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三集 偷梁换柱

2011-07-21 10:38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104

 

第十三集:偷梁换柱
 
    1.楚王宫内 
    (楚王.史皇.宫卫数人)
    楚王怒发冲冠,对跪在面前的史皇大夫训斥道:废物!五千军队保护不了一个孙膑!
    史皇大夫低着头:庞涓的军队有五万之多,大王的军队虽然英勇,但寡不敌众……”
    楚王:你的那些间隙呢?为何不早回来报告消息?
    史皇大夫:庞涓封锁了边境,间隙一个也没回来……”
    楚王恨恨地:庞涓,寡人绝不会罢休!
    史皇大夫抬起头:大王,我去游说齐国、赵国,共同讨伐魏国……”
    楚王思忖片刻,道:不,你立刻去魏国,向庞涓要人。
    史皇大夫:庞涓不会给的……”
    楚王笑笑:这叫先礼后兵,他若不给,寡人再讨伐魏国。
 
    2.田忌府客厅 
    (孙膑、田忌、钟离春、禽滑、田国.数将军)
    孙膑、田忌、钟离春、禽滑、田国等人在座,每人面前的几上都摆着丰盛的酒菜。
    田忌高兴地举起酒樽:来,为孙先生脱离虎口,平安归来,干!
    众人举樽:干!
    都是一饮而尽。
    孙膑举起酒樽:孙膑此次能平安回到齐国,多亏钟离姑娘相助,为智勇双全的钟离姑娘,干!
    众人举樽而饮,只有钟离春无动于衷。
    禽滑对钟离春:钟离姑娘,这樽酒大家是为你而喝,你怎么不喝?不舒服吗?如果不舒服,我替你喝……”
    钟离春:不是不舒服,我是觉得我不值得大家为我而干。
    田忌笑道:钟离姑娘,是不是还在生我与孙先生的气?
    钟离春:我谁的气也不生,生我自己的气……”她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我赌气离开,邹忌就无法栽赃,孙先生与将军也就不会流落楚国,险些丧命了……”
    孙膑: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就是不离开,邹忌也会用别的办法栽赃我与田将军……”
    田国气愤地:邹忌这个坏蛋,我早晚要宰了他!
    禽滑:邹忌背后,还有一个坏蛋,比他更坏……”
    孙膑:何人?
    禽滑:公孙阅。
    孙膑一愣:公孙阅?他何时来的?
    禽滑:在你们离开楚国之前,他就来了,当了邹忌的门客,你们走后我才了解到,无中生有,陷害你与田将军,都是他的主意。
    钟离春拿过身旁的剑猛然站起。
    孙膑:钟离姑娘,你去何处?
    钟离春杀公孙阅。
    田国也拿着剑站起:杀公孙阅!
    在座的几名将军也站了起来:杀公孙阅!
    众人嚷着,向外走去。
    孙膑重重拍了一下面前的几,厉声道:站住!
    田国等将军立时站住,回过头来,看着孙膑。
    孙膑:坐下。
    田国等将军乖乖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孙膑对钟离春:钟离姑娘,你也坐下吧。
    钟离春没动: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站着听。
    孙膑:你们不能杀公孙阅。
    钟离春:为什么?
    孙膑:因为有邹忌,邹忌是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杀了邹忌,你们都将满门抄斩。孔夫子有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希望你们逞匹夫之勇……”
    钟离春:我没家没业,不怕满门抄斩,我自己去。
    钟离春说完,转身走出。
    孙膑:钟离春,站住……”
    钟离春已经消失在门外。
    孙膑对田国等将军:田国将军,你们赶快把她追回来。
    田国等将军纷纷起身追出,孙膑也追了出去。
    田忌站起,埋怨禽滑道:我不让你提公孙阅,你怎么不听?
    禽滑:我一时没留意……”
    田忌:如果钟离春有个好歹,拿你是问!说完迈步走去……
 
    3.院内 
    (孙膑、田忌、钟离春、田国.数将军)
    田国等将军拦在钟离春面前,田国:钟离姑娘,你不能去。
    钟离春:我的事你们管不着,闪开。
    田国等人仍拦在她面前。田国:钟离姑娘,孙先生的话从来不会错,还是回去吧。
    钟离春抽出剑:你们不闪开,我可要动手了。
    田国:孙先生的命令,我们不赶违背,你就是杀了我们,也不能放你走。
    孙膑和田忌跑来。
    孙膑:钟离姑娘,千万不能任性,别说你杀不了公孙阅,就是杀了他,邹忌要抓的不仅是你,还会牵扯田将军手下的众多将军……”
    钟离春:我把邹忌也杀了。
    孙膑:万万不可,杀了邹忌,大王更不会放过我们。
    钟离春:我们走,离开齐国。
    孙膑:你我二人无牵无挂,田将军他们怎么办,他们的家人又怎么办?
    钟离春无言以对。
    田忌:钟离姑娘,我们早晚要除掉公孙阅,但不能蛮干,蛮干往往事与愿违。
    钟离春沉默片刻,道:他的夫人来了没有?
    田忌:据说也来了。
    钟离春:我去找他夫人。
    田忌:我们做事,应该堂堂正正,不能拿他夫人出气。
    钟离春:我不会的,他夫人是我妹妹。
    众人一怔。
  田忌:你说的可是真的?
    钟离春:不信你问孙先生。
    孙膑点点头:公孙阅的夫人是她妹妹,而且是唯一的妹妹。
    钟离春:可以让我走了吗?
    众人无言地看着孙膑。
    钟离春:怎么,还不放心?她把剑扔给田忌:这样可以了吧?
    孙膑不放心地:去了,千万不要感情用事。
   钟离春:我明白。
    孙膑:对公孙阅的所作所为,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钟离春:我知道怎么说。
    孙膑对众人:闪开吧,让她走。
 
    4.邹府大门外 
    (钟离春.守门人)
    钟离春走来。
    守门人迎上前:姑娘,你找谁?
    钟离春:钟离秋。
    守门人:姑娘,你找错了地方,这是相国府,府中没有叫钟离秋的人。
    钟离春:我没找错,她是公孙阅先生的夫人。
    守门人:你是她什么人?
    钟离春:我是她姐姐。
    守门人立刻毕恭毕敬:小人不知,失礼,失礼……”
 
    5.邹府公孙阅住处 
    (钟离春.钟离秋)
    钟离秋独自一人坐在屋内的席垫上,认真地缝着一件小衣服。
    有人敲门。
    钟离秋仍低着头:进来吧。
    钟离春推门走入。
    低头缝衣的钟离秋并没注意走进来的钟离春,问:什么事?
    钟离春望着妹妹没有回答。
    钟离秋似乎感觉到什么,抬起头,不由愣住了。
    时间似乎凝固了,姐妹二人就这么默默地望着。
    钟离秋突然连滚带爬地来到姐姐面前,一把抱住钟离春的腿,痛哭流涕:姐姐,你可来了……”
    钟离春望着泣不成声的妹妹,慢慢蹲下,轻轻擦着妹妹脸上的泪水,不由也潸然泪下。
    钟离春一把将妹妹拦在怀里,失声痛哭。
    ………
 
    6.邹府门口 黄昏
    (公孙阅.守门人)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公孙阅和一个仆从从马车上走下。
    守门人迎上前,对公孙阅道:公孙先生,你夫人的姐姐来了……”
    公孙阅一怔:谁来了?
    守门人:你夫人的姐姐。
    公孙阅若有所思,心中道:她来干什么?
 
    7.公孙阅住处 
    (钟离春.钟离秋.公孙阅)
    钟离秋愤愤地:没想到邹相国是这么一个人……等公孙先生回来,我叫他离开相国府。
    钟离春摇摇头:他不会离开……”
    钟离秋天真地:我的话他百依百顺,我让他离开,他肯定离开……”
    公孙阅推门而入,脸带兴奋之色:姐姐,你怎么来了……”
    钟离春淡淡地:不欢迎吗?
    公孙阅:不,是没想到,我与钟离秋常提到你,都盼着你来呢……”他对钟离秋:钟离秋,该吃饭了吧,给你姐姐准备饭去?
   钟离秋笑笑:你看我,只顾说话了……”钟离秋说着站起,身子显的很笨。
    公孙阅想起了什么:钟离秋,你别动……”他拍拍自己的头,对钟离春:你看我这记性,钟离秋已经有了,我还麻烦她……”他对钟离秋:你坐着,我去给姐姐准备饭。
    他说着站起,走了出去。
    钟离春此时才注意到钟离秋刚才所缝的小衣服,问:有孩子了……”
    钟离秋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钟离春长叹一声:你真不该有这个孩子……”
    钟离秋不解地: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钟离春:没什么,我是说……你都有孩子了,可是我……”
    钟离秋笑笑:姐,听说你是孙先生的护卫,你可以嫁给孙先生,以后你不但可以保护他,还可以为他生孩子……”
    钟离春嗔怪道:别瞎说,我不会嫁给他。
    钟离秋:孙先生是好人,你为什么不嫁给他?
    钟离春轻轻叹了口气:好人无好报,谁知道他们还将怎么害他……”
    钟离秋关心地:姐,这样,你更应该嫁给他,守在他身边。
    钟离春欲言,公孙阅推门走入,钟离春立时沉默。
    公孙阅:姐姐,饭一会就来……”他说着坐到钟离春对面,看了看钟离春姐妹二人:你们刚才说什么呢,这么热闹,我一进来怎么又不说了?
    钟离秋欲言,钟离春道:我们在说你。
    公孙阅:说我什么?
    钟离春:不要害孙先生。
    公孙阅:怎么会呢,我与孙膑有约在先,井水不犯河水……”他有意把话岔开:听说孙膑回来了?
    钟离春:不错。楚王没能杀了他,庞涓也没杀了他。
    公孙阅:这就好,这就好……”
    钟离春:公孙阅,而今你是邹忌的门客,听说邹忌对你言听计从,我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再对孙先生暗下毒手,我绝饶不过你。告辞了。
    钟离春说着站起。
    钟离秋也站了起来,拉住钟离春:姐,你别走,我还有好多话要说呢……”
    公孙阅在一旁道:就是,你们姐妹分别这么久,有很多话要说,吃了饭住在这里,你们姐妹说的够。
    钟离春没理睬公孙阅,对钟离秋:妹,我还有事,以后我还会来找你……我走了。
    钟离秋:我去送送你……”
    钟离春:不用,当心身子。
    钟离春又仔细看了钟离秋一眼,然后转身走出。
    钟离秋望着钟离春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叹了口气,道:她是不愿在我们家久待,因为你是邹相国的人……”他侧过身子,对公孙阅:公孙阅,我们离开这里吧……”
    公孙阅:相国对我如此信任,我怎么能离开呢?
    钟离秋:我们不要他的信任,我们只要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公孙阅,我们走吧……”
    公孙阅想了想,道:我知道,你恨相国陷害孙膑,可是你还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孙膑早就被相国杀了,多亏了我在相国面前求请,相国才免他一死。
    钟离秋:相国虽然没杀孙先生,但他借刀杀人,同自己杀人一样……我不愿与这样的人在一起。
    公孙阅看了看钟离秋那副不容商量的表情,道:要不,我们搬到外面去住?
    钟离秋:不仅仅是搬出去住,从此不许你再为他做事。
    公孙阅:钟离秋,我为相国做事,对孙膑有好处……”
    钟离秋:有什么好处?帮助相国害孙先生?
    公孙阅:相国因为孙膑羞辱过他,对孙膑恨之如骨,孙膑这次回来了,相国还会害他,我在相国身边,可以劝说相国,实在劝不住,也可以及时转告孙先生,让他有所提防……”
    钟离秋:可是……我姐姐她不理解你,怎么办?
    公孙阅:不理解就不理解,只要我们能暗中对孙膑有所帮助,就问心无愧了。
    钟离秋:如果这样,我们还是不搬出去的好。
    公孙阅把钟离秋揽在怀里:不,还是要搬出去,我们该有自己的家了。
 
    8.魏国庞涓府书房 
    (庞涓.史皇.庞葱)
    庞涓对坐在一旁的史皇大夫冷笑道:史皇大夫,你这套伎俩骗不了我。
    史皇大夫满脸是笑:庞元帅,我怎敢骗你呢,你不交给我孙膑,我真的没法向寡君交代……”
    庞涓猛然一拍面前的几:史皇,孙膑现在还在你手里!你不要以为向我要人,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
    史皇一脸哭相:庞元帅,你可不能不认账啊,我亲眼看到孙膑被你的人救走了……”
    庞涓气愤地:放屁!我的士兵搜遍了山谷,也没见到孙膑的影子,你也不在,是你带着他逃走的!
    史皇大夫:我带着他逃出山谷不假,可又被你的人抓回去了,为首的是个女的,别人都叫她春姑娘……”
    庞涓:你再不说实话,我杀了你!
    史皇大夫连连摇手:不敢,不敢……庞元帅,我半句假话也没说……不信你把春姑娘找来,我与她当面对质。
    庞涓:我手下没有女人,更没有叫春姑娘的……”
    庞葱走入:叔父,齐国送来的密信。他说着将一缝在一起的丝帛递给庞涓。
    庞涓扯断线,将丝帛展开,急急看了一遍,气愤地:孙膑太可恶了!
    庞葱:叔父,怎么回事?
    庞涓一指史皇大夫:他利用你这个笨蛋,已经逃回齐国……”
    史皇大夫一愣,脱口道:这不可能。
    庞涓把密信递给史皇大夫:你自己看吧……”
    史皇大夫急急看了一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都上了他的当……”
    庞涓思索片刻,道:史皇大夫,楚王还想得到孙膑吗?
    史皇大夫:当然想。
    庞涓:我同你一起去楚国。
 
    9.楚王宫内 
    (楚王.史皇.庞涓.数宫卫)
    楚王恨恨地:孙膑就是跑的天边,寡人也要把他追回来……”他对坐在一侧的庞涓:庞元帅,你有什么好主意?
    庞涓:主意到是有一个,只是……外臣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楚王:说吧。
    庞涓:还是兵法……”
    楚王:寡人答应你。
    庞涓:外臣想请大王立字为据……”
    楚王脸一沉:你不相信寡人?
    庞涓:不是不相信,外臣不想让孙膑再钻空子。
    楚王想想,道:好,寡人答应你……”楚王对宫卫:拿笔来。
    宫卫立即将笔墨丝帛端上。
    楚王拿过笔,在丝帛上写了几个字,宫卫盖上玉玺,将丝帛递给庞涓。
    庞涓看了看,将丝帛放好。
    楚王:庞元帅,把你的计策拿出来吧。
    庞涓:外臣记得大王为了让孙膑抄写兵法,特意将一个放珠宝的箱子给孙膑放竹简,不知这只箱子如今可在?
    楚王恨恨:不在了,孙膑把箱子带走了。
    庞涓击掌道:好。
    楚王不快地:好什么?你是想笑话!
    庞涓:非也。大王可以这只箱子为借口,偷梁换柱,派史皇大夫出使齐国,说孙膑盗窃了大王的希稀世珠宝,向齐王索要孙膑与珠宝。
    楚王:那只是一只空箱子,里面只有竹简,没有稀世珍宝。
    庞涓笑笑:竹简,珠宝,只有一字之差,偷梁换柱就是以假代真,变竹简为珠宝。
    楚王:如何变?
    庞涓:齐相国邹忌对孙膑恨之入骨,大王可以命史皇大夫游说邹忌,让邹忌指简为宝……”
    楚王:若齐王不信呢?
    庞涓:大王与外臣联合出兵,讨伐齐国。
    楚王点头道:庞元帅,你与寡人想的完全一样……”他对坐在另一侧的史皇大夫:史皇大夫,你立刻前往齐国,索要孙膑,将功补过。
    史皇大夫:遵命。
 
    10.公孙阅府中寝室 
    (公孙阅.钟离秋)
    这是公孙阅的新住处,房子宽敞,如大夫家一般。
    钟离秋和公孙阅躺在睡榻上,两人都还没睡。
    钟离秋对公孙阅:明天我想去看看我姐姐……”
    公孙阅:不行,儿子快出世了,万一有个闪失,如何是好?
    钟离秋:自从搬到新家,我姐姐还没来过……”
    公孙阅:明天我就去请她。
    钟离秋:你可别忘了,我们的儿子到现在还没名字呢,我想叫姐姐帮着给我们儿子起个好名字……”
    公孙阅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忘记告诉你了,儿子的名字我想好了,叫公孙秋,我的姓,加你的名,怎么样?
    钟离秋摇摇头:不怎么样,我不喜欢秋天,秋天太悲凉……”她想了想:依我看,叫公孙春好,春天万物生长,预示我们的儿子有活力。
    公孙阅摇摇头:不行,又不是你姐姐的孩子,怎么能叫他春呢?
    钟离秋:我们父母的名字中,既没春,也没秋,不是一样把春秋两个字,按在我们的名字上吗?
    公孙阅想到了什么,兴奋地:你看叫公孙春秋怎么样?
    钟离秋:公孙春秋?……”
    公孙阅:一百多年前,有个叫孔夫子的人修了一部书,叫《春秋》,那部书记的都是天下大事,我们的孩子叫春秋,长大了一定能做大事……”
    钟离秋点头道:好,就叫他春秋……”
 
    11.齐国宫内 
    ( 齐威王、邹忌、史皇大夫.数宫卫)
    齐威王、邹忌、史皇大夫在坐。
    齐威王对史皇大夫:楚王也太不象话了,寡人派田忌、孙膑前往楚国商谈结盟之事,楚王却把孙膑扣在楚国,让他写兵法,他眼里还有没有寡人?
    史皇大夫顾作惊讶地:大王,这话你是听何人所说?
    齐威王:田忌说的。
    史皇大夫:大王,田忌欺骗了你,寡君根本不想让孙膑留在楚国,因为留下孙膑,不但得罪大王,还将得罪魏国,是孙膑再三要求,他说大王不信任他,他若回齐国,不可能再次得到重用,若楚王留下他,他将帮助楚王建立霸业,他听说寡君喜爱兵法,投其所好,答应为寡君抄写一套《孙子兵法》,寡君这才将他暂时留在楚国。
    齐威王:他既然想留在楚国,为何还要逃回来呢?
    史皇大夫:寡君虽然答应他留在楚国,但为了不得罪大王,有言在先,只要他的兵法,不要他这个人。孙膑感到自己目的不能达到,便欺骗寡君,说兵法必须到边境有仙气的山谷去写,他趁机逃离楚国,逃离时,他还带走了寡君的盛放珠宝的箱子……”
    齐威王:孙膑不是鸡鸣狗盗之徒,不会偷楚王的珠宝。
    史皇大夫:大王可以去问孙膑,那只放珠宝的箱子,还在他手里。
 
    12.田忌府孙膑住处 
    (孙膑.宫卫)
    孙膑捧着那只精致的箱子对一宫卫,道:楚王给我的东西一只不少,全在里面,请你转交史皇大夫,说我离开楚国太匆忙,来不及还给他。
    孙膑说罢,将箱子递给宫卫。
 
    13.齐王宫内 
    ( 齐威王、邹忌、史皇大夫.数宫卫)
    接箱子的是史皇大夫。他从宫卫手中接过箱子,打开看了看,对齐威王:箱子是那只箱子,里面的珠宝不见了。
    宫卫在一旁道:孙先生说,楚王给他的东西全在里面,一只不少。
    史皇大夫将箱子打开的一面转向齐威王,道:里面是竹简,不是珠宝。
    宫卫:孙先生说,楚王给他的是竹简,不是珠宝。
    史皇大夫冷笑道:如此精美的箱子是来盛放稀世珠宝的,怎么可能盛放不值几个钱的竹简呢?
    宫卫一时哑然。
    史皇大夫对齐威王:大王,寡君请大王恩准,让孙膑带着偷走的珠宝,前往楚国向寡君谢罪。
    齐威王冷冷地:孙膑若是真的拿走了楚王的珍宝,让他把珍宝还给你就是了,何必非要他前往楚国谢罪不可呢?
    史皇大夫:大王,若有人偷了大王的珍宝,作为大国的君王,难道只是要回珍宝,大王的面子就可以找回来吗?
    一直没开口的邹忌在一旁道:大王,史皇大夫所说不是没有道理。
    齐威王没理睬邹忌: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孙膑未必会拿楚王的珍宝。
    史皇大夫:大王是想包庇孙膑?
    齐威王:不是包庇,寡人认为这不可能,楚王一向视珍宝如生命,派重兵看管,孙膑不可能将珍宝拿走。
    史皇大夫:孙膑诡计多端,没有做不到的事。
    齐威王不耐烦地:史皇大夫,请回吧,没有证据,寡人不能答应你。
    史皇大夫:大王,这只箱子难道不是证据吗?
    齐威王:箱子是箱子,珠宝是珠宝。
    史皇大夫:大王,寡君说,如果大王不愿交出孙膑,寡人只好同魏国的庞元帅联合带兵来要孙膑。
    齐威王不快地:你这是威胁寡人。
    史皇大夫:不是威胁,实在是孙膑太可恶了!
    齐威王:史皇大夫,寡人不愿再看到你。
    史皇大夫:大王,不要为了一个孙膑,陷大王的国家于危难之中……请大王三思……告辞了……”
    史皇大夫施礼后,转身离去。
    待史皇大夫走出后,邹忌道:大王,史皇大夫说的对,不要因为一个孙膑,陷大王的国家于危难之中……”他看看齐威王:何况孙膑的确拿了楚王的宝箱。
    齐威王:寡人不相信箱子里会有珠宝。
    邹忌:微臣也不相信,这是楚王要人的借口……如果孙膑忠诚于大王,就是有天大的危难,大王也应该为他承担,可孙膑不是,大王不如顺水推舟,既给楚王一个面子,又把田忌等人的不满转为对楚王的仇恨,岂不一举两得……”
    齐威王叹了口气,道:寡人连一个孙膑都保护不了,国人会怎么看寡人?
    邹忌:大王不是保护不了孙膑,而是孙膑不值得大王保护……难道大王忘记了他与田忌请占卜者求卦之事了……”
    齐威王无言。
    邹忌:孙膑留在齐国,田忌若取代大王不难;孙膑若离开齐国,田忌便孤掌难鸣……”
    齐威王叹口气,道:如果这样……真是冤枉了孙膑……”
    邹忌:谁叫他不与大王一条心呢……”
    齐威王终于定下决心:好吧,为了寡人的国家,寡人只好冤枉他一次了……”
 
    14.田府客厅 
    (孙膑.田忌.钟离春.禽滑)
    钟离春气愤地:这明明是冤枉孙先生,大王怎么能相信呢?田将军,我们去面见大王,为孙先生鸣冤!
    田忌:没用,我在大王面前说破了嘴皮,大王还是坚持让孙先生去楚国。
    禽滑:大王也太糊涂了,为何不相信自己人,偏偏相信史皇大夫!
    田忌:我们不能依靠大王了,只能依靠自己……”他对在一旁沉默不语地孙膑:孙先生,我与韩国的申大夫是至交,你带着我的信悄悄离开齐国,去找韩国的申大夫,他一定会收留你,你在韩国会有一番作为。
    孙膑:我如果走了,你怎么向大王交差?
    田忌: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说一步吧。
    孙膑:那可不行,楚王得不到我,就会与庞涓出兵威胁大王,大王屈服于压力向你们要人,你们怎么办?
    众人默然。
    钟离春在一旁着急地:如果真没有办法,我就闯进宫去,杀了这个昏王!
    孙膑:钟离姑娘,别瞎说!
    钟离春:我不是瞎说,我说的出来,就做的出来!
    孙膑欲火,又压住,对钟离春:你这脾气何时能改改?
    钟离春:这辈子改不了了!
    孙膑火了:不改你就走,别坏我们的大事!
    钟离春:走就走!
    说着转身就走。
    田忌连忙拦住她:钟离姑娘,别赌气,孙先生心情不好,他的话别往心里去……”
    钟离春委屈地:他的心情不好,我的心情就好吗……我都是为了他……他为什么总是受人冤枉,我……我咽不下这口气……”
    钟离春说着流下了眼泪。
    田忌:钟离姑娘,别哭,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钟离春仍哭着:能有什么办法?你要他走,他就是不走,心敢情愿地去送死,谁也没办法……”
    禽滑:我有一个办法。
    钟离春:快说,什么办法?
    禽滑:答应大王,让孙先生去楚国……”
    钟离春火刺刺地:狗屁办法,还不如没办法呢!
    禽滑:你听我说完……楚国是去韩国的必经之路,让孙先生带着将军最值钱的珍宝去楚国,我与钟离姑娘也去,到楚国境内后,我找个人顶替孙先生,让钟离姑娘保护着孙先生悄悄前往韩国,我们也来一次偷梁换柱……”
    孙膑:不行,假的终究是假的,你见了楚王如何交代?
    禽滑:楚王视珍宝如生命,我把珍宝献给他,不就交代过去了吗……”
    孙膑:楚王要的是我的兵法,《孙子兵法》比珍宝更珍贵。
    禽滑:这就看你怎么说了……上次为了得到兵法,害得楚王损兵折将,如果先生再到楚国,庞涓还不会罢休,田忌将军也会因此记恨楚王,先生又不肯给他真正的兵法,不如做个人情,收下珍宝,不了了之……我想楚王会被我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的……”
    田忌:史皇大夫怎么办,他可是一直跟着你们,如果他看出是假的,孙先生就难以逃出楚国……”
    孙膑:骗过史皇大夫倒不是难事,我是担心大王……大王知道了会不会追究将军……”
    田忌:不会,我面见大王之时,听大王话外之音,大王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孙先生若在楚国失踪,大王绝不会追究。
    禽滑:孙先生,相信我,偷梁换柱,一定能成功……”
 
    15.齐王宫内 
    (齐威王.田忌.田国.禽滑.钟离春.数宫卫)
    齐威王十分感激地对坐在一侧的田忌道:田将军,你与孙先生都是深明大义之人,明知冤枉,为了寡人,甘愿委屈自己……寡人谢谢了……”
    齐威王说着向田忌拱手施礼。
    田忌诚惶诚恐地:大王,万万不可……”
    齐威王:田将军,寡人是诚心诚意……”他坐好,叹了口气:而今,齐军涣散,无力抵御强敌,寡人还需要你来统帅军队,田将军不会拒绝吧……”
    田忌:大王有命,微臣怎敢拒绝。
    齐威王:寡人这就放心了……田将军,你回去后,代寡人谢谢孙先生。
    田忌施礼道:遵命……大王,请允许微臣借大王的五千军队,将孙先生送出齐国,以免路上不测。
    齐威王:寡人答应你。
    田忌叩头道:谢大王。
 
    16.原野 
    (田忌.孙膑.史皇.齐国士兵众人.楚国随从数人)
    田忌和孙膑默默无言坐在一辆车上。
    车两旁是步行的齐国士兵。
    他们前面是田国的马车。
    田忌后面的车上是钟离春和禽滑。
    再后面是史皇大夫的车。
    浩浩荡荡的队伍默默地在土路上行进……
 
    17.赛马场 
    (齐威王.邹忌.数宫卫.骑士)
    场内有两匹赛马在奔跑。
    齐威王和邹忌立在赛场一旁观看场内奔跑的赛马。
    有几个宫卫站在齐王身后不远处。
    邹忌对齐威王:大王,听说大王打算让田忌重新统帅军队。
    齐威王:因为孙膑,田忌与将军们多有怨言,寡人是稳定人心……邹相国,你看寡人新近买的这几匹马如何?
    邹忌:马是好马,就看它肯不肯为大王卖力了……”
    齐威王笑笑:回头道:你还在担心田忌?寡人说是说,真把军队交给他,寡人也不放心……”
    邹忌:那为何大王给他五千军队护送孙膑?
    齐威王微笑着:相国这么聪明的人,难道就看不出,寡人是担心孙膑从齐国逃走,寡人派军队护送他出境,若他在楚国逃走,就与寡人没关系了……”
    邹忌:还是大王考虑的周全……”
 
    18.帐篷内 
    (田忌、孙膑、田国、禽滑、钟离春,数齐国将军席)
    席上摆着酒和肉,田忌、孙膑、田国、禽滑、钟离春,还有几个将军席地而坐。
    田忌端起酒樽:孙先生,钟离姑娘,明天就要到楚国了,我们不能再送了,这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这一樽酒祝你们一路平安。
    众人举樽而饮。
    田忌端起第二樽酒:这第二樽酒,祝孙先生到韩国后,施展雄才,再建功业。
    众人再饮。
    田忌端起第三樽酒:这第三樽酒,祝孙先生与钟离姑娘……不说了,都在酒里。
    众人又饮。
    孙膑端起酒:该我了……我这樽酒敬禽先生,没有禽先生冒死相救,我在劫难逃……”
    孙膑说完,仰头将酒全部喝尽。
    钟离春端起酒樽:我这樽酒也是敬禽先生。说着,也将酒喝尽。
    众人都端起酒樽:禽先生,谢谢了……”
    众人举酒喝尽。
 
    19.公孙阅府中寝室 
    (公孙阅.钟离秋)
    月亮挂在窗外的夜幕上。
    钟离秋坐在睡榻上,抚摸着隆起的肚子,轻轻叹了口气,对肚子里的孩子道:自从搬到这,你姨还没来过呢,她是生我的气了……”
    公孙阅推门走入。
    钟离秋连忙站起,迎上去:告诉我姐姐了吗?
    公孙阅:她已经走了……”
    钟离秋埋怨道:早就叫你去,你总说忙,你是不想让我姐姐来……”
    公孙阅将钟离秋扶到睡榻上:我真的忙,相国府这么多事都交给我,能不忙吗……”
    钟离秋:“……我姐姐去何处了?
    公孙阅:听说去楚国了,跟孙膑一起走的……”
    钟离秋:一定又是相国的主意。
    公孙阅:不是,楚国一个大夫专程来请孙膑。
    钟离秋:楚王会不会再伤害孙先生?
    公孙阅:这次不会,听说楚王答应与齐国结盟,大王派孙先生去帮助楚国。
    钟离秋叹了口气,自语道:他们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20.原野 
    (孙膑.钟离春.禽滑.史皇.数汉子.齐国随从和楚国随从多人)
    四辆马车在土路上行驶,第一辆车是孙膑与钟离春,第二辆车是禽滑和史皇大夫,第三、四辆车上是随从。
    有几个手持兵刃的汉子骑着快马追上来。
    汉子们在钟离春的车前勒住马。
    一汉子低声道:钟离姑娘,后面没有楚军。
    钟离春:再到前面看看。
    汉子:是。
    汉子们打马向前方奔去。
    史皇大夫问禽滑:他们是干什么的?
    禽滑大夫:可能是……”他看看前车的钟离春,改口道:不知道……”
    史皇大夫斜了他一眼。
    禽滑:史皇大夫,我想留在楚国,你能把我举荐给楚王吗?
    史皇大夫:禽先生为何要留在楚国?
    禽滑叹了口气,道:孙膑为齐国立下这么大功劳,齐王明明知道孙膑冤枉……”
    史皇大夫打断他的话:你说错了,孙膑不是受冤枉,而是罪有应得。
    禽滑:史皇大夫,你我都是谋士,这种伎俩大家都明白……我所寒心的不是孙膑冤枉不冤枉,而是齐王明明知道孙膑冤枉,却因为惧怕楚国,把孙膑交了出去……哎,在齐国当一名谋士,前程暗淡无光……史皇大夫,如果楚国不愿重用我,我做你的门客如何?
    史皇大夫: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
    禽滑:不,史皇大夫只身到齐国,就凭一张嘴,吓得齐王胆颤心寒,不得不交出孙膑,真乃天下少有的人才,今后必是楚国的相国,我若做大夫的门客,不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还能学本事,长见识……”他叹了口气,说了这么多有何用,还不知道史皇大夫收不收我呢……”
    史皇大夫沉思片刻,道:你真想做我的门客吗?
    禽滑:那当然。
    史皇大夫:好,我答应你。
    禽滑拱手道:谢大夫……”
    史皇大夫:告诉我实话,方才那几个骑马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禽滑看看前车,低声道:他们是钟离春的人……”
    史皇大夫:他们为何总跟着我们?
    前车的钟离春回头看了禽滑他们一眼。
    禽滑话神秘地:钟离春在盯着我,到了驿站我再告诉你……”
 
    21.驿站室内 
    (禽滑.史皇)
    火烛光被风吹得摇摇摆摆。
    禽滑凑进史皇大夫,低声道:你知道孙膑为何明知楚国有危险,却这么痛快就答应来楚国吗?
    史皇大夫摇摇头。
    禽滑:他要杀你。
    史皇大夫:他敢?
    禽滑:小声点……”禽滑看看窗户,继续道:钟离春在楚国收买了许多敢死之士,上次救孙膑,就是他们所为……这才跟在我们身后的还是他们……”
    史皇大夫胆怯地看了一眼窗户和门。
    窗外似有人影闪过。
    禽滑:他们打算在路上把你杀了,然后逃进深山密林……”
    史皇大夫色厉内荏地:他们杀了我,寡君绝不会放过他们!
    禽滑:这是后话,人死了,什么都完了……”
    史皇大夫沉思片刻,道:他们打算对你怎么办?
    禽滑:逼我逃进深山……说实话,这也是我打算投靠你的原因之一,我山珍海味吃惯了,到深山密林怎么活?
    史皇大夫:你有什么摆脱他们的计策吗?
    禽滑摇摇头:我有计策还投靠你吗?
    史皇大夫本起脸:危难之时,拿不出计策,我要你这样的门客有何用?
    禽滑:你让我想想……”
    禽滑皱着眉,认真想着。
    片刻后,禽滑眉毛一展:我想出一个……”
    史皇大夫:什么计策?
    禽滑摇摇头:不行,不行……弄不好,我就没命了……”
    史皇大夫:说说看嘛……”
    禽滑:这样做,虽然能救你,但救不了我……”
    史皇大夫:你不说,更救不了你……说出来,我们可以共同想办法。
    禽滑想了想,道:好,我说……方才,我想到了大禹,大禹的父亲治水是堵,结果没治得了,被大舜杀了;大禹治水是疏,结果不但治住了水,还继承了大舜的王位……史皇大夫你就好比大禹,孙膑与钟离春就好比水,而且是祸水,你对他们不能堵,应该疏……”
    史皇大夫思索道:怎么个疏法……”
    禽滑:就是说放他们走?
    史皇大夫:你这不是害我吗?放走孙膑,我如何向大王交差?
    禽滑叹口气:我是齐国使者,你交不了差,我更交不了差……”
    两人沉默无语。
    禽滑:如果有个假孙膑就好办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史皇大夫,我手下有个人,身材长的有些像孙膑,我们能不能来个偷梁换柱,把他交出去……”
    史皇大夫看了禽滑一眼,没有回答。
    禽滑摇摇头:也不行,假的就是假的,楚王认识孙膑,我们瞒不了他……”他扫了史皇大夫一眼,叹道:看来你只有死路一条,我只有与深山密林为伴了……”
    史皇大夫:禽先生,就按你说的办,偷梁换柱。
    禽滑:我们瞒不过楚王,还是交不了差……”
    史皇大夫:寡君喜欢珍宝,用你的珍宝交差。
    禽滑:你有把握吗……”
    史皇大夫笑笑:没有把握我就不说了。
    禽滑想了想,道:史皇大夫,我把什么都交给你了,你可不能骗我……”
    史皇大夫:我可以对天起誓,如果骗你,鬼神不容。
    禽滑:好,我答应……”
 
    22.原野 
    (孙膑.钟离春.数汉子)
    背着晨光,一辆马车向西方驶去,车上是身穿便服的孙膑和钟离春。有几个汉子骑着马跟在车后。
    钟离春忧心忡忡地:你说,禽先生能化险为夷吗?
    孙膑:难说……我真后悔用他的偷梁换柱之计……”
    钟离春:你们应该听我的,杀了史皇大夫,我们一起走……孙先生,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孙膑摇摇头:不行,史皇大夫是楚国使者,杀了使者,齐楚两国必兵戈相见,那样庞涓就会渔翁得利……”
    钟离春:可是……如果,他们杀了禽先生,你我将后悔一辈子……”
    一阵沉默。
    孙膑仰天道:愿上天保佑禽先生……”

    出字幕:偷梁换柱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五计,也叫偷天换日,其原意是指暗中使用计谋,以假代真,达到自己目的。庞涓偷梁换柱,诬陷孙膑带走楚王的珠宝。禽滑偷梁换柱,使孙膑脱离险境。欲知禽滑如何对付楚王,孙膑如何在韩国立足,请看下集:假途伐虢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