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七集 (上)

2011-08-23 09:3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209

 

27-1解放办公室                 
解放对陈副厂长吩咐道:老陈,电视机厂的报告我看过了,我认为现在的电视机厂可以进入集团了。
陈副厂长:好,我这就给经委写报告……董事长,冰箱厂李厂长问,他们厂改造的事定了吗?
解放:还没有,他们的方案不行,每个厂的情况不一样,问题也不一样,别人的经验只能参考,不能照办……
公司秘书走进,对解放:董事长,倪总找你。
解放一时没想过来,问秘书:倪总,那个倪总啊?
解放话没说完,海平走了进来,她对解放说:倪总就是我,倪海平。
解放忙笑着对海平:是你这位倪总啊……你坐……我先安排一下工作。
海平对解放:你先忙,我不急。
海平说完大方地坐在沙发上。
解放对陈副厂长交代道:老陈,你先把电视机厂的报告抓紧送上去,抽空咱们去趟冰箱厂,帮李厂长把一把脉搏,一起确定一个可行有效的改造方案。
陈副厂长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解放拿了瓶水放在海平面前,说:倪总,慢待了。
海平:刘总客气,你这么忙我还来找你,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解放:看你说的,能帮你倪总办事我高兴……倪总,说吧,找我什么事?
海平:一件公事,一件私事。先说公事。
解放点点头:好。
海平:我们公司最近想买几栋楼盘,价格非常合适,银行贷款额度远远不够,我想拆借一笔资金,不知道刘总能不能帮上忙。
解放笑笑,说:听倪总的口气,这笔资金小不了。
海平:对东方集团来说不算多,我可以支付高息,月息百分之十。
解放:利息倒是很诱人,但我是国企,再高的利息我也不能批……
海平:只用一个月,月息再加五个点,个人嘛……(看看解放)我是民营,账目灵活,一是不会亏待你,二是不会有后遗症。
解放笑笑,说:倪总,我刘解放胆子小,集团上下这么多人都盯着我,个人嘛,(笑笑)我是一分都不敢……
海平笑笑:我第一次求刘总,刘总就把门给封严了,看来刘总是一点忙都不肯帮了?
解放:不,倪总的忙我还是要帮的,我给你引荐一下台湾的高德归先生,他手上有一笔流动资金,你和高先生民营对民营,只要不违背国家法律,怎么合作都行。
海平:那好吧,我先谢谢刘总……刘总,还有件私事请刘总帮忙,希望刘总不要再推辞了。
解放:只要不违规,我一定帮忙。
海平笑笑:这件事,不可能违规。
解放:什么事?
海平:是这样,我们家梦菲看上你们家小军了,说什么也要和他交朋友,我怎么劝都不行,梦菲放出恨话,说如果得不到小军她就死给我看,真是愁死我了……
解放看着海平,说:还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海平:刘总,如今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你们家小军我不知道,我周围那些独生子女,姥姥家惯了奶奶家惯,任性得很,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唉,梦菲她爸又不在,你说我这当妈的,敢掉以轻心吗?
解放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是……可小军这孩子脾气倔得很,当初上大学和我对着干,打死也不去考军校,我的话未必能够起作用。
海平:刘总,是这样,我们家梦菲记性好,她说小时候你答应过怀林,长大了让小军娶她……
解放:有这事吗?
海平:当然有了,我也记得很清楚,是你刚转业的时候……
解放“哦”了一声,微微一笑:也许吧。
海平看看解放,说:刘总,梦菲和小军的事怎么办呢?你这当叔叔的,总不能说了不算吧……
解放一笑:倪总,你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暗转)
 
27-2解放新家           
解放对坐在面前的小军说:小军,你现在是大三的学生,转眼就毕业了,一毕业就算是成人了。
小军:我早就是成人了,年满十八岁就是成人。
解放:爸爸今天不和你抠字眼,和你谈谈个人问题。梦菲的妈妈来找我,说梦菲看上你了……(淡淡一笑)我也不知道你这个臭小子有什么魅力,让人家梦菲哭着喊着和你交朋友……
小军直率地:我不喜欢她,不想和她做朋友。
解放看着小军:你对梦菲就没有表示过一点意思?
小军:绝对没有,我可以发誓。
解放看看小军,说:你知道爸爸为什么不让你在大学谈恋爱吗?就是怕你不成熟,感情不专一,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知道吗?
小军:我不会的。
解放:别说的好听,梦菲哭着喊着和你交朋友,我不信你对人家就没有过一点表示?
小军:爸,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她那样的女孩我躲还躲不及呢,优点一个也看不到,现在女孩子的缺点,倒是一个都不少。
解放:你别给我信誓旦旦的,也别贬低别人。我要提醒你,不要以为自己有点才华,长的还算人模狗样,就朝三暮四,在女孩子面前穷显摆,讨好女人家女孩子……
小军气急地:爸,你怎么这么说我呢?我要是这样的人,我就不是人!
解放看看小军,说:有责改则,无则加勉,明白吗?
小军没说话。
解放:我问你话呢,明白吗?
小军没好气地:你这又不是疑难问题,有什么不明白的?
 
27-3东方大学图书馆         
小凡抱着几本书从图书馆走出。
梦菲从后面追上来,喊了一声:小凡。
小凡站住了,回过头。
她看着走过来的梦菲,淡淡地问:有事吗?
梦菲:我想请你吃饭。
小凡:我从来不欠别人的情,有事就在这里说吧。
梦菲看看四周,然后:我们到那边去说。
小凡:为什么不在这里?
梦菲:在这里不方便,很重要的事,关系到小军。
小凡看看梦菲,然后跟着她走去。
 
27-4学校一毕僻静处               
梦菲从书包里拿一个信封递给小凡:这是送你的。
小凡警惕地看着梦菲:我不收别人的礼物。
梦菲:这不是礼物,是赔偿,一万块钱。
小凡:什么意思?
梦菲:你把小军让给我,不再和他来往,这一万钱是对你精神上的赔偿。
小凡冷冷一笑:金钱买不到爱情。
梦菲:我买的不是爱情,是时间,你进校比我早,所以你得到了先机,先于我和小军哥有了接触的机会……但是你们不合适,你比他大,又是从县里来的,你们的品味不一样,只要你让出半年时间,我会让小军喜欢我。
小凡:你就这么自信?
梦菲一笑,说:当然。我爸爸是市长,党校回来后就要进省里,我妈妈是高级编辑,还是老总,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毕业,而你们的家庭不是这样,你爸爸可能小学都没毕业,我们从小受到的熏陶不一样,所以,不单是相貌,而且在品味上,我都远远超过你。再说小军哥,他爸爸在部队是团职,下来是老总,副市级,我们之间有共同的语言。
小凡轻轻一笑,说:如果我不答应你呢。
梦菲:那我们就竞争下去,不达目的,我决不罢休。
小凡:那好吧,我奉陪。
梦菲轻蔑地一笑:你将会败得很难看。
 
27-5解放新家           
楠楠在帮助解放收拾房间。
楠楠一边收拾,一边对一旁打下手的解放说:两天不来,你就弄的这么乱。
解放笑笑:我要是不乱一点,怎么能显出你的重要性呢?
楠楠嗔他一眼:你就会说。
解放:我也会干……你那抹布是不是该换了?
楠楠看看手里的抹布,递给解放,换过一块干净的,继续擦着。
解放看着干活的楠楠,说:你干活的姿势真好看。
楠楠:你就会糊弄着我多干活。
解放:要不你歇会,我干。
楠楠:算了,你干完了我还得擦一遍,不如一次就成功。
解放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干活的楠楠。
片刻后,解放说:楠楠,有件事你帮我拿个主意。
楠楠:是冰箱厂的事吧?
解放:不是,是小军的事。海平来找我,说他家的梦菲看上小军了……
楠楠:小军看中的是小凡……
解放:这我知道,小军根本就不喜欢梦菲……可海平说,梦菲为了和小军好,要死要活的,也不知道这臭小子有什么好……楠楠,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楠楠放下手中的活,对解放说:梦菲那孩子我在学校见过,是那种什么东西也敢要,什么话也敢说的孩子……你放心吧,她出不了任何事。
解放“哦”了一声,然后对楠楠:那你说,我怎么回答海平?
楠楠一笑:这事你还用得着问我吗,你心里早有方案了。
解放笑笑:不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吗?
楠楠:你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27-6市委怀林家      黄昏      
梦菲在自己的屋子里收拾着双肩包。
海平站在一旁对梦菲解释着:……梦菲,你和小军的事,妈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找过小军的爸爸,可人家小军不同意,交朋友的事,得双方自愿,不能强迫……
梦菲淡淡地:妈,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海平:梦菲,你刚刚走进大学,晚一点谈朋友也有好处,以后你接触的人多了,比小军好的男孩子有的是……
梦菲甩过一句:我就看着小军好,别人再好我也不找。
海平看看梦菲,然后耐心地:梦菲,有很多事当事者迷,退一步天地宽,谈朋友也是这样,当年我和你爸爸……
梦菲背起包对海平:妈,没别的事我走了。
海平担心地:梦菲,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千万别想不开……
梦菲轻轻一笑:我还没享受过爱情呢,不会想不开……我走了。
梦菲说着背着包向外走去。
 
27-7市委怀林家门厅 黄昏      
海平跟着梦菲走到门厅,对梦菲说:吃了饭再走吧,妈给你做饭。
梦菲:我不想吃……妈,再见。
说完,梦菲走了出去。
海平看着离去的梦菲,有点心绪不定,自语道:这孩子……
 
27-8街上               
夜色降临了,城市的夜色到处是闪烁的灯光。
 
27-9市委怀林家                    
墙上的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海平仍是心绪不定的样子。
海平拿起手机,按了几个号。电话通了。
海平对着手机:喂,是东方大学女生宿舍吗……
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是,你找谁。
海平:我找梦菲,李梦菲……
电话里的声音:李梦菲还没回来。
海平:都十点了,她为什么还不回来?
电话里的声音:不知道。我在值班,挂了。
海平:等等,师傅,麻烦你,梦菲回来后,叫她给家里打电话,就说她东西忘在家了……千万别忘了……好,谢谢……。
海平挂了电话,接着又按了几个号,是手机号。
片刻后,手机里传出话务员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海平关了电话,又按了一下重复键。
手机里再次传出话务员的声音: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在拨。
海平挂了电话,忐忑不安地:这孩子,这么晚去哪儿了……
 
27-10街上               
城市的夜,已经十分安静了……
 
27-11市委怀林家                    
(叠)墙上的表已经是十一点了,屋子里的电视已经关了。
海平再次拿出手机,按了几个号,对着电话:喂,东方大学女生宿舍吗……
还是那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是,你找谁。
海平:我找李梦菲……
中年人女人的声音:李梦菲没回来。
海平着急地:什么,她还没回来……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中年女人:不知道。
海平不高兴地:李梦菲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你们应该知道……你们这是不负责任,我找你们校长……
海平说着挂了电话,然后又按了几个号。
海平对着电话:请接王校长……我是市政府……
电话通了,传来王校长的声音:我是王建华,请问,你是那位……
海平:王校长,我是李市长家,我叫海平……
王校长的声音:我知道,是李梦菲的妈妈吧。
海平:对,我是李梦菲的妈妈……王校长,梦菲到现在没有回宿舍……宿舍管理员说她不知道,这是不负责任……
王校长的声音:倪总,你别着急,我们会追究责任的。
海平:责任的事先不追究,请你帮我找找梦菲,我今晚必须见到她……
王校长的声音:倪总放心,我这就给保卫处打电话,叫他们马上去找。
海平:好……谢谢王校长……王校长,你手机多少,我随时联系可以吗……好,我记一下……
海平拿过一个小本,在上面记了一个号。
海平对着电话:王校长,有消息立刻给我打电话……拜托了……
海平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海平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的手机……
墙上的表在慢慢走。
已经是十一二点了。
海平坐卧不安。
海平拿起手机,正准备按号,电话响了起来,海平立刻接通电话:喂,王校长吗……梦菲找到了没有……
电话里传来王校长的声音:倪总,你别着急,孩子还没回来,梦菲经常回来很晚,我们正在找,会找的到……
海平木木地:好,好……我等你们的消息……
海平关了电话,呆呆坐在沙发上。
耳旁回响着梦菲的话:得不到小军哥,我宁可死……妈,再见。
眼泪从海平眼中流了下来。
海平想到什么,拿起手机按了几个号。
电话通了,海平对着手机:怀林,怀林吗……
怀林的声音:海平,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海平急切地:怀林,你赶快回来,梦菲丢了……
电话里怀林的声音也很着急:梦菲怎么丢的,派人去找了了吗……
眼泪从海平的眼里再次流下,说:怀林,你赶快回来吧,我受不了了……
海平哭着说不下去了。
电话里怀林的声音:海平,你怎么了,说话啊……
她关了手机,失声痛哭起来……(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