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五集 连环计

2011-08-18 15:1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758

 

第二十五集:连环计
 
    1.邹忌客厅 
    (邹忌.公孙阅.国寺人)
    邹忌从侧门走入,对等候在客厅的公孙阅道:公孙大夫,一路辛苦…………”
    公孙阅没坐:相国不必客气……我有一事来请教相国。
    邹忌:何事。
    公孙阅:我一回到临淄就听说,大王新封的王后,杀了美王妃,相国可知其中缘故?
    邹忌:我也不知道。
    公孙阅:不会吧……国人都说,王后乃相国为大王选定。
    邹忌:王后不是我选的,是她自荐入宫。
    公孙阅:相国,你我之间没有必要相互隐瞒。
    邹忌:我不瞒你……”他拍了两下手。
    国寺人从侧门走出。
    邹忌:你若不信,可问国寺人。
    国寺人:相国说的是真话,王后是自己进宫的,是我把她引见给大王的……”
    公孙阅:没这么简单吧……”
    国寺人:我可以对天发誓。
    公孙阅:我不是说她如何进宫,我是说她的所作所为,如果背后没有一个足智多谋的人为她出谋划策,她不可能有如此奥妙的隐语,更不可能从一个仆役成为王后……”他斜了邹忌一眼,道:在齐国,只有三个人称的上足智多谋,一个是我,一个是孙膑,还有一个就是相国。我与孙膑都不可能……”
    邹忌:你怎么知道孙膑不可能?
    公孙阅:孙膑是在册封王后之后才回到齐国……”
    邹忌笑笑:他为什么不可以悄悄躲上几日……”
    公孙阅冷冷一笑:相国可有证据?
    邹忌:暂时没有,可我有感觉,册封王后的第二天,孙膑就回到临淄,而且从此后,大王对孙膑言听计从……从边城撤军,就是孙膑的主意。
    公孙阅气消了许多:这么说,我误会相国了……”
    邹忌:你我朋友多年,一时误会,也无所谓,如今关键是查出王后的来龙去脉,我们才好有的放矢……”
    公孙阅:王后进宫多日,难道就没有蛛丝马迹?
    邹忌:没有,她从不与外人接触,朝中大夫都没见过她的模样。
    公孙阅突然想到了什么:相国可知道钟离春回来没有?
    邹忌:钟离春?没听说……”
    公孙阅:国寺人,她长的什么样?
    国寺人:高个,长脸,大眼睛……若让我具体描述……”他摇摇头:她是丑女的时侯,小人不愿看她,她成了王后之后,小人又不敢看她,她说翻脸就翻脸,嫔妃与寺人都怕她……”
    公孙阅冷冷一笑:相国,我知道王后是何人了,她就是钟离春。
    邹忌:钟离春……有可能……”
    公孙阅:我这就进宫,上奏大王,告他们欺君之罪。
    邹忌:公孙大夫先别急,我们只是猜测,还没证据……”
    公孙阅:绝对错不了。
    邹忌:还是有把握的好……公孙大夫,今晚你可潜入宫内,亲眼见见王后,若她真的是钟离春,我们再上奏大王也不迟……”
    公孙阅若有所思:也好……”
 
    2.齐王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
    齐宣王在奏册上写下几个字,伸了一个懒腰,对坐在一旁的钟离春道:王后,奏册全部批阅完毕,寡人可以……出去走走了吧……”
    钟离春:大王打算到何处走走?
    齐宣王沉吟片刻,道:寡人听寺人说,佳女这几日身体不适,寡人想去看看她……”
    钟离春:大王想去就去吧,何必借故佳女身体不适呢,臣妾今日白天见过佳女,她身体没什么不适。
    齐宣王尴尬地笑笑:王后若不同意寡人去见佳女,那就算了,寡人就在王后住处安歇……”
    钟离春:臣妾不会伺奉大王,大王还是到嫔妃住处去吧……”
    齐宣王:王后,寡人并没埋怨你的意思,寡人今日累了,不去佳女处了……”
    钟离春:臣妾也没有埋怨大王之意,大王与嫔妃过夜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佳女……”无意中看到窗户外有人影一闪,回头问:谁?
    窗外静悄悄。
 
    3.邹忌客厅 
    (邹忌.田忌)
    邹忌问公孙阅:看清了吗?
    公孙阅:一眼就看清了,就是她。
    邹忌冷冷一笑:孙膑,这次我绝不是无中生有了……”
 
    4.田忌客厅 
    (钟离春.孙膑.田忌.禽滑)
    钟离春对再坐的孙膑、田忌和禽滑道:“……我觉得,那个人影可能是公孙阅……”
    田忌:公孙阅的行动也真够快的……”
    禽滑:我估计明天早朝,他就会发难,告钟离姑娘与孙先生犯下欺君之罪。
    钟离春: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孙膑沉默。
    禽滑:最好的办法,就是……钟离姑娘,我说出来你别生气……”
    钟离春:说吧,只要能平息此事,什么办法都可以。
    禽滑:今晚就与大王做真夫妻……”
    钟离春的脸顿时变色:胡说八道!
    禽滑:你听我说……”
    钟离春:说个狗屁!你们这些男人,别的本事没有,就知道打我们女人的主意,我进宫做这个名义的王后,已经够丢人了,还想让我出卖身子,你们……你们也太卑鄙了……”
    钟离春说着说着,不由失声痛哭起来。
    孙膑上前安慰道:钟离姑娘,禽先生是说着玩的,你别当真……”
    钟离春哭着:什么说着玩,你们早就串通好了!
    禽滑:钟离姑娘,你千万别误会,没有孙先生的事,方才我是心血来潮……”
    钟离春:你不用为他隐瞒了,我心里明白……让我进宫是他的主意,让我做王后还是他的主意,如今又让我……只有他才能想出这样下贱的主意!她怨恨地看了孙膑一眼,哭得更伤心了:……他是为了……为了不要我……”
    孙膑:钟离姑娘,我不是给你解释过了吗,我绝没这个意思……”
    钟离春:你那是为了骗我……”
    孙膑:钟离姑娘,你我相识数年,我何时骗过你?
    钟离春:这一次就是骗我!
    孙膑:钟离姑娘,我可以向你发誓,我真的没有……”
    钟离春:没有怎么会是这样,非做真王后不可……”
    孙膑:我并没有逼你做真王后……”
    钟离春伤心地:不做真王后,就无法度过这一关……”
    田忌在一旁道:钟离姑娘,你放心,你不愿做的事,我们决不让你做……如果你想离开王宫,现在就可以走,与孙先生一起走,大王追查下来,我担着……”
    钟离春:“……”
    孙膑:将军,我们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境地,我们还有办法……”
    钟离春:什么办法?
    孙膑:我还没想好……钟离姑娘,你先回宫,向大王说明真情,稳住大王,我们再定对策……”
    钟离春擦了擦眼泪,起身道:好,我这就回去。说完转身走去。
    钟离春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对孙膑:你可一定要想出对策。
    孙膑:一定。
    钟离春转身而去,消失在门外。
 
    5.齐王后宫 
    (钟离春.姜寺人)
    钟离春走入,高声道:姜寺人。
    姜寺人立刻上前:在。
    钟离春:去,把大王找回来。
    姜寺人为难地:方才王后刚离开,大王就去了佳王妃那里……小人估计大王现在已经睡下了……”
    钟离春:我不管睡下没睡下,你把大王找回来,说有要紧的事。
    姜寺人:是。
 
    6.佳女住处 
    (佳女.齐宣王.一宫女)
    佳女住处同美玉住处差不多,只是帷帐的颜色有所不同。
    佳女偎在齐宣王身边,像小猫一般熟睡了。
    一个宫女走到帐外,低声道:大王,大王……”
    齐宣王睁开惺忪的眼睛:什么事?
    宫女:王后叫你回去,说是有急事……”
    佳女也醒了,看着齐王。
    齐宣王有些不耐烦地:告诉王后,寡人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宫女:姜寺人等在屋外,说大王不回去,他没法向王后交代……”
    齐宣王不高兴的坐起来,宫女立刻上前为他穿鞋。
    齐宣王嘟囔道:王后也真是……”
    佳女起身一把抱住齐王:大王,你不能走,臣妾害怕……”
    齐宣王:寡人一会就回来。
    佳女:臣妾害怕王后处置臣妾……”
    齐宣王:你又没违背约法,怕什么……”
    佳女:王后嫉妒大王喜欢臣妾,她会无端寻找臣妾的差错……”
    宫女已为齐宣王穿好了鞋,齐宣王站起:不会,王后不是那种人……”
    宫女拿过衣服,准备为齐宣王穿衣服。
    佳女站起再次抱住齐宣王:王后对别人不会,对臣妾会,她看臣妾不顺眼……”
    齐宣王:寡人说不会就不会,如果王后有意找你差错,寡人为你做主,这样总行了吧?
    佳女的手慢慢松开了齐宣王。
 
    7.齐王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姜寺人)
    钟离春在宫内走来走去,不时站住看看宫门。
    齐宣王和姜寺人走入。
    齐宣王:王后,这么晚了,找寡人何事?
    钟离春对姜寺人:姜寺人,你回去吧。
    姜寺人说了声,退了出去。
    齐宣王:是不是为佳女的事?寡人有言在先,寡人要去,并非佳女所为……”
    钟离春:不是佳王妃的事,是臣妾的事……”
    齐宣王:你有什么事?
    钟离春:大王,臣妾做了一件错事,请大王原谅。
    齐宣王:何事?
    钟离春:大王先说原谅臣妾,臣妾再说。
    齐宣王:好,寡人原谅你……说吧。
    钟离春:大王,臣妾的名字不叫无盐女,叫钟离春,臣妾犯有欺君之罪……”
    齐宣王无所谓地:不就是一个名字吗,有什么欺君不欺君的……”他突然想到什么:你说什么,你叫什么名字?
    钟离春:钟离春。
    齐宣王打量着站在面前的钟离春:你就是那个艺高胆大,在万军之中活捉庞涓,逼其退兵的钟离春?
    钟离春:不错,正是我……上次公子郊师欲害大王,装扮成宫卫,救大王出郊师之府的也是我……”
    齐宣王不无兴奋地:对了,对了,我说为何一见你就眼熟呢,原来你就是寡人的救命恩人……钟离姑娘……不,王后,你为何不早告诉寡人呢?
    钟离春:臣妾曾是田将军府上的人,又跟从孙先生漂泊国外,臣妾若用真名,害怕邹忌与公孙阅知道后,在大王面前说三道四……”
    齐宣王:王后进宫是为了振兴寡人的国家,无论何人说三道四,寡人都不会相信……”
 
    8.齐王宫中  
    (齐宣王.孙膑、田忌、邹忌、公孙阅.众大夫.数宫卫)
    大夫们身穿朝服坐在宫中,孙膑、田忌、邹忌、公孙阅都在。
    齐宣王对公孙阅道:公孙大夫,你方才所说,王后已经告诉寡人了,王后是为劝寡人振兴齐国,才隐性埋名,王后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公孙阅:王后还有许多事瞒着大王……比如,她与孙膑的关系……”公孙阅斜了孙膑一眼。
    齐宣王:王后也对寡人说了,孙膑是她的好朋友……即是王后不说,寡人也知道。
    公孙阅:大王,王后不仅仅是孙膑的好朋友……”
    齐宣王:孙膑还是王后的老师,这一点王后也说了……”
    公孙阅:也不仅是老师,孙膑还是王后的情人……”
    朝中大夫闻此,一阵窃窃私语。
    孙膑则一脸坦然。
    齐宣王脸带愠怒地:公孙大夫,朝中乃议政的地方,不可胡言乱语,更不可污蔑王后。
    公孙阅:大王,微臣不是胡言乱语,微臣有证据在手……”
    齐宣王:你有何证据?
    公孙阅:孙膑与王后在外颠簸,形影不离,外人都把他们当做夫妻,这不是证据吗?
    齐宣王对孙膑:孙先生,可有此事?
    孙膑:大王,公孙先生所说,皆不实之词,王后乃独往独来之人,并未与微臣在一起,更谈不上形影不离。
    公孙阅冷笑道:孙膑,你可以不承认事实,但我有证人……”
    孙膑:何人为你作证?
    公孙阅:韩国太子,申大夫,司马大夫,吴将军……他们都可以作证。
    孙膑:公孙大夫可以把他们之中任何一人请来,他们如证明公孙大夫所说为实,孙膑愿大王随意处置。
    公孙阅冷笑道:你知道他们来不了,才如此之说……不过,你不要得意,我会把证人找来的。他说着扫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邹忌。
    邹忌装做没看见,仍沉默不语。
    孙膑对公孙阅:我随时恭候公孙大夫……”
    齐宣王有些不耐烦地:好了,你们别争了,寡人不愿再听此事……”
 
    9.邹忌客厅 
    (公孙阅.邹忌)
    公孙阅埋怨道:相国,你在朝中为何不帮我说话,是不是害怕孙膑……”
    邹忌:不是……”
    公孙阅:那是为何?
    邹忌:这种事,不宜当着朝中大夫的面争辩,争下去大王心烦,对我们不利。
    公孙阅:大王已不再让我主管王宫之事,不在朝上争论,没有向大王说话的机会。
    邹忌:怎么没有?我们可以到后宫,向大王单独启奏……”
    公孙阅:钟离春不会让你轻易进入后宫……”
    邹忌:国寺人深得大王信任,我可以让他向大王带话,钟离春拦不住我们,现在关键是证人与证据……”
    公孙阅思索片刻,道:其实相国就可以做证人……”
    邹忌:……我曾与孙膑作对,我的话大王很难相信。
    公孙阅:相国可串通朝中大夫,只要说的人多了,即使假的,大王也会信以为真,何况相国的话在大王那里本来就很有分量……”
    邹忌:朝中大夫都不敢得罪孙膑……”
    公孙阅冷笑道:不是朝中大夫不敢得罪孙膑,是相国不敢得罪孙膑吧……”
    邹忌:我有什么不敢?我早就把他得罪了。
    公孙阅:相国说的对,你早就把他得罪了,即使不再得罪孙膑,他也不会放过你,要想活命,就得把他治于死地……”
    邹忌思索道:我明白……”
 
    10.田忌客厅 
    (孙膑.田忌.禽滑)
    禽滑:公孙阅与邹忌不除,钟离春的事难以平息。
    孙膑:邹忌在朝上未曾多言,看来他与公孙阅并非一心……”
    禽滑:未必。邹忌老奸巨滑,他往往在背后下手。
    田忌:公孙阅与邹忌不一样,公孙阅是唯恐齐国不乱,邹忌并不想出卖齐国,他只是因为嫉妒,才滑到如此地步,对他们二人应该有所不同……”
    禽滑:即使不同,也不能让他再任相国……”
    孙膑:我有一计,既可使钟离春之事烟消云散,又可除掉公孙阅,还可迫使邹忌让出相国一职……”
    田忌:何计?
    孙膑:连环计……”
 
    11.客栈 
    (禽滑.邹忌)
    禽滑和邹忌微服坐与客栈中。
    邹忌:禽先生约我微服来客栈,定是为钟离春的事吧……”
    禽滑:非也。
    邹忌笑笑:禽先生别担心,我说过,我与公孙阅不是一种人,也不是一条心,钟离春的事,我可以帮忙……”
    禽滑:钟离春清白如水,不需要相国帮忙,我约相国到客栈,是想帮助相国……”
    邹忌又笑笑:禽先生真会说话……我现在未曾遇到任何麻烦,没什么可帮的……”
    禽滑微微一笑:孔夫子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年相国收留公孙阅,未曾想到他以后会凌驾于相国之上,对相国发号施令,所以现在处处受公孙阅所治,这是相国所不能忍受的吧……”
    邹忌微笑着:禽先生多虑了……公孙阅虽然不再是我的门客,但仍是我的好朋友,再者,他的职位也不过是一个上大夫,怎么会凌驾于我这个相国之上呢,又从何而来对我发号施令呢?
    禽滑仍微笑道:相国多次当着众人的面,表白自己与公孙阅不是一种人,如果相国没有难言之隐,怎么会如此之说……”
    邹忌:那只是因为对他的一些作法看不惯……”
    禽滑:你身为相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公孙阅又曾是你的门客,看不惯,完全可以制止他,为何要多次向别人表白?
    邹忌:……我是不愿撕破我与公孙大夫之间的情面……”
    禽滑:相国不是那种为了情面,而不顾齐国利益的庸人;更不是为了个人私利,任凭国家衰败的小人……”
    邹忌有些意外,片刻后,道:禽先生恭维人,到是很有一套……”
    禽滑:我不是恭维相国,当年相国辅佐先王时,抚琴进谏,矢志改革,励精图治,这是齐国上下有目共睹的事,田将军、孙先生虽然与相国存有隔阂,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事实……”
    邹忌无言。
    禽滑:田将军说,相国既然答应过先王,就不会任凭齐国内乱不止,更不会同齐国的敌人同流合污……”
    邹忌叹了口气,道:说起来,都怪我……怪我听从小人的挑唆,无中生有,陷害孙先生与田将军……使得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不知孙先生与田将军能不能原谅我……”
    禽滑:我约相国来此,就是受孙先生与田将军之托,他们说,过去的事,可以既往不咎,眼下齐国外有强敌,内有叛乱,我们应该携起手来,共同对付齐国的敌人。
    邹忌点头道:先生说的极是。
    禽滑:齐国最危险的敌人是公孙阅,他是庞涓派来的间细,此人不除,齐难未已。
    邹忌叹口气,道:不瞒禽先生说,本相许多……糊涂之举,都是公孙阅所迫,本相早就想除掉他,可是他因为送给大王美女,深得大王信任,而且剑术天下无敌,要除掉公孙阅,太难了……”
    禽滑:我有一计,可除掉公孙阅。
    邹忌:请讲……”
    禽滑:此计只有相国能办到,别人都无能为力。
    邹忌:说吧,只要本相能办到,当全力而为。
    禽滑:公孙阅虽是庞涓的间细,可是我们手上没有把柄,相国可诱使公孙阅联络公子郊师谋反……只要拿到证据,除掉公孙阅不就很容易了吗……”
    邹忌:佳王妃还在,大王仍信任公孙阅,公孙阅暂时不想谋反……”
    禽滑微微一笑:相国可以让大王不再信任公孙阅……”
    邹忌:请先生明示……”
 
    12.邹忌寝室内 
    (邹忌.邹夫人)
    夜已经很静了。
    邹忌望着几上的火烛,愁眉不展。
    邹忌自语道:这会不会是他们的圈套………让我们相互争斗,他们好渔人得利……”他叹了口气:“……可我也不能总在公孙阅的控制下,直不起腰来……”
    睡榻上,邹夫人翻了个身,睁开惺忪的眼看了看邹忌,道:夫君,怎么还不睡……”
    邹忌:你睡吧,别管我……”
    邹夫人坐起: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明天在想,睡吧……”
    邹忌摇摇头,似自语又似对夫人:不行,明天他们要我答复……”
    邹夫人起身,来到邹忌身旁:到底什么事……”
    邹忌沉默片刻,道:田忌让我帮助他除掉公孙阅,我若答应,他会不会反过头来借公孙阅的手杀我?
    邹夫人:不会,田将军一向光明磊落,不会使用这种小人手段。
    邹忌:那么,如果公孙阅发现我帮助田忌,他要杀我,田将军会不会不管不问?
    邹夫人:只要你是真心帮助田将军,他绝不会不管不问。
    邹忌:好吧,我听夫人的……”
 
    13.齐王后宫 
    (齐宣王.国寺人)
    国寺人对正在翻看简册的齐宣王道:大王,公孙大夫求见大王……”
    大王没抬头:还是为王后的事?
    国寺人:是。
    大王:不见。
    国寺人:他说他有证人……”
    大王抬起头:什么样的证人?
    国寺人:他说只能当面告诉大王一人……”
    大王:“……请他进宫。
    国寺人转身而去。
 
    14.后宫寝室 
    (齐宣王.钟离春)
    齐宣王一脸怒气地钟离春道:公孙大夫所说,你怎么解释?
    钟离春平静地:他是因为臣妾惩罚美王妃,有意与臣妾过不去,他的话不足为信……”
    齐宣王:他说邹相国可以为他作证。
    钟离春:臣妾愿与相国当面对质。
    齐宣王:好,寡人这就请相国进宫。
 
    15.齐王后宫 
    (齐宣王.钟离春.邹忌)
    邹忌坐在齐宣王一侧,向齐王施礼道:大王因何事召微臣进宫?
    齐宣王:公孙大夫说,王后与孙膑的事,你可以作证,王后愿与你当面对质。
    邹忌故作为难地:微臣并没说愿与王后对质……”
    钟离春冷笑道:既然敢作证,就不怕对质。
    邹忌:微臣也没答应作证……”
    齐宣王:你没答应,为何公孙大夫说你可以作证……”
    邹忌吱唔道:微臣只是说,如果微臣跟从孙先生漂泊国外就好了,微臣就可以为他作证了……他可能没听清,以为微臣可以为他作证……”
    齐宣王脸色好看了一些:相国,你说实话,你以前听别人议论过王后与孙膑的事吗?
    邹忌:听说过……”他对钟离春:王后,请不要见怪,微臣不敢在大王面前说谎……”
    钟离春无所谓地: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邹忌:大王,微臣曾听说,王后没离开齐国之时,曾经打算嫁给孙膑,孙膑不同意,他借占卜人的口回绝了王后,王后一气之下离开了齐国……以后王后虽然多次帮助过孙膑,但再也没提过婚事……”
    齐宣王: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提过婚事?是不是当着王后的面不敢说?
    邹忌:不,微臣是推断,王后是刚烈之人,王后若第二次向孙膑提出婚事,孙膑如果再次拒绝,王后早就与孙膑分道扬镳;孙膑若不拒绝,他们早就成了夫妻,如此知名之人,若结为夫妻,天下将无人不知,可天下没有这样的传闻,他们又没分道扬镳,岂不说明,他们二人早无此意……”
    齐宣王点头道:相国说的有道理……”他对钟离春:王后,昨天晚上寡人错怪你了,请王后不要记恨寡人。
    钟离春:臣妾怎么会记恨大王呢,臣妾所恨的是公孙阅,公孙阅如此搬弄是非,不但玷污了臣妾的声名,而且损害了大王的名声,大王应当重重处置他才是。
    齐宣王:这也不能怪公孙大夫,你杀了美王妃,他心里有气,等他这口气过去了,就不会再与你计较了……再说,他也是你妹夫,你宽恕他一次吧……”
    钟离春:臣妾可以宽恕,可如果这次不处置公孙阅,朝中搬弄是非人就会越来越多,这对大王的国家非常不利……”
    邹忌:王后说的也是,不处置公孙阅对国家不利……可公孙阅不是有意玷污王后的名声,他是因为美王妃的死一时性急,所以大王不可不处置,也不可处置的太重……”
    齐宣王:依相国之意,如何处罚为好?
    邹忌:降为中大夫,然后贬至偏远都邑,做一个邑宰。
    齐宣王:好,就按相国所说处置。
 
    16.邹忌府客厅 
    (邹忌.公孙阅.老家臣)
    公孙阅怒气冲冲对邹忌:相国,这是怎么回事?
    邹忌:我也不知道。
    公孙阅:不可能。
    邹忌:真的,我真不知道,我估计是王后所为……”
    公孙阅:大王召你进宫作证,你都说了些什么?
    邹忌一脸苦相:那不是作证,那是审问,我按照你我商量好的话说了,大王不但不信,反而说你是受我挑唆……”他叹了口气:大王是被钟离春迷住了心窍……”
    公孙阅:不会吧,大王好像对钟离春存有不满……”
    邹忌:不是不满,当着你的面,大王是对美王妃有愧……公孙大夫,你就知足吧,若不是因为已故的美王妃,你的脑袋早就掉了……”
    公孙阅冷冷地:哼,想要我掉脑袋,可没那么容易……”
    邹忌:公孙大夫,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
    公孙阅:你说呢?
    邹忌欲言又止,对立在一旁的老家臣:你先下去。
    老家臣退下。
    邹忌:钟离春把持后宫,你我二人若再想得到大王的信任,怕是不可能了……这一次大王从轻处置你,下一次,孙膑他们再找个借口,大王就不会从轻了……为保全性命,只有借庞涓之力,除掉大王,让公子郊师取而代之……”
    公孙阅:相国不是一直反对公子郊师吗?
    邹忌:此一时,彼一时,若公子郊师不能取而代之,我全家性命难保……”
    公孙阅:好,我可以去找庞元帅,请相国在临淄广泛联络公子郊师的死党,我们里应外合,逼迫大王让出王位。
    邹忌:公孙大夫最好派个人,带着你的亲笔信去找庞涓……我一个人留在临淄,势单力薄,怕对付不了孙膑……”
    公孙阅微微一笑:相国的胆子越来越小了……”
    邹忌尴尬地笑笑:不是胆子小,是孙膑诡计多端,我实在难以对付……”
    公孙阅:好,我留下……不过,相国也要写一书信。
    邹忌一怔:……我不认识庞元帅,写信有什么用?
    公孙阅:不是给庞元帅写,而是给公子郊师,让他知道你的态度……”
    邹忌:有这个必要吗?
    公孙阅:当然有必要,相国是先王的老臣,相国答应辅佐公子郊师,公子郊师就会增加夺取王位的信心……”
    邹忌犹豫不绝。
    公孙阅:相国是不是担心这封信,以后会成为我要挟相国的把柄?
    邹忌:不,你我二人早已连在一起,一人有难,二人危亡,谁没必要要挟对方。
    公孙阅:那你还顾虑什么?
    邹忌:不是顾虑,我是在想这信怎么写……”
    公孙阅:我告诉你……”
 
    17.公孙阅住处 
    (公孙阅.送信汉子)
    一个商人打扮的汉子接过公孙阅递过来的两块封好的丝帛。
    公孙阅:你把这两封信亲手交给庞元帅。
    汉子:是。
    公孙阅:这两封信非同小可,路上小心,千万不可丢失。
    汉子:先生放心,小人来回于齐魏之间十数次,从未有过差错。
    公孙阅:上路吧。
 
    18.林间小路 
    (田国.送信汉子.数士兵)
    汉子骑着马从远处奔来。
    树后田国手中的弓箭瞄向汉子的坐骑。
    汉子的马近了。
    田国手中的箭射出。
    汉子的马中箭摔倒,汉子从马上一头栽下。
    没等汉子爬起来,数名士兵从树后闪身而出,将汉子的胳膊死死抓住。
    汉子莫名其妙地看着士兵们: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田国走过来:你心里应该明白……”
    汉子:想要钱?钱在马上,你让他们放开我,我去给你拿……”
    田国来到汉子面前,冷笑道: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的心……”
    田国说着双手抓住汉子胸前衣襟,猛力撕开,从衣服里子上撕下缝在上面的两块丝帛。
 
    19.邹忌寝室 
    (邹忌.邹夫人)
    邹忌在屋内走来走去,自语道:我真不该写那封信……”
    在一旁擦拭铜镜的邹夫人问:什么信?
    邹忌叹了口气:一封能要我们全家性命的信……”
    邹夫人担心地:信在何处?
    邹忌不耐烦地:你就别问了,问也没用,只能听天由命了……”
 
    20.齐王后宫 
    (齐宣王.孙膑.田忌)
    齐宣王手里拿着一块丝帛看着,越开脸色越难看。
    齐宣王气愤地:寡人真没想到,公孙阅原来是魏国的间细!他对坐在一旁地田忌:田将军,你速速带人,包围公孙阅的家,把他抓起来,五马分尸。
    孙膑在一旁道:大王,公孙阅剑术无敌,若包围他家,他必将如困兽般拼死一斗,这样,不但颇费周折,还将殃及王后的妹妹钟离秋……”
    齐宣王:依先生之见,应该怎么办?
    孙膑:大王传旨召他进宫,大夫进宫不可携带兵器,微臣在宫内布下伏兵,捉拿手无寸铁的公孙阅,如囊中探物。
    齐宣王:好,寡人这就召公孙阅进宫。
 
    21.公孙阅府院内 
    (公孙阅.姜寺人.钟离秋.小春秋)
    公孙阅的一只手绑在一只腿上,一瘸一拐地追赶着跑在前面的小春秋。
    公孙阅眼看就抓住小春秋了,故意又让他逃掉。
    小春秋高兴地拍着手:爹,笨。爹,笨……”
    公孙阅又一瘸一拐地向小春秋走来,小春秋转身,晃动着身子继续向前跑着。
    坐在一旁缝衣服的钟离秋安然地看着嬉闹的父子俩。
    姜寺人走入,对公孙阅道:公孙大夫,玩的很开心啊……”
    公孙阅见是姜寺人,笑笑:朝中失意,无所事事,只有在家中与小儿逗乐……”他结开绑在手上的白帛站直身子:姜寺人来此,可是传我进宫?””
    钟离秋站起向小春秋走去。
    姜寺人点点头:大王命你即刻进宫。
    公孙阅:你知道是何事吗?
    钟离秋拉着小春秋的手离去。
    姜寺人:可能还是王后的事……”他想起了什么,看了看一旁的钟离秋,对公孙阅:这位就是王后的妹妹……”
    公孙阅含糊其词地:是,是我夫人……”
    钟离秋不由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姜寺人:公孙大夫,既然你与王后有这层关系,为何要跟王后过不去呢?还是在王后面前说句软话吧……”
    公孙阅不想让他多说,打断了他:姜寺人,你别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办……请姜寺人先行一步,我换身衣服,随后就到。
    姜寺人:公孙大夫,我先走一步了……”说完转身而去。
    公孙阅转过身子,不由一怔。
    钟离秋已经站到了他面前。
    钟离秋:他为什么说我是王后的妹妹?
    公孙阅吱唔道:那是……是我说王后长的像我夫人,寺人们就开玩笑说,说我夫人是王后的妹妹……”
    钟离秋:方才那位寺人对你说话,根本就不像开玩笑……”
    公孙阅:他就那样的人,说什么事都一本正经……”
    钟离秋:不,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公孙阅想了想,道:钟离秋,有些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等我从王宫回来,一五一十全告诉你,好吗?
    钟离秋:好,我等着你……”
 
    22.宫院大门处 
    (公孙阅、数宫卫)
    公孙阅的马车施来,停在门外。
    公孙阅跳下车,走到宫门处。
    宫卫拦住他。
    公孙阅摘下腰间长剑递给宫卫。
    宫卫闪身。
    公孙阅走进宫院。
 
    23.齐王后宫 
    (公孙阅.钟离春.姜寺人.送信汉子.数宫卫)
    公孙阅随姜寺人走入,他扫了大殿一眼。
    齐宣王不在,坐在齐王位置的是钟离春。
    钟离春:公孙阅,我们又见面了……”
    公孙阅冷笑道:真没想到,你当了王后……”
    钟离春:你没想到的事多着呢……你知道大王为什么召你进宫吗?
    公孙阅:不知道,可能是为了劝我与王后言归于好……”
    钟离春:不,不是为了言归于好,而是为了罪有应得。
    公孙阅:王后的话我不明白。
    钟离微微一笑,拍了两下手。
    两个宫卫架着五花大绑的送信汉子走入。
    公孙阅一怔。
    汉子:公孙先生,我没有招………是因为,你的亲笔信被他们搜去了……”
    钟离春摆摆手。
    宫卫又将汉子押了下去。
    钟离春:公孙先生,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公孙阅冷冷一笑:你们抓不住我……”
    钟离春笑道:公孙阅,别再自以为是了……召你进宫,是孙先生的计谋,大殿内外,到处埋伏着弓箭手,你若想逃,必万箭穿身……”
    公孙阅不易察觉地扫了一眼四周。
    后宫窗外隐约有弓箭手的身影。
    钟离春:你若不信,可以一试……”
    公孙阅沉默片刻,道:钟离春,算你赢了……”
    钟离春:不是我,是孙先生……”
    公孙阅长叹一声:难怪庞涓不肯放过孙膑,孙膑的谋略,鬼神莫测!
    钟离春微微一笑:公孙先生,不用如此感慨,孙先生说,这次抓你,只用了区区小计,不足挂齿。
    公孙阅:我不是说这一次,我说的是与他数年的争斗……”
    钟离春看了公孙阅片刻,道:孙先生说,除了庞涓,你是他最难对付的对手……”
    公孙阅:孙膑如此之说,公孙阅不枉此生……钟离春,我有一事相托,能答应吗?
    钟离春:说吧。
    公孙阅:我这一辈子,最喜欢的人是钟离秋,最对不起的人也是钟离秋,她是为救孙膑才嫁给我,这几年来,她虽然身在我身边,可心仍在孙膑身上,我走了后,请你帮助他们二人,终成眷属,好吗?
    钟离春没说话。
    公孙阅:钟离春,我知道你心里也惦着孙膑,可你现在已是王后,你不可能放弃王后的位置……”
    钟离春:公孙阅,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公孙阅:我不是为你操心,我是为孙膑,你在王后的位置,可以帮助孙膑成就大事……钟离春,你若真的喜欢孙膑,就应该帮助他成就大事,一个男人活在世上,没有比成就一番大事,更让他欣慰与满足了……”
    钟离春:孙先生肯定能成就大事,不但我会帮他,大王,田将军,还有许多人都会帮他。
    公孙阅:这么说,钟离秋的婚事你答应了……”
    钟离春又无言。
    公孙阅叹道:可怜啊,钟离秋,我活着,你不能与孙膑成为眷属;我死了,你还是不能……”他对钟离春:钟离春,我走了以后,请你常去看望钟离秋,这可以吗?
    钟离春点头道:可以。
    公孙阅仰天高声道:钟离秋,带好我们的孩子……”
    他喊罢,突然跃起,头重重撞在柱子上,鲜血四溅,落地身亡……
 
    24.邹忌府客厅 
    (邹忌.禽滑)
    禽滑对邹忌:相国,公孙阅死了……”
    邹忌:太好了……禽先生,为了引诱公孙阅上钩,我曾给公子郊师写了一封信,你们搜到没有?
    禽滑拿出一块丝帛:搜到了。
    邹忌如释重负:这我就放心了……”他说着上前欲拿。
    禽滑将丝帛收回:相国别急,我有个条件……”
    邹忌:什么条件?
    禽滑:相国已经不再适合做相国了,相国若辞去相国职位,我就把这封信还给你。
    邹忌:我不能答应。
    禽滑:不答应我们就把这封信交给大王……”
    邹忌:你们……原来你们早有预谋!
    禽滑:我们是为相国考虑……相国为了排除异己,同魏国间细公孙阅串通一气,即使没有这封信,我们也可以上奏大王,那样,相国全家性命难保……我们只所以这样做,就是想保全相国及全家的性命……”
    邹忌无言。
    禽滑:邹相国,还是答应了吧……若相国答应,我们保证不再追究此事……”
    邹忌很不情愿地点点头:好,我答应……”
    出字幕:连环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五计,其意是指多计并用,计计相连,环环相扣。孙膑为根除朝中内患,先离间邹忌与公孙阅的联盟,然后利用邹忌引诱公孙阅就范;再用公孙阅一事,逼邹忌辞去相国一职。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远交近攻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