和建英:妈,建英,我现在已经没有权利答应你们了,东方电子的老总我不干了。
建英一愣。
解放妈和刘三升也一愣。
建英对解放:哥,你不是在吓唬我们吧?东方电子你怎么会不干了呢?
解放微微一笑:市里不让我干了……(对解放妈和刘三升)妈,爸,建英,我回去了,准备一下交接的事。
解放说着再次起身,拿起一旁的包准备回去。
刘三升站了起来对解放:解放,你别走。
解放转过身问:爸,还有什么事?
刘三升:你过来,我有话说。
刘三升说着向里屋走去。
解放看看刘三升,然后跟了过去。
 
里屋,刘三升正襟危坐。他问坐在面前的解放:解放,告诉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市里为什么不让你干老总了,是不是你犯错误了?
解放:爸,我没犯错误。于书记要求我年底必须成立集团,我办不到,于书记要我辞职。
刘三升看着解放:你是真办不到,还是不想办了?
解放:爸,你儿子从小就好强,成立这么大一个集团,我能不想干吗?他们只给我半年的时间,我真办不到……你不知道,办好一个企业,尤其是国营大企业,有多难!
刘三升看看解放,然后说:是不是只靠你自己,这道坎就过不去了?
解放点点头。
刘三升:那好,你说说,你现在难到什么程度?
解放:爸,还是不说了吧,我就说了你也帮不了我。
刘三升:帮不了你也得说,我想知道我儿子到底有多难。
解放看看刘三升,然后:好吧,那我就从头说起……
刘三升:你先等等……
刘三升起身从抽屉里拿出那个很旧的小本本,随后又坐到解放面前,拿出笔,打开本子,对解放:说吧……
 
外屋,桌上的菜已经收拾干净,建英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看着里屋。
 
里屋。刘三升在小本子上记下了最后几个字,问解放:还有吗?
解放:没有了,就这些,于书记等着我答复,说是省里要。他们的要求我没法答复,所以,我打算明天辞职……
刘三升:如果不辞职呢?
解放:不辞职就得被免职……(苦笑笑)辞职总比免职好听一点吧。
刘三升合上本子,说:他们给你几天时间。
解放:三天。
刘三升想了想,站起来对解放:回去吧,爸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
解放也站起来,看看父亲,说:我尽力……
 
25-8 市委怀林家              
怀林坐在沙发上在翻看着一份文件。
十七岁的梦菲和海平走进门厅,海平手里提着梦菲的书包。梦菲已经是大姑娘了,打扮得很时尚。
梦菲坐到怀林身旁,兴高采烈地对怀林说:爸,我今天可风光了,我妈开着大奔一进我们学校,我们同学一片“哇塞”,眼睛都瞪这么大个。
怀林瞥了海平一眼,没好气地对梦菲说:当学生的坐大奔不叫风光,学习好那才叫风光呢!
梦菲不高兴地对怀林:老爸,你就会扫人家的兴,我不和你说话了。
梦菲说着起身就走。
怀林一把拉住梦菲,说:别走,爸有话有问你。
梦菲又坐了下来,对怀林说:爸,我的时间有限,睡觉前还有两个题,你得快点问。
海平倒了一杯冰水放在梦菲面前。
梦菲端起水,很乖地对海平:谢谢妈。
怀林不满地看了一眼海平,说:梦菲这么大了,自己会倒水,以后别这么惯她。
海平欲言,看看梦菲,没再说话。
怀林看着喝冰水的梦菲,问:梦菲,最近学习怎么样?
梦菲一边用吸管喝冰水,一边回答:一个字,累;两个字,太累;三个字,累坏了。
怀林本着脸:严肃点。
梦菲:我说的是实话,白天上课,晚上自习,睡觉前还要再作两道题,能不累吗?
怀林:明年就高考了,累也是应该。成绩怎么样?
梦菲不耐烦地:爸,你天天问,烦不烦啊?
怀林:回答爸爸,成绩怎么样?
梦菲看看怀林,然后说:全班第十名,考重点没问题。
怀林:你不是第八名吗,怎么又成第十名了,你退步了!
梦菲摆摆手:八名十名差不了多少,前十五名都能上重点。没事我走了。拜拜。
梦菲说着起身走去。
怀林:哎,别走,爸,还没问完呢。
海平不愿意了,对怀林:行了,有事明天再问,孩子还要作题呢。
梦菲回头向怀林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进了自己的屋子,在里面关了门。
怀林看看离去的梦菲,埋怨海平道:这孩子都是让你惯的。
海平不高兴地:孩子怎么了?我怎么又惯她了?
怀林看着海平,没好气地:你说怎么了……你开着大奔去学校接她,什么影响?对梦菲也不好!
海平:我开大奔又怎么了?我不能为了接孩子,再去买辆低档车吧?你要是看不惯大奔,以后你去接孩子!
怀林看看海平,说:行了,孩子的事不说了,你愿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你的大奔开不出事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海平:我一不偷,二不贪,我开大奔能出什么事?
怀林看看海平,没说话,拿起茶几上的文件。
海平数落怀林道:我看你这个市长当的窝囊!老婆开大奔你就胆战心惊的?怕影响你的仕途啊?
怀林:我没时间给你说这些,我要看文件了。
海平不依不饶地:你不说我还要说呢。你想升迁,别担心老婆开大奔!只要你干出点像样的政绩来,你老婆就是开凯迪拉克,别人也挡不住你的仕途!
怀林放下文件,对海平:你还有完没完?
海平:没有完。你这个市长就会在家里给孩子老婆耍威风,在外面呢,人家说你这个市长一点权威也没有。要成立什么东方集团,下面的人根本不听你的,你干瞪眼没办法……
怀林火了,一摔文件:谁说我没权威?谁说我没办法?我李怀林不是什么人可以随便欺负的!
梦菲从她的卧室探出身子,对怀林:爸,你们不要吵了,我还在做题呢!
怀林看看梦菲,咽下了一口气。
 
25-9 街上                   
夜深了,城市的街道安静下来,偶尔有车辆和行人走过。
 
25-10 解放家                   
桌上的表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一点。
躺在一旁解放妈已经睡着了。
刘三升躺在床上还没睡,他睁着眼在想着什么。
(闪回)解放:爸……你不知道,办好一个企业,尤其是国营大企业,有多难!
刘三升:是不是只靠你自己,这道坎就过不去了?
解放点点头。(闪回完)
刘三升坐起来,轻轻地走到桌前,打开台灯,用身体挡着台灯的光线,拿出那个很旧的小本子,翻看着。
解放妈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睁开惺忪的眼看了刘三升一眼,嘟囔一句:这么晚了,还折腾啥呀。
刘三升回头看看解放妈,用身体挡住了台灯的光线,继续翻找着。
解放妈翻过身子,又睡过去了。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