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二集 美人计

2011-08-10 09:3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4008

 

第二十二集:美人计
 
    1.一居室内 
    (公孙阅、美玉、佳女)
    两个美女立在公孙阅面前,一个是美玉,另一个是魏国来的美女,魏国美女比美玉内向,有心计。
    公孙阅对二人道:你叫绝代,你叫佳色……”
    美玉:我不叫绝代,我叫美玉。
    公孙阅:你不能叫美玉,美玉害过大王。
    美玉:我与大王有一夜风流,即使不叫美玉,大王也会认出我。
    公孙阅:大王认出你时,他已经离不开你了。
    美玉:绝代这个名字不好听,我不喜欢。
    公孙阅想了想,道:叫美女,怎么样?
    美玉:美女?
    公孙阅:对,美女,美玉,两个名字差不多,又不一样……”
    美玉:好,我就叫美女……”
    公孙阅对魏国美女:你呢,你喜欢佳色这个名字吗?
    魏国美女想了想,道:既然这位姐姐叫美女,我就叫佳女吧,这样才更像姐妹俩。
    公孙阅点点头:可以。
    美玉:公孙先生,我们何时进宫?
    公孙阅:就这几天。
    美玉眼里透着渴望和感激,拉住公孙阅的胳膊:公孙先生,今天留下,陪我一夜好吗?
    公孙阅:是感激吗?
    美玉:也是,也不是,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公孙阅望着美玉漂亮的脸庞:美玉,不,美女,我很想留下,可我怕一旦留下,就再也不想离开你,耽误了我的大事……”
    美玉慢慢松开公孙阅的胳膊:公孙先生,你们男人,把你们的大事看的太重了……”
    公孙阅:草木一秋,人生一世,一个男人如果干不成一两件大事,就是白活一世。
    佳女在一旁道:一个女人如果干不成一两件大事,也是白活。
    公孙阅闻此一愣,上下打量着佳女。
    佳女:公孙先生,我说的不对吗?
    公孙阅:对,说的很对,你们进宫就是去办一件大事……”
 
    2.邹忌府寝室 
    (邹忌.邹夫人.老家臣)
    一脸疲倦的邹忌坐在铜镜前。
    邹夫人立在一旁为邹忌梳发。
    邹夫人:夫君,你的白头发又多了。
    邹忌:是吗……”
    邹夫人:是因为孙膑要回来了?
    邹忌没说话。
    邹夫人:别人都说,孙膑是宽宏大量之人,孙膑回来后,你登门负荆请罪,他不会不原谅你。
    邹忌:是我逼的孙膑流落他乡,他再宽宏大量,也不会原谅我……”
    一阵沉默。
    邹夫人:“……你去找公孙先生,看他有什么办法……”
    邹忌愤愤地:别提他,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他!
    邹夫人一愣:公孙阅他怎么了?
    邹忌:他是一个……算了,我不愿再提他……”
    一年长的家臣走入:相国,公孙先生求见。
    邹忌:不见。
    家臣:他说是为孙膑的事而来。
    邹忌:不论何事,都不见。
    邹夫人:还是见见吧,多一个人帮忙,多一条路。
    家臣:相国,夫人说的对,相国目前处境,多一条路总比少一条路好……何况公孙阅知道相国府中的内情……”
    邹忌沉思不语。
 
    3.邹忌客厅 
    (公孙阅.邹忌.二壮士)
    公孙阅对坐在对面的邹忌:孙膑不久将回到齐国,相国可听说了?
    邹忌:听说了。
    公孙阅:不知相国打算如何对付孙膑?
    邹忌:我还没有想好。
    公孙阅:我有一条妙计……”
    邹忌:什么妙计?
    公孙阅:我找到两个美女,可以说是绝代佳色,大王好色,见了美女定会神魂颠倒,若相国将这两个美女送给大王,大王将亲近相国,事事听从相国之言,孙膑便奈何不得相国了。
    邹忌:你说的是美人计?
    公孙阅:对。
    邹忌微微一笑:公孙先生用美人计不只是为了对付孙膑吧?
    公孙阅:相国的话,公孙阅不明白。
    邹忌:殷纣王与周幽王都是因为迷恋美色失掉了国家,公孙先生用美人计,是想让大王成为纣王,或者幽王吧?
    公孙阅:相国误会,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为相国着想,若不用此计,相国将无法阻止大王重用孙膑,孙膑若得重用,相国将无葬身之地。
    邹忌冷笑道:你若真为我着想,就应该让庞涓阻止孙膑回国,可是你们没有,因此,我怀疑,你们是有意使齐国矛盾重重,最后灭亡齐国。
    公孙阅冷笑道:没想到堂堂相国,竟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邹忌:这不是小人之心,我是齐国的相国,我要为齐国着想。
    公孙阅:相国如果真为齐国着想,就不应该无中生有,陷害孙膑。
    邹忌:陷害孙膑是你的主意。
    公孙阅:我是你的门客,是你让我出的主意,若孙膑追查此事,罪魁祸手是你。
    邹忌:我是受了你的欺骗。
    公孙阅:你说错了,不是欺骗,是相互利用。
    邹忌:我现在不想被你利用了。
    公孙阅:已经晚了,我若把你的所作所为公布于众,不用孙膑追查,齐王便会杀了你。
    邹忌:杀了我也跑不了你。
    公孙阅:他们抓不住我。
    邹忌冷笑一声:吹牛谁还不会。
    公孙阅笑笑:相国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剑术,天下没有对手,不信你可以问钟离春。
    邹忌:不用问钟离春……”邹忌说着拍了两下手。
    走进两个带剑的汉子。
    公孙阅看了看两个汉子,对邹忌:看来相国早有所备?
    邹忌:对你这种人,我不得不防……”他对汉子:把公孙阅给我拿下。
    汉子拔剑出鞘。
    公孙阅平静地对邹忌:相国,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别让他们送死。
    邹忌冷笑道:别用大话吓唬我……”他对汉子:上。
    一汉子对公孙阅拱手一礼:公孙先生,相国有命,只好对不起了……”
    两汉子挥剑上前。
    公孙阅极迅速地闪身一旁,抽剑在手,接着剑光一闪,两个汉子大叫一声,中剑倒地。
    邹忌大惊失色。
    公孙阅用剑指着倒在地上的汉子:我本不想杀你们,但我不能留下活口……”他说着连刺两剑。
    两位汉子中剑毙命。
    公孙阅转过身,看着邹忌:相国,我不是吹牛吧?
    邹忌混身颤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下。
    公孙阅收起剑,笑笑:相国,别害怕,我不会杀你,我们还要继续相互利用。
    邹忌不由自主地点头道:…………”
    公孙阅:美女的事怎么办?
    邹忌: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4.齐王后宫 
    (齐宣王.美玉.佳女.邹忌.公孙阅)
    美玉和佳女在齐王面前翩翩起舞。
    齐宣王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个美女,不住地点头:好,太好了……”
    坐在齐宣王一侧的邹忌有些不自在。
    坐在另一侧的公孙阅却是一脸得意。
    齐宣王眼睛盯着美玉,对公孙阅道:公孙先生,这位美女姑娘太像公子郊师的美玉了……”
    公孙阅:大王喜欢那个美玉吗?
    齐宣王:终生不忘。
    公孙阅看着齐宣王的脸:听说美玉害过大王……”
    齐宣王:那不是美玉的过错,是公子郊师逼她所为……”
    公孙阅:大王如此重情,美玉如果还在,一定会感激涕零。
    齐宣王叹息道:可惜她不在了……”
    公孙阅:大王,草民送来的美女姑娘,不知可否聊补大王的旧情?
    齐宣王望着美玉,微微点头道:见美女,如见美玉……”
    美玉从齐宣王面前舞过,那双美丽的眼睛,秋波流溢……(化)
 
    5.齐王寝室 
    (齐宣王.美玉)
    一面半透明丝帐垂落在地上。
    丝帐内的睡榻上,秀发微乱的美玉躺在齐宣王的怀里。
    美玉问齐宣王:大王,你还满意吗?
    齐宣王望着美玉的脸,点点头,然后道:寡人与一个叫美玉的姑娘欢愉之后,美玉也是这样问寡人。
    美玉:臣妾与美玉相比,怎么样?
    齐宣王:寡人与你欢愉之时,分明感到你就美玉。
    美玉:大王是把臣妾当做美玉的替身了……”
    齐宣王:不,你的一举一动,一笑一蹙,甚至喘息的声音,都像美玉……”
    美玉试探道:大王对美玉如此怀念,为何不召她进宫,让臣妾见见她……”
    齐宣王叹了口气:美玉已经死了,如果不死,我早就把她召进宫来了……”
    美玉几乎忍耐不住:大王,臣妾能……替代美玉吗?
    齐宣王看着美玉:以后,你就叫美玉如何?
    美玉:只要大王喜欢,臣妾叫什么都可以。
    齐宣王对美玉轻声呼唤道:美玉……”
    美玉柔柔地答应了一声:臣妾在……”
    齐宣王将美玉紧紧搂在怀里,喃喃地:美玉,我的美玉……”
 
    6.公孙阅住处 
    (公孙阅.钟离秋)
    窗外的明月在云中穿行。
    睡榻上,梦中的公孙阅喃喃地:美玉,美玉……”
    躺在他身旁的钟离秋睁看眼看了看他。
    公孙阅:美玉,别走……我不是……”
    钟离秋不快地推了他一把。
    公孙阅仍在梦中:美玉,别生气……”
    钟离秋重重地推了他一下,脸带愠怒地:我不是美玉,我是钟离秋!
    公孙阅醒了,睁看了惺忪的眼睛。
    钟离秋:公孙阅,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公孙阅:没有,我怎么会做那种事?
    钟离秋:美玉是谁?
    公孙阅一愣:美玉?我不认识……”
    钟离秋冷笑一声:纸里包不住火,别以为我不知道。
    公孙阅:我真的不认识。
    钟离秋:不认识你为何梦里叫她的名字?
    公孙阅不自信地:我叫了吗?没有吧……”
    钟离秋正色道:公孙阅,你喜欢别的女人,我不干涉,但你要告诉我一声,需要我离开,我带着孩子立刻就走。
    她说着下了睡榻。
    公孙阅一把拉住她:钟离秋,你别走,我不是好色之徒……”
    钟离秋:你在外面有了女人,还说不是好色之徒……松开手。
    公孙阅想了想,松开钟离秋,道:好,我告诉你……说出来,你可别说我……下贱。
    钟离秋: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当然下贱。
    公孙阅:也没什么见不得人,我是为了做官……”
    钟离秋:又胡说,女人与做官有什么关系。
    公孙阅:有关系……我一直想在齐国做官,做了官,你也会感到荣耀,可是相国不举荐我,我只好另想办法。我为大王物色了两个美女,送进宫做大王的嫔妃,其中一个叫美玉,如果大王喜欢美玉,就会对我产生好感,我就可以接近大王,让大王了解我的才能,得到大王的重用。如今美玉已经进宫多日,我不知道大王是否喜欢她,我在梦里也惦记此事,所以才喊出她的名字……”
    钟离秋冷笑道:编的像真的一样。
    公孙阅:不信你可以去查,若有半句谎话,我绝不再活在世上。
    钟离秋望了公孙阅片刻,冷冷地:这样做,你不感到丢人吗?
    公孙阅:我是不得以而为之。我不是齐国人,没人举荐,不能在齐国做官。我本来想靠邹相国,可我为了你疏远了他……”
    钟离秋:做不成官,就不做,靠送女人做官,你不丢人,我丢人!
    公孙阅一脸诚意地:可木以成舟,无法反悔,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钟离秋:这种事不能原谅。
    公孙阅跪在钟离秋面前:你不原谅,我就跪在你面前,直到你原谅为止。
    钟离秋冷冷地:跪吧,跪一辈子,我也不原谅。
    公孙阅:你是想让我死?
    钟离秋扭过头没理他。
    公孙阅站起,拿过放在一旁的剑,抽剑在手,叹道:我死有余辜……”
    他将剑放在颈上。
    钟离秋突然站起扑过来,一把抱住他持剑的胳膊:为了我们的儿子,我原谅你,就这一次……”
    公孙阅暗暗松了一口气。
 
    7.齐王后宫 
    (齐宣王.公孙阅.宫人)
    齐宣王对坐在一旁的公孙阅:公孙先生,你为寡人送来的美女,寡人非常满意,寡人打算奖赏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公孙阅:大王满意,就是对草民的最大奖赏。
    齐宣王:别不好意思,说吧。
    公孙阅:草民说的是真心话。
    齐宣王:奖赏你,不仅是寡人的意思,也是美玉的意思。
    公孙阅故作不解:美玉?他不是不在了吗?
    齐宣王:寡人所说的美玉,不是公子郊师的美玉,是你送进宫的美女姑娘,寡人已为她改名,叫她美玉。美玉姑娘对你感激不尽,寡人若不赏你,美玉不会答应。
    公孙阅思索片刻,道:既然如此,请大王赐草民一微不足道之职,让草民为大王尽力。
    齐宣王:微不足道怎么可以……美玉让寡人封你为上大夫,留在寡人身旁,掌管王宫之事,你认为如何?
    公孙阅窃喜,但表面却推辞道:大王,草民对宫中的规矩不甚熟悉,掌管王宫,难以胜任。
    齐宣王:宫中规矩不懂可以学,寡人所以看中你,是你办事心细,不用寡人言明,便可体察寡人所需,掌管王宫,非常合适。
    公孙阅施礼道:大王既然如此看重草民,草民当全心为大王尽力。
 
    8.齐王宫中 
    (邹忌.田忌.公孙阅.众大夫.宫人)
    大夫们身穿朝服立在宫内,田忌,邹忌也在。
    齐王的王位上空着,一宫卫与公孙阅一前一后走上。宫卫对众人道:小人传大王之命,命公孙阅为上大夫,掌管王宫之事。
    公孙阅上前向宫人施礼道:各位大人,公孙阅才能低微,以后还望各位大人多多关照。
    众大夫不由窃窃私语:
    “公孙阅是何人?
    “相国府中的门客。
    “他有何才能,一夜间成了上大夫?
    “一定是相国力荐吧……”
    田忌扫了邹忌一眼。
    邹忌一脸不自在。
    公孙阅看了看众人,道:各位大人,大王今日身体不适,不便上朝,各位大人对大王若有进言,由公孙阅转告大王;若无进言,各位大人就请回吧……”
    众大夫相互看看,然后纷纷向外走去。
    田忌走到邹忌身旁,低声道:邹相国,公孙阅进宫,乃齐国之患,你可不能一错再错……”
    邹忌无言。
 
    9.林边 
    (齐宣王.美玉.公孙阅.数宫卫)
    传来一阵女人铜铃般的笑声。
    是美玉,她和齐宣王同骑着一匹马沿着林间小路而来。
    公孙阅和宫卫们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
    齐宣王:美玉,你的笑声真好听……”
    美玉:大王喜欢听,臣妾就笑口常开……”说完,又是一阵笑。
    好听的笑声在林中回荡。
    美玉收敛笑容,道:大王,我们回去吧。
    齐宣王一怔:还没尽兴呢,怎么回去呢?
    美玉:这几天大王总与臣妾在一起,冷落了佳女妹妹,臣妾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齐宣王:那好说,寡人派人把佳女接来就是了。
    美玉高兴地在齐宣王脸上亲了一下:大王,你真好。
    齐宣王笑笑:其实,寡人也想带佳女出来,只是怕你不愿意,才没有……”
    美玉:大王,我可不是那种争风吃醋的女人,只要大王尽兴,臣妾愿意同大王喜欢的其他女人一起伺候大王,更何况佳女又是我妹妹呢。
    齐宣王:美玉,寡人能有你这样的女人,一生足已……”
    他使劲打了马一鞭子。
    马扬蹄奔跑起来。
    美玉紧紧搂住齐宣王的脖子……
 
    10.齐王后宫 
    (齐宣王.美玉.佳女)
    美玉和佳女一左一右坐在齐宣王身旁,他们面前的几上已是酒菜狼籍。
    美玉将一樽酒端至齐宣王面前,娇态十足地:臣妾再陪大王喝一樽。
    齐宣王:不喝了,再喝寡人就醉了……”
    美玉:臣妾就喜欢大王醉,大王醉了,对臣妾……情更浓……”
    齐宣王:是吗?
    美玉点点头。
    齐宣王对佳女:佳女,你呢?
    佳女:臣妾也喜欢大王醉酒……可臣妾担心大王的身体……”
    齐宣王笑笑:美玉,你看佳女多会说话。
    美玉醋意十足地:既然佳女会说话,今晚就让她陪着大王吧。
    佳女:姐姐,我没这个意思,我是怕大王喝的太多,一睡不起,不能让姐姐尽享王恩。
    美玉笑道:你知道什么,大王醉了,那王恩才叫……浩浩荡荡。
    佳女:真的吗?
    美玉:今晚姐姐让你伺候大王,让你也体会一下大王醉酒后的王恩。
    佳女:那怎么行,大王喜欢的是姐姐……”
    齐宣王伸出两只胳膊,一左一右将两人搂到怀里,笑道:你们姐妹两人,寡人都喜欢,今晚,寡人要你们两人一起陪着寡人……美玉,喂酒。
    美玉一只手端着酒送至齐宣王嘴前,慢慢将酒倒进齐宣王嘴中。
    齐宣王对佳女:佳女,你也喂寡人一樽。
    佳女端起酒樽,送至齐宣王嘴前,将酒慢慢倒进齐宣王嘴中……
 
    11.齐王寝室 
    (齐宣王.美玉.佳女)
    晨光照在垂在地上的丝帐上。
    帐内,齐宣王、美玉、佳女错臂搭肩,酣睡不醒……
 
    12.邹忌府客厅 
    (邹忌.数大夫)
    邹忌和几个大夫在座。
    大夫甲长叹一声,道:那两个美女简直是妖孽,她们把大王弄的神魂颠倒,多日不理朝政,常此下去,如何了得?
    大夫乙:殷朝是被旦妃所灭,周幽王是因褒姒而亡,齐国将毁在这两个妖女之手了……”
    大夫甲:相国,你是先王的老臣,大王最敬重你,你应该力谏大王,除去妖女,重整朝政。
    邹忌叹了口气:我不是没有力谏,大王听不进去。
    大夫乙:相国,听说这两个妖女是公孙阅送进宫的,可有此事?
    邹忌点点头。
    大夫甲:相国,你不该举荐公孙阅这种人做上大夫,更不该让他总管王宫之事。
    邹忌:公孙阅并非本相举荐,本相与他早就不来往了。
    大夫乙:这么说他的官位是用两个妖女换来的?
    邹忌:可以这么说吧……”
    大夫乙猛然站起:我要进宫,面见大王……”
 
    13.齐王后宫 
    (齐宣王.大夫乙.公孙阅.宫人)
    齐宣王有些不耐烦地对大夫乙:鲍大夫,你执意要见寡人,到底何事?
    大夫乙:大王知道殷朝是如何灭亡的吗?
    齐宣王不快地:知道。
    大夫乙:大王也一定知道周幽王何以丧命吧?
    齐宣王脸带愠色:你问这些干什么?
    大夫乙:殷朝是毁在旦妃的手里,周幽王是因褒姒而亡,如今,旦妃与褒姒又缠住了大王,她们就是大王新近收的两个美女,大王若被她们美色所迷,齐国将毁于这两个妖女之手……”
    齐宣王气愤地:你这是危言耸听!寡人的爱妃怎么可以同妖女相比!
    大夫乙:大王,微臣不是危言耸听,大王若不赶走这两个妖女,齐国非灭亡不可……”
    齐宣王压住心头之火:鲍大夫,寡人念你是先王的老臣,饶恕你诽谤王妃,你下去吧。
    大夫乙:大王不答应微臣的请求,微臣不敢离开。
    齐宣王:你不走,寡人将重重惩罚你!
    大夫乙:大王即使惩罚微臣,微臣也不改初衷,妖女一日不走,齐国一日危险。
    齐宣王对立在一旁的公孙阅:拉下去,鞭刑五十。
    公孙阅眼透杀机:是。
 
    14.宫院内 
    (大夫乙.两宫卫)
    大夫乙被绑在石柱上,两个宫卫一左一右,抡皮鞭向大夫抽去。
    大夫乙高声道:大王,妖女不除,齐国危险!大王,微臣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会放过妖女……
 
    15.后宫 
    (齐宣王.美玉.佳女)
    美玉拉住齐王的胳膊,哭道:大王,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臣妾并没得罪鲍大夫,他为何要除掉臣妾……”
    齐王安慰道:美玉,别哭了,寡人已经重重惩罚了鲍大夫……”
    佳女在一旁道:大王只是对鲍大夫处以鞭刑,还不足以阻止大夫们对我们姐妹的诽谤……”
    齐宣王:你们说怎么办?
    美玉:杀了鲍大夫,以此向朝中大夫明示,若再污蔑我们姐妹为妖女者,斩首示众。
    齐宣王犹豫道:这,太重了吧……”
    佳女:不杀人,他们不知道大王的厉害……”
    齐宣王仍犹豫不绝。
    美玉娇气十足地:大王,杀一儆百,不杀鲍大夫,大王不得安静……”
    佳女看看齐宣王,道:大王,他们这些老臣,是以我们姐妹为由,欺负大王年轻,你不杀他们,他们还会寻机欺负大王……”
    齐宣王终于定下决心:寡人依你们,杀。
 
    16.宫院内 
    (大夫乙.刀斧手)
    一赤着脊背的刀斧手轮刀向跪在地上的鲍大夫砍去。
    一片鲜血溅起,染红了镜头。
 
    17.邹忌府客厅 
    (邹忌.数大夫)
    邹忌和几位大夫默默坐在客厅内。
    大夫丙终于憋不住了:我们一起去见大王,大王不总不能把我们都杀了吧?
    大夫甲:那可说不定,大王已经被妖女迷住了心窍,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一阵沉默。
    大夫甲:相国,如今非得你出面不可了,你是先王的老臣,大王不敢杀你。
    邹忌连连摇头:我已经说过,我的话大王听不进去。
    大夫丙:相国,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齐国毁于妖女之手吗?
    邹忌:有一个人的话,大王一定听的进去……”
    大夫甲:何人?
    邹忌:田忌。
    大夫甲:田将军一向与相国不和,我们去找他,他能帮忙吗……”
    邹忌:能,他帮的不是我,而是齐国。
 
    18.田忌府客厅 
    (田忌.禽滑.17场中的数大夫)
    田忌对大夫甲等人:你们不来找我,我也要去见大王,只要有我田忌在,妖女就别想毁灭齐国。
    大夫甲:田将军,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大夫丙:田将军,齐国全靠你了。
    禽滑在一旁冷冷一笑,道:如果是外敌入侵,靠的是田将军御敌,而国内之事,应该靠相国,否则,一个国家要相国还有何用?
    大夫丙一阵尴尬。
    大夫甲:禽先生,相国劝过大王,大王不听。
    禽滑:为何不听,你知道吗?
    大夫甲摇摇头:不知道。
    禽滑:我可以告诉你们……”
    田忌嗔怪道:禽先生,不可乱说。
    禽滑:将军,邹忌身为相国,不向大王进谏,却让他的朝中好友劝将军进谏,我怀疑他用心不良。
    田忌:不管邹忌是何用心,向大王进谏,是为臣的职责……”
    禽滑:将军,大王已神魂颠倒,将军此时进宫,说话稍不留意,就可能有杀身之祸……”
    田忌:我知道怎么说……”
 
    19.齐王后宫 
    (齐宣王.田忌.公孙阅.宫卫)
    齐宣王对坐在一旁的田忌道:田将军可是为劝寡人驱逐王妃而来?如果是,可别怪寡人不给情面,寡人已经明示朝中大夫,谁若再提此事,斩首示众。
    田忌:微臣不是为此事而来。
    齐宣王:这就好……哼,朝中有些人就爱搬弄是非,寡人收了两个王妃,他们竟如此大惊小怪,天下诸侯,那一位不是嫔妃成群,寡人较之他们,有不及,而无过之。
    田忌:大王收王妃没有错,但若与王妃整日宴饮游乐,不理朝政,那就不对了。
    齐宣王:寡人这些日子没有上朝,并不是因为王妃的缘故,而是因为身体不适……再者,有田将军与相国主持朝政,寡人一万个放心,不想干预的太多。
    田忌:微臣与相国不能代替大王,身为君王,若长期不理朝政,就难以控制国家,许多国家多年之后,之所以王不为王,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更何况目前齐国,外有魏国威胁,内有公子郊师依托边城与大王作对……”他说着扫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公孙阅:大王怎么可以不亲问朝政呢?
    齐宣王十分勉强地:好吧,明日寡人上朝……”
    公孙阅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20.齐王后宫内室 
    (齐宣王.美玉.佳女.宫人)
    一脸娇态的美玉抱着齐宣王的胳膊摇晃着:“……大王,不是说好了吗,我们明天去打猎,大王为何又不去了呢?
    齐宣王:寡人明天要上朝,处理国事。
    美玉:大王一言九鼎,不能说了不算。
    佳女对美玉道:美玉姐姐,我们不要缠大王了,大王明日上朝,我们自己去打猎。
    齐宣王:不行,猎场虎狼出没,你们自己去,寡人不放心。
    佳女:大王可让公孙大夫与宫卫陪着我们……”
    齐宣王:那也不行,他们谁也不敢约束你们,你们一但任性起来,如何是好。
    美玉:大王既然知道我们任性,就应该陪着我们,我们只听大王的。
    齐宣王:改日吧,改日寡人一定陪着你们去打猎。
    美玉:改日如果还要上朝呢?
    齐宣王哑然。
    片刻后,齐宣王叹了口气:其实寡人也不愿上朝,面对那些一本正经的大夫,一点都不自在……可田将军非要寡人上朝不可,寡人无法推辞。
    美玉:他是将军,怎么可以对大王发号施令?
    齐宣王:他不是发号施令,他的话有道理,寡人若长期不理朝政,就会失去国家。
    美玉:臣妾不信,大王几天不上朝,就会失去国家,如果真是那样,朝中大夫肯定不同大王一条心。
    佳女:大王虽然不上朝,但有公孙大夫代言,不同上朝一样吗?
    齐宣王为难地:寡人已经答应了田将军,若不上朝,他问起寡人,寡人无法回答……”
    美玉:他是大王的臣下,大王对臣下,没有必要非回答他的问话不可。
    齐宣王:他不是一般的臣下,他是统帅齐国军队的大将军,寡人还需要他收复边城,保卫齐国。
    佳女:大王可派他攻打边城,这样,他就不会来麻烦大王了……”
    齐宣王点头道:这到是个办法……”
    齐宣王拍了一下手。
    一宫人走入。
    齐宣王:传田忌将军进宫。
 
    21.齐王后宫 
    (田忌.齐宣王.公孙阅.宫卫数人)
    田忌向齐宣王叩头道:微臣叩见大王。
    齐宣王:坐吧。
    田忌起身坐在一旁。
    齐宣王:上午田将军一席话提醒了寡人,寡人不能忘记外患与内乱,寡人命你即刻率齐国大军,收复马陵、范城、廪丘三座边城。
    田忌:大王上次已经答应,等孙先生回来,再收复边城,今日为何又改变主意?
    齐宣王:孙先生迟迟不归,你让寡人等到何时?
    田忌:孙先生已经离开赵国,正在回国途中。
    齐宣王想了想:这样吧,你先率兵前往边城,待孙先生回来,寡人即刻命他赶往边城。
    田忌:大王,仓促用兵,难以取胜,何况我们面对的是强大的魏国军队,还是等孙先生回来后,再收复边城为好。
    公孙阅在一旁道:田将军,魏国的军队就那么可怕?
    田忌冷笑道:不是魏国军队可怕,是魏国的间隙可怕,他们无孔不入,防不胜防。
    公孙阅也冷笑道:无能之辈,才把自己的失败归于别人。
    田忌:公孙大夫说的对,但不完全,无能之辈不但把失败归于别人,还会使用见不得人的下贱计谋,以挽回自己的失败。
    公孙阅:计谋不分高下,能获胜便为上策。
    二人对话时,齐宣王一会看看公孙阅,一会又看田忌,终于沉不住气了,道:你们说的什么,寡人怎么听不明白?
    田忌:大王以后会明白的。
    齐宣王:寡人现在就想明白。
    田忌:微臣没有证据,难以说服大王。
    公孙阅在一旁道:田将军怀疑我是魏国的间隙,因为我是魏国人……”
    齐宣王:田将军,你不了解公孙大夫,邹相国了解他,他的夫人险些被庞涓杀害,他与庞涓有不共戴天之仇,怎么可能是魏国的间隙呢?
    田忌:大王,微臣并没说他是间隙,是他自己说的……”
    齐宣王:没说就好,公孙阅对寡人忠心耿耿,任何人都不应该怀疑他。
    田忌:该不该怀疑,到时自有公断。
    齐宣王:田将军,寡人的话你也不相信?
    田忌:不是不相信,是公孙阅的所作所为,使人难以相信。
    齐宣王:田将军,寡人知道你与邹相国长期不和,有些事邹相国做的也的确……对不起你,可事情已经过去了,相国也认了错,你不应该再记恨邹相国,更不应该把对相国的怨恨记在公孙大夫身上。
    田忌:有些事大王还不太清楚。
    齐宣王:寡人怎么不清楚,邹相国对寡人都说了。
    田忌:大王,邹相国对公孙阅的所作所为,也非常不满,微臣上午进见大王,便是受邹相国等人之托。
    齐宣王:这不可能吧,公孙大夫乃邹相国举荐于寡人,他怎么可能对公孙大夫不满呢?
    田忌:大王若不信,可传相国一问。
    齐宣王:区区小事,何必兴师动众呢?
    田忌:这不是小事,若微臣言之有误,岂不犯下欺君之罪?
    公孙阅在一旁道:大王,请相国进宫问明白很有必要,即便没有此事,也可以消除田将军的误会。
    齐宣王:好吧,传邹相国进宫。
 
    22.宫院门内 
    (邹忌.公孙阅)
    邹忌急急走进大门,一眼看见了立在门内等候着他的公孙阅,驻足道:公孙大夫,大王召我何事?
    公孙阅:田忌说相国对我所为非常不满,因而托他进宫告我的状……”
   邹忌连连摇头道:绝无此事……”他想起了什么:也许是鲍大夫的好友,假借我的名义……或者是田忌有意离间你我二人……”
    公孙阅:希望相国向大王解释清楚……”
    邹忌:我会的……”
    公孙阅:还有,一定要逼田忌出兵,去收复边城。
    邹忌:孙膑尚未回国,大王不会同意吧……”
    公孙阅:大王已经同意了,相国只需再加把火。
    邹忌犹豫不绝: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公孙阅冷冷一笑,话中带话地:田忌不走,还会假借相国的名义告我的状,一旦弄假成真,岂不把我逼上绝路……逼我绝路,对谁都没好处……”
    邹忌听出公孙阅的话外之音,连忙道:公孙大夫放心,我一定设法让田忌出兵……”
 
    23.齐王后宫 
    (齐宣王.田忌.邹忌.数宫卫)
    齐宣王对坐在一侧的邹忌道:邹相国,方才田忌大夫说的可是实情?
    邹忌对坐在另一侧的田忌:田将军,你弄错了,我怎么可能托你向大王进谏呢?如果有谏必进,我身为相国,可以亲自面见大王,又何必委托你呢?
    田忌不快地:这是高大夫他们亲口对我所说。
    邹忌:高大夫他们是鲍大夫的好友,鲍大夫被杀,他们心有怨气,他们曾求我向大王进谏,我没答应,这才找你,可能因为他们进谏心切,所以假借我的名义,这也在情理之中……”
    齐宣王:这个高大夫,寡人一定要重重惩罚他。
    邹忌:大王,算了,高大夫他们也是好心,目前齐国外有强敌,内有叛军,他们也是着急,害怕大王溺爱王妃,耽误国事……”
    齐宣王:寡人怎么会耽误国事呢?寡人今日下午召田将军入宫,就是命田将军率大军前往边城。
    田忌在一旁道忍不住道:大王,欲速则不达,收复边城之事,还是等孙膑回来再做决断为好。
    齐宣王不高兴地:田将军,难道你真的是害怕魏国军队?
    邹忌:大王,田将军不是害怕魏军,他之所以想等孙膑回来,是因为孙膑履败庞涓,孙膑回来攻打边城,更有把握……可话又说回来,孙膑迟迟不回来,我们总不能坐视公子郊师在边城叛乱而不管不问吧?再者,王命即出,不能收回,为臣者若抗命不从,大王还有何威严可谈?
    齐宣王:田将军,相国说的有理,寡人王命即出,不可收回,你速速率领大军,收复边城。
    田忌沉默不语。
    齐宣王不快地:田将军,你听见了吗?
    邹忌:田将军,抗命不从,可是死罪……”
    田忌无可奈何地对齐宣王:臣遵命。
 
    24.邹忌客厅 
    (邹忌.公孙阅)
    公孙阅高兴地对邹忌道:好,还是相国有办法!哼,田忌若兵败边城,军权就不再归他所有了!
    邹忌:公孙先生,我以齐国相国的名义,求你手下留情……”
    公孙阅:你是说对田忌?
    邹忌:不,我是说对齐国,不要让齐国灭亡好不好?
    公孙阅笑笑:不会的,我与庞元帅只是想除掉孙膑与田忌,然后使齐国成为魏国的兄弟……”
 
    25.田忌客厅 
    (田忌.禽滑.仆从)
    禽滑对田忌道:此时收复边城,是公孙阅与邹忌的阴谋,将军一走,临淄城内,他们更可以为所欲为了……”
    田忌:我知道是阴谋,可大王有命,我不好违抗。
    禽滑:那也不能听之任之。
    田忌:当然不能……禽先生,你可有对付他们的良策?
    禽滑想想,道:良策没有,只是权宜之计……”
    田忌:什么权宜之计?
    禽滑:将军可借口粮草未齐,屯兵于城外大营,与其拖延,等待孙先生归来,再想办法。
    田忌点头道:只有这样了……”
    一个仆从急急走入,气喘吁吁地:大将军,孙先生回来了!
    田忌闻此,喜出望外。

    出字幕:美人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一计,此计最早出自古兵法《六韬》(传说为姜太公所做)。美人计的意思是利用美女达到自己的目的。公孙阅利用美人计成为齐王近臣,齐王对他言听计从,使田忌和孙膑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欲知孙膑如何对付公孙阅的美人计,请看下集:反客为主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