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六集 远交近攻

2011-08-19 10:07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723

 

第二十六集:远交近攻
 
    1.齐王后宫 
    (孙膑、田忌、齐宣王)
    齐宣王对田忌和孙膑道:“……公孙阅已除,邹忌也辞去相国一职,你们可以全力以赴收复边城,平息公子郊师叛乱……不知二位贤臣对此有何打算?
    田忌对孙膑:军师,你说吧。
    孙膑对齐宣王:先伐交,然后伐兵……”
    齐宣王:何为伐交?
    孙膑:运用外交手段瓦解敌国间的联盟,扩大自己的联盟,孤立敌国,使之屈服。
    齐宣王点点头:寡人明白了,军师接着讲……”
    孙膑:公子郊师区区污合之众,之所以敢与国家为敌,是因为有魏国作后盾。秦国乃魏国劲敌,大王可派能言善辩的说客,前往秦国游说秦王与齐国结盟,请秦国出兵进攻魏国;韩赵两国早有与齐国结盟之意,只是因为我国内乱,才没有立盟,大王可派使者前往韩国与赵国,确定立盟之事,然后请韩赵两国同时出兵。若三国出兵,庞涓将无暇顾及公子郊师。此外,大王再派一使者前往楚国,答应割让城邑给楚国,使楚国不再与魏国和好,魏国将更为孤立,此时我们再出兵收复边城,轻而易举。
    齐宣王:军师,伐交的目的是收复边城,若再送给城邑给楚国,是不是顾此失彼了……”
    孙膑:大王,伐交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收复边城,而是为了最终打败魏国,称霸诸侯,齐国称霸之时,送给楚国的城邑将失而复得……”
    齐宣王赞叹道:好计,大计……孙先生,你认为何人出使这几个国家最为合适?
    孙膑:禽滑聪慧过人,能言善辩,可出使楚国、韩国,他既能让反复无常的楚王,因贪利,再来一次反复;又可使老谋深算,犹豫不绝的韩王看清厉害,出兵相助……”
    齐宣王点点头:好,寡人命禽滑前往楚国、韩国。
    孙膑:大王可命高大夫出使赵国,高大夫秉直的性格,很容易让赵王相信我们诚意。
    齐宣王点点头:那么,何人出使秦国呢?
    孙膑:邹忌出使秦国……”
    齐宣王一愣:邹忌引咎辞职,他嘴上不说,心里非常不满,如果让他当使者,去而不返事小,若他有意坏寡人大事,如何是好?
    孙膑笑笑:不会……邹忌在相国位置上发号施令多年,如今做普通百姓,非常不习惯,他很想找个机会显示一下自己的才能,已期得到大王的赏识,再回朝中,大王若给他这个机会,他一定会尽心尽力。
    齐宣王:为何非给他这个机会不可呢?寡人完全可以派别人前往秦国。
    孙膑:此次伐交,秦国最为重要,因为只有秦国方能与魏国抗衡,秦国出兵,才可使庞涓顾西而不能顾东。大王命失去相国职位的邹忌前往秦国,不用多言,秦王便可从中窥视到大王的胸怀,任何一个国君,只要不是糊涂的君王,都愿与胸怀大度的君王结盟,而不愿与斤斤计较的国家为伍,这是其一……”
    齐宣王点头道:有道理……”
    孙膑:其二,邹忌会尽最大努力游说秦王,这将使秦王感到,曾与大王为敌的人也如此全力为国,可见这个国家的朝政一定非常稳定,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与危机四伏,动荡不安的国家结盟,除非这个国家另有所图……”
    齐宣王又点点头。
    孙膑:此外,邹忌说话滴水不漏,颇有大国使者的风度……所以,前往秦国,非邹忌莫属。
    齐宣王:好,寡人命邹忌出使秦国……”
 
    2.公孙阅住处寝室 
    (钟离春.钟离秋)
    钟离秋身传白色孝服无言地坐在睡榻上。
    坐在她身旁的钟离春道:妹妹,姐姐早想来看你,可是我不愿见公孙阅,所以一直没来……”
    钟离秋:公孙阅已经死了,不要再提他了。
    钟离春:妹妹,我知道你怨恨姐姐……可是公孙阅不杀不行,他危害齐国,危害孙先生……”
    钟离秋:公孙阅早该死。
    钟离春沉默片刻,道:妹妹,以后与姐姐住在一起,姐姐照顾你,好吗?
    钟离秋:我没资格住进王宫,也不想住进王宫。
    钟离春:姐姐可以搬出来,与你住在一起。
    钟离秋淡淡一笑:姐姐是王后,王后怎么可以住在宫外?
    钟离春:姐姐这个王后……以后姐姐细细给你解释……”
    钟离秋:我不想听你的事。
    钟离春一阵尴尬,然后道:你是不是恨姐姐?
    钟离秋:我不是恨姐姐,我恨我的命不好。
    钟离春:妹妹,你说吧,今后你想怎么活,姐姐一定帮助你……”
    钟离秋:你帮不了……”
    钟离春:我是王后,怎么会帮不了你?
    钟离秋:我想与孙先生在一起,你能让他答应我吗?
    钟离春一怔,不知如何回答。
    钟离秋:你不能吧……”
    钟离春:除了孙先生,你想找什么样的男人,姐姐都可以帮助你。
    钟离秋:除了孙先生,再好的男人我也不找。
    钟离春:可是你……你曾是公孙阅的女人,孙先生被公孙阅害的颠沛流离,他怎么会再与你……”
    钟离秋冷冷一笑:姐姐,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恨你,是你让我嫁给了公孙阅……”
    钟离春:我是为了孙先生……”
    钟离秋: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孙先生,其实,你是为了你自己,你把我打发走了,你好嫁给孙先生!
    钟离春:……你怎么能这么说……”
    钟离秋微微一笑:这不是我说的,是公孙阅说的。
    钟离春:公孙阅是为了离间我们姐妹……”
    钟离秋:他说的是事实,难道姐姐不想嫁给孙先生吗?
    钟离春:……是想过,可是当时我不是为了我,才让妹妹嫁给公孙阅的……”
    钟离秋:姐姐,你不敢说实话。
    钟离春:我说的是实话。
    钟离秋:你敢起誓吗?
    钟离春:“……”
    钟离秋:你不敢吧。
    钟离春:我可以起誓……”她跪在地上,指天道:我起誓……”
    钟离秋急忙跪在钟离春面前,抱着钟离春的手:姐姐,你不用起誓……妹妹相信你,相信姐姐不是存心害妹妹,是妹妹命苦……”
    她说着不由痛哭流涕。
    钟离春抚摸钟离秋的泪脸,不无内疚地:妹妹,姐姐真的想过,如果你嫁给了公孙阅,姐姐就可以得到孙先生……”
    钟离秋:不,姐姐没有这么想过……”
    钟离春:姐姐不敢说谎,姐姐是想过,可是姐姐只是想想而已,绝不情愿让你嫁公孙阅……”
    钟离秋:姐姐别说了,姐姐的心我都知道,我方才是说气话,我气不过我的命,为什么上天偏偏让我这么命苦……”
    她说着又哭起来。
    钟离春望着悲痛欲绝的钟离秋,叹口气,道:妹妹,苦尽甜来,姐姐一定劝孙先生答应你……”
    钟离秋摇摇头:他不会再要我的……”
    钟离春:会的,他会的……他在国外还常惦着你……”
    钟离秋:真的……”
    钟离春:姐姐怎么会骗你……”
    钟离秋:可是姐姐方才说,我是公孙阅的女人,他不会要我的……”
    钟离春:姐姐那是……那是说谎……”
    钟离秋:姐姐为什么要说谎……”
    钟离春:姐姐是怕万一孙先生不答应,伤了妹妹的心……”
    钟离秋:姐姐,我的心早已伤透了,世上再也没有能让我伤心的事了……”
    钟离春不无伤感地:妹妹,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让你如愿……”
 
    3.田忌客厅 
    (孙膑.邹忌.田忌)
    邹忌对田忌与孙膑:邹忌万分感激大将军与孙先生的信任,此次出使秦国,邹忌当尽全力而为。
    孙膑:相国若能说服秦王……”
    邹忌打断孙膑的话:别叫相国,我已经不是了……”
    孙膑:邹先生虽已不是相国,但孙膑一直把先生当做相国,因为若论治理国家,齐国超过相国者,尚无一人……”
    邹忌:孙先生过奖了……”
    孙膑:不是过奖,事实就是如此,所以我与大将军才想到让邹先生出使秦国,若邹先生能说服秦王,当属夺回边城的第一功者。
    邹忌:先生放心,邹忌不敢说大话,若无说服秦王的把握,决不敢接受出使秦国的重任……”
    一仆从走入,低声对孙膑道:孙先生,王后来了,她说找你有急事……”
    孙膑对田忌和邹忌:你们等等,我去去就来。说着起身而去。
 
    4.孙膑住处 
    (钟离春.孙膑)
    钟离春心事重重地在屋内走来走去。
    孙膑走入,对钟离春不无埋怨地:钟离姑娘,你怎么白天就来了,你就不怕让大王知道?
    钟离春:大王知道我来找你。
    孙膑松了口气:找我何事?
    钟离春沉吟片刻,道:我是来向你提亲的……”
    孙膑一怔:你想离开王宫?太早了吧……”
    钟离春:不是我,是我妹妹……”
    孙膑又一怔:钟离秋……”
    钟离春点点头:她一直在惦着你……”
    孙膑:那你……你怎么办……”
    钟离春强笑笑:我继续当我的王后,而且是真的……”
    孙膑懵了:钟离姑娘,是大王逼你这样做,还是……”
    钟离春:谁也没逼我,是我自己情愿,我觉得做王后是我最好的归宿。
    孙膑打量着钟离春,摇摇头:不,你不是情愿……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钟离春:不为什么,我真的是情愿,我已经习惯了宫中生活,习惯了向所有的人发号施令,包括大王,我觉得这非常适合我的性格,我不愿改变这种生活……”
    孙膑又摇摇头:你的变化也太快了,让人无法相信……”
    钟离春: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这样了……孙先生,我们还是说说钟离秋的事吧,你同意娶她为妻吗?
    孙膑再次摇摇头:我无法接受……”
    钟离春:你是说钟离秋……”
    孙膑:不,我是说你,你这种突然的变化,我无法接受。
    钟离春:不接受我的变化,无关紧要,只要你接受钟离秋的婚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孙膑:不,钟离秋我也不能接受……”
    钟离春:你不是很喜欢她吗?我记得在韩国时,你还常常念叨她。
    孙膑:喜欢不一定非要娶她为妻不可……”
    钟离春:你是不是因为她曾是公孙阅的夫人?
    孙膑:不是,她是为了救我,不得以才嫁给了公孙阅……”
    钟离春:那为何不同意?
    孙膑:钟离春,我不相信你愿意永远留在宫中,我要等你……”
    钟离春片刻无言。然后轻叹一口气,道:孙先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可是我不能……我已经答应妹妹,让你娶他为妻。
    孙膑:你为什么要答应她?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誓言,不想嫁给我了?
    钟离春:不是……我何尝不想嫁给你,公孙阅临死前求我,把钟离秋嫁给你,我都没答应……可是,面对妹妹的眼泪与痛苦,我无法说不……是我让她嫁给了公孙阅,我对不起她……我不能让她,下半辈子,再做一个苦命的女人……”钟离春擦了擦泪,然后继续道:孙先生,你就答应了吧……”
    孙膑呆了片刻,然后态度坚定地:钟离春,我不能让你白等这么多年,告诉钟离秋,我不能娶她……”
    一阵沉默。
 
    5.公孙阅住处 
   (钟离春.钟离秋)
    钟离秋低着头收拾随身携带的衣物。
    钟离春在一旁劝道:妹妹,你别走,我再劝劝孙先生,他会答应的……”
    钟离秋:强扭的瓜不甜,孙先生不愿娶我,强迫之下,即使娶了,也不会过的好,就像我与公孙阅……”
    钟离春:孙先生不是不愿娶你,他是怕……公孙阅刚死不久,就娶你为妻,外人会说,他是因为你,才逼死了公孙阅……”
    钟离秋:他这是借口,他即使以后娶我,别人也会这么说。
    钟离春:妹妹,我可以让大王赐婚,把你许配给他……这样,别人就不会说闲话了……”
    钟离秋放下手里收拾的东西,真诚地对钟离春道:姐姐的一片诚心,妹妹心领了……可妹妹心里明白,姐姐也喜欢孙先生,姐姐为了他,如今只是假做王后……”
    钟离春连忙道:绝无此事……”
    钟离秋:姐姐你别瞒我了,我去问过田将军,这是他告诉我的……”
    钟离春:……已经改变主意了,我要做真王后……我已经告诉孙先生了……”
    钟离秋:姐姐,你的心真好……”
    钟离春:不是我心好,是我对不起你……”
    钟离秋:我们不提过去的事了……姐姐,这几天,我反复在想,失去的东西可以找回来,失去的情感能找回来吗?即使找回来,还能像原来那样美好吗……不会,失去的毕竟失去了,不如把那美好的情感,永远留在记忆中……”她停顿片刻,又道:我还有小春秋,我要把他抚养成人,我与公孙阅毕竟夫妻一场,我要对得起他……”
    钟离春:……也没有必要回魏国,留在齐国,我可以帮你……”
    钟离秋:我不劳累姐姐了,公孙阅是为魏国死的,魏国应该抚养他的孩子……再说,留在齐国,见景生情,容易让人想起伤心的往事……”
    钟离春沉默片刻,道:“……你打算何时走……”
    钟离秋:明天。
    钟离春:晚几天不行吗……”
    钟离秋:早一天走,早一天忘记过去……”
    钟离春:“……”
    钟离秋:姐姐,我走的时侯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孙先生,我不想惊动他们……”
    钟离春点了点头。
 
    6.原野 
    (钟离春.钟离秋.小春秋.车夫)
    一辆马车驶去,车上坐着钟离秋和她的儿子小春秋。
    微服的钟离春站在一辆车前,默默望着远去的马车。
    小春秋伸出小手向钟离春不停地摇动着。
    钟离春也轻轻地摇着手。
    马车渐渐远去……(化)
 
    7.原野 
    (孙膑)
    一匹马在无际的原野上狂奔。
    骑在马上的是孙膑。
    马上的孙膑高喊着:钟离秋,钟离秋……”
    无际的原野上没有一个人影。
    马还在向前狂奔。
    孙膑仍在撕肝裂肺的呼喊:钟离秋,钟离秋……”
    孙膑从未如此望情地喊过钟离秋的名字,他的喊声飘出很远,在原野上久久回荡……
 
    8.魏国公孙阅住处堂内 
    (钟离秋.小春秋.庞涓.庞葱.众将军)
    屋内一片缟素,公孙阅的灵牌摆在堂正中的几上。
    身穿素白麻布孝服的钟离秋跪在灵牌一侧,她木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钟离秋身旁是小春秋,小春秋也是一身麻布孝服。
    堂内两侧跪着八名身穿孝服的将军。
    庞涓、庞葱和几名将军走入。
    庞涓等人跪在公孙阅的灵牌前。
    庞涓叩首拜祭。
    众人随庞涓叩首。
    庞涓抬起头,望着灵牌,眼中不由泪水涌出。
    庞涓哭道:公孙先生,肝胆相照,谋略超人,剑盖天下,为我大业,生死不顾,独往齐国,智敌群雄……只可惜,一时不慎,命归九泉……此乃上天无眼,令我寸肠欲断……我欲九泉,再见先生……无奈,魏国霸业,尚未成就,先生离去,独我承担,我若离去,前功尽弃……公孙先生,九泉之下,暂且寂寞,待我成就霸业,定去相伴先生……”
    庞涓哭诉罢,再次叩首。
    将军们见此,不由潸然泪下。
    钟离秋眼中也有泪水。
 
    9.庞涓书房 
    (庞涓.庞葱.家臣)
    庞涓对一家臣:你们一定要照顾好钟离秋和她的孩子,她若有半点不满意,拿你是问。
    家臣:是。
    庞涓:去吧。
    家臣退出。
    庞葱对庞涓:叔父,你对钟离秋不可不防,她很可能是齐国的间细……”
    庞涓:不论她是不是间细,我都要好好照顾她,照顾好她,是为了公孙阅,要让跟随我们的人感到,跟着我们,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有人照顾他们的妻子儿女,只有这样,他们才会铁心跟着我们转战南北,争霸中原。
    庞葱:侄儿明白了。
    庞涓想起什么,对庞葱:庞葱,齐国边城有动静吗?
    庞葱:没有,孙膑还是按兵不动。
    庞涓沉思片刻,问:你说,孙膑内患已除,为何还是按兵不动?
    庞葱:他害怕叔父。
    庞涓摇摇头:孙膑最落魄的时侯,都没怕过我……”他对庞葱:你应该多动动脑子,他不会放弃边城,却有按兵不动,这里面定有阴谋……”
    庞葱想了想:叔父,孙膑会不会游说其他国家,与之结盟,然后共同对付我们。
    庞涓满意地点点头:这是孙膑惯用的伎俩,兵家称之为伐交……你说,我们该如何对付他的伐交?
    庞葱:我们也派使者到周围的国家,恩威并用,让孙膑伐交不成。孙膑若伐交不成,就无力收复边城,而公子郊师将依据边城继续与他们作对,这样,叔父不用一兵一卒,齐国就会在叔父的控制之下。
    庞涓点点头,然后道:孙膑伐交,不外乎韩国,赵国,楚国,还有秦国,你若是我,打算对这几个国家如何恩威并用?
    庞葱:赵国与韩国惧怕叔父,叔父可派使者恐吓他们,若与齐国结盟,魏国大军将直逼他们的国都;楚王是个贪图利益又自名不凡的人,叔父可送给楚王珠宝与赞美之言,楚王就不会帮助齐国;秦国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国家,韩国为成皋一战,送城邑给秦国,秦国还不满足,叔父可答应秦王共同瓜分韩国的土地,秦国必然不与齐国结盟。
    庞涓笑笑:庞葱,你很有长进……不过,你太小瞧韩国与赵国了,孙膑为他们攻克上党,使韩赵连为一体,只是恐吓,阻止不了他们与齐国结盟,应该分而治之,对赵国可以恐吓,对韩国可以恩威并用,韩国的军队经孙膑训练之后,已非昔日那样不堪我们一击;而对秦国,轻易不要答应他们的条件,秦国一直想东进,不论你答应他任何条件,都无法满足他东进的欲望,只有以威相对。
    庞葱:侄儿明白了。
    庞葱:你出使韩国,怎么样?
    庞葱:侄儿遵命。
    庞涓:韩国对我们很重要,若说服韩国与我们结盟,秦国就不足为虑,若不能说服韩国,事情就有些麻烦。
    庞葱:叔父放心,侄儿一定恩威并用,说服韩国。
 
    10.韩王后宫 
    (申大夫、司马大夫、左大夫、韩王)
    申大夫、司马大夫、左大夫、以及韩王在座。
    韩王对在座的人:齐国使者与魏国使者都来到我国,他们又都是为了与寡人结盟,以对付他们的敌国,寡人谁也不想得罪,你们说寡人如何答复他们为好?
    申大夫:大王,孙膑在的时侯,大王曾派钟离春作为使者,与齐国结盟,齐王答应了大王的请求,大王应该履行自己的诺言。
    左大夫:齐国内乱不止,自顾不暇,若韩国有难,齐国无力相助,与这样的国家结盟,对韩国毫无益处;而魏国强大,又是韩国的邻国,依微臣之见,大王不如与魏国结盟为好。
    申大夫:魏国对韩国一直虎视眈眈,又言而无信,上次他们假道伐虢,夺我成皋,就是一例证,与这样的国家结盟,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左大夫:上次魏国庞涓夺占成皋,是为了换取孙膑,而今孙膑已经离开韩国,庞涓不会再与我们为敌。
    申大夫:魏国野心勃勃,一直想灭亡韩国、赵国,只是东有齐国,西有秦国与之作对,才未能如愿。
    左大夫:我不否认魏国有野心,凡是大国都有野心,只要我们善于在大国间周旋,他们就无法灭亡韩国,我们之所以答应与魏国结盟,就是为了与其周旋,使魏国没有借口,对我们动用军队,否则,弄的太僵,魏国真对我们动用军队,对我们并没好处。
    申大夫欲言,韩王摆摆手:你们别争了,左大夫说的有道理,申大夫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寡人才既不想得罪魏国,又不想得罪齐国,你们应该为寡人拿出两全之策,而不是争论不休……”
    众人无言。
    司马大夫:微臣有一计,可两全之美。
    韩王:请讲……”
 
    11.韩王宫内 
    (韩王.庞葱.数宫卫)
    庞葱对韩王道:大王,魏国与韩国的先王,都是晋国之后,韩魏两国地处中原,唇齿相依,本应和睦相处,共同对付西面的秦国与东方的齐国,可这几年因为受敌国挑唆,互相猜疑,数度兵戈相见,寡君早就想与大王摒弃前嫌,结为联盟,此次外臣奉寡君之命出使韩国,就是为了向大王表示和好的意愿。
    韩王:寡人非常愿意与魏国和好,可齐国来的使者却说魏国对韩国虎视眈眈,不让寡人相信魏国人……”
    庞葱微微一笑,道:齐国是魏国的敌人,他当然不会说魏国的好话。
    韩王:可他们所列举的事情,又都是事实……”
    庞葱:这么说,大王打算与齐国结盟,与魏国对抗到底了……”
    韩王:不,寡人决无此意……寡人方才说了,寡人非常愿意与魏国和好,庞将军说的对,韩魏两国都是晋国之后,又唇齿相依,应该和睦相处,可寡人无法说服朝中大夫,让他们相信魏国的诚意……”
    庞葱:国家是大王的国家,只要大王相信魏国的诚意,两国就可以和好。
    韩王:庞将军还不了解韩国,寡人做事一向不喜欢独断专行,朝中大夫不同意的事,寡人决不勉强……”
    庞葱:大王可召集朝中大夫,外臣当着他们的面陈述韩魏两国和好的厉害关系,他们不会不同意。
    韩王摇摇头:你不了解韩国的大夫,他们不听其言,只看其行,你即使有再动听的语言也说服不了他们,必须有行动……”
    庞葱:大王请明示,外臣如何行动,他们才能相信魏国的诚意……”
    韩王:寡人听说魏王非常喜欢他的大儿子太子申……”
    庞葱:是的。
    韩王:如果韩王让太子申到韩国做人质,韩国上下都将相信魏国的诚意……”
    庞葱:大王这是强人所难,太子申是王位的继承者,怎么可以到韩国当人质呢?
    韩王:寡人并非强人所难,太子申若继承王位,无功难以服众,魏王若让他到韩国做人质,使韩魏两国和睦相处,稳固魏国中原霸主地位,这是太子申为魏国立下的功劳,待到他继位之时,他的兄弟与朝中大夫将不会因他无功于国而不服从于他……再说,太子到他国当人质,并非魏国独此一国,许多国家都这样做过,寡人当太子时,就曾到赵国当过人质。
    庞葱:可是……寡君不会同意。
    韩王:这说明魏王不相信寡人,别人不相信你,你能相信他吗……”
    庞葱无言以对。
    韩王笑笑:庞将军,你还是先回去吧,若魏王同意,你把太子申带来,寡人一定与魏国结盟……”
 
    12.庞涓书房 
    (庞涓.庞葱)
    庞涓脸带愠色:韩王真是老奸巨滑……”
    庞葱:叔父,韩国不结盟,我们先收拾他……”
    庞涓摇摇头:不行,现在不是时侯……间细送来消息,齐国的邹忌已经到了秦国,孙膑太会选人了,邹忌出使秦国,秦国肯定与齐国结盟,如果韩国再乘机兴风作浪,我们就难以对付了……”
    庞葱:叔父的意思是答应韩王的要求……”
    庞涓点点头:先答应他,以后再想办法让太子回来。
    庞葱:大王能同意吗?
    庞涓:我会说服大王的……”
 
    13.申大夫客厅 
   (申大夫.禽滑)
    申大夫对禽滑道:禽先生,没想到庞涓竟然同意让太子申来韩国做人质,韩国与齐国结盟的事,我实在无能为力了……”
    禽滑:申大夫,庞涓同意太子申做人质,对韩国有好处,只要韩国始终不让太子申回国,魏国就不敢进犯韩国。
    申大夫:可是齐国呢,韩国也没有理由出兵帮助齐国了。
    禽滑笑笑:韩王本来就没打算出兵帮助齐国,孙先生也没指望韩国出兵,只要韩国不出兵帮助魏国,我此行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申大夫:禽先生尽可放心,韩国虽未与齐国结盟,但朝中大夫,包括大王都把齐国当做友国,决不会出兵帮助魏国进攻齐国……”
    禽滑:我说的出兵,不是指帮助魏国进攻齐国,而是帮助魏国对付秦国,如果秦国出兵攻魏,韩国不出兵相助,庞涓就东西不能两顾,我们就可以乘机收复边城,平息叛乱。
    申大夫有些为难:秦国一向威胁韩国,如今仍占据着韩国的边城,大王做梦都想收回边城,魏国若与秦国交兵,大王非出兵不可……”
    禽滑微微一笑:收回边城,未必需要出兵,只要一句话,秦王就会将边城还给韩国。
    申大夫:能有这么简单吗……”
    禽滑:当然,如果不能要回边城,我可以把脑袋留在韩国。
    申大夫:请禽先生明示。
    禽滑:秦国出兵攻魏,必走函谷关,秦国兵出函谷关与魏军交战之时,韩国可屯兵秦韩边境,威胁函谷关,然后派人告诉秦王:若秦国归还韩国边城,韩国将按兵不动,若秦国不归还边城,韩国将出兵截断秦军的粮道与退路。秦国将不得不归还边城。
    申大夫赞叹道:好,好一句话!禽先生的智谋,可与孙先生媲美!
    禽滑笑笑:不瞒你说,这是孙先生的主意……”
    申大夫沉默片刻,叹道:可惜呀,孙先生离开了韩国……”
    禽滑:申大夫,来时孙先生让我告诉你,只要这次韩国不帮助魏国,韩国有难,齐国决不会袖手旁观。
    申大夫:禽先生的话,我一定转告大王,禽先生放心,只要能收回边城,大王决不会帮助魏国。
 
    14.田忌客厅 
    (孙膑.禽滑.田忌)
    孙膑对禽滑:漂亮,禽先生干的漂亮!
    禽先生:不是我干的漂亮,而是孙先生的伐交之策漂亮。
    田忌在一旁道:都漂亮,只有孙先生的计策,若无禽先生的能言善辩,韩国也不会按我们的想法行事。
    禽滑:秦国怎么样?邹忌回来了吗?
   孙膑:人虽未到,信已送回,如今万事俱备,只等秦国出兵了……”
 
    15.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费将军.众将军)
    身穿铠甲的庞葱、费将军等人立在庞涓面前。
    庞涓对众人道:秦国三十万大军出函谷关,进入我魏国,大王命我们率大军迎击秦军……”他看看众将军,继续道:秦国军队虽有三十万之众,并不足虑,只要韩国出兵函谷关,截断秦军的粮道,我将全歼秦军……”他对庞葱:庞葱……”
    庞葱:在。
    庞涓:你立刻前王韩国,请他们出兵函谷关,截断秦军的粮道。
    庞葱:是。
    庞涓:费将军……”
    费将军:在。
    庞涓:我们走后,孙膑肯定攻打齐国的边城,你率五万军队留在齐魏边境,接迎公子郊师。
    费将军:是。
    庞涓:宁可失去齐国边城,也不可失去公子郊师,只要公子郊师在,齐国就不会安宁。
    费将军:末将明白。
    庞涓拔剑指天,对众将军道:此次与秦军交战,将决定谁是中原霸主,望诸位将军同心合力,让秦军有来无回。
    众将军抽剑指天:让秦军有来无回!
 
    16.齐王后宫 
    (齐宣王.孙膑.国寺人)
    田忌和孙膑立在齐宣王面前,田忌对齐宣王道:启奏大王,魏国大军已经离开魏国腹地,前往秦魏边境迎战秦军,收复边城、平息叛乱时机已经成熟,请大王下命出兵。
    齐宣王:好,寡人命田将军与孙军师率军十万,收复边城,平息叛乱。
    田忌和孙膑施礼道:微臣遵命。
    国寺人走入,对齐王低声道:大王,太后请大王到太后宫中……”
 
    17.齐太后宫中 
    (齐宣王.齐太后.二宫女)
    齐宣王向齐太后施礼道:王儿拜见太后。
    齐太后:坐吧。
    齐宣王坐在一旁:太后叫王儿来此有何吩咐?
    齐太后:听说你又要出兵讨伐郊师?
    齐宣王:不是讨伐,是请郊师兄弟回到太后身边。
    齐太后冷笑道:什么请,别糊弄我这个老太婆了,我心里明白……大王,我还是那句话,国家的事我不管,但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我不能不管,无论你有什么理由,也不能伤害郊师,你若伤害郊师,我就是死在你面前。
    齐宣王:太后放心,王儿已经下命,只准收复边城,不得伤害郊师,伤害郊师者,将与郊师同葬。
    齐太后:田忌与孙膑若不遵命呢?
    齐宣王:违抗君命,就是死罪。
    齐太后:你可别糊弄我,我也有耳目……”
    齐宣王:王儿可对天起誓。
    齐太后:算了,你别起誓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回去吧,我该休息了。
    齐太后说着起身,在宫女的搀扶下,向内室走去。
    齐宣王向走过身旁的太后施礼道:太后,王儿告辞了。
    齐太后了一声,算是答复。
 
    18.原野 
    (孙膑.田忌.齐国军队)
    齐国的军队浩浩荡荡向前开进……
    孙膑与田忌同在一辆战车上。
    孙膑对田忌:大将军,我们不能放过郊师,除恶不尽,后患无穷。
    田忌:大王有命,我们不能不从。
    孙膑:就说郊师自尽身亡。
    田忌:那也是我们的责任。
    孙膑:为了齐国,我愿担负这个责任。
    田忌:孙先生,我不是怕负责,而是怕大王无法向太后交代……太后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她说死真死,大王对她毫无办法……”
    孙膑:“……”
 
    19.马陵城内公子郊师住处 
    (公子郊师.高将军.一卫士)
    高将军对公子郊师道:公子,田忌、孙膑的十万大军已经离开临淄,请公子早拿主意……”
    公子郊师:主意早就有了,一个字,打。
    高将军:庞涓的大军已经去了秦魏边境,只靠我们几万军队,难以抵挡孙膑的十万大军……”
    公子郊师:魏国费将军的五万军队还在齐魏边境。
    高将军:费将军的五万军队不是孙膑的对手……”
    公子郊师:我们与费将军的军队合在一起,不比孙膑的军队少。
    高将军:孙膑用兵如神,我们的军队即使比孙膑的多,也不是他的对手……”
    公子郊师不快地:高将军的意思是开城投降……”
    高将军:我绝无此意,我是说,我们应该暂时撤到魏国,避其锋芒,待庞元帅的大军凯旋之时,我们再杀回来……”
    公子郊师冷笑道:你们都怕孙膑,我不怕,我就是要看看他有多大本事。
    高将军:公子,现在不是逞能的时侯,如果此次兵败,公子即使侥幸不死,也不可能集结这么多军队,更不可能夺取王位。
    公子郊师:躲到魏国就有可能吗?吃人家的残汤剩饭,看人家的脸色行事,被人家使唤过来,使唤过去,那种丧家之犬的滋味好受吗?
    高将军:今日听别人使唤,是为了将来夺取王位使唤别人……公子,成大事的人,要能忍耐屈辱。当年晋国的公子重耳,漂波国外十数年,受尽困苦,吃尽屈辱,最终回到国家,不但做了大王,而且成了霸主,名留史册……公子为何不能成为第二个重耳呢?
    公子郊师:重耳离国,是因为手中没有军队,我现在有军队,为何非做丧家之犬不可呢?
    高将军:庞涓有那么多军队,都数次被孙膑所败,何况公子呢……”
    公子郊师:高将军,说到底你是不相信我,好,我不与你争,让战争做出结论吧……”
    高将军:公子,我不是不相信……”
    公子郊师抬手示意:别说了……”他拍了两下手。
    走进一个卫士。
    公子郊师对卫士:传令全军将士,凡临阵逃脱者,杀;凡言败者,杀;凡动摇军心者,杀。
    高将军:“……”
 
    20.田忌营帐内 
    (孙膑.田忌.田国)
    田国对田忌和孙膑道:大将军,军师,廪丘、范城、马陵已被我们分而围之,我们何时攻城?
    孙膑:魏国军队有何动静?
    田国:暂时没有。
    田忌:孙先生,边城内外,皆齐国士兵,有的人还是乡邻亲戚,若能兵不血刃收复边城,才是上策。
    孙膑:我也是这么想。
    田国:据间细禀报,公子郊师下命拼死守卫边城,兵不血刃,难以做到。
    孙膑:未必……”
    田忌:军师可有妙计?
    孙膑:攻心。
    田忌:如何攻心?
    孙膑:凡有乡邻亲戚在城中者,让他们写一书信,信中除了叙旧之外,告诉城内的乡邻亲戚,弃暗投明者,我们将既往不咎,然后用弓箭将书信射入城中……”
    田国:如此发信,信会落入他人之手……”
    孙膑微微一笑: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如此以来,一封信将一传十,十传百,城内的叛军就都将知道我们的态度。《孙子兵法》上说: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我是反其道而用之,让叛军有生路可走,求生是人的本能,有生路可走,大多士兵就无心守城,无心守城,军心必然浮动,军心浮动,将军就无法控制军队,我们若此时攻城,即使不能兵不血刃,也将是轻而易举……”
    田忌赞叹道:好,一封书信,胜过十万大军!
 
    21.城墙上 
    (叛军士兵多人)
    几个叛军士兵在城头巡逻。
    城下发来一箭落在城墙上。
    士兵们立刻躲入墙垛之后。
    接着又是数支弓箭从城外飞来,落在城墙上,每支箭上都缠着一块丝帛。
    一年轻士兵好奇,爬过去,拿起一支箭,又爬了回来。
    他拆下箭上的丝帛,打开,丝帛上有字。
    年轻士兵惊奇对同伴:信,是一封信!
    另外几个士兵围了过来……
 
    22.城内一墙角处 
    (叛军士兵多人)
    几个士兵也围在一起看信。
    拿信的士兵对众人:你们看到了吧,不是我说谎吧,是吴石的兄弟在信上这样说的。
    另一士兵:我们这边有叫吴石的人吗?
    又一士兵:有,我认识他……”
    拿信的士兵低声道:弟兄们,能活着回家,为何要送死呢?我们可要多长个心眼……”
    众人点点头。
 
    23.公子郊师住处 
    (公子郊师.高将军.一卫士)
    公子郊师重重一拍几上一块写有字迹的丝帛,怒气冲冲地对高将军:凡是收到信的士兵,全部抓起来,杀。
    高将军:公子,收到信的士兵太多了,杀了他们,何人为公子守城……再说,城外飞信,既非他们情愿,也不是他们所能制止……”
    公子郊师:这些信搅得军心浮动,士兵无心守城,我不能听之任之!
    高将军:孙膑攻心不攻城,说明他的确计高一筹……不过,同时也说明他对公子不敢轻举妄动。只要公子在,我们就有希望,公子不如做个人情,告示全军,愿意走的,可以走,愿意留的,随公子前往魏国……”
    公子:又是魏国,我不去!
    高将军:公子不去魏国,去何处?总不能留在这里束手待擒吧?
    一卫士走入,对公子郊师施礼道:公子,范城冯将军开城投降,廪丘已逃跑过半……这是廪丘的曹将军送来的急信……”卫士说着将信递上。
    公子没接。
    高将军将信接过,然后向卫士摆摆手。
    卫士退出。
    高将军:公子,此时不再走,怕就来不及了……”
    公子郊师:我真无法忍受魏国人盛气凌人的样子,尤其是庞葱……”
    高将军:孔夫子有句话: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王位,公子就忍一忍吧……”
    公子郊师叹了口气:好吧,听你的……”
 
    24.城门 
    (孙膑.田忌.齐国军队)
    字幕:马陵
    整齐威武的齐国军队开进城门。
    孙膑和田忌乘坐的战车驶来。
    田忌:让公子郊师跑掉,实在可惜。
    孙膑:他还要回来,下一次,他在劫难逃……”
    字幕:远交近攻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三计。远交就是结交远方国家;近攻就是攻取近邻国家。此计意在分化瓦解敌方联盟,各个击破。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们常用此计达到自己的目的。战国后期谋士范睢总结前人计谋,在说服秦王时,提出远交近攻,此计因此得名。孙膑用远交近攻一计,与秦、韩等国结盟,平息了国内叛乱,并从根本上改变了被动的局面。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打草惊蛇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