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九集 (中)

2013-02-11 09:3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085

 

29-11市委怀林家               
海平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任凭怀林训斥。
从来没见怀林发过这么大的火,他愤愤地指着海平说: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简直无法无天了?挪用公款,你不知道这是犯罪吗,啊?
海平低着头小声解释:公司的钱都是我挣的,我以为过些日子就能还上了,所以就……
怀林:你以为行吗?你们公司是你的吗?那是报社的,国家的,营业执照上写的明明白白!
海平低头不语。
怀林继续对海平愤愤地说:当初不让你办公司,你不听,非办不可!不让你买豪华车,你也不听……我这个市长在家就是个摆设,我的话你从来就不听!挪用公款这么大的事,你现在还在以为?!你害了这个家,害了我,你知道吗?
海平低着头,小声地:怀林,我错了……
怀林:你不是错,是犯罪!你要进监狱,承担刑事责任,明白吗?!
海平仍低着头,说:怀林,所有的罪过,我一个人承担……
怀林:说的好听,你一个人能承担了了吗?
海平:……
怀林:我告诉你,海平,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努力,因为你海平,全都付诸东流了,你知道吗?
海平流下眼泪,对怀林说:怀林,对不起……
怀林: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我们家这么大的损失,就能回来了吗?
海平抬起头,泪眼看着怀林:怀林,那你说怎么办?
怀林气哼哼地:我能知道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
怀林说完愤愤地走进卧室,在里面使劲地摔上了门。
海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哭出了声音。
卧室的门又开了,怀林走出来,他对海平训斥道:哭,哭,你就知道哭!你这么大的声音,怕别人不知道啊?
怀林说着指了指隔壁。
海平忙忍住了哭声,但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怀林看看海平,拿过纸巾递过去。
海平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
海平的眼泪还是止不住。
怀林放低了声音,说:别哭了,咱们一起想办法,先把钱还上,争取从轻处理,然后再说以后。
海平听话的点点头。(暗转)
 
29-12市委怀林办公室          
怀林紧皱眉头,手里拿着一支烟一边抽一边思索着。
桌上的烟灰缸里有好几个烟头。
秘书走进,看看怀林,问:市长,你找我。
怀林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对秘书:王秘书,你坐。
秘书坐在,看着怀林:市长,什么事?
怀林拿过烟:抽烟吧?
秘书摇头:不会……市长,我记得你以前也不抽烟。
怀林一笑:烟不是好东西,可有些时候,还离不开它……
怀林说着按灭手里的烟头,又点燃一支。
秘书看看怀林,问:市长,是不是倪总的事,让你为难了?
怀林点点头,然后:你也听说了?
秘书:市委大部分人都知道。
怀林看看秘书,说:王秘书,你跟我几年了?
秘书:从市长回到长河我就跟着你,8年了。
怀林:我这个人你应该了解,魄力虽然小一点,但违纪的事一点都没做过,也不敢做。
秘书:李市长,你的为人不但我们秘书知道,市府上下大家都有目共睹,我们相信倪总的事和市长一点都没关系。
怀林叹了口气,说:可是,她是我的夫人……如今很多贪官,都是载在夫人身上,我是有口难辩啊……
秘书看看怀林,说:市长,你和那些贪官不一样,我还是那句话,不但我们秘书相信你,市府上下都相信你。
怀林看看秘书,说:只有你们相信还是不够的……
秘书:市长,我明白你的意思,要让省里领导也相信,我们会实事求是地回答纪委的调查。
怀林感激地:谢谢你们……
秘书:市长,我还有个主意。
怀林:请讲。
秘书:倪总的案子是板上钉钉板上,不会改变,下面只是根据退赔的数目量刑处理的问题了,但是不管怎么处理倪总,都会影响到市长前程……
怀林看着秘书。
秘书: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市长应该和倪总离婚……
怀林一怔,然后问:这好吗?
秘书:对于市长的家庭来说不好,但对市长的前程来说有百利无一弊……(看那看怀林,继续说)市长从中央党校毕业归来,本来前程似锦,因为倪总的事很有可能前功尽弃,如果市长和倪总不存在夫妻关系了,即便这一次提拔有影响,下一次还是很有希望的……
怀林思索着说:如果这样……太对不起海平了……
秘书解释道:这种对不起只是表面的,实际上,离婚对倪总今后,还有你们的孩子,都有好处……
怀林沉默不语。
秘书:市长,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是为市长好……
怀林点点头:我知道……只有知心的朋友才会这样说……再次谢谢你,王秘书。
秘书站起来:我走了,市长。
怀林点点头,想到什么:王秘书,你等等。
怀林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拿,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茶叶递给秘书:王秘书,这是党校一个同学送我的,新下来的碧螺春,你拿回去尝尝。
秘书推辞道:市长,这不好吧……
怀林:既然是知心的朋友,你就收下。
秘书接过:谢谢市长。
秘书拿着茶叶退了出去,屋子里又是怀林一个人了。
怀林拿出一支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索着……
 
29-13市委怀林家                
海平坐在沙发上,心平气和地对怀林说:怀林,王秘书说的有道理,我同意离婚,这样,对你,对这个家,对梦菲都好。
怀林看看海平,说:怎么给梦菲说呢?
海平:就说我们感情不和。。
怀林摇摇头,说:我不想伤害孩子,梦菲是无辜的。
海平:怀林,你也是无辜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你这次就进省里了……我不能再牵累你了。
怀林看看海平,说:海平,离婚的事我们再好想一想,看看还有没有更妥善的办法。
海平:怀林,不会有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怀林正想说说什么,梦菲开门走进。
梦菲兴奋地对怀林和海平说:爸,妈,我们同学听说我出国,争着请我吃饭,所以回来晚了……(感觉到了什么)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海平忙掩饰地:没什么……梦菲,今晚还去学校吗?
梦菲一笑:妈,你怎么糊涂了,都放暑假了,我还去学校干什么?再说了,爸爸回来了,我要在家陪爸爸。
海平忙点头:对,放暑假了,妈忘了……
梦菲对怀林说:爸,等拿到耶鲁的Offer我们一起去泰山好吗?
怀林:去泰山干什么,去年不是刚去过吗?
梦菲:我要站在泰山顶峰,给爸爸许个愿。
怀林:你给爸爸许什么愿?
梦菲一笑:我现在不能告诉你。
梦菲说完进了自己的屋子。
怀林看着梦菲,小声对海平:离婚的事先不要提了,抓紧时间凑钱,把公款还上,才能从轻处理。
海平叹看口气,说:我欠的太多了,那些钱在股市几乎赔光了……
怀林:把车卖了也要还。
海平:就是卖掉车,再加上咱家所有的资产,还差三百五十多万……
怀林一愣:怎么这么多?
海平又叹了口气,说:长河信托的赵总说他有消息,叫我赶快买那几支股票,我借了一千多万,谁想到赵总的消息是烟幕,几乎赔了一半还多,钱总他们又追着我要钱,我只好用了公款,还他们……
怀林“哼”了一声,指责海平说:这就是投机的结果!
梦菲换了一件时髦的衣服走出自己屋子,她问怀林:爸,你说谁投机啊?
怀林忙掩饰地:没说谁,爸是说一种现象。
梦菲走到怀林面前,问:爸,我新买的衣服,怎么样?
怀林随便看了一眼:不错。
梦菲:爸,你是应付我,你还没仔细看呢……
怀林只好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梦菲,说:不错,梦菲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梦菲:爸,你再给我两万块钱行吧?
怀林: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梦菲:我听同学说,美国的衣服不如中国的好,我要买好多衣服,春夏秋冬的衣服我都要买。
怀林劝道:梦菲,家里你有那么多衣服,都可带走,足够你穿的了,不用再买新的了。
梦菲:我不,我要买新的,那些旧的已经不好看了。
海平在一旁对梦菲劝道:梦菲,听爸爸的话,只要能穿就别买新的,能节省还是节省的好。
梦菲撅着嘴对海平说:妈,咱们家那么多钱,买衣服也花不了多少,你们也太小气了吧!
一旁的怀林本着脸对梦菲:爸说不能买就不能买,小气一点对你以后有好处!
梦菲气哼哼地:你不给我钱,我给奶奶要去!
怀林严厉地:不行,谁的钱也不能要!
梦菲:我奶奶的钱不是你的,你管不着!
梦菲说完进了里屋,关上了门。
怀林追过去,使劲敲了敲门,对着门内大声地:梦菲,爸可告诉你,你如果敢给你奶奶要钱,你就别出国了!
里面传来梦菲的声音:你敢,你要是不让我出国,我就不吃饭,死给你们看!
怀林气愤地:那好啊,你死啊,死去啊!
门猛地开了,梦菲站在门内,她瞪着眼对怀林说:爸,你再说一遍?你敢再说一遍,我真的不活了!
海平站在一旁,不知道说谁是好。
怀林看了梦菲片刻,然后忍住火气说:不许找奶奶要钱,非要买的话,去给你妈要!
怀林说完,转身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在沙发上。
梦菲看了怀林一眼,又关上了门。
海平走到怀林身旁,慢慢坐下,对怀林说:怀林,都是我不好……
说着,海平的眼泪再次涌出。
怀林看看哭泣的海平,拿起纸巾给她擦擦泪,说: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们都有责任。
海平哭着摇摇头,说:我说的不是梦菲,是公款……
怀林无语……(暗转)
 
29-14解放办公室              
怀林坐在沙发上一脸沮丧,他对解放说:解放,海平挪用公款的事,过程就是这样……如今车也卖了,所有的资产都算进去了,公款是还不上了……我查了刑法,这么多公款还不上,少说也得十五年……
解放看着怀林问:你打算怎么办?
怀林:所有的家产都可以不要,我住的房子也可以卖掉,但我不想影响到梦菲,如果你能借给我一些钱,我是说你自己的钱,留一部分给梦菲出国,剩下的,再帮着海平还上一部分,能减轻一点算一点吧……
解放:海平现在怎么样?
怀林:还能怎么样……(叹了口气)人心不足蛇吞象,后悔也晚了……解放,海平提出和我离婚,她说这样就不会影响我和梦菲了……
解放仍看着怀林:你也打算离婚吗?
怀林:我还没想好……不过市里好多人都劝我离婚,说是这样对海平也有好处。
解放沉默不语。
怀林看看解放,说:解放,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解放看着怀林问:海平的案子,你能保证问心无愧吗?
怀林:你什么意思?
解放:海平挪用公款,你事先真的不知道?
怀林:我可以向老同学发誓,不知道。
解放看着怀林的眼睛。
怀林也坦然地看着解放。
解放:那好,我告诉你我的意见。第一,实事求是,向组织说明白,也向孩子说明白,孩子早晚会知道的,主动说比孩子来问要好。
怀林点点头。
解放:第二,不能落井下石,不许和海平离婚,海平虽然有罪,但这时候她最需要别人的帮助,尤其是你,他的丈夫。
怀林低下头不说话。
解放:也许这样对你的提拔会有影响,但对海平的后半生,你是她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怀林,你已经失去了林红了,不能再失去海平了……
怀林抬起头看着解放,说:我听你的。
解放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然后放在怀林面前,说:这张卡上还有五十几万块钱,是我全部的积蓄,有一些借给别人还没收回来,否则,还能多一些,你全都拿去给海平还债吧。
怀林感动地对解放:解放,谢谢你……
解放笑笑:别说谢,这钱太少了,如果我平常能多存点就好了……不过,我可以找其他同学,再帮你借一些……
怀林:一定是个人的钱……
解放:我知道……(暗转)
 
29-15市委怀林家                   
海平拿着解放的那张银行卡,轻轻地抚摸着。她眼里含着泪水。
怀林对海平说:……解放还嘱咐我,不能落井下石,不许和你离婚,你虽然有罪,但是这时候最需要别人的帮助,尤其是我,你的丈夫……这也许会影响我的提拔,但对你,这将是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
海平已经是泪流满面。
海平对怀林说:怀林,你知道你这辈子最珍贵的是什么吗?不是我,也不是梦菲……你有一个好同学,好朋友……
怀林点点头,他眼里也涌满了泪水……
怀林擦擦泪,对海平说:海平,不哭了,梦菲要回来,我们应该拿出勇气,把一切告诉孩子……
海平:能不能晚一点告诉梦菲?
怀林:这样的事,大院早都传开了,梦菲也许已经听到风声了,再晚了就不好了。
海平点点头:我听你的……
 
29-16解放新家           
楠楠走过来,问解放:解放,你找我来什么事?
解放:怀林出事了。
楠楠一惊:出什么事了?他不是在党校学习吗?
解放:已经回来了,她爱人海平出事了,挪用公款,数额很大。
楠楠关心地:这和怀林有关系吗?
解放:怀林说没有,他一点都不知道……楠楠,我想帮怀林凑点钱,还上公款,海平的处理会轻一点。
楠楠看看解放,问:你是不是已经给怀林钱了?
解放点点头:不多,五十几万吧……你能拿多少?
楠楠看着解放问:你是不是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去了?
解放一笑,说:同学有困难,我能不帮吗?
楠楠:小军去美国的钱你也没留下,是吧?
解放:他不是说有奖学金吗,不要家里的钱。
楠楠:奖学金不是一到美国就能拿到的,要开学一个月后才有,再说,他手上怎么也得有点机动的钱吧。
解放:我叫他爷爷给他……楠楠,你能拿出多少?
楠楠:我也不多,刚给我妈买了房子,能拿二十万吧。
解放:行,你明天给我……楠楠,你还能帮着再凑点吧?
楠楠:你想借多少?
解放;三百万,你借一部分,我借一部分。
楠楠摇摇头,然后说:二、三十万问题不大,再多了……学校的老师都是拿死工资的,也没多少钱……解放,你找找高德归,他有钱?
解放一笑:这种事怎么能找他呢?让他看我们的笑话?
楠楠叹了口气,说:海平也是……解放,我们好好合计合计,我们同学,朋友,还有谁能帮的上忙?
解放:怀林不想波及面太大,他要面子……
楠楠点点头:我知道。
 
29-17市委怀林家                           
怀林一家三口坐沙发上,屋子里气氛显得很严肃。
梦菲看看怀林,又看看海平,问:爸,妈,什么事这么严肃?是不是我去美国的事不行了?
怀林:不是,你去美国没问题,教育部的同学刚来过电话,他说耶鲁大学的Offer明天就能寄出来。
梦菲高兴地:太好了……(说着搂着怀林的脖子亲了一下,感觉到什么,看看怀林和海平)爸,妈,这么好的事,你们怎么都不笑呢?
怀林看看海平,说:你妈妈出事了。
梦菲一惊,问海平:妈妈,你出什么事了,病了?我陪你去医院。
海平摇摇头,难过地:妈妈没病……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更对不起这个家。
梦菲着急地:妈,你到底出什么事了?
海平看看梦菲,说:妈妈犯罪了……挪用公款,数额很大,妈妈要进监狱了……
梦菲愣了片刻,然后突然哭起来:妈妈,怎么会这样呢……我不让妈妈进监狱,我不能没有妈妈……
海平安慰梦菲说:梦菲,别哭,妈妈是罪有应得,妈妈太贪心了……
梦菲哭着对怀林:爸爸,你是市长,他可以想办法,不能让妈妈进监狱……爸爸,你答应我,帮帮妈妈好吗,我们家不能没有妈妈……
怀林看着梦菲说:梦菲,妈妈触犯了法律,谁都帮不了……
梦菲哭着对怀林:不,你能帮,你是市长,他们听你的,你给他们说,我们还钱,我们把钱都还上,不让他们抓妈妈……
怀林看着痛哭流涕的梦菲,说:梦菲,爸爸会尽最大的力量,把钱还上……
梦菲抱着怀林,哭着:爸爸,我要妈妈……
怀林抚摸着梦菲的头,眼里也湿润了。
一旁的海平又哭了起来……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剧本  同龄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