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三集 反客为主

2011-08-12 16:04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689

 

第二十三集:反客为主
 
 
    1.田府院内 
    (孙膑.钟离春.田忌.禽滑.数仆从)
    孙膑和钟离春在几个仆从的陪伴下,迎面走来。
    田忌和禽滑急步迎上前。
    田忌来到孙膑面前,两人同时站住了,打量着对方。
    两人又几乎同时上前,抱住对方。
    田忌:孙先生,怎么才回来?
    孙膑:赵王不让走……”
    田忌:可把我想死了……”
    孙膑:我也是……”
    两人眼中的泪水几乎同时滚下……
 
    2.邹忌府客厅 
    (邹忌、邹夫人)
    邹忌心事忡忡地在屋内走来走去。
    邹夫人在一旁对邹忌道:吃饭吧……”
    邹忌:你们吃吧,我不想吃……”
    邹夫人看了看邹忌,道:还是为公孙阅的事吧……”
    邹忌点点头,叹了口气: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我现在处处受他所治……”
    邹夫人:找高大夫他们商量商量,人多智广,兴许有对策。
    邹忌叹了口气:高大夫他们不会再来了……即使来,也无能为力……”
    邹夫人:田将军呢,他有军队,手下还有许多谋士,你应该去找他……”
    邹忌:他不会帮我,我也不能依靠他……”
    邹夫人:照你这么说,对公孙阅就束手无策了……”
    邹忌沉默片刻,自语道:对,让他们去斗……”
 
    3.田忌府客厅 
    (孙膑.钟离春.田忌.禽滑.一仆从.邹忌)
    田忌、孙膑、禽滑、钟离春在座。
    田忌对孙膑:“……而今我们束手无策,我们望眼欲穿,盼先生回来,想一条妙计,对付公孙阅与邹忌。
    禽滑:首先要想办法破他们的美人计。
    钟离春:我今夜潜入王宫,把美女杀掉。
    孙膑摇摇头:公孙阅在宫中,你很难得手……即使得手,他还会再送美女……破美人计的关键,不是杀掉美女,而是想办法使大王迷途知返。
    田忌叹口气:鲍大夫劝说大王,死于非命,朝中大夫都不敢再对大王提及美女一事。
    孙膑:此时大王尚知迷不悟,规劝大王应以迂代直。
    田忌:如何以迂代直?
    孙膑:我还没想好……”
    一仆从走入:大将军,邹相国求见。
    田忌:他来干什么?
    仆从:说有要事相告。
    田忌:告诉他,我正忙于出兵之事,没有时间听他胡说八道。
    孙膑:将军,应该见见他,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将军可借此摸摸他们的底……”
    田忌对仆人:好,让他进来。
    仆从走出。
    孙膑:将军,我与钟离姑娘回避一下,暂时不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回到齐国。
    田忌点头道:好。
    孙膑和钟离春起身退入内室。
 
    邹忌走入,向田忌施礼,道:田将军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吧?
    田忌淡淡一笑,回礼道:相国与公孙阅本来就不是善人,我若逢事便生气,早就气死了。
    邹忌:田将军,我们之间有不少误会……我们坐下说好吗?
    田忌:坐吧。
    邹忌坐到田忌一侧,道:田将军,先王临终前,召我进宫,嘱咐我与田将军摈弃前嫌,和睦相处……我听说先王也如此嘱咐过将军……”
    田忌:邹相国不用绕弯子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邹忌:也好……今日大王召我进宫,我决无督促将军出兵之意,只是因为大王话已出口,我不好逆大王之意而行。
    田忌淡淡地:邹相国来此就是为了解释此事?
    邹忌:不全是……”
    田忌:邹相国还有何事?
    邹忌:我知道将军之所以不愿出兵,一是想等孙膑回国;二是害怕公孙阅与我串通一气,在临淄为所欲为……”
    田忌微微一笑:邹相国心里很明白。
    邹忌:田将军,我明白,但你不明白,我与公孙阅不是一路人,他的一些所作所为,我也不赞成……”
    田忌冷笑道:你在大王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邹忌叹了口气:我那是不得以而言之……大王因美女而听信于公孙阅,我如果不顺着公孙阅的意思说,公孙阅就会治我于死地。
    田忌冷笑道:公孙阅是相国的左膀右臂,他怎么可能治相国与死地呢?
    邹忌:将军有所不知,公孙阅心数不正……田将军,我们应该设法把公孙阅调出临淄,那怕一时也行,他留在大王身边,对齐国太危险了。
    田忌:我没办法把他调离临淄。
    邹忌:我有办法……”
    田忌:什么办法?
    邹忌:上奏大王,请公孙阅为监军,随将军攻打边城……”
    田忌冷笑道:你是想让他监督我吧……”
    邹忌:田将军,我完全没有此意,我只是想把他调出临淄……”
    田忌:会说的不如会听的,监军乃大王所派,他可以处处约束我。
    邹忌:将在外,君命可以不受,当年司马穰苴为将,曾因监军愈时不到,斩杀监军,大将军完全可以不被公孙阅所约束。
    禽滑:相国的意思,是想借将军之手,除掉公孙阅?
    邹忌:可以这么说……”
    禽滑:然后再通过宫中美女,除掉我们。
    邹忌连连摇头:我绝无此意。
    禽滑笑笑:相国善于无中生有,相国的话我们很难相信。
    邹忌:禽先生,我今晚所言,绝无欺诈之意,完全是为了齐国……”
    一仆从从内室走入,来到田忌身旁,耳语几句。
    田忌一愣:你没听错。
    仆从摇摇头。
    田忌沉思片刻,对仆从:下去吧。
    仆从退下。
    田忌对邹忌:相国方才说什么?
    邹忌:大将军,我今晚所言,绝无欺诈之意,完全是为了齐国,大将军若不信我可立字为据……”
    田忌沉吟片刻,道:既然相国说得如此诚恳,我就相信你一次……”
    邹忌喜出望外,连忙施礼道:多谢大将军。
    田忌:不必客气,你是为了齐国,我也是为了齐国……相国打算何时进宫。
    邹忌:事不易迟,我即刻进宫……”他再次施礼:告辞了。
    田忌:不送了。
    邹忌站起,转身走出。
    邹忌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外,孙膑便从内室走出。
    田忌急切地问孙膑:先生,为何要我答应邹忌?
    禽滑:先生,邹忌心怀叵测,若杀公孙阅,必中他的诡计。
    孙膑:我们不杀公孙阅……”
    田忌:公孙阅若当监军,不杀他,将处处受他所治。
    孙膑:只要公孙阅离开王宫,我们就有计可施……”
    田忌:先生有何计可施?
    孙膑:我们也派一个女人进宫,女人的话,大王能听的进去……”
 
    4.齐王后宫 
    (齐宣王.邹忌)
    齐王对邹忌道:相国这么晚来见寡人,一定有要事吧?
    邹忌:是的……明日田将军出征,微臣有一事放心不下……”
    齐王:何事?
    邹忌:此次出征,田将军并不情愿,微臣怕田将军出而不战,只是做做样子……”
    齐王:田将军不会这样吧……”
    邹忌:不会更好,但大王必须有所防备。
    齐王:如何防备?
    邹忌:派一大王所信任的大夫作为监军,随田将军出征,监督田将军……”
    齐王点点头:你说,派何人为好?
    邹忌:公孙大夫怎么样?
    齐王思索道:田将军对公孙大夫互有成见,公孙大夫做监军合适吗……”
    邹忌:正因为他们互有成见,才可为大王所用……”
    齐王:为何?
    邹忌:他们谁也不敢瞒着大王……”
    齐王点点头:有道理……”
 
    5.田忌府客厅 
    (孙膑.田忌.)
    孙膑端坐席上,手里握着一把摆卦用的蓍草。
    孙膑面前放着一四方木盘,盘中的蓍草摆着两个卦形,左边是卦,右边是卦。
    田忌坐在孙膑一旁,盯着木盘中的卦形。
    孙膑变动卦下端的一根蓍草,初六爻变为阳,卦形变为家人
    孙膑又换了一根蓍草,家人小畜
    田忌盯着孙膑的手。
    孙膑的手又改变了一根蓍草,小畜又变中孚
    “中孚再变卦,卦再变卦。
    孙膑放下手中所有蓍草,望着卦盘。
    田忌也望着卦盘。
    两人几乎同时抬起头,望着对方。
    孙膑似自语,又似对田忌:鸿雁飞落在高陵上,虽有九三与六四阻隔,九五、六二情投意合,鸳鸯即使拆散,最终仍将重新聚首……结局吉利,钟离春可以进宫。
    田忌忧心忡忡地:这一卦可是反客为主,如果大王看上钟离姑娘……换一个女人吧?
    孙膑:没有第二个女人能承担如此重任……”
    一阵沉默。
    田忌:如果真的被卦上言中,你和钟离姑娘可就……”
    孙膑沉默片刻,道:听天由命……”
 
    6.田忌府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
    钟离春一脸不快地对孙膑道:你别说了,你就是说破天,我也不去。
    孙膑:不是让你去当宫女,是让你假扮仆役,寻找机会劝说大王。
    钟离春:让我杀人可以,让我劝人不会,劝说齐王我更不会。
    孙膑:我教你怎么说……”
    钟离春:我学不会。
    孙膑:钟离春,难道你让我跪下求你不成?
    孙膑说着欲跪,钟离查连忙扶住他:别跪,你的腿不行……”
    孙膑:钟离春,若有别的办法,我绝不这样做……”
    一阵沉默。
    钟离春: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孙膑:说吧……”
    钟离春:让我打扮成一个丑女……”
    孙膑:那怎么可以,丑女进不了王宫……”
    钟离春:我自有办法进宫……”
    孙膑:丑女即使进宫,也无法接近大王……”
    钟离春:我有办法接近大王。
    孙膑:即使有办法接近大王,丑女的话大王也听不进去……”
    钟离春:照你的意思,我必须打扮的漂亮美丽……”
    孙膑:对,男人都愿意听漂亮女人说话,尤其是像大王这样的男人……”
    钟离春:然后大王一眼看中我,收我做王妃……”
    孙膑一怔:……怎么会呢……”
    钟离春:怎么不会?大王既然好色,见了漂亮的女人必然想占为己有……”
    孙膑片刻无语,然后道:可是……你若打扮成丑女,大王不愿见你,你如何劝说大王……”
    钟离春:我说过,我有办法……”
 
    7.齐军大营门口 
    (公孙阅.数士兵)
    一辆马车驶入圆木扎成的营门,马车上坐着踌躇满志的公孙阅。
 
    8.田忌营帐内 
    (公孙阅.田忌)
    公孙阅走入,向田忌施礼后,笑道:田将军,没想到吧,大王派我来做你的监军。
    田忌淡淡地:一定是邹忌举荐的你吧?
    公孙阅微微一笑,坐在席垫上:田将军可知道监军的权利?
    田忌:每一个士兵都知道。
    公孙阅:既然如此,我想知道田将军收复边城的作战方案……不过分吧?
    田忌:我还没想好。
    公孙阅冷笑道:大军已经集结,大将军不可能没想好……”
    田忌:此次出兵过于仓促,没想好很自然。
    公孙阅:将军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他说着站起了:我不强迫你,你何时想好,何时告诉我。请将军给我安排一顶营帐,我在我的营帐等你。
 
    9.后宫院内一处 
    (钟离春.国寺人)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丑妇人(仔细看方能看出他是化了装的钟离春)站在一中年寺人(宦官)面前,这寺人姓国。
    国寺人上下打量着她,脸带嘲讽之色:你叫什么名字?
    钟离春:“……无盐女。
    国寺人:家住何处?
    钟离春:无盐。
    国寺人:结过婚吗?
    钟离春:没有。
    国寺人笑笑:这么说,你还是一个姑娘……”
    钟离春:当然,不是姑娘,王宫不收。
    国寺人又笑笑:你虽是姑娘,可这长样……也太丑了点……王宫照样不收。
    钟离春:王宫招的是仆役,不是王妃,只要能干活就行,长的美丑有何妨碍?
    国寺人:这你就不知道了,王宫是大王住的地方,凡是女人,不论是王妃还是仆役,长相都要美,大王看在眼里才舒服,如果我收下你这个丑女,大王一见就厌恶,怪罪下来,我可担待不起。
    钟离春:大王还没见过我,你怎么知道大王厌恶我?
    国寺人:这还用说吗,你长的这么丑,我都不愿看你第二眼,何况大王呢。
    钟离春:你带我去见大王,大王若厌恶我,我再也不进王宫。
    国寺人笑笑:不用见大王,我这一关你就过不去,还是回家吧。
    钟离春:你不让我见大王,我就不回家。
    国寺人本起脸:你见到大王没什么好处,大王看你丑,一怒之下,会杀了你,还是走吧。
    钟离春:杀就杀,一生能见大王一面,我也知足了。
    国寺人有些无可奈何:你这脸皮也真厚!
    钟离春:不是脸皮厚,我进一趟王宫,连大王长的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就这么回去,乡邻们会笑话的。
    国寺人:好吧,我进去给你说一声,也好让你死了这条心……”
 
    10.齐王后宫 
    (齐宣王.美玉.佳女.国寺人)
    齐宣王和佳女正在下棋,棋势正紧。
    美玉在一旁看的有些不耐烦,道:大王别下了,我们到城外去玩好吗?
    齐宣王的眼睛盯着棋盘:寡人不能总是输啊,赢一盘寡人就走……”
    美玉不无埋怨地:佳女,都是你,你让大王赢一盘,我们不就可以走了吗……”
    齐宣王对佳女:佳女,你不能让,让了不算。
    佳女:大王,臣妾不会让……”
    美玉不满地斜了佳女一眼,刚想说什么,那个国寺人走入,向齐宣王施礼道:大王,有个无盐来的女人,要进宫做仆役,不知大王……”
    齐宣王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这等小事,不用打扰寡人,你们自己定吧。
    国寺人:大王有所不知,这个女人长的很丑,微臣怕大王厌恶其女,所以不想收……”
    齐宣王:不收就让她走。
    国寺人:微臣让她走,她不走,非要见大王一面不可……”
    齐宣王不快地:国寺人,你这官是不是越当越糊涂了?难道世上像样不像样的人,都可以见寡人吗?
    国寺人:微臣该死。
    齐宣王:把那个丑女人赶走。
    国寺人:是。
    国寺人转身欲走,美玉:等等。
    国寺人转过身:美王妃有何吩咐?
    美玉:国寺人,你把那个丑女叫来,我想见见她。
    国寺人为难地:大王说不见……”
    美玉:大王不见我见。
    国寺人对齐宣王:大王,美王妃要见那个丑女,不知大王……”
    齐宣王对美玉:美玉,一个丑女人,有什么可见的?
    美玉:不知丑就不知美……我想看看她到底有多么丑。
    齐宣王对国寺人:好吧,你把她叫进来。
 
    11.后宫院内一处 
    (钟离春.国寺人)
    国寺人来到钟离春身旁,道:算你有福气,走吧,大王答应见你……”
    国寺人说着转身走去。
    钟离春跟在国寺人身后:多谢大人美言……”
    国寺人冷笑道:别谢我,要谢,谢美王妃,她想看看你到底长的有多么丑。
    钟离春:“……”
 
    12.齐王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美玉.佳女.国寺人)
    国寺人向齐宣王施礼,指着钟离春道:大王,这位就是微臣方才所说的无盐女……”
    钟离春向齐宣王施一妇人之礼:贱女拜见大王。
    齐宣王等人的目光都盯着钟离春。
    齐宣王不由笑出声来:真是够丑的……”
    美玉笑道:我如果长这么丑,我就一头撞死……”她对佳女:佳女,你呢……”
    佳女:我如果这么丑,我不死……”
    美玉:不死干什么,让人厌恶?
    佳女:我如果是丑女,就时时陪伴姐姐,丑女伴美女,更能显出姐姐的美丽。
    美女:对,佳女说的有道理……大王,把这个丑女留下吧,让她陪伴我。
    齐宣王:算了,美玉,她陪你一天两天还可以,时间长了,你就会讨厌她……”
    美玉:一旦我讨厌她,就赶他走……大王,留下她吧……”
    齐宣王:你愿意留,就留下吧。
    美玉:丑女,跟我来……”
    钟离春向美玉施一礼:谢王妃。
    钟离春松了一口气,身子利索地转了过去,跟着美玉向外走去。
    齐宣王无意中看到了钟离春转身的姿势,突然想到什么,道:丑女,你站住。
    钟离春站住,回过头来,看着齐宣王。
    齐宣王盯着钟离春:方才寡人看你转身的姿势,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
    钟离春:贱女从未见过大王,大王又怎么可能见过贱女?
    齐宣王:寡人想不起来了,反正你转身的姿势,很眼熟……”
    美玉在一旁道:女人转身都这样,别看丑女丑,转身的姿势还是很好看的,她毕竟也是女人嘛。
    齐宣王看着钟离春还在想:实在想不起来了……”
    美玉笑道:大王,莫非你看上丑女了,要不让丑女留在你身边照顾你?
    齐宣王苦笑道:寡人怎么会看上她呢……我真的好像见过她……”
    美玉:大王,你慢慢想,想起来我再把丑女叫回来……”她对钟离春:丑女,我们走。
    钟离春这次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子,跟着美玉走出。
 
    13.田忌府孙膑住处 黄昏
    (禽滑.孙膑)
    禽滑对孙膑道:孙先生,钟离春进宫这步棋,可是够险的……”
    孙膑:只要你与田将军缠住公孙阅,不让他回王宫,钟离春就没什么危险。
    禽滑:我不是指公孙阅,我是指大王,如果大王看上钟离春,那就不好办了……”
    孙膑:“……不会,钟离春现在是丑女,要多丑有多丑,是个男人就看不上她,何况天天与美女打交道的大王呢。
    禽滑:我有一种预感,钟离春将做王宫的主人……”
    孙膑:禽先生很会开玩笑……”
    禽滑一本正经地:不是开玩笑,真的,我为此占过一卦,卦上就是这么说的……”
    孙膑暗自一惊,片刻后,脸上却装做无所谓的样子:如果这是这样,那到不是坏事,公孙阅的美人计不攻自破。
    禽滑:你别不信,到那时,你哭都没处哭……”
    一仆从走入,对禽滑:禽先生,车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禽滑向孙膑施礼道:孙先生,我走了,钟离春的事,千万别掉以轻心。
    孙膑:放心吧,钟离春不会出什么事……告诉田将军一定当心,公孙阅诡计多端,一定稳住他。
    禽滑:我知道……”
 
    14.王宫院花园内
    (齐宣王.钟离春.美玉.佳女.数宫女)
    钟离春一只手提着一只陶罐,另一只手拿着木勺在为鲜花浇水。
    齐宣王在美玉和佳女的陪伴下路过此处,他看到了浇花的钟离春。
    钟离春也看到了齐宣王,放下手中的陶罐和木勺,向齐王扬目,露齿。
    齐宣王笑笑。对美玉和佳女道:丑女真有意思,本来就丑,还出如此怪样……”
    齐宣王一行走过来。
    美玉对钟离春道:丑女,你这个样子就更丑了,别这样。
    钟离春停止扬目和露齿,一再举手,然后轻拍手腕,对齐宣王道:危险吧?危险吧?
    美玉:丑女,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个样子也不好看。
    齐宣王笑了:丑女,你是不是想逗寡人一乐,让寡人喜欢你?
    钟离春淡淡:我根本没有此意。
    齐宣王:那你为何要做这些古怪的动作?
    钟离春:别人都说大王聪明,我想以此考一考大王……请问大王,贱女方才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齐宣王:寡人没留心,你再为寡人做一边。
    钟离春再次扬目,露齿,然后一再举手,轻拍手腕,问道:危险吧?危险吧?
    齐宣王想了想,道:寡人不知道。他对佳女:佳女,你知道吗?
    佳女摇摇头。
    齐宣王对美玉:美玉,你呢?
    美玉:大王,她这些怪动作根本没什么意思,她是想借此接近大王。
    佳女:不,丑女这些动作有意思。
    齐宣王思索道:丑女,你这些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钟离春有意激将:大王如此聪明,竟然也被贱女考住了……”
    齐宣王冷笑道:你别得意,你这点伎俩,考不住寡人。
    钟离春:三天之内,大王能告诉贱女答案吗。
    齐宣王笑笑:用不了三天,最晚明天,寡人就告诉你答案。
    钟离春:贱女等待大王的答案。
 
    15.齐王后宫 
    (齐宣王.美玉.佳女)
   齐宣王坐在席垫上,如着魔一般,学着钟离春的样子:扬目,露齿,一再举手,然后轻拍手腕,问道:危险吧?危险吧?
    齐宣王沉思片刻,摇摇头,再重复一边刚才的动作。
    美玉和佳女从内室走出,来到齐宣王面前,轻声道:大王,睡吧。
    齐宣王:你们先睡吧。
    齐宣王说完,再次扬目,露齿……
    佳女在一旁道:大王,臣妾怀疑丑女是巫女……”
    齐宣王一怔,立刻停止动作:何以见得?
    佳女:她的那些动作是巫术,所以大王才废寝忘食,如着魔一般。
    齐宣王笑笑:白天寡人问过太史,他说这不是巫术,是隐语。
    美玉:大王没问太史,这些隐语是什么意思?
    齐宣王:太史也说不上来。
    美玉恨恨地:这个该死的丑女,明天我就赶她走!
    齐宣王:你不能赶走她,若赶走丑女,她一定小瞧寡人,以为寡人想不出答案,才把她赶走。
    美玉:一个丑女,大王不必如此认真。
    齐宣王:寡人身为一国之主,言出必信。
    美玉:大王如果想不出答案呢?
    齐宣王:不可能,今夜就是不睡觉,寡人也要想出答案。
    佳女:大王,臣妾有个主意,可使大王不用苦思冥想,就可以得到答案。
    齐宣王:什么主意?
    佳女:明日大王可以上朝,用丑女的隐语考一考朝中大夫,答对了,给以重奖,然后大王再用他们的答案回答丑女。
    齐宣王:好主意。
    美玉:如果朝中大夫也答不出来呢?
    齐宣王:不可能,朝中这么多大夫,难道就没有一个聪明人?
    佳女:如果他们都答不上来,大王便可以此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不要自以为是,动辄就对大王所为议论纷纷。
    齐宣王点头道:……”
 
   16.齐王宫内 
    (齐宣王.邹忌.众大夫.数宫卫)
    齐宣王坐在王位上,对身穿朝服的大夫们道:寡人前些日子身体不适,没能上朝,寡人听说有人对此颇有非议……”他看看众人:寡人不想追查此事,寡人只想考一考在座的诸位,如果答上寡人所问,寡人赏金百两;如果答不上来,以后就不要自以为是,动辄对寡人的所为评头论足。
    大夫甲施礼道:大王,如果微臣答上来,微臣不想要百两黄金。
    齐宣王:你想要什么?
    大夫甲:请大王允许微臣对大王直舒己见,而不怪罪。
    齐宣王有些不快:可以,只要你能答的上来。
    大夫甲施礼道:谢大王……不知大王所问何事?
    齐宣王:你们看着寡人……”
    齐宣王说罢,扬目,露齿,然后一再举手,轻拍手腕,对众人问道:危险吧?危险吧?
    众大夫都盯着齐宣王。
    齐宣王动作完毕,对众人道:方才寡人这些动作是隐语,你们谁知道这段隐语的含义?
    众人沉思。
    一大夫摇摇头,道:这段隐语太深奥了,微臣一时悟不出其中的含义……”
    另一大夫:微臣也难解其意。
    齐宣王:怎么,朝中竟没有一个聪明人?
    大夫甲欲言又止。
    齐宣王看了大夫甲一眼,道:高大夫,你不是很想得到寡人的奖赏吗,为何不说?
    大夫甲:微臣虽想得到大王的奖赏,但不知对隐语理解的对否……”
    齐宣王:不对也无妨,说吧。
    大夫甲:扬目是看的远;露齿是说话声音大;一再举手是力大无穷;轻拍手腕是可替人做事;高喊"危险",是做事要谨慎。
    齐宣王点头道:恩,有点意思。
    大夫甲:大王,这么说,微臣说对了……”
 
    17.齐王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
    钟离春对齐宣王:“……不对,这段隐语不是这种解释……”
    齐宣王:为何不对?
    钟离春:扬目的意思是代替大王察看烽火之变,国家将有战乱;露齿的意思是代替大王打开群臣之口,让他们敢于犯颜直谏;举手的意思是斥退奸佞之徒,举荐贤人为臣;拍腕的意思是替大王拆毁游乐饮宴之台,以崇尚节俭。
    齐宣王:问"危险"又是何意?
    钟离春:国家将有战乱,视而不见,危险;群臣只顾保身,不敢犯言直谏,危险;奸佞当权,贤臣不举,危险;沉醉于游乐饮宴,不崇尚节俭,危险。
   齐宣王若有所思,不住点头……
 
    18.齐王宫内 
    (齐宣王.邹忌.众大夫.数宫卫)
    大夫甲赞叹道:大王的解释太好了,微臣心服口服。
    大夫丙:大王的解释,就是治国良策,太精彩了!
    齐宣王:你们是在吹捧寡人吧?
    大夫甲:大王,微臣决无此意。
    大夫丙:大王,微臣也无此意。
    大夫甲:大王,说实话,前些日子微臣看到大王不关心朝政,不分昼夜与两个王妃……”他意识到自己口误,立刻叩头道:大王,微臣该死,不该提到王妃……”
   齐宣王:说吧,寡人不怪罪你。
    大夫甲脸带兴奋之色:微臣以为大王思无大智,胸无大计……当今天下,诸侯争霸,不思进取者,必被强者所灭,微臣为齐国担忧……今日听大王一席话,微臣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大王是如此聪明之人,只要大王将聪明付之于行动,齐国何愁不霸!
    齐宣王被大夫甲的话所感染,由衷地:高大夫一番话,说的寡人非常惭愧……”
    大夫甲:大王,微臣之言并未讽刺大王之意,微臣是真心为大王对隐语的解释所叹服与高兴!
    齐宣王:寡人不是为你的话而惭愧,寡人是为自己……你们可知道,这段隐语,是何人解释的吗?
    大夫甲疑惑地:不是大王嘛……”
    齐宣王摇摇头:不是……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平常,相貌非常……也非常平常的女人……”
    众人大惑不解。
    大夫甲:大王所说,可是真的……”
    齐宣王:寡人身为一国之主,怎么可以说谎呢?
    大夫甲:这个女人在何处?
    齐宣王:就在寡人宫中……”
    大夫丙:是一个王妃?
    齐宣王稍稍犹豫片刻。
    大夫甲:如果是王妃,大王就应该册封她为王后,大王不是还没册封王后吗?
    齐宣王:她不是王妃,是一个做粗活的仆役……”
    大夫丙:大王,如此聪慧的女人,怎么能让她做仆役呢,应该封她为王妃,不,王后。
    大夫甲:大王,若有这样的王后辅佐大王,齐国必将称霸于诸侯!
    齐宣王犹豫道:可是这个女人长的……丑了一些……”
    大夫甲:王后要内主王宫之事,外晓国家安危,应该是一个聪慧的人,相貌只在其次。
    大夫丙:大王宫中,美貌的王妃宫女成群,争宠者,不乏其人,若无一个聪慧的女人主管后宫,大王将不得安宁。
    齐宣王点头道:说的也是……”然后不无遗憾地:如果这个女人再长的漂亮,那就更好了……”
    大夫甲: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当用其所长。
    大夫丙:大王若称霸天下,何愁无美女陪伴大王。
    大夫甲嗔了大夫丙一眼:这是两回事。
    齐宣王还有些犹豫,问一直没开口说话的邹忌:邹相国,你说呢?
    邹忌:高大夫说的很有道理,王后应该是一个聪慧的人,相貌只在其次。
    齐宣王终于定下决心:好,寡人就封她为王后。
 
    19.齐王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
    跪在齐宣往面前的钟离春连连摇头:不,不行,贱女绝不当王后!
    齐宣王大惑不解地:丑女,不,无盐女,做寡人的王后,乃世上女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你怎么不愿当呢?
    钟离春:贱女……贱女太丑,不配做王后。
    齐宣王:王后应内主王宫之事,外晓国家安危,相貌只在其次,你是齐国最聪慧的女人,做王后是理所当然。
    钟离春:可是,贱女长的太丑,做王后,王妃们会风言风语,久而久之,大王就会后悔,如其以后让大王后悔,不如现在不做王后。
    齐宣王:寡人一言九鼎,绝不后悔。
    钟离春极力寻找理由:大王即使不后悔,贱女也……不能当王后……”
    齐宣王:为什么?
    钟离春:贱女已经……有男人了。
    齐宣王一愣,脸色突变:你进宫的之时不是说没有结过婚嘛,难道你是欺骗寡人?
    钟离春:贱女不敢欺骗大王,贱女的确没结过婚。
    齐宣王:那你为何说已经有男人了?
    钟离春:贱女相中了一个男人,他也相中了贱女,只是还没来得及商量婚事。
    齐宣王:你相中的那个男人是干什么的?
    钟离春:与贱女一样,也是一个平常百姓。
    齐宣王:寡人赏他千两黄金,一座千户城邑,让他另择佳妻。
    钟离春连忙道:不,他不会要大王的城邑……”
    齐宣王:他想要什么,寡人给他什么。
    钟离春:他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要贱女……”
    齐宣王笑笑:不会的,世上没有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相貌……不漂亮的女人,放弃黄金与城邑。
    钟离春:这个男人不同,再多的黄金,再大的城邑,他也不放在眼里。
    齐宣王:你告诉寡人他在何处,寡人召他进宫,当面对他说。
    钟离春:……”
    齐宣王笑笑:这个男人可能根本不存在吧……”
    钟离春:不,他存在,在……”
    齐宣王:既然存在,你就应该让他来见寡人。
    钟离春:他不会来的……”
    齐宣王看着钟离春微微一笑:无盐女,不论你有任何理由,也不论你答应与否,寡人既然在朝上当着众臣的面决定封你为王后,就绝不会改变。
 
    20.田府孙膑住处 
    (孙膑.钟离春)
    孙膑长叹一口气,心中道:难道真的被那一卦言中了……”
    跪坐在一旁的钟离春一脸着急地:孙先生,赶快想个办法吧……”
    孙膑似自语,又似对钟离春:能有什么办法……”
    钟离春:没有办法,我只好离开王宫。
    孙膑脱口而出:不行,如果你离开王宫,我们将前功尽弃。
    钟离春:那你说怎么办,我是你的人,我不能嫁给大王。
    孙膑沉默不语。
    钟离春:要不我们就把真情告诉大王……”
    孙膑:更不行,欺骗大王,不但我们难逃干系,就是田将军一家也将受到我们的牵连。
    钟离春有些不快:这不行,那不行,难道只有我嫁给大王才行?
    孙膑再次沉默。
    钟离春:先生,你到是说话阿!
    孙膑很艰难地:这是命……只有这样了……”
    钟离春一怔:你说什么?
    孙膑:天命难违,只有嫁给大王了……如果你当了王后,就是反客为主,公孙阅的美人计……”
    钟离春扬手一掌打在孙膑脸上,气愤地:孙膑,你是不是早有此意,故意让我钻你的圈套?
    孙膑:不,没有……”
    钟离春:你在骗我,我早就看出了,你不想要我,想把我甩掉!
    孙膑一脸真诚地:钟离春,我怎么会这样呢,我们生死于共,患难相处,我从心里喜欢你……”
    钟离春:那你为什么迟迟不娶我?如果你早娶了我,我就不会去当什么狗屁王后了……”
    泪水在钟离春眼中转动。
    孙膑:钟离春,难道我就不想娶你吗?是庞涓害的我们颠沛流离,连一点安稳的时间都没有,我没有机会娶你……”
    泪水从钟离春眼中潸然而下……
    孙膑:我本打算这次回到齐国,一待安顿下来,就办婚事,可是,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怨我,怨我考虑不周……”
    钟离春一把抱住孙膑:先生,我不能没有你,不能……”
    孙膑脸上也挂满了泪珠。
    孙膑:我也不能没有你……可是,看到我们的故国,被公孙阅,还有那两个该死的美女搞成这样,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对你我二人来说,这样一个结局,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可对齐国,对田将军,以及希望齐国强大的臣民百姓,这个结局……应该说……是最好不过了……一个聪慧的王后,足以降服淫荡的美女,使大王摆脱邪恶的纠缠,疏远嬖幸佞臣,亲近贤人良才,使齐国振兴……钟离春,我不强迫你,也不愿强迫你,你看着办吧……如果,你认为我们的婚事,比齐国,比齐国的百姓,比田将军、禽先生这些肝胆相照的朋友都重要,我就跟着你走,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久久地沉默。
    窗外是宁静的夜空,夜空中高挂着皓洁的圆月……
 
    21.齐王后宫 
    (钟离春.齐宣王.美玉.佳女.众王妃和宫女)
    齐宣王关切地注视着通往内室的门口。
    站在齐王身后的美玉、佳女脸上露出轻蔑之色。
    美玉低声对佳女道:丑女当王后,天下奇闻。
    佳女也是低声地:以后有她哭的时侯……”
    齐宣王回头嗔了她们一眼。
    二人立刻闭嘴。
    齐宣王又回过头,盯着内室门,他突然惊呆了。
    身穿王后服饰的钟离春,露出光彩照人的真面貌,她在两个宫女的陪伴下,走出内室。
    美玉和佳女也惊呆了。
    钟离春缓步来到齐宣王面前,施一礼,轻声道:大王。
    齐宣王叹道:王后,寡人没想到你如此美丽……”
    钟离春:臣妾不美,是华丽的服饰掩饰了臣妾的丑陋。
    齐宣王:不,王后原本就很美,一种高贵的美。
    齐宣王说着握住钟离春的手,将她领到王位前,两人并肩而坐。
    齐宣王对众王妃和宫女道:从今以后,后宫上下,一切要听从王后之命,若有抗命者,王后可随意处置。
    众人施礼道:臣妾遵命。
    一脸威严的钟离春。
    出字幕:反客为主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计。该计的意思是:由客变主,力争主动。孙膑为破美人计,派钟离春进宫,用隐语劝说齐王,齐王看中钟离春聪慧,欲封钟离春为后,孙膑为国家放弃个人情感,劝说钟离春反客为主,成为王宫的主人,变被动为主动。欲知钟离春如何对付在宫中作祟的美女,请看下集:指桑骂槐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