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九集 (上)

2013-06-26 16:16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316

 

29-1市委怀林家            
梦菲侧身向里躺在床上,头上和身上都蒙着毛巾被。
海平轻手轻脚走到窗下,拉开窗帘。
梦菲在毛巾被下发出很大的声音:不许拉窗帘!
海平看看躺在床上的梦菲,又立刻拉上窗帘。
海平走到床前,对梦菲:梦菲,既然醒了就起来吧。
梦菲仍蒙着毛巾被,大声地:不起!
海平仍是和颜悦色:你都睡了二十个小时了,起来吧。
梦菲:我就是不起。
海平:刚才你王叔叔来电话,就是教委的那个王处长,他说美国那边今天有消息。
梦菲猛地掀开毛巾被,厉声地对海平道:你骗人,你们都骗人!
梦菲说罢又把毛巾被蒙在头上。
海平还是很耐心地对梦菲说:妈妈不骗你,起来吧,梦菲,咱们一起等王叔叔的消息。
海平说着,掀开梦菲身上的毛巾被。
梦菲一把拉住毛巾被,对海平说:我不起,我不相信你!
海平:妈什么时候骗过你,王叔叔真的来电话了……
梦菲:你就是骗我,你们都骗我……
梦菲说着哭起来。
海平忙对梦菲哄道:梦菲别哭,妈妈真的不骗你,你爸爸说,他也给你王叔叔打过电话,王叔叔会给咱们办的……
梦菲伤心地哭着说:我不相信你们,不相信你们……你们说小军不和小凡好了,他们不但好,还要一起出国,小军不要我了……
海平哄道:小军出国,咱不是也出国吗,王叔叔给你办的也是耶鲁大学,小军他跑不了……
梦菲一边哭一边摇头:我不相信,不相信……
海平:梦菲,请你这次相信妈妈,如果妈妈给你办不成,你可以永远不认妈妈,行吗?
梦菲泪眼看着海平,说:妈,这可是你说的。
海平:是妈妈说的。
梦菲:你不许改口。
海平:妈妈不改口……(海平说着,眼里也有了泪水,她极力忍住,对梦菲)起来吧,梦菲,我们一起等王叔叔的好消息。
梦菲看看海平,松开毛巾被。
海平把毛巾被掀到一旁,把梦菲拉了起来,说:妈妈给你买了汉堡,你是在这里吃还是到门厅吃?
梦菲:我到门厅吃。
 
29-2门厅里。
梦菲已经梳洗完毕,她坐在沙发上,一边喝可乐,一边吃汉堡。
海平在一旁看着梦菲,问:一个够吗?
梦菲:够了……妈,王叔叔怎么还不来电话啊?
海平看看表说:应该快了……(对梦菲)梦菲,中午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去。
梦菲:我什么也不想吃,我要等王叔叔的电话。
海平:那……王叔叔来电话之后呢?
梦菲:再说吧……
海平看着梦菲,轻轻叹了声气。
 
29-3解放新家              
楠楠正在往一只硕大的帆布旅行箱子里摆放东西,有拖鞋、枕头,压缩过的被子,还有一包包的药。
解放走过来,看看箱子里的东西,说:你怎么给他买这么多东西?
楠楠一边收拾箱子一边说:到了美国,没有车买东西不方便,另外价钱也贵……还有些东西,根本买不着。
解放看看楠楠,说:真让你费心了。
楠楠揶揄地:我不费心谁费心啊,你又不管小军。
解放不语。
楠楠看看解放,问:你真不见他了?
解放坚决地:不见。
楠楠对解放说:都五十多了,还这么较劲,小军毕竟是你的孩子啊。
解放固执地:正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我才较劲,不较劲他尾巴能翘到天上去了,还以为他是对的呢!
楠楠:小军也没什么错啊……那天听了他的演讲,我觉得他做的对,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你爸说的,每一代有每一代人的奋斗轨迹,如果都是一个老样子,那非落伍不可!
解放看看楠楠,揶揄地说:行,你们都有文化,都有理论,就我刘解放落伍了……
解放说着向里屋走去,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对楠楠:小军胃不好,别忘了给他买个热水袋。
说完,解放进了里屋。
楠楠看着离去的解放,一笑,自语道:越来越像你爸了。
楠楠说罢,继续收拾箱子里东西。
 
29-4市委怀林家      黄昏       
梦菲看着窗外的夕阳,对海平说:妈,太阳就要落下去了,王叔叔怎么还没消息啊?
海平也看看窗外,说:也许你王叔叔正忙,还没顾得上给我们打电话。
梦菲“哼”了一声,说:我才不信呢,他要是有消息,早就迫不及待了……(走过来,对海平)妈,你可是答应我了,今天一定有消息,如果没有,你就不是我妈妈。
海平强笑笑,说:是,妈答应了……不过,有时候也许有意外……
梦菲不高兴地说:我不管,反正是你答应的,今天没有消息你就不是我妈妈。
说完,梦菲起身进了自己的屋子,在里面关上了门。
海平叹了口气,走到门前,对门内说:梦菲,你晚上吃什么。
屋子里传来梦菲冷冰冰的声音:不吃!
海平一阵伤心,忍了忍,对门内:梦菲,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怎么行呢?你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去……
门一下开了,梦菲站在门内,不耐烦地对海平道:妈,你烦不烦啊?不吃就是不吃!
梦菲说完狠狠摔上了门。
海平站在那里,望着关上了的屋门,不由潸然泪下……
她几乎哭出了声,忙捂住了嘴,她走到一旁,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压抑地哭泣着……
 
29-5街上               
夜色再一次来到了这座城市……
 
29-6解放新家            
两只大箱子已经收拾好放在屋子的一角。
楠楠拿着一张单子对解放说:解放,这些是你去买的东西。
解放拿过单子看了看,说:这么多啊?
楠楠:我要买的比你还要多!
解放看看屋子一角的箱子,说:这两个箱子装不下吧?
楠楠:还有两个,是四个箱子。
解放没想过来,说:航空公司不是规定吗,一个人只能带两个箱子。
楠楠:是啊,一个人两个,两个人不是带四个吗?
解放一笑:对,我怎么把小凡给忘了!
楠楠瞥他一眼,问:小凡你也不见?
解放沉吟片刻,然后说:不见小军,怎么好见小凡呢?
楠楠又看看解放,说:你们家的事我不管了,我该走了。
解放连忙道:楠楠,你等等?
楠楠:还有什么事?
解放又沉吟片刻,然后问:美国那边,应该有结果了吧?
楠楠看着解放,说:你现在才想起来问啊?
解放笑笑:我一直想问,你不开口……我怕难为你。
楠楠:快了,顾小伟基本答应了……。
解放高兴地:太好了……楠楠,冷战结束的材料什么时候能拿到?
楠楠:大概再有一个月吧。
解放“哦”了一声,然后试探着:今晚你是不是就不用走了……
楠楠沉思片刻,说:我想名正言顺的留下。
解放点点头:这也好,也好……
 
29-7市委怀林家                       
海平孤独一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她已经不哭了,但是脸上还留着泪痕。
海平拿起手机,按了几个号码,接通电话。
海平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说:喂,王处长吗,我是海平……美国那边有消息了吗……
电话里那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倪总,真对不起,我刚给美国那边打过电话,那边好像出了一点问题……说还要再等几天……
海平着急地:王处长,我不能再等了,再等我们家就要出事了……你再给我催一下好吗,需要多少费用,你尽管开口……
电话里的声音:倪总,这不是费用的问题,耶鲁大学那个系主任换人了,新上任的主任叫约翰,他正在加拿大开会,梦菲的事是特例,要约翰回来重新研究。
海平:那个约翰什么时候能回来?
电话里的声音:还要一个星期。
海平:约翰一回来就能批吗?
电话里的声音:这也说不定……
海平急了:要是批不下来,我们家梦菲不就走不成吗?
电话里的声音:倪总,实在不行,我给你联系一下纽约大学,那里条件宽松一点,有把握。
海平坚决地:不行,梦菲一定要去耶鲁大学,别的大学她不去……王处长,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拜托你了……
片刻后,电话里才传出声音:好吧,我尽量争取。
电话挂了。
海平也关了电话。
海平靠在沙发上,眼泪再次流下……
 
29-8街道           
城市的夜色一切如故……
 
29-9市委怀林家           
门铃响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海平擦了擦泪,起身走到门前,问:谁啊?
门外传来怀林的声音:是我,怀林。
海平立刻打开门,怀林走了进来。
没等怀林关好门,海平就扑到怀林的怀里,抱着怀林哭道:怀林,你可回来了……
怀林一怔,看着怀里哭泣的海平,担心地问:海平,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海平只是哭,不说话。
怀林把海平扶到沙发上,劝道:海平,别哭了,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海平看着怀林,哭着说:怀林,我受不了……梦菲她……
海平哭着又说不下去了。
怀林更着急了,说:梦菲她怎么了,病了?
海平摇摇头,还是说不了话。
怀林:海平,你别着急,就是出了天大的事,我也和你一起扛着。梦菲到底出什么事了?
海平沉静片刻,哽喑着说:梦菲出国,到现在联系不下来……她说……如果今天再没消息……她就永远也不认我这个妈妈了……
怀林轻轻一笑,说:我以为是多大的事呢,不就是去美国上学吗,这还算事吗?
海平:怀林,你可别不当回事,梦菲这孩子能说的出来,就能做的出来,去不了美国,她真的不会再认我们了。
怀林:海平,梦菲去美国一点都没问题,我们党校有一个同学是教育部的司长,他认识耶鲁大学的校长助理,梦菲的事他答应帮忙。
海平高兴起来:真的?那可太好了……(想到什么,又收起笑容对怀林)怀林,教育局的王处长说,梦菲要去的那个系主任换了,留学的手续十天半月不一定能办的下来。
怀林一笑:王处长是省教育局的处长,我那个同学是国家教育部司长,哪个力度大?
海平:当然还是你同学有力度……
怀林:我同学说没问题,那就肯定没问题。
海平点点头:这就好……
海平说着站起来,走到梦菲的门前,对里面正要开口说话,门开了。
梦菲站在门内。
海平脸带微笑对梦菲说:梦菲,你爸爸说,你上学的事没问题了……
梦菲淡淡地:我已经听到了。
梦菲走到怀林面前,本着脸问怀林:爸,你同学真的认识耶鲁大学的校长助理吗?
怀林点点头,“嗯”了一声。。
梦菲:他能保证我进耶鲁大学吗?
怀林:爸爸能保证。
梦菲:如果办不成呢?
怀林:不会。
梦菲:我是说如果呢?
怀林一笑,说:爸爸市长不当了,陪你一起去美国,叫上我那个教育部的同学,一起去找那个校长助理。我们梦菲这么好的孩子,他们凭什么不收?不收也得收!
梦菲笑了,她抱着怀林的脖子亲了一下,说:谢谢爸爸。
怀林也笑了。
梦菲对海平:妈妈,我们一家出去吃饭怎么样?给我爸爸接风。
海平:好啊,你说去哪里吧。
梦菲:长河最好的西餐店——旧金山。
海平:好,听你的。
梦菲:谢谢妈妈……(梦菲又抱着海平亲了一下,说)我去换衣服,就来。
梦菲向小鸟一样进了自己的屋子。
海平微笑着看着离去的梦菲,转身对怀林:怀林,看来你这党校真是没白上,说话好听多了,也幽默了,几句话就让梦菲心花怒放了。
怀林笑笑,说:难得夫人这样夸奖我。
海平想到什么,问:怀林,还没来得及问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毕业了?
怀林:还差几天,省里组织部打电话叫我回来,王副书记要找我谈话。
海平:就是省里管干部的王副书记?
怀林点点头。
海平高兴地:怀林,你真的要进省里了?
怀林:只能说有可能。
海平:太好了,咱们家今天是双喜临门……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呢?
怀林:我想给你们个惊喜。
梦菲换了身衣服从屋子里走出来,问怀林:爸,什么惊喜,是我去美国的事吧?
没等怀林回话,海平对梦菲笑着说:你去美国只是一个惊喜,还有一个更大的喜事,你爸爸要到省里了。
梦菲对怀林:爸爸,你要是到省里,我去美国就更没问题了,是吧?
怀林微笑着点点头。
梦菲再次楼住怀林的脖子,亲了怀林一下,说:爸爸,你真棒!(暗转)
 
29-10长河怀林办公室              
怀林走过来,握着于建的手,说:于书记,真没想到找我谈话的是你,本来是说王副书记。
于建看看怀林,说:老李,本来省委是安排王副书记来的,昨天临时改变,通知我来找你……(指指沙发)老李,坐吧。
怀林坐下,笑着对于建:你们谁来都一样,都代表省委。
于建坐在沙发上看着怀林,说:老李,如果王副书记来,你们今天的谈话将是非常愉快,但是出了点问题,所以省里才叫我来。
怀林一怔,有些紧张:出什么问题了?
于建看了一眼怀林,说:老李,你别紧张,是你爱人海平的问题。
怀林关切地:海平怎么了,她出事了?
于建点点头,说:有人举报,海平挪用公款,数目很大。
怀林:落实了吗?
于建看着怀林,说:检察院已经立案,正在调查……昨天省委专门开了会,经过研究,省委让我把海平的事告诉你,希望你能配合……
怀林蒙了,他木木坐在那里,脸上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于建看看怀林,问:老李,我的话你听见了吗?
怀林回过神来,忙点头:听见了,我一定配合……
于建又看了一眼怀林,说:群众来信还反应,说海平挪用公款和你也有关系……
怀林适口否认,说:于书记,我可以用党性保证!我这两年在党校学习,海平用公款的事我根本不知道!
于建:去党校之前呢?有没有做其他违规的事?
怀林极力表白地对于建说:于书记,你应该了解我,我李怀林做事一向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从来没有办过一件违规的事。
于建看看怀林,说:省委是相信你的,但是你要经得起纪委的检查。
怀林信誓旦旦地对于建:于书记,如果纪委查出海平挪用公款,我哪怕是有一点点责任,开除我党籍,绳之以法,我毫无怨言!
于建看着怀林说:老李,我希望纪委的结论能够证明你的清白……另外,海平的事检察院先不公开,你和海平好好谈谈,力促海平坦白,尽快退赔挪用的公款,争取从轻处理。
怀林:我一定……(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