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三十集 (下)

2011-09-06 08:5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109

 

30-27抗震救援对指挥部简易板房内                    
指挥部内整的像军队指挥所,安全帽挂在墙上成一条线,缸子摆在桌子上也是一条线,一切都井然有序。
墙上有标语;多难兴邦,振兴中华;不怕艰难,勇往直前。
墙上还挂着几面锦旗。
 
(字幕:200888日)
屋子一处放着一架电视机,电视机屏幕上正在播放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的准备情况。
两张对在一起的桌子上摆着红酒和茅台,还有几碗小菜。
解放走进,把安全帽挂在墙上,对里间喊道:楠楠。
楠楠从里间走出,腰上扎是围裙,对解放:回来了?
解放看看楠楠,一笑说:整的真和随军家属似的。
楠楠:我本来就是随军家属吗……高德归来了吗?
解放:在路上呢,他说没赶上下午的航班……(嘟囔道)谁知道他怎么搞的。
解放说着看看桌上的菜,用手捏起一撮就吃。
楠楠过来拍了他一下手:洗手去。
解放一笑:女人都这样。
楠楠:我们女人哪样了?快洗手去。
解放走到一旁,在简易的水池旁洗了洗手,对楠楠:我们不等了,上菜吧。
楠楠:那多不好啊,人家高德归大老远赶过来看你,还是等等人家吧。
解放擦擦手,看看手表,说:这个高德归……
解放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号码。
门外响起手机的声音。
解放微微一笑,向门口看去。
高德归拿着手机走进来:喂,哪位……
解放对高德归:行了,别喂了,是我打的。
高德归看看手机上的号,关了手机,不无埋怨地对解放:我都到门口了,你还打的什么电话,这是漫游!
解放一笑,说:不打我着急,夫人不让我吃饭……你们国民党人啊,一点都不遵守时间……(一指水池)洗手去。
高德归:我在外面刚洗过……(然后坐下,对解放解释)董事长,误了航班,和国民党没关系,我女儿临时决定去北京看奥运,路过长河特意看看我,所以就耽误了一点时间。
解放倒了一杯茅台放在高德归面前,说:编的再好也要罚酒,喝。
高德归较真地:董事长,你这话不对,我女儿可以作证,我绝对不是编的!
解放一笑:你女儿当然可以作证了,你们是一家人!
高德归:你如果不信……我还有证据,照片可以为证。
高德归说着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台湾女孩和高德归的合影照片。
高德归把手机递给解放,说:你看看,这是我和女儿的照片,是在东方电子照的。
解放接过手机看着。
手机屏幕上的那个女孩笑的很灿烂,一只手拿着一面小小的五环旗,另一只手是五星红旗。
解放感叹地对高德归:不简单,真不简单。
高德归:那当然,我女儿是美国哈佛的计算机博士!
解放一笑,说:高总,我说的是你不简单,你这个“深蓝”的国民党人,终于投降我们共产党了。
高德归不高兴地说:我怎么投降了?我什么时候投降了?我今天是国民党,明天是国民党,以后还是国民党!
解放指着他手机屏幕上的女孩笑着说:你看,你女儿手里拿的都是五星红旗了,你不投降,你女儿也不答应你!
高德归拿过手机看着,一字一句地辩解道:这个五星红旗不代表你们共产党人,它代表中国,代表实现了百年奥运梦的中国,明白吗?
解放一笑,对高德归说:高总越来越懂政治了,干杯。
高德归一笑,举起杯子和解放干杯,然后喝酒。
解放问高德归:高总,你总说你是“深蓝”,从小受你父亲的影响,今天能给我说说你的父亲吗?
高德归看看解放,说:很惭愧,家父不让我们说他的故事。
解放:我从资料上看到过你父亲的名字,他在抗战时期是国民党第五军的团长,可以说是战功卓著。
高德归:家父在世的时候,很少提及他的战功,他总是说大陆丢失在他们手里,他们是党国的罪人。
解放笑笑:不能这么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大陆如果不回到人民手里,能有东方电子吗?你高德归能躲过金融危机吗?
高德归诚实地:那倒也是……(端起酒杯)董事长,来,喝酒。
两人再次干杯,喝酒。
楠楠又端了一盘菜放在了茶几上,对高德归:高总,菜齐了。
高德归客气地:谢谢童总。
楠楠摘下围裙,说:高总,别童总童总的,刚才解放说了,我就是个随军家属……吃菜,高总。
高德归没听明白,问:你刚才说什么,家属?
楠楠一笑,说:就是刘解放的夫人。
高德归点头,笑笑:是这样……(吃了口菜,想到什么,对解放和楠楠)董事长,童总,你们的儿子和媳妇怎么没回来?
解放骂了一句:这小兔崽子,说华尔街一个著名的金融家讲课,很重要,老板不让他离开。
高德归对解放一本正经地嘲笑道:董事长,你儿子才是投降了呢,他投降了金钱,把父母忘了,把祖国忘了……
解放不高兴了,对高德归说:你这是胡说,我刘解放的儿子不会忘记父母,更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国。
高德归故意地:实事为证,北京奥运这么大的事,他都没回来。
解放辩解地:我儿子说了,明年一定回来,新中国六十年大庆的时候,他一定回到我身边!
高德归笑笑:你儿子不是给你开空头支票吧?
解放:咱们打赌,百分之一的股份?
高德归一笑:我才不给你赌呢?
解放:你不敢。
楠楠在一旁对二人说:别较劲了,开幕式开始了。
两人飞目光立刻转向电视屏幕。
电视屏幕上,北京奥运开始了,烟花四起,雄伟壮观,鸟巢上空中的五星红旗在飘扬……
高德归看着电视屏幕兴奋地:好,太好了,蔚为壮观,终生难忘!
解放看着屏幕感慨地:今年有两件大事,都让人终生难忘。
楠楠在一旁说:不是两件大事,是三件。
高德归问:还有那一件大事?
楠楠:我们在抗震前线一起看奥运。
解放看看楠楠一笑:是,是三件。
屏幕上的奥运开幕式进入高潮……(暗转)
   
30-28A机场            
一架大型客机稳稳落在了机场的跑道上。
 
    30-28高速公路上                  外(秋)
(叠)一辆干净的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
(字幕:2009101日)
车上坐着楠楠、小军和小凡,两人看着车窗外,一脸的兴奋。
楠楠问小军:小军,在国外想爸爸吗?
小军:想……每当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声音,我就激动不已。
楠楠又问:你们当年出国,知道你爸爸为什么不去送你们吗?
小军:梦菲打电话说,爸爸是为了让我们走的无牵无挂。
楠楠看看小军,然后:你爸爸那是说给外人听的,他是不愿当着孩子的面掉眼泪,你是他唯一的亲人,他疼你,舍不得你走……。
楠楠的话让小军一阵感动。
坐在小军身旁的小凡也很感动。
楠楠看看小凡,说:小凡,你妈妈有封信让我带给你,她说叫你在路上看,到家给她答复。
楠楠说着拿出信给小凡。
小凡接过信,问:答复什么。
楠楠:你看看就知道了。
小凡打开信,看着……
林红的画外音:小凡,你好,你终于又回到妈妈身边,妈妈非常高兴……有件事妈妈早就想对你说,可总也张不开口。辗转反侧,妈妈决定还是写信告诉你……你怀林叔叔,他是你的亲爸爸……
小凡一愣,脑子片刻的空白。
那辆面包车在高速公路上向前飞速行驶着……
车内,小凡镇静片刻,拿起信继续看着。
林红的画外音:……小凡,妈妈和你怀林叔叔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爱情,因为岁月蹉跎,妈妈和他没有成为一家人,这也不能怪你怀林叔叔……人的一生可以没有金钱,没有爱情,但不能没有亲情。山娃爸爸多次催促我,让我把真情告诉你,告诉怀林。你山娃爸爸是好人,他的心胸就像大山一样……小凡,你怀林叔叔要留在山区,以后我们要天天相见……如果你同意,你见到他,就喊一声爸爸,好吗?他等你这一声爸爸,等了二十多年……
小凡放下信,静静的望着车窗外。
车窗外远处是一座又一座的大山……
那辆面包车向远处驶去……
 
30-29牛家沟知青点院外山坡上                 
金色和红色的树叶挂满了枝头,山区丰收的季节分外美丽。
解放站在山坡上看着层林尽染的大山。
解放看到什么,走过去。
高德归也站在山坡山,看着远山。
解放走过来,问:高总,看什么呢?
高德归看看解放,问:你看什么呢?
解放:19岁那年,我本来也是要到这里下乡的,因为当兵没能来,所以今天算是故地重游吧……(看看高德归)我说了,该你了,看什么呢?
高德归看着远山,说:家父说,他在沂蒙山打过仗,我在看家父战斗过的地方。
解放一笑,说:你父亲在这里肯定是打了败仗,败将之子故地重游,别有一番心情吧?
高德归不快地说:董事长,你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刻薄。我虽是败将之子,但我现在拥有数十亿的财富,你呢?别看你是东方集团的董事长,表面上掌管着上百亿的资产,但那些资产不是你的,你和我相比,就是一无所有。
解放反唇相讥道:我怎么是一无所有呢?我拥有共和国的现在,也拥有共和国的未来,我拥有的财富,不是你那点金钱可以衡量的!
高德归不语。
解放看看高德归,高德归:高总,走,看电视去,国庆大典就要开始了。
高德归本着脸:我不去。
解放看看高德归,问:生气了?
高德归不说话。
解放笑笑,对高德归:高总,新中国对你高德归,那可是恩重如山啊,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高德归:我怎么忘恩负义了?
解放:高总,以前的咱就不说了,就说今年的金融海啸吧,世界上那么多的大企业都不行了,你高德归怎么样,单是家电下乡这一项政策,你得到多少实惠啊?我说的还不是你在东方集团的实惠,我是说你们东亚公司,你心里应该有个数吧?
高德归:我当然有数,所以我才留在大陆,把家都搬过来了,这还不行吗?
解放一笑,说:单单是搬家还不够,还要看看咱们的国庆大典,看看咱们祖国是怎么从一穷二白走到富强的。
高德归看看解放,说:我看可以,但你不许再提败将之子这几个字。
解放:好,保证不提,永远不提。
解放说着和高德归一起向山坡一侧的院子走去。
   
30-30牛家沟知青点               
院子棚子下摆着桌子和椅子,还有一架电视。
解放、林红、高德归,山娃、怀林坐在桌旁。
海平张罗着把山里的水果矿泉水摆在桌子上。
解放看看张罗着海平,对怀林说:怀林,你们家是不是喧宾夺主啊……这地方是人家林红家的。
怀林一笑:这里以前也是我的家。
海平补充道:过些日子,等怀林办完了退休手续,我一家都搬过来,跟着山娃一起开发林业,共同致富呢……(对山娃)是吧,山娃?
山娃憨憨一笑,点点头。
解放“嗯”了一声,说:怀林,你真是有眼光,住在这么美丽的地方,还能林业致富,给个省长都不换……(想到什么)怀林,这么美好的未来,你该来首诗啊。
怀林忙摇手,说:这些年当官当的,没有那份诗意了。
解放:你现在退了,不是官了,诗意该找回来了……(对大家)鼓掌,欢迎怀林来一首动听的诗歌!
众人热烈鼓掌。
海平也在鼓掌。
林红对怀林说:怀林,你就写一首吧,好长时间没听到你的诗了。
怀林看看林红,想了想,说:要写新的,恐怕还要等些日子,我给大家朗诵一首以前的写的诗,是下乡的时候在这里写的。
众人都看着怀林。
海平关小了电视机的声音。
怀林沉吟片刻,然后对着大山朗诵道:秋天的风,吹走了翠绿,金色的收获,铺满了山坡。山间的小道,颠簸着运粮的小车,清澈的溪水,流溢着姑娘的歌。大娘的剪纸,映红了祖辈的小屋,袅袅的炊烟,抚摸着久远的村落。采一把红色的枫叶,做成青春的书签,让秋天的沂蒙,永远留在心中的画册。
林红、解放等人沉浸着诗的意境中。
有人鼓掌,是楠楠,她身后站着小军和小凡。
解放兴奋地站起来:小军,小凡……(急切地招着手)过来,让爸爸看看。
小军和小凡走到解放身前。
小军喊了一声:爸爸。
小凡和跟着喊了一声:爸爸。
解放高兴地笑着答应了一声,泪花都笑出来了。
解放指指楠楠,对小军:小军,喊妈了没有?
小军看看楠楠,不好意思地:还没有。
解放:你看怎么搞的,走了一路都没喊?!快点,你楠楠妈妈等急了。
小军对楠楠:妈妈。
小凡也跟着喊了声:妈妈。
楠楠高兴地泪水夺眶而出。
一旁的怀林和林红,还有山娃等人,看着这场面都很感动。
楠楠看到林红,拉了小军一下,说:小军,来,见你林红妈妈,山娃爸爸。
小军和小凡走到山娃和林红面前。
小凡先对山娃叫了一声:爸爸。
小军跟着大方地对山娃叫道:爸爸。
山娃看着小军和小凡只是憨憨地笑。
小凡又叫林红:妈妈。
小军也更对林红叫道:妈妈。
林红高兴地一只后拉着小军,另一只手拉着小凡,对小军说:小军,小凡和你在一起,是我们父母的福分。
小军懂礼貌地说:妈妈,小凡能和我在一起,是我们一家的福分。
怀林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凡。
林红赞叹地:小军真会说话……(看看怀林,对小凡)小凡,妈的信看了吗?
小凡点点头。
林红:你同意吗?
小凡看看那边的怀林,又点点头。
林红:好,你过来。
小凡跟着林红走到怀林面前。
林红对小凡说:小凡,叫爸爸。
怀林期待地看着小凡。
山娃也在看小凡。
大家都看着小凡。
小凡又看了怀林片刻,然后喊了一声:爸爸……
小凡的声音不大,却让怀林失声痛哭起来。
林红也背过身,悄悄地擦着眼泪……
其他人不由地一阵感慨……
秋天的大山似乎也被感动了……
 
(叠)电视机屏幕中,国庆大典开始了,礼炮齐响,参加大典的人们激情澎湃……
    众人围在电视剧旁,兴高采烈地看着屏幕上的庆典场面。
解放看的尤其兴致盎然。
林红、怀林、小军、小凡、山娃、海平一边看,一边开心地议论着。
高德归也目不转睛地望着电视机。
(叠)屏幕上,欢乐的场面不断涌现……
(叠)盛大的阅兵式终于开始了……
(叠)一排排整齐威武的军队经过天安门……
解放对众人大声地喊道:快看,我们炮兵过来了,还有我们大炮!
电视机屏幕上一排排的炮队经过观礼台……
解放的手机响了。
解放接通了手机:喂,哪位……(兴奋异常地)我就知道是你……宋培林,你肯定在看阅兵式,对不对……
电话里宋培林的声音:还用你说吗,我不但看,还参加了……
解放:你吹什么大牛啊,你都退休了,还参加……参加什么?
宋培林的声音:我儿子参加了……就在阅兵的队伍里……你快看,你看……我儿子过来了……
解放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哪一个是你儿子……
宋培林的声音:第三排……最边上……那个少校……多精神啊……
解放盯着屏幕,片刻后对着手机说:老宋,你别美了,我儿子也参加阅兵了……是中校,比你儿子多一个星!
宋培林的声音:哪一个是你儿子,过来没有?
解放对着电话:马上就过来,你好好盯着点……就是那支新成立的部队,金融铁军……
宋培林的声音:什么铁军?
解放:睁大眼,好好看。
解放说着回头望了一眼小军笑了。
小军也笑了。
屏幕上一排排阅兵的队伍整齐地经过观礼台。

    阅兵的队伍充满了整个画面,是那样的威武,雄壮,振奋人心……

(连载完)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