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同龄人》剧本 第八集 (下)

2011-06-19 10:3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957

 

8-24 沂蒙山知青点林红屋子              
林红趴在她的小桌前,在认真地批改学生的作业,她批得很专注。在她的桌旁,又多了一张小桌,上面分类摆着满满的作业。
屋子里其他的床都撤走了,只有林红的一张床。
怀林走进来,林红没有发现。
怀林走到林红身旁,默默地看着批改作业的林红。
林红批改完一本作业,无意中看到了站在身旁的怀林。
林红问怀林:你什么时候来的?
怀林:刚来……(说着坐到林红身旁)你每天都改这么多的作业,不累吗?
林红笑笑:不累,这些孩子每天都在进步,我很欣慰。
怀林看着林红,又看看空旷屋子,叹了口气,说:周小宁走了,顾庆华走了,过几天,王伟也要走,知青点就剩我们两个了。
林红:怎么,伤感了?
怀林:不,有你在,我不会再有伤感了……林红,我写了一首诗,念给你听听。
林红:好啊。
林红说着,转过身,看着怀林。
怀林拿出一张稿纸,站起来,酝酿了一下情绪,朗诵道:秋天的沂蒙。秋天的风,吹走了翠绿,金色的收获,铺满了山坡。山间的小道,颠簸着运粮的小车,清澈的溪水,流溢着姑娘的歌。大娘的剪纸,映红了祖辈的小屋,袅袅的炊烟,抚摸着久远的村落。采一把红色的枫叶,做成青春的书签,让秋天的沂蒙,永远留在心中的画册。
怀林朗诵诗的时候,林红一直聚精会神地看着怀林。怀林的诗朗诵完了,林红还沉静在诗的意境之中。
怀林看看林红,小心地问:我写的怎么样,林红?
林红一笑,说:怀林,写得太好了,太美了!
怀林高兴地:真的?
林红点点头,然后:听你朗诵,我眼前就浮现出沂蒙山区一幅幅美丽的画面,还有那些可亲可敬的乡亲……怀林,你这首散文诗,应该拿出去发表。
怀林:林红,我以前说过,我写的东西不再发表了,我只写给你一个人看。你说好,我就高兴。
林红看看怀林,然后说:怀林,我越来越感觉到你有诗人的气质,有作家的情怀,你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作家。
怀林看着林红:如果真有那一天,我第一个要写的就是你,沂蒙山区的乡村女教师。
林红不好意思地一笑:我有什么好写的,就是教了那么几个小学生,也没什么成绩。
怀林动情地:林红,你不单是教了几个学生,你还挽救了一个颓废的人,让他重新振作起来……林红,我一辈子都感激你……爱你……
怀林说着拉住林红的手。
林红:怀林,别这么说……你的文章,诗歌,也给了我很多的鼓舞和欣慰,你陪伴在我身边,让我心里……不再寂寞,孤独……我也得谢谢你……
怀林看看林红,轻轻地把林红拦在自己的怀里。
月光很美好,从窗户里流进来。
两个恋人相依在一起,脸上都充满了幸福。
外面突然发出了一个声响。
林红迅速地离开怀林:好像……王伟回来了。
怀林看看外面,然后:我去看看。
 
8-25 知青点外         
门外的月光撒了一地,山娃站在月光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怀林走了出来,看到了山娃,一愣:山娃,是你?
山娃木呐地:怀林哥,我什么也没看到。
怀林:看到也没什么……山娃,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山娃:我……我给林红姐,还有你……送鸡蛋……(说着摸摸口袋)哎呀,我忘带了,我这就回去拿。
山娃说着转身就走。
怀林微微一笑,转身又进了屋子。
山娃走出不远,又站了下来,看着林红那间亮着灯的屋子……(暗转)
 
8-26 1号办公室              
1号手里拿着指挥尺,正在地图前看着高炮团防空火力配置图。
汪小丽推门走进。
1号不快:谁这么没规矩,出去!
汪小丽眼泪汪汪地:付叔叔,是我……
1号忙回过头,看了看汪小丽,走过来,关心地问:小丽,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汪小丽擦了擦泪,气哼哼地:付叔叔,管管你们的刘解放吧,他太不像话了。
1号:刘解放他欺负你了?
汪小丽不说话。
1号:到底是怎么回事?坐下,给叔叔慢慢说,叔叔狠狠批评他。
1号说着搬了把椅子放在汪小丽身后。
汪小丽没坐,对付1号:付叔叔,是你让我给刘解放写信的,一个女孩子主动给他写信,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他可好,写了一封不回,写了两封还不回,我都写了五封信了,他和没事人似的,理都不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人啊!没心没肺!
汪小丽说着又哭起来。
1号:小丽,你别哭,叔叔命令他给你回信。
汪小丽哭着:付叔叔,写信不是命令的,他应该是真心的,他眼里没有我,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1号看看汪小丽,把汪小丽轻轻按在椅子上,搬了把椅子坐在汪小丽身边,和风细雨地对汪小丽说:小丽啊,你不能着急,五封不行就写六封,六封不行,再写七封……
汪小丽:我再也不给他写信了,写信是小狗……
1号:小丽,这找对象可不能赌气,叔叔以前说过,刘解放这么好的小伙子,你要是放过了,要后悔一辈子的。
汪小丽撅着嘴:刘解放有什么好的,骄傲自满,目空一切,冷血动物,一点都不好。
1号起身倒了杯水,送到汪小丽面前,说:小丽,刘解放可不是冷血动物,他是一个感情很丰富,也很专注的人……你想不想听他的故事?
汪小丽:不想听。
1号看看汪小丽,然后说:那好吧,刘解放的事以后叔叔再也不提了,惹小丽生气的人,就是天好也不提了……小丽,以后叔叔再给你物色一个,你看好吗?
汪小丽撅着嘴:不好。
1号:……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汪小丽:没有,我一个也看不上。
1号看看小丽,然后说:你看上的人惹你生气,不惹你生气的你又看不上。你的个人问题看来是很难解决了……小丽,你说,我怎么给你爸爸交代呢?
汪小丽撅着嘴想了片刻,对付1号:要不,你就讲讲他的事吧……
1号故意地:谁的事?
汪小丽撅着嘴:你知道……
1号一笑:好,叔叔就给你讲一讲……
 
8-27 炮场        
解放站在一门高炮前,正在给全连战士讲课。
旁边的黑板上写着:三七高炮对地面目标射击。
解放对战士们讲道:今天我们的训练课是三七高炮对地面目标射击。有些同志对这个题目可能不以为然,他们会说,高射炮是打飞机,打伞降的,对地面射击有,加农炮、榴弹炮、无后坐力炮,迫击炮,火箭炮,轮不到咱们高射炮。在越南战场,越军充分发挥三七高炮精度高,射速快,单位时间火力密度大的优势,将三七高炮用于地面作战,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兵法上说,兵无常势。因此,作为我们高射炮兵,对地面目标射击,也是我们训练的重要课题。
每逢解放讲课,大家都听得很认真,这次也不例外……
 
8-28 1号办公室         
1号对汪小丽:刘解放和童楠楠的故事,我所知道就是这些。虽然我这个当团长的,表面上对他们很无情,可以说比刘解放还要冷血动物,但我心里还是很欣赏刘解放的,也很同情他,无情非真英雄啊……他不但是一个好军人,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他为了童楠楠,曾经许下诺言,从此不再找恋人。做为他的领导,他的兄长,我能看着这样一个优秀的军人,从此孤身一人吗?不能!我有责任,让他找到一个好女人,一个陪伴他实现自己理想的好女人……(看看汪小丽)所以,小丽,我想到了你。
汪小丽看着付1号,在想着什么。
1号:小丽,如果你能赢得他的心,他对情感会忠贞不渝,值得你一辈子信赖。
汪小丽站起来。对付1号:付叔叔,我走了。
1号也站起来: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付叔叔会尽最大的力量帮助你。
汪小丽:谢谢你,付叔叔。(向付1号敬了一个礼)再见。
1号回了一个礼:祝你成功。
汪小丽精神十足地转身离去。(暗转)
 
8-29 军营       
三连的战士们训练归来,队伍整齐,精神饱满,歌声嘹亮。
走在队伍前列的仍然是刘解放。
队伍立定,值班排长向解放报告:连长同志,队伍带回,请指示。
解放:各班带回,下午继续训练。
值班排长下达口令,各班长把队伍带回。
解放目视各班队伍离去。
通信员走过来,对解放:连长,有人找。
解放边走边问:什么人?
通信员:是个女的,也是当兵的。
解放疑惑地:女的?当兵的?叫什么?
通信员:她没说。
 
8-30 三连连部           
汪小丽站在连部,打量着墙上的各种锦旗。
解放推门走进,看到汪小丽,一愣。
汪小丽回过头,微笑着走过来,大方地伸出手:刘连长,你好。
解放看看汪小丽伸过来的手,抬起手,但没有去握汪小丽伸过来的手,一笑,说:刚训练完,没洗手,不好意思。
汪小丽收回手,并不气恼,笑着说:没关系,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不想和我握手。
解放笑笑,走到一旁,一边在脸盆里洗手,一边说:哪里话,你们医生高高在上,我们基层连队不敢有成见……(拿起毛巾擦擦手,对汪小丽)汪军医,我想问一句,你到我们连队来干什么?
汪小丽:来看你啊?
解放一愣:看我?我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汪小丽一笑:怎么没关系,你是我的病人,我来看看你的病怎么样了?
解放松了口气,“哦”了一声,然后说:我已经出院了,好像就不归你管了吧?
汪小丽:你虽然出院了,但你的治疗没有结束,身为医生,应该对病人负责,我来看看你的病情。
汪小丽说着拿出随身携带的听诊器和血压仪。
解放:汪军医,不必了,我是胃病,用不着听诊器和血压仪。
汪小丽:这不是给你准备的……(说着,又从医药包里拿出两瓶药,对解放)这是你的药。
解放一笑:我不用吃药了,我的病好了。
汪小丽:拉肚子的药治好了你的胃病?
解放:是……真没想到,还真好了……
汪小丽一笑:这回相信我了吧。
解放:啊……对,在治疗胃病这方面,我可以相信你了……汪军医,如果没什么事,是不是你可以走了?
汪小丽:我还有事。
解放:我病已经好了,你还有什么事?
汪小丽:上次你带回的药,只够吃一个疗程,要想彻底痊愈,你还要吃一个疗程。(说着把药向解放面前推了推)还有,饮食也是治疗胃病的一个重要方面,切记,酸,冷,辣,凡是不好消化,刺激胃的,你都不能吃。
解放:我记住了,你可以走了吧?
汪小丽又一笑:你就这么讨厌我?
解放忙解释:不是,吃完饭我还要到炮场训练,没有时间了。
汪小丽:再说一句话,我就走。
解放:好,你赶快说。
汪小丽:胃炎中医又叫胃寒,现在是秋天,一早一晚已经天凉了,你要保护好胃,(从包里拿出一个毛背心)这是一件防寒的毛背心,胸前我用了双线,特意给你织的。
解放忙摆手:这不行,不行,咱们只是病人和医生,我怎么能随便收你的东西呢?
汪小丽:这可不是随便的东西,这是治病的东西,就像药一样。我是医生,应该对你负责。
说着收好医药包,对解放:去你们炊事班。出门向哪边走。
解放纳闷地:你去炊事班干什么?
汪小丽:我来你们三连还有一个任务,是给战士们检查身体,从炊事班开始,刚才和你们宋指导员已经说好了,他已经去炊事班安排去了。
解放不解地:你又不是团卫生队的,你查的什么体啊?
汪小丽一笑:医院下基层锻炼,我被分到你们团。炊事班向哪边走?
解放:哦……出了门向右。
汪小丽:一会见。
解放:一会儿……一会儿我就不在了,去炮场训练。
汪小丽一笑:炮场见。
说着,汪小丽背着药箱走了出去。
解放看看离去的汪小丽,又看看她放在桌子上的背心,微微一笑,摇摇头。
 
8-31 连部连长房间                
(叠)解放拿着那件汪小丽送来的毛背心,对坐在对面床上的宋培林说:你说,这算是什么事?啊!我和她不认不识的,送我毛背心?!你不收吧,她说是治病的,和药一样;收了下吧,以后又成了她的把柄了,唉……
宋培林一笑:人家是看上你了。
解放把毛背心扔到一旁:什么看上了,这是付1号用的一计。
宋培林又笑笑:这计用的好,美人计……
解放:什么美人,长的一点都不好看。
宋培林:你这话可是违心的,人家汪军医,不但长的好,而且人也好,给战士们看病,尽心尽责,对谁都不嫌弃……就是喂猪的陈阿大吧,个人卫生全连倒数第一,一身的猪食味,卫生队的那几个小军医,见了阿大都绕着走。可人家汪军医,不但给阿大查体,还和阿大一起喂猪,整理猪圈,你现在再去看看咱连的猪圈,卫生肯定全团第一,连队的战士对汪军医,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解放看看宋培林,淡淡一笑:你把汪小丽夸的天花乱坠,是不是想早点提拔啊?
宋培林不高兴地:她一个121医院的军医,无职无权的,我夸她几句,从何谈起想提拔啊?
解放不阴不阳地:你是为了讨好付1号,付1号可以决定你的提拔。
宋培林指着解放:刘解放,你小子真是不认好赖人!好了,我不给你说了,我要去备课了。
宋培林说着,拿起桌上的本子和几本书,走了出去。
 
8-32 1号办公室             
1号笑着对坐在面前的汪小丽说:小丽,你做得很好,连队的战士对你反映也很好。
汪小丽:付叔叔,就是那刘解放,还是顽固不化。
1号:有句古话,叫作“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只要你坚持下去,刘解放就是块顽石,也会被你的诚意所融化的。
汪小丽笑笑:我也是这样认为……付叔叔,通过这些天和三连的战士们接触,我对刘解放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不但有才华,为人正派,对战士们特别有感情,就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付叔叔,谢谢你让我认识了他。
1号一笑:既然我们的认识达成一致,那就集中兵力,拿下刘解放。
汪小丽一笑:我听付叔叔的。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同龄人》,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