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七集 反间计

2011-07-29 12:5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746

 

第十七集:反间计
 
    1.韩军大营内 
    (数士兵)
    营帐连着营帐。
    一队巡逻的士兵举着火把从营帐间走过。
 
    2.太子营帐内 
  (太子、钟离春、申大夫)
    太子、钟离春、申大夫立在帐内。
    钟离春质问太子道:大将军,成皋危在旦夕,你为何按兵不动?
    太子:庞涓的人马比我们多,我必须谨慎行事。
    钟离春:你是害怕!
    太子:世上没有我害怕的人!
    钟离春:不害怕就该出兵?
    太子欲火,又止住:我说过了,谨慎行事。
    申大夫在一旁耐住性子道:谨慎不等于按兵不动……庞涓的军队虽然比我们多,可他四面包围成皋,兵力必然分散,如果按照军师信中的计策,派一部分军队,在其他三个方向,用"树上开花之计,虚张声势,然后聚集兵力,攻其一方,就能打破庞涓的包围,把军队与粮食送进成皋,有了粮食与足够的军力,就不怕庞涓继续围困成皋,我们再派兵袭扰庞涓的粮道,庞涓的十万人马便无法在成皋城外久待,城皋之围也就迎刃而解了。
    太子:申大夫,说说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庞涓不会让我们如愿以偿。
    钟离春:不做就更不会如愿以偿!
    太子:我不是不做,而是另有妙计?
    钟离春:什么妙计?
    太子:等待……”
    钟离春:等什么?
    太子:等庞涓攻城,他若攻城,必然暴露薄弱之处,那时我们再出战不就更有把握获胜了吗?
    钟离春:庞涓不会攻城,他想把孙先生困死在成皋。
    太子笑笑:军师神机妙算,难道还没有办法让庞涓攻城吗……”
    钟离春默然片刻,道:害怕庞涓就直说,用不着绕这么大的弯。
    太子欲火又止,冷笑道:你再激我也没用,我身为大将军,要为我的数万大军负责。
    钟离春:你也应该为成皋负责。
    太子:我当然要为成皋负责,不负责我就不来了。
    钟离春:你不出战,如何负责?
    太子:方才我已经说过了,只要庞涓攻城,我就出战。
    钟离春:这么说,你死活要等待庞涓攻城了?
    太子:是的。
    钟离春冷笑道:韩王让你当大将军,真是有眼无珠!
    太子火了:放肆!你侮辱大将军,军法惩处!
    钟离春已经转身出营帐。
    申大夫在一旁劝道:大将军,钟离姑娘就是这脾气,你不要见怪……”
    申大夫说完,转身追了出去。
 
    3.军营内 
  (数士兵、钟离春、申大夫)
    几个巡夜的士兵举着火把走过。
    钟离春气呼呼急步走来。
    申大夫追上来:钟离姑娘,等等。
    钟离春好像没听见,继续前行。
    申大夫:钟离姑娘,我有话要说……”
    钟离春站住了,回头看着他。
    申大夫跑过来:钟离姑娘,回去后,别让军师着急……”
    钟离春没好气地:能不急吗,成皋的粮食已经不多了。
    申大夫:太子脾气倔,认定的事九匹马也拉不回来……你让军师想想办法,引诱庞涓攻城,到那时,太子就不得不出战了……”
    钟离春:未必。
    申大夫:到那时,他如果还是不出战,别说我不答应,全军将士也不会答应……”
    钟离春:“……好吧,我回去让先生试试。
 
    4.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一将军)
    一张棋盘放在庞涓和庞葱面前。
    庞涓将一枚深色棋子放在棋盘上一处,那一处有许多浅色棋子。
    坐在对面的庞葱盯着棋盘。
    庞涓:你别看了,你那块子已经没救了。
    庞葱还是看了片刻,然后十分惋惜地摇摇头:太可惜了,这么大一块棋,就因为一枚棋子……真是太可惜了……”
    庞涓笑笑:博弈的胜负有时就在一枚棋上……”
    一将军走入,来到庞涓面前:元帅,成皋城内还是没有新消息……要不要再派一个人去?
    庞涓:不用,没有新消息,孙膑就是没有什么变化。
    庞葱:叔父,孙膑与韩国太子都没什么动静,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庞涓一脸思索。
 
    5.城墙上 
  (孙膑、一卫士)
    城头笼罩在雾气之中。
    孙膑站在城头向远处望着。
    一旁的卫士道:军师,回去吧……”
    孙膑好像没听见。
    卫士:雾气太大,你的腿又不好,站了这么久,如果让钟离姑娘看见,会埋怨我的……”
    孙膑望着城外:你说,钟离姑娘今天能回来吗……”
    卫士:能回来,钟离姑娘只要说回来,就一定能回来。
    孙膑仍望着城外:钟离姑娘身负全城军民的重托,我需要早些见到她……”他回头对卫士我们再等她一会,行吗……”
    卫士撅着嘴:你是军师,你说了算……”
    孙膑看了看卫士:不高兴了……好,我们走……”
    孙膑转身沿城墙走去。
    卫士跟在孙膑身后:不是不高兴,我是怕钟离姑娘不高兴,上次因为你的腿受了潮,我好几天都没敢与她照面……”
    孙膑回头道:她就这么可怕吗?
    卫士:不是可怕,她心疼你,如果你身体不适,她就吃不好,睡不香……我们这些当伺卫的也觉得对不起她……”
    孙膑无言,默默前行……
    前面传来一声呵喊:干什么的?
    一个声音回答道:是我。
    喝喊的人:有吃的吗?
    答话的人:有,咬破舌头吃狗肉。
    喝喊的人:呸!吃你的狗肉!
    孙膑不由驻足,侧耳细听
 
    6.城墙一处 
  (赵壮士、疤脸)
    呵喊的人是个一脸胡须的壮士,他姓赵。答话的人是个疤脸──就是上集庞涓手下的那个间细。
    疤脸笑笑:说的对,你的舌头就是我的狗肉。
    赵壮士:好你个疤脸,敢骂我……”
    疤脸:我怎么敢骂兄长呢,我是逗一乐……”从怀里掏出一块干粮:兄长,我弄了点吃的,给……”
    赵壮士接过干粮:何处弄的?
    疤脸:别管了,你吃就是了……”
    赵壮士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疤脸向四周看看,然后在赵壮士耳旁低语了几句。
    赵壮士立时停止咀嚼干粮,满脸怒气地:真的?
    疤脸:我敢对天起誓……”
    赵壮士:走。
    疤脸:兄长,你走了,谁在这里守城?
    赵壮士:没吃的,守他娘的蛋!
    赵壮士迈步走去。
    疤脸跟在赵壮士身后:你可别说是我说的……”
 
    7.城墙另一处 
  (赵壮士、疤脸、孙膑、一卫士、两士兵)
    赵壮士和疤脸从雾中走出。
    孙膑的目光看着他们。
    赵壮士气呼呼地:姓冯的,哼,有你好看的……”
    疤脸感到了孙膑在看他们,悄悄拉了赵壮士一把。
    赵壮士一怔,也看见了孙膑。
    二人从孙膑身旁急步走过。
    孙膑对卫士低声道:跟着他们,看是干什么的……千万别惊动他们。
    卫士:是。
    卫士快步走去。
    孙膑迈步欲行,不由一阵腿疼,他扶着城墙,慢慢坐在地上……
  两个巡城的士兵走来,发现了坐在墙边的孙膑。
    士兵连忙走到孙膑身边,一个士兵:军师,你怎么了?
    孙膑:没什么……”
    孙膑说着欲站,没站起来。
    士兵连忙扶起孙膑:军师,是不是你的腿……”
    孙膑:已经没事了……”
    士兵:军师,我们扶你回去……”
    孙膑:不用,我自己行,你们巡城吧……”
    士兵:还是我们扶你回去吧……”
    孙膑推开士兵:我说不用就不用,巡城要紧。
    孙膑咬着牙走去。
 
    8.街上 
  (数行人、孙膑、一卫士)
    天色已大亮,早起的人们已在街上走动。
    孙膑一瘸一拐地沿街走来。
    身后有人喊:军师,军师……”
    孙膑回过头。
    卫士跑过来,扶住孙膑:你看你,说你腿不行吧,你还不信……”
    孙膑:那两个人的身份查清了吗?
    卫士点点头:查清了,他们都是编入冯将军手下的百姓……”
    孙膑:吃过饭,你去把冯将军找来。
    卫士:是。
    卫士扶着孙膑沿街走去。
 
    9.孙膑住处 
  (钟离春、一卫士、孙膑、一将军)
    钟离春脸带焦急之色,在屋内走来走去。
    卫士扶着孙膑推门走入。
    孙膑看到钟离春,一愣,然后道:你回来了?
    钟离春:早回来了……你这是怎么了?
    孙膑极力装作没事的样子:没事……”他对卫士:你去吧……”
    卫士转身欲走,钟离春一把拉住他:孙先生是怎么回事?
    孙膑在一旁道:我说了,没事……”
    钟离春淡淡地:我没问你……”她对卫士: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士:军师到东南城墙等你,站了半夜……”
    钟离春不由一阵感动。
    孙膑在一旁道:没你事了,去吧。
    卫士看了钟离春一眼,转身走出。
    钟离春上前扶住孙膑,让他坐在席垫上:你呀,我不是不让你等嘛……”
    孙膑:不是不放心嘛……哎,你怎么没从城东南回来?
    钟离春:我急着回来,没绕道。
    孙膑:太子那边怎么样?
    钟离春:别提了,我真恨不能扇他两巴掌……”
    孙膑关切地:太子怎么了?
    钟离春:太子也不知吃了谁的迷魂药,任我与申大夫怎么说,他死活坚持,只要庞涓攻城,他才出战……”
    孙膑:这么说,庞涓只要不攻城,他就不出战了?
    钟离春:是的……”
    孙膑:哼,我知道这是谁的主意……”
    钟离春:谁的主意?告诉我,我去找他……”
    孙膑:算了,找也没用……”
    将军甲急匆匆走入:军师,不好了,有人抢粮……”
    孙膑一愣:什么人抢粮?
    将军:守城的青壮百姓……”
 
    10.城内一大院门口 
  (数汉子、赵壮士)
    一些手持兵器棍棒的汉子聚集在大院门口,汉子们使劲垂打着院门,为首的是长满胡须的赵壮士,他手里拿着一把大斧。疤脸站在他身旁。
    有几个汉子推来一根攻门用的粗大圆木。
    赵壮士冲门内高声道:你们再不开门,我们就撞门了!
    门内没人回答。
    赵壮士向推圆木的汉子摆手道:撞门!
    汉子门推着圆木向大门撞去。
 
    11.大院门内 
  (数士兵)
    巨大的冲击力使大门一阵阵晃动。
    守在门内的士兵们,抬来木头,顶在门上。
    大门还是晃动不止。
    士兵们用肩膀使劲顶住大门……
 
    12.大院门外 
  (数汉子、赵壮士、疤脸、孙膑、钟离春、将军甲、众士兵、将军乙)
    汉子们推着圆木呼喊着,一下,又一下向大门冲去。
    赵壮士高声道:兄弟们,再加一把劲,我们就有粮食了……”
    汉子们又一次向大门撞去。
    大门几乎被撞开。
    疤脸扯着嗓子喊道:快了,加劲啊!
    汉子们正准备再次向大门撞击,有人高喊道:不好了,军队来了……”
    汉子们回头看去。
    大门左边,孙膑的马车急驶而来,钟离春也在车上。
    将军甲带领着许多手持弓箭和长戟的士兵紧随其后。
    大门右侧,将军乙带领许多士兵向大门跑步而来。
    两路士兵将汉子们堵在大院门口
    左右两路前面的士兵排成一列,拉开弓箭,瞄准聚集在大院门口的汉子们。
   汉子们一阵慌张,有的人悄悄放下兵器。
    为首的赵壮士高声道:慌什么?大不了一死,饿死也是死,打死也是死,把兵器都捡起来!
    扔掉兵器的汉子又纷纷将兵器捡了起来。
    孙膑站在车上,看着赵壮士,道:壮士,作为守城统帅,我曾告示全城军民,凡抢粮者,斩首示众,你知道吗?
    赵壮士:知道。
    孙膑:那你为何聚众抢粮?
    赵壮士:不抢粮,就会饿死。
    孙膑:胡说,所有百姓,尤其是守城的青壮男人,每天都可得到一份粮食,虽说只能八成饱,但决不至于饿死。
    赵壮士冷笑一声,道:你说得好听,我们这些人一天只能得到半份粮食,长此下去,虽说不至于饿死,也无力守城,敌人如果攻城,难免一死。
    孙膑:你说的可是实话?
    赵壮士:如果有半句谎话,情愿五马分尸。
    孙膑:你是在东南守城?
    赵壮士:是的。
    孙膑:统领你们的将军是不是冯将军?
    赵壮士:是又怎么样?
    孙膑对车下的将军:把他带走。
    将军甲一挥手,两个士兵上前欲抓赵壮士,赵壮士手中大斧一轮,打飞了士兵手中的兵器,怒目圆睁:你们敢!
    话音未落,钟离春从车上飞身上前,三五招内,便夺下赵壮士手中大斧,长剑指向赵壮士咽喉,赵壮士和他身后的汉子们全呆了。
    孙膑:绑了!
    士兵们上前将汉子绑起来。
    孙膑对汉子们道:你们回去吧,我叫冯将军补给你们粮食。
    汉子们左右看看,不知向何方走。
    孙膑对对面的士兵:让开一条道,让他们回去。
    士兵们让开一条道。
    汉子们乖乖地走去。
    疤脸回头看了孙膑一眼。
    孙膑的目光刚好也看着他。
    疤脸连忙回过头,随众人走去。
 
    13.孙膑住处 
  (孙膑、壮士、一卫士)
    孙膑亲自为赵壮士松绑。
    孙膑:壮士,让你受委屈了……”
    壮士不解地看着孙膑。
    孙膑对松了绑的赵壮士:壮士,坐吧。
    壮士愣愣地看着一脸和蔼的孙膑。
    孙膑:你坐啊……”
    孙膑说着自己先坐在席垫上。
    赵壮士也坐了下来,忐忑不安地看着孙膑。
    孙膑:壮士,扣发你们粮食的事,你不要怪罪冯将军,是我让他这样做的……”
    赵壮士愣愣地看着孙膑。
    孙膑: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
    赵壮士:粮食不够了……”
    孙膑笑着摇摇头:不,城里的粮食,再有三个月也吃不了……”
    赵壮士生气地:既然如此,军师为什么要扣发我们的粮食?
    孙膑:逼你们抢粮……”
    赵壮士错误理解了孙膑的意思,垂下头,喏喏地:军师,抢粮该杀,可事出有因……”
    孙膑笑笑:壮士,我没说杀你,也不会杀你,因为这是我的一计……”
    赵壮士抬起头,不解地:一计?
    孙膑点点头:对。庞涓以为成皋城内粮草不多,不用多长时间我们就会束手待毙,因此围而不攻。其实城内粮草充足,再有三个月也用不完。他若知道我们粮草充足,肯定攻城。而今虽说太子带领韩国大军已到城外,但只有韩国的军队,还不足战胜庞涓。庞涓此时攻城,最令我担忧。所以我命冯将军扣你们粮食,逼你们抢粮,这件事传到城外,庞涓就会坚信城内粮草将尽,他就会耐心等待。如此拖下去,秦国的援兵就会赶到,到那时,庞涓必败无疑。
    赵壮士敬佩地:军师,怪不得人们都说,军师胸中有妙计千万,庞涓虽有十万大军,也斗不过军师……”
    孙膑微微一笑:言过其词了,斗败庞涓,要靠大家……”他从旁边拿过一块银子:这是奖你的……”
    赵壮士惶恐地:小人有罪,不敢接受……”
    孙膑故意本起脸:你这人,我已对你解释清楚,为何还把功说成罪?难道你认为我的计策不好?
    赵壮士:不,军师如此妙计,小人怎敢说不好……”
    孙膑:那就快些领赏。
    赵壮士跪直身子,接过孙膑手中的银子,叩头道:谢军师……”
    孙膑:回去后不许告诉任何人。
    赵壮士:知道。
    孙膑:你可以走了。
    赵壮士向孙膑施礼,然后起身走出。
    孙膑拍了一下手。
    进来一卫士。
    孙膑:跟着他。
    卫士:是。
 
    14.城墙下 
  (数汉子、赵壮士、伤疤、一卫士)
    几个曾经参加抢粮的汉子围着赵壮士,疤脸也在。
    一汉子:“……兄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壮士:军师不让告诉任何人……”
    疤脸:只告诉我们几个,我们保证不再对别人说……”
    一汉子:兄长,我们可以发誓……”
    赵壮士抬手示意,让大家靠拢一些。
    众人向前靠了靠。
    赵壮士声音压得极低:这是军师的一计……”
    不远处,身穿便服的卫士用眼睛的余光向这边看着。
 
    15.孙膑住处 
  (冯将军、孙膑、钟离春、数将军、一卫士)
    一个将军跪在孙膑面前,他就是冯将军。钟离春和几个将军站在一旁。
    孙膑脸带杀机:冯将军,你扣发粮食,逼着守城百姓抢粮,险些葬送了成皋!……你说,你该当何罪?
    将军低头不语。
    孙膑:把你吊死在城头,示众十日,也不为过!
    将军们都怯怯地看着孙膑。
    孙膑扫了众将军一眼:你们还有谁,扣发守城百姓的粮食?
    众将军不语。
    孙膑阴沉着脸:如果不说,让我查出来,与冯将军同罪!
    将军甲喏喏地:……”
    将军乙:还有我……”
    又一将军:我也扣了……”
    孙膑一脸怒气地看着将军们,道:若不是大敌当前,我急需用人,你们一个个,都该杀头!
    将军甲:军师,我们知罪,可我们没多吃一口,扣发的粮食都给了士兵……士兵吃不饱难以御敌,所以我们让士兵们多吃了一些……”
    将军乙:军师,我们也是为了守住成皋……”
    孙膑:守住成皋靠什么,仅靠我们区区五千将士不行,要靠全城的百姓同心协力!你们呢……你们逼急了百姓,不用庞涓,百姓就会像洪水一样把我们淹没!
    将军们皆低头不语。
    孙膑沉默片刻,道:这次算了,不惩罚你们了,包括冯将军……”
    众将军纷纷跪在孙膑面前:谢军师不杀之恩!
    冯将军痛哭流涕地:军师,我……我一定将功赎罪……就是死,也要死在城头上……”
    孙膑扶起冯将军:冯将军,起来吧……”他对众将军:你们都起来吧。
    众将军站起。
    孙膑对众人:成皋的粮食是不多了……”
    穿便服的卫士走入。
    他来到孙膑面前,低语几句。
    孙膑:那个脸上有伤疤的人,在吗?
    卫士:他也在。
    孙膑:好,你下去吧。
    卫士走出。
    孙膑对冯将军:冯将军,你分管的百姓中,可有一个脸上带有伤疤的人?
    冯将军想了想,道:是不是瘦高个,三十多岁?
    孙膑点点头。
    冯将军:他是在我手下……他怎么了?
    孙膑:他家在城里吗?
    冯将军:不在,他住在城外,庞涓大军围城之前,他进的城。
    孙膑点点头:他可能是庞涓派来的间细……”
    冯将军一怔:间细?我去把他抓起来……”
    孙膑:不,我们要利用他。《孙子兵法》"用间篇"中有反间之计。所谓反间,就是利用敌方间细为我所用……”
 
   16.一大院内 
  (数汉子、赵壮士、伤疤、冯将军、数士兵)
    曾经抢粮的汉子们站在院内,赵壮士与有伤疤的人也在。
    冯将军站在众人面前,他身后的士兵手中拿着火把。
    冯将军冷冷一笑,道:你们干的不错,军师赏了我五十军棍……”
    众人相互看看,然后打量着冯将军。
    冯将军:看什么?我不像挨过打的样子,是吧?那是因为众将军为我求情,军师让我立功赎罪,如果你们再出差错,我就不是只挨五十军棍了,而是杀头……哼,为了保住我的头,你们今后如果谁敢出办点差错,我先杀他的头。
    众人皆微微垂下头。
    冯将军和缓了一些:不过,我还应该感谢你们,你们这么一闹不要紧,军师答应多给分我们一些粮食,让你们填饱肚子……”
    众人又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冯将军。
    冯将军:记住,这件事不能告诉你们之外的任何人,如果谁走露了消息,可别怪我心狠手毒……”他扫了众人一眼指着一个汉子:你出来。
    汉子怯怯地看着冯将军。
    冯将军:看什么,出来跟我运粮去。
    那汉子走出来。
    冯将军又指着几人:你,你,你,你……还有你们两个,出来。
    十几个汉子站了出来,其中有赵壮士和疤脸。
    冯将军:到了粮库,别人如果问你们,别说给我们运粮,就说给军师府运粮,听清楚了吗?
    汉子们:听清楚了。
    冯将军:走吧。
 
    17.大院门口 
  (数士兵、数汉子、冯将军、一将军、疤脸)
    这是白天汉子们抢粮的地方,此时门口停着几粮满载粮食麻袋的马车,车旁站着几个举火把的士兵,一些汉子正在卸下车上的麻袋,背着走进大院。
    冯将军带着汉子们走来。
    负责卸车的将军拦住他。
    将军: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冯将军:我们是来领粮食的。
    将军:有军师的简令吗?
    冯将军掏出一块写有字迹的竹简递给那将军。
    将军看看竹简,道:等卸完粮食,再分粮给你们。
    冯将军:要等多长时间?
    将军:难说……”
    那几辆马车上的粮食已卸尽,又有几辆满载粮食的马车驶来。
    冯将军:公仲将军,要不我们从车上拿几袋……”
    将军:那可不行,粮食不入库,不能分……”
    冯将军低声地:公仲将军,我这是给军师府代领的……”
    将军:真的?
    冯将军:不信,你明天去问问军师府的人……”
    将军思索片刻:好吧,你们搬吧,要快,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冯将军:……”
    冯将军对汉子们:快。
    汉子们来到马车前,背起一袋粮食,迅速离去。
    疤脸来到马车前,装作很随意地探头向门内看了看。
    将军走过来,拍了他一下:看什么,里面没粮。
    疤脸:怎么没粮,那不是很多嘛……”
    将军不高兴地:你再乱说,我杀了你……”
    冯将军过来推了疤脸一把:快走,别给我找麻烦。
    疤脸汉子背起一袋粮食。
    冯将军把看粮库的将军拉到一旁,低声问:哪来这么多粮食?
    将军也是低声地:你忘了,上次征粮,我们差点被庞涓的军队堵在城外,多亏了军师的"空城计"……”
    冯将军:不是说那些粮食没带进来吗……”
    将军:那是军师有意让我们这么说的,是为了庞涓……”
    冯将军若有所悟:我明白了……”
    疤脸背着粮走过他们身旁。
    冯将军用余光盯着着走去的疤脸……
 
    18.城头 
  (疤脸、冯将军)
    疤脸抱着兵器走到城垛前。
    他装作很随便地左右看看。
    周围没有任何人影。
    他站在城垛前犹豫着。
    暗处,冯将军盯着疤脸。
    疤脸心中道:如果孙膑有诈呢……我不能走……我还要再看看……”
    疤脸转身沿城墙走去……
 
    19.孙膑住处 
  (冯将军、孙膑)
    冯将军对孙膑道:军师,昨天晚上疤脸没有走。
    孙膑:想办法逼他走……”
    冯将军:我们在全城追查间细,你看怎么样?
    孙膑:不但要追查,而且要放风,说有人怀疑疤脸是间细……”
    冯将军:是。
 
    20.城墙上 
  (赵壮士、数汉子、疤脸、两士兵)
    赵壮士和几个汉子各背着一筐石头走来,疤脸也在其中。
    他们来到城垛一处,纷纷放下背上的筐子,然后将筐里的石头一一堆放在墙垛旁。
    不远处,两个守城士兵的议论声飘过来:
    士兵甲:你听说了吗,庞涓的间细混进了成皋……”
    士兵乙:听说了,军师府的人正在追查。
    士兵甲指指赵壮士等人:你说这些人里面会不会……”
    士兵乙:难说……”
    疤脸侧耳听着。
    赵壮士低声骂道:胡说八道!
    他站起来,正欲向士兵走去,身后有人道:赵壮士……”
    赵壮士回过头。
    说话的是一个士兵:冯将军有请。
    赵壮士:冯将军在何处?
    士兵:城下。
 
    21.城墙下 
  (赵壮士、冯将军)
    赵壮士沿台阶走下,来到站在墙下的冯将军面前。
    赵壮士:冯将军,找我何事?
    冯将军:怎么样,今天吃饱了吗?
    赵壮士不好意思地:将军,以后别再问吃饭的事了……”
    冯将军:怎么,还没吃饱?
    赵壮士:不是,为了吃饭的事……我让将军见笑了……”
    冯将军:见什么笑,军师不是告诉你了吗,那是他的一计。
    赵壮士:一计不假,可是我……还是丢人现眼……”
    冯将军:好了,过去的事不说了……我想让你帮我办一件事……”
    赵壮士:什么事?
    冯将军:庞涓的间细混入了城内,军师府传下话来,若有知情不报者,与间隙同罪;若因防范疏忽,让间细逃走者,也与间细同罪。我想请你帮我查查,我手下的这些百姓中,有没有间细……”
    赵壮士一口否认:没有。
    冯将军:没有更好,可是,如果有,我们没查出来,让间细跑了,军师要杀我的头。
    赵壮士:将军,我去找军师,当面向他保证,如果我们这些人中有间细,杀我的头。
    冯将军:杀了你,也不会放过我,你还是帮我查查吧。
    赵壮士:将军,真的没有。
    冯将军:如果真的没有,我就不会找你了……”
    赵壮士:将军,你不要相信谣言?
    冯将军:这不是谣言,将军府的钟离姑娘在庞涓的营中听说,有一个间细在我们守卫的东南城墙来往数次……”
    赵壮士:真的?
    冯将军:钟离姑娘的话不会有假。
    赵壮士:将军,你说谁是间细?
    冯将军:我也说不准……你看疤脸,像不像?
    赵壮士一怔:……”赵壮士摇摇头:不像。
    冯将军:你查查,一定要把这个人查出来,否则,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赵壮士:行,冯将军,你就交给我吧。
 
    22.城墙下一角 
  (数汉子、疤脸、赵壮士)
    几个汉子聚集在赵壮士身旁,疤脸也在。
    赵壮士对众人低声道:“……冯将军说,这个间细很可能就在我们中间,如果让他逃了,不但冯将军负不起这个责任,全城百姓都要遭殃,你们一定帮我查查……”
    一汉子:兄长,你放心吧,我们一定把间细查出来。
    另一汉子:抓到这个间细,五马分尸!
    又一汉子:先别发恨,查出来再说。
    赵壮士:好了,你们去吧,有消息立刻告诉我。
    众人答应了一声,纷纷离去。
    疤脸转身欲走。
    赵壮士拍拍疤脸的肩膀:你等等。
    疤脸:兄长,还有什么事?
    赵壮士待其他人走远了,低声道:冯将军怀疑你是……”
    疤脸一愣,然后道:我怎么会是呢?
    赵壮士:我知道你不是,因此我挡了。
    疤脸:冯将军说什么了吗?
    赵壮士:没说什么,他让我一定帮他找到间细……”
    疤脸若有所思。
    赵壮士:老疤,这件事你可一定上心,只有查出间细,才能消除冯将军对你的怀疑。
    疤脸:我明白……”
 
    23.孙膑住处 
  (冯将军、孙膑)
    冯将军走入。
    孙膑问:怎么样?
    冯将军:他已经知道了。
    孙膑:有什么反常吗?
    冯将军:没有……军师,看他那无动于衷的样子,好像不是间细……”
    孙膑:盯住他,错不了。
 
    24.城头 
    (数士兵、疤脸、冯将军)
    月光洒在静悄悄的城墙上。
    巡逻的士兵沿城墙走来。
    疤脸躲在一阴暗处盯着巡逻的士兵。
    士兵走远了。
    疤脸来到城墙边,好像很随意地左右看看。
    四周没人。
    他从腰间解下用许多布条系成的布绳,将布绳的一端系在城垛上。
    躲在另一阴暗处的冯将军盯着疤脸。
    疤脸拉着绳子向城墙滑下。
    冯将军站起身,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
 
    25.孙膑住处 
  (冯将军、孙膑、一卫士、赵壮士)
    冯将军走入,兴奋地对正在低头查看军图的孙膑:军师,"反间计"成了……”
    孙膑抬起头:没惊动他?
    冯将军:没有
    孙膑:很好……”
    他拍了一下手。
    卫士走入。
    孙膑:传我的令,做好准备,迎接庞涓攻城。
    卫士:是。
    赵壮士一头闯入,跪在孙膑面前:军师,你杀了我吧。
    孙膑不解地:我为何要杀你?
    赵壮士:疤脸不见了,他可能是间细。
    孙膑:他是间细与你有什么关系?
    赵壮士:我向冯将军保证过,疤脸是间细,军师杀我的头,不杀冯将军的头,我说过的话,绝不改悔。
    孙膑笑道:起来吧,壮士,我不但不杀你,还要再次奖赏你,这次是真的奖赏。
    赵壮士愣愣地看着孙膑。
    冯将军:起来吧,赵壮士,军师说的是真心话。
    赵壮士站起:冯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冯将军:回去我再告诉你……”
 
    26.庞涓帐内 
  (疤脸、庞涓、庞葱、数将军)
    疤脸,庞涓,庞葱和几个魏国将军立在帐内。
    庞涓盯着疤脸:你的消息如果有误,我可要杀你的头……”
    疤脸:元帅,这两件事我都是亲眼所见,绝不会有误。
    庞涓思索道:孙膑哪来的这么多粮食……”
    疤脸:是他上次在城外征来粮食。
    庞涓:上次你送来的消息,不是说城内没有多少粮食吗?
    疤脸:他让军队悄悄把粮食藏了起来,我没查到……”
    庞涓沉思不语。
    疤脸:我还听说,孙膑派一个叫钟离春的人,穿过元帅的军营,告诉韩国太子万万不可与元帅交战。他说,交战胜负难说,如果拖下去,元帅就会不战而退……”
    庞葱:他这是做梦!叔父,明天我们就攻城!
    一将军:元帅,攻城吧,士兵们等的已经不耐烦了。
    庞涓犹豫道:攻城损失太大……”
    庞葱:损失大,也比拖下去好,如果秦国的援军到了,到手的孙膑又会遛掉……”
    庞涓:秦国的军队不一定会来……”
    一将军:即使秦国的军队不来,十万大军也拖不起……”
    庞涓又思索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好,攻城!

    出字幕:反间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三计,通俗的解释就是巧妙地利用敌人的间细,反过来为我所用。孙膑本无力长期坚守成皋,用反间计使庞涓产生错误的估计,放弃长期围困之策,转为攻城。欲知双方胜负如何,请看下集:树上开花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