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二集 瞒天过海

2011-07-20 13:2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831

 

第十二集:瞒天过海
 
    1.宾舍孙膑住处 
    (孙膑、庞涓、史皇大夫)
    史皇大夫推门而入,见此一愣:庞元帅,你这是干什么?
    庞涓收回剑,斜了史皇大夫一眼:不干什么。
    孙膑:他要杀我。
    史皇大夫冷笑道:庞元帅,这不是在你的魏国,是在楚国……”
    庞涓:我这是为楚王效力,楚王让我监督他写兵法,他不写,我是警告他。
    孙膑对庞涓:我不是不写,我是不给你写。
    庞涓:给我写,给楚王写,都一样。
    孙膑:不一样,我给楚王写,是履行诺言,我若给你写便是助纣为虐。
    史皇大夫:说的好,好极了。
    庞涓斜了史皇大夫一眼,对孙膑:你说我什么我不在乎,你写出的《孙子兵法》,必须经过我鉴别真伪。
 
    2.楚王宫内 
    (楚王、史皇)
    楚王:好,闹的好!寡人就是要让他们闹,闹到最后,庞涓就得不到《孙子兵法》了。
    史皇大夫:大王,依微臣之见,现在就应该把庞涓打发走……”
    楚王:他走了,《孙子兵法》何人鉴别真伪?
    史皇大夫:对孙膑说,等兵法全部写完,再让庞涓鉴别真伪,有庞涓作对,孙膑不敢以假作真。
    楚王微微点头:你与寡人想法一样……”
 
    3.宾舍庞涓住处 
    (史皇、庞涓)
    庞涓对坐在对面的史皇大夫:“……怎么,要赶我走?
    史皇大夫:庞元帅,千万别误会,我们不是赶你走,你不走,孙膑就不写兵法,等他写完兵法,你再回来,鉴别兵法的真伪。
    庞涓笑笑,道:这是你的主意,还是孙膑的主意?
    史皇大夫:是寡君的主意。
    庞涓:“……孙膑写完兵法,楚王打算放他走吗?
    史皇大夫:不放,他写的兵法还不知道真伪,怎么能放他走呢?
    庞涓:如果知道真伪了呢?
    史皇大夫:不论是真是假,都不能放,如果放他走,岂不是放虎归山吗?
    庞涓:这我就放心了。
    史皇大夫:元帅何时离开。
    庞涓:后天。
    史皇大夫:我即刻回禀寡君,请寡君设盛宴欢送元帅……”
    庞涓:不必了,我还要回来,下次吧。
 
    4.宾舍孙膑住处 
    (孙膑、庞涓)
    那只精致华美的箱子仍放在几上。
    孙膑在轻轻抚琴,琴声含着对往事的怀念……
    有人敲了敲开着的门,是庞涓。
    庞涓很客气地:可以进来吗?
    孙膑停止抚琴,道:只要我不是在写兵法,你就可以进来。
    庞涓走进,来到孙膑面前,坐下。
    庞涓:孙膑,我是来告别的。
    孙膑:怎么,不再监督我写兵法了?
    庞涓一副坦然的样子:其实,根本用不着我监督,你是讲信义的人,只要你答应的事,一定会办。
    孙膑:那可不一定,这要看在何时,何地,对何人……”
    庞涓盯着孙膑:这么说,你不打算对楚王履行诺言了?
    孙膑:我可没这么说。
    庞涓微微一笑,道:史皇大夫对我说,你即使写出兵法,楚王也不打算放你,他说不能放虎归山。
    孙膑也微微一笑:我很佩服你,谎话说的和真的一样。
    庞涓坦诚地:我知道,我在你眼里很卑鄙,你无法一辈子也不会相信我……其实,我们以前不是这样,在鬼谷我们同窗的时侯……”
    孙膑:你不配再提鬼谷同窗。
    庞涓:是,我不配……我之所以不配,就是因为嫉妒……比我有才能的人,我嫉妒;比我有地位的人,我嫉妒;比我幸运的人,我嫉妒;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能得到,我也嫉妒……嫉妒使我忘记同窗之情,使我们兄弟二人反目为仇;嫉妒使我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嫉妒使我变成世界上最卑鄙的人……”
    庞涓说着眼圈一阵发红。
    孙膑平静地看着庞涓。
    庞涓让心情安静下来,然后对孙膑继续道:你可能以为我这是装的……这难怪,我曾陷你于死地,让你永远失去了对我的信任……可是今天,我绝不是装的,我之所以痛恨自己,不是因为悔过,还是因为嫉妒……我嫉妒楚王,他将要得到我所得不到的《孙子兵法》……”
    孙膑淡淡地:这句话,我相信是真的。
    庞涓:所以,我想帮助你逃出楚国……我得不到的东西,楚王也别想得到!
    孙膑仍淡淡地:我逃出楚国,回到齐国,对你有什么好处?
    庞涓微微一笑:孙兄,我说帮你逃出楚国,并没说让你回到齐国……”
    孙膑:不回齐国,我到何处?
    庞涓试探着:魏国……”
    孙膑冷笑道:逃出狼窝,又入虎坑,还不如不逃……”
    庞涓笑笑: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是说,魏国,韩国,赵国,燕国,秦国,这几个国家,你都可以去,就是不能回齐国……”他看看孙膑: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帮你逃出楚国。
    孙膑:就这一个条件?
    庞涓:不,还有一个,给我一套《孙子兵法》。
    孙膑冷笑道: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
    庞涓:不错。
    孙膑:这不可能。
    庞涓:用一套兵法,换一条性命,你应该答应。
    孙膑:如果你像楚王那样,得到兵法,还不放过我,怎么办?
    庞涓:我可以对天发誓。
    孙膑:我不相信你的誓言。
    庞涓:那你说怎么办?
    孙膑想想:你帮我脱离险地之后,我指的不仅是楚国,还有你们魏国,我再给你兵法。
    庞涓:就这么说定了。
    他说着伸出右掌。
    孙膑:等等。
    庞涓收回右掌:还有什么要求?
    孙膑:我想知道你如何帮我逃走。
    庞涓笑笑:要求不过分,我可以先告诉你。他向前凑了凑身子,低声道:楚王让我回去,等你写完兵法再来。我走后,你对楚王说,《孙子兵法》乃兵圣所作,不可在喧哗都市背写,需要寻找一条类似鬼谷的山谷,否则就是玷污圣灵,玷污圣灵,会受到上天的惩罚。楚人向来相信鬼神,你如此之说,楚王肯定相信。然后你再说在楚魏边境有这样一条山谷,楚王绝不怀疑其中有诈,因为我是你的死敌,你不会逃往魏国。你到达山谷后,我立刻率军突袭山谷,把你救出楚国……你看如何?
    孙膑沉思不语。
    庞涓:还是不相信我?
    孙膑叹了口气:怎么说呢,这样虽然能逃离楚国,但会落入你的掌握之中……”
    庞涓:那你说怎么办?
    孙膑想了想,叹口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庞涓:没有办法你就该听我的……”
    孙膑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到达边境后,我们怎么联系?
    庞涓:我派人去找你。他说着伸出右掌。
    孙膑又有些犹豫。
    庞涓:危险和机遇同在,我不会食言。
  孙膑终于定在决心:我再冒一次险……”他说着伸出右掌。
    两只右掌击在一起。
 
    5.楚王宫内 
    (楚王、史皇)
    楚王得意地笑着:“……都说庞涓有六六三十六个心眼,依寡人看也不过如此,寡人略使小计,就把他打发走了……”他对史皇大夫:催促孙膑,尽快把兵法写出来。
    史皇大夫:遵命。
 
    6.宾舍孙膑住处  
    (孙膑、史皇)
    史皇大夫打开几上那只精美的箱子看了看,问坐在对面的孙膑:孙先生,兵法写的怎么样了?
    孙膑:还没开始呢。
    史皇大夫拿出一只空白竹简看了看:孙先生,你开什么玩笑?
    孙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史皇大夫顿时脸现怒色:孙先生,你既然答应了寡君,为何出尔反尔?
    孙膑坦然地:我不是出尔反尔……”
    史皇大夫:那你为何至今不写?
    孙膑:我不是不写,我是不能在喧哗的都市写。
    史皇冷冷一笑,把竹简放回箱子,道:孙膑,不要在我面前玩弄诡计……”
    孙膑笑笑:史皇大夫,你别误会,我不是玩弄诡计……当初鬼谷先生传我兵法的时侯,曾反复告诫我,兵法乃兵圣孙武所作,传授兵法,不可在喧哗的都市,而应在幽静的山谷,否则就是对圣灵的玷污,玷污了圣灵,写兵法者与持兵法者都将受到上天的惩罚。所以,我为大王写兵法,必须找一条幽静的山谷。
    史皇大夫:你为何早不说?
    孙膑:庞涓不走,我不能说,如果让他知道,多有麻烦。
    史皇大夫微微点头:说的也是……楚国有的是山谷,我为你选择一处,然后送你过去。
    孙膑:史皇大夫,并不是任何山谷都适合书写兵法,山谷中必须有灵气,仙气,否则,兵法将失去神灵的保护。
    史皇大夫: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找到。
    孙膑:好,如果大王不急于要兵法的话,你就慢慢地找吧。
    史皇大夫:你是说我找不到吗?
    孙膑:不,你肯定能找到,但需要时间,当年鬼谷先生花了数年的时间,才找到了鬼谷这个地方……你要找到类似鬼谷的地方,也得数年。
    史皇大夫:不行,我们不能用这么长时间。
    孙膑:若大王急需看到兵法,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危险太大……”
    史皇大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孙膑:我去魏国的时侯,在楚魏边境路过一条山谷,极似鬼谷,在那里书写兵法极为合适,可是,那里距离魏国太近,我担心庞涓知道后,加害于我……”
    史皇大夫:你不必担心,大王可以派军队保护你。
    孙膑:若派军队,等于将我的踪迹告诉庞涓,他若倾魏国之军,如何是好?
    史皇大夫:大王也可以倾楚国之军保护你。
    孙膑笑笑:小小的山谷别说住不下这么多军队,就是能住下,这么多军队吃什么,喝什么?
    史皇大夫:派人去送。
    孙膑又笑笑:《孙子兵法》上说,动用军队十万,越境千里送粮,各种费用,日耗千金。大王屯重兵于边境不毛山谷,虽说不比越境千里作战,但每日耗费,也不下五百金,兵法非数日能写就,大王需消耗多少个五百金?这还在其次,若他国乘虚而入,如何是好?
    史皇大夫沉思片刻,道:你说怎么办……”
    孙膑:史皇大夫,你回去禀告楚王,反复权衡利弊,让楚王决断。
 
    7.楚王宫内 
    (楚王、史皇大夫)
    楚王陷入沉思。
    史皇大夫在一旁道:大王,依微臣之见,还是另选一条山谷的好……”
    楚王:夜长梦多,寡人想尽早得到兵法……”
    史皇大夫:可是,若到楚魏边境,万一走漏风声,庞涓肯定会劫持孙膑……”
    楚王微微一笑:庞涓倒是不怕,寡人派一支精干军队伏于山谷,然后多派间隙,进入魏国,庞涓一有风吹草动,立即保护孙膑撤出山谷……寡人担心的是孙膑,他说楚魏边境有这样一条山谷,是否有诈?
    史皇大夫:大王,微臣也考虑再三,孙膑不会有诈,庞涓是他的死敌,他去楚魏边境,对他不利,若是他要去楚齐,或楚韩边境,那倒真是有诈了……”
    楚王微微点头,然后道:你拿着寡人的兵符调五千军队,保护孙膑。
    史皇大夫:……”
    楚王:见了孙膑,先别把寡人的计策告诉他……”
    史皇大夫:微臣明白,大王是想再试他一试?
    楚王:对。
 
    8.孙膑住处 
    (孙膑、史皇)
    那只精美的箱子已被放在几下。
    史皇大夫对坐于对面的孙膑道:寡君答应前往楚魏边境的山谷……”
    孙膑:有军队吗?
    史皇大夫:有,但是不多……”
    孙膑:那可不行,万一庞涓率军袭击,我命休矣!
    史皇大夫:孙先生请放心,我们秘密而行,不会让他知道。
    孙膑:这很难……庞涓对我恨之入骨,时时注视着我的动向,他会通过各种途径,打听我的去向。
    史皇大夫盯着孙膑:那你的意思是……”
    孙膑:楚王若不能保证我的性命,我就不去楚魏边境。
    史皇故作考虑状,片刻后道:这样吧,我请寡君派五千精干军队伏于山谷,然后多派间隙,进入魏国,庞涓一有风吹草动,立即保护先生撤出山谷……你看如何?
    孙膑点头道:这倒是一个稳妥之策。
    史皇:既然此策可行,我们明天就去边境。
    孙膑一怔:明天太急了吧?你还需要回禀楚王,派五千精干军队保护我呢……”
    史皇笑笑:孙先生,军队已安排好了……”
    孙膑作恍然状:你是在试探我……”
    史皇大夫:这不是我的主意,是寡君的主意……”
    孙膑故作不满地:楚王也过于谨慎了,我若是有诈,也不会去虎口冒险……算了,我不去边境了,我们还是另选一个山谷吧……”
    史皇大夫笑笑,软中带硬地:孙先生,不要赌气,寡君定下的事,你我都无法改变……”
    孙膑:……史皇大夫,你必须帮我办件事。
    史皇大夫:说吧,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帮忙。
    孙膑有些腼腆地:史皇大夫,这件事有些难以启齿……”
    史皇大夫:什么事?是不是很难办?
    孙膑:难办到不难办,只是……”他不好意思地笑笑:真不好意思……我想请你帮我找个人……”
    史皇大夫坏笑道:是不是女人?
    孙膑:“……是。
    史皇大夫:这有什么难以起齿的,男人好色,人之常情……我这就去给你找……”
    孙膑:史皇大夫,你先别急,你听我说完……我不想随便找一个女人,我想找上次来过的那个……”
    史皇大夫又是一声坏笑:怎么,一夜风流,终生难忘?
    孙膑笑笑:谈不上终生难忘,只是……”
    史皇大夫:她叫什么名字?
    孙膑:“……不知道。
    史皇大夫:她住在何处?
    孙膑:也不知道。
    史皇大夫:你这叫我上何处去找?
    孙膑想了想了,道:我有个主意……”
 
    9.街市上 
    (高个男人、女人、围观的众男女)
    一块白布挂在墙上,上面是钟离春的女装画像,旁边还有一行小字。
    许多男男女女的百姓,正在观看布上的画。
    一个男人打量着画像:这姑娘,真漂亮。
    身旁一人:不漂亮,谁找她?
    一老者对一士人:先生,画上写的什么?
    士人念道:有认识此女者,请告之住在宾舍的孙先生,赏金一两。
    一高个男人叹道:一两黄金,真不少,可惜我不认识她……”
    高个男人身旁的女人:认识也不能告诉他,男人都是坏蛋!
    高个男人斜了女人一眼:你是不是嫉妒?
    女人:我有什么嫉妒的?
    高个男人:嫉妒她比你漂亮,有人出钱找她,没人出钱找你。
    女人:找我我还不干呢!
    高个男人笑笑:就你这样,倒给钱我也不干。
    女人: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高个男人坏笑笑:有多少人?
    女人没听出男人的话外音,道:成百上千。
    高个男人故作惊讶地打量着女人:成百上千?你可真厉害!说完大笑。
    围观者们一阵哄笑。
    女人恼羞成怒:有种的你等着!
    女人挤出人群。
    高个男人对女人的背影:等着就等着,一晚上我还熬得住。
    一老者对那高个男人:后生,说话别太损,损人不利己。
 
    10.街头铁匠铺摊 
    (钟离春、女人、铁匠、数百姓)
    一顶简陋的棚子内,一个粗壮的汉子光着上身,正叮当作响地打制一件兵器,女扮男装的钟离春等在一旁。
    女人气呼呼走入,拉了一把汉子:跟我走。
    汉子并没停手中的活:什么事?
    女人:有人欺负我。
    汉子:又是你惹的事吧……”
    女人:放屁!老娘从来不惹事!你立刻给我去!
    汉子欲火,又忍住:“……等我打完这把刀,客人等着要。
    女人从旁边拿起一把新打的匕首,威胁汉子道:你去不去?
    汉子放下手中的活,一把夺过女人手中的匕首,一本脸:我就是不去!
    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道:你这个挨刀的,别人欺负你老婆,你也不敢管……我没法跟你过了……”
    钟离春上前道:大嫂,谁欺负你,我去看看。
    汉子拿起铁匠炉旁的刀,对钟离春:别理她,她就爱惹事。
    女人从地上爬起来:这次不是我,是我不是人!
    钟离春:大嫂,我陪你去看看……”
 
    11.街市上 
    (钟离春、高个男人、女人、围观的众男女)
    那张画前仍围着许多人。那个高个男人还在。
    女人和钟离春走来。
    高个男人迎上前,打量着钟离春:吆,还真带来一个……”
    钟离春问女人:是他吗?
    女人点点头:是他。
    钟离春对高个男人:兄弟,给这位大嫂,赔礼道歉。
    高个男人笑笑:你是她什么人,丈夫还是情夫?
    钟离春:嘴放干净点,否则我扇你!
    高个男人冷笑道:小模小样的,脾气还不小……”他指指墙上的画:小兄弟,为兄如果不是看你跟画上那姑娘长的有些像,早就动手了……”
    钟离春斜了一眼墙上的画,不由一愣。
    高个男人笑着:怎么,你也看中墙上那位了?为兄可以让给你……”
    高个男人话没说完,脸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身子不由向后退出数步。
    高个男人捂着脸:你还真敢下手?!
    钟离春:不敢就不来了。
    高个男人:哼,你是不知深浅!
    他说着向钟离春扑过去。
    钟离春极快的几掌,将男人打倒在地。
    高个男人爬起来又一次扑过来。
    钟离春又将其打倒在地。
    高个男人起来再上。
    再一次被钟离春打倒在地,这一次摔的特别重。
    周围的人连声叫好。
    女人在一旁道:有种的你起啊,起来啊……”
    高个男人趴在地上,直喘粗气。
    钟离春走到汉子面前,踢他一脚:起来,给大嫂赔礼道歉。”   
    高个男人趴在地上:男子汉大丈夫,说不起来,就不起来……”
    众人一阵哄笑。
    钟离春厉声地:不起来,我还打你。
    高个男人连忙爬起来。
    钟离春:给大嫂赔礼道歉。
    高个男人乖乖地对女人道:大嫂,兄弟不该说画上姑娘漂亮,不该惹大嫂生气……”
    女人:哼,画上的女人有什么好,千人看,万人摸的,一看就是骚货……”
    一巴掌打在女人脸上,打人的是钟离春。
    女人一愣。
    周围的人都愣了。
    钟离春走到画前,从墙上摘下挂着的画。
    众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钟离春拿着画扬长而去。
 
    12.宾舍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史皇)
    那张画像重重扔在孙膑面前。
    钟离春一脸怒色地质问孙膑:这是怎么回事?
    孙膑尴尬地笑笑:我是为了找你。
    钟离春:有你这种找法的吗,千人看,万人摸,让我丢尽了人!
    孙膑:钟离姑娘,实在对不起,我明天就走,急着找你,一时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让你……”
    钟离春:你走你的,找我干什么?
    孙膑欲言,有人推门走入,是史皇大夫。
    史皇大夫打量着钟离春:你是何人,竟敢如此训斥孙先生?
    钟离春背过身,没理睬史皇大夫。
    史皇大夫问孙膑:孙先生,他是何人?
    孙膑:一个朋友……”
    史皇大夫看了看钟离春的背景:你这位朋友脾气真够大的……他是干什么的?
    孙膑:……”他凑进史皇大夫: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女人……”
    史皇大夫再次看着钟离春的背影:我说呢,好像在何处见过……她怎么男人的打扮?
    孙膑笑笑:为了进来方便。
    史皇大夫点头道:这就对了,上次我问了半天,守门的士兵也没想起有一个女人进来……”他笑笑:孙先生,不打扰你的好事了……”
    史皇大夫说着向门口走去。
    他走出屋门,又回身走进:孙先生,明天上路,可别忘了带那只放竹简的箱子。
    孙膑:放心,命忘了,也忘不了箱子。
    史皇大夫看了钟离春一眼,走出,在门外将门带好。
    钟离春气消了许多,问:说吧,找我何事?
    孙膑来到门前,侧耳听了听,对钟离春:我们到里屋去说。
 
    窗外的月亮在云中穿行。
 
    13.内室。
    (孙膑、钟离春)
    钟离春:说完了吗?
    孙膑:完了……你说这样行吗?
    钟离春:你需要我帮忙?
    孙膑:那当然。
    钟离春:你怎么知道会帮助你?
    孙膑:你我朋友一场,你不会见死不救。
    钟离春:你不够朋友。
    孙膑:钟离春,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我……真的不能娶你……”
    钟离春:我说的不是这件事,这件事,我永远不会再提。
    孙膑:那么,你是指什么?
    钟离春:你心里明白。
    孙膑:难道是上次……我没跟你走……”
    钟离春:那算什么,那是我自找没趣。
    孙膑认真地想了想,很诚恳地: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钟离春:你何时想起来,何时去找我。
    钟离春说完转身欲走,孙膑一把拉住她:来不及了,明天一早我就要走。
    钟离春看着孙膑拉着自己的手:你放开我。
    孙膑松开手。
    钟离春: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钟离春说完,转身走出。
    孙膑长叹一声,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自语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他脸上露出感激之色:钟离春,谢谢了……”
 
    14.山腰 
    (魏军间隙)
    一个身穿便服的汉子,踏着茅草急急向山半腰走来。
    汉子来到一山洞前,前后看看,走了进去。
 
    15.山洞内 
    (庞涓、庞葱、数魏军将军、魏军间隙)
    洞内燃着火烛。
    庞涓、庞葱和另外几个魏国将军坐在兽皮上,他们也是一身便服。
    走进山洞的汉子对庞涓道:元帅,孙膑已经到了。
    庞涓高兴地:好,孙膑中计了!
    旁边一将军问汉子:楚军来了多少人?
    汉子:不多,也就是百十人。
    庞涓微微一笑,道:不,他们决不止百十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楚军不会少于四、五千人。
    汉子:元帅,我们不会看错,楚军就是百十人……”
    庞涓笑笑:我没说你们看错……楚王不会掉以轻心,派百十人来保护孙膑,你再去山谷,想办法找到孙膑,探明楚军的人数与位置。
    汉子:是。
    汉子走出。
    庞涓对庞葱:庞葱,立即调后续军队昼息夜行,秘密开往边境。
    庞葱:是,叔父。
    庞涓对另一将军:西门将军,你带兵秘密封锁边境,只准进不准出。
    将军:是。
 
    16.山谷中 
    (孙膑、史皇、)
    山谷中草高林密,不时有雾气飘过。
    孙膑和史皇大夫沿山谷走来。
    史皇大夫:孙先生,你方才已看到,我的军队完全按你的要求秘密布防,你该放心地写兵法了吧?
    孙膑点点头:明天就开始写……”
    史皇大夫:孙先生,何必等到明天,现在就可以写了。
    孙膑:急什么,不差这半天。
    史皇大夫:孙先生,我是对你负责,你在山谷多待半天,多半天危险。
    孙膑笑笑:史皇大夫不必担心,你这五千士兵如此布防,庞涓没有五倍的军队,进不了山谷……”
 
    17.山林草棚外 
    (孙膑、史皇、钟离春)
    林中缭绕着雾气,林中空地上立着一间草棚。
    史皇大夫和孙膑一前一后向草棚走来。孙膑腿有些瘸,他下时地扶摸一下膝盖。
    史皇大夫看了看身后的孙膑,道:怎么,腿又不好。
    孙膑点点头:有点……山谷潮气大,我的腿最怕潮气……”他说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腿。
    一双眼睛在树后看着他们——仔细看,能看出是钟离春的眼睛。
    史、孙二人来到草棚前。
    史皇大夫对孙膑:为了你的腿,你也应该尽快写完兵法,离开这里。
    孙膑:那当然……”
    史皇大夫想起什么:要不要找个人,女人,照顾你。
    孙膑:不用,书写兵法需要静。
    史皇大夫话到嘴边又改口道:需要的时侯,说一声。不陪了。说完转身而去。
    孙膑目送史皇离去,转身推开草棚门,走了进去。
    钟离春闪身从树后走出,急步走到草棚前,推门而入。
 
    18.草棚内 
    (孙膑、钟离春、史皇大夫)
    孙膑对钟离春埋怨道:谁叫你上来的?
    钟离春:我不放心你……”
    孙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不是都说好了嘛,只要庞涓的大军一来,史皇大夫立刻带着我走,你们在山下等我就是了……”
    钟离春:史皇大夫万一出了差错呢……”
    孙膑:不会的,我都安排好了,万无一失。
    钟离春:庞涓诡计多端,万一他从你想不到的地方进入山谷呢……”
    孙膑:地形我都看了,没有这个万一。回去吧,你留在山下那些人,群龙无首,万一出什么差错,我们满盘皆输。
    钟离春:山下那些人已被我训的俯首贴耳,没我的话,他们决不敢枉自行动,不会出半点差错……先生,让我留下吧,你的腿不好,又要翻山越谷,我在你身边,可以照顾你……”
    孙膑一阵感动,道:可是……如果让史皇大夫看见你,他会起疑心的……”
    钟离春:我悄悄守在棚外山林中,不会让他看见……”
    有人推门走进。
    孙膑和钟离春一愣。
    走进来的是史皇大夫。
    史皇大夫微微一笑:不想让我看见,还是让我看见了。
    孙膑强笑笑:史皇大夫,是这么回事……”
    史皇大夫摆摆手:我不听你解释,我要听她解释……”他说着来到钟离春面前,盯着她,问:怎么来的?
    钟离春:军队里有我相好的,是他带我来的。
    史皇大夫:他是谁?
    钟离春看看孙膑,对史皇:我不想当着孙先生的面告诉你。
    史皇大夫扫了孙膑一眼:你喜欢他?
    钟离春:谈不上,他给我钱多。
    史皇大夫看看孙膑,又看看钟离春:你没说实话。
    钟离春镇静地:我可以起誓。
    史皇大夫摇摇头,笑笑:别不好意思,我若是女人,也会看中他……”他看看一旁几上那只放竹简的精美箱子,对钟离春又道:只是我要提醒你,别影响他写兵法,否则……”
    钟离春:赶我走?没等对方回答,钟离春接着道:不用你赶,烦了他,我自己会走。
    史皇大夫冷笑道:进了这个山谷的人,别想活着走出去,懂了吗?
    钟离春有意沉默片刻,道:懂了……”
    史皇大夫:懂就好……”
 
    19. 山林中 
    (魏国间细、楚国士兵)
    庞涓手下的那个间细在林中急急而行。
    他听到什么,突然停下来,伏在草中。
    月光下,隐约可见不远处树后草中伏着两个楚国士兵。
    魏国间细悄悄向一侧挪去。
 
    20.草棚内  
    那只放竹简的精美箱子放在墙边的几上.
    孙膑赤裸着双腿坐在简易的睡榻上。腿边有一只酒樽。
    一只女人的手用丝帛沾着酒樽里的酒,使劲擦着孙膑赤裸的膝盖。
    是跪在睡榻前的钟离春。
    钟离春对孙膑:怎么样了?
    孙膑:好多了,不用擦了。
    钟离春:真的好多了?
    孙膑:真的。
    钟离春放下丝帛:我再给你暖一会儿。他说着将孙膑的腿抱在怀中。
    孙膑不由一阵脸红:别,不用……”说着欲从钟离春的怀里抽出腿。
    钟离春一只手按在孙膑的腿上,坦然地:我没别的想法,我只是给你治腿。
    孙膑:……”
    孙膑看到了钟离春的眼睛,悄悄将目光移开。
    屋内一片沉静。
    有东西击打在门上,好像是一粒石子。
    孙膑忙抽回腿,对门外低声地:谁?
    又是一粒石子击在门上。
    孙膑默默地望着门。
    第三粒石子击在门上。
    孙膑低声对钟离春:庞涓的人来了,我去看看。
    钟离春:你可要当心……”
    孙膑点点头,穿好鞋子,站起,整整下面的衣服,走出屋门。此时他的腿已经不瘸了。
 
    21.山洞内 
    (庞涓、魏军间隙、数魏国将军)
    魏国间细对庞涓道:元帅,我们找到孙膑了,他说楚国军队的确有四、五千人,隐蔽在山谷四周,这是他为我们画的图……”他从怀里拿出一块画有图形的布递给庞涓。
    庞涓拿过图看着:你们按图上所画察看过没有?
    间细:看了,与孙膑画的一样。
    庞涓:好,等庞葱带后续军队一到,我们立即动手。
 
    22.山林中 
    (十数楚军,十数魏军)
    一路魏军沿林中小路摸来……
    两个埋伏在草丛中的楚军发现了魏军,吹响了手中的牛角。
    牛角声在山谷中回荡……
 
    23.林中草棚 
    (孙膑、史皇)
    史皇大夫气喘吁吁地:孙先生,不好了,庞涓的军队来了……”
    孙膑顾作惊讶地:你派出的间隙是干什么用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传回来?
    史皇大夫:谁知道,派出的间隙都没回来……”
    孙膑埋怨道:我说不来吧,你不听,现在可好,你说怎么办?
    史皇大夫:孙先生,你放心,我就是拼上这五千军队,也要把你救回国都。
 
    24.山坡上 
    (庞涓、一魏将,数魏国士兵)
    一将军喘着粗气对庞涓:元帅,楚军布防有变,偷袭没有得手……”
    旁边一将军:元帅,准是孙膑在搞鬼。
    庞涓笑笑:我们已经包围了山谷,他就是搞鬼,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立在面前的将军:击鼓,强行进入山谷。
    将军:是。
 
    25.山谷 
    (众魏国将士、众楚国将士)
    鼓声传遍山谷。
    一魏国将军带领魏国士兵手持盾牌沿山谷杀来。
    山谷两侧的楚军拉弓放箭,拦击魏军。
    魏国士兵分两路向两侧的山坡上冲杀过去……
   
 
    26.悬崖顶端 
    (孙膑、钟离春、史皇、十数楚国士兵)
    喊杀声从山谷飘来。
    一条粗麻绳系在一树干上,一名士兵拉着麻绳顺悬崖而下。
    史皇大夫、孙膑、钟离春还有十数名士兵,立悬崖顶上向下望着,其中一个士兵背着那只箱子。
    士兵到了崖低,抖了抖绳子。
    史皇大夫对孙膑:孙先生,该你了……”
    孙膑拉住麻绳。
    钟离春关切地:行吗?
    孙膑笑笑:我的腿不行,手行……放心吧。
    孙膑沿麻绳而下。
    史皇大夫不无担心地回头望了一眼山谷。
 
    27.山谷 
    (众楚国将士、众魏国将士)
    楚国军队和魏国军队在山谷和两侧的山坡上激战……
 
    28.悬崖下 
    (孙膑、钟离春、史皇、十数楚国士兵)
    最后一个士兵顺麻绳来的崖下。
    史皇大夫对众人:快走。
    孙膑在钟离春和一个士兵的搀扶下,和史皇大夫一同急急而去……
 
    29.山下林中 
    (孙膑、钟离春、史皇、十数楚国士兵,十数名汉子)
    史皇大夫、孙膑、钟离春和十数名士兵气喘吁吁走来。
    史皇大夫长出一口气,对孙膑道:孙先生,不会再有危险了……庞涓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从没有路的地方逃走……”
    话音未落,从树后,草中闪出十几名手持兵器的汉子,拦在他们面前。
    史皇大夫一愣:你们……何人?
    为首的汉子:庞元帅的人……”他说着手一挥,汉子们挥舞着兵器杀过来。
    一阵刀光剑影,十数名楚国士兵纷纷倒在地上。
    为首的汉子向史皇大夫走过来。
    史皇大夫浑身直抖,双腿跪在地上,叩头道:将军绕命,小人情愿交出孙膑……”
    为首汉子一只手抓住史皇大夫的衣领,将他提起,问一旁的钟离春:春姑娘,怎么处置他?
    钟离春:留他一条性命,让他回去禀告楚王,就说庞元帅谢谢了……”
    史皇大夫愣愣地看着钟离春:你,原来是……”
    为首的汉子一拳打过来,史皇大夫重重摔倒在地。
 
    30.原野 
    (孙膑、钟离春、数名汉子)
    几匹马飞奔而来,马上分别是是孙膑、钟离春、以及林中拦杀楚军的汉子。其中一个汉子背着那只箱子。
    孙膑等人的马向东方飞奔而去。
    出字幕:瞒天过海是三十六计的第一计,其计名虽出自唐朝,但此计内容在春秋战国时期便多被运用。此计中的始指皇帝,过海是指难以逾越的障碍,瞒天过海的关键是将隐蔽的计谋深藏于张扬暴露的行为之中。孙膑用此计瞒过楚王,又瞒过庞涓,逃离险境。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偷梁换柱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