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二十九集 欲擒故纵

2011-08-25 10:49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972

 

第二十九集:欲擒故纵
 
    1.宾舍内 
  (高将军、魏伯、魏仲、魏叔)
    高将军、魏氏兄弟围坐在一起,边吃边喝。
    魏仲醉眼朦胧地喝了一大口酒,摇摇头:这酒一点味也没有……”
    坐在他身旁的高将军:这可是宫中的好酒。
    魏仲:再好的酒,没有女人相陪,屁味没有。
    高将军:公子当了大王,你就有女人了。
    魏仲:可我现在就想要……”他说着欲站起:我自己出去找……”
    高将军一把按住他:公子交代,不许出去惹事生非。
    魏仲推开他的手:我不是惹事生非,我是去找女人。
    高将军:找女人也不行,公子不让你们随便出去。
    魏仲冷笑道:你们的公子搂着宫女寻欢作乐,却把我们扔在宫外,还不让我们找女人,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他站起来:我就是要找……”
    高将军欲起身拦住魏仲,魏伯在一旁拉住他:你就让他去找吧,我这个兄弟,如果没有女人才会闹事呢。
    魏仲朝高将军坏笑着:大哥说的对,没有女人,我才会闹事呢……”
   魏仲摇摇晃晃走出门。
    高将军对魏伯:魏伯,如果魏仲出了事,我们可没法向公子交代……”
    魏叔:高将军,你放心吧,我这位二哥,只要有女人,让他闹事,他也不闹……”
    魏仲踉踉跄跄又走了进来,他肩膀上中了一箭,鲜血流出。
    魏伯:仲弟,你这是怎么了?
    魏仲:我们被军队包围了!
    话音未落,数支箭从窗户飞进来。
    众人连忙趴在地上。
    又有几支箭从窗户飞进来。
    魏仲随手扔出两只酒杯,将屋内火烛打灭。
    屋外传来田国的喊声:高将军,魏氏兄弟,公子郊师自投罗网,已经被大王抓获,你们赶快出来投降,否则,死路一条。
    魏伯对高将军:高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高将军:“……我们中了孙膑的诡计。
    田国的声音:高将军,你们不要心存侥幸,宾舍四周都是弓箭手,你们插翅也难逃走,要想活命,只有投降……”
    魏仲:大哥,怎么办?
    魏伯:冲出去。魏伯说着抓过一只几作为盾牌,打算冲出。
    高将军拦住他:硬冲不行,他们人多,又有弓箭。
    魏伯:弓箭算屁,大不了一死……”
    魏叔:大哥,能不死还是不死……大哥,你看我的……”
    魏叔走到门前,对门外高声道:外面的将军听着,要我们投降可以,但你必须说话算话,保住我们的性命。
    外面传来田国的声音:你们放心,我田国一向说话算话。
    魏叔:你说话算话我信,可齐王能听你的话吗?
    田国的声音:能听。
    魏叔:这我不信?
    田国的声音:我可以对天发誓。
    魏叔:上天管不着齐王,齐王不饶恕我们,上天也拿他没办法。
    田国的声音:那你们说,如何才能使你们相信?
    魏叔:讨一支齐王的简令,恕我们无罪。
    屋外的田国等人好像在商量。
    魏伯低声对魏叔道:齐王就是恕我们无罪,我们也不能投降。
    魏叔:我这是缓兵之计……”
    田国的声音:你们等着,我这就派人向大王去讨简令。
 
    2.齐王后宫 
  (太后、齐宣王、宫女、钟离春)
    太后气愤地指着齐宣王:辟疆,你竟敢欺骗母亲,欺骗兄弟,欺骗世人!你这样做,有辱先祖,先祖不会饶恕你!
    齐宣王心平气和地:太后,儿这样做正是为了先祖,先祖不但不会怪罪,还将称赞儿的行为……”
    太后:你用诡计对待自己的母亲,对待自己的兄弟,先祖怎么会赞成这样的行为?!
    齐宣王:太后,先祖开创的国家,不容任何人分裂;先祖的后代,不应背叛国家;公子郊师背叛国家,与齐国为敌,太后又不容许儿杀死他,儿只好用计谋骗他回来,使其就范。儿这样做既维护了国家的安定,又不违母命,难道先祖还不赞成我吗?
    太后无言以辩,片刻后道:老妇不听你的狡辩,老妇只有一句话,不许你杀害公子郊师。
    齐宣王:太后,儿从来没想杀死公子郊师,正是因为不想杀死他,所以我才用计谋将他活捉……”
    太后打断了齐宣王:别说了,只要你不杀害公子郊师就够了……”她对一旁的宫女:走。
    宫女上前扶住太后。
    齐宣王对太后施礼道:太后,慢走。
    太后没理睬他,在宫女的搀扶下走出后宫。
    钟离春从内室走出,对齐宣王:太后走了……”
    齐宣王长出一口气:走了……”
    钟离春:太后对大王太蛮横无理了,大王若容忍这种无理之举,她必将得寸进尺!
    齐宣王:寡人已经抓到了公子郊师,太后就是得寸进尺,也救不了公子郊师。
 
    3.宾舍 
  (魏叔、魏伯、魏仲、一将军)
    门外传来田国的声音:大王的简令来了,请你们出来接令。
    魏叔:把简令送进来,让我们看看,是真是假。
    田国:好,你们等着……”
    魏叔对身后的魏伯等人:准备好……”
    有人来到门外,将一支竹简从门下塞入。
    魏叔突然打开门,魏伯一把将那人拉进来,是一将军。
    魏伯手提将军,护在身前,对后面的人:走。
 
    4.宾舍院内 
  (魏伯、一将军、数士兵、魏仲)
    魏伯提着将军冲出宾舍。
    院内的士兵们正欲放箭,魏伯身前的将军连连摇手:别射,别射……”
    士兵们欲射不能。
    随后冲出宾舍的魏仲扬手扔出数枚石子。
    院中数名士兵手中的火把皆被打飞。
    魏仲又飞出一片石子。
    十几名守在院门的士兵被石子击中,纷纷倒地。
    魏伯等人,乘机冲出院子。
 
    5.田忌府客厅 
  (田忌、田国、孙膑)
    田忌不满地对站面前的田国:你们怎么能让他们跑了?
    田国:我一时大意,上了他们的当……”
    田忌:你知道不知道,这几个人有多么危险?
    田过:知道……”
    田忌:既然知道,为何疏忽大意?
    田国:“……”
    孙膑在一旁道:大将军,现在不是埋怨田国将军的时侯……”孙膑对田国:田国将军,你立刻带军队全城搜查,不能让他们漏网。
    田过:是。
    孙膑:另外,派一支精干军队加强王宫的守卫,以防魏氏兄弟狗急跳墙。
    田国:是。
 
    6.街口 
  (数士兵、田国、一将军)
    举着火把的士兵从街上跑过。
    立在马车上的田国对身旁的一将军:你守在这里……”他对站在身后的士兵:跟着我……”
    田国亲自驾车,率领一部分士兵向另一方向奔去。
 
    7.宫门外 
  (数士兵)
    天色渐渐亮了。
    十几名士兵警惕地守卫在王宫大院门口。
 
    8.田忌府客厅 
  (田国、田忌、孙膑)
    田国对田忌和孙膑道:大将军,孙先生,我们搜遍了全城,也没有搜到,他们可能出城了。
    孙膑:何以见得?
    田国:东南城墙的三个士兵巡逻死在城头,他们都是被飞石打死的,我估计魏氏兄弟可能是从那里越城墙而逃。
    孙膑:如果他们真的逃走了,我们倒是可以松一口气;可如果他们没走,随时都可能出麻烦……”
    田忌对田国:田将军,让士兵化装成百姓,在城内城外继续查询。
    田国:是。
 
    9.郊外林中 
  (魏伯、魏仲、魏叔、高将军)
    魏伯三人站在高将军面前,魏仲受伤的肩膀上缠着布带。
    魏伯对高将军:高将军,我们兄弟可从未如此狼狈……”
    魏仲:都是因为你谎报军情。
    魏叔:你说怎么办吧,我们兄弟不能白来一趟……”
    高将军:我身上只有三两黄金,你们如果不嫌少,就拿走……或者,你们把我抓起来交给齐王,他会奖赏你们。
    魏伯冷笑道:倒是有些骨气……不过,你不值钱,三两黄金都不值。
    高将军:你们如果想多得奖赏,就留下来,帮我救出公子,杀死齐王。
    魏仲:就我们四个人?
    高将军:临淄城内还有我们的人……”
    魏叔:你是说邹忌?
    高将军:不是,我们只是利用他……”
    魏仲:那是何人?
    高将军:公子离开临淄时留下的人,都是肯为公子卖命的汉子。
    魏仲对魏伯:大哥,你说留不留?
    魏伯对高将军:冲着你有些骨气,我们留下。
    高将军跪在地上,叩头道:我代公子,谢谢诸位!
 
    10.牢狱内 
  (姜寺人、郊师)
    陪伴齐宣王的姜寺人将摆有饭菜的木盘放在公子郊师面前:公子,请用饭。
    坐在席上的公子郊师没动:端回去,我不吃。
    姜寺人为难地:公子已经两天没吃了,再不吃,我可无法向大王交代了……”
    公子郊师:你转告辟疆,我要见太后,否则,我就不吃。
    姜寺人苦着脸:小人已经转告大王了,大王一直没回话……”
    公子郊师:他是不想让我见到太后。
    姜寺人:公子既然知道,就别跟自己过意不去了……”他将饭菜向公子郊师面前挪动了一下:公子,吃吧,吃饱了再……”
    公子郊师一脚将饭菜踢翻:我不吃,不吃!
    姜寺人用手擦了擦溅在身上的饭菜,对公子郊师:公子,你这是何必呢,你不吃,挨饿的是你……”
    公子郊师:不让我见太后,我宁可饿死!
 
    11.齐王后宫 
  (姜寺人、齐宣王、钟离春)
    姜寺人对齐宣王和钟离春道:大王,王后,公子郊师不吃不喝,非要见太后不可……”
    钟离春:饿两天,看他吃不吃?
    姜寺人:他说不让他见太后,他宁可饿死……”
    钟离春:饿死就饿死,留下也是后患。
    齐宣王:不,不能让他饿死,他如果饿死,寡人无法向太后交代……”他对姜寺人:姜寺人,你再想想办法,一定要让他活下去……”
 
    12.一破旧房舍中 
  (魏伯、魏仲、魏叔、高将军)
    魏伯问高将军:高将军,公子有下落了吗?
    高将军:没有,不知关押在何处?
    魏仲:何时能有公子的下落。
    高将军:我尽快查找……”
    魏叔:高将军,我们兄弟在这破败寂寞之地,可是住的不耐烦了。
    高将军:我给你们找几个女人……”
    魏仲:在此处?
    高将军点头道:是的。
    魏仲冷笑道:没兴致。
    魏叔:如果是在城内,还可以考虑……”
    高将军:城内不行,军队正在查找你们……”
    魏仲:我们不怕,进的去,就出的来……”
    高将军:我知道你们不怕,可是……如果……”
    魏仲:可是什么?
    魏叔:如果什么?
    高将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魏伯:算了,别难为高将军了,我们兄弟就暂时委屈几天吧……高将军,你尽快查出公子的下落,别让我们兄弟等的太久……”
 
    13.牢狱中 
  (郊师、狱卒、姜寺人)
    脸色憔悴的公子郊师躺在席子上。
    姜寺人将丰盛可口的饭菜放在公子郊师身旁:公子,小人又送饭来了……”
    公子郊师极力控制着自己,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饭菜。
    姜寺人斜了一眼公子郊师,道:公子,我把饭菜放在这里,如果公子还是不吃,我再来拿……”
    姜寺人说着转身离去。
    公子郊师:回来。
    姜寺人回过头来:公子,有什么吩咐?
    公子郊师:把饭端走。
    姜寺人:公子……你再不吃,会饿死的。
    公子郊师:别罗嗦,端走。
    姜寺人:公子,你就悄悄吃一点,小人为你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说……”
    公子郊师猛然坐起,对姜寺人怒目道:你这是侮辱我!他随手盛饭菜的铜器向姜寺人扔去:滚,给我滚!
    姜寺人连滚带爬退出牢狱。
 
    14.齐王后宫 
  (姜寺人、齐宣王、钟离春)
    姜寺人对齐宣王道:大王,公子郊师宁死不吃,小人已无计可施。
    齐宣王对一旁的钟离春:王后,你说怎么办?
    钟离春:大王不想让他死,就让他见太后……”
    齐宣王:寡人担心,太后见到他,会节外生枝……”
    钟离春:那就不理睬他,让他死。
    齐宣王:不行……他毕竟是寡人的兄弟,寡人不能逼死自己的兄弟……”
    钟离春:那就让他见太后……”她扫了齐宣王一眼:如果大王不怕太后再来闹事的话……”
    齐宣王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道:闹就闹吧……”
 
    15.牢狱中 
  (郊师、姜寺人、太后)
    躺在席上的公子郊师头发篷乱,双目微阖,脸上又添了几分憔悴。
    姜寺人在前引路,带着太后走进。
    姜寺人对公子郊师:公子,太后来看你了……”
    公子郊师立刻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太后来到公子郊师面前,疑惑地上下打量着他:……是郊师……”
    公子郊师:母亲,是我,我是郊师……”
    泪水从太后眼中流下,她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公子郊师憔悴的脸庞:郊师儿……你怎么变成这样……母亲都认不出你了……”
    公子郊师流着泪:儿想母亲……想的……盼母亲……盼的……”
    太后双手紧紧搂住公子郊师,脸上老泪纵横:母亲不离开你……再也不离开你……”
    姜寺人已退了出去,牢内只剩下抱在一起的母子二人。
 
    16.太后宫内 
  (齐宣王、太后)
    齐宣王向太后施礼道:太后,你召儿有何吩咐?
    太后脸带愠色,对齐宣王道:王儿,你如果眼里还有我这个太后,就立刻把郊师放出来。
    齐宣王:太后,公子郊师弑君叛乱,危害社稷,罪不该赦,儿不杀他,已是非常宽大,若放他出来,齐国还有什么国法可言?
    太后:老妇不问国法,只问亲情,你既然是郊师的兄长,你就应该高抬贵手,放他出来。
    齐宣王:儿不仅是公子郊师的兄长,还是他的君王,作为兄长,儿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做为君王,儿不能容许叛臣逍遥法外。
    太后:这么说你是不肯放郊师了?
    齐宣王:是的,如果放了公子郊师,儿对朝中大夫,对国人,对社稷都无法交代。
    太后:那好,你把老妇也关进牢狱,老妇要与郊师在一起。
    齐宣王一怔:太后,这万万不可……你这是陷儿于不仁不孝之地。
    太后:那就把郊师放出来。
    齐宣王:太后,就是寡人想放他出来,朝中大夫也不会同意……”
    太后:不放郊师,老妇就进牢狱。
    齐宣王:“……”
 
    17.齐王后宫 
  (齐宣王、孙膑)
    齐宣王对坐在一侧的孙膑道:军师,寡人请你来,是为了公子郊师的事,太后要寡人放公子郊师出来,否则太后就与公子郊师同住牢狱……你说此事该如何对待才好?
    孙膑:放公子郊师出来。
    齐宣王:公子郊师出来,肯定不会罢休,他还要作乱。
    孙膑:他若作乱,再抓他进去,太后就无话可说了。
    齐宣王:寡人担心,他若逃到魏国,再抓他可就不容易了……”
    孙膑:公子郊师出来后,大王摆出对太后无可奈何的样子,对公子郊师的所作所为不闻不问,他认为有机可乘,就不会离开临淄,一旦大王抓住他的把柄,便可再次把他关进牢狱……”
    齐宣王微微点头。
 
    18.破旧房舍内 
  (高将军、魏伯、魏仲、魏叔)
    高将军面带喜色对魏伯等人道:公子有消息了……”
    魏伯:他在何处?
    高将军:王宫之内……”
    魏仲:我们今晚就去救他。
    高将军笑笑:不用去了,太后已经逼齐王将释放了公子……而且,齐王被迫同意,不再追究公子及其随从……”
    魏叔:这么说,用不着我们了……”
    高将军:不,还需要你们杀掉齐王。
    魏伯:何时?
    高将军:等待时机……”
    魏叔:我们不能在这里等……”
    高将军:当然,公子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新住处……”
 
    19.公子府内客厅 
  (郊师、魏氏兄弟、数美女)
    这是公子郊师离开临淄前住过的地方。
    魏氏兄弟打量着室内的设施。
    一旁的公子郊师:怎么样?
    魏伯:不错。
    魏仲:可惜没有女人。
    公子郊师拍了拍手。
    从内室走出几个漂亮姑娘。
    魏氏兄弟的目光不由一亮。
    公子郊师:怎么样?
    魏仲:好,太好了!
    公子郊师:既然好,就安心住在这里,别出去给我惹事生非。
    魏仲:公子放心吧,有女人陪着,让我们出去,也不出去。
 
    20.田忌府孙膑住处 
  (孙膑、一士兵)
    火烛光映在孙膑的脸上,他正俯在几上抄写简册。
    一士兵从走入,对孙膑道:先生,田国将军人让我告诉先生,公子郊师的人已经住进了公子府。
    孙膑:知道了,告诉田将军,千万不要惊动他们。
    仆从:是。然后转身退出。
    孙膑继续抄写简册。
 
    21.邹忌府客厅 
  (邹忌、郊师)
    邹忌对坐在一侧的公子郊师道:公子来此,是来问罪的吧?
    公子郊师道:先生何罪之有?
    邹忌叹了口气:都是因为邹忌被孙膑蒙骗,致使公子受牢狱之苦……”
    公子郊师:这不能怪罪先生,只能记恨于孙膑。
    邹忌:孙膑太狡猾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公子郊师:听先生的意思,是不打算与孙膑斗下去了……”
    邹忌:公子,我不是说丧气话,若大王不在,公子当权,我还可以利用公子的权势与孙膑较量一二,可如今不是这样……”
    公子郊师笑笑:我可以改变你所说的"如今"……”
    邹忌:谈何容易……王宫如今戒备森严,公子无法得手。
    公子郊师:这件事不用先生操心,我自有办法……先生,我需要你做的是,联络更多的朝中大夫,一旦我改变了"如今",你们要立刻帮我控制朝政,安定国家……”
 
    22.田府孙膑住处 
  (田忌、孙膑)
    田忌走入,对俯在几上抄些简册的孙膑道:先生真有闲情雅致,又在抄经引典……”他说着坐在孙膑一侧。
    孙膑:不是抄经引典,是将我征战所得整理出来……”
    田忌:这么说,先生要写一部自己的兵法?
    孙膑:谈不上兵法,只能说是体会……”孙膑将简册整理至一旁:大将军来此,又是为公子郊师吧?
    田忌点点头:邹忌派人转告我们,公子郊师篡位之心不死,还要刺杀大王,而且高将军正秘密招集旧部,蠢蠢愚动……先生,我们不能只是等待而不行动,应该设法制止公子郊师。
    孙膑:如今等待就是最好的行动。
    田忌:我担心若一时疏忽,让他们得手,后果不堪设想……先生,应该找一借口把刺客抓起来。
    孙膑:他还会再找刺客。
    田忌:逼刺客开口招供,有了刺客的供词,我们还可以再将公子郊师关进牢狱。
    孙膑:太后还会逼大王放人。
    田忌:照你这么说,我们对公子郊师就无计可施了?
    孙膑:欲擒故纵,放纵公子郊师,让他亲自下手,在他下手之时,将他除掉。
    田忌:我总担心……这样做太冒险……”
    孙膑:要获全胜,有时就不得不冒险。
 
    23.公子郊师府内客厅 
  (数美女、魏仲、魏叔、魏伯)
    几个美女在室内翩翩起舞。
    魏仲和魏叔看的津津有味。
    魏伯不耐烦地:下去,下去!
    美女们停下来,看着魏伯。
    魏仲兴致未尽,对魏伯:大哥,她们跳得很好,怎么不让她们跳了?
    魏伯:每天晃过来,晃过去,总是这一套,没意思……”他对美女:看什么,下去。
    美女们乖乖退出。
    魏叔:大哥,不看女人跳舞干什么?我们又不会下棋、弹琴、吟诗,三个大男人干坐着,那才没意思呢。
    魏伯:走,我们到街上走走。
    魏仲:公子不让我们出去。
    魏伯:我们又没卖给他……走。
    魏伯说着向外走去。
    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看着站在原处魏仲和魏叔:你们去不去?不去我自己去。
    魏叔:……大哥去,我们还能不去嘛……”
 
    24.街上 
  (魏氏兄弟、孙膑、货主)
    街上的货摊丰富多彩。
    魏伯三人沿街而来。
    魏仲和魏叔的眼睛似乎不够用的,不住的左看右看。
    魏伯被一货摊上的货物吸引过去,蹲下,看着。
    一辆马车驶来,车上坐的是孙膑。
    街上的百姓很自觉地为马车让路。
    货主对魏伯:先生闪开,孙先生来了……”
    魏伯:谁来了?
    货主:孙膑,孙先生……”
    魏伯连忙站起,转过身去。
    孙膑的马车驶近。
    货主在后面拉了他一把:你见了孙先生怎么不让路呢?
    魏伯向后退了一步。
    孙膑的马车来到魏伯面前,车上的孙膑的目光与魏伯的目光刚好碰在一起,孙膑不由打量着车下的魏伯。
    孙膑的马车驶过。
    魏伯扭过头对货主:他就是孙膑?
    货主:怎么,你连名闻天下的孙先生都不认识。
    魏伯:认识,认识……”
    魏伯又回过头,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去的孙膑……
 
    25.田府孙膑住处 
  (孙膑)
    孙膑坐在几前,有些心神不定。
    他拿起笔,又放下。
    白天街上魏伯那双充满杀机的眼睛又出现在孙膑眼前。
    几上的火烛突然倒了。
    孙膑连忙扶起火烛,愣愣地看着跳跃的烛火。
    魏伯的那双眼睛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26.公子郊师府寝室 
  (魏氏兄弟)
    魏叔:什么,去杀孙膑?
    魏伯:是的,杀死孙膑,我们也可以成名。
    魏叔:可公子没让我们去杀。
    魏伯:他害怕孙膑,我不怕。
    魏叔:我们受雇于公子,他不下令,我们就是杀了孙膑,也得不到重赏……”
    魏伯:杀了孙膑,我去找公子要赏,他不给重赏,我不会放过他。
    魏叔:大哥,还是告诉公子一声为好……”
    魏伯:告诉他,我们就杀不成了。
    魏仲在一旁道:大哥说的对,告诉公子就杀不成了……三弟,走吧,杀人比睡女人还要过瘾。
 
    27.田忌府院内 
  (魏叔、二士兵)
    夜空中挂着一钩弯月。
    有一人头从墙外探上来,是魏叔。
    静静的院内有两个守夜的士兵走过来,然后又消失在夜暗中。
    魏叔向墙外做了一个上的手势,然后跳进院内,落地时几乎没有声音。
 
    28.田府孙膑住处 
  (魏氏兄弟)
    俯在几上的孙膑已经睡了。
    门被人轻轻推开。
    魏伯三人轻步走进。
    魏伯来到孙膑身旁,冷笑道:孙先生,别睡了,该上路了……”他说着推了孙膑一把。
    魏伯感到有些不对,伸手抓住孙膑的衣领,将其从几上拉起。
    他是一个假人。
    魏叔:大哥,赶快走,我们上当了。
    三人转身急步出了屋门。
 
    29.田忌府客厅 
  (孙膑、田忌、仆从)
    孙膑和田忌正在下棋。
    田忌:不下了,我认输了……”
    孙膑:你输不了,还有棋可走……”
    田忌:有棋可走我也不走了,天不早了,我们都该歇息了……”
    孙膑的仆从走入,对孙膑:孙先生,刺客走……”
    孙膑:知道了……”
    田忌疑惑地:刺客?怎么回事……”
    孙膑谈谈地:是这么回事……”
 
    30.公子郊师府客厅 
  (魏氏兄弟)
    魏伯三人气喘吁吁跑入。
    魏伯:怪了,孙膑是怎么知道的?
    魏仲:一定是有人透露了消息。
    魏伯:不可能,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
    一阵沉默。
    魏叔思索道:他可能根本不知道我们要去,如果知道我们去,他早就在院子内外埋下伏兵。
    魏伯点点头,然后道:不过,他既然不知道,为何要在屋内摆个假人?
    魏叔笑笑:那个假人一直在他屋内,真人另有住处,这叫防患于未然……”
    魏仲:有道理……可惜,三弟事先没想到这一点。
    魏伯:你们说,这件事告诉不告诉公子?
    魏叔:不能告诉他,若告诉公子,他必然思前顾后,迟迟不敢对齐王下手,这样,我们不知还要等多长时间。
    魏仲:应该告诉公子,我们已经惊动了孙膑,孙膑必然加强防范,公子若不知此事,冒然行动,将难以成事。
    魏叔:孙膑加强自己的防范,必然忽视王宫的防范,我们去杀齐王,不就更有把握了吗……”
    魏伯点头道:三弟说的有理……”
 
    31.田忌府客厅 
  (田忌、孙膑)
    田忌对孙膑埋怨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呢?我在院中布下伏兵,将他们生擒活捉,以除心腹之患……”
    孙膑: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不想因此惊动公子郊师,我要继续放纵他,好让他早日动手。
    田忌:可现在刺客已经盯上了你,这次不得手,他们还会来,……”他看了孙膑一眼:这次若不是你偶然之中产生预感,怕是已经没命了……必须除掉这几个刺客,他们太危险了……”
    孙膑:除掉刺客,必然吓跑公子郊师,他若再次逃到魏国,除掉他就难上加难了……”
    田忌:那你说怎么办,刺客随时都会来,一旦疏忽,后悔晚矣。
    孙膑笑笑:大将军,你别担心,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离开临淄,到我的封邑博昌去住……这可安全了吧?
    田忌:行,明天你就走,我留在城内……”
    孙膑:你不能留下,你也走……”
    田忌:我走了谁保护大王?
    孙膑:我就是要让公子郊师感到我们无意保护大王,这样,他才会尽快下手,我们也才能尽早除掉他……”
    田忌若有所思。
 
    32.太后宫内 
  (高将军、郊师)
    高将军对公子郊师道:公子,邹忌派人送来消息,田忌与孙膑离开了临淄,去博昌了……”
    公子郊师一怔:真的吗?
    高将军:我派人到北门查问了一下,他们的确走了。
    公子郊师:他们到博昌去干什么?
    高将军:邹忌说他正在详查。
    公子郊师他思索片刻,问:你的旧部召集的如何了?
    高将军:已经有数千人了。
    公子郊师:很好……走,我们去找邹忌……”
 
    33.邹忌府客厅 
  (邹忌、郊师、高将军)
    邹忌对在座的公子郊师道:公子,事情已经查清了,昨夜有人潜入田府,刺杀孙膑未成,被孙膑事后发现……他和田忌离开临淄,定是与此有关。
    一旁的高将军: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害怕了……”
    邹忌摇摇头:不是,孙膑与田忌决非胆小怕死之人,他们之所以走,是另有缘由……”
    公子郊师:什么缘由?
    邹忌:田忌、孙膑都想在齐国建立永世留名的功业,要建功立业,必须使齐国朝政安定,所以他们一心想除掉公子,可大王惧怕太后,对公子心慈手软,他们曾在许多大夫面前露出心灰意冷之意,不愿再干预王位之争……昨夜他们又遇刺客,他们定是认为,如此死在刺客之手太不值,不如暂时离开临淄这是非之地。
    公子郊师:邹先生说的有道理……不过,据我所知,临淄城内没人想杀他们,也没人敢杀他们……”
    邹忌:公子不是想杀他们吗?
    公子郊师:可我没有去做。
    邹忌:公子,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公子郊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邹忌:据说昨夜前往田府刺杀孙膑的是三个人……除了魏氏兄弟,这三人还能有谁?
    公子郊师:魏氏兄弟不可能去。
    邹忌:公子,看来你是真的不相信我……”
   公子郊师: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没让他们去……”
    邹忌叹了口气,道:公子不相信我也是应该,谁让我将公子骗至临淄,险些丧命呢……”
    公子郊师:邹先生,你别误会,我们去找魏氏兄弟当面对质。
    高将军:公子,算了,为了这么点小事不值的这么认真……”
    公子郊师:这绝非小事,如果魏氏兄弟不是刺客,孙膑离开临淄,极有可能是一个阴谋……”
 
    34.公子郊师府客厅 
  (魏氏兄弟、郊师、邹忌)
    魏氏兄弟站在公子郊师面前,魏仲对公子郊师:公子,我们这几天足不出府,怎么可能去刺杀孙膑呢?
    公子郊师:去了就是去了,我不会怪罪你们。
    魏叔:没去就是没去,我们不怕公子怪罪。
    邹忌在一旁道:不是你们是谁?别人没有这个胆量。
    魏仲:我们虽有胆量,可没有公子的命令,我们的胆量决不会拿出来。
    公子郊师:我会查出来的。
    魏叔: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们不怕查。
    邹忌:你们敢不敢起誓?
    魏叔:这点小事,用不着起誓。
    邹忌:你们不敢。
    魏叔:这有什么不敢,我起誓……”他拔出剑,剑尖指天:我魏叔如果去刺杀孙膑,将死在……”
    一只手一把夺去了他手中的剑,是一直没开口的魏伯。
    魏叔一怔: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魏伯十分严肃地:别的事可以说谎,对天起誓不能说谎……”他转对公子郊师:公子,昨天晚上我们的确刺杀过孙膑,只可惜没有得手,如果因此打乱了公子的部署,我们甘愿受罚。
    公子顿时脸露喜色:我不但不罚你们,还要奖赏你们。
    魏伯三人皆不解地看着公子郊师。
    公子郊师:孙膑、田忌被你们吓跑了,夺取王位,将如囊中探物……”
    魏伯:公子,我们今天就去杀齐王……”
    公子郊师:不,我们不杀他……我们兵围王宫,逼迫辟疆交出王位,这样事后将免去很多麻烦……”
 
    35.王宫门外 
  (众士兵、郊师、高将军、魏氏兄弟)
    众多手持火把和兵器的士兵沿宫门两侧排开。
    公子郊师和高将军立在马车上,车下是魏氏兄弟。
    高将军高声对站立在宫墙上的宫卫将军道:转告大王,如果大王再不答应公子的要求,我们可要攻打王宫了。
    宫卫将军:高将军,大王说,他即使死,也不会把王位让给叛臣。
    高将军:那我们就对不起了。
    宫卫将军:随便。
    高将军手中剑一举:进宫。
    十几名拥着圆木车向宫门撞去。
    随着宫门的一声轰响,宫墙上冒上许多持弓的士兵,士兵手中的弓箭向宫墙下的叛军射来。
    (以下需渲染)
    叛军猝不及防,或中箭身亡,或转身而逃。
    有几支箭向公子郊师射来。
    高将军连忙用盾牌护住公子郊师。
    魏氏兄弟则纷纷从身旁士兵手中夺过盾牌,护住自己。
    身后不远处响起战鼓声,还有振天动地的喊杀声。
    高将军:不好,我们上当了,快撤……”
    高将军推开架车的士兵,亲自架车驱车而逃。
    魏氏兄弟紧随其后。
    叛乱的士兵们乱作一团,四处逃窜……
 
    36.街上 
  (田国、众士兵、郊师、魏氏兄弟)
    田国将军亲架兵车率兵追赶。
    公子郊师的马车和魏氏兄弟在前面拼命而逃。
    埋伏在街侧院内的弓箭手拉弓瞄准车上的公子郊师。
    弓箭射出,公子郊师中箭而倒,摔出马车。
    魏伯止步,欲上前去救公子郊师。
    数支箭向他射来。
    魏伯忙用手中的盾牌挡住飞来的弓箭。
    魏仲拉了魏伯一把:大哥,自己的命要紧。
    又有几支箭飞来。
    魏伯看了公子郊师一眼,随魏仲而去。
    田国的马车和士兵赶到。
    田国一指地上的挣扎欲起的公子郊师:杀死他,不要活的。
    士兵们手中的兵器同时向公子郊师刺去……
    出字幕:欲擒故纵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十六计,意思是:为更有利地消灭敌人,有意暂时放纵敌人,使敌人放松警惕,然后再伺机而动,歼灭敌人。孙膑为根除叛乱势力,用此计,放纵公子郊师,在其叛乱之时,将其消灭。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借尸还魂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