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五集 声东击西

2011-07-25 14:2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547

 

第十五集:声东击西
 
    1.韩太子营帐内 
    (韩太子、数将军)
    韩太子气急败坏地:庞涓,你这个口是心非的东西,我非亲手杀了你不可!他对站在面前的几个将军:集合军队,夺回成皋。
    一将军:大将军,单靠我们这二百辆兵车,不是庞涓的对手……”
    韩太子抽出剑:谁再敢灭我志气,休怪我无情!
    众将军面面相觑。
    太子:速去集合军队。
    众将军:是。
 
    2.原野 
  (一韩将军)
    一韩国将军骑快马飞奔而去……
 
    3.原野 
  (韩王、司马大夫、众士兵、一将军)
    韩王、司马大夫的马车在士兵们的保护下沿土路而来。
    报信的将军打马从队伍后面追上来。
    将军的马来到韩王的车前,将军未等停稳便从马上跳下,跪在韩王的车前,施礼道:大王,庞涓夺占了成皋……”
    韩王一惊:你说什么?
    将军:庞涓夺占了成皋……”
    韩王拍打着车扶手,痛心地:都怪寡人!都怪寡人不听孙膑的话……”他突然想到什么:太子呢?太子在干什么?
    将军:太子欲夺回成皋,未能得手……”
    韩王:不自量力!二百辆兵车还想攻城?太不自量力了!……”
  韩王对瘦大夫:司马大夫,你说该怎么办?
    司马大夫:大王应该命太子立刻撤军,返回国都,然后调集兵马,夺回成皋。
    韩王对将军:告诉太子,寡人命他立刻撤军。
    将军:是。
    将军上马,打马沿来的路而去。
 
    4.成皋城头 
  (庞涓、庞葱、一将军)
    庞涓立在城头。
    庞葱走来:叔父,韩国的军队被我们打退了,如果我们乘胜追击,有可能活擒韩国太子。
    庞涓:我要的不是韩国太子,是孙膑。
  一魏国将军匆匆走来,对庞涓:元帅,费将军的五万军队离成皋还有三十里。
    庞涓:好,可以去韩都要人了。
 
    5.原野 
  (韩国太子、众士兵)
    韩国太子的军队疲惫不堪地沿土路而来,队伍中有不少伤者。
    太子沉默无语地坐在车上。
    太子心中恨恨地: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太子扫了一眼周围疲惫不堪的士兵,厉声道:快走!拖沓慢行者,斩!
    士兵们立刻加快了脚步。
 
    6.韩王后宫 
  (韩王、王后、太子)
    韩王双目微阖,疲惫地靠在睡榻上。
    王后拿着一块湿布为韩王擦了擦脸。
    韩王叹了一口气,道:真没想到,成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丢了……”
    王后安慰道:丢了再夺回来……”
    韩王:谈何容易啊……”
    外面传来太子的声音:父王,儿臣可以进来吗?
    韩王立刻坐起:太子!快进来!
    风尘仆仆的太子走入,跪地施礼道:儿臣无能,成皋失陷,请父王治罪!
    韩王安慰道:成皋失陷,不怪太子,区区二百辆兵车,如何能挡住庞涓,太子已经尽力了……坐吧。
    太子坐至一旁。
    王后打量着太子,关切地:没伤着吧?
    太子淡淡地:没有……”他对韩王:父王,儿臣请求父王恩准,速速调集八万军队,夺回成皋,将功补过。
    韩王:寡人恩准。
    太子:谢父王。
    太子起身欲走,韩王:你等等。
    太子坐下。
    韩王:太子,夺回成皋,事关重大,万万不可草率行事。一定多听孙膑的意见。
    太子沉吟片刻,道:父王,儿臣想自己率军夺回成皋。
    韩王脸一本:这不是逞能的时侯!你若违背寡人之命,寡人收回你的军权!
    太子:“……父王,儿臣知错了。
    韩王:去吧,去调集军队吧。
    太子:是。
 
    7.街上 
  (庞葱、钟离春、众行人)
    一辆马车沿街驶来,车上坐着庞葱。
    庞葱的车从钟离春身后经过── 钟离春正在买一件装饰品。
    钟离春无意间回过头来,看到了车上的庞葱,不由一愣。
    庞葱的车沿街驶去。
 
    8.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
    孙膑问钟离春:你没看错?
    钟离春:不会看错。
    孙膑思索道:庞葱来此是何目的……”
 
    9.韩王后宫 
    (司马大夫、韩王)
    司马大夫对韩王:大王,韩国使者庞葱求见大王。
    韩王脸带愠怒地:寡人不见。
    司马大夫:大王,庞葱是为归还成皋而来,大王还是召见的好……”
    韩王:归还成皋?寡人已经无法相信庞涓了!
    司马大夫:大王,即使不相信,也应当装作相信,这样可以稳住庞涓……”
    韩王想想,道:好,寡人召见。
 
    10.韩王宫内 
  (庞葱、韩王、数宫卫)
    庞葱向韩王叩头道:外臣拜见大王。
    韩王指指一旁,淡淡地:坐吧。
    庞葱坐在韩王一侧。
    韩王开门见山地:你们庞元帅打算何时归还成皋?
    庞葱:只要大王答应我们元帅的条件,元帅立刻归还成皋。
    韩王:什么条件?
    庞葱:把孙膑交给魏国……”
    韩王:不行,这个条件寡人不能答应。
    庞葱:大王,你先不要说不行,等外臣说完理由,大王再做决断。
    韩王:无论你有什么理由,寡人也不会给你孙膑。
    庞葱:大王留下孙膑的目的,无非是对付秦国……”
    韩王:还有魏国。
    庞葱:不知大王想过没有,一个孙膑能对付得了秦魏两个强国吗?
    韩王底气不足地:能,他懂《孙子兵法》,可百战百胜。
    庞葱:大王,那都是传说,不足相信。
    韩王:你不信,寡人信。
    庞葱:即使孙膑能,韩国的国力与军力行吗?
    韩王没有回答。
    庞葱:大王只要交出孙膑,我们元帅不但归还成皋,还将帮助韩国抵御秦国。
    韩王:庞涓言而无信,说是借道,却夺了寡人的成皋,他的话寡人无法相信。
    庞葱:大王,庞元帅暂时借住成皋的目的,就是为了孙膑,孙膑是魏国的要犯,抓不住孙膑,元帅无法向寡君交代。
    韩王:会说的不如会听的,你就是编一万条理由,寡人也不会交出孙膑,请回吧。
    庞葱:大王,来时,庞元帅让外臣告诉大王,魏国的大军正在向成皋聚结,若大王不交出孙膑,元帅将率大军向南开进,直至大王同意交出孙膑为止……”
    韩王冷笑一声:寡人不怕你们的威胁!
    庞葱笑笑:外臣知道大王不怕,可如果秦国趁火打劫,对大王可是不利啊……”
    韩王一脸阴沉。
    庞葱扫了韩王一眼:大王还是三思而后行……”他向韩王施礼道:外臣等候大王的决断……告辞了。
 
    11.韩王后宫厅内 
  (韩王、司马大夫、左大夫)
    韩王对在座的司马大夫和左大夫道:司马大夫,左大夫,寡人把你们召进后宫,是为了孙膑的事。庞涓打算用成皋换孙膑,你们说把孙膑交给魏国对寡人有利,还是不交有利?
    左大夫:大王,孙膑在齐国时曾数败庞涓,若孙膑率军再次打败庞涓,不但可以夺回成皋,还将威慑秦国,使秦国对韩国不敢轻举妄动,因此,不交出孙膑对大王有利。
    司马大夫:孙膑在齐国虽数次战胜庞涓,可这次在韩国却未必能胜。一是韩国军力不如齐国强大;二是成皋城池坚固,庞涓依固坚守,胜负很难预测。万一孙膑败于庞涓,庞涓南犯,可直入韩国腹地,若那时大王再向庞涓求和,势必割让更多的城池。大王不如交出孙膑,这样不但可使成皋回到大王手中,还可以此与庞涓和好,借庞涓的力量对付秦国。
    左大夫:庞涓出尔反尔,不讲信义,即使交出孙膑,他也不会真心帮助大王,成周盟会便是一例。
    司马大夫:成周盟会,庞涓意在夺取成皋,用成皋换孙膑,他得到孙膑后,便会诚意帮助大王,因为需要与韩国共同对付秦国。
    韩王微微颔首。
 
    12.韩国宾舍内 
  (庞葱、谋士、)
    庞葱的随行谋士问庞葱:将军,你说韩王能答应吗……”
    庞葱笑笑:我叔父说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君不为国,国破家亡。你说韩王能不答应吗?
    谋士微微点头道:将军说的极是……可我担心韩王不认这个道理……”
    庞葱:韩王不是傻瓜,为何不认?
    谋士:我也说不清,我只是有这样一种预感。
    庞葱笑笑:你的预感不会应验……”
 
    13.韩王宫内 
  (韩王、申大夫、司马大夫、左大夫、众大夫、数宫卫)
    此为上朝之时,韩王与众大夫坐在宫内。
    申大夫跪在韩王面前,心急如焚地:大王,万万不可交出孙膑,孙膑在,成皋虽失,终能夺回;孙膑不在,成皋虽得,还会丧失……”
    韩王:申大夫,你说的道理寡人都懂,可是,庞涓大军聚集成皋,大有南犯之势,若孙膑不能战胜庞涓,韩国危在旦夕,寡人为了韩国,不得不谨慎行事。
    申大夫:大王,微臣可以性命保证,孙膑一定能收复成皋……”
    韩王:申大夫,你即使用全家的性命保证,寡人也不敢冒险……”
 
    14.孙膑住处 
  (钟离春、申大夫、孙膑、一仆人)
    钟离春气愤地对在座的申大夫:我早就说过,韩王不会因为孙先生而得罪庞涓,你还不信,结果怎么样?
    申大夫低头不语。
    孙膑:钟离姑娘,算了,事以至今,埋怨没有用……”
    钟离春:我不是埋怨,我是气愤,从齐王到韩王,一个比一个鼠目寸光,言而无信……一个个,都该杀!
    申大夫默默站起,拿过墙上挂着的剑:孙先生,借我剑用用……”
    孙膑一愣:申大夫,你想干什么?
    申大夫平静地:孙先生,我发过誓,如果危难来临,无论何人,他敢对不起孙先生,我就敢杀他……”
    申大夫说着向外走去。
    孙膑对钟离春:拦住他。
    话音未落,钟离春极迅速地拦在申大夫面前。
    申大夫仍平静地:钟离姑娘,你闪开,让我履行我的诺言。
    孙膑起身过来:申大夫,你不能去,杀了韩王,你全家丧命事小,韩国将一片混乱,庞涓更有可乘之机。
    申大夫:这么说大王不能杀?
    孙膑:是的,不能杀。
    钟离春在一旁道:凭你的本事,你也杀不了……”
    申大夫长叹一声,道:杀不了韩王,就是不履行诺言,不履行诺言,有何脸面活在世上?!
    他说着抬剑脖颈处,欲自刎。
    钟离春手急眼快,一掌打落申大夫手中的剑。
    申大夫不怒,弯身去捡地上的剑。
    一只脚踩在剑上,是孙膑。
    孙膑:申大夫,你这是何苦……”
    申大夫站起:孙先生,我今天不死,早晚要死,除非大王改变主意……”
    钟离春在一旁道:申大夫,韩王不改变主意,你也不应该死,只要你帮助我们离开韩国,你照样可以问心无愧。
    申大夫恍然道:该死,大王把我气糊涂了……我这就去找人,护送你们离开韩国?
    一仆从急急走进:孙先生,大王的军队包围了先生的府邸。
    三人不由一愣。
 
    15.街上 
  (韩国太子、行人)
    一辆马车急驶而来,驾车的是身穿铠甲的韩国太子。
    太子一边架车一边高声喊道:闪开!闪开!
    街上的行人纷纷躲闪。
    太子的车急驰而去。
 
    16.后宫厅内 
  (太子、韩王、王后)
    太子对韩王:父王,听说你想用孙膑换成皋?
    韩王:是的。
    太子:儿臣请求父王更改这个决定。
    韩王:为什么?
    太子:成皋失陷,是儿臣的过失,不能让孙膑代儿臣受过。
    韩王:孙膑不是代你受过,庞涓夺取成皋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孙膑。
    太子:庞涓怎么想我不管,父王如果交出孙膑,儿臣将无颜做人,更无颜做韩国的大将军。
    韩王:太子不要过于自责,交出孙膑不会影响你的威望……”
    太子:怎么不影响?世人将笑话儿臣无能,所以才用孙膑换成皋。
    韩王:这是父王的决定,世人不会责备你……”
    太子:儿臣是父王的儿子,世人会说父王交出孙膑,是为了掩盖儿臣的无能。
    韩王:谁这么说,寡人就惩罚谁……这样可以了吧?
    太子:如果世人都这么说,父王如何惩罚?
    韩王:这是不可能的。
    太子:可能。孙膑的名气太大了,交出孙膑,世人不可能不议论;只要议论孙膑,就不可能不涉及儿臣;只要涉及儿臣,就不可能不说儿臣无能。
    韩王有些不快:那,你说怎么办?
    太子:儿臣率兵夺回成皋。
    韩王:寡人考虑再三,不得不面对现实……你不是庞涓的对手。
    太子:儿臣不想与父王争论,事实会为儿臣正名,请父王给儿臣这个机会……”
    韩王:不行,朝中大夫已经议过的事,不能随便更改。
    太子:父王是一国之主,父王更改,朝中大夫只能听之任之。
    韩王:更改对韩国没好处。
    太子:父王要的好处,儿臣的军队都能为父王办到。
    韩王本起脸:太子,国家大事,万万不可意气用事……你回去吧。
    太子:这么说,父王决意不改了?
    韩王:不改。
    太子抽出剑。
    韩王一愣:你想干什么?
    太子伸出左手食指:父王不答应,儿臣就砍去左手食指……”
    韩王愠怒道:你竟敢威胁寡人。
    太子:不是威胁,是表示儿臣打败庞涓的信心。
    韩王:你信心再大,寡人也不会答应……”
    韩王话音未落,太子手起剑落,左手食指飞出,断指处顿时鲜血淋淋。
    王后冲进来,扑过去,一把抱住太子的手:太子,你怎么能这样?!
    太子推开王后:父王,你如果还不答应,儿臣就砍去中指;再不答应,便砍掉左臂……”
    王后不顾一切地抱住太子持剑的手,对韩王:大王,你就答应了吧……”
    韩王不快地:你知道什么?若韩国兵败,国将不存!
    太子:父王不答应,儿臣将不存。
    王后着急地:大王,你就给太子一个机会吧,若夺不回成皋,再交出孙膑也不迟……”
    韩王摇摇头:到那时就晚了……”
    太子:不晚,父王可把责任推到儿臣身上,儿臣带着孙膑一同去见庞涓……”
    韩王沉默不语。
    王后:大王,给儿子一个机会吧,若我们的儿子建立了功业,将来的韩国谁也抢不走……”
    太子:父王,给我这个机会吧,我决不会辜负你……”
    韩王面对爱妻和儿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好吧,寡人就赌一回,用寡人的国家赌一回……”
    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几乎瘫倒在地上。
    太子顾不上擦手,上前叩头道:谢父王……”
    韩王:你去请孙膑与申大夫,父王在大殿等你们。
    太子:遵命。
    太子起身欲走,韩王:切慢……”
    太子:父王有何吩咐?
    韩王:包好你的手,换身衣服再去。
    太子:是。
 
    17.韩王宫中 
  (韩王、孙膑、太子、申大夫)
    韩王、孙膑、太子、申大夫在座。
    韩王对坐在一侧的孙膑道:孙先生,寡人其实并不打算把你交给庞涓,今日朝上之所以答应庞涓的要求,是为了看看大夫们对此事的反应,没想到他们都是见风使舵的人,只有太子,还有申大夫是真心为寡人着想……”
    太子脸带得意之色。
    韩王:此外,寡人这也是一计,以此迷惑庞涓,让他对寡人无所防备……”韩王说着看了看在座的孙膑和申大夫:不知孙先生与申大夫能否体会寡人的这片苦心?
    孙膑沉默不语.
    申大夫沉吟片刻,道:大王深谋远虑,微臣目光短浅,微臣未能体会到大王的苦心。
    韩王:寡人说的是现在。
    申大夫:大王已将事情说明,微臣若再体会不到大王的苦心,岂不猪狗不如?
    韩王看看孙膑,又道:孙先生,申大夫,寡人决心夺回成皋,孙先生仍为军师,申大夫为上将军,与太子一同进军成皋。
    申大夫施礼道:谢大王信任。
    韩王看了看无所表示的孙膑,道:孙先生,你还在生寡人的气吗?
    孙膑:没有。
    韩王:那你为何对进军成皋无所表示?
    孙膑:微臣若有表示,必然有把握夺回成皋……”
    韩王:这么说你没把握?
    孙膑:不是没把握,是缺少必备的条件……”
    韩王:不论什么条件,只要寡人能做到,一定答应你。
    孙膑:微臣在齐国的时侯,齐王答应,凡作战之事,必经军师赞同,军师不同意,大将军也无权行动。微臣要的就是这个条件。
    韩王:寡人可以答应你……”
    一旁的太子道:父王,不能答应孙膑,如果答应,儿臣这个大将军岂不成了摆设?
    韩王本起脸:寡人已经做出决断,不可改变。
    他把目光转向孙膑,等待孙膑表态。
    孙膑:大王,微臣还有一个请求。
    韩王:说吧。
    孙膑:请大王派使者前往秦国,答应割让两座城池给秦国,以疆土换取秦国暂时休兵。
    韩王:不行,秦国乃虎狼之邦,贪得无厌,今天得到两座城池,明天就会要三座,四座,甚至整个韩国。
    孙膑:大王,如今韩国两面受敌,若不稳住秦国,便不能全力对付魏国,魏国乃强国,若不尽全力,不可能取胜。
    申大夫:孙军师说的很有道理……”
    韩王:可是,寡人的疆土,怎么可以这么轻而易举地让秦国占有……”
    孙膑:今日失去,是为了明日夺回。打败了魏国,韩国将威镇中原,中原诸侯都将敬畏大王,到那时,再向秦国要回边城,秦国不敢不给。
    太子:父王,打败魏国,再向秦国要回边城,它若不给,我的军队不但要夺回韩国的边城,还将占领秦国的边城。
    韩王扫了太子一眼,道:那都是后话……”他对孙膑:孙膑,你的请求寡人可以答应,但你必须为寡人夺回成皋。
    孙膑拱手施礼:大王,微臣不但夺回成皋,还将令天下都敬畏大王。
    韩王:如果这样,寡人谢谢了……”
 
    18.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
    钟离春在为孙膑收拾行装。
    钟离春关心地:孙先生,路上千万当心你的腿。
    孙膑:我知道……你抓紧时间去成皋,庞涓一有行动,立刻赶到中牟城下找我。
    钟离春:放心吧,误不了你的事。
 
    19.宾舍内 
  (庞葱、谋士)
    庞葱气急败坏地:韩国太子这个小儿,坏了元帅的大事!
    谋士在一旁道:将军,生气没用,还是速回成皋,禀报元帅,请元帅率军南进,逼迫韩王交出孙膑。
    庞葱恨恨地:不交孙膑,就灭亡韩国!
 
    20.原野 
  (庞葱、谋士)
    庞葱和谋士乘马车急驰而去……
 
    21.军营大帐内 
  (孙膑、申大夫、太子)
    帐内只有孙膑、申大夫和太子。
    太子对孙膑道:军师,有件事我想与你商量一下……”
    孙膑:什么事?
    太子一副难以开口的样子。
    申大夫:我回避一下……”
    他说着转身欲走。
    太子拦住他:不,你不用回避……”他对孙膑:你知道大王为何最终改变主意,把你留下吗?
    孙膑摇摇头。
    太子:是因为我的以死力谏……”他伸出受伤的左手:为此,我失掉了左手的食指。
   孙膑:大将军之恩,孙膑永生不忘。
    太子:那就请军师给我这次机会,让我来指挥攻打成皋。
    孙膑:攻打成皋,本来就是大将军指挥,我只不过负责决策而已。
    太子:我的意思是说,决策也要由我确定。
    孙膑:大王决定的事,任何人不能改。
    太子:你是不相信我?
    孙膑:我不是不相信大将军,我与庞涓交手多次,对他了如指掌,《孙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申大夫在一旁道:大将军,我们三人一荣共荣,一损具损,孙先生有充分的把握战胜庞涓,我们应该听他的……”
    太子:难道我就没把握吗?
    申大夫:你不如孙先生有把握,他多次战胜过庞涓。
    太子:有第一次才会有第二次。
    申大夫:大将军,决策不论由何人确定,战胜庞涓的第一功劳还是大将军,因为大将军是军队的统帅。
    孙膑:申大夫说的对,韩国军队的统帅是大将军,韩国军队的胜利,就是大将军的胜利。
    太子脸色好看了许多,道:军师,决策可以由你来定,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孙膑:说吧。
    太子:作战决策一旦确定,由我来向将军们发布。
    孙膑:可以。
    太子:军师,你说吧,成皋怎么打?
    孙膑拿过军图,指着上面的标记道:大将军与我率五万军队越过边境,直奔魏国的中牟,中牟乃魏都大梁的屏障,拿下中牟,大梁指日可下。我们用中牟换成皋,庞涓不换,魏王也要换。
    太子:行,我赞成……”他不无遗憾地:只是便宜了庞涓……”
    孙膑对申大夫:申大夫率三万军队向成皋进发,沿途虚张声势,庞涓若向南进,不可与庞涓交战,立刻后撤,退守国都。
    申大夫:明白。
 
    22.原野  日
    (申大夫、韩国军队)
    手持盾牌、长戟的韩国士兵浩浩荡荡。
    立在战车上申大夫。
    战车后是一片尘土。
 
    23.成皋庞涓住处 
  (庞葱、庞涓)
    风尘仆仆的庞葱走入,对庞涓施礼道:叔父,韩王不交孙膑,决意攻打成皋,韩国的军队正向成皋开进。
    庞涓:孙膑来了没有?
    庞葱:肯定来了。
    庞捐:你先不要肯定,速派间细探明。
    庞葱:是。
 
    24.原野 
  (韩国军队、孙膑、太子)
    韩国的军队急步前行。
    身穿铠甲的孙膑和太子同车而行。
    太子对孙膑:军师,攻克中牟后,我们不换成皋,直接进攻大梁,让庞涓无国可归。
    孙膑笑笑:庞涓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太子傲气十足地:他挡不住我……”
    浩浩荡荡前行的韩国军队……
 
    25.成皋庞涓住处 
  (庞葱、庞涓、一将军)
    庞葱对庞涓道:叔父,间细已经探明,前往成皋的韩军中没有孙膑。
    庞涓:这就对了……孙膑一向虚虚实实,决不会直接进攻成皋……”他看着面前的军图:他会到何处呢?
   一将军走入:元帅,边城急报,韩国太子与孙膑率韩国大军越过边境,向我腹地开进。
    庞涓:他们有多少军队?
    将军:五万之多。
    庞涓:他们从何处越境?
    将军指了指军图上的一处:在这里……向这个方向……”
    庞葱手指点在军图上写有中牟二字的地方:叔父,孙膑的意图很清楚,他是想夺我中牟,然后威胁国都大梁,再来一次围魏救赵……”
    庞涓沉思不语。
    庞葱:或者用中牟换成皋……”
    庞涓冷冷一笑:他休想得逞!他对庞葱:庞葱,传我的令,立刻启程,进军韩都。
    庞葱:叔父的意思是……”
    庞涓微笑道:我也来一次围魏救赵……”
 
    26.原野 
  (钟离春)
    钟离春骑着马飞奔而来。
    又飞奔而去……
 
    27.孙膑营帐 
  (太子、孙膑、钟离春、一卫士)
    太子踌躇满志地对望着军图沉思不语的孙膑道:军师,一天之内,我保证攻克中牟,你信不信?
    孙膑眼睛仍盯着军图:没那么容易……”
    太子:你不相信我?
    孙膑:魏国已经有所准备,别说一天,就是一个月也很难得手……”
    太子:我与你打赌,一个月内攻克中牟,你输什么?
    孙膑:你说吧,输什么都行……”
    太子想了想,道:以后作战决策,由我确定。
    孙膑:……”
    钟离春急急走入:孙先生……”
    孙膑立刻抬起头:钟离姑娘,怎么样?
    钟离春气喘吁吁地:不出先生所料,庞涓的大军离开了成皋,直奔国都新郑……”
    一旁的太子闻此一惊:什么,庞涓要攻打国都?
    钟离春点点头。
    太子:军师已经料到了?
    钟离春又点点头。
   太子盾时脸现不快色。
    孙膑对钟离春:钟离姑娘,辛苦了,你先下去歇息吧……”
    钟离春点点头走出。
    太子不快地:军师,你既然已经预料到庞涓攻打国都,为何不告诉我?
    孙膑:预料的事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若是不发生,说出来反而不好……”
    太子阴沉着脸:我们现在怎么办?
    孙膑对太子:兵分两路,立刻回国,一路回国都,一路昼息夜行,直奔成皋,大将军,你带哪一路……”
    太子淡淡地:这么说,我们不攻打中牟了?
    孙膑坦诚地:大将军,说实话,我本来就没打算进攻中牟……”
    太子本着脸:既然不打算进攻中牟,为何不早告诉我?
    孙膑:大将军年轻,不善装模作样,我怕大将军知道真实意图后,不能严厉督促属下迅猛行动,让庞涓的间细看出破绽。
    太子不快地:军师也太小瞧我了……”他赌气地,我就要继续攻打中牟,等攻克中牟,我再回国。
    孙膑一脸着急地:大将军,国家与军队的安危系于你我二人,万万不可以此赌气!
    太子:我就是赌气,你能把我怎么样?
    孙膑:我虽然不能把你怎么样,可庞涓会因为你的赌气,灭亡韩国!
    太子:没那么严重……”
    孙膑:大将军,《孙子兵法》"谋攻篇"中说:上兵伐谋,其下攻城。孙子之所以把攻城列为下策,是因为攻城需要时间,又耗费人力物力,我们深入魏国腹地,久攻中牟不克,将为敌人所破。若太子的大军被敌所破,韩国岂能不亡?
    太子:那成皋怎么办,拿不下中牟,如何换回成皋?
    孙膑:进军中牟,就是为了把庞涓调出成皋,然后夺取之,这一计叫做声东击西。
    太子:夺取成皋,不是同样需要攻城吗?
    孙膑:虽都是攻城,但大不相同。将军的大军深入魏国境内,中牟的魏军不可能没有防备;而成皋不同,我们派一支精干军队,轻装上路,攻其不备,加之守城魏军数量不多,定能迅速夺取之。
    太子沉思片刻,道:好,这一次我听你的。
    孙膑看看太子,道:大将军是回国都呢,还是去成皋?
    太子:你说呢?
    孙膑:我回国都,大将军去成皋,怎么样?
    太子:我回国都,你去成皋。
    孙膑:庞涓找的是我,我回国都能牵制住庞涓,你攻克成皋就更有把握。
    太子:我可以封锁消息,说军师病了,不能见人。
    孙膑想了想:这样更好,庞涓若知道我们两人都回国都,就更不会怀疑成皋了。
    太子微笑道:军师,我一定给庞涓一点颜色看看。
    孙膑:你不能急于跟庞涓交战。
    太子:不交战我回国都干什么?
    孙膑:牵制他,让他不能全力进攻国都。大将军的军队一旦回到韩国,立刻选择一便于防守的地方安营扎寨,与国都的申大夫成犄角之势,等待庞涓的到来。
    太子:如果庞涓的军队不来呢?
    孙膑:他不来,你就派小股军队袭扰他。
    太子:他如果回兵成皋呢?
    孙膑:你就尾随其后。
    太子:我如果不按你说的办呢?
    孙膑:“……作战如对奕,一步错棋,满盘皆输……”
    太子沉默片刻,拍了一下手。
    一卫士走入。
    太子:速速传各位将军来我帐内听令。
    卫士:是。
   
 
    28.原野 
  (太子、众士兵)
    前行的韩国旗帜。
    旗帜下是太子的兵车,坐在车上的太子一脸得意地回头看了一眼。
    太子车后的一辆被麻布棚起的兵车。
    两辆兵车前后是浩浩荡荡向行开进的韩国军队……
 
    29.原野 
  (孙膑、钟离春、数名将军、众士兵)
    急行的马蹄。
    匆匆的脚步。
    孙膑、钟离春、数名将军骑在马上。
    众多步行的士兵紧跟其后……
 
    30.庞涓营帐内 
  (间细、庞涓、庞葱)
    一间细对庞涓道:元帅,孙膑与韩国太子都在军中,听说孙膑病了,是急的……”
    庞葱在一旁道:叔父,孙膑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一定是急病了……”
    庞涓问一个间细:你的消息可靠?
    间细:可靠,我亲眼看到了孙膑的马车,孙膑就躺在车上。
    庞涓冷笑道:孙膑,这次我们该有个结论了……”他对庞葱:庞葱,传我的令,停止攻打韩都新郑,让费将军带领他的军队监视新郑的韩军,其余随我围歼孙膑。
    庞葱:是。
 
    31.城皋城外林中 
  (孙膑、韩军军队、钟离春、汉子、冯将军)
    孙膑和韩国军队隐蔽于林中。
    孙膑问钟离春身旁的一个汉子:成皋没什么变化吧?
    汉子:没有。
    孙膑对钟离春:你带五十名精干士兵,化装入城,明晨天亮前占领东门,我带军队准时赶到东门……”
    钟离春:是。
    孙膑:钟离春,我们已无退路……能否拿下成皋,全看你了。
    钟离春:放心吧,孙先生,指挥千军万马我不行,偷城摸寨,是我拿手绝招。
    孙膑对身旁的一将军:冯将军,你带着钟离姑娘去挑选士兵。
    冯将军对钟离春:姑娘,走吧……”
    钟离春随冯将军走出……
 
    32.成皋城墙上城楼处 
  (钟离春、一魏国士兵、数韩国士兵、一魏国将军)
    天色蒙蒙亮。
    一个魏国士兵蹲在城搂墙下打瞌睡。
    钟离春和几个身穿百姓服装的韩国士兵躲在城楼墙后,正欲上前,城楼的门开了,钟离春等人连忙缩身回到墙后。
    城楼里走出一个穿内衣的魏国将军,他在墙边撒了一泡尿,正欲回城楼,看到了打瞌睡的士兵。
    魏国将军走到士兵面前,踢了士兵一脚。
    士兵仍闭着眼:别闹……”
    魏国将军重重踢他一脚,厉声道:醒醒!
    士兵立刻站起来,睁开惺忪地眼:我醒着呢,没睡着……”
    魏国将军:没睡?孙膑砍掉你的脑袋你都不知道!
    士兵:将军,你不是说,孙膑不会来吗……”
    士兵的话音未落,剑光一闪,站在他面前的将军倒地身亡,杀死将军的是钟离春。
    魏国一惊,正欲呼喊,钟离春的剑指在他的咽喉:不许喊,喊就杀了你!
    士兵:不喊,不喊……”
    钟离春指指城楼:里面还有几个人?
    士兵:十个……”他斜了钟离春一眼:不,我还忘了一个,是十一个,他来了……”他说着指着钟离春身后。
    钟离春回头看去。
    士兵转身就跑。
    钟离春头也没回,随手一剑掷出。
    士兵中剑倒地。
    钟离春看也不看,指指城楼,对韩国士兵:把里面的魏国人全杀死。
    韩国士兵手持兵器闯入城楼。
 
    33.城外 
  (孙膑、冯将军、众韩国士兵、一士兵)
    孙膑立在马前,身后是冯将军和韩国士兵。
    一个士兵跑来:军师,钟离姑娘拿下了东门。
    孙膑高兴地:好,进城……”
 
    34.城门外
  (孙膑、众韩国士兵)
    孙膑骑在马上,带领韩国士兵冲入城门……
    出字幕:声动击西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六计,其意是用假象迷惑敌人,使敌人摸不透我方真实意图,从而无所防范,我方进攻便可稳操胜券。孙膑声东击西,夺回成皋,庞涓决不会等闲视之,欲知孙膑如何与庞涓再次较量,请看下集:空城计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