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八集 树上开花

2011-08-01 11:22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504

 

第十八集:树上开花
 
    1.城墙上下 
  (众魏国士兵、众韩国士兵、一魏国将军)
    一架云梯树在墙下,数名魏国士兵沿着云梯向上攀登。
    云梯下方,许多魏国士兵躲在盾牌后,向城头拉弓放箭,掩护云梯上的士兵向上攀登。
    士兵接近城头,躲在城垛后面的韩国士兵持长戟向魏国士兵刺去。
    魏国士兵一把抓住长戟,用力一拉。
    韩国士兵连人带戟被拉下城头,落在城墙下。
    魏国士兵翻身上墙,立足未稳,躲在墙垛后的三名韩国士兵同时出戟,将魏国士兵刺死在墙头。
    又一名魏国士兵攀上城墙,三名韩国士兵轮戟向魏国士兵砸去。
    魏国士兵躲闪不及,被砸下城墙。
    墙下的一名魏国将军高声道:放箭。
    墙下的弓箭手拉弓齐射。
    墙上的韩国士兵连忙躲到城垛之后。
 
    2.城墙上 
  (众韩国士兵、孙膑、钟离春、卫士、冯将军、壮汉、数魏国士兵)
    韩国士兵躲在墙垛后面,向城下射着箭。
    孙膑急急走来,钟离春和卫士跟在他身后。
    一支墙下射来的冷箭从他头上飞过。
    钟离春拉他一把:先生,小心……”
    冯将军迎面过来,他脸上带着血迹。
    孙膑望着他的脸:受伤了?
    冯将军:没有,这是魏国人的血。
    孙膑:你的士兵怎么样?
    冯将军:好极了。
    孙膑:守城的百姓呢?
    冯将军:比士兵还勇猛。
    他们身后突然向起喊杀声,孙膑等人回头看去。
    有两个魏国士兵翻上城头,他们身前躺着两具韩国士兵的尸体。
    曾带头抢粮的赵壮士从城垛后飞身过去,一手一斧,将魏国士兵砍翻在地。
    又一魏国士兵上了墙头。
    壮汉又是一斧,将魏国士兵砍落城外。
 
    3.太子帐内 
  (申大夫、太子、两卫士、吴将军、又一将军)
    申大夫对太子道:大将军,庞涓已经开始攻城了,为何还不出战?
    太子:再等等……”
    申大夫不快地:大将军还要等到何时?难道等到成皋陷落吗?
    太子:有孙膑在,成皋不会陷落。
    申大夫:孙军师手下只有五千人马,庞涓有十万之众,我们不出战,庞涓就会全力攻城,成皋危险!
    太子:庞涓不会全力攻城……”
    申大夫:怎么不会?我们按兵不动,庞涓无所顾忌,定会全力攻城。
    太子不语。
    申大夫:大将军若害怕庞涓,给我一万军队……”
    太子有些光火:我害怕庞涓?你问问我的士兵,我征战沙场,怕过谁?
    申大夫:既然不怕,就该出战?
    太子不无委屈地:我不想出战吗?是父王不让我与庞涓交战。
    申大夫:不让交战,派我们来干什么,难道真的是坐山观虎斗吗?
    太子:也不是坐山观虎斗,父王是让我们待庞涓攻城不克,精疲力尽之时,再进攻庞涓,那样就会稳操胜券。
    申大夫:如果庞涓攻克成皋呢?
    太子:我不希望这样……”
    申大夫:庞涓不会按照你的希望行事。
    太子沉默片刻,道:如果成皋失陷,父王让我们撤军,由他派人与庞涓交涉……”
    申大夫气愤地:大王这么做,对得起军师吗?对得起五千将士吗?对得起成皋的百姓吗……”
    太子又是沉默不言。
    申大夫:大将军,我没权力调动军队,但我有权力征战沙场,你的大军不出战,我自己去!
    申大夫说完转身向帐外走去。
    太子急步上前拦在申大夫面前:申大夫,你这是去送死……”
    申大夫:送死也比见死不救好。
    太子:申大夫,我不是见死不救,父王之命,不可违抗。
    申大夫:大将军,你原来不是这样……”
    太子:因此父王说我鲁莽。
    申大夫:我宁可因为大将军的鲁莽,战死沙场,也不愿因为所谓的谨慎,长命百岁……请闪开,大将军。
    两人的眼睛对视着。
    太子终于垂下眼帘,闪身一旁。
    申大夫昂首向帐外走去。
    太子突然起动,几步追过去,一把抓住申大夫:申大夫,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申大夫:那就给我一支军队。
    太子:……”
    太子松开申大夫的胳膊,拍了两下手。
    走进两个卫士。
    太子极迅速地拿下申大夫腰间的佩剑。
    申大夫一愣。
    太子对卫士:把申大夫绑起来!
    卫士上前将申大夫按倒在地,拿过绳子,捆绑起来。
    申大夫跪在地上骂道:太子,你这个怕死鬼!庞涓吓破了你的狗胆!
    太子上前抬手给了申大夫几个耳光,道:你再骂我怕死,我杀了你!
    申大夫:你杀了我,到鬼神那里我也骂你,怕死鬼!你就是怕死鬼!
    太子猛然抽出剑。
    申大夫大笑起来:太子,杀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杀庞涓……哼,吓破你的狗胆,你也不敢杀庞涓!
    姓吴的将军走进,见此不由一愣,看见被捆绑着的申大夫,又看看持剑的太子。
    吴将军:大将军,怎么回事?
    申大夫:大将军不肯出战!
    太子收起剑,对卫士:把他带下去。
    卫士押着申大夫走出。
    申大夫走到帐门,回过头来,道:大将军,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这个怕死鬼!怕死鬼!
    申大夫被卫士们押了出去。
    太子按捺住心头之火,转身问吴将军:吴将军,你有何事?
    吴将军:大将军,我手下的士兵问,我们何时出战?
    太子冷冷地:何时出战是我所考虑的事,你的责任就是听我的命令。
    吴将军:大将军,我可以听你的命令,可是如果迟迟不出战,士兵们就不会听我的命令。
    太子:谁不听令,就杀谁的头。
    吴将军:士兵们都不听令,还能把他们都杀了吗?
    太子:杀一儆百。
    吴将军:都不听令,杀谁?
    太子不快地:那是你的事。
    又一将军走入:大将军,怎么还不出战,再不出战,我手下的士兵可要擅自行动了。
    太子:告诉他们,擅自行动,死路一条。
    将军:他们说,成皋城内有他们的兄弟,就是死也要死到一起。
    吴将军:大将军,庞涓固然有十万大军,但不是不可战胜,如果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成皋落如庞涓之手,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样,我是无脸面对父老乡亲。
    另一将军:我也是……大将军,如果成皋陷落,我不能死在庞涓之手,就死在自己的剑下。
    太子:你们不要逼我!
    吴将军:大将军,我们不是逼你,是士兵逼我们,如果因为我们按兵不动,成皋失陷,士兵们不会饶恕我们……”
    将军:大将军,求你了,下令出战吧……”
    太子低头不语。
    吴将军:大将军,如果此次不战,韩国士兵就再也不会听大将军,还有我们这些将军的命令了……”
    太子:你这是威胁我……”
    吴将军:不是威胁,我说的是心里话。
    另一将军:大将军,吴将军的心里话,也是我的心里话……”
    太子看了看两个将军,叹道:我何曾不想出战,可庞涓有十万大军,万一……我无法向父王交代……”
    另一将军:大将军,听说孙军师有妙计在此,用军师之计,我们从来没败过……”
    吴将军:大将军,我们为韩国的疆土而战,为大将军的威望而战,为我们自己的荣誉而战,我们一定能战胜庞涓!
    太子终于定下决心:出战!
 
    4.成皋城头 
  (数韩国士兵)
    城墙内外暂时的宁静,城墙上到处可见激战后的痕迹。
    韩国士兵警惕地躲在城垛之后,注视着城外。
    城外再次响起战鼓声,接着是惊天动地的喊杀声。
 
    5.太子帐内 
  (太子、申大夫、吴将军、司马将军、韩将军、数将军)
    太子,申大夫,吴将军,以及其他几名将军立在帐内。
    太子威风凛凛地对众将军道:“……这几天,不但全军将士憋气,我也憋气,可我身为大将军,不能感情用事,我要耐心的等待出战的时机。今天这个时机终于到了,我希望诸位将军置生死于度外,打破庞涓的围困,把粮食与援军送进成皋。
    众将军纷纷道:
    “大将军,我们早把生死置于度外了……”
    “大将军放心,不打破庞涓的围困,我们无脸见家乡父老!
    “成皋有我们的兄弟,就是死,也要把粮食、援军送进去……”
    太子摆摆手。
    众人安静下来。
    太子:解救成皋,我打算采取"树上开花"之计……你们知道什么叫"树上开花吗?
    有几个将军摇摇头。
    太子不无显示地:树上本来没有花,做一些以假乱真的假花插在树上,给人假象,好像树上开满了花。我们要解救成皋之围,必须从四个方向同时出击,使庞涓顾此失彼,可我们没有这么多军队,只能集中兵力于一路,而在另外三个方向,出动少量军队,虚张声势,在每辆兵车后面拖些树枝,这样,战车奔驰起来,看上去就好像有千军万马,这就是"树上开花"……”他看看众人:树上开了花,庞涓就难以分辨我们的大军在何方,而我们的大军,则看准机会,乘虚而入,把粮食与援兵送入成皋……”
    吴将军兴奋地:大将军,你的计策太高了……”
    另一将军:孙军师在此,也不过如此……”
    太子一脸得意地:没有妙计,我是不会轻易出战的……”
    申大夫欲言又止。
    太子:吴将军,司马将军,韩将军,你们各带五千军队,分别在成皋东、南、北三个方向"树上开花",虚张声势,我带大军进攻城西,申大夫带领援军与粮队跟随我身后,待我打垮魏军,你随之进城……”他扫了众人一眼:你们听明白了吗?
    众将军:明白了。
    申大夫:大将军,你不能亲率大军进攻城西……”
    太子:我身为大将军,为何不能亲率大军?
    申大夫:若庞涓知道大将军在城西,必然以为此路乃我韩军主力,其他三路树上之花开的再好,也难以乱真。
    太子:那你说怎么办?
    申大夫:大将军率一路树上开花,让吴将军率大军进攻城西……”
    太子想了想,道:好,就这么办。
    申大夫:还有,大营之中也应留足够的人马,防止庞涓乘乱偷营。
    太子:你说的我已经想到了……”他对一将军:司徒将军,你带一万人马留在营中,守好大营。
    那将军:是。
    太子抽出剑,以剑指天。
    众将军随之皆抽剑指天。
    太子:愿上天相助。
    众将军:愿上天相助。
 
    6.原野 
  (太子、数将军)
    太子的战车上高树着帅旗。
    数名将军骑着马跟随在太子车后。
    战车后的树枝拖起一片尘土……
 
    7.原野 
  (一将军、众韩国士兵)
    一将军的战车急奔而来。
    车后的树枝也拖起一片尘土。
    尘土中现出韩国士兵的身影……
 
    8.原野 
  (吴将军、众韩国士兵)
    吴将军的战车急驶而来。
    车后也有树枝和尘土。
    韩国步兵们脸带杀气,步履匆匆……
 
    9.原野 
  (众魏国士兵、庞涓、一将军、庞葱)
    两排士兵手持盾牌立在庞涓身前,庞涓身后是魏国的帅旗,帅旗一侧是一辆战车,车上有一战鼓,一将军正立在车上不停擂击战鼓。
    一快马急奔而来,骑马的是庞葱。
    庞葱来到庞涓面前,翻身下马,施礼道:叔父,韩国太子出兵了……”
    庞涓并不在意:他们向何方而来?
    庞葱:四面都发现了韩国军队。
    庞涓冷冷一笑:他好大的胆,竟敢四面出击……韩国太子在哪一路?
    庞葱:东路。
    庞涓:他带了多少军队?
    庞葱:间细说有三万之众。
    庞涓:其他方向的韩军呢?
    庞葱:也都是数万之众……”
    庞涓一愣:这不可能,韩军没有这么多。
    庞葱:这是间细所说。
    庞涓思索道:其他各路可能是虚张声势……”他对庞葱:庞葱,你在这里指挥攻城,我去对付韩国太子。
    庞葱:是。
 
    10.原野 
  (太子、间细、一将军)
    太子马车停在路上,太子站在车上向远处眺望。
    一匹快马急奔而来。
    快马来到太子车前,马上的间细勒住马对太子道:大将军,庞涓的军队已向我们开来。
    太子:有多少人?
    间细:好像不多……”
    太子对车旁骑马的将军:迎上去,消灭他们,你说怎么样?
    将军:大将军,军师"树上开花"之计,是为了虚张声势,如果交战……”
    太子脸色阴沉下来,打断了将军的话:你说什么?
    将军没明白太子问的是什么,答道:我是说,"树上开花"是为了虚张声势,如果交战,魏军就会看出我们的虚实……”
    太子:我不是问这个,我问的是,谁告诉你的"树上开花"是军师之计?
    将军:申大夫……”
    太子:胡说,这是我的计策!
    将军:大将军,我不敢胡说,真是申大夫所说,他还拿出军师的信给我们看,让我们千万依计行事……”
    太子脸色十分难看:好了,别说了,准备迎敌吧。
    将军:大将军,申大夫说……”
    太子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他还说我害怕庞涓,我今天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是我害怕庞涓,还是庞涓害怕我!
    将军:大将军,作战万不可赌气。
    太子:我这不是赌气,我心里有数……传令吧。
    将军有些不情愿:大将军,你还是三思而后行吧……”
    太子不快地:听见了没有?传令。
    将军只好道:是。
 
    11.原野 
  (庞涓、数士兵、一将军、两将军)
    庞涓立在马车上向远处眺望,远处隐隐传来喊杀声。
    在他车前立着两排士兵,一排士兵手中是盾牌,另一排士兵手中是弓箭。
    一将军骑着马迎面而来。
    将军的马来到庞涓面前,将军勒住马,对庞涓道:元帅,韩国太子被我们引过来了……”
    庞涓微微一笑:这条傻鱼也太容易上钩了……”他对车旁骑在马上的将军:你们各带一万人马,迂回韩国太子身后,不得放跑韩国太子。
    两将军:是。
    两将军打马而去。
 
    12.原野 
  (太子、众韩国士兵、间细、数将军、一士兵)
    韩国太子的帅旗迎风飘摆。
    太子的战车行驶在原野上,车后的树枝已被扔弃。
    立在车上的太子双唇紧闭,目视前方。
    韩国士兵手持盾牌、兵器,紧随车后。
    间细骑马迎面而来。
    太子:停车。
    驾车的士兵使马车停住,骑马随行的将军也勒住马。
    间细的马来到太子面前,马上的间细一脸惊慌:大将军,前面发现了庞涓的大军……”
    太子一愣:你不是说,魏军的人马不多吗?
    间细吱唔道:方才的确不多,后来不知从何处冒出如此之多的军队……”
    太子眼里透出杀气:谎报军情,该当死罪……”他说着拿过同车卫士手中的长戟,猛然向间细扎去。
    间细中戟:大将军,我……”
    间细落马身亡。
    太子对车旁骑马的将军:传我的令,前队做后,后队为前,撤。
    将军:是。
    将军掉转马头,正准备打马而去,一士兵骑着马从队伍后方奔来。
    士兵来到太子面前:大将军,侧后发现魏国军队……”
    太子吃惊地:他们有多少人?
    士兵:很多,望不到头……”
    太子沉默片刻,长叹一声:我真后悔……”
 
    13.原野 
  (一将军、庞涓、庞葱,众魏国士兵)
    一将军骑马来到庞涓车前,道:元帅,韩国太子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庞涓:好,我不但要活捉孙膑,还要活捉太子……”
    左侧一匹马奔驰而来,马上是受了伤的庞葱。
    庞葱在马上高喊:叔父……”
    庞涓见庞葱如此狼狈,不由一愣。
    庞葱来到庞涓近前,翻身下马,叩头道:叔父,你杀了侄儿吧,侄儿的军队被孙膑打垮了……”
    庞涓一惊:你说什么?
    庞葱:叔父走后,韩国的数万大军就到了,孙膑与他们里应外合,侄儿的军队虽然英勇抗击,终因两面受敌,溃不成军……”
    庞涓:后来呢?
    庞葱:韩军的粮队进了成皋……”
    庞涓眼露杀机,恶恨恨地:王八蛋!
    庞葱再次叩头道:叔父,侄儿有负叔父的重托,你杀了侄儿吧……”
    庞涓沉默了片刻,对庞葱:起来吧。
    庞葱抬头看着庞涓。
    庞涓:这件事不怪你,怪叔父,起来吧。
    庞葱站起:叔父,集合大军队,我们杀回去,重新包围成皋……”
    庞涓摇摇头:没用了,而今的孙膑有粮有兵,已经不怕我们的围困了……”
    庞葱:那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庞涓冷笑道:算了?哼,没这么便宜,韩国太子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拿到太子,一样可以要挟韩王……”他对身旁一骑马的将军:去,告诉城南城北的军队,一部分撤守大营,一部分立刻赶到城西,听候调遣。
    那将军说了一声,打马而去。
 
    14.陈皋城墙 
  (孙膑、申大夫、吴将军、冯将军、钟离春、一将军)
    孙膑、申大夫、吴将军、冯将军钟离春等人沿台阶而下。
    孙膑对申大夫:多亏了你……”
    申大夫:不只是我,还有吴将军他们……”
    一个将军急急跑上,对孙膑和申大夫道:军师,申大夫,大将军被庞涓的大军围困在城西十里之外。
    众人一惊。
    申大夫:这个太子,不让他与庞涓交战,他就是不听……”他对孙膑:军师,你说怎么办?
    孙膑思忖片刻,对吴将军:吴将军,你立刻派人,命城南城北的军队立刻返回大营。
    吴将军答应了一声,急步走去。
    孙膑对冯将军:冯将军,你负责坚守成皋,我与申大夫回大营……”
    冯将军:是。
    孙膑:记住,没有我的命令,只守,不攻。
    冯将军:记住了。
 
    15.原野 
  (众韩国士兵、太子、一魏国将军)
    韩国士兵手持盾牌和长戟排成数列,士兵队列之前是一些用竹木临时做成的简易障碍。
    太子的战车停在士兵身后,太子立在车下,太子身旁也有许多手持盾牌的士兵。
    一魏国将军骑马来到阵前,高声道:大将军,庞元帅有话对你说。
    太子登上战车:请讲。
    魏国将军:庞元帅想当面对你说。
    太子:你请他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他。
    魏国将军:庞元帅请你去。
    太子冷笑道:我不会上他的当……”
    魏国将军:庞元帅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单独与大将军谈一谈。
    太子:要谈,就请他过来,否则,我无话可谈。
    魏国将军:大将军不要太固执,去见我们庞元帅,对你有好处。
    太子:什么好处?
    魏国将军:可以饶你不死。
    太子:大丈夫驰骋疆场,生死早已置于度外。
    魏国将军:大将军如此英雄,令人可敬,庞元帅正是敬重大将军的英雄气概,才有意面见大将军。
    太子沉思不语。
    魏国将军:怎么,如此英雄的大将军,竟然害怕见我们元帅?
    太子身旁的韩国将军对太子低声道:大将军,别中他的计,他这是激将……”
    太子对身旁的将军微微一笑:我知道……”他对魏国将军高声道:好,我可以去见庞元帅,请庞元帅给我一个面子,离开大军,只带一辆战车,在两军之间,我们相见,告诉庞元帅,我也只带一辆战车。
    魏国将军不语。
    太子冷笑道:怎么,你们的庞元帅是不是害怕我?
    魏国将军:我们元帅谁都不怕。
    太子:那好,请你把我的话转告庞元帅。
 
    16.原野 
  (庞涓、一将军、庞葱、)
    庞涓阵前。
    前往太子阵前的那位将军对立在车前的庞涓道:元帅,韩国太子要在两军战阵之间与你相见,他说每人只能带一辆马车。
    庞葱在一旁道:叔父,韩国太子一向勇猛,现已成瓮中之鳖,小心他狗急跳墙。
    庞涓微微一笑:他既然想见我,就是为了求生,不会狗急跳墙……”他对魏国将军:你去告诉韩国太子,我答应他的请求。
 
    17.韩军大营帐内 
  (孙膑、申大夫、吴将军、钟离春)
    孙膑、申大夫、吴将军、钟离春立在帐内。
    吴将军对孙膑道:庞涓的军队,一部分回到大营,其余人马全到了城西,将太子围的水泄不通。
    孙膑:他们还没有进攻太子吧?
    吴将军:没有。
    孙膑思索道:他是想逼太子投降……”
    吴将军:孙先生,应立刻发兵解救太子,若太子投降,我们回去无法向大王交代。
    申大夫:太子虽谋略不足,但刚烈有余,他不会投降。
    吴将军:不降就是死,他死了,我们更不好交代。
    众人沉默。
    钟离春:我去,我把太子救出来。
    吴将军:你?你一个人,又是一个姑娘,怎么可能在数万大军中救出太子呢?
    钟离春:有时侯,一个人能做到的事,一万个人也做不到。
    吴将军:这是一万个人也做不到的事。
    钟离春:一万个人做不到,我也能做到……”
    吴将军:这可不是说大话的时侯……”
    钟离春:我说的不是大话……”
    申大夫:好了,你们别争了,还是听孙先生的吧。
    孙膑:白天是没有办法了,只有等到晚上……”
    吴将军:如果等不到晚上,庞涓就杀了太子,或者太子投降了呢?
    孙膑:那只有听天由命了。
    吴将军:军师,太子是为了救你,才落入庞涓的包围,你若不发兵救他,大王知道后会杀你的。
    孙膑:吴将军,我不是不救,白天实在无能为力,庞涓的军队超出我们许多,若操之过急,救太子不成,反而会给韩国大军带来灭顶之灾,若韩国大军被灭,韩国还能安存吗?
    吴将军无言。
    孙膑:吴将军,你放心吧,庞涓一时还不想杀太子,他若想杀,太子区区五千兵马,又在荒野之中,无险可守,庞涓的大军一个时辰就可把他消灭。
    吴将军:如果太子投降庞涓呢?
    孙膑: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听天由命……”
 
    18.原野中 
  (太子、庞涓、数韩国士兵、数魏国士兵、一魏国将军)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
    太子和庞涓的马车相错停在原野中,各自车上只有一个驾车的士兵。
    庞涓立在车上与同样立在车上的太子相视片刻。
    太子首先开口道:庞元帅有话就说,看着我干什么?
    庞涓笑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是一国的太子呢……”
    太子:你约我来,就是为了讽刺我吗……”
    庞涓:不,我绝无讽刺之意,上次"假途伐虢",我胜大将军一筹,今天大将军"树上开花"又胜我一筹,当然令我刮目相看了……”庞涓扫了太子一眼:只是大将军救孙膑心切,落入了我的包围,算是为我找回一点面子……”
    太子冷笑道:我如果按照军师的计策行事,不与你交战,你连这点面子也没有!
    庞涓笑笑:你说的如果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是你的秉性所决定的……”他叹了一口气,道:孙膑精明啊,孙膑正是摸透了你的秉性才让你到城西"树上开花",因为他知道我会率大军来对付大将军,如此以来,你必然陷入我的包围,只有我的大军来包围你,粮食与援军才有把握送进城内……不过,孙膑为了自己,对生死与共的大将军动如此心机,作为你们的对手,我都看不下去……”
    太子一脸阴沉:你说完了吗?
    庞涓:没有。
    太子:还有什么话,快说。
    庞涓:我为大将军可惜,大将军不该死……”
    太子:将军战死疆场,是无尚荣耀。
    魏国将军:大将军不同,大将军身为太子,将来就是君王,君王所得到的荣耀远远超过一个战死疆场的将军……何况本来该死的是孙膑,大将军是代孙膑而死……”
    太子无言。
    庞涓:大将军,你我二人做笔交易怎么样?
    太子:什么交易?
    庞涓:大将军暂且委屈一时,到我军中住上一段时间,我以大将军为由,向你父王索要孙膑……”
    太子:你是要我投降?
    庞涓:不,只能说是人质。
    太子:都是一回事,传出去,我将身败名裂。
    庞涓笑笑:当今天下,不少国家的太子到他国做人质,他们不但没有身败名裂,反而为自己的国家加固了与他国的同盟……”
    太子无言。
    庞涓:这次你帮了我,以后你当了君王,不论你的国家遇到什么样的危难,我都会率魏国大军前来相助……怎么样?
    太子:我带来的五千士兵,他们怎么办?
    庞涓:一个不杀,全部放回。
    太子:成皋呢?
    庞涓:我的军队全部撤离成皋,回魏国。
    太子:你让我回去想想……”
    庞涓:可以……你何时答复我?
    太子:明天早晨。
    庞涓:太晚了。
    太子:我需要说服我的将军。
    庞涓:好,我答应你。
    太子他对驾车的士兵:走,回去。
    庞涓:等等……”
    太子:庞元帅还有何事?
    庞涓:我忘记告诉你了,孙膑到现在没有出兵救你的迹象,他大概是不会救你了,就是救,他也没有这个能力……”
    太子:不用你告诉我,我已经估计到了……”他对驾车的士兵:走。
    驾车的士兵抖动缰绳,马车驶去。
    庞涓脸上带着阴阴的笑意,望着太子的马车远去。
 
   19.孙膑帐内 黄昏
  (孙膑、申大夫)
    血一样的夕阳从帐门口斜进来。
    孙膑在帐内走来走去。
    他突然感到腿有些不适,伸出手揉了揉膝盖。
    一旁的申大夫:先生,腿不好,坐着想……”
    孙膑苦笑笑:站着都想不出办法,坐着更想不出办法……”
    申大夫叹了口气:太子这个人真是,我嘱咐了他不下五遍,他还是……唉,真是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孙膑:你也别埋怨太子,如果不是他,庞涓就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我们的"树上开花"……”孙膑突然想起来什么,高兴地:申大夫,我有办法了……”
    申大夫:什么办法?
    孙膑:还是"树上开花"
 
    20.太子营地 
  (众士兵、太子、将军、钟离春)
    士兵们围在篝火边,沉默无语。
    一个士兵用陶埙吹奏着一支低缓忧伤的乐曲。
    不远处,太子和跟随他的将军坐在另一堆篝火旁,两人也是默默无语。
    太子将手中的一跟树枝猛然折断,扔进火中,然后站起,道:实在没有办法,我只好去做人质了……”
    将军也站了起来:大将军,还是再等等吧,军师不会坐视不管……”
    太子愤然道:他管个屁!要管,他早就出兵!
    将军:军师兵力不如庞涓,白天难以得手,我估计,今天晚上,军师一定会出兵……”
    太子:庞涓的大军已有所备,他就是来,也无能为力……”他长叹一声:我真后悔没有听父王的话,我若不救他,就不会有如此下场了……”
    暗处有人冷笑道:大将军如此之说,我真不该来此……”
    太子转身看去。
    钟离春从暗处走出。
    太子一愣:钟离姑娘?你怎么来了?
    钟离春:孙先生让我救你们……”
    一旁的将军喜出望外地:大将军,我说吧,军师不会坐视不管!
    太子没理睬他,对钟离春:庞涓的大军围的水泄不通,你是怎么进来?
    钟离春:再紧密的包围,也有缝隙,就看你能不能找到。
    太子点头道:说的对……钟离姑娘,我们这就跟你走……”
    钟离春冷冷一笑:怎么,五千士兵不要了?
    太子回头看了看那边篝火旁的士兵,道:这么多人……怎么出去?
    钟离春:孙先生自有办法……”
 
    21.庞涓营帐内 
  (庞葱、庞涓、费将军、一将军)
    庞葱对坐在几旁阅读简册的庞涓道:叔父,韩国太子到现在还不来,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庞涓的目光仍在简侧上,道:我答应他明天早晨……”
    庞葱:叔父,我担心夜长梦多,让孙膑有机可乘……不如先把太子抓到手……”
    庞涓放下简策,道:庞葱,你知道叔父为何迟迟不对韩国太子下手?
    庞葱:逼他投降,用他换孙膑。
    庞涓微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叔父这是一箭双雕……”
    庞葱:叔父可否明示?
    庞涓:引诱孙膑前来解救韩国太子,使他离开防守的屏障,一举歼灭韩国军队……”
    费将军和另一将军走入。费将军对庞涓道:元帅,孙膑的大军南门悄悄开进了成皋……”
    庞涓:是大军吗?
    另一将军:……天黑不久,孙膑的军队就开始进城,我来的时侯,进城的军队还源源不断。
    庞涓思索道:孙膑的大军开进成皋干什么……”
    费将军:孙膑是不是想放弃解救韩国太子,同元帅长期对峙……”
    庞涓思索片刻,微微一笑道:不这么简单……”他对费将军:再去成皋南门,仔细查探。
 
    22.成皋南门处  夜
    (吴将军、一将军、众韩国士兵)
    韩国士兵队伍马不鸣,人无声,向城内开进。
    一将军骑马而来,对立在城门处的吴将军道:吴将军,我们已经往返三趟了,还要走几趟?
    吴将军:没有军师的停止的命令,你就走下去。
    将军:这么走来走去,到底有什么用?
    吴将军:让你走,你就走,军师自有妙用。
    源源不断向城内开进的韩国军队。
 
    23.庞涓营帐内 
  (庞葱、庞涓、费将军)
    费将军对庞涓:元帅,韩国军队还在源源不断进入成皋,我看孙膑的确是想放弃韩国太子……”
  庞涓胸有成竹地:不,恰恰相反,他是为解救韩国太子入城……”他对庞葱:把军图拿过来……”
    庞葱拿过军图放在庞涓面前的几上。
    庞涓指着军图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一亮,在我们南方、西方,可能还有北方,将出现韩国军队,看上去尘土飞扬,浩浩荡荡,摆出韩国大军的样子,使我们分辨不出,真正的大军在何方。其实,这三个方向都不是他的大军,他是想再一次用"树上开花"之计,把我们的大军调至其中的任何一方,然后,躲在城内的韩国大军就会乘虚而出西门,从东面出奇不意袭击我们薄弱之处,冲破包围圈,将韩国太子救进成皋。
    费将军:孙膑太狡猾了!
    庞葱:孙膑这是白日做梦!
    庞涓指着军图:庞葱,你带五千人马,当西方或南方发现韩军之时,你也来一个"树上开花",装作魏国大军,率军前往。
    庞葱:是。
    庞涓对两位将军:魏将军,你带两万人马,连夜埋伏于成皋西北;费将军,你带两万人马埋伏于成皋西南,待孙膑的大军出城后,我率三万人马从正面迎击,你们率军从侧后方对其合围,把孙膑消灭于城西。
    两位将军:是。
 
    24.成皋城墙 
    远处看去,静悄悄的城墙笼罩在晨雾之中。
 
    25.原野 
  (庞涓、众士兵、一魏国将军、庞葱)
    天色已亮,原野中弥漫着一片片雾气。
    庞涓的士兵手持盾牌和长戟,严阵以待,面向成皋方向(他们面对方向与包围太子时相反)。
    庞涓立在马车上注视着前方。
    右侧雾中奔出一匹快马,马上是一个魏国将军。
    魏国将军的马来到庞涓面前,道:元帅,西面与南面发现了韩国军队,大雾之中无法看清有多少人……”
    庞涓对一旁的庞葱:庞葱,你的"大军"可以出发了。
    庞葱:知道了。
 
    26.原野 
  (众韩国士兵、孙膑、申大夫、吴将军)
    大雾中,手持盾牌和长戟的韩国士兵数列,脸上透出临战前的严肃。
    士兵身后,孙膑和申大夫立在车上,等待着什么。
    吴将军骑着马从一侧的雾中奔出,他来到孙膑面前,对孙膑道:军师,庞涓的军队从右侧向我们开了。
    孙膑:有多少人?
    吴将军:间细说,大雾之中看不清。
    申大夫:先生,昨天晚上,成皋军队东门出,西门进,会不会让庞涓看破了。
    孙膑沉思片刻,道:不会,他如果看破了我的计策,就不会只是一路军队向我而来了……”他对吴将军:吴将军,你率五千军队上前拦住他。
    吴将军:是。
    孙膑对身旁另一将军:传令,准备进攻……”
 
    27.原野 
  (众韩国士兵、太子、钟离春、一将军)
    韩国士兵面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西方),整装待发。
    立在车上的太子望着前方的大雾,问同车的钟离春:钟离姑娘,军师他们怎么还不来……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钟离春:不会……”
    钟离春话音未落,前方隐隐传来战鼓声,接着是喊杀声。
    钟离春:军师他们来了!
    太子兴奋地喊道:击鼓!
    一将军在另一辆战车上擂起战鼓。
    韩国士兵在太子战车的带领下,高喊着向前冲去……
 
    28.原野 
  (众魏国士兵、庞涓、一将军)
    魏国士兵仍面对成皋方向,严阵以待。
    庞涓也还是立在车上注视前方。在他身后方向,远远传来阵阵喊杀声。
    旁边一将军对庞涓:元帅,西边打的很凶,是不是调一部分军队增援费将军。
    庞涓:那只是假象,真正凶的是成皋方向……”
    庞涓话音未落,一匹快马从右方的雾中奔出,马上的将军一身血迹。他来到庞涓面前,气喘吁吁地:元帅,不好了,孙膑的大军从西边冲垮了我们的包围,把韩国太子救走了……”
    庞涓抽剑在手:不可能,西边不可能有孙膑的大军,一定是你们无能!
    将军跳下马,跪地道:元帅,微将不敢说谎,满山遍野都是韩国军队,而且……微将看到了孙膑……”
    庞涓一怔,双唇紧闭,许久无言。

    出字幕:"树上开花"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九计,其意是制造假象,虚张声势,以迷惑敌人,达到己方作战之目的。面对强大之敌,孙膑连续运用"树上开花"一计,先是解脱了成皋之困,后是解救了韩国太子。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抛砖引玉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