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三集 (上)

2011-05-30 09:2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01

 

3-1三连炮场             外(夏)
    炮场的气氛十分热烈又很严肃,连里组织的单个炮手月训练考核正在紧张进行,报“好”声,口令声此起彼伏。
一二炮手集中在一门火炮上训练跟踪瞄准等待考核,其中有齐和平。
三炮手集中在一门火炮上训练装定距离,也在等待考核。六班三炮手钱正德也在其中。
五六炮手集中一门火炮上正在接受另一个考核组的考核,他们练的是压弹。
七八九炮手集中在一起临阵磨枪,训练着装弹夹……
六个班的四炮手站立在一炮后,正在听一班长宋培林训话。宋培林脖子上挂着一块秒表,手里拿着一个夹子,他身后站着考核组的另外两个班长,四班长和五班长。他们手里都有一个夹子。
宋培林看看站在面前的解放等人,讲道:今天月训练考核,连队叫我担任四炮手考核小组组长,不说当之无愧吧,那也是连首长对我的信任。你们中如果有谁能在我的手上拿到及格,我给你鼓掌;拿到良好,我给你敬礼;至于优秀吗……(看看众人问)你们谁能拿优秀?
众人没说话。
宋培林对解放:刘解放,你呢?
解放信誓旦旦地:报告班长,一定争取优秀!
宋培林一笑:那是基本不可能。(看了解放一眼)我不是小看你们,你们有的同志,就是练到退伍,别说优秀了,良好都不会和你打个照面!平常不下苦功夫,即便你决心再大,文化再高,也拿不到好成绩!不信?那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一本脸)考核开始。
宋培林扫了一眼站在面前的炮手,对解放:刘解放。
解放:到。
宋培林:就定位。
解放迅速上了炮盘,站定在四炮手位置,一手握住速度装定器,另一只手握住航路装定器,做好了考核准备。
宋培林看都不看解放,和五班长向前方十几米处的航路训练器走去。
(叠)宋培林高声道:开始。
随即他转动一下航路训练器。
高炮上,解放随即转动了一下航路装定器,报了声“好”。
站在炮下的四班长大声报数字:52-00
宋培林看了一眼训练器指示盘上的数字,低声骂了句:这狗小子,还行……(对负责记录的班长)25密位。
    五班长在误差栏写下:00-25
宋培林又转动一下训练器。
解放又报声:好。
四班长报数道:55-50
宋培林看了一眼训练器上指示的数字,又低声骂了句:狗小子!(五班长)0密位。
宋培林再次转动训练器的时候,转到位置又往回转动一下。
标志杆顶端的飞机模型也随即向回动了一下。
一炮那边,解放再次报:好!
四班长看了看解放装定的航路,报了一个数字:57-00
宋培林得意地笑了,对五班长:误差100密位。
五班长记录着。
宋培林第四次转动训练器的时候,转到位置还是往回转动一下。
炮上的解放眼里有些迷茫,报“好”的声音小了许多。
四班长报数字:58-50
宋培林笑得更得意了,对吴班长:误差125
吴班长一边记录,一边摇头。
炮上的解放眼神更迷茫了……
(叠)又一高手站立在炮盘上在接受考核。
解放也随其他炮手坐在跑后,一脸的沮丧……
 
3-2营房         
连队的黑板前围着许多战士,大家边看,边议论着。
黑板上写着月训练摸底考核成绩。
解放的名字下,写着:平均误差0080,成绩,不及格。
一个战士诧异地:刘解放竟然也不及格!平时训练他不是挺认真的嘛。
另一个战士嘲笑道:城市兵,也就是玩玩花架子。
又一个战士道:刘解放不但是花架子,还能吹牛,全团第一!以后咱们连改善生活,不用杀猪了,全改吃牛肉,都是刘解放吹死的牛!
那几个战士开心地笑了。
解放远远地看了一眼黑板,低头走去。
 
3-3营房宿舍           
一班的十个战士围坐在宋培林的双层床前,大家都坐马扎。
宋培林一边卷烟,一边对大家说:训练考核的成绩大家都看到了,我也不想多说了,虽然只是摸底,不算评五好的成绩,但是……
宋培林看看大家。
解放低着头。
宋培林看看解放,继续说:这次考核,各个炮手都不错,是骡子是马,一目了然。当然了,还是马多,骡子少。(他把卷好的纸烟放进一个纸做的烟盒里,然后开始卷第二根)首先提出表扬的是新战士钱正德同志,第一次参加考核,就拿了良好,离优秀就差那么一点点……哎,人家钱正德别看文化不高,又是从农村来的,没进过大城市,没见过大世面,可人家勤学苦练,不像有的同志,只会耍嘴皮子。
宋培林说着又看了刘解放一眼。
低着头的解放满脸通红。
宋培林一本正经地说:我记得是上个星期天,就在这个床前,咱们班的刘解放同志说他能拿全团第一,我当时不信,通过这次考核,我信了,刘解放虽然不能拿第一,但能拿第二,倒数第二。
解放几乎无地自容,头更低了。
宋培林:我有个建议,为了让落后的同志记住这次的教训,我把这次我们班的考核成绩抄了一份……
宋培林说着拿出一份名单,名单上有九个人的名字,解放是最后一名。
宋培林接着说:我打算把这份名单贴在醒目的地方,时时提醒那些落后的同志,知耻而后勇,迎头赶上……
齐和平举手:报告班长,我有话说。
宋培林对齐和平:有话就讲,我们一班充分发扬民主。
齐和平抱不平地:班长同志,刘解放同志虽然考的不好,但你不能讽刺打击,应当鼓励为主,这是毛主席一贯提倡的。
宋培林不住点头,说:好,齐和平同志提醒的好,我们全班同志,都应该多鼓励刘解放,不能瞧不起刘解放,落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甘愿落后!(对解放)刘解放同志,你应当急起直追,起码不能让人家钱正德同志拉下太多吧,啊?你一个大城市的高中生,还不如农村的初小生,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是吧?咱不但要知耻而后勇,而且还要知耻而发奋,快马加鞭,争取下次考核……(看看手里的名单)优秀我不敢奢望,良好对你来说也很难,考个及格总可以吧,不要总拉全班的后腿,你说呢,刘解放?
解放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宋培林:刘解放,你说话啊,你平时口才不是很好吗,怎么今天一句话也没有了?
解放猛地伸手,拿过宋培林手里的名单。
宋培林和在场的人一愣。
解放站起来,对宋培林:班长,你说吧,哪个地方最醒目。
宋培林淡淡一笑:门口,门口最醒目。
解放从一旁的桌上拿过浆糊,拿着名单走到门口。
(叠)解放把那张名单工工整整地贴在了门口一侧的墙上……
 
3-4炮场                  
夜空的繁星不停地眨着眼睛。
一门门高炮穿着整齐的炮衣,静卧在炮场上。
解放背着自动步枪,站在哨兵的岗位,他的脸色很严肃。
带班的宋培林背着冲锋枪走过来,他手里提着一只小木盒,木盒里有一只马蹄表,盒盖上挂着一把小锁。
解放看到人影,大声问:口令。
宋培林回答:警。回令。
解放:惕。
宋培林走到解放身旁,问:有什么情况?
解放目视前方:没有。
宋培林看看解放:我是问你思想上有什么情况。
解放:没有。
宋培林淡淡一笑,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班务会上我说得太重了,对吧?
解放没说话。
宋培林:有句老话,叫响鼓不用重锤敲,我不赞成。在我们一班,响鼓也要重锤敲,这样才会有动静,有大动静。(看看解放)解放,你是一只响鼓,大城市的高中生嘛,见过大世面,脑子也活,我就要重重地敲打你,让你这只响鼓,响遍全团。
解放真诚地:班长,你不用讽刺我了,我知道我差得很远,我现在想的是,如何才能迎头赶上。
宋培林:哎,这就对了,放下架子,你真的可以拿第一,这个第一可不是倒着数,是正数,正数第一。
解放淡淡一笑,对宋培林:班长,我以前说的,的确是大话,第一我不再说了,我只是想一步一步赶上,先拿及格,再拿良好,最后争取优秀。
宋培林指点着解放:刘解放,你真聪明,你把我要说的话全说了……好,我来帮你,迎头赶上。
解放:谢谢班长。(真诚地)班长,我打听过了,班长当四炮手的时候,拿过全团第一,班长只要肯帮我,我一定能……(话到嘴边改口)一定能迎头赶上。
宋培林一笑:你情报很准确,啊……解放,我帮你可以,但我有几个条件。
解放:请班长指示。
宋培林摆摆手:我又不是连长、营长,我的话不能叫指示,只是随便说说,经验之谈。(看看解放,继续说)你要想争优秀,拿第一,首先要做的,早起打扫卫生,不要让钱正德他们把打扫卫生的活都给包了。
解放:班长,我也早起过,可打扫卫生的扫帚,提前一天就叫人家藏起来了,到不了我的手。
宋培林一笑:至于如何掌握打扫卫生的主动权,这是你的事。第二点,每天早晨起来,给所有的同志打好洗脸水,并且要持之以恒。
解放:好,我能做到。
宋培林:第三,训练之余,凡是班里和连里的工作,都要抢在前面,比如说到炊事班帮厨,整理内务,打猪草,下菜地……
解放:班长,这些都没问题。
宋培林:还有更重要的一条,每周过炮场日,都要把炮擦好……(拍拍身旁的高炮)要比别人擦得更仔细,更认真,边边角角都要擦到。
解放:班长,这些我都能做到。
宋培林一笑:那好,你可以拿第一了。
解放有些疑惑:班长,你还没说怎么帮我呢,我怎么拿第一?
宋培林笑笑,答非所问地说:我虽然是乡下中学的初中生,但也是读过几句唐诗,唐代大诗人李白好像有这样一句话,他说诗的功夫不在诗内,而在诗外,你这大城市的高中生对李白的话,不会不明白吧……
解放还想问什么。
宋培林拿起装有马蹄表的木盒看了看,对解放:时间到了,我该去叫岗了。
宋培林说罢,提着马蹄表走去。
    解放望着离去的宋培林若有所思。
 
3-5营房      清晨      
院子里只有解放一个人,他拿着扫帚在认真地扫着院子。
钱正德匆匆走出来,走到解放身边,不满意地:刘解放,你怎么把我的扫帚拿走了,我怎么扫院子啊?
解放一笑:你扫我扫还不一样吗?
钱正德认真地:不一样,你有文化,不用扫院子就能进步。我不行,我只有多扫地,多帮厨才能进步……解放,你就让给我吧。
解放“噢”了一声,说:钱正德,不是我不让给你,是班长他不同意,他说我要是不扫地、打水,下次考核还拿不到及格。
钱正德本着脸:那,你的意思是,不让我进步了?
解放看看钱正德,然后说:等我干够了,班长满意了,都让给你,行吧?
钱正德憨憨一笑:行!(叠)
 
3-6营房门前    清晨   
门一侧摆着一排脸盆和牙缸。
解放提着一桶清水将一个个脸盆和牙缸灌满水。(叠)
 
3-7营房门前        
太阳已经很高了,战士们出操回来,正在门前洗刷。
和平一边刷牙,一边阴阳怪气地对解放道:解放,行啊,你比农村兵还农村兵。
解放也在刷牙,他斜了和平一眼:你什么意思?
和平:没什么意思……(伸过头来)你小子,要进步了。
解放:你也讽刺我?
和平:怎么会呢,咱俩谁和谁啊……哎,解放,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解放笑着:你能有什么秘密。
和平看看四周,对解放:洗刷完了我告诉你。
正在洗脸的宋培林,看了他们一眼。
 
3-7A营房山墙处         
齐和平和解放走过来。
齐和平看看四周,一脸神秘地对解放:解放,我已经打听出来了,上次你不及格,那是宋培林在捣鬼,他就是想看咱城市兵的笑话,有意打击你。
解放微微一笑:我早就知道了。
齐和平上下打量着解放:行啊,你小子挺有城府啊……哼,要叫我,早就给他翻脸了……哎,解放,他要是再整你我告我爸,我爸一个电话,宋培林年底就得卷铺盖回家。
解放笑笑:杀鸡焉用牛刀。
齐和平看着和解放:怎么,你有办法治他了?
解放又一笑,没说话。(暗转)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