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六集 (下)

2011-08-22 10:5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154

 

26-19河边     黄昏     
夕阳染红了缓缓流淌的河水。
解放和楠楠沿着河边走来。
楠楠对解放说:我们好长时间没到河边来了。
解放:是……集团的事太多。
楠楠:昨天小军去看我,和林红的女儿小凡一起去的。
解放:他们说什么了吗?
楠楠看解放,然后说:没说什么,只是去看我。
解放:小军这孩子,看上小凡了。
楠楠:小凡是个好姑娘,她很懂事,也很讨人喜欢,她不像现在很多女孩子,像他妈林红。
解放:我虽然没见过小凡,但我相信你说的话,也相信林红能培养出与众不同的的好孩子。
楠楠:那你为什么反对小军和她来往?
解放:林红这辈子太不容易了,我担心小军亏待了林红的女儿。现在的年轻人感情一般不稳定,容易见异思迁。
楠楠看着流去的河水说:小军的眼神告诉我,他不是见异思迁的人,就是真遇上了什么风浪,他也不会亏待小凡。
解放沉默片刻,然后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也要等到大学毕业,当小军走进国防大学,穿上了军装之后,我会答应他的。
楠楠看看解放,说:解放,我非常羡慕他们……我们如果也能生在这个时代,多好啊。
解放看着楠楠,然后:楠楠,你是在埋怨我吧?
楠楠看着前方,说:我是埋怨自己……我太无能了,我和顾小伟冷战这么多年,也没有办法结束……他不肯和我离婚,还盼着我能去美国……
解放站住了,看着楠楠,说:楠楠,实在不行,你就去美国吧,你不能总是一个人啊……
楠楠也看着解放,说:解放哥,我不想再亏待自己,我想和你在一起……
楠楠说着,眼里涌出了泪花,她把脸侧向一旁。
解放动情地对楠楠:我等着你……
楠楠流着眼泪,微微一笑:谢谢你,解放哥……
楠楠挽着解放的胳膊,沿着夕阳下的河边,缓缓走去……
 
26-20五中林红家              
山娃在修理一个台灯,林红站在一旁当帮手。
林红对山娃说:你还真行,现在什么都会修。
山娃笑笑,说:我一个人在林子里,没事瞎琢磨。
林红:明天还去林子吗?
山娃点头,然后:林子又该打药了,现在的虫子可真多。
林红:等退下来,我去林子里陪着你。
山娃:这可不行,你这么好的老师,那可不能退。
林红:我一天到晚总是忙,也没时间去照顾你,我心里过意不去。
山娃对林红:看你说的,林红姐,你忙的都是大事,是我们山里娃的未来,过意不去的应该是我……等打完虫子,我过来多住几天,天天给你……(憨憨一笑)煮鸡蛋。
林红看着憨笑的山娃,眼前闪过年轻时山娃给她送煮鸡蛋的情景……
林红对山娃说:山娃,我这辈子也没给你生个孩子,实在对不起。
山娃:小凡不就是我们的孩子吗?
林红叹了一声,说:要是生小凡的时候,不剖腹产就好了……
山娃:林红姐,过去的事别再想了,现在有小凡这孩子,我很知足……林红姐,小凡最近来信了吧。
林红:来了。
山娃:小凡挺好吧?
林红:挺好的。
山娃说话间修好了台灯,他插上电源插座,按了一下台灯开关,台灯亮了。
山娃对林红:林红姐,好了,你今天晚上就可以给小凡回信了。
林红看着面前的山娃,微微点了点头……(暗转)
 
26-21东方大学林荫下                
小凡一个人坐在僻静处的连椅上在看林红的来信。
林红的声音:小凡,自从上次妈妈给你去信后,心里一直不踏实,也不知道你和小军的事处理的怎样了,你回信也没给妈妈说明白。妈妈不是担心小军,他的家教不会有问题,妈妈是担心你们今后,大学毕业后如果天各一方,或者你们之间的地位出现巨大的差别,都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和婚姻。
小军的身影出现在小凡的身后。
小凡还在看林红的信。
林红的声音继续:小凡,爱情并不是像小说写的那样浪漫,它是实实在在的,妈妈希望你一定要听妈妈们的话,在大学期间不谈恋爱,好好学习。
小军看着聚精会神看信的小凡,轻轻叫了一声:小凡。
小凡一怔,回头见是小军,忙收起信,对小军:你什么时候来的。
小军:来了好长时间了……谁给你的信啊?不是追你的情书吧?
小凡嗔他一眼:看你说的,是我妈妈的信。
小军:这我就放心了……(小军坐到小凡身边,拿出一包五香花生米)给你买的。
小凡:我不要。
小军:你不是喜欢花生吗?
小凡沉默片刻,说:小军,我妈来信再次嘱咐我,大学期间不能恋爱。
小军:这个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大学毕业之后再恋爱。
小凡看看小军,问:如果大学毕业,我们天各一方,怎么办?
小军干脆地:你上哪儿,我去哪儿。
小凡:我要回到妈妈身边,一边当老师,一边照顾妈妈。
小军:小凡,我不反对你回到妈妈身边,但我们80后的年轻人应该志在四方,不能让父辈瞧不起我们,等我们有了好的工作,找到可以发挥我们才华的位置,应该把你妈妈接出来,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你妈妈。
小凡:我妈妈不会同意的。
小军:我会说服你妈妈的。(小军说着站起来,对小凡)小凡,今天下午有个讲座,题目叫《未来的金融战争》我们去听听。
小凡看看小军,终于站了起来。
两人并排走去……
 
26-22东方大学            外(初秋)
东方大学内又挂出了欢迎新生的横幅。
前来报到的新生和家长络绎不绝。
 
26-23大学校园一处            
小军和小凡在写黑板报。小凡在一边画插图,小军手里拿着稿子,在黑板上抄写着一首散文诗。
诗的题目是《青春——献给新同学》,诗的内容如下:
青春是一首诗,她美丽浪漫,充满了幻想;青春是一曲歌,委婉动听,又激情荡漾……
小军的字写得很漂亮,吸引了不少路过的同学。
一个男生走过,看看黑板上的诗,问小军:小军,谁写的诗?
小凡看看身后,回答:小凡。
那男生打量着小凡,说:小凡?你写的真好,我还以为是哪位大诗人的力作呢。
小凡微微一笑,说:不全是我写的,是我和小军一起写的。
那男生看看小军,又看看小凡,笑着说:我说吗,这么好的诗,没有爱情的火花,怎么能写的出来呢……(对小军)对吧,小军。
小军嗔他一眼:去你的,杨雷!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我们在工作呢。
那男生笑着:不打扰了,你们继续写青春吧……
那男生说着走去。
小军拿起粉笔正要继续写,身后有人喊:小军哥。
小军和小凡同时回头看去。
梦菲跑过来,她打扮得十分时尚。
梦菲跑到小军面前,说:小军哥,你让我好找,问了好几个同学,我才找到你。
小军:找我什么事啊?
梦菲一笑:我现在是大学生了,东方大学的大学生,我可以和你谈朋友了。
小军一愣:你和谁谈朋友?
梦菲:你啊,刘小军同学啊……上高中的时候我不便公开,现在上大学了,我可以公开宣布,你是我的男朋友。
梦菲说着,瞥了一眼小军身旁的小凡。
小凡也不由看了梦菲一眼。
小军严肃地对梦菲说:梦菲,你既然是大学生了,就不是小孩子了,不能信口开河,随便开玩笑。
梦菲认真地:小军哥,我可不是开玩笑,自从上次见到你,我就认定你是我的男朋友。
身后有人叫“梦菲”的名字。
梦菲对身后回道:就来……(然后对小军)小军哥,我先走了,一会儿我再来找你。
梦菲说完,看了小凡一眼,转身跑去。
小凡望着离去的梦菲,问小军:她是谁啊。
小军:小屁孩……小凡,别在意。
小凡微微一笑:我才不会在意呢。
小军回过身继续写板报。
小凡又看了看梦菲离去的方向……
 
26-24市委怀林家             
梦菲兴奋地对海平说:妈,我今天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海平端过一杯水的给梦菲,说:你刚去报到,能办什么大事啊?
梦菲喝了口水,说:当然是大事了,我当众宣布,小军哥是我的男朋友,这还不是大事吗?
海平担心地:梦菲,你刚进大学就找男朋友,影响可不好啊。
梦菲:有什么不好,上大学处男朋友的多了去了……妈,告诉你,我宣布的时候,还有一个女生和小军哥在一起,长的也很漂亮,我宣布完了,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海平:一进校你就咋咋呼呼地找男朋友,人家那是笑话你。
梦菲:妈,根本不是这样,她那眼神,对小军哥绝对有意思,我要是不宣布,小军哥肯定就是她的了……妈,先下手为强,我今天打了一个打胜仗!
海平看看梦菲,说:你别自我陶醉了,还是要注意影响,你是市长的女儿,别人都盯着你呢。
梦菲不高兴地:妈,你和爸一样,就会打击人家的心情……我不给你说了,我要走了。
海平:刚回来就走,你去哪儿?
梦菲:同学请客,不吃白不吃。
说着,梦菲拿起自己的双肩包走了出去。
海平看着离去的梦菲,轻叹了一声,说:上了大学,也不让人省心啊……(暗转)
 
26-25东方大学校园             
小军和小凡沿着林荫小路走来。
小军由衷地对小凡:小凡,没想到你的诗写的这么好,好多同学都以为是从报刊上抄来的。
小凡一笑:我在中学写作就好,我写的诗歌还上过报纸呢,我妈说我有遗传。
小军:是你妈的遗传吧。
小凡:大概是吧。
小军:小凡,你怎么没考文科呢?
小凡:我妈说理科是基础,不上大学难以学好;文科就不同,以后在工作中可以自学。
小军:你妈说的挺有道理。
梦菲出现在他们面前,挡住了路。
小军和小凡都一愣。
梦菲本着脸对小军:小军,我要找你谈谈。
小军:谈什么?
梦菲:重要的事。
小军:说吧。
梦菲:我要和你单独谈谈。
梦菲说着扫了一眼小凡。
小凡对小军:小军,你们谈,我先走了。
小军对小凡:小凡,你在教室等我,我一会儿过去。
小凡答应了一声,又礼貌地向梦菲点点头,然后走去。
小军看着小凡离去,对梦菲:梦菲,说吧。
梦菲质问小军:我已经当众宣布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为什么还要和这个女孩来往?
小军淡淡一笑:你宣布有什么用,我又没承认。
梦菲强辩道:你没有反对就是默认。我不许你再和别的女孩来往。
小军哭笑不的,对梦菲:梦菲,我又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你有什么权利剥夺我的自由。
梦菲:爱情是自私的,我当然有权利!
小军冷冷一笑:你没病吧?
梦菲不快地:你才有病呢!
小军:你没病我走了。
小军说完径直走去。
梦菲看着离去的小军气得直跺脚,恨恨地对着小军的背影:刘小军……你跑不了!
 
26-26大学小凡宿舍         
小凡一个人正在桌上写着什么。
梦菲出现在门口,她敲了敲已经开着的门。
小凡抬头见是梦菲,站起来:是你啊?
梦菲走进,说:对,就是我。(梦菲说着走到小凡身旁,对小凡)我知道你叫小凡,我想找你谈谈。
小凡:我没时间,我还要看书。
梦菲:我就两句话……小凡,刘小军已经是我的男朋友,请你以后自重,不要再和刘小军来往。
小凡微微一笑:刘小军他承认你了吗?
梦菲也微微一笑,说:他承认了你了吗?我是说公开场合。
小凡没说话。
梦菲:他也没有公开承认你吧……所以,既然我已经公开宣布他是我的男朋友,比你先行了一步,你就不应该再和他来往。
小凡不快地:你这是不讲道理。
梦菲微微一笑:爱情是自私的,对情敌就是不能讲道理……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希望你以后做我的朋友,不要做我的情敌,再见。
梦菲说完转身离去。
小凡看着离去的梦菲,生气地:岂有此理!
 
26-27校园僻静处                 
小凡和小军沿着他们常走的林荫小路走来。
小凡沉默不语。
小军看看小凡,问:你叫我出来,什么事?
小凡沉吟片刻,说:那个梦菲找我了,说她既然已经宣布你是他的男朋友,就不许我再和你来往。
小军生气地:这个梦菲也太不讲道理了,我一会儿好好教育教育她。
小凡劝道:算了,没必要和她计较,这些80后就是自私,干什么事只想着个人,你说的道理她们根本听不进去。
小军看看小凡,说:我也是80后,我可不自私。
小凡笑笑:对不起,口误,打击面太大了。
小军一笑:没什么,我也只是说说……小凡,我记得你说过,你和80后只是差一岁,但我们都是同龄人,我们有责任帮助梦菲。
话音没落,身后传了梦菲的甜甜的声音:小军哥。
小军站住了,回过身子。
小凡也回过身子看着梦菲。
梦菲走过来,不看小凡,对小军说:小军哥,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们班女生都参加,我要隆重推出我的小军哥。
小军:行了,梦菲,别闹了,我今晚还有事。
梦菲:小军哥,我和她们都说好了,你不能不给我面子,我们班的女生都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
小军本着脸对梦菲:梦菲,请你不要一厢情愿!我再说一遍,我从来就没答应过你,我也不是你的男朋友。
梦菲微笑着:小军哥,你虽然没答应,可你爸爸答应了。
小军一愣:我爸什么时候答应的?
梦菲:我们小的时候,你爸就答应了。
小军:你胡说,我爸从来就没答应过。
梦菲: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我妈,你爸爸对我爸我妈都说过……小军哥,我还有事,下午五点我来找你。拜拜。
梦菲斜了一眼小凡,转身而去。
小军看着离去的梦菲,愤愤地:这个梦菲,不但自私还说谎!
小凡对小军:也许你爸真的答应过,你爸和他爸是同学。
小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26-28市委怀林家           
海平在接电话:好……好……这么好的行情我一定进……能挣多少……一股三块你有把握吗……好,我算算……(她说着按了一下身旁的计算器)……好,我尽快筹措资金……
响起门铃。
海平:……我家来人了,回头给你电话。
海平挂了电话,走过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小军,他叫了声:阿姨。
海平一愣:小军……快进来……
小军走进去。
 
海平把一杯冰水放到小军面前。
坐在沙发上的小军忙站起来,说:谢谢阿姨。
海平:小军,别客气,坐。
小军又坐下。
海平坐到小军身旁,问:小军,找我什么事啊?
小军:是梦菲的事。
海平一怔:梦菲怎么了?
小军:梦菲在学校到处散布我是她的男朋友,其实我根本没有答应过,梦菲这样无中生有,在学校影响很不好。
海平“哦”了一声,说:小军,是这样,梦菲也不是无理取闹,你爸爸以前的确答应过梦菲的爸爸,说长大了让梦菲嫁给你,当时我也在场。
小军:阿姨,我回家问过我爸爸,我爸爸说那是玩笑话。我和梦菲都是跨世纪的大学生,父母之间的一句玩笑,怎么可以决定我们的一生呢。
海平笑笑,说:梦菲这孩子从小认死理,她不认为这是玩笑话。
小军:阿姨,儿女婚姻父母做主,这种封建婚姻早就死亡了,阿姨也是大学生,不应该支持封建婚姻死灰复燃。
海平又笑笑,说:小军讲起大道理,真是一套一套的……
小军:这不只是大道理,这关系到我和梦菲一生的幸福,强扭的瓜不甜,旧时代的封建婚姻,造成过无数家庭的悲剧,我不希望我和梦菲悲剧重演。
海平看看小军,说:小军,话既然说到这份上,回头我劝劝梦菲。
小军由衷地:谢谢阿姨。(站起来)阿姨,我回去了。
海平站起来:回家问你爸爸好。
小军答应了一声。
海平:给你爸爸捎句话,明后天我去找他。
小军又答应了一声。
 
26-29东方大学校园                 
梦菲手里拿着一只冰激凌,随手把包装纸扔到地上,然后边吃边走。
学校的一个清洁女工走过来,对梦菲道:同学,你站住。
梦菲站住了,问:什么事?
清洁工:你随便扔东西,这是不应该的。
梦菲一笑:你不就是想罚钱吗?(掏出张十块,递给清洁工)给,够不够?
清洁工接过梦菲的钱,一边找零钱一边对梦菲说:同学,这不是罚钱的问题,你应该养成良好的习惯……
清洁工说着把找回的零钱递给梦菲。
梦菲一笑:不用了,下次再抓住我,就不用给钱了。
梦菲说完转身就走。
清洁工手里拿着零钱,看着离去的梦菲:如今的孩子啊……(摇摇头)哎……
梦菲走出几步,手机响了。
梦菲打开手机:喂……哪位……妈妈……我在图书馆……正忙着呢……什么事这么着急啊……那好吧,我晚上回去……哎……给我买个螃蟹比萨,就是咱家旁边那家,我好长时间没吃了……好……挂了……
 
26-30市委怀林家               
梦菲一边喝可乐,一边埋怨海平说:妈,你怎么没给我买比萨呢?
海平:我回来晚了,比萨卖完了。
梦菲:妈,你也真是的,人家都好多天没吃螃蟹比萨了。
海平:妈下次一定给你买……梦菲,有件事妈得提醒你。
梦菲看了海平一眼:什么事啊,搞的这么严肃?
海平:你不要再到处去说,小军是你的男朋友了,这样不好。
梦菲反唇相讥:有什么不好?我就是为了叫它既成事实,这是我得到小军哥的一招。
海平耐心地:人家小军不同意,小军找过妈了,不愿和你来往,妈也答应人家的了……
不等海平说完,梦菲就不高兴了,她本着脸对海平:妈,我的事你凭什么答应?我就是要得到小军,得不到小军哥,我宁可死!
海平: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啊!
梦菲:实话,心里话!我想得到东西,谁也挡不住!得不到我就去死!
海平看看梦菲,软了下来,说:梦菲,别吓唬妈,妈就你这么一个孩子,经不住你这么吓唬。
梦菲一副认真的样子,对海平说:妈,我不是吓唬你,我为什么要考上东方大学?还不是为了小军!你知道吗,小军哥是我们学校最帅的帅哥,是我的偶像,得不到小军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海平看看梦菲,说:梦菲,你可以用这种方式强迫你妈,但妈不能去强迫人家小军,小军不同意和你做朋友。
梦菲又变成撒娇的样子,对海平说:妈,你可以找小军的爸爸,小军听他爸爸的。
海平看看梦菲,说:小军他爸不听妈妈的,妈妈管不着人家。
梦菲:那你就给我爸写信,我爸学习回来就是省长,叫我爸爸找小军的爸爸爸。
海平:你们孩子的事,做父母的不便插手。
海平:妈,你和爸要是不插手,小军哥就是人家的,他和那个小凡可好了……妈,我求你了……
海平:这种事,妈张不开口。
梦菲着急地:妈,只要你答应,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都听你的!
看看梦菲,说:好吧,妈去试一试。
梦菲:不能说试一试,要一定成功。

    海平:好,妈尽量成功……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