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二十一集 (上)

2011-08-01 16:0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084

 

21-1 解放新家              
汪小丽坐在床上也没入睡。
解放和童楠楠的身影在她眼前闪过。
她耳旁响起了齐和平的声音:在感情上,女人就会自己欺骗自己,解放爱不爱她,你心里其实很明白……
泪水再次从她眼里流出。
她拿起写字台上的电话,按了一个号,又犹豫起来,放下电话。
她独自一人望着电话默默流泪。
写字台上的电话铃响了。
汪小丽擦擦泪,拿起电话:喂,解放吗……(强笑笑)哦……是和平啊……我还以为是解放呢……
 
21-2 深圳齐和平的住处             
齐和平拿着他的大哥大,说:小丽,我真羡慕解放,不论走到天南海北,都有两个女人想着他……
(汪小丽一脸不高兴地对着电话:齐和平,你别再给我提解放,什么两个女人,也就是一个女人想他……)
齐和平笑笑:对,就一个,是汪小丽,好了吧?
(汪小丽冷冷地:不是我,是童楠楠。)
齐和平一愣,然后问:你和解放怎么了,他又惹你生气了?
(汪小丽叹了口气:不仅仅是生气……他,走了,不要我们了……)
齐和平:你说什么,解放走了……不行,我这就去长河,找他去,作为一个男人,这么不负责任!
(汪小丽:你不用来了,谁的话他都不听,我刚才以为是他的电话,能主动认个错,可他倒好,一个电话都不来……)
(汪小丽拿着电话说不下去了,不住地流泪。)
齐和平着急地:小丽……小丽……你怎么了……你和解放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话啊……小丽,你就别让我着急了……要不这样,我这就去机场,坐飞机过去……
(汪小丽终于开口了:和平,你别过来,他的事谁都管不了……)
齐和平:我不是找他,我是去看看你,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放心……
(汪小丽擦擦泪,说:我没什么,反正已经这样了,我也认了……
汪小丽说着又哭起来。)
齐和平:小丽,别哭,别哭好吗……你要想得开,日子还长着呢,你还年轻……
(汪小丽哭着:我不年轻了,年轻早就过去了……如果我还年轻……我就不会再和他……
汪小丽哭的更伤心了……)
齐和平拿着大哥大,急切地:小丽……小丽……一切都会过去的……别哭了,别哭好吗……
那边的电话挂上了,大哥大传出“嘟……嘟……”的声音。
齐和平关了大哥大,想了想,拿起衣服和一只提箱,急急走了出去。(暗转)
 
21-3 长河市街道                    
晨光照亮了城市的街道。
早起的人们有的在晨练,有的急急地赶路……
 
21-4 解放新家   卧室       
汪小丽还在睡觉,她合衣躺在床上,身上胡乱地盖了一床被子。
写字台上的电话响了。
汪小丽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了看墙上表。
表才六点。
汪小丽又看看电话,又闭上了眼睛。
电话一直在响。
 
21-4A 解放新家   客厅       
门厅里的电话也在响。
小军睡眼朦胧地走出自己的屋子,拿起门厅里的电话。
小军:喂,你找谁……(对着里屋)妈,你的电话,一个叔叔找你。
小军说完放下电话进了卫生间。
 
里屋,汪小丽拿起电话:喂,我是汪小丽……和平啊……我没什么事了……(一怔)什么,你已经到长河市……你在哪儿……
 
21-5 解放新家楼下                  
和平拿着大哥大,说:我就在你们家楼下,你掀开窗帘,就能看到我……
 
21-6 解放新家卧室       
汪小丽拿着电话掀开一点窗帘,向下看着。
她果然看到了楼下的齐和平。
汪小丽不由一阵感动,说:和平,你还真来了……
(齐和平对着大哥大:我不放心,坐晚上的飞机来的,下了飞机就到这里等你,我估计你现在该起来了,所以才给你电话……)
汪小丽看着楼下,动情地:和平……谢谢你……
(齐和平一笑:什么谢不谢的,我们是老战友,应该的,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汪小丽拿着电话,看着楼下,说:和平,上来吧,在外面等了小半夜,辛苦了……
(齐和平笑笑:我可不觉得辛苦,我等你,是幸福……小丽,你先照顾孩子上学,孩子走了,我接你到宾馆,以免别人说闲话……)
汪小丽看着楼下,听话地:那好吧……
 
21-7 解放办公室外走廊          
陈副厂长沿着走廊走来。
他走到解放办公室门前,伸手欲敲门,看到了门上的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请勿打扰。刘解放。
陈副厂长收回手,随后还是敲了敲门。
屋子里面没有回声。
陈副厂长又敲了几声,然后说:厂长,我是老陈。
里面传来解放不客气地声音:对不起,我谁都不见!
陈副厂长:厂长,我有急事,经委于主任打电话找你,叫你回电话。
解放的冰冷地声音:告诉于主任,就说我不在!
陈副厂长看着门上的字条,叹了声气,然后转身走去。
 
21-8 长河宾馆套房          
汪小丽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流泪。
她哭着对坐在一旁的齐和平说:……和平,你给评评理,他在工作上遇到困难,凭什么拿我撒气,还有他和那个童楠楠,我们结婚十几年了,他早就应该把她忘了,可现在,他心里……还是只有童楠楠……
齐和平递过一块手帕,在一旁劝道:小丽,这是解放的不对……擦擦泪,别哭了……再哭,我都要伤心了。
汪小丽接过手帕一边擦泪,一边继续哭着说:我才说了两句,他就不回家了……和平,你说我这个日子,以后怎么过啊……我没法过了……
说到这里,汪小丽哭的更伤心了。
齐和平看看伤心的汪小丽,说:小丽,我看这样吧,你先到我那里住几天,散散心,小别胜新婚,你和解放分开一段时间,也许就会好了。
汪小丽摇摇头:孩子怎么办,我还有工作……
齐和平:可你这样下去,既解决不了你和解放之间的问题,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
汪小丽只是哭不说话。
齐和平:孩子大了,他有爷爷奶奶,还有解放,再说,你去深圳时间也不会太长,顶多一个月,等心情好了,你再回来。
汪小丽:医院不允许请这么长时间的假。
齐和平:你就说,回老家看父母,家里有病人。
汪小丽哭着:如果一个月之后,解放还是这样呢……
齐和平:你就办停薪留职,长期留在深圳,叫解放后悔一辈子!
汪小丽犹豫片刻,摇摇头,说:我不能停薪留职……
汪小丽说着又哭了起来……
 
21-9 厂区路上       
楠楠骑着自行车走来。
身后有人喊:童总,童总。
楠楠下了自行车,回头看去。
一个秘书模样的年轻人大步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对楠楠:童总,你可来了,陈厂长到处找你。
楠楠:什么事?
秘书摇摇头:不知道,看样子很着急。
 
21-10 陈副厂长办公室          
陈副厂长、工会主席、楠楠,还有两个厂里的干部在屋子里。
陈副厂长一脸着急地对楠楠:童总,是这样,厂长自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大半天了,谁叫门都不开,电话也不接,我们担心厂长出事。
楠楠:不会吧,厂长能出什么事?
陈副厂长:厂长是个特别要强的人,这你知道,如今是不合资他要撤职,合了资他要降职,我担心他想不通,钻牛角尖,咱市农机厂的厂长,就因为被免职,出了人命,是跳楼。
楠楠也着急起来:老陈,那你说怎么办呢?
陈副厂长:我们大家商量了这么三条对策,一是你出面,这是上策,你和厂长是老同学,又是总工,他听你的,你叫他出来,我们大家劝劝他,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不就是让人家台湾老板当一把手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元件厂还是在咱们中国大陆的地盘上,他们拿不走。
楠楠为难地:我出面,恐怕也很难……老陈,第二条呢?
陈副厂长:李主席说,把门砸开,咱们把厂长硬拉出来,好好和他谈谈,轮流谈,不给他机会……
楠楠:这不行,厂长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你们这样会弄巧成拙,更不好收场。
陈副厂长:还有第三条,这是下策,让经委出面来找厂长谈。
楠楠:这更不行,如果经委知道了这件事,厂长这辈子就完了。我看还是第一条吧,我想办法说通厂长。
工会主席:如果能这样最好,童总,就看你的了。
楠楠:我一定尽力……不过这件事,要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只有我们几个知道。
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等人都点了点头。
 
21-11 解放办公室外走廊          
一只手在敲门,是楠楠。
屋子里没声音。
    楠楠身后站着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他们都看着楠楠。
楠楠又敲了敲门,说:厂长,是我,童楠楠,我有要紧事。
屋子传来解放的声音:对不起,请勿打扰,明天再说。
楠楠:这事非常要紧,必须今天说。
屋子里传来解放冷冰冰地声音:童总,我说过了,明天再说,对不起了。
楠楠回头看看陈副厂长。
陈副厂长示意再敲。
楠楠又敲了敲门,说:厂长,你开开门,我就两句话。
屋子里传来解放的声音: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是两句话的问题,你告诉你身后的老陈和老李,我不会有问题的。
楠楠回头看了看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
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相互看了一眼。
陈副厂长示意赶快离开。
 
21-12 陈副厂长办公室         
楠楠对陈副厂长和工会主席说:……从厂长的口气听,情况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我们还可以再等一等。
陈副厂长:童总,我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人要是钻了牛角尖,你现在听着正常,五分钟后也许就想不开,不见厂长的面,我们心里总是不踏实。
工会主席随和道:是啊,哪怕他开一下门,我们见他一面,也就放心了。
楠楠想了想,说:实在不行,叫他爱人出面。
陈副厂长:我们想到了,你没来的时候,我给医院打了电话,医院说他爱人没上班。我们给厂长家里打,家里没人接。
楠楠想了想,看看表,说:你们在这里盯着点,我去他家看看。
陈副厂长点点头:快点。
楠楠:我知道。
楠楠说着拿着自己的包走了出去。
 
21-13 解放新家               
门厅的门开了,进来的是小军。
小军放下书包,先喝了一杯凉水,然后走到厨房,打开煤气炉子上的锅,拿出里面的包子,走出厨房,放到饭桌上,正准备吃,看到饭桌上放着一封信,拿起信看着。
汪小丽画外音:小军,妈妈要出趟远门,一时回不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中午饭在锅里,晚上如果爸爸不回来,你就到爷爷家吃饭,就说姥姥病了,妈妈去看姥姥了。妈妈再嘱咐你一遍,好好照顾自己……
小军一笑,说:我终于自由了!
说着,小军拿起包子就咬了一口。
门铃响了。
小军忙放下包子,用抹布使劲擦了擦手,然后去开门。
门开了,门外站着的是楠楠。
小军这次很客气,对楠楠说:童阿姨,你好,进来吧。
楠楠走进屋子,问:小军,你妈在家吗?
小军:不在,出远门了。
楠楠:去哪儿了?
小军:我姥姥家,姥姥病了。
小军说着拿过那个咬过一口的包子,继续吃起来。
楠楠“哦”了一声,然后问:你妈什么时候走的?
小军:我也不知道,她留了封信。
说着小军拿起桌上的信递给楠楠。
楠楠看了看信,问:你爸你妈是不是吵架了?
小军:好像是……最近他们总是吵……(拿起一个包子递到楠楠面前):童阿姨,你吃包子吧,热的。
楠楠摇摇头:不吃……
小军:我擦过手了,不脏,你吃吧。
楠楠接过包子,但没吃,看着小军问:小军,你自己在家,就吃包子啊?
小军:我和爸爸在家,也吃包子。
楠楠看着小军没说话。
小军想到什么,问:童阿姨,你是找我爸爸吧?爸爸可能要晚上才回来。
楠楠看看小军,说:小军,你爸爸晚上……也可能回不来。
小军无所谓地:没关系,我到我爷爷家吃饭。
楠楠坐在小军对面,说:小军,阿姨求你件事。
小军摆出一副小男子汉的样子,说:你尽管说好了。
楠楠:你爸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谁叫门都不开,阿姨担心你爸爸他……没有饭吃,想接你到厂里,你把门叫开,给他送点饭……
小军笑了:童阿姨,你这是杞人忧天……杞人忧天你知道吧,我们语文老师刚教的成语。
楠楠:阿姨不是杞人忧天,阿姨真的害怕你爸爸……小军,阿姨给你说实话吧,阿姨怕你爸爸想不开,你妈妈又不在,怕你爸爸出什么事。
小军笑着,小大人似地对楠楠:童阿姨,讲学问我不如你,你是美国留学博士,要是说了解我爸爸,你就不如我了……(神秘地向楠楠招招手)来,我告诉你……
楠楠向前凑了凑身子。
小军压低声音:我爸爸这是在做重大决定。
楠楠一愣:做什么重大决定?
小军:我小的时候,有一年部队搞演习,我爸爸把自己关在作战室一天一夜,第二天终于想出了绝招,比段誉的“凌波微步”还要厉害……“凌波微步”你知道吧,金庸的《天龙八部》……
楠楠:我听说过,结果怎么样?
小军一笑:演习得了第一,全军区第一!
楠楠看着小军,若有所思地:真有此事?
小军:当然,我爸爸亲口对我说的……这次我爸爸肯定又在想什么绝招,(煞有介事地)这次,我琢磨着,肯定能超过令狐冲的独孤九剑!
楠楠:小军,你有把握吗……
小军:有……不信打赌,一套《金庸全集》!
楠楠想了想,说:行。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