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五集 (下)

2011-08-17 15:4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054

 

25-23 解放家外                       
解放妈正在门前晾衣服,刘三升提着包,哼着戏文走过来。
解放听到了熟悉的戏文,回过头,见是刘三升,本着脸说:你这死老头子,你可回来了,你去哪儿了。
刘三升笑笑:我去办大事去了。
解放妈:神神道道的,你能办啥大事啊?
刘三升:这你就别管了,哎,一会给我买瓶好酒去。
解放妈:出去还没喝够,回来还喝啊?
刘三升:不是我喝,是大家一起喝。
解放妈:哪个大家?咱家除了你,没一个馋酒的。
刘三升:到时候就有馋酒的了……你别忘了,一会去买。
刘三升说着,哼着戏文进了屋子。
 
25-24 解放办公室         
陈副厂长走进来,对解放:董事长,市委王秘书来电话,让你立刻到市委,说于书记要找你谈话。
解放问:他没说什么事?
陈副厂长摇摇头:没说,王秘书只是说让你尽快去,于书记在等你。
解放:那好吧……(解放把桌上一份材料拿起递给陈副厂长)这是洗衣机厂的改造方案,你送给高总看看,让他帮着拿个主意。
陈副厂长接过,说:董事长,于书记找你,恐怕是……洗衣厂的改造,是不是先放放。
解放:市里一天不免我的职,我的工作一天就不能停。你送去吧,高总管理企业还是很有经验的,我走了。
解放说着拿过公文包走了出去。
 
25-25 办公楼前            
解放走到楼前的奥迪轿车前,正要上车,身后有人喊:董事长。
解放回过头。
高德归向他走过来。
解放问:高总,有事?
高德归走过来,话说的有些沉重:董事长,听说市委书记找你。
解放:是啊,怎么了?
高德归:我还听说局势十分严重。
解放:你听谁说的,是不是陈副总?
高德归诚实地:是……
解放:高总,你知道陈副总为什么总是副的,永远当不了正的吗?就是因为他心里担不下事,总爱自己吓唬自己。你别听他的,局势没那么严重。
高德归:董事长,无论严重不严重,我都想和你一起去,见一见你们的市委书记,我要向市委书记讲讲你的困难,集团的事你绝不是有意拖延。我是一个台商,你们大陆的领导,在经济和两岸关系上,很尊重我们台商的意见,我的话兴许对你会有帮助。
解放看看高德归,真诚地:谢谢你,高总。我们的领导,也很尊重我们企业家的意见,我会说服市委书记的。
高德归:那……我祝你成功。
解放纠正道:不是祝我,是祝我们。
高德归:对,是祝我们成功。
解放和高德归握了我手,然后钻进奥迪轿车。
高德归站在那里,看着解放的轿车远去。
 
25-26 市委于建办公室             
解放走进,脸带微笑对坐在写字台后的于建问道:于书记,你找我?
   
于建站起来,看着解放,许久没说话。
解放笑笑:于书记,你别这么看我,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毛。
于建终于开口了,说:刘解放,你还有心里发毛的是时候?
解放:看你说的,于书记,你这么大书记盯着我,我能不发毛吗?
于建冷冷一笑:我这个书记有什么大的?在你刘解放眼里小得很,你根本不放在眼里!
解放:于书记,你可别挖苦我,你是我老领导,你这样说我可受不了,我要是那里毛病,有错误,你尽管整治我,我绝没二话。
于建又冷冷一笑,说:我怎么敢整治你啊,你刘解放手眼通天,为了一点小小的分歧,就可以把我告到中央,我要是整治你,我这市委书记还当不当?
于建的话让解放一头雾水,他陪着笑说:于书记,看你说的,我认识的最大的官就是你于书记,我能通什么天啊……
于建正色道:刘解放,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了,是不是你把我告到中央了?
解放矢口否认:没有,我想都没想,怎么可能告你呢……(想到什么)也许是工人又给上面写了信,他们是怕我辞职。
于建盯着解放:工人写信……好,你不说实话也就算了……
解放:于书记,真的,这年月,工人什么信都敢写……
于建摆摆手,淡淡一笑,说:中央一个刚退下来的老领导,打电话给省委书记,成立东方集团的事说的有鼻子有眼,你我两个人之间的许多谈话,那个老领导也知道,你说,工人能知道这么多内幕吗?不是你刘解放告的又能是谁?除非你犯自由主义,把我们的谈话撒的满大街都是。
解放笑笑,说:于书记的谈话,我怎么能满大街说呢。
于建说:我也是这么想,你刘解放虽然不把我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但是,还不至于犯这么极端的自由主义。
解放:是,这种自由主义我是决不会犯的。
于建:所以,只有一个结论,是你刘解放告了我。
解放:于书记,我真的没有,我用党性保证……
于建摆摆手打断他,说:行了,你别保证了,向中央反应情况是一个党员的权利,我不会追查,也不会报复,我要说的是,既然省委书记来电话,让我放权给你们这些企业家,那好,我服从省委,让你刘解放自主一把,什么兼并啊,成立集团啊,时间都由你来决定……
解放连声说:谢谢于书记,谢谢……
于建说:别谢我,谢你自己,如果不是你向中央领导告我,你就是说破天,我也不会答应你……不过丑话说到前面,自主权我可以给你,但兼并搞不好,集团搞不起来,我照样撤了你。
解放信誓旦旦:书记放心,有了自主权,压力全成我刘解放的了,我要自己压着自己,不但要把东方集团搞好,还把东方集团带进世界500强,让你这个市委书记在省里,在全国,都挺起胸脯走路。
于建微微一笑:我也希望你能这样。
 
25-27 解放家             
一只手在拨打电话。
播电话的是刘三升。
电话通了,刘三升对着电话:喂,刘解放在吗?
 
25-28 解放办公室             
解放拿着电话:我就是,你是哪位……
(刘三升:我是你爸,听不出来吗?)
解放连忙陪着笑:爸,你可是轻易不打电话……你找我什么事?
(刘三升:我听说,市委找你谈话,你没事了?)
解放:是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刘三升:没事今晚上就回家,一起吃饭。)
解放:爸,市委书那里虽然没事了,可我工作上的事还有很多,我实在太忙了,回不去……
(刘三升不高兴了,骂道:你这秃小子,忘恩负义啊!要不是你爸去北京,你想忙也忙不了!晚上回来。
刘三升说完扣上了电话。
解放拿着电话顿悟片刻,自语到:原来是我爸啊……
 
25-29  解放家           
桌上摆着丰盛的酒菜。
解放端起一杯酒,郑重其事地对刘三升:爸,谢谢你……
刘三升看看解放:儿子有难,老子帮忙是应该的,有啥可谢的?
解放:爸,你帮的不仅仅是你儿子,你帮的是整个东方电子,帮的是我们的企业,你这忙帮的太大了,我代表所有工人,谢谢。
刘三升说:你这么说,我就领了!
刘三升接过解放的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酒,咂咂嘴,赞叹地:解放,这酒可是好酒,好酒……解放,再给你爸倒一杯。
解放答应了一声,又给刘三升倒了一杯。
解放妈在一旁对刘三升说:看你美的,一辈子也就是帮了儿子一次,美的都不行了!
刘三升又一饮而尽,对解放妈:我这一次顶一万次!(对解放)解放,你说是吧?
解放再给刘三升倒了一杯,说:不是一万,是一百万次。
刘三升微微一笑,然后对解放说:解放,说实话,也就是你爸,要是放在别人身上,谁也帮不了你!
解放连连说:是,是……
刘三升端起酒杯,再次喝干。
 
25-30 高德归办公室           
解放对高德归说:高总,我这可是三顾茅庐啊,你要是还不答应做集团的顾问,那我就四顾,五顾,不超过刘备,绝不罢休。
高德归由衷地:董事长,我高德归何德何能,让董事长如此器重……我答应,答应就是了。
解放:那好,从今天开始,我给你发薪,而且是高薪。
高德归摆摆手:发薪就没必要了,我要是拿了你的薪水,就成了你的打工仔了。
解放:高总不拿薪水的话,那就吃大亏了。
高德归一笑:我不会吃亏。董事长,我聘你做东亚的顾问,也没有报酬,你我的辛苦,相互抵消,你要是不答应,我也三顾茅庐。
解放一笑:行,高总,这次算是叫你赚着了。
高德归笑笑:也没赚多少,按照你们大陆的话说,我这个顾问不白给。
解放:那当然,我是干什么的,你要是白给,你就是倒找给我钱,我也不会让你做如此伟大的顾问……(拿出一份《洗衣机厂改造方案》放在高德归面前,说)来,高顾问,我们研究一下。(暗转)
 
25-31  解放新家外      黄昏      
建英和伟民提着两个满满的方便带走来。
走到楼门洞外,建英站住了,对伟民:伟民,你是在外面等着呢,还是和我一起进去?
伟民没反应过来,说:我当然一起进去了。
建英淡淡一笑:有好事了就一起进去,要是不好办的事,就要我自己进去。
伟民笑笑:有时候,我不是脸皮薄吗。
建英嗔了他一眼,说:走吧。
两人提着方便带进了门洞。
 
25-32  解放新家    黄昏        
解放欲接过建英手里的方便带,说:建英,你看看你俩,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啊!
建英没给解放,说:这些都没花钱,是我和伟民做的……(她把方便袋放在桌上,一边向外拿着东西,一边说)韭菜水饺,萝卜大包子,都是你爱吃的……
解放看着桌上的包子:建英,你们怎么做了这么多啊。
建英:哥,上次来看你吃方便面,我心里总放不下,我回去和伟民商量,我们也帮不上你什么,包饺子,包包子还行……哥,以后你想吃什么馅的,我们给做,反正有冰箱,你放到冰箱里,随时都可以吃。
解放:建英,太谢谢了。
建英:这有什么可谢的,这点事,当妹妹的还不应该吗……(对伟民)伟民,把水饺包子都放冰箱里。
解放拦住伟民:伟民,建英,你们坐,我自己来。
建英:哥,你就别客气了,以后你的家就是我们的家……(对伟民)伟民,放去吧。
伟民拿着水饺进了厨房。
解放拿了两瓶矿泉水放在桌上,对建英:建英,你们俩来,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建英坦诚地:是,还是兼并的事……哥,上次我太心急了,你别往心里去,如今我们厂的工友听说洗衣机厂被兼并了,让我和伟民来问问,什么时候才能兼并我们厂?
解放看看建英,说:洗衣机厂现在还不叫兼并,叫改造。
建英:不管叫啥名字,哥,啥时论到我们厂啊?
伟民放完了水饺、包子,走出厨房。
解放看看建英和伟民,说:建英,伟民,你们坐。
二人坐下,看着解放。
解放坐到二人面前,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坚持先改造,再兼并吗?
建英:哥,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
解放:东方集团不是社会福利机构,更不是弱势企业的收容所,它要成为我们长河市最具有竞争力的企业航母,所以,我们的东方集团必须强强联合,只有这样,集团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在世界的经济风暴再次来临时,站稳脚跟,顶着风暴前进,进入全国企业的前列,迈进世界500强。
伟民认真听着。
建英:哥,你说的这些大道理,我们相信你。你能不能在说些具体的,我们电视机厂啥时间才能进行改造,怎么才能早一点进入集团。
解放:电视机厂要想早日进入东方集团,就不能让别人来改造,吃别人做好的饭,而是要做自己先动起来,自我改造,即便电视机厂一时强不起来,也要备足强大起来的内因。
伟民说:解放哥,我明白了,回去就把你的意思向厂长书记汇报。
解放纠正道:伟民,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市里的意思,中央的精神。
伟民点点头:我知道……
解放的手机响了,他接通手机:喂,哪位……我是刘解放……什么……,宋培林!(解放顿时来了精神)老宋……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泥牛入海无消息……你现在在哪儿,在长河?什么时候到的……刚到啊……老宋,你在长河什么地方……你等着……(看看表)我七点半准时到……准备好酒……当然是你请客了,这顿酒你可欠了我二十多年……好了,就这么定了。
解放关了手机:伟民,建英,对不起,我不能留你们吃饭了,我得走了,一个老站友十四年没见了。
伟民:解放哥,你忙去吧,我们也该走了……
 
25-33  长河饭店包间               
一瓶名酒放在解放面前,放酒的是宋培林。宋培林身穿大校军装,敞着怀,看上去比解放苍老一些,但神采奕奕。
宋培林对解放:5号,这酒怎么样?
解放一笑:这不是你自己买的。
宋培林:你还是老眼光!这都哪个年月了,我宋培林,军分区政委,大校,正师级军官,一个月工资好几千,早就小康了,几百块钱的酒还能买不起?
解放又一笑:你当然买得起了,现在的问题是,你不会掏自己腰包,肯定是下面人送你的。
宋培林指点着解放:刘解放,我要是说没人送我酒,那是瞎话,但是我宋培林请人喝酒,尤其是请老站友喝酒,我要是不掏腰包就是没有心意!你刘解放贬低老战友的心意,必须罚酒三杯。
说着宋培林给解放倒上酒。
宋培林指着酒对解放:你喝啊,不喝是你没心意。
解放笑笑,说:我当然要喝了,等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等到了你自己掏钱买的酒,我能不喝吗……(说着端起,但没喝,对宋培林)来,咱们一起喝,酒逢知己千杯少,你不喝,你不是知己。
宋培林看看解放,一笑:都五十冒头了,还耍赖。
解放笑笑:应该说,都五十冒头了还这么机智……先喝为敬。
解放说着把酒喝干。
宋培林也喝干杯中酒,然后又倒酒。他对解放:解放,我听说你现在干老总,干的很大。
解放:马马虎虎,才十几个亿,距离我的目标200亿,我说的是美金,还差的远呢。
宋培林一笑:你小子胃口也太大了,200亿美金……你小子真敢想,也真敢吹!
解放:这怎么是吹呢,200亿美金不多,世界五百强,百分之八十都过了200亿,我的目标就是世界500强,否则,我这军装不是白脱了吗。
宋培林笑着:行,你小子当新兵就狂,现在还这么狂……(端起酒)解放,5号,你要是真500强了,我还请你,连请三天。
两人碰杯,喝酒。
解放对宋培林:6号,你知道我为什么……
宋培林纠正道:打住。我现在早就不是6号了,是2号,政委。
解放:叫6号不是亲切吗,你刚才叫我5号,我都没计较……我告诉你,我现在1号,老总。
宋培林:你得了吧,地方的官不论号。
解放:谁说不论号,地方的1号比部队更1号。
宋培林:行了,我不给你争了,要想好,大让小。
解放笑笑,说:这怎么叫让呢,这叫实事求。(喝了一口酒,然后说)6号,咱接着刚才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进那500强吗?
宋培林:这还用说吗,你小子总是想压人一头。
解放:6号,你错了。你还记得我转业的时候,付1号给我说的话吗?
宋培林:什么话?
解放:付1号说,我们这支军队不缺乏忠诚的军人,不缺乏一往无前的精神,缺的是现代化。1978年,张爱萍将军向邓小平同志要钱搞现代化。邓小平说,老子不是不给你钱,老子没有钱,等老子有钱了,老子给你二百亿美金!当时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只有一点八亿美金。我在想,如果小平同志能活到现在,等我成了500强,我就去见他。我对小平同志说,小平同志,如果共和国的将军们给你要钱搞现代化,你再也不会为难了,我们现在有钱了,二百亿美金我刘解放一个人出,让我们的军队早一天现代化,这样,不论什么样的敌人,都不敢侵犯我们的共和国了!
宋培林由衷地拍了拍巴掌,说:解放,你永远都是军人。
解放一笑,说:应该说,我们永远都是军人,来,干。
两人再次干杯。
宋培林放下杯子,说:解放,不但你我永远是军人,我们的后代,也应该永远是军人。
解放:那当然,我儿子大学一毕业就考国防大学研究生,出来就是中尉。
宋培林一笑:你儿子和我儿子相比,已经落后了。
解放一怔,问:你儿子现在干什么?
宋培林说掏出一张中尉军官的照片放在解放面,说:我儿子现在就是中尉。
解放拿起照片看了看,问:这是你儿子吗?
宋培林笑着:不是包换。
解放把照片还给宋培林,说:那好,我儿子读完研究生接着读博士,国防大学一毕业,就是少校。
宋培林:等儿子博士毕业,我儿子也是少校了。
解放:我儿子博士论文拿下全军大奖,一毕业就是中校,怎么样,你儿子赶不上了吧?
宋培林:我儿子为国建功,破格提拔,到时也是中校。
解放:打赌。
宋培林:赌什么?
解放想了想,说:赢者决定。
宋培林:好,一言为定。

    两人再次碰杯。(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