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十九集 抛砖引玉

2011-08-03 08:5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849

 

第十九集:抛砖引玉
 
    1.原野 
    (数将军、众士兵、庞涓)
    将军和士兵们都看着庞涓。
    沉默许久的庞涓对身旁骑马的将军开口道:传令:收兵,回营。
    将军:
    一个士兵的手击打着青铜铸成的钲── 一种钟形青铜器。
    收兵的钲声在大雾中回荡……
 
    2.韩国太子帐内 
  (太子、孙膑、申大夫、钟离春、吴将军、数将军、一卫士)
    太子、孙膑、申大夫、钟离春、吴将军,及几位带兵的将军在座,每人面前的几只有酒没有菜。
    太子对众人道:军师用兵如神,众将士浴血奋战,我们才得以两胜庞涓,本应设盛宴庆贺,军师说,强敌当前,盛宴之后,将士们容易骄傲轻敌,骄傲轻敌,必败于敌,因而,我只备薄酒,略表心意……”他端起酒樽,对孙膑道:第一樽酒,先敬军师,没有军师,我今日在劫难逃……军师,请。
    孙膑端起酒樽。
    二人一饮而尽。
    一旁的卫士为二人斟酒。
    太子再次端起酒樽,对钟离春:第二樽酒,我敬钟离姑娘……”
    钟离春端起酒樽。
    太子:钟离姑娘艺高胆大,行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此次若没有钟离姑娘,我也难以生还……钟离姑娘,请。
    太子一饮而尽。
    钟离春喝了一大口。
    卫士为二人斟酒。
    太子又一次端起酒樽:第三樽酒,我敬在座的诸位将军……”
    众人端起酒樽。
    太子:愿大家同心协力,彻底打败庞涓,把魏国军队赶出韩国……诸位,请。
    众人端酒,一饮而尽。
    太子兴致勃勃地对孙膑:军师,如今众将士士气高涨,我们应该乘连胜之勇,与庞涓决战,彻底打败庞涓。
    孙膑:庞涓虽然连连失败,但并未伤其筋骨,如今仍是敌强我弱,若与其决战,胜负难测,不如摆出固守的架势,与庞涓拖下去。庞涓的近十万大军长期在国外,国内的财力与人力,都拖不起,若我们再派兵袭击他的粮道,他就更拖不起。庞涓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人,拖不起,他也不撤,必然急于与我求战,急于求战,我们就有机可乘……”
 
    3.庞涓帐内 
  (庞涓、庞葱)
    庞涓面对篷壁,久久而立。
    站在庞涓身后的庞葱望着他的背影,怯怯地:叔父,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庞涓仍背对着庞葱:当然不能算,如果算了,我有何威望统帅三军?有何脸面活在世上?!
    庞葱:如今孙膑回了大营,成皋有了粮食……我们该怎么办?
    庞涓转过身,对庞葱道:你去一趟韩军大营,约孙膑决一死战……”
 
    4.子营帐内 
  (太子、孙膑、申大夫、吴将军、庞葱、一卫士)
  庞葱走入,向太子、孙膑施礼,道:大将军,孙军师,我是来下战书的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丝帛递上。
    一卫士接过庞葱手中的丝帛递给太子。
    太子看了一眼,将丝帛递给一旁的孙膑。
    庞葱:魏韩两军,交战多日,仍难分仲伯。韩国的西方有秦国的威胁,魏国的东方有齐国的敌视,我们两军若再拖下去,都无益处,因此,我们庞元帅想与你们一战定胜负……”
    太子冷笑道:庞将军,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已经与秦国达成契约,秦国答应与我们和睦相处,拖下去,对我们有益无害。
    庞葱:秦国人窥视中原以久,你们用疆土换来的和睦,不会长久。
    太子:我也不想长久,只要暂时无后顾之患,我就可以与庞元帅拖下去……”
    庞葱冷冷一笑,道:大将军险些被我们元帅生擒,一定是害怕了……”
    太子不快地:胡说,庞涓两次被我们打败,我岂能怕他?
    庞葱:你们那只是侥幸而已,若再战,必败无疑。
    太子:你赌什么?
    庞葱:你说吧。
    太子:胜了,魏国割三座城池于我,而且还要保证永远不再侵犯韩国。
    庞葱:败了呢?
    太子:我割三座城池给你,保证与魏国和睦相处。
    庞葱:我们不要你的城池,只要孙膑……”他说着扫了孙膑一眼。
    申大夫在一旁道:不行,军师与韩国同在,用军师做赌注,就是用韩国做赌注,我们不能答应。
    庞葱叹一口气,道:真没想到,韩国人都是些胆小如鼠之辈……”他施一礼:告辞了……”他转身欲走。
    太子抽出剑:庞葱,你站住。
    庞葱回过头,看着走过来的太子:大将军,你在这里杀了我不算英雄,如果在两军阵前杀了我,那才是英雄……可惜,你没有胆量与我们元帅对阵……”
    太子两眼冒火: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庞葱:既然敢,就答应我们的条件。
    太子:好,我答应你……”
    申大夫在一旁着急地:大将军,我们不能答应……”
    太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对庞葱:你说吧,我们何时决战?
    庞葱:三日之后,怎么样?
    太子:可以……”
    庞葱伸出右掌:击掌为信。
    太子也伸出右掌。
    孙膑:等等……”
    庞葱收回掌,冷笑道:大将军说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难道孙军师可以例外吗?
    孙膑:非也,我只是想提醒庞将军,既然打赌,双方的赌注就应该相同,庞将军提出用我做赌注,你们也应该由相同身分的人做赌注……”
    太子:对,军师说的有道理……庞将军,你们应该用庞元帅做赌注。
    孙膑:不,庞涓不够资格,他屡屡败在我的手下,怎么能与我相提并论呢?
    庞葱气愤地:孙膑,你……你不要以为用阴谋诡计侥幸胜了几次,就不可一世……哼,我们元帅还真没把你放在眼里!
    孙膑:不把我放在眼里,为何嫉妒我,暗害我?为何我走到何处,他就跟到何处,非要我的兵法不可?
    庞葱一时哑然。
    孙膑:庞将军,回去告诉你们庞元帅,如果你们用魏国的太子──太子申做赌注,我就做韩国的赌注……”
 
    5.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
    庞涓对庞葱道:太子申从小就倍受大王疼爱,用太子申做赌注,大王很难同意,大王若不同意用太子申做赌注,孙膑就可以冠冕堂皇地不出战……”
    庞葱:叔父,我去回绝他们……”
    庞葱:不用了,我本来就没打算孙膑应战……”
    庞葱:那,叔父让我去的意思是……”
    庞涓:探探孙膑连胜两仗的态度……哼,他还算聪明,没有得意忘形,如果得意忘形的话,我非擒这竖子不可……可惜,让我估计对了,他想与我拖下去……”
    庞葱:我们不能让他拖下去……”
    庞涓:那当然,我的十万大军长期在国外,拖不起……”
    庞葱:我带人到韩军营前骂阵,让他们脸上挂不住,不得不出战。
    庞涓摇摇头:你骂的没道理,他们不是不答应出战,而是要我们的太子申做赌注……”
    庞葱:我们攻击韩军大营,他们不战也得战。
    庞涓摇摇头:上次在齐国,孙膑也是一城一营,两处犄角之势,遥相呼应……我们吃过他的亏。
    庞葱:那怎么办?
    庞涓思索片刻,对庞葱道:有了……你派一些精壮士兵,到周围抢粮……”
    庞涓:叔父的意思是,有了粮食,我们就不怕孙膑拖下去了……”
    庞涓笑笑:成皋周围的粮食大都被韩军征集,即使把百姓手中所剩的粮食全部抢到手,对十万大军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庞葱:既然如此,叔父为何还要抢粮……”
    庞涓:你会钓鱼吗?
    庞葱不解地:这与钓鱼有什么关系?
    庞涓:钓鱼不下诱饵,鱼是不会上钩的。派兵抢粮,就是下诱饵,引诱韩国军队出战……”
 
    6.太子营帐内 
  (太子、孙膑、吴将军)
    吴将军急急走入,对孙膑和太子道:大将军,军师,魏国出动数千士兵,到周围百姓家强抢粮食……”
    太子:我们还没袭击他们的粮道,他们的粮食就不够吃了……军师,我们应该立刻出击,阻止魏国军队抢粮。
    孙膑:成皋周围没有多少粮食,庞涓抢粮,其意不在粮食,他的目的是引诱我们出击,使我们不得不与之交战。
    太子:哼,我们才不会上他的当呢……”他对吴将军:吴将军,传我的令,任何人不得出营。
    吴将军:是。
 
    7.庞涓大帐 
  (庞葱、庞涓)
    庞葱对正在翻阅简册的庞涓道:叔父,我们抢粮两日,韩军还是没有出击的迹象。
    庞涓眼睛仍盯着简册:不但要抢粮,还要杀人,多出动一些军队,多杀一些韩国人,他们就会出兵了……”
 
    8.一农家院内 
  (一魏国士兵、农妇)
    一个魏国士兵抓住一只粮袋上端,对一个死死抱着粮袋不肯松手的农妇厉声道:放开!
    农妇哭求道:大人,求你了,留下这点粮食吧,我们全家老少,就靠这点粮食活命了……”
    士兵:你活命,我也要活命……放开,不放开就杀了你!
    农妇仍抱着粮袋:不,我不能,这是我们全家的命……”
    士兵拔剑刺向农妇。
    一片血溅在粮袋上。
    农妇慢慢倒在地上。
    士兵用剑割下农妇的衣角,擦了擦剑,对倒在地上的农妇道:大姐,别怪我,这是元帅的命令……”
 
    9.太子帐内 
  (申大夫、太子、孙膑、吴将军)
    申大夫对太子和孙膑道:大将军,军师,魏国军队抢粮杀人,士兵们愤怒之极,如果我们再坐视不管,士兵们可能会因此闹事……”
    太子:谁敢闹事,就杀了谁!
    吴将军急急走入:大将军,军师,数百名士兵不听大将军之令,冲出大营,要为被杀百姓报仇。
    太子:你立刻带人把他们追回来。
    吴将军:“是。
    吴将军转身欲走,孙膑:等等。
    吴将军回过身:军师还有何吩咐?
    孙膑:不但要截回那些士兵,还要佯装袭击抢粮魏军,从魏军手中抢回一些粮食,庞涓大军出击,立刻撤回,不得恋战。
    吴将军:明白。
 
    10.庞涓营帐 
  (庞葱、庞涓)
    庞葱对庞涓道:韩国军队出动了……”
    庞涓:有多少人?
    庞葱:不多,三四千人。
    庞涓:你带五千人出击。
    庞葱:叔父,给我一万人吧,我要叫韩国军队一个也回不去。
    庞涓:孙膑诡计多端,第一次可能是试探……去吧。
    庞葱:是。
 
    11.一农家院内 
  (一韩国卒长、农妇、数士兵)
    一个满脸胡子的韩国卒长蹲在被杀农妇身旁,呼唤道:大姐,大姐……”
    农妇双眼紧闭。
    胡子卒长默默站起,眼里闪着仇恨,对身旁的士兵道:还愣什么?去杀魏国人,见一个,杀一个!
 
    12.原野 
  (庞葱、数魏国将军、众士兵)
    庞葱和数名魏国将军骑着马急奔而来。
    他们身后是步行的士兵……
 
    13.林中 
  (胡子卒长、数魏国士兵、数韩国士兵)
    胡子卒长抡剑砍去。
    一个魏国士兵倒在他的剑下。
    不远处,几个韩国士兵和魏国士兵打在一起。
    胡子卒长迈步跑过去,挥剑狠狠向另一个魏国士兵砍去。
    那个魏国士兵也倒在他的剑下。
    剩下的魏国士兵见此,不敢再战,转身就跑。
    胡子卒长对士兵:追!
    一个士兵跑来:吴将军要我们立刻收兵。
    胡子卒长红着眼:不管他,追。
    胡子卒长带着士兵追去。
 
    14.原野 
  (庞葱、数魏国士兵)
    庞葱带着魏国士兵急奔而来。
 
    15.林边路上 
  (众韩国士兵、吴将军、高个卒长)
    韩国的军队停在林边。有几辆车也在林边,车上堆着粮食。
    一个士兵从林中走出,对立在马前的吴将军:将军,大胡子他们杀的红眼,不肯回来。
    旁边一高个卒长对吴将军:我带人把他们截回来。
    吴将军:来不及了……撤。
    吴将军说完翻身上马。
    高个卒长上前拉住吴将军的马:吴将军,魏国军队来的不多,我们可以不撤。
    吴将军不容置疑地:这是军师的命令。
    高个卒长:军师他不是韩国人,不关心我们韩国人的生命。
    吴将军:军师关心的是韩国的胜负……松开手。
   高个卒长仍拉住马:吴将军,我求你了,你不能不管大胡子他们……”
    吴将军对身旁的士兵:把他绑起来!
    几个士兵上前将高个卒长绑起来。
    高个卒长呼喊道:吴将军,孙膑可以不关心我们韩国人的生命,你不该这样……你不该啊……”
    吴将军对士兵:把他扔到车上。
    高个卒长被几个士兵扔在一辆马车上,他仍在高声呼喊:吴将军,我们不是打不过魏国人,我们可以不撤……”
    吴将军高声道:撤。说完打马而去。
    马车和士兵们紧随其后……
 
    16.林中 
  (数魏国士兵、大胡子、数韩国士兵)
    十几个魏国士兵仓皇奔逃。
    大胡子带着十几个韩国士兵紧紧追赶。
    大胡子追上一个魏国士兵,从背后一剑将魏国士兵砍倒。
    大胡子和士兵们继续追去。
 
    17.林中另一处 
  (大胡子、数韩国士兵、数魏国士兵、庞葱)
    大胡子等人追过来。
    前方冒出一队持弓的魏国士兵。
    大胡子等人一愣。
    庞葱站在魏国士兵身后冷笑道:你们这叫自投罗网……射!
    魏国士兵放箭。
    大胡子手下的韩国士兵纷纷中箭倒下。
    大胡子身中数箭,靠在一棵树上,大笑,道:我杀死十个魏国人……够本了……够本了!
    庞葱恶恨恨地:射!
    魏国士兵放箭。
    大胡子身上又中多箭。
    他重重地倒了下去……
 
    18.庞涓大帐内 
  (庞葱、庞涓)
    庞葱对庞涓道:韩国军队被我们打败了,抢走的粮食,又被我们夺了回来。
    庞涓:他们打的凶吗?
    庞葱:有一伙很凶,都被我们杀了,其他的都跑了。
    庞涓思索片刻,道:把韩国人的尸体,送到韩军大营门前……”
    庞葱:叔父的意思是,激怒韩国人,让他们出战……”
    庞涓:不仅仅是激怒他们……韩国士兵见到同乡的尸体,一种人兔死狐悲,另一种人则报仇心切。兔死狐悲者,将魂飞胆破;报仇心切者,将急与求战,这两种结果对我们挫败孙膑的拖延之计,都有帮助……”
 
    19.韩军营门前 
  (众韩国士兵、数尸体、高个卒长)
    几十名韩国士兵的尸体血迹斑斑,摆在韩国军队大营门前,大胡子的尸体也在其中。
    门口站着许多韩国士兵,士兵们个个悲愤之极,
    曾被吴将军困绑过的高个卒长,高声道:走,找大将军去,为我们死难的兄弟报仇!
    士兵们响应道:
    “找大将军,为死难兄弟报仇!
    “大将军不出兵,我们绝不罢休!
    “……”
    众士兵跟着高个卒长走去。
 
    20.太子帐内 
  (数将军、太子、众士兵、高个卒长)
    几个将军站在太子面前。
    将军甲:“……大将军,若再不出战,我们对士兵们无法交代。
    太子:告诉你们的士兵,不战是为了最终的胜利。
    将军甲:不战,就不可能胜利,更不可能有最终。
    太子:你们这是不相信我?
    将军甲:不是不相信,我们无法阻止士兵们的仇恨。
    一将军:谁若阻止士兵的仇恨,就会激怒士兵,被士兵们的仇恨所吞噬。
    将军甲:大将军,出兵吧,如其被士兵们的仇恨吞噬,不如战死疆场。
    太子沉吟片刻,道:不是我不想出战,是军师不让出战。
    将军甲:大将军是最高统帅,军师也应该服从大将军的命令。
    太子:父王有言在先,凡作战之事,由军师定夺。
    将军甲:这么说,大将军是让我们去找军师?
    太子:我没这个意思,我是让你们听军师的。
    一群士兵拥进。
    为首的高个卒长毫不客气地质问太子:大将军,你看到营门前死难兄弟的尸体了吗?
    太子:我没看到,但我听说了。
    高个卒长:你为何不出兵,你是不是害怕魏国人?
    太子:不是害怕,是等待时机。
    高个卒长:你要等待什么时机?
    将军甲:你别问他,他说了不算,要问去问军师……”
    高个卒长看着太子:大将军,是这样吗?
    太子不语。
  高个卒长对众士兵:走,找军师去。
    士兵们转身拥出。
 
    21.孙膑营帐内 
  (申大夫、孙膑、高个卒长、众士兵)
    申大夫忧心忡忡地:军师,士兵们群情激奋,若控制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孙膑:我有一计,即可平息士兵们的愤怒,又能再败庞涓……”
    申大夫:何计?
    高个卒长带领士兵怒冲冲闯入。
    孙膑和申大夫不由一愣。
    高个卒长指着申大夫:申大夫,你出去,我们有话要对军师单独说。
 
    22.孙膑营帐外 
  (吴将军、钟离春、数将军、数士兵)
    吴将军、钟离春和几个将军急急走来。
    帐门口的士兵拦住他们。
    钟离春:闪开。
    士兵们并没闪开的意思。
    钟离春抽出剑:不闪开,我杀了你。
    士兵甲毫不畏惧:杀了我,军师也别想活!
    吴将军:你们这是造反,造反者死罪。
    士兵甲:只要能为死难的兄弟报仇,我们甘愿一死。
    吴将军和钟离春无言以对。
    申大夫从帐内走出。
    钟离春急切地问申大夫:申大夫,先生怎么样……”
 
    23.孙膑营帐内 
  (数士兵、高个卒长、孙膑)
    士兵挤满了帐篷,高个卒长站在人群前面。
    高个卒长对孙膑道:军师,我们只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为我们报仇。
    孙膑:当然想,我不但要为你们报仇,还要为我报仇。
    高个卒长:那好,请你带我们去打庞涓。
    孙膑:我可以答应你们。
    高个卒长:现在就出战。
    孙膑:现在不行……”
    身后一士兵高声道:今天必须出战。
    众人随声道:对,今天必须出战。
    孙膑看看众士兵,道:你们真想报仇吗?
    旁边一个士兵:废话,不想报仇找你干什么?
    后面一个士兵高声道:别听他罗嗦,他不同意出战,就杀了他……”
    高个卒长抬手道:静一静。
    帐篷里安静下来。
    高个卒长对孙膑:军师,今天不出战,弟兄们不会答应……”
    孙膑思索片刻,道:好吧,今天可以出战……”
    高个卒长扑通跪倒在地。
    其他士兵也纷纷跪倒在地。
    孙膑:你们先别跪,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高个卒长:说吧,我们跪着听。
    孙膑:你们跪着听,我应该跪着讲,但我的双膝被庞涓弄残,活着不能跪,只好站着讲……”
    高个卒长:军师,我们一定为你报仇。
    孙膑摇摇头:你们报不了我的仇……”
    高个卒长:军师,你不相信我们?
    孙膑:不是不相信……今天我们出战,凶多吉少,也可能一去不返,命将不在,如何报仇?
    高个卒长:军师是在吓唬我们。
    孙膑:不是吓唬你们,我说的都是实话,到明天,你们的尸体,当然也包括我,将与今天那些死难的弟兄一样,躺在大营门前,我是说,如果我们韩国军队的大营还存在的话……”
    高个卒长:军师用兵如神,数败庞涓,为何今天只言败不言胜?
    孙膑:庞涓送来兄弟们的尸体,就是为了激怒我们,使我们急于报仇,人急失智,易草率出战,草率出战者,面对早有所备的强大之敌,岂有不败之理?
    高个卒长:那你说,我们如何才能取胜?
    孙膑:你们站起来,站起来我告诉你们。
    高个卒长站起。
    众士兵纷纷站起。
    孙膑:你们可能听说过,我有一部兵书,叫《孙子兵法》,那是教人如何战胜敌人的一部兵书。兵书上说:古时善战者,先要做到不被敌人所胜,然后才待机战胜敌人。我们虽然两次获胜,但都未伤及魏军的筋骨,因此还是敌强我弱。为了做到不被庞涓所胜,这些日子我才坚守不出。庞涓明白,若强攻大营,难以取胜,所以才让魏军抢粮,目的是诱我们出战,只要我们不受他的诱惑,继续坚守,他就无法战胜我们。
    卒长:我们想知道,何时才能战胜魏国人?
    孙膑:只要有机可乘。
    卒长:若无机可乘呢?
    孙膑:创造时机。
    卒长:怎么创造?
    孙膑:兵法上说:善于调动敌人的将帅,以假象迷惑敌人,敌人就会听从调动;用小利引诱敌人,敌人就会来夺取。此时,战胜敌人的时机就会出现。
    高个卒长:军师打算如何迷惑庞涓,引诱魏军?
    孙膑:这是将军们应该知道的事。
    高个卒长:我们也想知道。
    孙膑:人多嘴杂,若传到庞涓营内,我们不但不能迷惑他,反而会被他所利用。
    高个卒长向前一步,回过头对众士兵:你们相信我吧?
    众士兵几乎异口同声:相信。
    高个卒长:那好,请你们回去,让军师对我一个人讲。
    一士兵:如果我们都走了,将军们会把你抓起来。
    高个卒长:军师若有取胜之计,我情愿让将军们抓起来,用我的鲜血,磨快将军们杀敌的长剑。
    那士兵:如果军师没有取胜之计呢?
    高个卒长:我相信他有。
    孙膑在一旁对高个卒长:既然相信我,就没必要知道我的计谋。
    高个卒长对孙膑:我想知道,只有知道,我才更相信你。
    孙膑看了高个卒长片刻,对众士兵道:你们回去吧,我可以发誓,我绝不会惩治你们的卒长。
    众士兵犹豫不决。
    高个卒长:不相信军师的誓言,就是对军师的侮辱。侮辱军师者,将不再是我的兄弟。
    众士兵纷纷转身而出。
 
    24.孙膑营帐外 
  (数士兵、钟离春、申大夫、吴将军、数将军)
    最后几个士兵刚刚走出营帐,钟离春和申大夫便闪身走进帐内。
    吴将军和其他几位将军立刻拦在帐门处。
    一个士兵驻足,转身望着帐门。
    士兵们都站住了,转身望着帐门。
    吴将军上前对士兵们:离开这里。
    士兵们没动。
    吴将军:听见了吗,离开这里。
    士兵们仍然没动。
 
    25.孙膑帐内 
  (申大夫、孙膑、高将军、高个卒长)
    申大夫对孙膑:军师,应该严厉处置这些违犯军纪的士兵。
    孙膑:我已经答应他们,不做任何处置。
    申大夫:军师常说,不处置违犯军纪的人,就是纵容更多的人违犯军纪。
    孙膑:今日的事情特殊,特殊的事,应特殊对待……”
    吴将军走入:军师,那些士兵围在帐外,不肯离开。
    高个卒长:我去让他们离开。
    孙膑:不必了……”孙膑对钟离春等人: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与这位卒长说。
    钟离春虽不情愿,但还是和申大夫、吴将军走了出去。
    孙膑对卒长:我有言在先,今日所说,不许告诉任何人,若走漏风声,数万名韩国将士,将死无葬身之地。
    高个卒长:我明白……军师,你说吧。
    孙膑:我方才说过,庞涓抢粮,是诱我出战,我打算将计就计,每日派一支五千人的军队出击,打了就撤,但并非全部撤回,一半将士出而不返,藏身于密林之中,待到黑夜,这些将士秘密前往成皋数十里外的西山中,如此数日,待隐于西山的将士有两万余人时,我们派一万军队出击,狠狠打击抢粮魏军,庞涓必然出动大队人马与我交战,我们出击的军队装作失败,向西山溃逃,引诱魏军进入我们的伏击地带……”
    高个卒长:如果庞涓的军队全部出动,西山的伏兵可招架不住……”
    孙膑:我们的大营之中有三万军队,成皋城内还有一万,庞涓的军队不敢全部出动,至多出动两万人马。
    高个卒长:大营之中只剩一万军队,何来三万?
    孙膑:庞涓不知道西山有两万伏兵,他以为这些士兵还在大营之内……”
    高个卒长顿悟:我明白了,军师之所以示假隐真,迷惑敌人,一是为了诱敌上钩,二是为了牵制庞涓,不让他出动太多的军队,以至我们的伏兵吃不下。
    孙膑点头道:你很聪明,如果当将军,一定是一个好将军。
    高个卒长感叹道:韩国有孙军师,乃韩国之幸……”他向孙膑施礼道:军师,告辞了。
    孙膑:切记,我今天所言,不得告诉任何人。
    高个卒长:军师放心,今天军师所说,将永远烂在我的肚子里。
    高个卒长说完转身走出。
 
    26.帐外不远处 
  (数士兵、高个卒长、吴将军)
    士兵们将走出营帐的高个卒长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问道:
    “军师说了些什么?
    “军师有把握战胜庞涓吗?
    “我们何时出战……”
    高个士兵:弟兄们,别吵,让我慢慢说……”
    吴将军走过来:别在这里说,回去说。
    高个士兵对吴将军:吴将军,我就说两句话,说完之后,我就再也不说了……”他回过头对众士兵:弟兄们,其实我们早就应该相信军师,庞涓从来就没战胜过他,这一次,军师仍然是胜利者。
    一士兵:卒长,能说的详细一点吗?
    高个卒长摇摇头:我已经答应过军师,不告诉任何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句话:只要听从军师的指挥,就能胜利。
    高个卒长看了看众人,继续道:还有一件事,今后你们其中任何人,绝不能像我们今天这样,违背军纪,聚众闹事……”他扫了众士兵一眼:再有闹事者,下场将如我一样……”他说着抽剑在手,猛然将剑插进自己的腹部。
    鲜血顿时涌出。
    众士兵惊呆了。
    高个卒长慢慢倒在地上……
    众士兵一阵惊呼:卒长……”
 
    27.孙膑营帐内 
  (高个卒长、孙膑)
    高个卒长微睁双目,安然躺孙膑的睡榻上。
    坐在他身旁的孙膑对他道:你不该这样……”
    高个卒长强忍剧痛:违犯军纪……应该……受到……处置。
    孙膑:我答应过不处置你。
    高个卒长:所以……我自己死……我不死……不足以……维护……军纪的威严……”
    孙膑无言。
    高个卒长:另外……我也想让军师放心……你的计谋……在我这里……永远不会……走漏……出去……”
    高个卒长含笑闭上了双眼。
    眼泪从孙膑眼中流出……(化)
 
    28.庞涓营帐内 
  (庞葱、庞涓)
    风尘仆仆的庞葱走入,对正在察看军图的庞涓道:叔父,孙膑一打就撤,也不知玩的什么诡计…”
    庞涓没抬头:他是想疲惫我们。
    庞葱:我们怎么办?
    庞涓:杀人,杀更多的韩国人。
 
    29.林边 
    (数魏国士兵、数韩国百姓)
    一个魏国士兵举起戟向一个韩国百姓砸去。
    那个韩国百姓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又一个士兵举起戟向另一名韩国百姓砸去。
    那个韩国百姓也是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30.林中 
  (数韩国士兵)
    数名韩国士兵趴在草丛中。
    一个韩国士兵看着远处被杀的百姓,忍无可忍,欲起,士兵甲一把拉住他,低声地:不能去。
    那士兵:我实在忍无可忍……”
    士兵甲:你忘记卒长临死前的话了吗?
    那士兵:我一辈子也不会忘……”
    士兵甲:那就听从军师的命令,天塌下来,也不能出动。
    远处又传来惨叫声。
    那士兵垂着头,一只手深深插进泥土中……
 
    31.庞涓大营内 
  (庞葱、庞涓)
    庞葱对庞涓道:叔父,孙膑的军队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们今天出来一万多人,我们的大军应该出击了……”
    庞涓思索道:韩军出来的少点了……”
    庞葱:消灭这一万,大营中的三万就会兔死狐悲,不敢再与我们魏国对抗。
    庞涓思索片刻,道:再等等,让他们离大营更远点……”
 
    32.原野 
  (吴将军、众韩国士兵)
    韩军的旗帜迎风而来。
    旗下是吴将军急驶的战车。
    战车之后是杀气腾腾的韩国士兵……
 
    33.原野 
  (众魏国士兵)
    魏国士兵拼命奔逃。
    他们身后是丢弃的兵器和粮食……
 
    34.庞涓营帐内 
  (庞葱、庞涓)
    庞葱走入,对庞涓:叔父,韩国军队杀死了我们许多抢粮士兵,而且已经远离大营,我们该出击了。
    庞涓:好,你带两万军队,兵分两路,一路截断他们回营的道路,一路迎头拦击,打垮他们……”
    庞葱:叔父,能不能多给我一些军队,我要将他们全部消灭……”
    庞涓:孙膑一向诡计多端,我要留有足够的兵力,对付韩国大营里的三万军队,给你两万军队,已经够多了。
    庞葱:叔父,我明白了。我会尽力而为,消灭出击的韩军。
 
    35.原野 
  (庞葱、众魏国士兵)
    庞葱立在战车之上,亲擂战鼓。
    魏国士兵手持盾牌、长戟,呼喊着向前冲杀……
 
    36.原野 
  (吴将军、众韩国士兵)
    吴将军骑在马上,急行而去。
    他身后是丢盔卸甲的韩国士兵,以及倒在地上的韩军旗帜……
 
    37.原野 
  (将军、庞葱)
    一快马迎着庞涓的战车而来。
    快马停在庞葱车前,马上的将军对车上的庞葱道:庞将军,韩国人向西山溃逃……”
    庞葱:追。
    马上将军说了声,打马而去……
 
    38.庞涓帐内 
  (一将军、庞涓)
    一将军走入,对庞涓施礼道:元帅,韩国军队被庞葱将军打败了,正向西山溃逃,庞将军已经率军追上去了。
    庞涓:韩军大营有无动静?
    将军:没有。
    庞涓:成皋呢?
    将军:也没有。
    庞涓思索道:这就怪了,孙膑不会坐视不管……”
    将军:元帅,我听韩军的俘虏说,前些日子,韩军士兵闹事,非要出战不可,还死了一个卒长,逃往西山的韩军会不会是自行其事……”
    庞涓微微一笑:如果是这样,孙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挽回败局了……”
 
    39.孙膑营帐内 
  (一将军、太子)
    一将军兴冲冲走入:大将军,军师,庞涓的两万军队,被我们的伏兵包围了……”
    太子高兴地:好,太好了!消灭这两万魏军,我就可以与庞涓势均力敌了!
 
    40.庞涓的营帐 
  (一将军、庞涓)
    一将军急急走入:元帅,不好了,庞葱将军的军队在西山遭到数万韩军的伏击,几乎全军覆没,庞葱将军身负重伤……”
    庞涓猛然站起:这不可能,西山不可能有这么多的韩军……”

    出字幕:抛砖引玉是第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七计,计名乃后人所取。抛砖指的是抛小利做诱饵,引玉是目的。庞涓用抛砖引玉之计,以抢粮为诱饵,企图诱引孙膑交战;孙膑也抛砖引玉,他比庞涓高明处在于,抛砖诱敌之前,先示假隐真,迷惑敌人,庞涓懵懂上当,两万军队被诱入事先设置的伏击圈。若知庞涓如何再与孙膑较量,请看下集:混水摸鱼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