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四集 指桑骂槐

2011-08-15 14:4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2304

 

第二十四集:指桑骂槐
 
    1.齐王后宫寝室 
  (齐宣王、钟离春)
    室内,处处是红色。
    坐在睡榻上的齐宣王看着身旁的钟离春,道:王后,寡人越看,越觉得曾经见过你。
    钟离春笑笑:臣妾第一次见大王时,丑陋无比,大王就说见过臣妾,如今臣妾已还本来面目,寡人还说见过臣妾,不知大王见过的臣妾,是何等模样?
    齐宣王思索道:不是丑样,也不是现在这样……”
    钟离春:那是什么样……”
    齐宣王:寡人说不上来……”
    钟离春:也许,臣妾与大王见过的什么人,有某些相似之处……”
    齐宣王:也可能……王后,你有如此美貌,为何要扮作丑女进宫呢?
    钟离春:“……大王宫中美女如云,臣妾若不装扮丑女,能引起大王的注意吗?
    齐宣王:王后的想法倒是与众不同……可是,因装扮丑女,王后险些进不了王宫,多亏美玉留下了王后。
    钟离春:臣妾不会忘记美王妃的恩德。
    齐宣王:寡人也非常喜欢美玉、佳女,寡人希望王后对待她们如姐妹一般,可以吗?
    钟离春不情愿地:可以……”
    齐宣王:寡人这就放心了……王后,歇息吧……”
    钟离春:大王,臣妾有个请求……”
    齐宣王:说吧。
    钟离春:臣妾希望大王以治理国家为当务之急,以选贤任能为首位大事,不再贪图安逸,沉醉于宫中美色之中……”
    齐宣王:王后放心,寡人一定做到……王后,歇息吧……”
    钟离春:大王,臣妾还没说完……”
    齐宣王:还有何事……”
    钟离春:大王振兴齐国之前,暂且不能受用臣妾之身……”
    齐宣王一怔,然后道:“……王后是不是担心寡人因为迷恋王后的美色,再次耽误国政?
    钟离春:不是……”
    齐宣王:那为什么?
    钟离春:大王听说过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灭吴复国的故事吗?
    齐宣王:听说过,越王勾践为灭吴复国,夜卧柴草,日尝苦胆,如果寡人处在勾践的境地,也能做到卧薪尝胆。
    钟离春:越王最难能可贵的还不是卧薪尝胆……”
    齐宣王:是什么?
    钟离春:越国有绝色美女西施,越王本可以将其留在身旁,但他没有,他把美貌的西施送给了吴王……越王如此克制自己的欲望,将全部精力用于国事,越国能不复兴吗?
    齐宣王若有所思。
    钟离春:臣妾之所以肯求大王暂且不受用臣妾之身,是想表示振兴齐国的决心,这不但是对大王,也是对臣妾……”他看看齐宣王:大王,齐国振兴之时,我们再尽情享受夫妻之乐好吗?
    齐宣王:王后,难得你为了寡人的国家,如此良苦用心……寡人答应你……”
    钟离春如释重负,道:还有,前些日子,大王积下的奏册太多,不处理完这些奏册,大王暂不要到嫔妃住处过夜,好吗?
    齐宣王:王后放心,王后能为振兴寡人的国家如此苛求自己,寡人身为一国之主,为何不能?
 
    2.齐王后宫美玉住处 
  (美玉、佳女、数嫔妃)
    美玉、佳女等四五个嫔妃坐在屋内,眼中充满失落和嫉恨。
    嫔妃甲:美王妃,大王如此宠爱你,我们都以为当王后的应该是你,没想到这个下贱的无盐女竟然当了王后!
    佳女:无盐女很有心计,她装扮成丑女,接近大王,然后以丑变美,即使不美,大王也觉得她美丽无比。
    嫔妃乙:美王妃,你可不能让无盐女骑在你头上,如果你就这么认了,我们也不答应。
    美玉恨恨地:我才不会让她骑在我的头上……”
 
    3.齐王宫中 
  (众大夫、齐宣王、数宫卫、孙膑、邹忌)
    大夫们身穿朝服跪坐两旁。
    齐宣王:自即日起,凡犯颜进谏者,指出寡人的错误,寡人给予重赏;凡有才能者,寡人量才而用;凡举荐贤人者,寡人敬为上宾……”
    一宫卫走入,对齐宣王:大王,孙膑求见。
    齐宣王一怔:孙膑回来了?
    宫卫点点头:就在宫外。
    齐宣王:传他进宫……不,请他进宫。
 
    孙膑走入王宫,来到齐宣王面前,向齐宣王拱手施礼道:大王,孙膑腿有残疾,不能下跪,只能站立施礼,请大王不要怪罪。
    齐宣王指指一侧的位置:寡人不怪罪,先生请坐。
    孙膑坐在齐宣王一侧。
    齐宣王:寡人盼先生,如久旱盼雨,孙先生终于归国,寡人由衷高兴。孙先生,先王曾封先生为军师,今日寡人也封你为军师,为寡人出谋划策,振兴齐国,如何?
    孙膑拱手一礼:孙膑感谢大王信任。
    齐宣王:先生,寡人本有许多国事要问先生,但田将军与公孙大夫带领军队已前往边城,大战在即,寡人命你即刻赶往边城,帮助田将军,收复边城,活捉公子郊师,稳定齐国边境。
    孙膑:大王,微臣可以说实话吗?
    齐宣王:当然可以,先生没来之前,寡人已当着众大夫的面言明,凡犯颜进谏者,寡人都有重赏。
    孙膑:大王,若此时收复边城,必败无疑。
    齐宣王:为什么?
    孙膑:田将军的大军尚未到达边城,魏国大军早已在边境严阵以待,以内乱不久尚未整顿的齐国军队,对强大有备的敌人,岂有不败之理?
    齐宣王:军师怎么知道魏国军队早有所备?
    孙膑:微臣在赵国之时,就收买间细前往边城,这是间细所言。
    齐宣王:依军师之见,应当如何行事?
    孙膑:立刻派快马,命田将军率大军速速返回,待时机成熟,再收复边城。
    齐宣王对邹忌:邹相国,你说呢?
    邹忌沉吟片刻,道:用兵之事,微臣不甚明白,既然大王封孙先生为军师,就听从军师之意吧……”
    孙膑看了邹忌一眼。
    邹忌向孙膑歉意地点点头。
    齐宣王:好吧,寡人即刻命田将军撤军。
 
    4.田忌营帐内 
  (田忌、孙公阅、田国、数将军)
    田忌对公孙阅:监军,大王命我们放弃收复边城立刻率军队返回临淄。
    公孙阅对田忌道:这不可能,大王不可能放弃收复边城。
    田忌递过书信:这是大王的亲笔书信。
    公孙阅接过看了看:谁知是真是假……”
    田忌:监军的意思是说,书信是我伪造?
    公孙阅:不是没这个可能。
    田忌:我没这么大的胆子,也没有这个必要。
    公孙阅:怎么没必要,你本来就不想收复边城。
    田忌:我不是不想收复,是因为时机不成熟。
    公孙阅:我看你是因为害怕魏国军队。
    田忌:你别激我,激我也没用,大王有命,我明天就撤军。
   公孙阅:不能撤。
    田忌:你敢违背大王之命?
    公孙阅:你说的大王之命我不相信,我今晚就骑快马回临淄问明真情,你等我回来才能撤军。
    田忌:我为什么要等你?
    公孙阅:我是监军。
    田忌:只要你不是大王,我就不等你。
    公孙阅抽出剑:身为监军,我可以斩杀不听监军之命的任何人。
    田忌拍了一下手。
    田国等将军走入,他们手里也拿着剑。
    田忌:公孙大夫,我身为大将军,也可以斩杀不听大将军之命的任何人,包括监军……”
    公孙阅:我是大王派来的监军,我的一行一动代表大王,你没权力处置我。
    田忌冷笑道:当年司马穰苴就处置过先王的监军,罪名是愈时不到……”
    公孙阅愣了片刻,收剑冷笑道:你们是早有预谋……哼,我回去禀告大王,大王不会饶恕你们。
    田忌:请便。
    公孙阅转身欲走。
    田忌:公孙大夫,你先别走。
    田忌话音未落,田国等人拦住公孙阅。
    公孙阅转过身:怎么,大将军不敢让我回去禀告大王?
    田忌:不是,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不论是何人,若擅自离开军营,本将军都将依照军法,严加惩处。
    公孙阅望了田忌片刻,冷笑道:田将军打仗虽然不行,玩弄权术,还有一套……好,我就暂且让你得意几天。
    公孙阅说完,转身而出。
    田国对田忌:大将军,不如趁此干掉他。
    田忌:不能操之过急,军师有信,让我们先拖住他,回去再设计除掉他……”
 
    5.后宫 
  (美玉、齐宣王、姜寺人、宫女)
    美玉飘然走入,娇声道:大王,还没歇息?
    正在翻看简册的齐宣王抬起头,眼睛一亮:美玉……”他指指身旁的席垫:来,坐。
    美玉坐到齐宣王身旁:大王有了王后,一定把臣妾忘了吧……”
    齐宣王:怎么会呢……”
    美玉:那为何大王多日不去看望臣妾?
    齐宣王指指几上堆着的简册:前些日子积下这么多奏册,需要寡人处理,寡人没有时间。
    美玉拿起一卷简册翻了翻,好像很随意地:王后怎么不在此陪伴大王?
    齐宣王:王后到宫女们的住处巡视去了。
    美玉:大王,王后她……她让大王满意吗?
    齐宣王:当然满意,王后主管后宫,井然有条,她时时鞭策寡人,振兴齐国,寡人有如此王后,心满意足。
    美玉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臣妾是指王后晚上伺奉大王……”
    齐宣王沉吟片刻,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美玉:王后长的如此美貌,臣妾觉得,她伺奉大王,一定比臣妾更令大王满意……”美玉说着看了齐宣王一眼。
    齐宣王轻轻叹了口气,道:王后什么都好,就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此话一点不假。
    美玉:听大王的意思,王后好像不善于伺奉大王……”
    齐宣王:她的心思不在这方面。
    美玉:大王,王后进宫之前是姑娘,未经过男女之事,有机会,臣妾开导她一番,她就知道如何伺奉大王了……”
    齐宣王:不,你不能对王后提及此事。
    美玉:为什么?难道大王不想让王后体贴入微的伺奉大王吗?
    齐宣王:不是,是王后她……她的心思全放在协助寡人,振兴齐国……”
    美玉赞叹道:如此贤明的王后,真是难得……不过,话有又说回来了,大王是个男人,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女人的……陪伴,绝不会身心愉快……”
    齐宣王沉默不语。
    美玉:大王,臣妾去找王后,跟她说说这个道理。
    齐宣王:你别去,我已经答应王后了……”
    美玉看着齐宣王:大王的决心真难得……”她看了看齐宣王:臣妾不再耽误大王的正事了……”她施一礼:告辞了……”
    美玉起身走去。
    齐宣王终于忍在住了:美玉,你别走……”
    美玉转过身,含情脉脉地看着齐宣王:大王,还有何吩咐?
    齐宣王:今晚你留下吧……”
    美玉:臣妾不敢,臣妾害怕王后看见,怨恨臣妾……”
    齐宣王无言。
    美玉:如果大王到臣妾的寝宫,王后眼不见,心不乱……”她看了看齐宣王:算了,就当臣妾没说,耽误了大王的政事,臣妾担待不起……大王,臣妾走了……”
    美玉身子好看的一扭,转身走去。
    齐宣王望着美玉的背影。
    美玉的背影在门口消失了。
    齐宣王愣愣地看着几上的简册,自语道:下不为例。
    齐宣王说着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立在门口的一年轻寺人----姜寺人:大王可是到美王妃那里……”
    齐宣王驻足,看了看姜寺人,不快地:不该问的别问。
    姜寺人:小人是怕王后问起大王,小人不知如何回答。
    齐宣王:就说不知道。
    姜寺人:小人明白了。
 
    6.美玉住处 
  (佳女、美玉、一宫女)
    佳女关切地问:怎么样?
    美玉得意地:大王肯定来……”她轻蔑地笑笑:我本以为无盐女有多么高的手段呢,没想到她根本不会愉悦男人,不会愉悦男人的女人,长的再美,男人也不会留恋她………”
    一宫女走入:美王妃,大王来了……”
    美玉高兴地:妹妹,我说的不错吧……”
 
    7.齐王后宫 
  (钟离春、二宫女、姜寺人)
    钟离春在两个宫女的陪同下走入,她来到几前,翻了翻几上的简册,然后问立在一旁的姜寺人:大王呢,他睡了吗?
    姜寺人:没有,大王出去了。
    钟离春:大王去何处了?
    姜寺人:不知道。
    钟离春:你应该知道。
    姜寺人:是,小人知错。
    钟离春:去,把大王找回来。
    姜寺人转身欲走。
    钟离春对宫女:算了,我去吧。
 
    8.美玉住处 
  (美玉、齐宣王)
    睡榻上,美玉紧紧搂着齐宣王:大王,你能天天睡在臣妾身边吗……”
    齐宣王:寡人不能……”
    美玉:为什么,大王不是说王后她……”
    齐宣王:寡人要处理许多国事,不可能与爱妃天天晚上愉悦……”
    美玉:……只要大王晚上不处理国事,就到臣妾这里,好吗……”
    齐宣王点点头,然后紧紧将美玉搂在怀里……
 
    9.窗外 
  (钟离春)
    窗外站着钟离春。
    齐宣王和美玉的低低喘息声和说话声飘出窗外:
    “大王……臣妾一天也离不开大王……”
    “寡人也是……”
    “臣妾愿让大王……尽情享用……臣妾的身子……”
    “美玉,寡人真想天天来,天天……”
    钟离春在窗下站了片刻,转身走去。
 
    10.田府孙膑住处 
  (钟离春、孙膑)
    钟离春对孙膑道:先生,大王又被美王妃缠住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孙膑:你只是名义上的王后,美王妃当然要乘虚而入了,如果你与大王做真夫妻,大王就不会这样了……”
    钟离春:是你同意的,我只当名义上的王后……”
    孙膑:我是说,如果大王没有疑义……”
    钟离春:大王有疑义,我就不会再当王后了。
    孙膑:可是……公孙阅就要回来了,你无法瞒住他……”
    钟离春:“……大王已经答应不让公孙阅掌管王宫之事,他见不到我。
    孙膑:宫墙挡不住他,就像挡不住你一样,他想见你,就能见到你……”
    钟离春:他就是把我的真情告诉大王,大王也不会怪罪我,我这样做是为了大王的国家。
    孙膑:公孙阅决不会只说真情,他还会无中生有,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添枝加叶告诉大王,那样我们可就被动了……”
    钟离春:你让我当王后的时侯,就应该考虑到公孙阅要回来。
    孙膑:我考虑过,我当时想,大王决不会答应你只做名义上的王后,只要你与大王结为真夫妻,公孙阅再无中生有,也无济于事……可是谁想到,大王竟然被你说服了……”他看看钟离春:钟离春,你既然做了王后,就应该伺奉大王,尽为妻之责……”
    钟离春:我不愿意,我喜欢的是你,我早晚要离开王宫,和你在一起。
    孙膑:你即使与大王结为真夫妻,我以后也绝不埋怨你……”
    钟离春:我既然喜欢的是你,就要留一个清白的身子给你……否则,我现在就离开王宫。
    孙膑:“……”
    钟离春:先生,你还是想别的办法对付美王妃吧……”
    孙膑:要对付的不仅仅是美王妃,嫔妃们若知道你与大王只是名义的夫妻,都会乘虚而入,纠缠大王,最终把你排挤下去……”
    钟离春:如果那样,我求之不得。
    孙膑:可眼下,齐国需要你做王后……”
    钟离春: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做名义上的王后。
    孙膑思索片刻,道:那就只能采用权宜之策,指桑骂槐,杀一儆百……”
 
    11.齐王后宫 
  (钟离春、齐宣王)
    钟离春对齐宣王道:大王,你忘记振兴齐国的誓言了吗?
    齐宣王:没有。
    钟离春:那为何未处理完奏册,大王就前往美王妃处过夜?
    齐宣王:美王妃……身体不适,寡人去看望她……”
    钟离春:大王,男欢女爱,人之常情,臣妾只敢苛求自己,不敢苛求大王,但是我们有言在先,国事第一,欢愉其次……若言而无信,齐国怎能振兴?
    齐宣王:王后,下不为例,好吗……”
    钟离春:大王是一国之主,大王说了算。
    齐宣王:后宫之事,还是王后说了算。
    钟离春:大王既然如此之说,臣妾将对宫中嫔妃约法三则。
 
    12.原野 
  (田忌、公孙阅、众士兵)
    一面齐国的将旗,旗下是缓缓行驶的战车,车上立着田忌和公孙阅。
    车后的士兵不紧不慢随车而行。
    公孙阅对田忌:大将军,能不能让军队走的快一些?
    田忌:不能。孙先生常说,退兵之时,不可过于仓促,过于仓促,敌人将有机可乘。
    公孙阅:我们已经撤离边城百里有余了,敌人不可能再袭击我们了。
    田忌:孙先生常说:兵者,诡道也。你认为不可能,往往是可能之时。
    公孙阅无言。
 
    13.齐王后宫 
  (众嫔妃、钟离春、美玉、佳女)
    嫔妃们站立在钟离春面前,美玉和佳女也在。
    钟离春对众人道:如今齐国,外有强敌,内有叛乱,为使大王集中精力处理朝政之事,本后对后宫嫔妃约法三则:一、大王夜间若有奏册待批,不得干扰大王;二、大王疲惫之时,不得留大王过夜;三、留大王过夜,不得耽误大王早朝。若有违约者,宫法处置,严惩不贷。你们听明白了吗?
    嫔妃们鼓齐罗不齐地:听明白了……”
    嫔妃甲:王后,臣妾不明白。
    钟离春:何处不明白?
    嫔妃甲:如果大王未批完奏册,却非要到臣妾房中过夜不可,臣妾怎么办?
    钟离春:劝大王回来。
    嫔妃甲:大王若不听呢?
    钟离春:派人告诉本后,本后劝大王回来。
    嫔妃甲:若大王也不听王后的呢?
    钟离春:大王是明君,晓之兴国之理,动之强国之情,大王不会不听。
    嫔妃乙:王后,臣妾也有一事不明。
    钟离春:讲。
    嫔妃乙:若是大王强迫臣妾违背王后的约法,王后应该处置谁?
    钟离春:大王言而有信,大王赞成约法三则,大王不会违背自己的诺言。
    嫔妃乙:大王是男人,男人离不开女人,若大王身边的女人不会伺奉大王,大王将难以自己,违背王后的约法……若是这样,王后如何处置?
    钟离春脸色十分难看: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
    美玉和佳女得意地对视一眼。
 
    14.玉住处 
  (美玉、佳女)
    美玉轻蔑地:她有个狗屁办法……哼,今晚我去找大王,看她敢把我怎么样!
    佳女:姐姐,你别去,王后公布约法三则,就是对姐姐来的。
    美玉:我才不害怕她的淫威呢,只要大王喜欢我,她不敢把我怎么样!
    佳女:姐姐,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不直接与王后对抗的好,她毕竟是后宫之主,闹僵了,大王也不好过问。
    美玉:那你说怎么办?
    佳女:今晚我去请大王,说你病了,让大王主动来找你……”
    美玉:好,就这样。
 
    15.齐王后宫 
  (齐宣王、佳女)
    齐宣王正在批阅简册,佳女走进,轻声道:大王……”
    齐宣王抬起头:佳女,来,坐。
    佳女:臣妾不敢坐……”
    齐宣王:你这是什么话,寡人让你坐,你怎么说不敢坐呢?
    佳女:王后约法三则,不让嫔妃干扰大王批阅奏册。
    齐宣王笑笑:王后的约法三则,倒是很有约束力。
    佳女:那当然,王后是后宫之主,约法三则又经大王赞许,臣妾们都不敢违背。
    齐宣王笑笑:不必这么拘谨,你坐在寡人身旁不会干扰寡人,反而会使寡人,处理奏册更有精神……”指指身旁的席垫:坐吧。
    佳女:谢大王。
    佳女坐到齐宣王身旁。
    齐宣王:美玉呢,美玉在干什么?
    佳女:美玉本想与臣妾一起来,可是……”
    齐宣王:她是不是也害怕约法三则?
    佳女:不是,她病了。
    齐宣王关切地:请太医看过了吗?
    佳女:不用请太医,她是想大王,她一天不见大王,就吃不下睡不香……一个女人吃不下睡不香还能不病……”她看看齐宣王:如果大王今晚能在她那里住上一夜,她的病自然会好……”
    齐宣王为难地:寡人还有这么多奏册没有批阅,怎好离开……”
    佳女:大王别为难,我回去告诉美玉,让她再等两天……”她叹了口气:美玉也真是,她对大王太痴心了,人痴就是病……大王,臣妾不坐了,臣妾回去劝劝美玉,让她吃点饭……大王,告辞了……”
    佳女施一礼,起身走去。
    齐宣王:佳女,等等,寡人同你一起过去。
 
    16.美玉住处 
  (齐宣王、佳女、美玉)
   齐宣王和佳女一前一后走入。
    坐在睡榻上的美玉立刻迎上前,扑到齐宣王怀中,紧紧搂住齐宣王:大王,可把你盼来了……”
    齐宣王关切地:美玉,寡人听说你病了,特意来看你……”
    美玉:大王,臣妾的病是因思念大王而得,大王一来,臣妾的病就好了……”
    佳女不无醋意地看了看他们,然后悄然退出。
    美玉拉着齐宣王的手来到睡榻前坐下,道:大王,今夜臣妾一定让大王格外满意。
    齐宣王:美玉,寡人今夜不能睡在你这里,寡人陪你坐一会儿,就回去,还有很多奏册等待寡人批阅……”
    美玉紧紧搂住齐宣王:大王,你是不是嫌弃臣妾……”
    齐宣王笑笑:不是,寡人怎么会嫌弃你呢?寡人是一国之主,不能不处理大夫们送上的奏册。
    美玉:还有明天呢,大王明天再批阅也不为迟。
    齐宣王:明天还有明天的事,今天的事必须今天做,否则,国家怎么能振兴?
    美玉:这么说大王非走不可。
    齐宣王:如果哪天没有奏册待批,寡人一定过来。
    美玉松开搂着齐宣王的手:大王,臣妾知道大王是害怕王后,若真是这样,臣妾决不为难大王,臣妾放大王回去。
   齐宣王不快地:寡人是一国之主,怎么会害怕她?
    美玉:王后约法三则,大王明明喜欢臣妾,却不敢留在臣妾这里,不是害怕是什么?
    齐宣王:寡人这不是害怕,这是维护王后的威严。
    美玉:大王只知道王后的威严,却不在意臣妾的情意,臣妾若没有大王的恩爱,食之无味,睡之无眠,活之无趣……算了,对大王说这些也没用,大王有数不尽的嫔妃,还有如此美貌的王后,有没有美玉都无所谓……大王,你走吧……”
    齐宣王没动。
    美玉:大王,你怎么不走了?
    齐宣王无言地看着美玉。
    美玉:大王,走吧,王后不让大王在嫔妃们处过夜,是想把大王留在她的身边……王后也需要大王……”
    齐宣王眼里闪动着欲火:不,她不需要,不需要……”
    齐宣王抱起美玉,放倒在睡榻上……
 
    17.齐王后宫 
  (姜寺人、钟离春)
    姜寺人对一脸严肃的钟离春道:王后,大王到美王妃那里去了……大王走的时侯说,一会就回来,可是……”他偷偷看了钟离春一眼:王后,小的这就去找大王……”
    钟离春:不用了,大王要回来,自己会回来;大王不回来,找也不回来。
    姜寺人指着几上的简册:王后,这些奏册……”
    钟离春:收起来,待大王明天批阅。
    姜寺人:是。
 
    18.美玉住处 
  (齐宣王、美玉、一宫女)
    阳光从窗户斜进来,落在屋内。
    齐宣王和美玉交臂相卧,酣睡不醒。
    一个宫女走到帐外,低声地:王妃,该起了……”
    美玉睁开惺忪的眼看了看从窗户进来的阳光,对宫女摆摆手。
    宫女退出。
    美玉看看躺在身旁的齐宣王,欲叫齐宣王,又止,自语道:我就是不叫大王起来,看你敢把我怎么样?
    言闭,搂住齐宣王,又闭上眼睛。
 
    19.齐王后宫 
  (钟离春、姜寺人)
    钟离春从内室走出,扫了一眼几上排放整齐的简册,喊道:姜寺人。
    姜寺人立刻大门走入:小人在。
    钟离春:大王还没回来?
    姜寺人:没有……王后,我到美王妃那里去看看……”
    钟离春:不用了……”
    姜寺人:早朝怎么办,大王若再不来,就赶不上早朝了……”
    钟离春:你去告诉邹相国,大王身体不适,晚些上朝。
    姜寺人:是。
 
    20.美玉住处 
  (美玉、齐宣王)
    美玉在为齐宣王穿衣服。
    齐宣王不无埋怨地:你怎么不叫醒寡人……”
    美玉:大王昨夜睡的太晚,臣妾不忍心叫醒大王……”
    齐宣王:耽误了早朝,寡人如何向大夫们交代……”
    美玉:耽误一天早朝,不要紧,大王的身体要紧……”
    齐宣王整了整帽冠:你知道什么……”说完走出。
    美玉跟在齐宣王身后:大王,今晚还来吧?
    齐宣王已经走了出去。
 
    21.齐王后宫 
  (姜寺人、钟离春)
    姜寺人走入,对钟离春:王后,大王已经上朝了。
    钟离春:去,把嫔妃们都叫来。
    姜寺人:是。
 
    22.齐王宫中 
  (众大夫、邹忌、孙膑、数宫卫)
    身穿朝服的大夫们立在宫中,邹忌、孙膑也在。
    几名大夫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大夫甲:大王勤于朝政没几天,又借故不上朝……”
    大夫丙:也许大王今日的确身体不适……”
    旁边一大夫:昨日我送奏册于大王,大王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身体不适呢?一定又是昨晚欢愉过度……”
    另一大夫:我听寺人说,王后对嫔妃约法三则,谁若因留大王过夜耽误早朝,严惩不贷。
    大夫甲:能使大王乐不思政者,一定是大王所宠爱的嫔妃,王后虽然聪慧,可毕竟是个女人,又是新做王后,约法三则,只是说说而已,没有胆量惩处大王的宠妃……”
    大夫丙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王后对美色也是无能为力了……”
    齐宣王从侧方走出。
    大夫们立刻停止议论,按位次站好。
 
    23.齐王后宫 
  (钟离春、众嫔妃、美玉、佳女、两寺人)
    钟离春一脸杀气,对站在面前的嫔妃们道:前天本后才公布约法三则,昨夜就有人明目张胆地违背约法,不但打扰大王批阅奏册,还诱使大王过夜,耽搁大王上朝,本后若放任不管,嫔妃们便人人效仿,大王沉于美色,岂能全心处理朝政,齐国又何时才能振兴……”她扫了众人一眼:因此,本后必须对违约者,以宫法惩处。
    美玉无所谓地:王后,昨夜之事,不是臣妾去找的大王,而是大王来找的臣妾,王后若要处置,应该处置大王,不该处置臣妾。
    钟离春:美王妃,你若不让佳王妃对大王谎称有病,大王能去吗?
    美玉:臣妾没有谎称,臣妾的确有病。
    钟离春:既然有病,为何还要留大王过夜?
    美玉:不是臣妾留大王过夜,而是大王要与臣妾过夜,大王说,臣妾知道如何伺奉大王……而有的人却不会……”她说着斜了钟离春一眼。
    众人一阵窃窃私语。
    钟离春欲怒,又止:那么,今日耽误大王早朝,又是怎么回事?
    美玉以为钟离春的气势被自己一番话压了下去,得意地:大王昨夜因为……喜欢臣妾,睡的太晚……这也难怪,大王多日得不到女人体贴,见到臣妾自然就倍感愉悦……所以,臣妾不忍心叫醒大王……”
    钟离春:这么说,是因为你没叫醒大王,大王才耽搁上朝的了?
    美玉:当然了……”
    一旁的佳女拉了美玉一下,低声道:别承认……”
    美玉装作没听见,继续道:大王为了国家,如此劳累,多睡一时,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早朝吗,让那些大夫多等一时也就是了……”
    钟离春:好了,别讲了,本后都明白了。她对立在身旁的几名寺人:把美王妃拉出去,乱杖击毙。
    众人不由一愣。
    钟离春:还愣着干什么,立刻行刑。
    寺人:是。
    两位寺人上前架住美玉,美玉这才反应过来:王后,你想干什么?
    钟离春:本后已经说过了,拉出去,乱杖击毙。
    美玉连惊带气地:……你未经大王许可,不能对臣妾……无礼!
    钟离春:后宫之事,不用经过大王。她对寺人们:把她拉出去。
    两个寺人架着美玉向宫外走去。
    美玉哭喊道:无盐女,你这是嫉妒,嫉妒大王喜欢我……无盐女,你这是嫉妒……”
    佳女跪在钟离春面前:王后,手下留情,请饶恕美王妃吧……”
    嫔妃们纷纷跪倒在王后面前:王后,饶恕美王妃吧……”
    钟离春:你们什么意思?是不是让本后的约法三则形同虚设,然后你们也好如美王妃那样,违背约法而不受处罚?
    众嫔妃哑然。
    钟离春:我再次告诉你们,不论是谁,只要违背约法,本后绝不饶恕。
    佳女:王后,大王宠爱美王妃,王后不经大王恩准,便处死美王妃,大王不会不管不问。
    钟离春:你这是用大王威胁本后?
    佳女:臣妾不敢威胁王后,臣妾是提醒王后,等大王回来,再处置美王妃更为妥当。
    钟离春:那好,下次你违背约法时,本后再等大王回来处置你,这一次,本后话已出口,绝不收回。
    宫外传来美玉一声又一声尖利的惨叫。
 
    24.齐王宫中 
  (大夫甲、齐宣王、姜寺人、众大夫、邹忌、数宫卫)
    大夫甲对齐宣王道:大王,身为君王应当言而有信,对朋友如此,对国家如此,对后宫之事也是如此。
    齐宣王听出他话中有话,有些快:你想说什就直说。
    大夫甲欲言。
  姜寺人走入,来到齐宣王面前,道:大王,王后因大王耽误早朝之事,将美王妃乱杖击毙。
    齐宣王一愣:真的?
    姜寺人:是王后让小人告诉大王。
    众大夫一阵窃窃私语。
    齐宣王对众人:退朝。
    说完,匆匆走下。
    大夫甲一边向外走,一边对一旁的大夫丙赞叹道:这个王后,真了不起!以后那些嫔妃们决然不敢再用美色纠缠大王……了不起!真了不起……”孙膑正从他身旁走过,大夫甲一把拉住孙膑:孙先生,你说呢?
    孙膑发自内心地:当然了不起,如此王后,可胜千军万马。
    走在前面的邹忌回头看了孙膑一眼,正好与孙膑的目光碰在一起。
    孙膑笑笑:相国,难道不是吗?
    邹忌点点头:…………”
 
    25.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
    齐宣王一脸怒气:王后,你未经寡人恩准,便将寡人的爱妃杖毙?你眼里还有没有寡人?
    钟离春不温不火地:大王已经恩准过了……”
    齐宣王:胡说,寡人根本不知道此事,何时恩准?
    钟离春:臣妾制定约法三则时,便得到大王的恩准:凡违背约法者,宫法处置,严惩不贷。
    齐宣王一时哑然,片刻后道:那是对一般嫔妃,美玉是寡人的爱妃,不能与她们同论。
    钟离春:大王并没说过,爱妃就可违背约法,也没说过,爱妃违背约法不以宫法处置。
    齐宣王:寡人是没说过……可是,你身为王后……应该知道美玉在寡人心里的位置……”
    钟离春:臣妾当然知道,大王若有美王妃陪伴,可以忘记一切,包括朝政之事与齐国的振兴,所以美王妃才不把约法放在眼里,任意践踏,臣妾若不处置美王妃,宫中嫔妃将纷纷效仿,纠缠大王,大王如何处理国事,振兴齐国?
    齐宣王:“……”
    钟离春:大王若不想振兴齐国,臣妾可向大王认错,并以臣妾的性命,抵偿美王妃的性命……”
    齐宣王:不,寡人决无此意,若不能振兴齐国,寡人愧对先王,愧对社稷,愧对百姓。
    钟离春:既然大王如此之说,美王妃应该处死,大王不该有怨。
    齐宣王:可是……你也应该等到寡人退朝之后……再处置美王妃……”
    钟离春:大王,臣妾性急,一刻也容不得践踏约法者逍遥法外,大王若认为臣妾的性格不适合做王后,可以将臣妾逐出王宫。
    齐宣王:王后,寡人决没埋怨你的意思,寡人只是说……算了,寡人什么也不说了,寡人赞同你的所为,可以了吧……”
    钟离春:臣妾感谢大王……”
 
    26.美玉住处 
  (佳女、数嫔妃)
    佳女和几个嫔妃在收拾美玉的东西。
    嫔妃乙:佳王妃,难道就这么算了?
    佳女没说话。
    嫔妃甲:不这么算了,还能怎样?大王都惧她三分,我们这些嫔妃只能任她摆布……”她叹了口气,道:以后,我们都得小心点……”
    嫔妃乙点点头。
 
    27.邹忌寝室 
  (邹忌、国寺人、老家臣)
    邹忌对国寺人:国寺人,查出没有,王后到底何许人也?
    国寺人:没有,王后从不与外人打交道,不好查。
    邹忌自语道:她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一旁的邹夫人:不管她是干什么的,只要她与公孙阅的美女作对,对夫君就有好处……”
    邹忌:我现在考虑的已不是公孙阅了,而是孙膑,王后册封的第二天,孙膑就回到齐国,从此之后,大王对孙膑言听计从,我是担心,王后进宫与孙膑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是这样,孙膑也会治我于死地……”
    老家臣走入:相国,公孙阅大夫求见。
    邹夫人对家臣:不见。
    邹忌:不,见。
    出字幕:指桑骂槐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六计,通俗的解释就是杀鸡儆猴敲山阵虎。古往今来,军队的将帅们常用此计树立威严,严明军纪;大国往往以此威慑小国就范。钟离春指桑骂槐,杀美玉,威振后宫,使众嫔妃不敢不听令于钟离春。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连环计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