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六集 (上)

2011-08-18 15:2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059

 

26-1东方大学校园              外(夏)
小军和小凡沿着校园的林荫小路走来,小凡穿着还是那么朴素,但在她的朴素中,流溢这一种清新的美丽。小军和小凡一边走,一边说,两人说得很投机。
(解放画外音:我和宋培林的打赌,本来应该是没有悬念的,可是小军并没有按照我的意愿发展,我们父子之间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小军对小凡:小凡,你知道你的外号吗?
小凡:什么外号?
小军:同学们都说你很难接近,叫你冷美人。
小凡微微一笑:我不冷,也不美。
小军看看小凡,说:你很美,是一种清新高雅的美。
小凡,你把我看的太高了。
小军:一点都不高,你在我眼里就是这样。
小凡不说话,静静向前走。
小军:小凡,我准备搞一个生日Party,希望你能参加。
小凡:你要过生日了?
小军:是,这个星期天。
小凡:我不想参加。
小军:为什么?你不愿意祝福我……
小凡:不是,我不愿意奢侈,这是我妈妈对我的要求。
小军:我的生日很简单,就在我的宿舍,我已经邀请了其他同学,你要是不去,生日Party我只好取消。
小凡站住了,看着小军:我这么重要吗?
小军: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小凡:咱们可说好了,不许奢侈。
小军点点头,然后说:只要你能去,就是我最大的奢侈。
 
26-2东方大学小军宿舍            
两张桌子并在一起放在屋子中间,桌子上摆着一些简单的甜食,有一个不大的蛋糕。
小军、小凡、还有五六个男女同学围坐在桌旁,大家轻轻地哼唱着祝你生日快乐。
小军在歌声中吹灭了代表20岁的生日蜡烛。
同学们高兴地拍着巴掌。
一个男同学站起来说:刘小军同学今天20岁了,20岁是最美好、最浪漫、最富有诗意的年华,我们大家欢迎刘小军发表20岁宣言。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小凡轻轻鼓掌,看着小军。
小军站起来,看看大家,然后说:刚才李欣同学说,20岁是最有理想、最浪漫、最富有诗意的年华。我认识一个中文系的同学,他说我们数学系的同学没有诗意,只有数字;我还认识一个艺术系的同学,他说我们数学系只有逻辑,没有浪漫;而我们这些80后在我们父辈眼里,没有理想,只会享受,他们说我们享乐的一代,是颓废的一代。
众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小军。
小军看看大家,继续说:我们首先要对中文系的同学说,诗意并非只是在他们的散文和诗歌中,才能体味,诗意同样也流溢在我们的数字中,诗意不是载体,而是心境的流淌,是人生激情的迸发。
众人不由点头。
小凡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军。
李欣赞道:小军讲的好,好。
小军:然后,我们再对艺术系的同学说,浪漫不只是轻歌曼舞,不只是灯红酒绿,浪漫同样让我们缜密的逻辑思维,插上想象的翅膀,在最新的数字时代翱翔……
小凡听得津津有味。
有几个男生大声地叫道:好!
小军激情满怀地又说:最后,我们要对我们的父辈说,我们虽然是在父母的娇惯下长大成人,得到了你们儿时得不到的关爱和享受;我们虽然是独生子女,从小任性,“自私”,但在我们身上,同样流淌父辈的热血,充溢着民族的基因,当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刻,我们照样可以不怕艰难困苦,毫不吝啬地献出我们珍贵的青春和生命……
一阵热烈的掌声。
小凡也是那么动情地拍着巴掌。
 
26-3校园里       黄昏      
(叠)小军和小凡走来。
小凡对小军说:小军,你的演讲太好了,太精彩了。
小军笑笑:那是因为你参加……
小凡看看小军,说:我虽然不是80后,只差一年,但我们算是同龄人。作为我们,只有理想和热血还不够,还要有行动,这样父辈才能理解我们,所有的人才会正视我们。
小军:我会的,你也会的……
两人默默走去……
 
26-4小凡的宿舍           
(叠)小凡坐在台灯下,在静静地写信。同屋的人都睡了。
小凡的声音:妈妈,我想了许久,才决定给你写这封信。我喜欢上了我们班的一个男同学,他叫刘小军,你见过的,就是我们来大学报到的那天,和童教授在一起的那个男生。他有理想,有抱负,非常优秀,是我们这代人的佼佼者……
 
26-5五中林红宿舍             
林红在看小凡的来信。
小凡的声音继续:……小军在学习上也非常优秀,是我们系里的尖子,他虽然比我小一岁,但平时他却像大哥哥一样关照我……对了,妈妈,忘记告诉你了,他爸爸是你的同学,叫刘解放,是东方集团的老总。我没见过他爸爸,但我听说他爸当年也很优秀,是你们那个年代的佼佼者。
林红放下小凡的信,久久地沉思着。
(闪回)年轻时林红和解放、怀林在一起的情景,从眼前一一滑过。
林红拿出信纸,写了几个字。
林红旁白:小凡,你好,你的信妈妈收到了。妈妈首先要说的是,上大学期间不许谈恋爱,要处朋友只能等到大学毕业。妈妈这不是守旧,妈妈是想让你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不要耽误这么美好的时光……刘小军在你的描绘中尽管是一个优秀的男孩子,妈妈也只希望你和他保持同学关系,不要在感情上有什么发展,因为在你们没有进入社会之前,感情是不稳定的。小凡,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好吗?(暗转)
 
26-6解放新家           
小军背着双肩包推门走进,他用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
解放正在厨房里做饭。
小军问厨房做饭的解放:老爸,叫我回来什么事啊?
解放从厨房走出,身上扎着围裙。他对小军说:想你了,叫回来吃爸爸做的菜。
小军放下包对解放说:老爸,我现在不喜欢吃你做的菜了。
解放本着脸,不高兴地:你这是什么话,嫌弃你爸了?你爸还不老呢!
小军笑笑,说:不是,我是不愿意麻烦老爸,我已经长大了,都20了,等以后有时间,我回来给老爸做饭。
解放嗔了他一眼,说:你这臭小子,就是嘴甜。
小军:真的,老爸,你歇着,我来做。
解放摆摆手:今天就算了……(接下围裙坐到沙发上,对小军招招手)你过来,爸有事问你。
小军听话地坐到解放身旁,问:爸,是不是学习上的事?
解放:学习上的事我才懒得管呢,你学的不好,考不上研究生,那就直接下部队去当兵。
小军一笑,说:你想叫我下部队,门儿都没有,我是全系前三名,考研小菜一叠。
解放:所以嘛,我才不问你的学习,以免你沾沾自喜,骄傲自满。
小军:爸,你不问学习问什么?
解放:你有没有女朋友?
小军不好意思地:爸,你管的也太多了。
解放:我现在是双职,既当爸又当妈,管的当然多了……哎,有没有?
小军看看解放,说:有一个。
解放瞥了小军一眼:我一猜就差不多,你瞒不过我的眼……那女孩子怎么样,是不是你们大学的?
小军诚实地:是,和我一个系,叫小凡。
解放:小凡……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想起什么)他妈是不叫林红,是爸爸的同学?
小军:没错,就是她。
解放点点头,然后:林红的女儿应该是个好姑娘……
小军:那当然了,小凡既漂亮,又懂事,还有才华,我们学校的男生把小凡列为极品。
解放:哦,这就是说,是你们学校最好的姑娘了?
小军:极品当然是最好的了。
解放:追她的人不少吧?
小军:那还用说吗,哪个男生不想得到极品啊?可人家小凡一个都看不上,所以男生都叫她冷美人。
解放“哦”了一声,然后问:人家姑娘是怎么看上你的?
小军:老爸,你儿子更有魅力,更有才华,是男生中的极品,两个极品在一起,那就是很自然了的事。
解放一笑:臭小子,你还是极品?我看你也就是废物利用!
小军:老爸,也就是你看不上我,贬低我,我在我们学校,在我们80后这代人中,绝对是佼佼者。
解放看看小军,说:爸爸希望你成为佼佼者,但是也有担心,你聪明反被聪明误,误入歧途。
小军:不会,按你们的话说,我的革命意志坚定不移。
解放摆摆手:行了,别自我表扬了,爸给你提一点要求,上大学期间,不准谈恋爱。
小军不高兴地:爸,你套了我半天话,就这么一个结论?
解放:对,你可以有女同学,但不能谈恋爱。
小军:爸,你也霸道了,太军阀了吧!
解放:对你就得霸道,就得军阀。不严格管理,你成不了一名合格的军人。
小军嘟囔道:我还不想当军人呢?
解放:你说什么?
小军:没说什么。
解放看看他:今天想吃什么?
小军: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在你面前没有自由。
小军说完起身进了自己的屋子,然后关上了门。(暗转)
 
26-7市委于建办公室          
于建对怀林说:老李,省里来电话,让你到中央党校学习,正式文件马上就到。
怀林有些意想不到,说:我这个市长还没干几天,就去党校啊?
于建笑笑,说:这说明上面重视你。老李,工作上的事交给王副市长,家里好好安顿一下,这个月就去北京报到。
怀林点点头,然后:于书记,我在市长的位置上还没干出什么成绩,就受上面的重视,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于建笑笑:不踏实就对了……有时候,不是因为我们干的多好才得到提拔,而是形势需要,把我们推上去的……对了,你抽空去看看刘解放,他虽然不是市里的什么官,可他给我们这些当官的做出了业绩,我们应该谢谢他。
怀林点点头:我一定去看他。
 
26-8市委怀林家             
海平面前摆着一个硕大的旅行箱,她正在往箱子里收拾怀林的衣服。
怀林走过来,对海平说:还有一个星期才走,别这么着急收拾东西。
海平解释道:我是怕你少带了衣服,先收拾一下,看看缺少什么,抽时间我去给你买。
怀林:衣服可多可少,够穿就行了,不用再买了。
海平:看你说的,你这是去中央党校,不是什么衣服都可以随便穿的,衣服太时髦了不行,太土气了也不行,这关系到中央领导对你的印象。
怀林看看收拾衣服的海平,说:海平,你一会再收拾,我给你说件事。
海平并没停下来,仍收拾着东西,对怀林:说吧,我听着。
怀林:你坐下,这几个事很重要。
海平回头看着怀林,停下来,说:什么重要的事啊,搞的这么严肃。
怀林:你坐下。
海平坐下,看看表,对怀林:不会时间太长吧,一会儿我还要去见一个客户。
怀林:就几句话。海平,这次去中央党校对我很重要,于书记透话说,我回来后有可能到省里。
海平:我已经听说了。
怀林:海平,最近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你的房地产公司有暗箱操作行为……
海平不以为然地:别听那些咬舌头的人,他们是嫉妒我挣钱多。
怀林:海平,现在对我是关键时刻,先别管人家嫉妒不嫉妒,不能让把柄落在别人手里,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海平:这我知道,你放心,我会特别注意的。
怀林:尤其是不能用我的名义拉关系走门子,更不能行贿受贿,这不但毁了你,也将毁了我,毁了我们这个家。
海平:看你说的,我海平基本觉悟还是有的,再怎么不在乎,这些犯法的事绝对不会做的。
怀林:犯法的事谁都不想做,可有时候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往往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别总想着挣钱,钱挣的再多也没个头,够用的就行了。
海平看看怀林,说:行,我听你的。
怀林:还有,对梦菲不能太娇惯,管教要严格,这孩子追求刺激,追求时髦,并且还有早恋的苗头,上高一的时候就给男同学写过纸条,我对她特别不放心。
海平:这我知道,女孩子到这个年龄是要严格管教……(看看表,对怀林)说完吧,一会儿我要走了。
怀林:还有一件事,因为成立东方集团的事,解放可能对我有些意见,我想抽个时间和解放一起坐坐,好好聊一聊。
海平: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安排吧。
海平说着欲站起来。
怀林一把按住海平,说:这可不是我自己的事,这是我们家的事。我想带着你,还有梦菲,和解放一家人一起坐一坐,两个家庭在一起,谈话的气氛会融洽一些。
海平看看怀林说:行,只要是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答应。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