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七集 (中)

2011-08-24 10:4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677

 

27-12山区路上            
一辆出租车驶来。
梦菲坐在车上,她手里拿着那个双肩包,看着车外的群山。
 
27-13沂山五中校门口          黄昏     
(叠)放学了,校园里已经安静下来。远处有几个男生在打篮球。
那辆出租车停在校门口,梦菲背着双肩包走下来。
梦菲走到传达室门口,问看门的大爷:大爷,小凡的妈妈,是在这里当老师吗?
看门门大爷:哪个小凡?
梦菲:林小凡,98年毕业,考上了东方大学。
看门大爷想起来了,对梦菲:你说林红老师,她女儿就叫小凡,那孩子可好了。
梦菲:小凡的妈妈在吗?
看门大爷:刚走,放学回家了。
梦菲:她家怎么走?
看门大爷指着校门口的路,对梦菲:顺着这条路一直走,见路口向左拐一百步就是学校宿舍院,进了宿舍院子,你再打听一下。
梦菲:谢谢大爷。
梦菲转身走去。
 
27-14沂山五中宿舍外      黄昏     
梦菲背着双肩包走来,她一边走一边用目光寻找着。
一个中年女教师迎面走来。
梦菲迎上前,问:老师,请问小凡家是哪个门?
女教师看了看梦菲,问:你是小凡什么人?
梦菲:大学同学,我从长河来。
女教师立刻热情起来:我带你过去。
女教师带着着梦菲走到林红宿舍前,敲敲门,对里面说:林老师,小凡的大学同学来了。
屋里随即传来林红的声音:来了。
门开了,林红一脸热情地走出来。
女教师对林红:林老师,这是小凡的大学同学,她找你。
林红热情地对梦菲:来,同学,请进。(然后对教师)吕老师,谢谢你。
女教师:不客气。
 
27-15五中林红宿舍      黄昏       
林红端过一盘洗好的苹果放在梦菲面前,说:同学,这是山里刚下来的苹果,可新鲜了,你尝尝。
梦菲看看盘子里那鲜亮的苹果,拿起一只,对林红:谢谢阿姨。
林红:吃吧,别客气。
梦菲咬了一口,然后赞叹地:好吃,真甜!
林红看着梦菲,说:好吃就多吃点。
梦菲大口吃着。
一个苹果顷刻间就吃完了。
林红又拿起一个:再吃一个。
梦菲:等会再吃……阿姨,有餐巾纸吗?
林红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没有,阿姨有毛巾。
说着,林红起身走到脸盘旁,拿过洗脸的毛巾,递给梦菲。
梦菲:谢谢阿姨,我不用毛巾。
梦菲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小包一次性餐巾纸,熟练地打开,拿出一张擦了擦手和嘴,把餐巾纸随手扔在桌上。
林红在一旁看着梦菲的行为,不知说什么是好。
梦菲又喝了一口水,然后对林红说:阿姨,我从长河来,有件很重要的事请阿姨帮忙。
林红“哦”了一声,然后:只要阿姨能帮的,阿姨一定帮你。
梦菲:阿姨,我有一个男朋友叫小军,我们从小就很好……
林红一怔:小军?
梦菲:对,刘小军……阿姨,你认识他吗?
林红摇摇头,然后:你接着说。
梦菲:我和小军哥就像书上说的,是青梅竹马,我小的时候,他爸爸还对我爸爸说,等小军长大了让他娶我。可是小军上了大学后,逐渐和我疏远了,因为小凡在追小军,而且和他好上了……当然,小凡也是个漂亮的女生,小军哥喜欢她也无可厚非,可什么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小军是先和我好的,小凡这么做就是第三者……
林红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梦菲继续讲道:阿姨,我没有谴责小凡的意思,我只是想请阿姨出面,制止小凡这种不道德的行为,让小军哥重新回到我身边……
林红看着梦菲,很长时间没说话。
梦菲看着林红,问:阿姨,你能帮我吗?
林红点点头,然后说:同学,实在对不起,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女儿。
梦菲:阿姨,只要小凡离开小军,就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了。
林红严肃地:我会让她离开的,我不允许我的女儿做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我今晚就给他写信,如果她不听,我就叫她退学,回到山区种地。
梦菲感激地:阿姨,谢谢你。
林红:不用谢,这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想到什么,问)同学,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梦菲:我叫李梦菲,我爸爸是市长!
林红一怔:市长……你爸爸是不是叫李怀林……
梦菲:对,我爸爸就叫李怀林……阿姨,你认识我爸?
林红摇摇头:不认识……听说过……
梦菲看看沉思的林红,说:阿姨,我走了。
林红:梦菲,天就要黑了,住在阿姨这里吧,阿姨给你做饭。
梦菲:我不住了,外面有车,是我租的,我走了(摆摆手)拜拜。
梦菲消失在门外。
林红好像是做梦般,看着梦菲离去的方向……(暗转)
 
27-16市委怀林家        
里屋,海平坐在床上哭个不停。
怀林在一旁劝道:别哭了,孩子会找到的,学校在找,公安局也在找,总会找到的……
海平还在哭:你不知道,她走的时候说再见……那眼神,就像是永别……想起来我就后悔,我为什么不拉住她呢……怀林,要是梦菲真有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了……
怀林:看你说,梦菲这么开朗的孩子怎么会出事呢,我保证她不会出事……
海平哭着说:你拿什么保证……你回来都一天了,孩子呢?到现在也不见影……(哭的更伤心了)怀林,我真受不了……
怀林搂着海平的肩膀,安慰道:海平,相信我们的孩子,梦菲平时虽然娇惯一点,但是对生活,她不会丧失信心的……
海平哭着:我也希望能相信孩子,可我就是没办法相信……见不到孩子,我谁也不相信……
外面传来开门声,随后有人走了进来。
海平和怀林一怔。
接着传来梦菲的声音:妈……
海平动作极其迅速地起身向门厅奔过去。
怀林随后也跟了过去。
 
27-17市委怀林家门厅        
海平和怀林走进门厅,梦菲就站在他们面前,她正在喝水。
海平愣了片刻,随即几步过去,一把将梦菲搂在怀里,哭着:梦菲,你可回来了。
梦菲看着海平,笑笑:妈,你怎么了?
怀林在一旁本着脸:还笑,你去哪儿了,怎么也不来个电话。
梦菲看看怀林:爸,你怎么回来了?
怀林仍本着脸:回答爸爸,去哪儿了,怎么不给妈妈打电话?
梦菲一脸轻松地:我本来想着打电话,手机掉了,我想买一个,带的钱不够……
怀林:丢三落四的,你到底去哪儿了?害的这么多人到处找你。
梦菲一副无所谓地样子:你们找我干什么?我这么大人又丢不了。
怀林生气地:你这是什么话?你两天两夜无踪无影,能不找你吗?你知道你妈有多着急啊……
海平在一旁对怀林劝道:行了,怀林,别发火了,孩子不是回来了吗,回来就没事了……(对梦菲)梦菲,饿了吧,妈给做饭去。
梦菲:妈,我可是饿坏了……我要吃蛋炒饭,土豆丝。
海平:好,妈这就去给你做……再给你做碗酸辣汤,你最愿意吃的,怎么样?
梦菲点点头,然后对海平:妈我休息一会儿,做好了你叫我。
海平点点头,进了厨房。
梦菲拿起沙发上的背包转身欲走。
怀林在一旁对梦菲说:梦菲,先别走,告诉爸爸你去哪儿了,回答完了,再去休息。
梦菲任性地:你还让不让人活啊?我都困死了,你让我睡一会不行吗?
怀林欲言,海平从厨房里走出来,对怀林:怀林,让孩子先去休息吧,反正回来了,不会有事了。
梦菲斜了一眼怀林,说:还是妈妈好。
梦菲说着进了里屋,关上了门。
怀林看看梦菲的房门,对海平:都是你惯的!
海平反驳道:就这么一个孩子,谁家不惯啊,梦菲这是好的,咱们大院孩子,有几个上重点大学的?(想到什么,对怀林)怀林,你只顾说孩子了,把重要的事给忘了……你赶快给学校打个电话,还有公安局,告诉人家梦菲回来了,别让人再折腾了。
怀林答应了一声,拿起手机,按了几个号,手机通了。
怀林对着手机:喂,公安局老陈吗,我是李怀林……
海平走进厨房,又探出身子,对怀林:你小点声,梦菲休息了,到卧室里打去。
怀林看看海平,拿着手机进了自己的卧室。
 
27-19市委怀林家梦菲卧室       
梦菲的房间里,梦菲躺在床上,手里拿着小军的照片,仔细端详着。
梦菲对着照片上的小军说:小军哥,这回你可跑不了了……
她把小军的照片放在胸前,然后闭上了眼睛……
 
27-20学校校园         
太阳已经西斜,大学生们陆续来到空地上,有的打羽毛球、排球,也有的在看书,做其他活动。
小军和小凡坐在草坪上。
小凡心事忡忡地看着远处,对小军说:小军,我总觉得梦菲出走,和你我有关系……
小军看了小凡一眼,说:小凡,别多想了,反正梦菲已经找到了。
小凡:我不是多想,我觉得梦菲做事容易极端,真不知道以后还会搞出什么古怪的名堂来。
小军:不管她怎么古怪,以后我们少和她接触,这样,她做什么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小凡看看小军,说:我就担心摆脱不了她……
小军安慰道:小凡,你别担心,她要是再闹,我找他爸爸,他爸爸是市长,不会不懂道理。
小凡看着小军:你认识她爸爸吗?
小军:认识,我们一起吃过饭呢。
小凡“哦”了一声。
小军:你妈也应该认识。
小凡:我妈从来没说过。
小军:梦菲的爸爸和我爸是同学,你妈和我爸也是同学,你写信问问,你妈和梦菲的爸爸应该认识。
小凡看着远处,说:就是认识,我妈也是不会和高官交往的。
小军看看小凡,说:你的性格很像你妈,朴素和淡雅中,流露着清高。
小凡:我妈可不清高,我妈非常平易近人。
小军:那我一定要去见见她。
小凡忙摇头,说:你现在不能见她。
小军一笑:你认为何时能见,我就何时去见。
小凡:……
 
27-21市委怀林家门厅          黄昏      
茶几上摆着土豆丝和几个可口的菜,桌上的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梦菲很香甜地吃着海平做的饭菜。
海平欣慰地看着吃饭的梦菲。
怀林坐在一旁看报纸。
梦菲吃下最后一口米饭,又吃了几口菜,对一旁的海平说:妈,我吃饱了,不吃了。
海平:好吃吗?
梦菲:太好吃了,我明天还回家来吃。
海平:那好,妈明天再做。
海平说着收拾起茶几上的剩饭,然后端着剩饭进了厨房。
坐在沙发上怀林放下报纸对梦菲说:梦菲,你休息过了,也吃饱了,可以回答爸爸的问题吧?
梦菲心情很好对怀林:当然可以,问吧。
怀林:你这两天去哪里了?
梦菲:去沂蒙山了。
怀林一愣:你去沂蒙上干什么?
梦菲:我去找小凡的妈妈。
怀林更为疑惑地:你找小凡的妈妈干什么?
梦菲扫了怀林一眼,说:爸,你看你,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女儿不光是温室里的花朵,也敢去经风雨,见世面。
怀林看着梦菲,问:你找小凡妈妈到底什么事?
梦菲:老爸,既然你这么感兴趣,我就从头给你说。小凡和刘叔叔家的小军,他们在大学是一个班,近水楼台先得月,小凡就和小军好上了……
怀林瞥了梦菲一眼:人家好碍你什么事?
梦菲:当然碍我的事了!我也要和小军哥好,而且小的时候,小军他爸还答应过咱们家,所以啊,我决不能眼看着小军让小凡抢走,我就找到小凡,让她退出。
怀林不快地对梦菲:人家凭什么退出,你以为这是买东西啊!
梦菲一副不讲理的样子,说:她不肯退出我们就竞争,我就不信,她一个山里来的土包子能争得过我?!为了让小凡尽早退出,我就去了沂蒙山,找到了小凡的妈妈,她妈妈是个中学老师,长的更土气,家里也含酸得很,比我家差的远了去了……
怀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对梦菲: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长相和穿戴,更不在于贫富……
梦菲一笑,对怀林说:老爸,我说她土气你着急什么,小凡他妈和你又有没什么关系……
怀林看看梦菲,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梦菲接着说:小凡的妈妈对我还是很客气,问我叫什么,父母是干什么的,我说我爸爸是市长……爸,她竟然知道你的名字,好像还认识你……
怀林扫了一眼厨房,然后阴沉着脸问梦菲:你对人家都说了些什么。
梦菲大咧咧地: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我和小军的事呗……我说我和小军哥从小青梅竹马,如今我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她就是小凡,小凡破坏了我和小军哥的情感,我让小凡妈妈出面,制止她女儿这种不道德的行为,让小军哥重新回到我身边……
梦菲话没说完,脸上重重的挨了怀林一巴掌。
梦菲含着眼泪,吃惊地看着怀林:爸,你打我?!
怀林愤怒地指着梦菲,吼道:你,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自私,不知羞耻!你才是不道德,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女儿!
听到怀林的吼叫声,海平从厨房急急走出,手上还沾着水。
海平看看二人,急切地问:怎么了?
梦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爸爸打我……
梦菲拿起自己的背包,哭着跑进了自己的屋子,在里面关上了门。
海平火刺刺地埋怨怀林:你干什么你?你干嘛打孩子呢?
怀林仍愤愤地:这孩子太自私了!不知羞耻,不可原谅!
海平生气地: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孩子要是出了事,我找你算账!
海平说着来到梦菲的屋门外,推了推门。
门在里面插上了。
海平对着屋门:梦菲,好孩子,开开门,让妈进去,好吗?
 
27-22市委怀林家梦菲卧室
梦菲卧室里,梦菲趴在床上,伤心地哭着……
 
27-22市委怀林家门厅
门厅里,海平站在梦菲的门外,耐心地对着屋里说:梦菲,是爸爸不对,他不该打你,让妈妈进去,看看你,好吗。
屋门还是紧闭着。
怀林坐在沙发上,还在生气,他回头看了看梦菲的屋门。
海平对着屋里继续说:梦菲,妈妈不放心,让妈妈进去好吗……
屋子里传来梦菲发狠的声音:我死不了,我谁都不想见!
海平还是耐心地:梦菲,妈妈就看你一眼,就看一眼好吗?
屋子里又没了声音。
海平看看屋门,回头对怀林发火道:你疯了你?!梦菲从小我们谁都没动过她一指头,现在你却打她,还打她的脸……(说着哭了起来)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了,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不活了……
海平捂着脸痛哭不已。
怀林看看哭泣的海平,说:海平,是我不对,我认错……
海平哭着说:你向我认错没用,你应该向孩子认错……去啊!叫孩子开门,我要看看梦菲……
怀林看看海平,只好走到门前,对着门内说:梦菲,开开门,爸爸给你说,刚才不该打你。
 
27-23市委怀林家梦菲卧室
屋子里,梦菲已经坐了起来,他在收拾自己的包,不说话,只是流泪。
怀林的声音传进来:梦菲,你听见了吗,爸爸错了,开开门吧,妈妈要看看你……
梦菲收拾好包,擦擦泪走到门前,想了想,猛地拉开门。
 
27-24市委怀林家门厅里
门厅里,怀林正对着屋门说:梦菲,爸爸不该打你……
门猛然间开了,梦菲拿着包走出来。
怀林一愣。
梦菲绕过怀林向外面的门走去。
怀林反应过来,几步跟过去,拉住梦菲:梦菲,你去哪儿?
梦菲冷冷地对话录:你别动我!
海平也忙走过来,对梦菲说:梦菲,爸爸已经认错了,你别出去了,好吗?
梦菲不看海平也不看怀林,说:我要回学校。
怀林劝梦菲说:天这么晚了,明天再走吧。
梦菲大声地对怀林喊道:我不愿意,不愿意!你放开我!
怀林看看梦菲,想发火,又忍住。
梦菲再次大声地对怀林:听见了吗,放开我!
怀林火了,气愤地指责梦菲:梦菲,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爸爸吗?
梦菲怒眼看着怀林,说: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不会打我,放开我!
海平在一旁对怀林劝道:怀林,放开孩子,有什么话好好说。
怀林看看海平,松开了梦菲,严厉地说:爸爸今晚不许你走。
梦菲哭起来,说:我不想再挨打了,我要走,我要回学校……
梦菲越说越伤心,嚎啕痛哭起来。
海平掏出手帕给梦菲擦着眼泪,哄她道:梦菲,别哭了,妈妈让你走,妈妈送你回学校……
海平说着开了门,拉着梦菲欲走。
梦菲一把甩开了海平的手,大声地:别动我,我自己走!
海平只好点头:好,你自己走。
梦菲哭着出了家门,在外门使劲地甩上了门。
屋子里只剩下了怀林和海平。
海平又哭了起来。
怀林看着海平,长长叹了口气,他正要说什么。
海平哭着训斥怀林道:你还站着干什么?你走啊你!
怀林没明白过来,问:你让我上哪儿走啊?
海平大声地:你赶快去看看梦菲……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真的不活了!你快去啊!
怀林看看海平,拉开屋门,走了出去……(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