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七集 (下)

2011-06-16 09:4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22

 

7-18 1号办公室       
李政委问坐在桌前的付1号:谈的怎么样?
1号沉默片刻,说:刘解放这小子,钻进牛角尖了。
李政委:他不同意放弃童楠楠,是吧?
1号点点头。
李政委:这个结果我早想到了,这些城市兵虽然脑子活,接受新事物快,但在婚姻和家庭上,往往经受不住组织的考验。老付,党委会研究一下,先把刘解放从团干部苗子上拿下来,年底让他复员算了。
1号惋惜地:人才可惜了……政委,党委会最好先别研究,再等几天,年轻人嘛,恋爱的事一时想不通,可以理解。
李政委:老付,原则问题不能迁就,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我们团没有刘解放就不建设,就不发展了?我认为党委会还是早开的好,这对其他干部是个警告。
1号:老李,我们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刘解放是革命先烈的后代,我了解他,再等几天,他会想通的。
李政委看看付1号,然后:那好,就再给他几天时间,如果他还想不通,老付,我们就必须按原则办事了。
1号:……
 
7-19 三连炮场     黄昏    
解放坐在炮场旁一侧,久久地看着那一门门熟悉的高射炮。
1号的画外音:如果真要和童楠楠继续好下去,过你们自己的小日子,你就要脱下军装,离开部队!
解放眼前闪过他和自己的高炮朝夕相处的情景:
(闪回)他当新兵的时候,听付1号讲高炮兵的光荣历史……
他站立在炮盘上,手握航路装定器,接受团里的考核……
他带领全班参见打伞降射击比赛,炮弹命中目标,阵地欢呼……
他指挥着自己的连队,进行着射击……(闪回完)
有人向解放走过来,是指导员宋培林。
宋培林坐到解放身旁,看着炮场上的高炮,对解放说:连长,你真打算离开我们吗?
解放没说话。
宋培林:连长,记得你当新兵的时候,也是在这个炮场,你说要拿全团第一,我认为你太狂,整了你一把,你委曲求全,真拿了第一,从此后,我从心里就开始欣赏你了……到了打伞降,你让我这个老班长给你擦炮,我那时候真恨不能扇你一巴掌,为了能参加军区比赛,我向你学习,也委屈了自己一下,得了军区第三,提了排长……(看看解放)解放,人有时候,就得自己委屈自己。
解放看着远处的高炮,说:指导员,在童楠楠的问题上,我不想委屈自己,更不想委屈她。
宋培林看看解放,然后:你这样说很坦率,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童楠楠那么好的姑娘,值得你这样去做……解放,有一点,我想问你。
解放扭过头,看着宋培林:说吧,指导员。
宋培林:解放,我们在一起待了六年,朝夕相处,你真舍得离开我们吗?
解放不说话。
宋培林:解放,前天,就在我们连的炮场,你说我们的军队,和那些超级大国比,在装备上是落后了,但我们要靠我们的忠诚,靠我们的聪明才智,靠我们不怕流血牺牲、勇于献身的精神,弥补落后的差距,保卫好我们神圣的祖国。解放,我和全连你的战友,都希望能把你的聪明,智慧,还有忠诚,留在我们身边……
解放无言地看着宋培林。
宋培林:如果我们的要求,委屈了童楠楠同志,我将带领全连的同志,向她赔不是,赔罪,赔什么都行,只要你能留下……
解放沉默片刻,站起来看着宋培林,说:老宋,我真不知道该谢你,还是该骂你。
宋培林:都行,只要你不离开我们……
解放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去。
宋培林站起来,看着解放的身影消失在夕阳的光辉中……
 
7-20 连部             
桌上的马蹄表已经十一点多了。
解放一人坐桌前,在给楠楠写信。
解放画外音:……楠楠,为了你,我曾经想过放弃,离开部队,回到你的身边……可是我离不开朝夕相处的战友,离不开我的连队,还有我的高炮……以后,也许这一辈子,我只能做你的解放哥了……
 
7-21 楠楠家                      
楠楠含着泪在看解放的信。
解放的画外音:楠楠,你解放哥对不起……我欠你一辈子,一辈子都还不清,原谅你的解放哥,好吗……
泪水不住地从楠楠眼中流出……(暗转)
 
7-22 三连军营             
三连战士在连部前列队集合。
解放站在队列前,大声对战士说:今天下午,我们参加全团的歌咏比赛,希望大家拿出我们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的精神,歌要唱的嗷嗷叫,拿不到第一,就是失败。大家有没有决心。
战士们齐声道:有。
解放:现在我们集体训练唱歌,时间一个小时,由我带领大家练习。
解放看到什么。
队列里的战士不约而同地向一侧看过去。
解放严厉地:看什么看,唱歌和军事训练一样,精力必须集中,向前看!
大部分战士收回目光,但有几个战士仍向一侧看着。
解放火了,对一个精力不集中的战士:周小林,出列。
那个战士看看连长,想说什么。
解放:周小林,说的就是你,出列。
那个战士迈步出列,对解放:报告连长,你家属来了。
解放一愣,回头看去。
楠楠站在他身后不远正看着他,她手里拿着一个包,是上次回家时带的那只旅行包。楠楠的眼神里露出了哀怨。
解放想说什么没说,回头对那个战士:入列。
那个战士回到队列中。
宋培林走到解放面前,小声说了两句,解放点了点头。
宋培林对战士命令道:各班带回,训练唱歌,一个小时以后集合。
各班在班长的带领下,跑步离去。
宋培林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楠楠,走进连部。
很快各班消失在各自的宿舍里。
连部门前的院子里只剩下了解放和楠楠。
解放走过去,对楠楠:来了。
楠楠点点头:来还你的包。
解放欲接楠楠的包。
楠楠:包里还有我的东西,一会儿再给你。
解放:走吧。
楠楠跟着解放走去。
 
7-23 连队家属房           
还是楠楠上次来时住的那间,屋子里的东西几乎没变化。
解放给楠楠倒了一杯水,递给楠楠:走了一路,渴了吧?
坐在床上的楠楠接过缸子,没喝,说:不渴。
楠楠把杯子放到一旁。
片刻的沉静。
解放坐在楠楠对面的椅子上,看看楠楠,说:楠楠,对不起……
楠楠淡淡一笑:解放哥,是我对不起你,让你为难了。
又是沉静。
解放对楠楠:我本来想,脱下军装,不让你受委屈……
楠楠打断他:解放哥,别这么说,我喜欢的是,穿军装的解放哥。
解放看看楠楠,然后:楠楠,你越是这样说,我越觉得对不起你……也许我太自私了,只为自己,只为自己的理想……
楠楠表面上很平静,她对解放说:解放哥,我不这么看,我不喜欢我所爱的男人,唯唯诺诺,碌碌无为;我喜欢他朝气勃勃,富有理想,并且为了这个理想,终生追求,矢志不渝……解放哥,如果你为了我脱掉军装,不但是你,而且我也将悔恨终生。
解放看着楠楠,几乎不相信她能说这样的话。
楠楠:解放哥,你别这么看我,我真的长大了,永远不再是那个,整天缠着你的小毛孩了。
解放:楠楠,我今天是第一次,真正的认识你,所以我心里更……(沉默片刻,然后)楠楠,在你解放哥心里,这一辈子,无论谁都无法替代你。
楠楠淡淡一笑:解放哥,有你这句话,我这次没白来。
外面传来集合的哨子声。
楠楠:集合了,忙你的去吧。
解放站起身,歉意地:团里要求,连队两个主管都要参加比赛,要不,我会留下来陪你的。
楠楠:我知道……忙去吧,别耽误你们连的事。
解放点点头,走了出去。在外面,轻轻带上了门。
楠楠看着解放离去,眼泪潸然而下。
屋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了。
楠楠扑在床上痛哭起来……
她用枕巾紧紧捂着自己的嘴,似乎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咽进自己的肚子里……
 
7-24 连队家属房外           
太阳向西边斜过去。
阳光静静地抚摸着家属房外门窗和红色的砖墙。
 
7-25 连队家属房           
楠楠已经不哭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打开她带来的那个旅行包,从里面拿出淡绿色的窗帘,淡黄色的桌布……
她把桌布抖开,仔细地铺在桌子上。
楠楠铺好桌布,又拿起淡绿色的窗帘,挂在窗户上……
(叠)经过楠楠收拾的屋子焕然一新,淡绿色的窗帘,淡黄色的桌布……所有的地方都收拾得干干静静。
那个旅行包也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旁椅子上。
楠楠站在屋子里,四处看着,脸上有了些许的欣慰……
 
7-26 连队营房     黄昏      
三连的战士参加完歌咏比赛,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响亮的口号,走进营房。解放和宋培林走在队伍最前列。
带队的值班排长下达口令:立定。
三连的队列整齐地停在院子里。
值班排长再下口令:向右转。
战士们动作一致向右转。
值班排长整队后,跑步到解放和宋培林面前,报告道:报告连长、指导员,部队带回,请指示。
解放对宋培林:指导员,你讲吧。
宋培林:比赛是你指挥的,你讲吧。
解放对值班排长:请稍息。
值班排长跑到队前,下达稍息口令,跑步到队列中。
解放跑步到队伍前,看看大家,然后大声地:讲评。
战士们立刻成立正状态。
解放:请稍息。
战士们稍息,等待讲评。
解放声音洪亮地对大家讲道:今天下午全团歌咏比赛,我们三连拿到了第一,完成了我们的预定方案,我希望大家不要自满,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是对空射击大功连,拿不到第一,就是失败。各班带回讲评,主要是找差距,找不足,讲评时间半个小时。讲评完了再吃饭。
对宋培林:指导员还有什么事吗?
宋培林:没有了,带回吧。
解放:各班带回。
各班长下达口令,带领各班跑步离开。
宋培林走过来,对解放,走,看看你同学去。
两人说着走去。
 
7-27 连队家属房外          黄昏     
解放和宋培林踏着夕阳走来。
解放走到那间屋子门口,敲了敲门,对屋里说:楠楠,指导员来看你来了。
屋子里没有声音。
解放有些纳闷,又敲敲门,提高声音:楠楠,指导员看你来了。
屋子里还是没有声音。
解放推了一下门。
门开了。
 
7-28 连队家属房          黄昏     
解放和宋培林一前一后走进来。解放四处看着。
屋子里没有人,床上挂着淡绿色的窗帘,桌上铺着浅黄色的桌布……
解放纳闷地:人呢,去哪儿了。
解放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封信,拿了起来。
信上写着:指导员同志收。
解放更加纳闷了,把信递给宋培林:她给你的信。
宋培林也很纳闷,打开信看着。
解放在一旁问:她说什么了?
宋培林:她走了……
宋培林把信递给解放。
解放拿过信看着。
楠楠的画外音:指导员同志,对不起,又来打扰你们了。我是来给刘解放同志送还东西的。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们了。希望指导员以后能好好帮助解放,帮他进步,实现自己的理想。再见。
解放的眼睛不由湿润起来,他侧过身子,看着楠楠留下的窗帘、桌布……以及那个叠的很整齐的旅行包……
 
7-29 营房                
(叠)营房的夜很安静。
换岗的两个战士,一个背着冲锋枪,一个背着步枪,踏着月光,从营房走过。
 
7-30 连部连长宿舍           
解放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闪回)楠楠和他在一起那些开心的情景,童楠楠教战士们唱歌的情景,一一在他眼前闪现……
睡在对面铺上的宋培林也没有睡,他睁开眼看了看解放。
宋培林:连长,还没睡吧?
解放回过身,对宋培林:睡不着。
宋培林坐起来,卷了一颗纸烟,对解放:抽一支吧。
解放坐起来,接过纸烟,学着宋培林用舌头舔了一下纸烟的边,把纸烟沾好,然后点燃,使劲吸了一口,烟太冲,呛的解放连着咳嗽了几声。
宋培林:这烟冲,慢点吸,习惯就好了。
解放又吸了一口,没那么使劲,咳的轻了。
宋培林看看解放,一边给自己卷烟,一边说:又在想你的同学了吧。
解放点点头,然后:招呼也没打就走了,她是怨我。
宋培林:你那个同学,真是个好姑娘,看了她的信,我心里都发酸。
解放不说话,只是抽烟,抽的使劲,又呛了一口。
宋培林并不看解放,抽了口烟,问:你同学这次来,如果她就是不答应分手,你会怎么样?
解放:说实话,我会决定离开部队,和她在一起。
宋培林看着解放,然后:你小子以后真的混成师长、团长的,不能忘了你这个同学。
解放点点头,只说了一个字:是……
宋培林想说什么,没说,看看桌上的表,对解放:连长,睡吧,还有半个小时,就是明天了。
解放看看手表,熄灭烟,躺了下去。
宋培林也躺在了床上,熄灭了灯。(暗转)
 
7-31 军营            
天色蒙蒙亮,起床的军号就响起来。
 
7-32 三连部           
宋培林一咕噜坐起来,三两下就穿好了衣服。
解放还躺在床上,面朝墙睡着。
宋培林:连长,该出操了。
解放身子动了一下,背对着宋培林:指导员,我头疼,疼得厉害……
宋培林“哦”了一声,说:我去叫卫生员。
解放:不用,躺一会儿就好。
宋培林看看解放,说:那好,你休息吧,我领着出操。
宋培林拿着腰带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解放长长叹了一声……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