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一集 暗渡陈仓

2011-08-08 16:5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637

 

第二十一集:暗渡陈仓
 
    1.齐王宫中 
  (齐宣王、田忌、邹忌、众大夫)
    辟疆身穿君王服饰,坐在王位上。
    田忌、邹忌等齐国大夫向辟疆叩拜。
    字幕:辟疆继王位,后人称其为齐宣王
    众大夫礼毕。
    齐宣王道:田将军。
    田忌上前道:微臣在。
    齐宣王:寡人命你,率领十万军队,收复马陵、范城、廪丘三座边城,捉拿公子郊师及其死党,从寡人的疆土上把魏国人赶走。
    田忌:大王,齐国内乱之后,军威不振,若与魏国军队交战,恐怕难以取胜,大王不如从长计议……”
    齐宣王:如何从长计议?
    田忌:韩王为对付魏国,派使者请求与齐国结盟,大王可答应韩王的请求,使魏国东西不能两顾。
    齐宣王:好,寡人答应。
    田忌:再就是请回孙膑,孙膑若回齐国,收复三座边城,易如反掌。
    齐宣王微微点头道:先王临终前,也嘱咐寡人请回孙膑,不知孙膑愿意回来否?
    田忌:韩国使者说,孙膑日夜盼望返回齐国。
    齐宣王:太好了,你立刻派人,带上寡人的亲笔书信,请孙膑回国。
    田忌:是。
    邹忌欲言又止。
 
    2.邹忌客厅 
  (公孙阅、邹忌)
    公孙阅对邹忌道:相国应该尽全力劝阻大王请孙膑回国。
    邹忌:先王临终前,曾嘱咐大王请回孙膑,我即使劝阻,也无济于事,反而会遭到大王的厌恶。
    公孙阅:孙膑若回到齐国,肯定要报复相国……”
    邹忌沉默片刻,道:你能不能请庞涓帮忙……”
    公孙阅一愣,道:我与庞涓誓不两立,相国为何如此之说?
    邹忌微微一笑:公孙先生,明人不用细讲……”
    公孙阅:我不是明人,请相国细讲。
    邹忌冷笑道:公子郊师何以逃往齐魏边境,又何以得到庞涓的支持……不全靠公孙先生吗……”
    公孙阅沉默片刻,道:既然相国已经猜到了,我就不瞒相国了……我是庞元帅的人,我可以让庞元帅帮助相国。
    邹忌:既是帮助我,也是帮助你,孙膑回到齐国,对你也没好处。
 
    3.原野 
  (钟离春、二随从、田忌、禽滑)
    钟离春站在一匹马前,旁边还有几个牵马的随从。
    田忌对钟离春嘱咐道:告诉孙先生,我们盼他回来,望眼欲穿。
    钟离春点点头。
    禽滑:一路多加小心……”
    钟离春又点点头。
    钟离春向田忌和禽滑施礼道:田将军,禽先生请回吧。
    钟离春说完翻身上马。
    随从也上了马。
    钟离春等人打马而去……
 
    4.一居室内 
  (美玉、公孙阅、一妇人)
    这是一间有钱人居住的寝室。
    美玉依坐在睡榻上,两只好看的眼睛望着站在睡榻前的公孙阅:我是不是很讨厌?
    公孙阅:不,只要是男人,就喜欢你。
    美玉:那你怎么不……要我?
    公孙阅摇摇头:你是大王用过的人,我不能动。
    美玉:他不会知道,我以后也不会再见到他。
    公孙阅:我救你出来,就是为了让你见到他,而且留在他的身边。
    美玉:……可能吗?
    公孙阅:只要想方设法,就没有不可能。
    美玉感激地:先生,你……让我怎么感激你……”
    公孙阅:听我的话。
    美玉:我听,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公孙阅:住在这里,不要出去走动。
    美玉不解地:就这些?
    公孙阅:就这些……”
    他拍了一下手。
    走进一妇人。
    公孙阅拿出一块金子递给妇人: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这位姑娘,就托付给你了……”
    农妇:先生放心,我一定照顾好姑娘。
    公孙阅转身欲走,美玉欠着身子一把拉住他。
    公孙阅回身望着美玉:“……还有什么事?
    美玉:你何时回来?
    公孙阅:少则一月,多则数月。
    美玉:能不能早一点?
    公孙阅:“……争取吧。
    美玉:我等着你……”
    公孙阅无言地看了看美玉,转身走出。
 
    5.原野 
  (公孙阅)
    公孙阅乘一辆马车在原野上急驶而去……
 
    6.韩国庞涓书房 
  (公孙阅、庞涓)
    庞涓真诚地对坐在对面的公孙阅:公孙先生,这几年,你辛苦了……”
    公孙阅:为元帅效力,我心甘情愿。
    庞涓:钟离秋好吗?
    公孙阅:好,她给我生了一个儿子。
    庞涓:叫什么?
    公孙阅:春秋。
    庞涓:春秋……《春秋》是一部史书,公孙先生为儿子起这样的名字,一定是盼着儿子长大史书留名吧……”
    公孙阅笑笑:我没那个想法,儿子的名字是钟离秋起的,用的是她们姐妹二人的名字。
    庞涓:钟离春离开齐国了吗?
    公孙阅:已经走了。
    庞涓:这么说,齐王已经答应与韩国结盟了?
    公孙阅:不但答应,而且还要请回孙膑……元帅,孙膑若回齐国,如鱼得水,元帅要对付他,就更不容易了……”
    庞涓冷冷一笑:孙膑回齐国,不走魏国,必走楚国,楚王已经与我和好,我与楚王可以携手拦截孙膑。
    公孙阅:元帅若能阻止孙膑回国,我将使齐国任元帅驱使。
    庞涓:齐国只靠公子郊师还不行。
    公孙阅:我知道……齐王是好色之徒,请元帅帮我在魏国选一位绝代佳色,由我送给齐王……”
    庞涓微微一笑:你是想用美人计?
    公孙阅:对,元帅外用公子郊师作乱,内用美人迷心,双管齐下,不愁齐国不屈服于元帅。
 
    7.韩国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
    钟离春对孙膑:齐国君臣盼先生回去,望眼欲穿,先生应该尽早动身……”
    孙膑摇摇头:韩王不会放我们走……”
    钟离春:我们可以瞒过韩王……”
    孙膑:只是瞒过韩王还走不了……据我估计,公孙阅已经把齐王请我回国的消息告诉了庞涓,庞涓必将联合楚王,在我们回齐国的路上层层设伏……”
    钟离春:那怎么办?
    孙膑:既要瞒过韩王,又要瞒过庞涓……”
    钟离春看看孙膑:先生,这样做是不是很难……”
    孙膑点点头。
 
    8.韩王后宫 
  (申大夫、韩王)
    韩王手持短箭,瞄准十几步外的一只铜壶。
    申大夫对韩王道:大王,齐国想让孙膑回齐国……”
    韩王投出一支箭:孙膑的意思呢?
    申大夫:故土难舍,人之常情,孙膑也想走。
    韩王手持一支箭瞄准:告诉孙膑,寡人不会让他走。
    申大夫:大王要想留住孙膑,必须诚心相待……”
    韩王投出手中的箭:寡人让他当军师,言听计从,还不诚心吗?
    申大夫:大王如果让孙膑做大将军,他即使想走,也没有理由。
    韩王回过头:他做大将军,太子怎么办?
    申大夫:太子做大将军,实在难以称职。
    韩王有些不快:太子不称职,如何能打败庞涓?
    申大夫:打败庞涓,主要靠孙膑,没有孙膑出谋划策,太子不可能打胜仗,何况,几次大战,都是孙膑亲自指挥。
    韩王:太子说的可不是这样……”韩王的话说的并不理直气壮。
    申大夫:大王不信,可向将军们查问,微臣若有半句假话,甘愿五马分尸。
    韩王沉默片刻,道:你说的即是真情,军权也不能交给孙膑,他不是我们韩国人。
    申大夫:大王对孙膑如此提防,如何能留住孙膑?
    韩王:申大夫,韩国地处强国之间,稍有不慎,就会大难临头,寡人对他国之人不得不防,……”
    申大夫:可孙膑对韩国太重要了……”
    韩王:再重要也不如寡人的王位重要。
 
    9.孙膑住处 
  (申大夫、孙膑)
    申大夫叹了口气,对坐在对面的孙膑道:我本想举荐先生做大将军,以此为由,把你留在韩国,可大王猜疑心太重……先生,你要走,就走吧……”
    孙膑微微一笑,对申大夫:申大夫,我不走了……”
    申大夫一怔,然后道:你留在韩国,只能做军师。
    孙膑:我回齐国,也是做军师。
    申大夫:齐国是你的故乡,齐王与田忌将军盼着你回去……”
    孙膑:他们盼我回去,是为了对付庞涓,我留在韩国,也可以帮助他们对付庞涓,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回齐国呢?
    申大夫高兴地:孙先生,你这么想就对了,韩国与齐国,一西一东,庞涓威胁齐国,韩国不会坐视不管,先生在韩国,照样可以帮助齐国。
    孙膑:申大夫,我有一个要求,大王必须满足……”
 
    10.韩王后宫 
  (韩王、申大夫、)
    韩王一边翻看简册,一边对一旁的申大夫:孙膑有什么要求?
    申大夫:他请求大王把他当做韩国人对待,按照功绩,赏给他一座富庶的城邑,做为封地……”
    韩王放下简册,道:寡人不是不想给他,韩国富庶的城邑就那么几座,给了他,其他重臣,比如司马大夫,左大夫,还有公仲大夫,他们如果也要富庶的城邑,寡人拿什么给他们?
    申大夫:他们都不如孙膑重要。
    韩王:他们对寡人都是兢兢业业,寡人不能亏待他们。
    申大夫:只是兢兢业业,还不能使国家强盛,大王应该论功行赏,鼓励为国建功。
    韩王:话是这么说,他们跟随寡人多年,功绩虽不如孙膑,可对寡人忠心耿耿,寡人不能厚此薄彼……你去问问孙膑,给他一座中等的城邑,可不可以?
 
    11.孙膑住处 
  (孙膑、申大夫)
    孙膑:不行,如果韩王不给我一座富庶的城邑,就是对我没有诚意,我只好离开。
    申大夫:大王是担心大夫们攀比,大王拿不出来那么多富庶的城邑给他们……”
    孙膑:韩王这是推托之词。
    申大夫:不是推托,大王实在为难……孙先生,你降低一点要求,以后我再慢慢说服大王……”
    孙膑思索片刻,道: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答应……”
    申大夫:孙先生,我肯请大王给你一座最好的中等城邑……”
    孙膑:我不要中等城邑。
    申大夫一愣:你不是答应降低要求了吗……”
    孙膑:降低要求,并非是要中等城邑。
    申大夫:不要中等城邑,如何降低?
    孙膑:我要一座朝中大夫们都不敢要的富庶城邑。
    申大夫不解地:据我所知,只要大王给,朝中大夫没有不敢要的城邑。
    孙膑笑笑:上党,有人敢要吗?
    申大夫:上党不是韩国的疆土。
    孙膑:我为大王攻克上党,上党不就是韩国的疆土了吗?
    申大夫一怔,随即道:对,说的对……”
 
    12.韩王宫内 
  (韩王、孙膑)
    韩王不无激动地对孙膑道:寡人早就想得到上党,寡人曾想用三座城邑换取上党,若得到上党,寡人与赵王便可不用途经魏国,任意往来。孙军师若攻克上党,寡人不但把上党封与军师,还将再封给军师两座城邑……孙军师,你认为如何?
    孙膑:大王,微臣要封地,是为了在韩国久住,使大王与众臣把微臣当做韩国人,有一个上党,已经足已。
    韩王点点头,道:攻克上党,你需要多少军队?
    孙膑:两万。
    韩王:上党乃魏国北方重镇,魏王不会轻易让上党落入寡人之手,两万军队难以成事,寡人命太子率韩国大军与你一同攻打上党。
    孙膑:大王,兵不在多,在于会用;将不在广,在于有谋。两万军队在微臣手中,可做十万所用,微臣若不能攻克上党,甘愿在大王面前领罪。
    韩王思索片刻,道:好,寡人给你两万军队,让申大夫与你同行。
    孙膑:谢大王。
 
    13.街上 
  (孙膑、申大夫、行人多人)
    孙膑于申大夫同车而行。
    申大夫:先生为何只要两万军队?两万军队太少了。
    孙膑笑笑:如果我要十万军队,统帅军队的是我还是太子?
    申大夫:“……”
    孙膑:我不想让韩王把功绩记在太子的身上。
    申大夫:可是,如果不能攻克上党,先生无法向大王交代。
    孙膑:我自有办法……”
    马车远去。
 
    14.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
    孙膑坐在席上,注视着摆在面前的军图。
    钟离春在一旁道:先生,你不打算回齐国了?
    孙膑仍注视着军图:怎么不回?
    钟离春:那你为何还要为韩王攻打上党?
    孙膑:不是为韩王,是为我们自己……钟离春,你过来……”
    钟离春走过来。
    孙膑指着军图:我之所以攻打上党,是为了打通去赵国的道路,赵国与魏国是死对头,我们经赵国回齐国,庞涓就无法拦截我们了。
    钟离春点头道:我明白了……先生,我可以帮你做什么事?
    孙膑:韩王给我两万军队,两万军队正面强攻,是无法攻克上党的,你帮我寻找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我们出其不意,攻克上党。
    钟离春:我一定找到。
 
    15.韩王后宫 
  (韩王、王后)
    韩王后对韩王:大王,孙膑只带两万军队,能拿下上党吗?
    韩王:他说能。
    韩王后:可臣妾听大夫们说不能……”
    韩王:如果不能,他甘愿领罪。
    韩王后:臣妾总觉得孙膑另有打算?
    韩王:他会有什么打算?
    韩王后:他会不会借此逃走?
    韩王一愣,然后陷入沉思。
    韩王:从上党可以到赵国,从赵国便可以到齐国……”
    韩王思索道:是有这个可能……”
    韩王后:大王应该立刻下令,停止攻打上党。
    韩王:上党对寡人太重要了……楚国没有答应与寡人结盟,齐王虽答应结盟,但远水难解近渴……赵王同寡人一样,时时受到魏国的威胁,寡人若得上党,就可与赵王携手对付魏国了……”
    韩王后:大王可让太子带兵攻打上党。
    韩王摇摇头:太子不行……”
    韩王:还让孙膑做太子的军师。
    韩王:孙膑不会同意,他之所以只要两万人马,就是不想让太子当统帅。
    韩王后:那就让太子带三万军队,名曰协助孙膑,实则看住孙膑。
    韩王点头道:这倒是一个两全齐美之策……”
 
    16.原野 
  (孙膑、申大夫、众韩国士兵)
    孙膑和申大夫同乘一辆战车,车前后是急行的韩国士兵……
    战车上,申大夫对孙膑道:先生不想让太子来,可太子还是来了。
    孙膑微微一笑:韩王不信任我。
    申大夫:“……太子来了也好,可壮大我们的声势。
    孙膑:声势太大不一定是件好事……”
 
    17.原野 
  (太子、韩国军队)
    太子独乘一辆战车。
    车后也是浩浩荡荡的韩国军队……
 
    18.庞涓书房 
  (佳女、庞涓、公孙阅、一女仆)
    一个漂亮的姑娘(佳女)在庞涓和公孙阅面前翩翩起舞。
    庞涓对公孙阅:这个怎么样?
    公孙阅望着姑娘没表态。
    庞涓:我可是把魏国的美人都找遍了……”
    公孙阅:好吧,就这个吧……”
    庞涓拍拍手。
    姑娘停止舞蹈。
    庞涓对立在一旁的女仆:带下去,梳洗打扮一番,交给公孙先生。
    女仆:是。
    女仆和姑娘退出。
    庞葱急急走入,对庞涓施礼道:叔父,韩国传来消息,韩国军队向上党进发。
    庞涓一愣:有多少军队?
    庞葱:孙膑率两万军队在前,韩国太子率三万军队在后。
    庞涓沉思道片刻,道:你立刻带一万军队,轻装上路,在上党的必经之路长山拦住孙膑,我率大军随后就到。
    庞葱:一万军队,难以拦住韩国的五万大军。
    庞涓:长山易守难攻,你再用树上开花之计虚张声势,孙膑不敢轻易进攻。
    庞葱:如果孙膑看破树上开花,强攻长山呢?
    庞涓:边打边撤,只要你能拖住孙膑两到三天,我的大军就会赶到。
 
    19.原野 
  (孙膑、吴将军、韩国军队)
    孙膑的战车沿土路向前行驶。
    吴将军骑着马迎面而来。
    吴将军的马来到孙膑车前,吴将军勒住马,对孙膑道:前面长山发现魏国军队。
    申大夫:有多少人?
    吴将军:尘土飞扬,好像不少。
    孙膑:命令军队,停止前进,安营扎寨。
    吴将军:是。
    吴将军打马而去。
 
    20.营帐内 
  (申大夫、孙膑)
    申大夫对孙膑道:据间细查探,长山的魏国军队只有一万人,明天一早,我们可发起进攻。
    孙膑:如果这支魏国军队是诱敌之兵呢?
    申大夫:不像,附近没有第二支魏国军队。
    孙膑:庞涓狡诈,长山又易守难攻,还是谨慎为好。
    申大夫:先生常说兵贵神速,若贻误战机,魏国援军就会增援上党。
    孙膑故作赌气地:大王派三万军队跟着我们,我们无法神速。
    申大夫:先生不可与大王赌气,拿不下上党,受惩罚的是先生。
    孙膑笑笑:申大夫放心,我肯定能拿下上党。
 
    21.原野 
  (庞涓、众魏国士兵)
    一面写有字的帅旗。
    帅旗下是立在战车上的庞涓。
    战车四周是急急前行的魏国士兵。
 
    22.太子营帐 
  (一将军、太子)
    一将军对太子道:大将军,军师的军队今天仍然按兵不动。
    太子冷笑道:军师也过于谨慎了……”
    将军:大将军,不如我们进攻长山,然后攻克上党……”
    太子:父王只让我跟从军师,并没有让我攻打上党。
    将军:大将军若贻误战机,攻克上党便无望了。
    太子冷笑道:这不是我的责任,是军师的责任……”
 
    23.孙膑营帐内 
  (申大夫、孙膑)
    申大夫一脸沮丧地:孙先生,如果我告诉你,庞涓的大军已经来到长山,你不会吃惊吧?
    孙膑:不会,这在我的意料之中。
    申大夫:如今,你还打算攻打上党吗?
    孙膑:当然。
    申大夫:战机已经丧失,攻克上党已不可能。
    孙膑:为什么不可能?
    申大夫不快地: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长山本来就易守难攻,如今庞涓的数万大军又赶到长山,我们连长山都过不去,如何攻克上党?
    孙膑笑笑:庞涓的大军不到,我无法攻克上党,如今庞涓的大军到了,我才有机可乘……”
    申大夫不高兴地:孙先生,你是不是有意气我?
    孙膑:不是,我说的都是实话。
    申大夫:我不信……”
    孙膑:《孙子兵法》上说,一般作战都是用正面之兵当敌,出奇兵取胜。我之所以屯兵长山之前,故意贻误战机,就是为了将庞涓的大军吸引到长山,然后出奇兵,从小路袭击上党。
    申大夫:你这是用兵法来搪塞我。
    孙膑:这怎么是搪塞呢?
    申大夫:据我所知,除了长山,到上党无路可走。
    孙膑笑笑:钟离春已经找到了路……”
 
    24.孙膑帐内 
  (钟离春、孙膑、申大夫)
    钟离春指着一张画在布上的草图,对望着草图的孙膑和申大夫道:孙先生,申大夫,这条小路可达上党西门……”
    申大夫:不会有错吧……”
    钟离春:绝不会有错,我来回走了两趟,还在路上留了许多记号……”
    孙膑:一万军队,如果步行,快的话,多长时间能赶到上党?
    钟离春想了想,道:最多一天一夜。
    孙膑:好,今天晚上,我与吴将军带五千军队,偷袭上党……”他对申大夫:申大夫,你带余下的军队,守在营中,千万不要出营。
    申大夫点点头,然后不无担心地:先生,五千军队,行吗?
    孙膑笑笑:庞涓未来之前,五千军队不行,如今庞涓来了,五千军队足已了。
    申大夫:先生越说我越不明白,庞涓没来之前,是敌寡我众,为何不行;如今庞涓的大军来了,敌我力量相差无几,先生为何却说五千军队足已……”
    孙膑:庞涓大军未来之前,上党守军担心长山的魏军,难以抵挡我们的五万大军──他们把太子的军队也算在其内,枕戈待旦,百倍警惕,我若那时偷袭,别说五千军队,就是一万军队也绝难得手。庞涓的大军到来之后,上党守城魏军认为,有庞涓大军守卫长山,我们插翅难过,此时我们从小路偷袭上党,他们绝无防备,我出奇兵进攻无防备之敌,岂能不克。
    申大夫佩服地:先生真乃神算也!
 
    25.太子营帐内 
  (太子、一将军)
    太子对一将军道:军师他们在干什么?
    将军:不知道……大将军,我过去看看……”
    太子:不必了,军师现在进退两难,见到军师你说什么是好?
    将军:劝劝军师,该撤就撤,以后有机会,再进攻上党。
    太子点头道:说的也是……走,我们一起过去,劝劝军师。
    太子说着转身走去。
 
    26.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
    庞涓问走进帐内的庞葱:孙膑营中有什么动静?
    庞葱:营门紧闭,什么动静也没有……”
    庞涓微微一笑:他现在是进退两难……”
 
    27.孙膑住过的营帐内 黄昏
  (太子、一将军、一卫士、申大夫)
    太子和随从的将军坐在席垫上等的有些不耐烦。
    将军问一旁的卫士:军师去何处了?
    卫士故作糊涂地:我也不知道,申大夫来了,你问他吧。
    将军:申大夫何时能来?
    卫士:不知道,正派人找……”
    太子不高兴地站起来:我们不等了……”
    申大夫从帐外走入:大将军,对不起,让你们等急了……坐,大将军怎么不坐。
    太子阴着脸又坐了下来。
    申大夫对卫士道:还愣着干什么,上酒。
    太子对卫士:我不喝酒,你下去吧。
    卫士退出。
    太子阴沉着脸对申大夫道:申大夫,有件事,我本来不想说你们,因为你们是军师指挥的军队,但我身为大将军,是所有韩国军队的统帅,我又不能不说。
    申大夫:大将军想说什么?
    太子:我本打算来劝劝军师,可到你们的营中,军师不见踪影,你这个副帅也迟迟不露面,如果庞涓此时进攻,你们如何应付?
    申大夫:有大将军的三万军队作后盾,庞涓不敢进攻。
    太子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申大夫还算明白,军师他……哼,他还不想让我跟着你们,若不是我跟着你们,凭你们区区两万军队,别说攻打上党,怕是连魏国都回不去。
    申大夫脸上顿显不快,欲言,又止。
    太子:军师呢,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申大夫本着脸:大将军,本来军师不让我告诉你他的行踪,但你是韩国军队的统帅,有权力知道,所以我告诉你……军师去攻打上党了。
    太子一愣:他带了多少军队?
    申大夫:五千。
    太子疑惑地:你不是欺骗我吧?
    申大夫:你是大将军,我怎么敢欺骗你呢?
    太子:长山有庞涓的大军把守,别说五千军队,就是两万,也无法通过,他如何攻打上党?
    申大夫:他没有走长山,走的是一条小路,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
    太子又是一愣,思索道:小路……申大夫,你上孙膑的当了!
    申大夫不解地:上当,上什么当?
    太子:孙膑根本不是去攻打上党,而是借机逃往赵国。
    申大夫:孙先生绝不会这样……”
    太子:怎么不会?进攻上党只有长山一条路,他不走长山,就不是去上党,一定借此逃往赵国,父王怕的就是他逃往赵国,所以让我带三万军队监视他……”他扫了申大夫一眼:父王说,他也嘱咐过你……”
    申大夫后怕地:如果真是这样,那可怎么好……”
    太子冷笑道:我告诉庞涓,让庞涓截住他……”
    申大夫:大将军,万不可这样做,如果孙膑真是攻打上党,岂不坏了大事?
    太子思索片刻,问:他何时能赶到上党?
    申大夫:今天晚上。
    太子:好,我暂且等待一夜,如果明天一早还没有上党的消息,我们就把他的行踪告诉庞涓。
 
    28.山林中 
  (孙膑、众士兵、钟离春、吴将军)
    孙膑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和他的士兵们一起,沿着崎岖的山路艰难行进。
    走下前面的钟离春来到一高坡前,她从身旁士兵手中拿过长戟,翻上一高坡,站在坡上,伸下长戟。
    孙膑抓住长戟,钟离春将孙膑拉上高坡。
    士兵们陆续爬上高坡。
    有几个士兵连推带拉将一匹马弄上高坡。
    孙膑问钟离春:上党还有多远?
    钟离春:还有两舍。
    孙膑看看天,对翻上山坡的吴将军:吴将军,传令全军,加快速度。
    吴将军:军师,已经有许多士兵掉队了,再加快速度,掉队怕是更多……”
    孙膑:即使有半数掉队,也要加快速度,夜长梦多,庞涓万一发觉我们的行踪,全军危险。
 
    29.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
    庞涓和庞葱在安然对弈。
    庞涓手里拿着一枚棋子望着棋盘,对庞葱道:你说,孙膑下步棋将怎么走?
    庞葱:撤退。
    庞涓将棋子放在棋盘一处:撤回去无法向韩王交代。
    庞葱也将一枚棋子放在棋盘上:那就进攻。
    庞涓拿起一枚棋子笑笑:长山易守难攻,如果我的大军没来之前,他到是可以一试,可惜他已经错过了时机……”他说着将棋子放在棋盘。
    庞葱拿那一枚棋子,望着棋盘:撤,无法交代;攻,无法取胜,孙膑只有畏罪潜逃了……”
    庞涓一愣:我怎么没想到他会逃走呢?!
    庞葱:叔父,我是开玩笑,他身为统帅,军队未败,他怎么会逃走呢……”
    庞涓:他会的,他进攻上党,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他为的是遮人耳目,悄悄经上党逃往赵国,从赵国回齐国……”他站起来,对随之站起的庞葱道:庞葱,你立刻派军队封锁所有通往上党的小路,不得放任何人通过。
    庞葱:是。
    庞涓:此外,你派人骑快马通知上党守军,让他们封锁所有通往赵国的大小道路。
    庞葱:是。
    庞葱转身而出。
 
    30.山林中 
    (二韩国士兵)
    天色蒙蒙亮。
    两名韩国士兵骑着马沿小路而来。
    一个士兵勒住马,目光在树中寻找着。
    他看到了树上留下的标记。
    士兵向同伴点点头
    二人打马继续前行。
 
    31.林中 
  (一魏国将军、数魏国士兵、二韩国士兵)
    一魏国将军带着十几名士兵埋伏在草丛中,他们的目光盯着林中小路的一端。
    小路的另一端传来马蹄声。
    魏国将军寻声看去。
    两名韩国士兵骑着马沿小路而来。
    魏国士兵拉弓瞄准……
 
    32.营帐内 
  (申大夫、一卫士、太子、一韩国士兵)
    晨光从帐门处透进来。
    帐中的火烛还在燃烧。
    身穿铠甲的申大夫俯在几上熟睡着。
    一个卫士走入,对申大夫轻声道:申大夫,大将军来了……”
    申大夫猛然抬起头,睁开惺忪的眼:谁来了?是不是军师派人来了?
    太子走入帐内:军师的人不会来了……”
    申大夫看见太子,连忙站起。拱手施礼:大将军起的早……”
    太子:不是起的早,是一夜没睡……申大夫,上党还没消息吧?
    申大夫:暂时没有……”
    太子冷笑道:不是暂时,是永远,孙膑肯定没有去上党……按我以前的脾气,我一定告诉庞涓,让他走不成……”
    申大夫:大将军,不能这样,孙先生毕竟为我们韩国立下了汉马功劳,他即使逃走,我们也不能借庞涓的手杀害他……”
    太子叹了口气,道:我也是这么想……算了,随他去吧……申大夫,此处不是久留之地,我们立刻拔营回国。
    申大夫犹豫道:大将军,还是再等等吧,如果军师真是攻打上党,我们一走,岂不是害了军师?
    太子:他如果攻打上党,早该有消息了。
    申大夫:可能是……回来报信的人迷了路……”
    太子:这不可能,报信的人去时都留有记号,回来按记号行路,怎么可能迷路?
    申大夫:也可能发生了别的什么事……”
    太子:申大夫,对孙膑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他根本不可能攻打上党。
    申大夫:他即使不攻打上党,也会给我们报个信,他手下还有五千将士呢,我们走了,那五千将士怎么办?
    太子:按理说,为了那五千将士,我们应该等,可是孙膑为了回国,已经将那五千将士带入死地,我们即使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申大夫,还是撤吧,晚撤不如早撤。
    申大夫无言。
    太子:如果庞涓得知孙膑逃走,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申大夫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道:大将军,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我总觉得孙先生不会这样……”
    太子冷笑道:父王常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孙膑不是圣人,他也不例外……”
    门口传了一个粗鲁的声音:孙膑是圣人,是我们士兵的圣人。
    太子和申大夫回头看去。
    帐门口站着一个混身是血,样子很可怕的韩国士兵,他就是骑马经过树林的那两个士兵中的一个。
    太子愣愣地看着他:……你是干什么的?
    士兵:报信的。
    太子:报什么信?
    士兵:军师已经攻克上党。
 
    33.庞涓营帐内 
  (庞涓、一将军)
    庞涓对站在面前的一将军:这怎么可能呢?孙膑的军队难道是飞过去的吗?
    将军:他们怎么过去的我不知道,可上党的确已经落入孙膑之手……”
 
    34.城墙上 
  (孙膑、吴将军、钟离春)
    (字幕:上党)
    城墙上飘着一面韩国的旗帜。
    孙膑对吴将军道:吴将军,我该走了。
    吴将军一怔:军师要去何处?
    孙膑:赵国。
    吴将军又是一怔:军师到赵国干什么?
    孙膑:经赵国回齐国。
    吴将军:这么说,军师回国的传闻是真的了?
    孙膑点点头:吴将军,不瞒你说,我攻克上党,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经赵国回齐国,当然,这也是为了在我离开韩国之前,送给韩王一份厚礼。
    吴将军:孙先生非走不可吗?
    孙膑:吴将军,如果你身在他国,韩国发生危难,需要你回来,你回来不回来?
    吴将军沉默片刻,道:先生能不能晚走几天,等我们在上党站稳脚再走?
    孙膑:庞涓知道我们攻克上党的消息,将立刻率大军围困上党,到那时,我如何能走的出去呢?
    吴将军:军师离开上党,上党怎么办?
    孙膑:我到赵国后,先去见赵王,说上党是我送给赵王的礼物,赵王肯定派军队解救上党之围。
    吴将军:上党解围之后,赵王将索要上党,我们怎么办?
    孙膑笑笑:当然是将上党交给赵王?
    吴将军有些不快,道:军师不是说,上党是送给大王的礼物吗,如果交给赵王,我回去如何向大王交代?
    孙膑:夺取上党,是为了与赵国相连,两国共同对付魏国。上党距韩国腹地远,距赵国腹地近,如果韩国军队守卫上党,既占用大量军力,还需耗费大量财力;若将上党交给赵国,既节省军力财力,又同样可以让两国疆土相连,而且赵王还会更加感激韩王……吴将军,你说,这两种做法那样对韩国更有好处?
    吴将军叹道:如果我是韩王,我愿意用王位,换取军师留在韩国,可惜我不是……”
    钟离春来到孙膑身旁,对孙膑:车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孙膑向吴将军施礼道:吴将军,上党的事,拜托了。

    出字幕:暗渡陈仓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八计,此计计名出自后代汉将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故事。此计的意思是:正面佯攻,牵制敌人,迂回敌后,出奇制胜。此计与声东击西既相似,又不同,不同处在于:声东击西隐蔽的是攻击点,暗渡陈仓隐蔽的是攻击路线。孙膑用此计既瞒过韩国君臣,又瞒过庞涓,攻克上党,离开韩国。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美人计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