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六集 空城计

2011-07-27 16:3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730

 

第十六集:空城计
 
    1.成皋城门内 
  (孙膑、众韩国士兵、将军)
    韩国的军队涌入城门,然后分三路,一路直奔城内,另两路迅速沿城墙向左右方向奔去。
    孙膑对身旁的几个将军:占领所有城门,无论魏国士兵还是城内百姓,都不许出城。
    将军们:是。
    将军们骑马也分三路,随各自的军队而去……
 
    2.林边 
  (庞涓、庞葱、数魏将军)
    这是不大的小树林,林中满是茅草。
    身穿便服的庞涓、庞葱和几个将军趴在草丛中观察着前方。
 
    3.韩太子军营 
  (众韩国士兵)
    营门关闭。
    营门和两侧的护墙外排满了削尖的竹子,竹尖向外。
    警惕的韩国士兵守候在营内……
 
    4.山坡上 
  (庞葱、庞涓、一魏将军)
    庞葱对庞涓道:叔父,孙膑连日紧闭营门,是不是想拖住我们……”
    庞涓没说话。
    一将军:我看他是害怕元帅,不敢出来交战……”
    庞涓:孙膑好像不在营内……”
    庞葱一怔:由何而知?
    庞涓:只是一种感觉……孙膑作战,虚虚实实,他若害怕我们,会装作不害怕的样子,不会紧闭营门而不出;他若想拖住我们,会摆出决战的样子,也不会紧闭营门而不出……”庞葱突然想到什么,惊道:我们中了孙膑的奸计!他一定是去了成皋……”他对庞葱:庞葱,我率大军立刻赶往成皋,你带一万人马留在这里,牵制韩国太子。
    庞葱:是。
 
    5.成皋孙膑住处 
  (数将军、钟离春、孙膑)
    几个将军站在孙膑面前,钟离春也在。
    一将军:军师,西城门未走出一人。
    另一将军:南城门也未出去一人。
    另一将军:北城门也是。
    孙膑对将军们:很好。我们夺回成皋,庞涓不会善罢甘休,他只要得知成皋失守,会立刻率大军前来,我们封锁住了消息,为我们坚守成皋争取了时间……”他稍稍停顿片刻,继续道:坚守成皋,目前最急需是粮食,你们留下少量军队,即刻带士兵们前往城外征粮,做好长期坚守成皋的准备。
    众将军:是。
    孙膑:记住,三日之内,必须回城。
    众将军:是。
    将军们转身离去。
    孙膑对钟离春道:钟离姑娘,还要再辛苦你一趟……”
    钟离春:先生尽管吩咐……”
    孙膑:你带几名士兵,骑快马前往国都方向,监视庞涓的大军,一有情况,立刻回来报告。
    钟离春:是。
 
    6.太子军营门外 
  (两名魏国士兵)
    两名魏国士兵骑马而来。
    在离军营大门几十米外,魏国士兵将马勒住,一名士兵拿出一支上面裹着丝帛的箭搭在弓上,拉弓射出。
    那支箭命中大门上的木柱。
    两名魏国士兵掉转马头,打马而去。
 
    7.太子营帐内 
  (太子、一韩国将军)
    那支裹着丝帛的箭递至太子面前,递箭的是一个韩国将军。
    太子拿过箭,取下上面的丝帛,展开──丝帛上有字。
    太子看了一眼,冷笑道:又是老一套……”
    太子说着把丝帛还给那将军:烧掉。
    将军接过丝帛看了一眼,道:大将军,庞涓约我们出战,我们总不应战,也太让他小瞧我们了……”
    太子冷笑道:你懂什么,这叫斗智,我们不应战,他就摸不到我们的底细,摸不到底细,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8.原野 
  (庞涓、众士兵、费将军)
    庞涓的大军浩浩荡荡向前开进。
    坐在马车上的庞涓若有所思,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军队。
    片刻后,他对驾车的士兵:停车。
    马车停下。
    与他同车的费将军问:元帅,何事?
    庞涓:这样走太慢了。
    费将军:我去通告所有军队,加快行进速度。
    庞涓摇摇头:大队人马走不快……费将军,你带一万军队,弃车换马,迅速赶往成皋,让孙膑措手不及,我带大军随后就到。
    费将军:是。
 
    9.原野 
  (钟离春)
    钟离春骑快马飞奔而去……
 
    10.成皋孙膑住处 
  (钟离春、孙膑)
    钟离春急急走入,对正在低头看着军图的孙膑道:先生,不好了,庞涓的军队来了……”
    孙膑一惊:你说什么?
    钟离春:庞涓的军队来了,离成皋大约还有三十多里……”
    孙膑有些不知所措:庞涓为何来的这么快……”
    钟离春:看来,太子没能牵制住庞涓……”
    孙膑又长叹一声:都怪我……真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钟离春安慰道:先生,鬼神还有失算的时侯,何况人呢……还是赶快想个计策,对付庞涓吧……”
    孙膑:我真是想不出什么计策了……城里军队不多,而且大都是一些有伤病的士兵……”
    钟离春:立刻把征粮的军队叫回来……”
    孙膑叹口气:来不及了……”
    钟离春:要不我们放弃成皋,到城外集结征粮的军队……”
    孙膑摇摇头:这更不行,没有了城池,五千军队,无法于庞涓的数万大军对抗……”
    钟离春:我们不与庞涓对抗,回国都与太子的大军汇合,重新夺回成皋……”
    孙膑:如果成皋第二次失陷,大王就不会再给我们夺取成皋的机会了……”
    钟离春:不给就走,离开韩国……”
    孙膑:那样,世人会说我是丧家之犬……”
    钟离春:……你说怎么办,留在成皋,束手待擒?
    孙膑沉默不语。
 
    11.原野 
  (费将军、数将军、众士兵)
    费将军和几个将军骑着马,带着魏军急急而来。
    费将军勒住马,对几个气喘吁的士兵:快!赶到成皋,有赏!
    那几个士兵紧走几步,赶上队伍。
    费将军打马继续前行……
 
    12.孙膑住处 
  (钟离春、孙膑、二卫士)
    钟离春着急地对沉默不语的孙膑:孙先生,你倒是说话呀,实在没办法,我们就走……”
    孙膑似乎已有了主意,对钟离春:方才一急我忘记问你了,庞涓的军队是轻装还是重载?
    钟离春:轻装,带队的将军都骑马,没有车。
    孙膑:办法有了……”
    钟离春:什么办法?
    孙膑:空城计……”
    钟离春:空城计?
    孙膑:对。让留在城内的士兵全部隐蔽起来,敞开大门,放魏军进来……”
    钟离春:孙先生,你是不是急糊涂了,你这算什么计策?这与束手待擒有什么不同?
    孙膑:我没糊涂,这是最好的退敌之计……”
    钟离春不解地:你敞开大门,放庞涓进来,怎么能退敌呢?
    孙膑:一会再给你解释……”孙膑说着拍了两下手。
    进来两个卫士。
    孙膑对一个卫士:你立刻到城外,告诉冯将军,让他立即命令所有在城外征粮的将军,停止征粮,隐蔽待命。
    卫士说了声,转身走出。
    孙膑对另一卫士:你立刻把城内的将军们都召来,要快。
    卫士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出。
 
    13.原野 
  (费将军、众士兵)
    急急的马蹄。
    匆匆的脚步。
    费将军的军队急速前行……
 
    14.孙膑住处 
  (数将军、孙膑)
    数名将军站在孙膑面前。
    此时的孙膑早已没有了慌乱的样子,他平心静气地对将军们道:“……"空城计"并非我凭空想象,古人早有所为……三百年前,楚文王死后,其弟公子元为讨好文王的夫人,率领楚国大军直逼郑国国都,就是现在的我们韩国的国都新郑,郑国国都兵力空虚,无法抵挡楚国大军,有人主张纳款请和,有人主张拼死一战,有的主张固守待援。郑国大夫叔詹知道公子元是为讨好文夫人出兵,猜测他既急于求成,又害怕失败,因此命令士兵全部埋伏起来,店铺照开,百姓来往如常,城门大开,没有一点设防的样子……公子元来到城外,见此情景,好生奇怪。他到城外高处向城内了望,见城内虽然空虚,但隐约可见旌旗甲士,他认为其中有诈,不敢冒然进攻……不久,郑国的救兵赶到,公子元只好退兵……”
    孙膑看了看众人,继续道:今天,庞涓的先头军队轻装直奔成皋,意在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若我们也用"空城计",他就会疑惑城内早有准备,绝对不敢进攻,我再让城外征粮的军队装作伏兵,在埋伏中露出破绽,庞涓的先头军队疑上加疑,他们肯定退兵数十里。他们退兵后,城外的军队立刻进城,我们再做守城准备……”
    一将军:军师,如果庞涓的将军看破你的"空城计",我们可就危险了……”
    孙膑笑笑:我向来用兵虚中有实,庞涓的军队屡屡吃亏,这次虽然虚中无实,他们也会觉得虚中有实……”
    那将军点头道:也是……”
    另一将军欲言,孙膑抬手道:好了,我没时间解释了,请你们相信我……”
    孙膑用目光看着将军们。
    一将军:军师,我们相信你。
    所有将军:军师,我们相信你。
 
    15.城门外 
  (数行人)
    城头飘扬着韩国的旗帜。
    城门大开,不时有行人来往。
 
    16.原野 
  (费将军、数将军、一间细、众士兵)
    费将军和其他几个魏国将军骑在马上望着前方。
    一匹快马飞奔而来。
    快马在费将军马前停下,一个间细从马上跳下。
    间细对费将军:将军,成皋城门大开,好像一点防备的样子都没有。
    旁边一将军:好,没有防备,我们就突然袭击。
    费将军:不,元帅说过,孙膑作战一向虚虚实实,城门大开,一定是装作毫无防备,诱我进攻,然后图之……”他对间细:你混进城内,详细查探。
    间细:是。
   间细翻身上马,打马而去。
    费将军对身旁的一将军:派间细到城外四周查探,看有没有伏兵。
    那将军答应了一声,打马向回奔去。
    费将军对另一将军:命令军队,作好攻城准备。
    另一将军不解地:费将军,你不是说孙膑有诈嘛,为何还要攻城呢?
    费将军笑笑:我也给他来个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17.孙膑住处 
  (一将军、孙膑、钟离春)
    一将军走入,对孙膑道:庞涓的军队到了。
    孙膑:他们在干什么。
    将军:他们好像已经看破了先生的"空城计",在数里之外,摆开攻城的架势。
    钟离春:先生,我们应该立刻关闭城门……”
    孙膑沉默不语。
    将军:钟离姑娘的意见对,我们应该立刻关闭城门,否则,庞涓的军队突然袭击,就麻烦了。
    孙膑:不,他们这是试探……
    将军:如果不是试探呢……”
    孙膑:没有如果……”
    将军:军师,还是小心为好……”
    孙膑: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将军欲言,孙膑抬手示意,道:告诉所有人,按计策行事,违令者,杀。
    将军:“……是。
    将军转身走去。
    孙膑长出一口气,重重坐在席垫上。
    钟离春:先生,你是不是很有把握……”
    孙膑摇摇头:没有……”
    钟离春:那为什么……”
    孙膑:已经没有退路了……”
    钟离春坐到孙膑身边:如果庞涓的军队看破"空城计"……”
    孙膑:那就只好认了……”
    钟离春:先生,我可以带你悄悄离开……
    孙膑摇摇头:不行,一个军队的统帅,就是死,也不能抛弃自己的军队……抛弃了军队,就是抛弃了自己,他将永远没有资格统帅军队……我是一个兵家,没有了军队,在这个世上还能做什么?什么也不能做,与死有何不同?
    钟离春沉默片刻,不无伤感地:没想到,先生会栽于小小的成皋……”
    孙膑:“……我也后悔……数次战胜庞涓,使我忽略了他的敏锐……一个将领,即使百战百胜,也不能轻视自己的敌人,轻视敌人,就会被敌人所败……”
    一阵沉默。
    孙膑看了看坐在身旁的钟离春,道:钟离姑娘,我还有一件后悔的事……”
    钟离春:什么事?
    孙膑:在齐国的时侯,我不该回绝你……”
    钟离春装做无所谓地: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们不再提它,好吗……”
    孙膑:我心里放不下……”
    钟离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自尊心……”
    孙膑:不,现在不是……钟离姑娘,以前,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的性格,时间长了,我反而觉得,两个人性格只有不一样,才能永远在一起……”
    钟离春:你是在安慰我……”
    孙膑:不是,我真是这样认为……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包括你的性格……”
    钟离春极力控制着自己,但泪水还是从她眼中流了出来。
    孙膑怯怯地:钟离姑娘,我的话是不是伤害了你……”
    钟离春摇着头。
    孙膑:那为什么……”
    钟离春一头扑到孙膑的怀里,抽泣着:孙先生,我……我早就盼着你……说喜欢我……”
    孙膑抚摸着她的肩头,自语道:但愿我们这一次能度过危难……”
    ……
 
    18.庞葱帐内 
  (一汉子、庞葱)
    一身穿便服的汉子对庞葱施礼道:将军,元帅先头军队已经赶到成皋,元帅命你速往成皋,这是元帅的信。
    汉子说着将一块丝帛递给庞葱。
    庞葱展开丝帛看了一眼,拍了两下手。
    一卫士走入。
    庞葱:传我的令,立刻启程,前往成皋。
 
    19.太子帐内 
  (一将军、太子、司马大夫)
    将军匆匆走入:大将军,庞涓的大军撤走了……”
    太子:他们去何处了?
    将军:好像是成皋方向。
    太子一阵高兴:这么说军师在成皋得手了!
    将军点点头:一定是这样。
    太子:传我的令,拔营启程,追上庞涓,与他决战。
    将军:是。
 
    20.原野 
  (费将军、间细、数将军、众士兵)
    费将军骑在马上望着前方。
    费将军身后的士兵们排成数列,盾牌在前,长戟在后,做好了冲杀的准备。
    间细的快马从前方奔过来。
    间细来到费将军面前,跳下马。
    费将军迫不急待地:怎么样?
    间细:不出将军所料,孙膑早有所备,我混进城门,看到了隐蔽的韩军……”
    费将军:有多少人?
    间细:看上去不少,街两旁的院内,无处不有韩军的身影与旗帜……”
    旁边一将军:看来,我们只有等待元帅的大军了……”
    一将军骑马而来,是方才受费将军之命派间细到四周查探伏兵的将军。
    那将军来到费将军面前,道:费将军,在我们两侧,发现了孙膑的伏兵……”
    在场的将军不由一惊。
    一将军问:有多少人?
    那将军:间细说很多,树林草丛中都是……而且正向我们这边移动……”
    费将军冷冷一笑:幸亏我多长了一个心眼……”他对众将军:撤!
 
    21.孙膑住处 
  (一将军、孙膑、钟离春)
    一将军惊喜地对孙膑道:军师,你真是料事如神,庞涓的军队撤了!
    孙膑高兴地:好,立刻命令城外的军队速速回城……”
    一旁的钟离春:我去……”
    钟离春转身欲走,孙膑:等等……”
    钟离春回头看着孙膑。
    孙膑:告诉他们,征来的粮食能带回多少,带回多少,带不回来的,一定要藏好,不能让庞涓得到。
    钟离春:知道了。
    钟离春转身急步离去。
    孙膑对将军:你立刻派人,征集青壮年百姓,编入军队,另外把百姓家的粮草集中起来,统一发放。
    将军:是。
 
    22.庞涓营帐内 
  (庞涓、费将军、疤脸)
    庞涓对费将军道:孙膑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军队!更不可能在城外设伏。
    费将军:元帅,这都是我亲眼所见……”
    庞涓:真是你亲眼所见?
    费将军:不,是间细亲眼所见……”
    庞涓:有的间细的话可信,有的不可信……”
    费将军:我派了好几个间细,他们都看到了孙膑的伏兵,还有一个间细混进城内……他们的消息绝对可信……”
    庞涓思索道:这就怪了……韩国前往中牟的军队总共五万人,韩国太子大营内有四万五千人,孙膑的军队也就是五千多人……怎么会四处都是他的伏兵呢……”
    一个脸上带有伤疤的汉子走入:元帅,我回来了……”
    庞涓:怎么样?
    疤脸:城外有孙膑的军队不假,但根本不是伏兵,而是征粮的军队,费将军到成皋的时侯,他们来不及回城,所以装成伏兵,隐蔽在城外……”
    庞涓:那城内呢……”
    疤脸:大部分军队都去征粮了,城内军队所剩无几,孙膑用的是"空城计"……”
    费将军一怔:"空城计"……”
    庞涓沉默片刻,道:三百年前,郑国的大夫叔詹用此计,吓退了楚国的大军……没想到,今天孙膑又用此计,吓退了我的军队……”
    费将军跪地叩头道:元帅,小人无能,请元帅处罚。
    庞涓望了费将军片刻,道:起来吧,这不能怪你,只能说孙膑太狡诈了……”
    费将军再次叩头:谢元帅不杀之恩。
    费将军站起:元帅,请下令攻打成皋,我打头阵。
    庞涓:不,我要围困成皋,兵不血刃,活捉孙膑……”他对疤脸:你想办法在我的大军包围成皋之前,混进城内,查探他们到底有多少粮食……”
    疤脸:是。
    庞涓:一定查准,查不准不要回来报告。
    疤脸:是。
 
    23.原野 日
    (韩太子、韩将军、司马大夫、众士兵)
    韩国军队浩浩荡荡向前行进。
    一匹马从军队后方飞速而来,马上是一韩国大夫。韩国大夫在马上高声道:大将军,大王急令。
    太子一愣,对驾车的士兵:停车。
    大夫来到太子车前,跳下马,对车上的太子施礼道:大将军,庞涓包围了成皋,大王请你速速回国都……”
    太子和将军不由一惊。
    太子对大夫:庞涓昨天还与我对恃,今天怎么可能包围数百里之外的成皋呢……”
    大夫:大将军中了庞涓的诡计,庞涓的大军早就到了成皋,这是大王的急信……”
    大夫说着递上一块丝帛。
    太子接过信看了看,脸色阴沉。
    一旁的将军:太子这么说,昨天走的是……”
    太子对将军:传我的令,立刻追击庞涓的军队……”
    大夫连忙道:大将军,不能追,大王命你速速回城。
    太子:你回去告诉大王,将在外,君命可以不受。
    大夫:大将军,你这话是死罪。
    太子:军师就这么说过,父王并没处死他。
    大夫:孙膑是外邦之人,大王是为了利用他,你不同,你是太子,必须听大王的。
    太子:如果因此成皋失陷,谁负责?
    大夫:大王负责。
    太子:父王说过吗?
    大夫:大王的信中有这个意思。
    太子再次展开信看着。
 
    24.庞涓营帐内 
  (庞葱、庞涓、一将军)
    风尘仆仆的庞葱走入,施礼道:叔父,我的一万人马全部赶到……”
    庞涓:韩国太子没纠缠你?
    庞葱笑笑:我走的时侯,他还在闭门坚守……叔父,我们何时攻打成皋?
    庞涓笑笑:不用打,成皋粮食不多,用不了一个月,孙膑的粮食就会用尽,到那时,我兵不血刃,就可进入成皋,活捉孙膑。
    庞葱:粮食的消息可靠吗?
    庞涓:可靠,我派出了最好的间细。
    庞葱:孙膑诡诈,小心上当……”
    庞涓冷冷一笑:他就是再狡诈,这次也休想瞒过我的眼睛……我的间细已经混入他的军队,随时都会得到可靠消息……”
    庞葱:这个间细是谁?
    庞涓欲言,一将军走入:元帅,国内来的援军到了……”
    庞涓高兴地:太好了,韩国的大军就是来了,我也不怕了……”
 
    25.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冯将军)
    孙膑对钟离春:钟离姑娘,有件事非你去办不可……”
    钟离春:说吧。
    孙膑拿过几上一块写有字迹丝帛,折好:今夜,你带上我的信,立刻回国都找申大夫,让他协助太子率兵解救成皋之围。
    钟离春:行。
    孙膑将丝帛递给钟离春:信中有退敌的计策,请申大夫想方设法劝太子按计策行事。
    钟离春接过丝帛:我知道。
    孙膑:千万小心,成皋的安危,全在你手中了……”
    钟离春放好丝帛:孙先生,你放心吧,办这种事,我万无一失。
    孙膑:好,你可以走了。
    钟离春含情脉脉地看了孙膑一眼,欲言,冯将军走入。
    冯将军:军师,所有粮食已经集中起来。
    孙膑:有多少?
    冯将军:不足三十天所用。
    孙膑:封锁消息,定量发放。
    冯将军:是。
 
    26.韩王宫中 
  (韩王、申大夫、左大夫、司马大夫、数大夫、太子)
    韩王、申大夫、左大夫、司马大夫和另外几个大夫在座,大家脸上都十分严肃。
    韩王对众大夫:成皋被围的事,你们可能已经听说了,寡人把你们召来,就是为了解救成皋之围,你们说,如何解救是好?
    左大夫:魏国军队兵强马壮,庞涓又善于诡计,开始微臣就反对与其交战,如今孙膑被困成皋,微臣以为,这只是庞涓的诡计的开端,他还有更大的阴谋……”
    韩王:什么阴谋?
    左大夫:孙膑守卫成皋区区不足五千人,庞涓十万之众,本可轻而易举攻克成皋……”
    申大夫打断他的话:你记错了,不是十万,是五万五……”
    左大夫:我没记错,是十万……”
    申大夫:庞涓前往成周盟会的兵车一百辆,这就是五千人马,他偷袭成皋得手后,又从国内调来五万,加起来,正好五万五。
    左大夫笑笑:方才我刚得到一个消息,庞涓又从魏国调来四万五千人……”
    申大夫哑然。
    左大夫对韩王继续道:庞涓十万人马,本可轻而易举攻克成皋,但他却不攻……”左大夫看了众人一眼,微臣以为,他这是以成皋为诱饵,引诱大王的军队前往成皋,一举消灭,然后挥师南犯,直取国都……”
    韩王颔首道:庞涓的用心,非常险恶……”
    申大夫:大王,左大夫所说毫无根据。
    韩王:申大夫,那你说,庞涓为何不急于攻城?
    申大夫:庞涓所以围而不攻,一是怕孙膑,二是怕大王。成皋城池坚固,易守难攻,加之孙膑用兵如神,庞涓担心一旦攻城不克,魏军将元气大丧,若此时大王的军队兵临成皋,庞涓必败无疑。因此,大王应该立刻出兵解救成皋之围,才是上策。
    韩王沉思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他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说说你的看法……”
    司马大夫:庞涓围困成皋,大王理应派军队解救,可庞涓围困成皋,并非为难大王,而是为了孙膑,大王不如坐山观虎斗,若庞涓不能攻克成皋,待他疲惫之时,再发兵成皋,可稳操胜券;若庞涓攻克成皋,大王则顺水推舟,把敌视魏国的责任推到孙膑身上,庞涓围困成皋,本来就是为了私怨,他也可就此下台阶,与大王和好……”
    申大夫:此计不可取,成皋是大王的成皋,孙膑是大王的谋臣,大王怎么可以于成皋而不顾,坐山观虎斗呢?
    司马大夫:庞涓有十万之众,孙膑声东击西也没赚到半点便宜,谁有把握战胜庞涓?
    有人在门口道:……”
    大家侧身看去。
    风尘仆仆的太子站在宫门口。
    太子上前向韩王叩头施礼,道:儿臣叩见父王。
    韩王:回来了……坐吧。
    太子坐在韩王一侧。
    太子:父王,庞涓并不可怕,儿臣安营扎寨,等待庞涓进攻,可庞涓始终未敢进攻儿臣的大营,若不是父王命儿臣返回国都,儿臣早杀至成皋,与庞涓一比高低。请父王下命,儿臣即刻率军杀奔成皋。
    韩王:太子别急,待寡人与大夫们反复权衡利弊,再作决断……”
    太子:军师常说:兵贵神速……”他扫了在座的大夫们一眼:你们议来议去,贻误战机,何人负责……”
    众人无言。
    韩王十分不快地:放肆!他们是寡人的谋臣,是寡人请他们来议论成皋被困之事。
    太子再次拱手道:父王,儿臣可对宗庙内的祖先起誓,定败庞涓成皋城外!请父王发兵。
    韩王:上次你也发过誓,成皋还是丢在你的手里。
    太子:儿臣用计牵制庞涓,军师趁此夺回成皋,儿臣已经将功补过。
    韩王冷笑道:夺回成皋?哼,你们中了庞涓诡计,还蒙在鼓里……庞涓是以成皋为诱饵,引诱孙膑上钩……”
    太子:庞涓他没有这么高明,父王是让庞涓吓住了……”
    韩王:胡说!天下没人能吓得住寡人!
    太子:父王……”
    韩王:别说了,今日到此,明日再议。
    韩王说着起身离去。
 
    27.街上 
  (申大夫、太子、数行人)
    申大夫与太子同车而行。
    申大夫长叹一声,道:我真后悔将孙先生举荐给大王……”
    太子:申大夫,别叹气,出兵的事,包在我身上。
    申大夫拱道:那就太谢谢了。
    太子:不用谢,我只求申大夫一件事……”
    申大夫:说吧,只要能让大王出兵,别说一件,就是一百件,一千件,我也答应。
    太子:以后凡作战之事,你要听我的,不能听军师的。
    申大夫:……大将军,作战之事,谁的决策对,就应该听谁的……”
    太子:我的决策就不对吗?
    申大夫:“……军师从没失算过……”
    太子笑笑:被困成皋,不是失算是什么?
    申大夫欲言又止。
    太子笑笑:好了,我不为难你了,不论你答应不答应,我都会想方设法,让父王答应出兵……”
    马车驶去……
 
    28.申大夫府客厅 
  (钟离春、申大夫)
    钟离春迎上前,问走进门的申大夫:出兵的事定了吗?
    申大夫摇摇头:还没有……”
    钟离春着急地:是谁阻挠出兵?我去找他……”
    申大夫:钟离姑娘,你别急……”
    钟离春:我能不急吗,成皋危在旦夕,拖一天,就多一天危险……”
    申大夫:太子答应,他一定想方设法让大王出兵……”
    钟离春:大王能听他的吗?
    申大夫:上次出兵就是因为他力谏,他为此砍掉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头,这次只要他决心出兵,大王最终会同意的。
    钟离春:如果这样,我就先回去,孙先生那里,我不放心……”
    申大夫思索片刻道:也好,你先回成皋,把这边情况立刻告诉孙先生,请他放心,我一定会督促太子按他的计策行事。
    钟离春拿起放在一旁的剑,对申大夫:申大夫,千万催促太子早日出兵……”
    申大夫:我会的。
    钟离春闪身走出。
 
    29.韩王后宫厅内 
  (韩王、太子)
    韩王一脸严肃地对跪在面前的太子道:你身为韩国太子,对寡人的谋臣如此轻蔑,他们会怎么看你?
    太子低头不语。
    韩王:为父对你说过,而今天下弱肉强食,一个君王要想使自己的国家立于不败之地,必须依靠一批忠于你的贤臣谋士,得罪他们,就是损害你自己的国家。
    太子低声道:父王,儿臣知错了。
    韩王:起来吧。
    太子起身,坐在一旁。
    韩王:成皋被困一事,你是怎么想的?
    太子:父王,儿臣身为大将军,如果连一座城池都保不住,将军们与士兵会怎么看儿臣?大敌入侵,不敢迎敌,儿臣的威望又从何谈起?
    韩王:你不能只想到自己的威望,应该想到国家的安危。
    太子:放弃成皋,抛弃孙膑,庞涓就会善罢甘休吗?未必,他会认为韩国软弱可欺,得寸进尺。
    韩王叹口气,道:为父并不想放弃成皋,也不想抛弃孙膑,为父之所以让大夫议论一番,是借他们的脑子,反复权衡利弊……这就跟商人做买卖一样,算计不好,就会赔本,所不同的,商人这次赔了,下次还可以赚回来,你若赔了,很可能就没有下一次了……”
    太子:父王,你怎么知道儿臣会赔呢?
    韩王:天下大国的将军,除了孙膑,还没有一个人战胜过庞涓,如今孙膑又被困在成皋……为父不能不担心……”
    太子:没有孙膑,儿臣一样能战胜庞涓。
    韩王苦笑笑:太子,为父欣赏你的勇气,可只有勇气不能战胜敌人,要战胜敌人必须靠智慧……”
    太子有些气馁:这么说,父王不打算出兵解救成皋之围了?
    韩王:不,兵要出,但不能鲁莽行事。
    太子:父王之意是……”
    韩王:采取司马大夫之计,你率大军在距庞涓三十里外扎营,先不与庞涓交战,只是牵制庞涓,令他不敢全力攻城;同时,孙膑见救兵已到,会拼命守城,你可见机行事……若庞涓攻克成皋,你便按兵不动,为父想办法向庞涓要城;庞涓若久攻不克,你可乘其疲惫,与孙膑里应外合,设法退敌……”
    太子:这样做,太对不起孙膑了……”
    韩王:国家之争,只有国家利益,没有个人情感……你知道这句话是何人所说吗?
    太子摇摇头。
    韩王:是你的母后……一个女人都能有如此见解,我们男人,尤其执掌国家的男人,难道还不如一个女人吗……”
    太子若有所思,道:父王,我开始明白了……”
 
    30.原野 
  (众士兵、太子、申大夫)
    浩浩荡荡的韩国大军向前行进。
    太子和申大夫同车而行。
    申大夫:大将军,军师如果听说救兵即将到来,一定会非常高兴……”
    太子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浩荡前行的大军……
 
    31.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
    庞涓正在安闲地阅读简册。
    庞葱走入,对庞涓道:叔父,韩国的大军来了……”
    庞涓放下简册,冷笑道:还真有不怕死的……他们在干什么?
    庞葱:在三十里外安营扎寨。
    庞涓思索片刻,道:派五千人马,监视他们。
    庞葱:是。
 
    32.成皋城头 
  (孙膑、钟离春、数将军)
    孙膑、钟离春和几名将军立在城头向远处望着。
    将军甲:军师,太子在三十里外按兵不动,不知是何用意?
    孙膑没有回答。
    将军乙:哼,太子一定是惧怕庞涓,不敢向前。
    将军甲:太子不是怕,可能是另有打算……”
    钟离春:孙先生,今天晚上我去找太子……”
    孙膑沉思片,对钟离春:不要与太子闹僵,速去速回。

    出字幕:空城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二计,此计的意思是:无力守城时,故意暴露其空虚,使敌人疑惑不前,或因怕中埋伏而撤兵。孙膑用此计解成皋一时之危难,更大的危难随继来临。欲知孙膑如何摆脱庞涓的围困,请看下集:反间计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