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七集 打草惊蛇

2011-08-22 10:53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588

 

第二十七集:打草惊蛇
 
    1.齐王后宫内 
  (田忌、孙膑、齐宣王)
    田忌和孙膑一个跪地,一个站立,向齐王施礼。
    田忌:大王,马陵,廪丘,范城三座边城全部收复,公子郊师已逃往魏国,微臣前来复命。
    齐宣王:好,太好了……寡人要大设盛宴,为二位贤臣,为全军将士庆功三日。
    孙膑:大王,现在还不是庆功的时侯,庞涓决不会罢休,魏国大军归来后,必将有一场恶战,当务之急,是趁魏秦大战之机,修正军队,秣马厉兵,准备与庞涓恶战。待打败庞涓后,再庆功也不迟。
    齐宣王:好,就按孙军师之意。
 
    2.庞涓营帐内 
  (庞涓、庞葱、一将军)
    庞涓气急败坏地骂道:韩王这个王八蛋!竟敢骗到我的头上!他对庞葱:庞葱,你再到韩国,告诉韩王,他若再不出兵,我立刻与秦国言归于好,合兵攻打韩国,让列国之中不再有韩国!
    庞葱:叔父息怒……秦国已把韩国的边城还给了韩王,我即使再到韩国,韩王也不会出兵,还是不逼他为好他,以免逼急了他反过来帮助秦国,等我们打败了秦国,再收拾韩国,也不为迟。
    庞涓:我咽不下这口气!
    庞葱:叔父常说,作为军队统帅,不能感情用事,感情用事,往往做出愚蠢的决断。
    庞涓没说话。
    庞葱:叔父还常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己,人人都可能骗人,我们受骗,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少长心眼……”
    庞涓沉静片刻,长吐一口气:好了,你下去吧。
    庞葱:叔父,你可千万别再生气,大敌当前,几十万将士,全靠你了……”
    庞涓淡淡一笑:庞葱,你越来越成熟了……下去吧,让我静一会。
    庞葱走出。
    庞涓座到席垫上,微微合上眼。
    一将军走入,轻声地:元帅,费将军送来急信……”
    庞涓闭着眼:上面说什么……”
    将军:孙膑率十万大军夺回了齐国的边城……”
    庞涓睁开眼:公子郊师怎么样?
    将军:费将军已将公子郊师接入我国的边城垂都……”
    庞涓:好,有公子郊师在,齐国就不会安宁……”
 
    3.齐太后宫中 
  (太后、齐宣王)
    齐太后一脸愠色对坐在一旁的齐宣王道:“……你就是说一百遍,老妇也不信,公子郊师一定是被你杀了。
    齐宣王:没有,孙膑、田忌,还有他们手下的将军,都可以作证,公子郊师还活着……”
    齐太后:他们的话老妇更不相信。
    齐宣王:太后相信何人?
    齐太后:老妇谁也不相信,只相信老妇自己……你把公子郊师请回来,让老妇见他一面,老妇就相信了。
    齐宣王:公子郊师他不肯回来……”
    齐太后:你派兵抓他,他当然不回来,如果你以礼仪相迎,以兄弟之情相待,他一定回来。
    齐宣王:太后,公子郊师与国家为敌,怎么能够以礼仪相迎呢……再说,他要的是王位,不答应给他王位,他决不会回来……”
    齐太后:他不回,就是死了,你还老妇郊师。
    齐宣王:太后,郊师真的没死,他在魏国。
    齐太后:既然没死,你就想办法把郊师请回来,请不回来,他就是死了,他死了,老妇也不活!
 
    4.林内 
  (郊师、数士兵、一卫士、曹扬)
    一个身穿齐王衣服的草人立在一棵树下。一支箭飞来,命中草人的前胸。
    响起几声叫好声:好,公子神箭!
    射箭的是公子郊师,叫好的是站在公子郊师身旁的几个士兵。
    公子郊师伸出手,身旁的卫士又递上一支箭。
    他搭箭在弓,瞄向草人,恨恨地:辟疆,再吃我一箭!
    箭射出,又命中草人前胸。
    士兵们再次叫好。
    身后传来嘲笑声:胆大包天的人射虎为生,胆小如鼠的人才射草为趣。
    公子郊师回头看去。
    一个戴草帽的汉子向他走来。
    公子郊师:你是何人?
    汉子来到公子郊师面前:胆大包天的人。
    公子郊师:你知道我是何人?
    汉子:齐国的公子郊师。
    公子郊师微微一笑,指着草人问:你知道我射的是何人?
    汉子:那不是人,是草。
    公子郊师又是微微一笑:荒野之人,不懂不为怪,我所射的是齐王辟疆。
    汉子:齐王辟疆在齐国,这是一堆草。
    公子郊师有些不快:你是不是有意找事?
    汉子:不是,我是来帮你找胆。
    公子郊师:现在我心情不算坏,你赶快走开,否则,一旦我心情坏起来,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汉子笑笑:我既然是胆大包天的人,就不会害怕你的恐吓。
    公子郊师对一旁的士兵:给他一支剑。
    士兵将剑递给汉子。
    汉子没接:我不用。
    公子郊师拔剑在手:你可别后悔。
    汉子: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后悔。
    公子郊师挥剑向汉子砍去。
    汉子并不躲闪,微笑地看着公子郊师。
    公子郊师的剑在汉子头顶上方止住。
    公子郊师收回剑:你为何不躲闪?
    汉子微微一笑:我何必要躲闪?胆大包天的人,不怕死。
    公子郊师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汉子:你敢杀,但我不怕。
    公子郊师:别怪我枉杀无辜,是你逼我杀你……”
    公子郊师说着挥剑向汉子砍去。
    汉子仍微笑地看着公子郊师。
    公子郊师的剑砍下。
    汉子胸前的衣服被剑划破,鲜血流出。
    汉子叫道:好剑法!多进半寸,我命休矣;少进半寸,不见鲜血,的确好剑法!
    公子郊师望着汉子坦然自若的脸,赞叹道:是条汉子!壮士,你愿意跟从我吗?
    汉子笑道:跟从你干什么?射草为趣?
    公子郊师本起脸:我说的是正事。
    汉子:你的正事应该是夺取王位。
    公子郊师:今日射草习箭,就是为了来日夺取王位。
    汉子:公子一只弓,能打败孙膑的十万大军吗?
    公子郊师:我有庞涓的支持,他有三十万大军。
    汉子:庞涓正与秦国人激战,能否回来,还很难说。再者,他即使回来,以疲惫之师,也难以战胜孙膑……”
    公子郊师:照你这么说,我没希望了……”
    汉子:不,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你夺取王位。
    公子郊师:何人?
    汉子:曹扬。
    公子郊师:曹扬是何人?
    汉子:就是我。
    公子郊师:你?你能够打败孙膑?
    曹扬:我虽然不能打败孙膑,但我可以杀齐王,齐王一死,公子便可继承王位。
    公子郊师:壮士说的对,杀了辟疆,能继承王位的只有我一人……可是,王宫高墙深院,卫士防守严密,你如何能杀得了辟疆呢?
    曹扬:越高墙深院,如履平地;杀宫中卫士,如宰羔羊。
    公子郊师笑笑:壮士,你的志气可敬,可你的话未免说的太大了。
    曹扬:公子不信,请看……”
    曹扬话音未落,纵身一越,落在高高的树叉上。
    公子郊师不由赞叹道:好身法!
    曹扬随手折了一段树枝,又落回地上。
    曹扬对公子:你再看……”他对站在一旁的士兵:拔出你们的剑。
    士兵们拔剑在手。
    曹扬对士兵们:你们一起上。
    士兵们看看公子郊师。
    公子郊师:上吧,让他知道你们的厉害。
    士兵们挥剑向曹扬砍去。
    曹扬一边轻步躲闪,一边以树枝代剑,向一士兵刺去。
    一个士兵中倒在地上。
    又一个士兵中倒地。
    公子郊师看的目瞪口呆。
    最后一个士兵也被曹扬刺到在地。
    公子郊师兴奋地:好,太好了!得一壮士,胜似十万大军……壮士,请受我一拜。
    公子郊师说着向曹扬施礼。
    曹扬也不回礼,对公子郊师:公子,我们该走了。
    公子郊师对躺在地上的士兵:一群笨胆!还躺着干什么?赶快起来,跟我回去!
    曹扬淡淡地:他们永远也起不来了。
    公子郊师一怔,仔细看了看地上的士兵。
    士兵们已经死了。
    公子郊师气愤地拔出剑:你,竟敢杀死我的卫士!
    曹扬冷冷地:刺杀齐王,不应该让第三个人知道,若透露风声,就难以得手了。
    曹扬说着随手将带血的树枝掷出。
    树枝深深插入远处草人前胸。
 
    5.魏国垂都城内公子郊师住处  
  (郊师、曹扬)
    公子郊师与曹扬相对而坐。
    公子郊师:说吧,你的条件。
    曹扬:公子继位后,将我刺杀齐王之事刻在临淄东、西、南、北四座城门上,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公子因为有了我曹扬,才得以继承王位。
    公子郊师:还有吗?
    曹扬:没有了。
    公子郊师不解地:难道你只是为了扬名?
    曹扬:不行吗?
    公子郊师:不是,我是觉得你要的太少了,我还可以给你高官、厚禄、美女、城邑。
    曹扬笑笑:公子可听说过专诸与要离的名字吗?
    公子郊师:儿时我就听说过,专诸鱼腹藏剑刺吴王僚,要离断臂刺庆忌,那都是流名百世的英雄。
    曹扬:他们为了什么?不也是一个名吗?高官、厚禄、美女、城邑都是粪土,唯有一个震惊天下的名字,才能永垂不朽。
    公子郊师:曹杨壮士,事成之后,我一定给你扬名,让你的名气超过专诸与要离。
    曹扬起身道:公子,告辞了。
    公子郊师一怔:你去何处?
    曹扬:我去杀齐王。
    他说着转身欲走。
    公子郊师:你等等。
    曹扬回过头来。
    公子郊师从颈上拽下一只玉佩递给曹杨:如果遇到什么难处,你拿着这块雨佩去找太后,太后会帮助你。
    曹扬没接玉佩:我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公子郊师:你可以不要太后的帮助,但玉佩请你给她,让她知道我还活着,不要挂念我。
    曹扬拿过玉佩,转身而去。
 
    6.客栈内 
  (曹扬、工匠)
    一个工匠走入房间,反身关好门。
    坐在几后独自饮酒的曹扬头也没抬,问:带来了吗?
    工匠:带来了……”工匠说着掏出一块丝帛递上:大王的住处,太后的住处,还有宫卫们这住处,我都画上了。
    曹扬接过丝帛,展开,看了看,然后收起,道:不会有变化吧?
    工匠:不会,前几天我还进宫修缮过大王的住处,没什么变化……”
    曹扬微微一笑:谢谢你了……”
    工匠一脸是笑:壮士,你答应给我的钱……”
    曹扬:我会如数给你家人……”曹扬说着猛然抽出剑刺向工匠。
    工匠大睁着眼看着曹扬,慢慢倒在地上。
 
    7.齐王寝室内 
  (齐宣王、钟离春、曹扬)
    愁眉苦脸的齐宣王叹了口气,道:太后三番五次以死要挟,非要请回公子郊师不可……王后,你说怎么办?
    钟离春:大王,臣妾不明白,太后并非大王生身之母,大王为何如此敬畏太后?
    齐宣王:寡人虽非太后亲生,可寡人是太后带大,太后如同寡人的亲生母亲一样。
    钟离春:臣妾认为不一样,太后对公子郊师,胜过大王百倍,公子郊师若杀大王,她决不会说出半个不字。
    齐宣王:不管太后对寡人如何,寡人要对的起太后的养育之恩,否则,宗庙里的父王会指责寡人忘恩负义,世人会议论寡人不孝……”
    门外有人笑道:没想到齐王竟是一个愚蠢的孝子。
    齐宣王和钟离春向寝室门口看去。
    曹扬走了进来。
    齐宣王:大胆狂徒,竟敢擅自闯入寡人的寝室?
    齐宣王说着拍了两下手。
    曹扬:大王不用拍手,你的卫士来不了了,他们都叫我杀了。
    齐宣王不由一惊:你,你是何人,想干什么……”
    曹扬:我叫曹扬,受公子郊师之托,来向大王要件东西。
    齐宣王:要何东西?
    曹扬:大王的命。
    齐宣王:你敢?
    曹扬微微一笑:我当然敢,否则我就不来了……”他抽出剑:是我动手,还是大王亲自动手?
    齐宣王惊恐地看着曹扬:……你可知道,刺杀君王,祸及你全家,秧及你满族!
    曹扬又是一笑:我的家不在齐国……”
    齐宣王:……你想要什么,寡人都可以给你……”
    曹扬:我什么也不要,就要你的命……”他把剑扔在齐宣王面前:还是你自己动手吧,也好让我瞧瞧齐国君王的胆气。
    一只手捡起了地上的剑,是站在一旁尚未开口的钟离春。
    曹扬的目光转向钟离春:这里没有女人的事,如果想死,等齐王死了,你再陪葬。
    钟离春微微一笑:我如果不想死呢?
    曹扬:那就走开。
    齐宣王一把拉住钟离春:王后,你不能走,你要救寡人。
    钟离春:大王放心,我不走。
    曹扬:真没想到,王后一女流之辈,却如此有胆气。
    钟离春冷笑道:你没想到的事多着呢……我如果告诉你,你不该让我拿到这把剑,你不会吃惊吧?
    曹扬冷笑道:一个女人拿到剑又有什么用?拿不好的话,还会弄伤了自己。
    钟离春: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我进宫之前,也是一个玩剑的人……”她说着漂亮地玩了几个剑花。
    曹扬见此一愣:你会剑术?
    钟离春:后悔了吧?
    曹扬笑道:不后悔,我很想看看女人玩剑,是什么样子……来吧王后。
    钟离春扫了曹扬一眼:你身上还有兵器吗?
    曹扬:当然有。
  钟离春:拿出来吧。
    曹扬:对付女人,我不需要兵器。
    钟离春:别太狂妄了,太狂妄了要吃亏。
    曹扬笑笑:我不是狂妄,与一个女人交手,本来就脸上无光,如果再用兵器,岂不是无脸见人?
    钟离春冷笑道:你死到临头了,还要男人的臭脸面……好吧,我就叫你无脸见人!
    钟离春说着连出数剑。
    曹扬没想到钟离春剑法如此迅猛,躲闪不及,钟离春的剑在曹扬脸上划开了长长的一条血口。
    曹扬急忙拔出两把匕首,和钟离春打在一起……
    齐宣王被两人眼花缭乱的对打惊呆了。
    钟离春一边打一边道:太好了,我很常时间没这么过瘾了!
    曹扬:我也是……”
    二人一来一去又是几个回合。
    钟离春连发狠招。
    曹扬躲闪不及,腹部被钟离春的刺伤。
    曹扬急忙向后飞身一跃,随手扔出两只匕首。
    匕首直冲齐宣王而去。
    钟离春向齐王飞身越过去,空中随手一剑,打飞一只匕首,另一只匕首刺中齐王右胸。
    钟离春一把抱住齐宣王。
    曹扬趁此转身逃出。
    钟离春抱着齐宣王呼唤道:大王,大王……”
    齐宣王捂着右胸伤处:抓住刺客,抓住他……”
    齐王说着昏了过去。
 
    8.宫院内 
  (一宫卫将军、数宫卫)
    一队手举火把的宫卫们急急而过。
    一个宫卫将军喊道:不要跑了刺客,刺客脸上有伤。
    又一队宫卫跑步而过。
 
    9.太后寝室 
  (太后、一宫女、曹扬)
    杂乱的脚步声和喊声从宫外传来。
    躺在睡榻上的太后对一个宫女道:崔玉,外面出了什么事?
    宫女侧耳听了听,对太后道:好像是在抓刺客……”
    太后:刺客杀了何人?
    宫女又听听,道:听不清。
    太后:你出去问问。
    宫女说了声,转身走出屋门。
    门外传来宫女的一声惊叫,随即那个宫女从门外退了进来。
    太后:出了什么事?
    宫女惊恐地:一个人……一个满脸是血的人……”
    宫女话音未落,脸上身上满是血迹的曹扬,踉踉跄跄走了进来。
    宫女几乎摊倒在地:太后,他进来了……进来了……”
    曹扬闻听宫女叫太后,不由站住了:你就是太后?
    太后已经坐了起来,一脸平静地看着曹扬:不错,你是何人?
    曹扬从怀里拿出公子郊师的玉佩:你认识这个吗?
    太后:老妇看不清楚……”太后对宫女:你把它拿过来。
    宫女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拿过曹扬手中的玉佩,然后递给太后。
    太后接过玉佩,看了一眼,不由一惊:这是我儿郊师的玉佩,怎么落到你的手里?
    曹扬:公子郊师让我送给太后的。
    太后:我儿郊师,他现在何处?
    曹扬:他在……”一阵剧痛,曹扬急忙捂住腹部:魏国……”曹扬一头载倒在地。
    宫女惊叫道:太后,他死了!
    太后不快地:闭嘴。
    宫女忙捂住自己的嘴。
    太后走到曹扬面前,伸手在他嘴前试了试,对宫女:他还活着,帮我把他弄到睡榻上。
    宫女和太后两人吃力地将曹扬弄到睡榻上。
    太后:去,把国太医叫来。
    宫女转身欲走。
    太后:等等。
    宫女又转回身来。
    太后:这个人的事,对谁也不准说。
    宫女:对太医怎么说?
    太后:就说老妇不小心碰伤了脚。
    宫女:明白了。
    宫女急急走出。
    太后看了看躺在睡榻上的曹扬,拿过一块丝帛轻轻擦拭着曹扬脸上的血迹。
 
    10.齐王后宫内 
  (宫卫将军、钟离春)
    宫卫将军走入,对钟离春道:王后,宫院内搜遍了,没有刺客,他可能已经逃出了王宫大院。
    钟离春:刺客腹部被我刺伤,他走不出王宫,你们再去仔细搜查。
    宫卫将军:是。然后转身而去。
 
    11.太后宫内 
  (曹扬、国太医、太后)
    曹扬脸上的血迹已经擦去,脸上和腹部的伤也已包扎好。
    一个国太医对太后道:没事了,十天半月就能痊愈。
    太后拿出一块精美的玉石递给太医:这是赏你的,拿着吧。
    太医接过,施礼道:谢太后。
    太后:回去后,对谁也不能说,说出去,老妇要你的命。
    太医:小人明白。
    太后:每天早、中、晚来三次,医他的伤。
    太医:是。
    太后:回去吧。
    太医转身走出。
 
    12.齐王后宫 
  (宫卫将军、钟离春、姜寺人)
    宫卫将军对钟离春:王后,我们又仔仔细细搜查一边,还是没发现刺客。
    钟离春一脸疑惑:他不可能逃出王宫大院……”
    宫卫将军:不管可能不可能,都应该立刻在全城搜查,这个刺客非常危险,必须抓住他,否则他一旦伤好,还会刺杀大王。
    钟离春想了想,道:你命令宫卫守住各宫门院墙,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出入王宫。
    宫卫将军:是。
    钟离春对立在一旁的姜寺人:姜寺人,你告诉田将军,让他调军队在全城搜查刺客。
    姜寺人:是。
 
    13.街上  夜
    (一将军.军队)
    手持火把的士兵在一将军的带领下,从街上跑过。
 
    14.客栈  
    (数士兵)
    这是曹扬住过的客栈。
    士兵们推门闯入。
    屋内没人。
 
    15.太后寝室内 
  (曹扬、太后、宫女)
    天色已蒙蒙亮。
    躺在睡榻上的曹扬动了一下,喃喃地:水,水……”
    坐在一旁的太后对宫女道:拿水来。
    宫女端过水来。
    太后接过,用一只精致的木勺,将水一点点喂进曹扬的嘴里。
    曹扬慢慢睁开眼,看着太后。
    曹扬欲起。
    太后一只手按住他:有几句话我要问你。
    曹扬看着太后:何事?
    太后:你为何要刺杀齐王?
    曹扬:杀了齐王,公子郊师就可以继承王位。
    太后:你有什么好处?
    曹扬:公子郊师答应帮我扬名天下。
    太后:我儿郊师真的还活着?
    曹扬笑笑:不但活着,而且活得很好,他正在广招天下志士,以图再起,若不是看他有如此决心,我绝不会冒生命危险刺杀齐王。
    太后拿出玉佩:玉佩是他让你给我的?
    曹扬:是的,他说只要我把玉佩交给太后,太后就会帮助我。
    太后:你应该早来找我。
    曹扬:我不需要别人帮助,凭我的本事,杀死齐王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他叹了口气:可没想到王后竟有如此之高的剑术。
    太后:你如果早来找我,就不会想不到了。
    曹扬:不过,我还是刺中了齐王,只是还不知道能否致命。
    太后:齐王没有死。
    曹扬又叹了口气:这是天意。
    太后:孩子,你在老妇这里好好养伤,养好了伤,老妇为你们祈求上天,让天意顺从我儿郊师之意……”
 
    16.齐王后宫 
  (田忌、钟离春、孙膑)
    田忌对钟离春:王后,全城各处都搜过了,没有刺客。
    孙膑:刺客身负重伤,不会跑远,很可能就躲在王宫之内。
    钟离春:昨天晚上我也是这么想,可是搜查了两遍,也没有查到。
    孙膑:宫内都搜查过了吗?
    钟离春:只有太后宫中没有搜查,没有大王之命,她不让我们搜查……”
    孙膑:大王怎么样了?
    钟离春:太医说未伤及命脉,可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孙膑想了想,道:撤回宫卫,外松内紧,暗中监视太后住处……”
 
    17.齐太后宫内 
  (宫女、太后)
    宫女对太后道:太后,宫卫们都撤了……”
    太后:知道他们为什么撤吗?
    宫女:有的说军队已经抓到刺客,也有的说没抓到,刺客已经出了城……反正他们已经不怀疑刺客躲在宫内了。
    坐在睡榻上的曹扬:这就放心了……”
    太后冷冷一笑:他们即使怀疑,也不敢到我这里来,你就放心在这里住吧……”
 
    18.齐王后宫 
  (钟离春、姜寺人)
    钟离春对姜寺人:你们已经监视了两天,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了吗?
    姜寺人:没有……”
    钟离春不快地:你们这群废物,我就不信两天之中没有一点可疑之处……”
    姜寺人想起什么:王后,国太医每天早、中、晚三次到太后那里,他说太后伤了脚……不知这算不算可疑之处……”
    钟离春:当然算……姜寺人,你立刻请孙先生进宫。
    姜寺人:是。
    姜寺人转身欲走,钟离春:算了,你别去了,我走一趟吧。
 
    19.田府客厅 
  (钟离春、孙膑、田忌)
    钟离春对在座的孙膑和田忌道:孙先生,田将军,国太医是专治外伤的太医,他频频去太后宫中,很有可能是为刺客治伤,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孙膑:立刻把国太医抓起来……”
    田忌:这样会惊动太后,大王还在昏迷之中,她若出面干预,不好收拾……”
    孙膑笑笑:我就是要惊动太后,她若出面干预,便可断定刺客就在她的宫中,这叫打草惊蛇……”
 
    20.齐太后宫内 
  (宫女、太后)
    宫女走入,对太后道:太后,国太医被王后抓起来了。
    太后一怔:王后为什么抓他?
    宫女:不清楚。
    太后思索片刻,道:走,叫上宫内寺人,去见王后……”
 
    21.齐王后宫 
  (钟离春、国太医、宫卫、姜寺人、太后、二宫女、数寺人)
    钟离春对跪在面前的国太医道: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太医:小人不知。
    钟离春:有人说你给刺客治过病……”
    太医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小人从来没见过刺客……”
    钟离春:那么,你到太后那里去干什么?
    太医:我是给太后医脚,太后的脚碰伤。
    钟离春脸色缓和下来:伤的重吗?
    太医:不重。
    钟离春又本起脸:不重为何一天去三次?
    太医:太后的伤虽然不重,可太后年事已高,伤不容易好,所以看的勤了一些。
    钟离春:你可要说实话,你若不说实话,宫法惩处。
    太医:小人句句实话。
    钟离春:如果不是呢?
    太医:小人甘愿领罪。
    姜寺人走入,在钟离春耳旁低语两句。
    钟离春拍了两下手。
    走进两个宫卫。
    钟离春对宫卫:拉出去,乱杖击毙。
    宫卫上前架起太医。
    太医连忙道:王后,太后可为小人作证,小人说的是实话。
    钟离春冷冷一笑:你若说的是实话,我就不会惩处你了。他对宫卫:拉出去。
    宫卫架着太医向外走去。
    太医:王后饶命,小人说实话,说实话……”
    钟离春对宫卫:架他回来。
    宫卫架太医回来,将他放下。
    钟离春:说吧,是怎么回事?
    太医正欲开口,门口传来太后的声音:老妇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众人回头看去,太后在两个宫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几个寺人。
    钟离春上前施礼道:太后光临,有失远迎。
    太后淡淡地:免礼了。
    钟离春:太后请坐。
    太后也不客气,坐在齐王的位置,对钟离春:王后也坐吧。
    钟离春坐在太后一旁。
    太后对跪在地上到太医:国太医,王后并非外人,你应该照实回答王后的问话,你不就是看上老妇宫女崔玉嘛,老妇既然答应为你说情,就一定说到做到,你就如实地告诉王后吧。
    太医愣了片刻,然后道:是,太后……”他对钟离春:王后,小人看上太后的宫女崔玉,所以常以各种借口前往太后宫中与崔玉相会,请王后恕罪。
    钟离春冷冷一笑:你与宫女私自来往,违犯宫规,不可饶恕,拉出去,打。
    太后:慢。
    钟离春:太后,这可是祖先定的规矩,任何人说情,我也不敢违背先祖之规……”
    太后:老妇并不想让你违背先祖之规,老妇只是想告诉你,崔玉是老妇的宫女,国太医与老妇的宫女来往,应该由老妇惩罚他,而不是你王后……”
    钟离春:好啊,如果太后姑息养奸,我可不会坐视不管。
    太后:王后放心,老妇决不会姑息养奸……”太后对跟从而来的寺人:把国太医带回老妇宫中。
    太后说完起身而去。
    那几个寺人架着太医随太后走出。
 
    22.齐太后宫内 
  (寺人、太医、太后)
    寺人将太医放下。
    太后一脸愠色:你知罪吗?
    太医:太后,小人对王后什么也没说。
    太后冷冷一笑:如果老妇再晚去片刻,你就会什么都说了。
    太医连连叩头:太后,王后要杀小人,小人那是拖延之计……”
    太后:什么拖延之计,你是怕死。
    太医:是,小人怕死,小人一家老少全靠小人养活,小人不能死。
    太后:王后能杀你,老妇就不能杀你了吗……”太后对寺人:把他拉到后院,乱杖击毙。
    太医再次叩头:太后饶命,小人再也不怕死了……”
    太后没理睬他,起身向内室方向走去。
    寺人架起太医向侧门走去。
    太医高声乞求道:太后饶命,太后饶命啊……”
 
    23.齐王后宫 
  (孙膑、钟离春、田忌)
    孙膑:太后杀人灭口,我们更可断定刺客就在太后宫中。
    钟离春对一旁的田将军:田将军,立刻派兵包围太后寝宫,捉拿刺客。
    田忌:钟离姑娘,别急,大王至今昏迷不醒,还是不要与太后正面冲突为好。
    钟离春:不急不行,这个刺客剑术高明,若让他逃走,他还会刺杀大王,下一次,他就不会失手了……大王若死,公子郊师将继承王位,将军与孙先生定将受其所害。
    孙膑:钟离姑娘,我有办法让刺客走出太后宫中,自投罗网。
    钟离春:什么办法?
    孙膑:还是打草惊蛇……”
 
    24.太后宫中 
  (姜寺人、数宫卫、太后、宫女)
    姜寺人带着十几个宫卫走入。
    姜寺人对宫卫们: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几个去那边,一定要仔细搜查,不能放跑刺客……”
    众宫卫:是。
    传来太后的声音:何人在老妇宫中大声喧哗?
    随着说话声,太后在宫女的陪同下从侧门走出。
    姜寺人连忙向太后施礼道:太后,方才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人躲入太后宫中,小人奉王后之命,前来搜查。
    太后:王后没有权力搜查老妇的住处。
    姜寺人:王后是为太后着想,如果那个形迹可疑的人加害太后,王后对大王无法交代。
    太后:老妇宫中没有形迹可疑的人。
    姜寺人:我亲眼看见他进来了,如果没有,小人甘愿受太后惩处。
    太后:你一定是看花了眼。
    姜寺人:没有,小人看的真真切切。
    太后:老妇说你看花眼,就是看花了眼。
    姜寺人:小人说没花眼就没花眼。
    太后:你好大的胆,竟敢顶撞老妇?!
    姜寺人:小人不敢。
    太后:不敢就滚回去。
    姜寺人:王后有命,小人不敢滚回去。
    太后:……好,你不回去,老妇就死在你面前……”
    太后说着就往柱子上撞去,一旁的宫女立刻拉住了她。
    太后:你们别拉老妇,他们不走,老妇就死。
    姜寺人顾故作害怕地:太后,你老千万别死,你老若死,不但我们,王后也无法向大王交代……我们走,我们在就走……”
    姜寺人对宫卫们:走,不搜了……”
    宫卫们走出。
    姜寺人来到太后小声道:太后,小人说实话,小人并不想搜查,是王后他非要小人搜查不可,王后怀疑刺杀大王的刺客就躲在太后宫中……”
    太后:她胡说!
    姜寺人:小人知道王后胡说,可王后的脾气太后也知道,她认准的路,非走到头不可,今天下午,她把田将军招进宫来,说小人今夜若搜不出刺客,明天就让田将军的军队包围太后寝宫,非抓到刺客不可。
    太后:他敢让军队进宫,老妇就敢死给她看。
    姜寺人:太后,你可别当着王后说,王后不信邪,她真让你死,你可就下不了台了。
    太后:你以为老妇不敢死吗?
    姜寺人:敢死,敢死……太后什么都敢……不过,王后也是什么都敢做的人……太后,小人该说的都说了,告辞了……”
    姜寺人施一礼,转身走出。
    太后恨恨地:哼,狗仗人势!
 
    25.齐太后寝室 
  (曹扬、太后、宫女)
    曹扬对太后道:太后,宫中我是不能待了,若明日军队进宫,我想走也走不了了。
    太后:你的伤怎么样了?
    曹扬:可以走路了。
    太后:我找辆车,明天一早送你出城。
    曹扬:不用,现在我就走。
    太后:能行吗?
    曹扬:越墙不行,爬墙还可以。
    太后:你出了宫,也出不了城,他们还在抓你。
    曹扬:只要有绳索,城墙也挡不住我。
    太后对宫女:去给曹壮士找条绳索,然后带曹壮士从后院出宫。
    宫女:是。
    曹扬宫女:给我找两条,一条出宫,一条出城。
 
    26.宫墙外 
  (曹扬、钟离春、数士兵)
    一条绳索从高高宫墙上落下。
    曹扬顺绳索而下。
    曹扬双脚刚落地,身后便传来钟离春的声音:曹壮士,我们等你多时了。
    曹扬一愣,回头看去。
    钟离春和十几个手持弓箭的士兵从暗处走出。
    曹扬抽出剑。
    钟离春:没有用,你冲不出去,这些弓箭手都是百发百中……不信你看……”
    一个士兵发出一箭。
    挂在宫墙上的绳索被箭射断,落了下来。
    钟离春:还是放下你的剑,束手待擒吧……这样,还可留一条活命。
    士兵们手中的弓箭瞄准曹扬。
    曹扬看了看瞄准自己的士兵,冷冷一笑:我既然敢刺杀齐王,就没打算活……”
    曹扬说着猛然举剑向自己腹部刺去……

    出字幕:打草惊蛇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三计,其意有二:一是指敌情不明时,以不同手段打草以惊蛇动,然后消灭之;二是指对隐蔽之敌,不可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让敌人发觉我方意图,使我方处于被动之位。孙膑用打草惊蛇之计,查出刺客所在,然后惊其出动,最终消灭之。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调虎离山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