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八集 调虎离山

2011-08-23 09:41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974

 

第二十八集:调虎离山
 
    1.魏国垂都郊师住处 
  (郊师、费将军、高将军)
    公子郊师叹道:太可惜了,曹扬怎么能没杀死辟疆呢?!
    一旁的费将军:我可以帮公子找到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曹扬。
    高将军:齐王已经有了防范,第二次就更难得手了……”
    费将军:即使不能得手,也要叫齐王惶惶不可终日。
    公子郊师咬牙道:我一定要除掉辟疆!
 
    2.齐王后宫 
  (齐宣王、田忌、孙膑、钟离春)
    坐在睡榻上的齐宣王气色已好了许多,睡榻一侧坐着田忌、孙膑和钟离春。
    田忌对齐宣王道:大王,不能让公子郊师逍遥法外,应当趁庞涓大军未归之时,派军攻打魏国边城垂都,除掉公子郊师。
    齐宣王摇摇头:不行,太后那里我没法交代。
    孙膑:大王,公子郊师不除,齐国难以安定,一个不安定的国家无力抗御外敌,更无法称霸诸侯。
    齐宣王:孙军师,你说的道理寡人都懂,可是若除掉公子郊师,太后将使寡人不得安宁……”
    钟离春:大王对太后不可过分迁就,过分迁就,太后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支持公子郊师叛乱篡位。
    齐宣王:太后足不出宫,就是支持公子郊师,也没有多大作用……再说太后对寡人有养育之恩,寡人不想让她因此指责寡人不孝。
    田忌:我们可以不杀公子郊师,将他生擒活捉,这样太后就无话可说了。
    齐宣王:公子郊师的脾气寡人最清楚,他宁可自杀,也不会让你们生擒活捉。
    钟离春:大王的意思,我们对公子郊师只能听之任之了?
    齐宣王:寡人也不想听之任之,但是公子郊师不能死……”
    一阵沉默。
    孙膑:我有办法活捉公子郊师。
    齐宣王:什么办法。
    孙膑:调虎离山……”
 
    3.邹忌府客厅 
  (孙膑、邹忌)
    孙膑与邹忌分主客而坐。
    邹忌:孙先生亲临鄙府,一定是为了公子郊师的事吧?
    孙膑:是的,我想请邹先生出面平息此事。
    邹忌:我已不问朝政之事,如何出面?
    孙膑:正因为邹先生不在朝政,才易于出面。
    邹忌:孙先生的话我不明白,请孙先生明示。
    孙膑:我想请先生到魏国边城垂都去见公子郊师,告诉他先生已联络了许多朝中失意的老臣,打算拥公子郊师为君王,请公子郊师回国。
    邹忌笑笑:公子郊师不会回国……”
    孙膑:会的……大王自从被刺受伤,从未在朝中露面,我已命人散出消息,说大王伤势加重,生命垂危,田忌将军与我正物色王位继承者。
    邹忌:如果这样,倒是可以一试……不过,上次我出使秦国,本以为事成后,大王能让我再次入朝,可大王仍不信任我……孙先生,与公子郊师打交道,比出使秦国要危险的多……”
    孙膑:大王并非不信任邹先生,先生曾为相国,而今朝中没有适合先生才能的官位,大王怕委屈了先生。
    邹忌:什么适合不适合,我有愧于大王,大王能在朝中给我一个位置,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位置,让我有机会为齐国尽犬马之力,我就心满意足了。
    孙膑:相国如此之说,我可保先生再次入朝为官。
    邹忌:那就多谢了。
    孙膑:那么,请公子郊师回国之事……”
    邹忌:我将尽全力而为。
 
    4.郊外林中 
  (魏伯、魏仲、魏叔、郊师、费将军、一个男人、数士兵)
    三名高矮不齐的汉子站在公子郊师面前,他们分别是魏伯,魏仲,魏叔。
    公子郊师用目光打量着立在面前的汉子,对一旁的费将军道:费将军,你这次找来的刺客,好像还不如上一次……”
    费将军笑笑:公子试完了再下结论。
    公子郊师的目光停在魏伯身上。
    这是一个健壮的汉子,身上几乎没有多余的肉。
    公子郊师:壮士,你最拿手的是什么?
    魏伯:杀人。
    公子郊师:我是问,你用什么手段杀人最拿手。
    魏伯:双手。
    公子郊师:能让我们见识一下吗?
    魏伯:可以……”他说着,突然伸出一只手,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公子郊师举过头顶。
    公子郊师惊慌地:你,你想干什么……”
    魏伯:这就是我最拿手的杀人手段。
    公子郊师在半空中连忙道:放下我,我领教了……”
    魏伯将公子郊师轻放在地上。
    公子郊师望着汉子:说吧,你想要什么?
    魏伯:黄金。
    公子郊师:你想要多少?
    魏伯:我双手能拿多少算多少。
    公子郊师:我答应你……”
    公子郊师的目光移到魏仲身上。
    魏仲个子不高,但很结实。
    公子郊师:你呢,你用什么手段杀人最拿手?
    魏仲:石头。
    公子郊师:试一试吧……不过,不要冲我来。
    魏仲笑笑:那当然……”他说着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又好像很随便地将石头扔出。
    几十步外的一个躲在树后探着头向这边观看的男人被石头击中,一头倒在地上。
    公子郊师对身旁一个士兵:过去看看。
    士兵跑过去,俯身伸手试了试,然后直起身子,高声道:公子,他死了。
    魏仲:废话,被我打中的没有不死的。
    公子郊师对魏仲:你想要什么?
    魏仲:美女。
    公子郊师:几个。
    魏仲笑笑:公子也太小气了,几个怎么能行?
    公子郊师:你说吧,要多少?
    魏仲:一百个,有吗?
    公子郊师:给你这么多女人,你应付不了。
    魏仲笑笑:我养过一千匹马,一万只羊,女人与马羊一样,只要会养,没有应付不了。
    公子郊师:好,我答应你。
    公子郊师的目光最后落在魏叔身上。
    魏叔一副文士打扮,模样也很厚道。
    公子郊师对魏叔:你呢,你怎么杀人。
    魏叔:用舌头。
    公子郊师不解地:舌头怎么杀人?
    魏叔:颠倒黑白,混扰是非,无中生有,造谣生事……用三寸不烂之舌杀人,防不胜防。
    公子郊师:可以一试吗?
    魏叔:当然可以。
    公子郊师:你打算怎么试?
    魏叔一指立在不远的费将军,低时道:让公子杀掉费将军。
    公子郊师冷笑道:你根本办不到。
    魏叔笑笑:如果公子是黑白不辨的傻瓜,我就承认办不到。
    公子不快地:我不是傻瓜。
    魏叔仍脸带笑容:公子不是傻瓜,天下就没有傻瓜了。
    公子郊师:你太放肆了!竟敢当众羞辱齐国公子……”他对周围的士兵:把他抓起来,割掉他的舌头。
    士兵们手持兵器将汉子围住。
    魏叔:公子,听我把话说完,如果我的话没道理,不用你们抓,我自己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公子郊师:说吧。
    魏叔:这里不方便,我要对公子单独谈。
    公子郊师看看四周,对魏叔:跟我来……”
    公子郊师说着向树林一处走去。
    魏叔跟了上去。
 
    5.林中一僻静处 
  (郊师、魏叔)
    公子郊师停下来,对魏叔:说吧。
    魏叔:你知道费将军为何找我们来帮你杀齐王吗?
    公子郊师:我做齐王之后,与魏国永世和好。
    魏叔:还有呢?
    公子郊师:没有了。
    魏叔笑道:公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费将军的目的不仅仅于此……”
    公子郊师:我知道,他们还一个目的,就是利用我牵制齐国,即使我当不成齐王,也能拖累齐国,使其无力与魏国争霸。
    魏叔故做惊讶:真没想到,公子原来是如此聪慧之人……”
    公子冷笑道:天下任何事,休想瞒得了我!
    魏叔点头道:那是,那是……”他突然跪在公子郊师面前,叩头道:公子,小人该死,不该欺瞒公子……”
    公子郊师一愣,然后道: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魏叔:小人是瞒不住公子的,公子如此聪慧的人,早晚会查明真相,小人欺瞒公子,是自欺欺人……”
    公子郊师:你说的很对,你是瞒不住我的,自己说出来,比我查出了好……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魏叔:“……公子,小人站起来说可以吗?
    公子郊师:起来吧。
    魏叔站起,向前凑了凑,低声道:公子,我告诉你的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费将军。
    公子郊师:我可以保证。
    魏叔:庞元帅与秦军之战相持不下,韩国打算帮助秦军,若韩国出兵助秦,庞元帅必败,魏国希望能尽快得到齐国的帮助,庞元帅为此密令费将军,立刻动手杀齐王,让公子尽快继位……”
    公子郊师笑笑:我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呢……你说的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魏叔:公子,你听我说完,关键之处是在后面……”魏叔顿了顿,继续道:费将军认为,若杀齐王使公子继位,时间紧迫,又没有把握,他想将公子抓起来送给齐国,换取齐王出兵相助。
    公子郊师冷笑道:你说谎,费将军若不打算杀齐王,找你们来干什么?
    魏叔:他找我们兄弟三人,不是为了齐王,而是为了公子……”
    公子郊师一愣:此话怎讲……”
    魏叔:他让我们来抓你……”
    公子郊师:他敢?
    魏叔:有什么不敢?我那两位兄长的本事公子已经看到了,我大哥力大无穷,是来抓你的;我二哥飞石无敌,专门对付你的卫士;我三寸不烂之舌,是来劝你束手待擒,别自找麻烦……”
    公子郊师神情惶惑:……你们为何还不动手……”
    魏叔:方才公子出手如此大方,我们兄弟三人非常感慨,而费将军出手太小气,我们不打算听命与他。
    公子郊师:你们打算怎么办?
    魏叔:只要公子给我们的报酬不变,我们就听公子的。
    公子郊师:好,报酬不变,你们把费将军杀掉。
    魏叔:费将军不能杀……”
    公子郊师:你既然答应听我的,我让你杀,你就得杀。
    魏叔:公子,你应该把费将军抓起来,由我们送给齐王,换取齐王的信任后,再杀齐王就容易的多了。
    公子郊师点头道:对,说的对……”
    公子郊师说着转身向回急步走去。
 
    6.林中 
  (魏伯、魏仲、魏叔、郊师、费将军、高将军、数士兵)
    公子郊师怒气冲冲走来,一指费将军,对士兵们道:把费将军抓起来。
    士兵们不解地看着公子郊师。
    费将军气愤对公子郊师:公子,你想干什么?
    公子郊师冷笑道:你心里明白……”他对士兵们:你们愣什么?把他抓起来!
    众士兵立刻拥上前,将费将军按倒在地。
    费将军: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公子郊师笑:不干什么,把你送给齐王,做为魏氏兄弟的见面礼,他们再杀辟疆就容易了……
    费将军愤怒之极地骂道:公子郊师,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卑鄙无耻的小人……”
    公子郊师:你才是卑鄙无耻忘恩负义的小人呢!我不抓你,你就会抓我……”
    传来一阵狂笑,是魏叔。
    魏叔笑着来到公子郊师面前,道:公子,你上当了……”
    公子郊师一怔。
    魏叔:我方才是无中生有,费将军是无辜受冤……”
    公子郊师抽剑在手指向魏叔:你好大的胆,竟敢戏弄我!
    魏叔笑笑:公子别生气,你不是要试我嘛?我是为了让你见识一下我用舌头杀人的本事……”
    公子郊师:……玩笑开的也太大了……”
    被困绑的费将军在一旁高声道:公子,你还不赶快放了我!
    公子郊师收起剑,对士兵:放了费将军。
    士兵为费将军松绑。
    愤怒的费将军上前一把抓住魏叔,抬手欲打,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抬起的手。
    抓他的是魏伯。
    魏伯:费将军,要打你应该打齐国的公子,是他要见识老三的舌头。
    魏叔:费将军,你不应该生气,而应该为此庆贺,凭我们弟兄三人的本事,一定会搅的齐国不得安宁。
    费将军没理他,抽回手走到一旁。
    魏叔对公子郊师:公子,你该问我想要什么了……”
    公子郊师:你想要什么?
    魏叔:官位。
    公子郊师:什么官?
    魏叔:相国。
    公子郊师微微一笑:相国可不能无中生有,造谣生事……”
    魏叔: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了相国就说相国话。
    公子郊师:如果不称职,我可要罢免你。
    魏叔:这是理所当然。
    公子郊师:好吧,我答应你……”
    一匹马从林外而来,马上是高将军。
    高将军来到公子郊师身旁,翻身下马。
    高将军:公子,邹忌来了,他要见公子……”
    公子郊师一怔:他来干什么?
    高将军:他说有要事相告……”
 
    7.垂都公子郊师住处 
  (邹忌、郊师)
    邹忌与公子郊师分主客而坐。
    公子郊师:邹相国来垂都,有何要事相告?
    邹忌苦笑笑:我早已不是相国了,公子叫我邹忌好了。
    公子郊师:邹相国在我心目中,一直是相国,若我做齐国君王,相国还将是相国。
    邹忌叹道:公子如此看重我,我来垂都,真是来对了……”
    公子郊师:相国来此,到底何事?
    邹忌试探道:齐王被刺,公子可知此事?
    公子郊师笑笑:当然知道,刺杀辟疆就是我的主意。
    邹忌点点头:公子如此坦诚而言,使我更加放心……公子,你可知大王伤势如何?
    公子郊师:只听说伤势不轻,但不知详情。
    邹忌:大王自从被刺,未离开后宫一步,朝中大夫询问大王伤势,王后总说伤势见好,后来我们几个老臣发现田忌与孙膑的行为有些不对头,就买通宫中太医,太医说大王不但伤势不见好转,而且日益加重,太医已经无能为力了……”
    公子郊师高兴地:好,相国带的消息太好了!
    邹忌摇摇头:公子,你先别说好,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们几个老臣估计,田忌、孙膑封锁大王的伤势,其中定有阴谋,便派人暗中监视,果不出我们所料,田忌与孙膑正在暗中物色王位的继承者……”
    公子郊师:辟疆无后,我是王位理所当然的继承者。
    邹忌:公子身在国外,如何继承王位呢?
    公子郊师:辟疆身亡之日,就是我回国之时。
    邹忌又摇摇头:他们一定会封锁消息,不让公子知道大王驾薨的时日,待公子知道大王驾薨之时,王位早就是别人的了。
    公子郊师:只要我在,齐国没有第二个人有资格继承王位。
    邹忌:你怎么知道没有?听说田忌在高密找到一个叫继疆的人,说他是先王与宫女生的儿子……”
    公子郊师:我怎么没听说父王有过这么一个儿子?
    邹忌谈谈一笑:我也没听说过……这是田忌与孙膑的阴谋,他们是想用此人阻止公子继位……”
    公子郊师: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邹忌:对,如果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公子将不可能有回国之日,更不可能再得到王位……我们这几个曾得罪过他们的老臣,也将死无葬身之地……”他瞥了公子郊师一眼,为了阻止他们的阴谋,我受这些老臣的委托,冒着生命危险来见公子……”
    公子郊师恨恨地:我派人除掉田忌、孙膑。
    邹忌:不行,田忌、孙膑有军队的保护,一两个刺客奈何不了他们。
    公子郊师笑笑:我刚找到三个刺客,天下没有他们杀不了的人。
    邹忌:你即使杀了孙膑、田忌,还有王后、田国、禽滑,他们照样可以让继疆继位。
    公子郊师:我把他们都杀掉。
    邹忌:这不可能,你知道曹扬是死在何人之手?
    公子郊师:我人听说,他是中了孙膑的诡计,陷入士兵的包围,被迫自杀身亡。
    邹忌:不对,他是死在王后的剑下。
    公子郊师:不可能,王后怎么可能是曹扬的对手?
    邹忌:你知道王后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公子郊师:不知道,我听说他是一个靠诡计当上王后的丑女人。
    邹忌:她是剑女,叫钟离春,她曾凭手中一把剑,在万军之中活捉过庞涓,魏国人听说她的名字,皆闻风丧胆。
    公子郊师疑惑地:……就是王后……”他摇摇头:这不可能……”
    邹忌:你若不信,可以回国去问太后……”
    公子郊师思索片刻,道:照你这么说,杀不了他们……”
    邹忌点点头:即使杀得了,也不能杀,尤其是孙膑。
    公子郊师:为什么?
    邹忌:田忌与孙膑是国家不可多得的将才,他们可以使齐国免受他国的欺辱。
    公子郊师:可他们是我的敌人……”
    邹忌:他们之所以与公子为敌,是因为听命与大王,这是为臣者应有的品行,若公子继承王位,他们也会听命与公子。
    公子郊师点头道:你说的有理……相国,不杀他们,如何才能阻止继疆继位呢?
    邹忌:公子立即潜回齐国……”
    公子郊师一愣:回国……一旦让他们发现,岂不是送死吗?
    邹忌:有太后在,即使被他们发现,他们也不敢杀公子。
    公子郊师:不行,有太后也不行,回去太危险了。
    邹忌:公子回国,可顺理成章继承王位;公子不回国,继承王位的就会是那个所谓的继疆。
    公子郊师思不语。
    邹忌:公子,我联络了朝中数十名先王的老臣,大家为了齐国社稷,都愿拥戴公子继位……”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丝帛:这是我们数十名老臣联名写给公子的信……”
    邹忌将信递给公子郊师。
    公子郊师接过信看着。
    邹忌:如果公子回国,有太后的支持,有我们这些老臣的拥戴,王位非公子莫属……如果公子不回国,我们将无能为力。
    公子郊师沉思片刻,终于定下决心:“……好,我回国。
 
    8.公子郊师住处 
  (费将军、高将军、郊师、魏伯、魏仲、魏叔)
    费将军、高将军、公子郊师在座。
    高将军:公子回国,凶多吉少。
    公子郊师:不回国,我将失去继承王位的机会。
    高将军:我怀疑这是孙膑的圈套……”
    公子郊师:不会,邹忌与孙膑一向不和,又被迫辞去相国,怎么会为孙膑所用呢?
    高将军:可公子一旦中其圈套,将无法挽回。
    公子郊师:如果错失良机,那才是无法挽回呢。
    一直未开口的费将军道:耳闻不如眼见,公子应该先派人潜入临淄,查明邹忌所言真伪,然后再做决定。
    公子郊师:邹忌与辟疆离心离德,不会说谎……”
    费将军:邹忌与齐王未必离心离德,上次邹忌为齐王出使秦国就是一证。
    公子郊师:正因为此事,邹忌才更加记恨辟疆,辟疆答应邹忌出使秦国回来后,让他再度入朝,可辟疆出尔反尔,失信于邹忌。
    费将军:公子,即使邹忌不说谎,也应小心行事……如果邹忌本身就是中了孙膑的圈套呢……”
    公子郊师:“……”
    高将军:公子,费将军说的对,我们还是派人先到临淄查明真情,再做决定……”
    公子郊师思索片刻,道:高将军,你去一趟临淄,想办法见到太后,请太后帮你查明真情。
    高将军:是。
    公子郊师:速去速回,万不可耽搁我的大事。
    高将军:末将明白。
    高将军转身欲走,魏伯兄弟三人走进。
    魏伯:公子,我们何时去临淄?
    公子郊师:再等几日……”
    魏伯:我想早一天得到黄金。
    魏仲:我想早一天得到美女。
    魏叔:我想早一天成为相国。
    公子郊师:孔夫子说过:欲速则不达……”
    魏伯:我们不认识姓孔的夫子,也不想听他的话。
    费将军起身来到三人面前,道:三位壮士,不要难为公子,临淄情况有些变化,公子是想查明之后再下手,这样更有把握。
    魏伯:公子几天能查明?
    公子看看高将军。
    高将军:来回六天。
    魏伯:好吧,我们就等你六天。
 
    9.田忌孙膑住处  夜
  (孙膑、禽滑、钟离春)
    孙膑钟离春:间细送来消息,公子郊师手下的高将军不日将到临淄,他肯定要见太后,你派人严密监视任何与太后来往的人。
    钟离春:我知道。
    孙膑对禽滑:继疆继承王位的事,散布的如何?
    禽滑:朝中大夫们无人不知,议论纷纷。
    孙膑:只是让朝中大夫知道不够,要让临淄内的百姓,都知道此事,众人纷纭,才会信以为真。
    禽滑:我这就派人在城内散布消息。
 
    10.临淄客栈酒馆内 
  (国寺人、两士人、伙计)
    国寺人与两个士人坐在一张桌前喝酒。
    士人甲:国寺人,听说大王快不行了。
    国寺人点点头。
    士人乙:你可知道何人继承王位?
    国寺人: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士人乙指着士人甲:他听说一个叫继疆的人将继承王位,可有此事?
    国寺人:宫中的事,你们少问……”
    酒馆伙计走来:大人,后面客房有位先生要见你……”
    国寺人:他是干什么的?
    伙计:一个商人,很有钱的商人,他说认识你。
    国寺人站起,对两个士人:你们继续喝,我去会会这位朋友……”
 
    11.客栈内 
  (国寺人、高将军)
    国寺人走入,当他看到屋内身穿便服的高将军,不由一愣:……”
    高将军笑笑:高先生……”
    国寺人:对,高先生……你怎么来了?
    高将军:来看看老朋友,不行吗?
    国寺人:…………”
    高将军走到门前,关好门。
    国寺人:高先生找我何事?
    高将军:我想请你带我进宫,看看太后,代公子向她老人家问安。
    国寺人:高将军,不,高先生,小人无能为力,无能为力……”
    高将军冷冷一笑:国寺人是不想帮忙吧?
    国寺人:不是,近来大王伤势加重,王后为封锁消息,不许外人进宫,别说我一个寺人,就是宫卫将军,也无法带你进宫。
    高将军:如果太后宫内需要修缮,匠人也不能进宫吗?
    国寺人:……”
    高将军:国寺人,宫内修缮,是你的权限,你应该有办法带我进宫……”
    国寺人语塞。
    高将军:国寺人,如果大王驾薨,继承王位的将是公子郊师,你此时若帮助我,后半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国寺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高先生,你让我好好想想……”
 
    12.田忌府客厅 
  (姜寺人、田忌、孙膑)
    姜寺人对田忌、孙膑道:田将军,孙军师,王后让小人转告二位大人,高将军扮作匠人进了太后的寝宫。
    孙膑:请转告王后,太后一定会去看望大王,大王万不可露出半点破绽。
    姜寺人:是。
 
    13.齐王后宫寝室 
  (齐宣王、太后、两宫女、钟离春)
    齐宣王双目微闭,仰躺在床上。
    太后在两个宫女的搀扶下,随钟离春缓步走入。
    太后等人来的睡榻前。
    钟离春对齐宣王轻身地:大王,大王……”
    齐宣王有气无力地了一声。
    钟离春:大王,太后来看你了……”
    齐宣王无力地睁开眼。
    太后俯下身子:王儿,你感到好些了吗……”
    一颗泪珠从齐宣王眼角滚下。
    太后伸出手轻轻擦去齐宣王眼角的泪珠,安慰道:王儿,别难过,你会好的……”
    齐宣王无力地摇摇头,又一颗泪珠从他眼角滚下。
    一旁的钟离春不由轻轻抽泣了一声,随即又极力忍住了。
    太后见此,不由也一阵伤感,浑浊的老泪流出。
    齐宣王喃喃地:母后,儿不值得你流泪,不值……”
    太后十分伤心地:王儿,你怎么能这说呢……你虽然不是老妇亲生,可老妇是看着你长大的,老妇对你,像亲儿子一样……”
    齐宣王:不,儿不是这个意思……儿的意思是……儿把王位让给郊师……我们兄弟二人……就不会……你死我活了……”
    太后擦了擦泪,真诚地:王儿,是郊师做的不对……他回来后,我一定要惩罚他,重重惩罚他……”
    齐宣王:母后……有你这句话……我就……欣慰了……”他似乎累了,慢慢闭上了眼睛。
    太后焦急地:王儿,王儿你怎么了……”
    齐宣王闭眼,喃喃地:母后……儿累了……想静一静……”
    泪水再次从太后眼中流出。
 
    14.太后宫内 
  (太后、高将军)
    太后擦着脸上的泪水,对一旁的高将军:郊师做的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高将军:公子不这样做,就不可能得到王位……”
    太后气愤地:为了王位,就可以杀害自己的兄长吗?杀害兄长,是不仁,不悌!
    高将军见太后发怒,连忙道:太后,公子错了……”
    太后:你回去告诉郊师,叫他立刻回来,跪在他兄长面前,请求他的宽恕,否则,老妇饶不过他。
    高将军:是,太后。
 
    15.垂都公子郊师住处 
  (魏伯、郊师、魏仲、魏叔、高将军、数卫士)
    魏伯对公子郊师:六天过去了,高将军怎么还没消息。
    公子郊师:三位壮士别急,高将军会有消息。
    魏仲:有消息我们不想再等了。
    魏叔:我们现在就去临淄。
    公子郊师:你们不能去……”
    魏伯:公子是怕我们失手吧?
    公子郊师:不是。
    魏仲:那是为什么?
    公子郊师:“……”
    魏叔:公子,我们从来没失过手。
    魏伯:如果失手,我们不要公子一点报酬。
   风尘仆仆地高将军走入:公子,等急了吧……”
    公子郊师立刻迎上前:怎么样?
    高将军:齐王的确不行了,太后让你回去……”
    公子郊师高兴地:太好了……”
    高将军:不过,太后好像很生气……”
    公子郊师:为什么?
    高将军:她说你不该杀害你的兄长,他要你回去,跪在齐王面前,请求他的宽恕……”
    公子郊师:行啊,只要能继承王位,让我干什么也行……”
    魏叔在一旁对公子郊师道:公子,既然齐王不行了,我们就没必要杀他了,是吧?
    公子郊师脱口而出:对。
    魏叔: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
    公子郊师:我也是才知道。
    魏叔笑笑:会说的不如会听的,方才高将军明明是说"齐王的确不行了",这说明你们早就知道此事,高将军此次前往临淄,便是为了证明此事……公子,我说的对不对?
    公子郊师:“……就算是吧。
    魏叔:不是就算,而是就是。
    公子郊师:就是又怎么样?
    魏叔:你对我们得有个解释,我们不能白等六天。
    公子郊师:我可以给你们钱。
    魏叔:多少?
    公子郊师:每人十两金子。
    魏叔冷笑道:你把我们当成讨饭的了……”
    公子郊师:你们要多少?
    魏叔:原价不变。
    公子郊师:不行,你们没有杀齐王,不能给你们这么高的报酬。
    魏叔:不是我们不去杀,是公子不让我们去。
    魏仲:如果我们不在这里等六天,齐王早被我们杀了。
    公子郊师:齐王已经不行了,不需要你们动手了。
    魏叔:公子找我们的时侯可不是这么说的。
    公子郊师:那时侯我还不知道。
    魏仲:你知道以后就应该让我们走,可你没有,因此你必须按原价给我们报酬。
    公子郊师:你们这是不讲道理。
    魏叔:讲道理我们就不杀人了。
    魏伯对魏仲二人:别给他罗嗦……”他对公子郊师:一句话,你给不给?
    公子郊师:不给。
    魏伯一把抓住公子郊师前襟:不给我们就杀了你,然后向田忌去要报酬。
    高将军拔剑在手,指着魏伯:放开公子。
    魏伯:他如果答应,我就放了他。
    高将军高声道:来人。
    几名卫士走入。
    高将军:把他抓起来。
    卫士将魏伯围起。
    魏伯:你们敢?说着猛然将公子郊师举过头顶。
    卫士们一愣。
    魏伯对卫士:滚出去。
    卫士们看看高将军,没动。
    魏伯:不滚出去,我就摔死你们的公子!
    被举在半空中的公子郊师:高将军……让他们出去……出去……”
    高将军摆摆手。
    卫士们退出。
    魏伯将公子郊师放下:说吧,你答应不答应?
    公子郊师:壮士,论功行赏,才可服众,而你们无功便要重赏,我如果答应你们,跟随我的将士们怎么办?他们出生如死,应该比你们拿的多的多,可我没有这么多黄金、美女、高官给他们……因此我无法答应你们。
    魏叔:公子,帐不能这么算……”
    公子郊师:你说该如何算?
    魏叔:我给你说实话吧,田忌也找过我们,要你的性命,只是他出的价没你高,我们才答应了你,如果你不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杀了你,也能得不少黄金。
    魏伯:对,杀了你,我们也能赚一大笔。
    魏叔:公子,是你的命值钱,还是黄金、美女、高官值钱?这个账,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公子郊师思索片刻,道: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魏伯:什么条件?
    公子郊师:跟从我,为我建功立业。
    魏伯:如果这样,报酬还要再加。
    公子郊师:可以。
    魏伯可看看魏仲、魏叔。
    二人点点头。
    魏伯:我们答应。
    公子郊师对高将军:传令全军,明日启程。
    高将军:是。
 
    16.公子郊师住处 
  (邹忌、郊师、高将军、费将军)
    邹忌对公子郊师:公子万不能带军队回去,公子若带军队回去,田忌、孙膑必然借双方将士的仇恨,调起事端,节外生枝。
    公子郊师:不带军队,谁保护我?
    邹忌:公子将为君王,又是奉太后之命回国,他们谁也不敢伤害公子。
    公子郊师犹豫不绝。
    邹忌:公子,只要太后在,他们绝不敢危害公子,太后曾以死威胁,若公子不在,太后也将不活,所以,田忌、孙膑上次率十万大军攻打边城,才网开一面,有意让公子逃走……”
    公子郊师对高将军:高将军,你说呢?
    高将军:军队可以留下,有魏氏三兄弟跟随,可顶千军万马。
    邹忌欲言又止。
    公子郊师对费将军:费将军,你呢?
    费将军:军队留在垂都也有利处,一旦齐国有什么变故,垂都的军队还可有所照应。
    公子郊师终于定下决心:好吧,军队就留在垂都。
 
    17.原野 
  (郊师、邹忌、高将军、魏伯、魏仲、魏叔、数卫士)
    公子郊师与邹忌同车而行。
    前面的车上是高将军。
    魏伯三兄弟和几名卫士骑马随车而行。
    邹忌看看车后的魏伯等人,对公子郊师:公子,这几个刺客易惹事生非,若让田忌他们抓住把柄,将影响公子继位……”
    公子郊师笑笑:邹先生放心,我自有安排……”
    一行马车远去……
 
    18.太后宫内 
  (郊师、太后)
    公子郊师跪在太后面前施礼道:不孝之子郊师,叩见母后。
    太后眼中闪动着泪花,走上前,伸出手颤抖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郊师……你让母亲想死了……”
    公子郊师一把抱住太后:母后,以后儿再也不离开你了。
    太后抚摸着公子郊师的头:你可要说话算话……”
    公子郊师:儿说话算话,永远不离开母后……”
    时间似乎静止了……
    太后想起了什么,擦了擦泪,对公子郊师:你赶快去看看你的兄长,他已经不行了,你跪在他面前,求他宽恕,直到他死……这样,祖庙里的父王才不会怪你,朝中大夫,才会原谅你……”
    公子郊师:儿明白,儿这就去看望辟疆兄长……”
 
    19.齐王寝室 
  (郊师、齐宣王、钟离春、数宫卫)
    公子郊师哭着走入:兄长,兄长,兄弟对不起你……”
    公子郊师哭着来到齐王的睡榻前,不由一愣。
    睡榻上没有齐王。
    身后传来齐宣王的声音:郊师,擦去你的眼泪。
    公子郊师回过头,一脸疑惑。
    齐宣王和钟离春站在他身后。
    齐宣王:寡人厌恶虚情假意的哭。
    公子郊师明白过来:原来……你是欺骗我……”
    齐宣王:不是欺骗,是计谋,这一计叫调虎离山。
    齐宣王说着拍了拍手。
    多名宫卫从纬帐后走出,将公子郊师围住。
    公子郊师指着齐宣王:……你若杀我,太后不会绕过你!
    齐宣王冷冷一笑:寡人不杀你,寡人让你永远不见天日……”他对宫卫:把他拿下。
 
    20.田忌府客厅 
  (田忌、田国、孙膑)
    田忌对田国道:公子郊师已被大王抓获,你立刻带兵前往宾舍,捉拿高将军与魏氏兄弟。
    田国:是。
    一旁的孙膑道:邹忌说,魏氏兄弟一个力大过人,一个诡计多端,还有一个飞石百发百中,你可要千万小心。
    田国:先生放心,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出字幕:调虎离山是三十六计的第十五计,此计的意思是:诱敌离开有利之地,然后使其就范。孙膑用此计,诱骗公子郊师离开魏国的保护,只身回到齐国,轻而易举将其抓获。欲知后事如何,请开下集欲擒故纵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