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十八集 (上)

2011-07-22 14:06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65

 

18-1 经委保卫科          
保卫科的墙上挂了许多奖状和锦旗,大部分锦旗是奖励先进科室的,也有的是表彰保卫科见义勇为的。
解放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在一个小本本上记录着什么。那小本本不由地令人想到刘三升的小本本。
于建走进屋子,解放没发现。
于建走到解放面前,暼了一眼解放的小本子,问:刘科长,学习呢?
解放忙合上本子站起来:没有,主任,随便写写。
于建对解放:今天下午2点,科以上干部学习计算机,也就是电脑,这次你可一定要按时参加。
解放笑着:我们是干保卫的,主要任务是看大门,计算机这种高科技,我们根本用不上,我看还是不用学了。
于建本着脸:刘解放,一到开会学习,你就找理由溜号,你这可是在经委挂了号的!我今天有言在先,你就是保卫工作干的再好,不注重学习,提拔干部也没你的什么事!
解放一笑:我早就不想提拔的事了,只要保卫工作不出纰漏,我就心满意足了。
于建微微一笑:你说的不是真心话。
解放:是真心话,绝对是真心话。
于建:要是真心话那就更不对了。干部要现代化,也包括我们的机关干部。电脑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别说干保卫了,以后就是收垃圾的都要用电脑,你信不信?
解放笑笑:主任说的我能不信吗?
于建看看他,说:别光嘴上说信,我要的是行动……以后我再给你单独聊,下午按时在到会议室学习。
解放:是。
 
18-2 经委会议室          
黑板上写着几个字:计算机基础知识讲座。
讲台上摆着一台计算机,还有投影仪。
会议室里坐满了经委的干部,大家都拿着小本子。解放也在,他坐在最后一排。他手里拿着拿个写满字的小本子,低着头又在记录着什么。
突然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是老师进来了。
解放合上小本子,一边鼓掌,一边抬起头。
走进来的老师竟然是楠楠。
解放不由一愣。
四十的楠楠,仍显得那么年轻,看上去也就是三十二三岁。她穿着得体,很有风度。
于建摆摆手,屋子里的掌声平静下来。
于建对大家说:为了加强经委干部的四化建设,跟上改革开放的步伐,今天,我们特意聘请了东方大学电子计算机系童楠楠教授,给我们讲授计算机的发展和应用。希望大家认真记录,认真领会。
于建讲话的时候,解放一直在看着楠楠。
童楠楠似乎也看到了解放,她向解放这边看了一眼,随后目光又转向别的地方。
于建对大家:下面,大家欢迎童教授给我们讲课。
又是热烈的鼓掌声。
解放好像忘记了鼓掌,他看着楠楠在想着什么。
童楠楠走到讲台上,很有风度地看了大家一眼,开门见山地说:计算机的发展与普及,不但引发了工业、农业和科技的革命,还将影响和改变人类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方式。用不了多长时间,计算机就会普及到家庭,人们可以坐在家里上班,在自己的计算机前网上会友,聊天,了解天下大事。计算机的出现,是二十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楠楠说完,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一、计算机的发展
楠楠写完,面对大家,讲道:今天,我们先讲一讲,计算机的发展。
在座的人们认真地听着,记录着。
解放手里拿着本子,一个字也没记,只是看着讲台上滔滔不绝地楠楠……
十多年前楠楠的身影,从解放眼前一一划过……
 
18-3 街上             
车流,人流在金色的黄昏中涌动……
 
18-4 经委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黑板上,写满了计算机的符号。
会议室里的人已经离去,只剩下了楠楠和解放。
两人隔着桌子站立着。
解放看着楠楠:楠楠,我没想到,我们会这样见面。
楠楠:我更没想到。
解放淡淡一笑:是因为,你当老师,我当学生?
楠楠摇摇头。
解放:那是因为我,碌碌无为?
楠楠没说话,片刻后对解放:我们出去走一走,说说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好吗?
解放点点头,然后:你也说说,你的这些年……
 
18-5 河边的路上           黄昏     
解放推着自行车和楠楠远远走来,两人边走边说。他们身旁不时有行人走过。
解放对楠楠说道:……这些年,我的故事就是这些,先是轰轰烈烈,然后就平淡如水。
楠楠看了一眼解放,说:解放哥,想听听我对你的总结吗?
解放:先说说你吧,说完了再总结我,好吗?
楠楠:也好……(看看前方,说)我没什么好说的,82年大学毕业后我去了美国,读硕士,读博士,一读就是八年。我在那里结的婚,他是我同学,也是学计算机的。90年我要回国,他不愿意回来,说回国不利于我们发展……我就一个人回来了,到东方大学当老师,直到现在……解放哥,我可以总结你的故事了吗?
解放一笑:你怎么总结?
楠楠看看解放,说:1986年以前的解放哥,意气风发,唐山抗震救灾,77军事演习,前线作战,转业之前的最后一次打靶……可以说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让人听的回肠荡气,那就是我心目中的解放哥。
解放看了楠楠一眼。
楠楠:1986年以后,转业到地方的解放哥……(沉默片刻,然后对解放)解放哥,我听了你的故事后,真想哭……
解放一愣,然后:解放哥让你失望了,对吧?
楠楠含着眼泪:你不是让我失望,是让所有关心你的人,都失望了……
解放淡淡一笑:楠楠,不要总是把你解放哥看成英雄,以前的那个刘解放,在脱下军装的那天,已经不存在了。
楠楠摇摇头,然后:我不这样认为,在我心目中,解放哥永远都是英雄,失望,只是暂时的……
解放看看楠楠,长时间的沉默。
两个人沿着河边的路,静静地向前走去……
 
18-6 解放新家 卧室                   
汪小丽躺在床上已经睡了,解放还没睡。他平躺在汪小丽身旁看着屋顶。
解放耳旁响起楠楠的声音:你不是让我失望,是让所有关心你的人,都失望了……我不这样认为,在我心目中,解放哥永远都是英雄……
解放在想着什么……
 
18-7 经委于建办公室            
一份请调报告放在于建面前。
放报告的是解放。
于建拿起报告看了一眼面,对解放说:刘科长,你就是不写这份请调报告,你的工作也该变动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合适的位置。
解放:主任,我不知道你说的合适位置,是什么?
于建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解放:刘科长,你别站着,坐下说。
解放:虽然,我早就不是军人了,但站着说话的习惯,还没有改。
于建站起来,走到解放面前,说:刘科长,本来过几天,我准备找你谈一谈,今天你既然提出调动的事,那我就提前给你透个风。这些年你的工作,经委上下有目共睹,你早就该提拔了。前几天,经委的领导碰过头,准备让你到办公室当副主任,副处级待遇,分管保卫和车队,现在的魏副主任还有两个月就退休……(转身拿起报告拿递给解放)在保卫科长这个位置上,你还得再干两个月。
解放接过请调报告,又放在于建的桌上,说:于主任,我的意思你理解错了,我请求调动不是为了提拔,我还是要求到企业,干一番事业。
于建:经委的科长下去,最小也是副厂长,你在企业一天也没干过,怎么当厂长?
解放:主任,我还是那句话,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干厂长,没干过我可以学。
于建语重心长地:刘科长,你今年四十三了吧。
解放:还有半年。
于建推心置腹地:现在的企业不好干,铁饭碗没有了,如果干不好,你一切都会搭进去。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在机关比较稳妥。
解放:谢谢主任的关心,但主任说的不够全面,如果我们每个干部都求自己的稳妥,只顾自己的眼前利益,谁去发展企业?
于建微微一笑,对解放:刘科长能这样想,实在难能可贵,但是干企业不能靠一时的热情,要讲究实际,量力而行。
解放:主任,我这样做,靠的不仅仅是热情……主任,你知道在美国,最大的商学院是那一所大学吗?
于建一笑:你问这个干什么?
解放:一般的回答都是,沃顿哈佛斯坦福或者耶鲁,但实际上不是。
于建:你说是哪所大学。
解放:西点军校。
于建一怔:这是谁告诉你的。
解放:国外一所权威机构的统计。西点军校毕业的军官,脱去军装后,在全世界500强大企业中,做过董事长的有700多名,副董事长有1400名,总经理的有4000多名,这是全世界所有商学院都无法比拟的。在我们国家,许多著名企业家也是军人出身(说着拿出一份打印地材料)主任,这是我整理的材料,你可以看看。
于建接过那份材料看着。
解放:主任,干企业我想了很久,一到经委我就想,那时候,我的确什么也不懂,但我在悄悄的学……(拿出小本本)你看看我这小本子上写的什么,不是保卫科长的流水账,而是别人经营企业的经验和教训,有我们经委的企业,也有全国的,于主任你看看。
于建又接过那本小本子看着。
解放真诚地:主任,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支持我,我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如果再这样碌碌无为,那可就真的耽误了。
于建:刘解放同志,我理解你,但是让你到企业,也不是一个人能说了算。
解放:于主任,只要你点头,其他主任的工作,我一家家去做,鲁迅先生有句名言——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我刘解放斗胆改一下鲁迅先生的名言——不在安逸中蜕化,就要摆脱安逸而爆发。
于建看看解放,然后说:刘科长,你的话让我很受震动,但你别着急,我会给你机会……下个月,经委要组织厂长考试,你可以跟着去考,如果成绩优秀,我就有理由说服大家了。
解放高兴地:谢谢主任。
于建:你先别谢我。丑话说的前头,如果成绩不如别人,你还得留在经委机关。
解放:我保证成绩优秀。
 
18-8 解放新家卧室    黄昏         
解放的房间,写字台上放了许多书,都是和企业经营有关,还有邓小平的南巡讲话。
解放坐在写字台前,一边看书,一边认真做着笔记。
响起了门铃声。
解放对着门厅大声地:自己开门。
然后又继续看书。
 
屋门开了,小军背着书包和汪小丽一前一后走进门厅。小军一进门就朝着厨房嚷道:一级厨师,饭做好了吗,我饿了?
厨房里没有人。
小军又向饭桌看了看。
饭桌上什么也没有。
小军回头对汪小丽:妈,厨师今天罢工了。
汪小丽看看里屋,换了鞋走过去。
 
汪小丽走进解放的屋子,不无埋怨地对解放:怎么没做饭啊。
解放没回头:我有重要任务,以后的饭,我们吃食堂。
汪小丽:什么重要的任务?
解放:我要考厂长了。
汪小丽一笑:你这是哪根神经犯毛病了,这把年纪早就不年轻了,还考什么厂长?
解放回过头,对汪小丽:我这年龄怎么了?年富力强!哎,你去食堂买一斤包子,再做点粥,我要学习了,时间不等人。
说着解放回过头,继续看书。
汪小丽:我看你呀,瞎子点灯白费蜡!
解放没回头:出水才看两腿泥,你们就等着胜利的好消息吧。
汪小丽看看解放,摇摇头,走了出去。
 
18-9 经委保卫科         
解放坐在桌上翻开看笔记。
一个保卫干事走进来,看到认真看笔记的解放,叫了一声:科长。
解放没听见。
保卫干事提高了声音:科长。
解放听见了,忙收起笔记,抬起头:什么事?
保卫干部笑笑:也没什么事。
解放本着脸说:没事叫我干什么?
保卫干事笑着:科长,你没白没黑的看书、复习,我看你太辛苦了……我们出去活动一下,换换脑子。
干事说着做了一个打羽毛球的动作。
解放一笑:我已经没有时间换脑子了。
说着解放继续看笔记。
干事走过来,看看解放的笔记本,问:科长,你说,这厂长你能考上吗?
解放没抬头:你说呢?
干事一笑:经委的厂长不是考出来的,科长要是真想下去当厂长,那得走关系。
解放又一笑:你的意思是说,我考不上厂长?
干事:不是,考试不是主要的,关系是主要的。
解放:我问你,上前线打仗,要不要走关系?
干事笑笑:这是两码事,打仗生死存亡,要看真本事。
解放:下去当厂长也要看真本事,这也关系到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
说着解放不在理睬干事,继续看书。
干事看看解放,轻轻摇摇头,自己走了出去。
 
18-10 解放新家外              
夜静了,也深了,院子里静悄悄的。
 
18-11 解放新家                   
汪小丽已经睡了。
解放还在台灯下认真地看书,边看,边默默背诵。
床上的汪小丽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看墙上的石英表,又看看解放,说:都下半夜了,还不睡。
解放好像没听见,仍在看书。
汪小丽:我给你说话呢,你听见了没有。(说着下了床,走到解放面前,拿下他手里的书)别看了,睡觉。
解放又拿起书,对汪小丽:你睡吧,我再看一会儿。
汪小丽:你不睡我怎么睡?快睡吧。
说着汪小丽再次拿下解放手里的书。
解放又一次拿起书,说:时间不等人,我要是再不努力,那就真成了瞎子点灯了。
汪小丽看看解放,说:解放,你这是何必呢,机关干的好好的,工资奖金也不少,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呢?!
解放: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理解万岁,睡去吧。
汪小丽看看解放,回到床上,嘟囔道说:不撞南墙不死心。
解放笑着对汪小丽:我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墙上的石英表又走了一个格。
写字台前的解放仍在用功……(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