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集 混水摸鱼

2011-08-05 10:5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2136

 

第二十集:混水摸鱼
 
    1.庞涓帐内 
  (庞葱、庞涓)
    身负重伤的庞葱微阖双目,躺在睡榻上。
    庞涓跪在他身旁,用一块丝帛蘸着水,轻轻擦着庞葱脸上的血迹。
    庞葱慢慢睁看眼,看着如父亲般照顾自己的庞涓,内疚地:叔父,我太无能了……”
    庞涓:不,无能的是叔父……”
    庞葱:叔父,下次,再与孙膑较量,我一定多长一个心眼……”
    庞涓:“……孩子,回国好好养伤,养好伤,再说……”
    庞葱:叔父,我不回国,我要留在你身边,看着你打败孙膑……”
    庞涓:我也回国,我们的军队都回国……”
    庞葱着急地:叔父,我们还有八万大军,我们能打败孙膑,不能走……”
    庞葱越说越激动,身子不由动了一下,一阵剧烈的疼痛,他大叫一声。
    庞涓关切地:孩子,别动,你伤的太重了……”
    庞葱额头滚下豆大的汗珠,喃喃地:叔父,我不甘心……不甘心……”
    庞涓:叔父更不甘心……可是,战不能速胜,拖又拖不起……不甘心,也得走……”
    一阵沉默。
 
    2.太子营帐内 
  (吴将军、太子、孙膑)
    吴将军走入,对正在察看军图的太子和孙膑道:大将军,军师,庞涓的大军撤了!
    太子兴奋地:传令,全军出击,追赶庞涓!
    孙膑:大将军,不能追。
    太子:庞涓兵败,仓皇而逃,为什么不能追?
    孙膑:庞涓是撤退,不是败退,即使败退,也是假装而已。《孙子兵法》上说:敌军假装败退,不要跟踪追击;敌军退回本国,不要阻击拦截。假装败退的敌军,你若追击,将落入他的圈套;退回本国的敌军,你若拦截,他会与你拼命。庞涓还有八万大军,即使不落入他的圈套,他若拼命,也将两败具伤。再者,我们与庞涓激战多日,韩国深受其累,无论国家与百姓,都需要修养生息,以利以后的战事。因此,还是放庞涓回魏国的好。
    太子:哼,便宜了庞涓!
 
    3.韩王宫内 
  (韩王、太子、孙膑、申大夫、吴将军、数将军、数大夫)
    韩王、太子、孙膑、申大夫、吴将军、及数名将军大夫在座,每人面前的几上都摆着丰盛的酒菜。
    韩王喜悦之色溢于言表,他举起酒樽,对众人道:寡人从来没有在大国面前如此扬眉吐气,任何言语也无法表达寡人此时的心情……来,所有的话都在酒里,寡人敬在座的诸位……”
    众人举樽:谢大王。
    然后一饮而尽。
    韩王:庞涓虽败,但决不会甘心,寡人还要仰仗诸位,保卫寡人的国家。
    太子:父王放心,有我与军师在,别说一个庞涓,就是两个、三个庞涓,也别想拿走父王的一寸疆土。
    韩王:这我信……不过,魏国毕竟强大,他无时无刻不在威胁寡人,你们万不可掉以轻心。
    孙膑:大王,要解除魏国的威胁,只靠伐兵不行,还要伐交。
    韩王:何为伐交?
    孙膑:就是通过与其他国家的交往,消除敌人的威胁。
    韩王:好,这样最好……孙军师,你打算如何伐交?
    孙膑:庞涓曾经得罪过楚国与齐国,大王可派使者游说楚王、齐王,使他们与大王结盟,共同对付魏国,这样,大王不用增加一兵一卒,庞涓对大王就不敢轻举妄动。
    韩王:好,寡人立刻派使者前往楚国与齐国……”他看看在座的人,问:你们说,何人前往楚国最为合适?
    申大夫:大王,我去,我与楚国的重臣史皇大夫曾有过交往,我去楚国,一定能说服楚王与大王结盟。
    韩王:好,你准备一下,尽快动身。
    申大夫:遵命。
    韩王又对众人:何人去齐国最为合适?
    一时无人应诺。
    孙膑道:大王,钟离姑娘的妹夫公孙阅是齐国邹相国的谋士,她与田忌将军也有交往,她可肩负大王的使命……”
    韩王:好,那就让钟离姑娘去一趟齐国……”
 
    4.韩国孙膑住处 
  (钟离春、孙膑)
    钟离春:我不去齐国。
    孙膑:你不去谁去,别人对齐国都不熟悉。
    钟离春:“……我走了,谁保护你?
    孙膑笑笑:而今,我是韩王的重臣,又是韩国军队的军师,谁敢害我?
    钟离春:我对韩国人不放心……”
    孙膑:韩王与太子对我言听计从,非常信任,有什么不放心的?
    钟离春无言。
    孙膑:钟离春,齐国能不能与韩国结盟,非常重要,楚王的为人你也知道,他的结盟是靠不住的,而齐国不同,齐国将军们一向仇视魏国,如果齐王答应结盟,他们就会真心真意帮助韩国……”
    钟离春:先生有必要如此尽心尽力吗?
    孙膑:要在韩国立住脚,必须尽心尽力。
    钟离春:韩王是顺大国之风而倒的人,如果大国软硬兼施,他极有可能再次抛弃先生……”
    孙膑:这也难怪韩王,韩国地处秦、魏、楚三个强国之间,要生存,必然顺大国之风而倒……”
    钟离春:既然如此,先生在韩国难以建大功,立大业,还是回齐国的好。
    孙膑:让你回齐国,我也有此意,你见到田忌将军,请他探探齐王的态度,然后我再做打算……”
    钟离春:如果你这么说,我答应去齐国。
    孙膑:你到齐国后,把韩国的情况详细告诉田将军、禽先生,让他们想办法,劝齐王与韩国结盟,结盟对齐国也有好处,南有楚国,西有韩国,魏国就不敢轻易进犯齐国了……”
 
    5.魏王宫中 
  (魏惠王、庞涓)
    魏惠王对庞涓道:庞元帅,韩国传来消息,韩王派使者分别前往楚国与齐国,打算与之结盟,共同对付寡人,你可知道此事?
    庞涓:微臣已经听说了。
    魏惠王:你有何对策?
    庞涓:派一善言者作为使者,带着珠宝前往楚国,楚王好大喜功,又酷爱珠宝,使者只要尊楚王为七国之首,然后敬上珠宝,楚王就不会与大王为敌。
    魏惠王点点头,道:齐国呢?
    庞涓:公孙阅送来密信,说齐王身患重病,不久于人世,我让他在齐国制造混乱,然后混水摸鱼,迫使齐国俯首称臣,再全力对付韩国。
   魏惠王:好,就按你的主意办。
 
    6.齐王后宫 
  (齐威王、田忌、二宫卫)
    一脸病态的齐威王躺在睡榻上,对跪在一旁的田忌道:寡人可能不久于人世了……寡人非常后悔,不该听信谗言,收回你的兵权……”
    齐威王一阵剧烈的咳嗽。
    宫卫连忙上前,扶起齐威王,轻轻捶打着他的脊背。
    齐威王摆手示意。
    宫卫垂打齐威王脊背的手随止。
    齐威王靠在宫卫的身上,对田忌继续道:寡人现在把兵权还给你……希望你辅佐太子,再次振兴齐国……”
    田忌:大王放心,微臣一定全力辅佐太子,振兴齐国。
    齐威王又咳嗽了几声,然后忍住:寡人还有一件后悔的事,就是不该让孙先生离开齐国……人老了,容易糊涂……你派人转告孙先生,寡人盼他回来……”
    齐王又是一阵咳嗽,而且是更剧烈的咳嗽。
    宫卫再次轻轻垂打齐威王的脊背。
    齐威王:…………”
    另一宫卫连忙端过水。
    齐威王连喝几口,止住咳嗽,对田忌又道:你与邹相国……是寡人的左膀右臂……相国心胸虽窄……治理国家还是很有办法……寡人希望你们以后能……摒弃前嫌……和睦相处……”
   田忌没有回答。
    齐威王:寡人将要进祖庙了……希望你能答应寡人……”
    田忌终于点点头:微臣答应……”
 
    7.田忌府客厅 
  (禽滑、田忌)
    禽滑对田忌道:将军不应该答应与邹忌和睦相处,邹忌虽为相国,但所作所为皆小人之举,将军应该利用太子,想方设法免除他的相国一职。
    田忌叹了口气:大王是将要进祖庙的人了,他的肯求,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8.齐王后宫 
  (齐宣王、郊师、齐威王)
    齐国太子辟疆(即齐宣王)和其弟公子郊师跪在睡榻前。
    躺在睡榻上的齐威王有气无力地:上天要寡人去了……”
    辟疆:父王,你会好的,上天不会让你去的……”
    齐威王摇摇头:你不要安慰寡人,天意是不能违抗的……寡人离开后……你要管好先王的国家……”
    辟疆点点头。
    郊师在一旁有些不自在。
    齐威王:田忌将军忠诚于国家,是可依靠之人……”
    辟疆又点点头。
    齐威王:孙膑是不可多得的帅才,一定要把他请回来,委以重任……”
    辟疆再次点点头。
    齐威王慢慢闭上双眼。
 
    9.临淄街上  
  (数宫卫、数百姓)
    一只手摇着木铎。
    木铎挂在一辆行驶的马车上。
    立在车上的宫卫,一边摇着木铎,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喊道:大王驾薨,国家危难……大王驾薨,臣民悲痛……”
    早起的百姓木木地望着报丧的马车。
    木铎声和宫卫低沉的呼喊声随着马车的驶去渐渐远了……
 
    10.邹忌府客厅 
  (公孙阅、邹忌)
    公孙阅和邹忌皆身穿白色丧服。
    公孙阅对邹忌道:太子与田忌交往甚密,太子继位对相国多有不利。
    邹忌:你说怎么办?
    公孙阅:我们应当设法让公子郊师继承王位。
    邹忌:现在已经晚了……”
    公孙阅:不晚,只要除掉太子,郊师就可顺理成章地继承王位。
    邹忌闻此一惊,道: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臣弑君王,大逆不道,是要灭九族的!
    公孙阅:太子现在还没继位,因此还不是君王。
    邹忌:他是未来的君王……”
    公孙阅:杀了他,他就做不成君王了。
    邹忌沉思片刻,摇摇头:不行,太冒险了,杀太子不成,反会引火烧身……”
    公孙阅:现在不冒险,一旦太子继位,重用了田忌,相国就会脑袋落地……”
    邹忌沉默不语。
    公孙阅:相国如果不便出面,我来出面……”
    邹忌摇摇头:你是我的谋士,即使我不出面,别人也会怀疑到我的头上……”
    公孙阅:我不再做你的谋士,从此互不来往……这样别人就不会怀疑相国了……”
    邹忌:那也不行,国家会因此而内乱,敌国将乘乱而获利……”
    公孙先生看了看邹忌,道:相国,今天的话就算我没说……”
 
    11.太后宫内 
  (太后、郊师、一宫女)
    太后和郊师也身穿白色丧服。
    郊师一脸不快地问太后:母后,我是你的亲儿子,你为何不让我继承王位。
    太后劝道:辟疆是兄长,兄长继承王位理所当然。
    郊师:当年公子纠也是兄长,但继承王位的却是他的弟弟先君桓公。
    太后:那是因为公孙无知篡夺了君位,齐国发生了内乱,流亡在外的先君桓公先于其兄公子纠回到齐国。
    郊师:我真盼望此时齐国发生内乱……”
    太后:傻话!
    一宫女走入:太后,公孙阅求见。
    太后:公孙阅?他是干什么的?
    郊师:我知道,他是邹相国的谋士……”他对宫女:快,有请公孙阅先生。
    宫女转身欲走。
    太后:等等。
    宫女站住。
    太后对郊师:我从来不见外人。
    郊师:我想见。
    太后:要见,回你的住处。
 
    12.郊师住处 
  (效师、公孙阅、一卫士、二女仆)
    郊师和公孙阅分主客而坐。
    郊师对公孙阅:公孙先生,你即使不来,我也要派人去请你。
    公孙阅:公子不要说请,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郊师:谈不上吩咐,有件事我要向你请教。
    公孙阅:何事?
    郊师:先君桓公继位的事你听说过吗?
    公孙阅:听说过。
    郊师:我想做桓公……”
    公孙阅故做惊讶地:公子,这事传出去,是要杀头的……”
    郊师:不做大王,我宁可死。
    公孙阅:我说的不是公子,公子是太后的亲儿子,只要太后在,没人敢杀公子,我是怕杀我的头……”
    郊师:不用你出面,只要你给我出个主意。
    公孙阅作为难状:这件事太大了……”
    郊师冷笑一声:公孙先生,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打算,你不给我出主意,我不会让你活着出去……”
    公孙阅装作害怕的样子:公子,我出,我一定给你出个好主意……”
    郊师:说吧,你有什么好主意?
    公孙阅:你让我想想……”
    郊师拍了两下手。
    一卫士走进。
    郊师:上酒。
    卫士答应了一声,走出。
    公孙阅:公子,我想出来了……”
    郊师:讲。
    公孙阅:其实很简单,除掉太子,公子便可以顺理成章地继承王位。
    郊师微微颔首。
    两个女仆端着放有酒菜的木盘走入屋内,将酒菜放在二人面前,然后为二人斟上酒。
    郊师对女仆:你们退下吧。
    女仆退出。
    郊师端起酒樽:公孙先生,我先敬你一樽。
    公孙阅端起酒,与郊师一起一饮而尽。
    郊师抹了一下嘴上的酒,道:公孙先生,我打算今天就动手,你认为可以吗?
    公孙阅摇摇头:不行……”
    郊师:为何不行?
    公孙阅:你没有与太子抗衡的势力,杀太子不成,反而会被太子所杀。
    郊师:你说怎么办?
    公孙阅:公子不惜重金,再奉官许愿,于朝廷内外广结死党,然后再想办法除掉太子。
    郊师微微点头。
 
    13.田忌府内 
  (田忌、禽滑)
    田忌和禽滑仍身穿丧服。
    禽滑对田忌道:田将军,公子郊师四处活动,奉官许愿,馈赠重金,网络死党,其中还有守城的将军,他可能要图谋不规。
    田忌若有所思,道:如何阻止他?
    禽滑:上奏太子,调田国将军的军队进城,保护太子。
    田忌:大丧期间,没有特殊变故,不能兴师动众。
    禽滑:就说有人想暗杀太子。
    田忌:空口无凭,太子不会相信。
    禽滑:找人假扮刺客,让太子虚惊一场。
    田忌:万一让宫卫抓住,反而弄巧成拙……”
    禽滑:如果钟离春在就好了……”
 
    14.临淄街口 
  (钟离春、二随从、公孙阅、行人)
    一辆马车驶来,车上坐着风尘仆仆女扮男妆的钟离春,车上有两个随从。
    公孙阅的马车沿一条街向街口驶来。
    钟离春的马车驶过街口。
    公孙阅看见了车上的钟离春,不由一愣:钟离春……”
 
    15.田忌府客厅 
  (田忌、钟离春、禽滑)
    田忌惊喜地望着站在门口的钟离春:钟离春!
    禽滑高兴地:钟离姑娘,我们正说你呢?
    钟离春走进来:说我什么?
    禽滑话到嘴边又改口道:说你……说你与孙先生……”
    田忌在一旁问:孙先生好吗?
    钟离春:也好,也不好。
    田忌一怔:你这话什么意思?
    钟离春:酸甜苦辣,什么意思都有……”
    钟离春鼻子一酸,眼中有泪水在转动。
    田忌:坐下,慢慢说……”
 
    16.郊师住处 
  (郊师、公孙阅)
    屋里只有郊师和公孙阅二人。
    郊师对公孙阅道:公孙先生,我已经联络了上百名死党,他们都愿为我买命,我们可以行动了吧?
    公孙阅:有带兵的将军吗?
    郊师:有,守卫临淄的高将军,就是我的死党。
    公孙阅:太好了……”
    郊师:公孙先生,你说,我们该如何行动?
    公孙阅思索片刻,道:太子最喜欢什么?
    郊师:你问这个干什么?
    公孙阅:投其所好,他才容易上钩。
    郊师:他最喜欢美女。
    公孙阅:你府上有美女吗?
    郊师:“……有一个。
    公孙阅:她有多美?
    郊师:“……胜过西施。
    公孙阅:喜欢她吗?
    郊师:没有她,吃不香,睡不好。
    公孙阅:喜欢她胜过王位?
    郊师:不,我更喜欢王位。
    公孙阅:用美女换王位。
    郊师:公孙先生的意思是把美女送给太子?
    公孙阅:对。
    郊师:大丧之中,美女不能入宫。
    公孙阅:把太子请出来,请他到你的府中与美女享乐,然后……”
    郊师:我明白了。
 
    17.田忌府客厅 
  (钟离春、田忌、禽滑)
    钟离春:“……虽然先生为韩国立下汗马功劳,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韩王还会抛弃先生,因此先生让我探探大王的态度,没想到大王他进了祖庙……”
    田忌:大王临终前,非常后悔,他让我转告孙先生,他盼着孙先生回来。
    钟离春:大王不在了,不知太子对先生是什么态度?
    田忌:太子也希望孙先生能回来,太子需要他。
    钟离春:这就好……孙先生说,如果齐国需要他,一但齐韩两国结盟,他就回来。
    田忌:与韩国结盟的事,需等到太子继位……不过你放心,太子一定同意,因为与韩国结盟,对齐国也有好处,尤其是现在。
    钟离春:太子何时继位?
    田忌:如果度过危难的话,十天之后……”
    钟离春一怔:听将军的意思,太子好像有难?
    田忌点点头:有人想害太子。
    钟离春:何人?
    田忌:太子的兄弟。
    钟离春:把他抓起来。
    田忌:他是太后的亲儿子,没有凭据,谁也不敢动。
    钟离春:那怎么办?
    禽滑在一旁道:田将军打算调军队进城保护太子,可大丧期间,军队不能随便进入临淄,如果有人冒充刺客,让太子虚惊一场,太子就会答应军队进驻临淄……”
    钟离春:我可以冒充刺客。
    禽滑:我也是这个意思。
    田忌在一旁道:不行,钟离姑娘现在是韩国的使者,一但露出马脚,齐国与韩国就会反目为仇。
    钟离春:我不会露出马脚……”
    田忌: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还是想个稳妥的办法吧……”
 
    18.公孙阅住处 
  (小男孩、钟离秋、公孙阅)
    一个不足一岁的男孩,张着小手摇摇晃晃地向钟离秋走来。
    公孙阅走进屋。
    钟离秋兴奋地:公孙,你看,春秋会走了!
    公孙阅蹲下,拍着手:春秋,到爹这边来。
    小春秋看了看他,继续向钟离秋走过去。
    小春秋终于走到了母亲身边,一把死死抓住钟离秋的衣裳。
    公孙阅走过去,抱起小春秋:小家伙,为什么不理我?
    钟离秋拿过一旁的一件小衣服,一边叠,一边道:不理你就对了,儿子长这么大,你这当爹的,没费过半点心。
    公孙阅:以后我来带儿子,你替我出去做官。
    钟离秋:你那种官,谁都能做,只要有坏心眼就行。
    公孙阅:不是坏心眼,是计谋。
    钟离秋:都一样。
    公孙阅坐到钟离秋身旁,对钟离秋:你姐姐回来了……”
    钟离秋:又骗人。
    公孙阅:真的,我在街上碰见她了,她穿一身官服,到田将军家去了。
    钟离秋放下手中的衣服,望着公孙阅:我不相信……”
    公孙阅:不信你去看看嘛……”
    钟离秋站起,向外走去。
    公孙阅:你也该打扮一下。
    钟离秋连忙转身,来到梳妆台前,对着铜镜,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公孙阅:你顺便告诉田将军,公子郊师要害太子……”
    钟离秋回过头:你听谁说的?
    公孙阅:公子家的仆从……公子郊师打算今天晚上请太子赴宴,在宴会上暗下毒手。
    钟离秋:仆从的话可信吗?
    公孙阅:我也不知道,你让田将军查一查。
    钟离秋匆匆梳了几下头,站起来。
    公孙阅:嘱咐田将军千万保密,别说是我说的,传到公子郊师耳朵里,我们担待不起。
    钟离秋:我明白。
    公孙阅:还有,你告诉田将军,我这是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才冒着杀头的危险向他透露这个消息。
    钟离秋:有必要说吗?
    公孙阅:当然有必要,我不能让你姐姐总是怨恨我,连我们家的门都不肯登……”
    钟离秋:一件事就可以消除姐姐的怨恨吗?
    公孙阅:一件一件地去做,总有一天,她的怨恨会消除。
    钟离秋:好,我听你一次……”
    说完,钟离秋匆匆走出。
    公孙阅得意地对小春秋道:儿子,齐国要大乱了,我们可以混水摸鱼了……”
    小春秋伸出小手在他脸上抓了一下。
    公孙阅本起脸:该打。
    小春秋并不害怕,又抓了一下。
 
    19.田忌客厅 
  (钟离春、钟离秋、禽滑、田忌)
    钟离春十分严肃地对钟离秋道:妹妹,这可是国家大事,不可有半点谎话。
    钟离秋委屈地:姐,你应该知道,我从小到大,从未说过一句谎话……”
    一旁的禽滑对钟离秋道:你姐姐不是说你,她是怕公孙阅有诈,公孙阅一向与田将军作对,郊师篡位,对田将军不利,他为何把郊师的秘密告诉田将军呢?
    钟离秋:他说,这是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他想慢慢消除姐姐对他的怨恨……”
    钟离春:哼,我对他的怨恨,一辈子也无法消除!
    钟离秋:“……姐,你可以不原谅他,但不能因为对他的怨恨,误了国家大事,不信他的话,可以去查……”
    田忌:现在查,已经来不及了……”
    禽滑:将军,公孙阅的话不论是真是假,我们都可将计就计。
    田忌:如何将计就计?
    禽滑看了看钟离秋。
    钟离秋明白他眼睛中的含义,道:姐,田将军,禽先生,你们商量吧,我走了……”
    她走到门口,有回过身来,对钟离春:姐,有空再来看你……”
    钟离秋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钟离春脸上闪过一丝惆怅。
    田忌:说吧,如何将计就计。
    禽滑:先斩后奏,借公孙阅的消息,天一黑,秘密调军队进城。
    田忌:如果公孙阅说的是谎话,太后与太子怪罪下来,如何交代?
    禽滑:公孙阅谎报军情,太后与太子怪罪下来,有罪的是公孙阅。
    田忌:……太子还去不去赴宴?
    禽滑:去,太子不去,如何知道公子郊师是否真的要害太子?
    田忌:如果是真的,太子赴宴,岂不太危险?
    禽滑:让钟离姑娘带人假扮宫卫,随太子一起赴宴,将军再派军队埋伏在四周,郊师若动手,当即擒之。
    田忌思索片刻,道:好,就这么办……”
 
    20.郊师府客厅内 
  (数美女、太子、郊师、钟离春、数宫卫)
    数名美女身穿薄沙,随着乐曲在客厅中翩翩起舞,领舞的美女尤为出众,一双漂亮的眼睛中,秋波荡漾。
    坐在几后的太子辟疆端着酒樽,呆呆地看着领舞的美女。
    辟疆问坐在一旁的郊师:她叫什么名字?
    郊师:美玉。
    辟疆赞叹道:她真是一块美玉……”
    郊师脸上闪过一丝恨意。
    扮作宫卫的钟离春和另外几名宫卫站在门口,警惕地看着门外。
    郊师看了看钟离春等人,对辟疆:兄长,这几个宫卫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辟疆的目光盯着领舞的美女:他们今天才进宫,是田将军送来的……”
    郊师脸上透出一丝冷笑:田将军对兄长很尽心……”
    辟疆的目光仍盯着领舞的美女:父王临终前,把军队重新交给他,他对父王感恩戴德,对王室的事都很尽心……”
 
    21.城门内 
  (田国、禽滑、数士兵)
    马不鸣,人不叫,一支军队自城门入城。
    为首的马车上立着田国和禽滑。
 
    22.郊师府客厅 
  (数美女、郊师、太子、钟离春)
    翩翩起舞的美女。
    郊师的目光充满欲望,盯着美玉。
    郊师扫了一眼辟疆,道:怎么样,我的女人美吗?
    辟疆:美,太美了……”辟疆不无羡慕地:兄弟,能得如此美女,一生足已……”
    郊师低声道:美玉不但美,待人妙不可言……”
    郊师俯辟疆耳旁低声地说着什么。
    辟疆贪婪的目光紧紧盯着美玉。
    钟离春向他们扫了一眼。
    辟疆低声对郊师:千万不能让太后知道……”
    郊师微笑中透出杀机:你放心,谁也不会知道……”
 
    23.郊师府寝室 
  (美玉、太子)
    美玉伸出白嫩的手为辟疆解开外衣。
    辟疆目不转睛望着面前的美玉:美玉,你的名字是谁起的?
    美玉柔声道:公子。
    辟疆:公子喜欢你吗?
    美玉:喜欢。
    辟疆:公子让你陪伴我,你愿意吗?
    美玉色迷迷地:陪伴即将成为大王的人,我能不愿意吗?
    辟疆一把将美玉抱起,放到睡榻上。
 
    24.郊师客厅内 
  (家臣、郊师、)
    一家臣走入,对郊师道:公子,高将军派人送了消息,田国的军队秘密开进临淄。
    郊师一愣:他们来干什么?
    家臣:高将军说,可能是有人走漏了消息……”
    郊师沉思不语。
    家臣:高将军问,今晚还动不动手?
    郊师咬牙切齿地:动手,杀了辟疆,再多的军队进城,对我也无可奈何!
 
    25.田忌府客厅 
  (禽滑、田忌)
    禽滑走入,对田忌道:大将军,田国将军的军队已全部就位。
    田忌:郊师府中还没动静?
    禽滑:没有。
    田忌:难道公孙阅是有意戏弄我们……”
    禽滑:不像……太子至今未出,说明郊师确有阴谋……”
    田忌:会不会郊师已经得手……”
    禽滑:不会,钟离春在府中,郊师下手,不会没有动静……”
    田忌:这倒也是……不过,至今没有动静,真叫人担心……”
 
    26.郊师府寝室 
  (美玉、太子、钟离春、公孙阅)
    美玉偎在辟疆怀中,一脸娇态地:太子,你还满意吗?
    辟疆望着美玉,微微一笑:非常满意……”
    美玉:能让太子满意,我很高兴……”
    高垂的帏缦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美玉,补汤煮好了……”
    美玉坐起来:这就来……”
    美玉走出帏缦。
    片刻后,美玉端着盛汤的铜器──盂,走进帏缦,来到睡榻前,对辟疆道:太子,趁热喝吧……”
    辟疆:我的身体不需要补,你喝吧……”
    美玉不好意思地:这是男人的补汤,太子喝了,今夜会更尽兴……”
    辟疆看了看垂着头的美玉,接过汤,欲喝,一个人影闪进帏缦,几步跨到辟疆面前,一把夺过辟疆手中的盂。来人是钟离春。
    辟疆愣愣地望着钟离春:……你想干什么?
    钟离春:汤里有毒,你不能喝。
    辟疆:胡说,这是美玉专为我煮的补汤。
    钟离春冷笑一声,将盂递到美玉面前,道:你把它喝下去。
    美玉混身直抖:不,我不能喝……”
    辟疆在一旁道:这是男人的补汤,她不能喝。
    钟离春对辟疆:你死到临头,还浑然不知……”她对美玉冷冷地:喝下去,不喝我就灌。
    美玉跪倒在地,泪水从她眼中流出:宫卫大人,我不想死……”
    辟疆一怔。
    钟离春:不想死就说,谁让下的毒?
    美玉:……我不敢说……”
    钟离春:是不是公子郊师?
    美玉欲言,突然从窗外飞进一物,正打在美玉的头上,美玉哼了一声,倒在地上。
    窗外有人影一闪而去。
    钟离春一把拉住辟疆:太子,快走。
    钟离春拉着辟疆出了帏帐。
    一个人影从窗外跳进,是公孙阅。
    他抱起美玉,回身从窗户跳出。
 
    27.郊师客厅 
  (家臣、郊师、公孙阅)
    一家臣急急走入,对郊师道:公子,不好了,太子与美玉都不见了!
    郊师一愣,立即道:快,抓住太子!
    门外有人道:来不及了,太子已经逃走了。
    郊师回头看去。
    公孙阅走了进来。
    郊师:公孙先生,太子如何逃走的,是不是知道我要害他?
    公孙阅:以后我再告诉你,赶快离开,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28.郊师府墙外 
  (众士兵、一将军)
    一队举着火把的士兵在一名将军的带领下,跑步而来。
    士兵们来到墙下,将大院围住。
 
    29.郊师府门外 
  (众士兵、田国、公子府家臣多人)
    士兵们举着火把,拥着撞门的粗圆木,使劲撞击着大门。
    大门在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的撞击下,终于开了。
    士兵们举着火把拥入。
    公子家的家臣手持兵器抵抗着。
    一场混战……
    家臣死的死,逃的逃。
    田国高声道:不要放跑了郊师!
    又有许多士兵从门外拥入。
 
    30.城门外 
  (一将军、众士兵、郊师、公孙阅)
    一位将军立在车上,车下立着许多士兵。
    郊师向公孙阅施礼道:公孙先生,多谢了……”
    公孙阅:不要客气了,赶快上车走吧,魏国的庞元帅一定会欢迎你们。
    郊师叹了口气:我真是不甘心,只差了一步棋……”
    公孙阅:下一次,庞元帅会帮你走好这步棋。
    郊师:但愿吧……”
    他再次施一礼,然后转身上车,对车上的将军:高将军,走吧。
    马车启动,向夜色中驶去……
 
    31.齐王宫内 
  (田忌、太子、太后、二宫卫)
    田忌走入。
    辟疆关切地问:怎么样?
    田忌:没有抓到郊师。
    辟疆:郊师的死党呢?
    田忌:抓了一些,跑了一些,其中有守城的高将军,他带走了不少军队。
    辟疆:追,一定把他们抓住。
    太后走入:抓谁。
    辟疆连忙施礼道:太后,郊师作乱的事你可听说了?
   太后:听说了……”
    辟疆:孩儿要把他抓回来,请太后治罪。
    太后:有必要吗……”
    辟疆看了看太后:郊师作乱,危害国家,理应治罪……”
    太后:郊师年轻,不懂事理,放他一条生路,好吗?
    辟疆:……”
    太后不快地:就算是母后肯求你。
    辟疆连忙道:母后,万不可说求,母后让孩儿怎么做,孩儿就怎么做……”
    太后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你将为一国之主,应当宽恕待人,何况对自己的兄弟呢……”她话题一转:过几天,你就该登基继王位了,这才是国家最紧要的大事。
    辟疆:母后,孩儿明白了……”
    太后扫了田忌一眼,走了进去。
    田忌低声道:太子,除恶不尽,将受其害……”
    太子为难地:我有什么办法,我现在还不是大王……田将军,等我继位之后,绝不会放过郊师……”
    田忌轻叹一口气:也只有这样了……”
 
    32.边境庞涓营帐内 
  (庞葱、庞涓)
    已经伤愈的庞葱走入,对庞涓道:叔父,齐国的公子郊师,带着他的军队,已经到达齐魏边境。
    庞涓得意地:很好,齐国从此将不得安宁!他对庞葱:立刻以公子郊师的名义,占领齐国边城。
    庞葱:是。
 
    33.边城城门 
  (郊师、魏国军队)
    郊师的马车在前,魏国军队在后,浩浩荡荡开进城门。
    (字幕:齐国 马陵)
    城头飘扬着两面旗帜,一面是郊师的旗帜,一面是魏国旗帜。

    出字幕:混水摸鱼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计,其意为乱中取利。庞涓为了对付孙膑的伐交,让公孙阅搅乱齐国,然后乘乱占领了齐国的数座边城。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暗渡陈仓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