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三十二集 顺手牵羊

2011-08-30 12:05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2416

 

第三十二集:顺手牵羊
 
    1.垂都费将军住处 
    (费将军、魏叔、一魏国卫士)
    魏叔对费将军道:费将军若再不出兵,马陵不日便会失守。
    费将军:你回去告诉高将军,向垂都方向突围,我率军队接迎你们。
    魏叔:马陵军心浮动,若离开马陵,多数士兵将趁机逃跑,到那时,不但突围不成,还将全军覆没……费将军,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费将军犹豫道:我不是见死不救,我是担心孙膑再来一次围魏救赵,在途中伏击我的军队……”
    魏叔:费将军多虑了,孙膑只有五万人马,包围马陵,已经力所不能及,他没有多余的军队伏击费将军。
    费将军:这可难说,孙膑一向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魏叔叹了口气,道:还是高将军说的对……”他向费将军施礼道:费将军,不难为你了,我回去转告高将军,让他投降孙膑……”
    费将军脸色立时阴下来:你这是要挟我。
    魏叔:费将军,我决无要挟之意……我对你说实话吧,我来求援,高将军并不赞成,他说费将军害怕孙膑,不敢出兵,他打算投降孙膑。我们兄弟三人是费将军举荐给他的人,我们为费将军着想,据理以争,高将军总算答应让我来垂都一试,没想到费将军确如高将军所说,我们兄弟三人已经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他投降了……”
    费将军沉默不语。
    魏叔看了看费将军,起身道:费将军,告辞了……”
    他站起转身走去。
    费将军:等等。
    魏叔站住了,回过身看着费将军。
    费将军:你告诉高将军,叫他固守马陵,我的军队随后就到。
    魏叔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是,将军。
    魏叔转身走出。
    费将军对立在身旁的一卫士:你立刻回大梁,把马陵的情况告诉庞元帅,请元帅定夺。
    卫士:是。
 
    2.齐军太后营帐 
    (齐太后、钟离春、孙膑、禽滑)
    太后坐在睡榻上,胳膊由一条白丝帛调在脖子上。
    钟离春端着一盛饭的器皿,用手搓起饭粒,一点点喂进太后嘴里。
    器皿里的饭喂尽了。
    钟离春:太后,还吃吗?
    太后摇摇头:饱了,不吃了……”
    钟离春打了个手势。
    立在一旁的卫士走上前,端过饭具,转身走出。
    钟离春拿过一块丝帛,轻轻为太后擦了擦嘴。
    太后望着钟离春,道:王后,老妇一辈子没女儿,你做老妇的女儿,好吗?
    钟离春:太后,臣早就是太后的女儿了……”
    太后一怔:老妇何时认你做女儿了?
    钟离春微微一笑,道:臣是大王的妻子,大王是太后的儿子,儿媳如女,臣不是太后的女儿吗?
    太后也笑笑:王后,你很会说话……”
    孙膑和禽滑走入,二人施礼道:臣拜见太后。
    太后:坐,坐吧。
    二人坐在睡榻一侧。
    孙膑:太后的胳膊好些了吗?
    太后:好多了,多亏有王后照顾老妇……”
    孙膑:太后,大战在即,如果太后的身体能经得住一路颠簸,我们打算送太后回临淄。
    太后:老妇不回去,老妇要亲眼看到那个败坏老妇名声的假公子,就地正法,老妇方离开马陵。
    禽滑:太后,我们生擒假公子后,将他带回临淄,请你老人家亲自处置。
    太后:老妇等不及,老妇恨不能今天就处死他。
    孙膑:太后,军中危险,你老若再有个闪失,臣无法向大王交代……”
    太后:老妇可以给大王手书一封,告诉大王,老妇留在马陵,与你们没有关系……”
    孙膑:太后,话是这么说,如果万一……”
    太后打断他的话:这事不必说了,尽块攻克马陵,除掉假公子,才是你们该说的事。
 
    3.魏都庞涓书房 
    (庞涓、魏国卫士、庞府仆从)
    庞涓对费将军派来的卫士道:“……你回去告诉费将军,可以出兵马陵,小队在前,大队在后,步步为营,谨慎前进,这样孙膑便无机可乘……”
    卫士:是。
    庞涓:到达马陵后,在马陵城外二十里处安营扎寨,与马陵城内的守军遥相呼应,不要轻易与孙膑交锋,与他拖下去,把他拖的筋疲力尽,我再出兵。
    卫士:明白。
    庞涓:你可以走了。
    卫士施礼,转身而去。
    庞涓拍拍手。
    走进一仆从:元帅,有何吩咐?
    庞涓:你去把庞葱找来。
    仆从:是。
 
    4.公孙阅家堂内 
    (庞葱、小春秋)
    小春秋蹲在席上,在逗一只小狗。
    庞葱走进,蹲在小春秋面前,问:你娘呢?
    小春秋的注意力还在小狗身上:洗衣去了。
    庞葱:她走了多长时间?
    小春秋:很长。
    庞葱:这么说她快回来了……”
    小春秋:不知道……”
    小狗向门口跑去。
    小春秋立刻上前把小狗抱了回来:听话,娘不让出去。
    庞葱:我在你家等她好吗?
    小春秋逗着小狗:你爱等就等呗……”
    庞府的仆从走入:庞将军,元帅让你立刻回去。
    庞葱:何事?
    仆从:不清楚,费将军的人来过,可能与马陵有关……”
 
    5.庞府书房 
    (庞涓、庞葱)
    庞涓对庞葱:费将军派人送来消息,孙膑知道了假公子郊师的来龙去脉,包括他的真实姓名……你知道是谁透露出去的吗?
    庞葱摇摇头:不知道。
    庞涓盯着庞葱: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如果你不知道,那就是我了……”
    庞葱连忙道:叔父怎么会呢……”
    庞涓:我不会,那就是你了……”
    庞葱:不,不是我……”
    庞涓:不是你就是我,不可能有第三者。
    庞葱突然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庞涓看了他一眼:说吧,是怎么回事?
    庞葱跪在庞涓面前:请叔父恕罪,小侄那天在酒馆喝多了酒,当着众人的面把假公子的来龙去脉说了出去,可能酒馆里有齐国间细。
    庞涓扫了他一眼:庞葱,你没有说实话……”
    庞葱一愣:叔父,我说的是实话。
    庞涓:听说你最近常到钟离秋那里去,你是不是把假公子的事告诉了她?
    庞葱: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
    庞涓望了他片刻,道:庞葱,酒色最容易迷心,你应该引以为戒……你听明白了吗?
    庞葱头垂的很低:侄儿明白。
 
    6.孙膑营帐内 
    (孙膑、田国)
    田国对孙膑道:军师,费将军率垂都数万军队,奔马陵而来。
    孙膑:多派间细,密切注视魏军的动向。
    田国:是。
    孙膑:命令军队,随时准备出击。
    田国:是。
 
    7.马陵公子郊师住处 
    (假公子、高将军)
    假公子着急地:高将军,费将军的军队为何还没来?
    高将军:我不太清楚。
    假公子叹了口气:费将军的军队若再不来,就麻烦了……高将军你再派人去出城查探。
    高将军:已经派人去了。
 
    8.孙膑营帐内 
    (孙膑、禽滑、田国)
    田国对孙膑:军师,间细来报,魏国军队离开垂都以后,小队在前,大队在后,步步为营,谨慎而行……”
    禽滑在一旁道:军师一次围魏救赵,魏国人终生不忘……军师,看来若想在路上伏击魏国人,怕是很难了……”
    孙膑:难好,斗起来才有意思……”
 
    9.马陵城墙上一处 
    (高将军、一叛将、数叛兵)
    雾气笼罩着城头。
    高将军立在城上,脸带焦急之色,望着远方,自语道:费将军的军队怎么还没到……”
    一将军带着一队士兵从他身后走过。
    将军对高将军:高将军,起的早……”
    高将军点点头,了一声。
    将军:高将军,听说魏国的大军就要到了?
    高将军含糊其词的答应了一声。
    将军:魏国的大军来了,就好了……高将军,我巡城去了……”
    高将军又点点头:去吧。
    将军走去。
    高将军又向远方望了片刻,然后转身沿城墙走去。
 
    10.城墙另一处 
    (高将军、胡子士兵、二叛将、数叛兵)
    晨雾似乎更浓了。
    高将军走来。
    前方传来叫喊声:抓住他,抓逃兵……”
    高将军抬头看去。
    一个胡子士兵从雾中跑出,向他们迎面而来。
    高将军拔剑拦在胡子士兵面前:站住。
    胡子士兵一愣,但已来不及止步,索性举剑向高将军冲过来。
    高将军用剑挡开胡子士兵刺过来的剑,侧身闪过,顺势伸脚一勾。
    胡子士兵被绊倒在地,手中剑飞出。
    还没待士兵爬起来,高将军的剑已经指在了他面前。
    胡子士兵并不畏惧,从地上爬起来,对高将军:你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打算活了。
    一个将军带着几个士兵追来,士兵们上前将胡子士兵擒住。
    将军对高将军:高将军,卑将失职……”
    高将军收起剑:他是第几个?
    将军:将军是说一共,还是说今天……”
    高将军:今天。
    将军怯怯地看着高将军:第三个……”
    胡子士兵冷笑道:我是第六个……”
    将军连忙更正道:将军,末将是说这是抓到的第三个……”
    高将军了一声,对将军:你们下去吧,把他交给我。
    将军:是。他对士兵们:走吧……”
    士兵们随将军走去。
    高将军对胡子士兵:你知道我将如何处置你吗?
    胡子士兵冷冷一笑:不就是斩首示众嘛。
    高将军:不,我将零刀碎剐。
    胡子士兵:都一样,都是一死,只不过多受一点罪罢了。
    高将军盯着他的脸,片刻后道:我这次不杀你,你还逃不逃?
    胡子士兵:逃。
    高将军:难道你不怕死?
    胡子士兵:不,我怕死……蝼蚁尚且知道偷生,何况人呢……而且,我上有老,下有小,老老小小离不了我……我怎么能不怕死呢……”
    高将军:那你为何还要逃?
    胡子士兵:活着要有盼头,我本以为公子郊师有太后的支持,总有一天会主宰齐国,到那时,我可以弄个一官半职,回乡光宗耀祖……可谁想到公子郊师是冒名顶替……高将军,你说,我们还有什么盼头?
    高将军:可是,活着总比死了强。
    胡子士兵:那要看怎么活,如果为了活,欺骗自己的祖宗,背叛自己的国家,活着不如死。
    高将军无言。
    胡子士兵:高将军,你杀了我吧,杀了我,我还可以落个宁死也不背叛国家的美名。
    高将军:你已经背叛了国家,我们攻占马陵,就是与国家作对。
    胡子士兵:不知不为怪,我是受你们欺骗而来,我的家人与祖先会原谅我……如今,我知其真相若仍不弃暗投明,不但我的家人鄙视我,就是我的后代子孙,也会唾弃我。
    高将军默默望着胡子士兵,片刻后道:我绝非无情无义之人,我也不是不要祖宗国家的人……我很想放了你,可是我不能……我是带兵的将军,一个将军即使走错了路,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士兵背叛自己,只有杀死背叛者,他手下的士兵才会任他驱赶,而无反顾……你懂吗?
    胡子士兵:懂。
    高将军抽出剑:对不起了,壮士……”他说着举起剑。
    胡子士兵:将军,等等……”
    高将军:你后悔了?
    胡子士兵:不,请将军从背后杀我。
    高将军:你不敢面对死亡?
    胡子士兵:不是,我不是将军的敌人,而是将军手下的逃兵,敌人应该与将军面对面厮杀而死,逃兵则应背对将军而死……”他说着转过身,背对高将军:请将军下手吧。
    高将军再次举起剑,然后又收回,道:我放你走,你走吧。
    胡子士兵愣住了,他回过身来:将军为何要放我?
    高将军:我手下难得有如此明白事理的士兵,杀了你,太可惜……我如果早发现你,定让你当将军,可现在已经晚了,我留不住你了……你走吧。
    胡子士兵一阵感动,道:将军如此之说,我如果再离将军而去,就太无情无义了……”
    高将军不由一喜:那你就留下……”
    胡子士兵摇摇头:我若留下,则是大逆不道……”
    高将军失望地:那你还是走吧……”
    胡子士兵向高将军叩首施礼:将军知遇之恩,小人来生一定报答。
    高将军:走吧,再不走,让别人看见,我就不好说话了……”
    胡子士兵起身来到城墙边,登上城垛。
    高将军在背后高声道:绳子……”
    胡子士兵回过头,微微一笑:不用了……”他说完,头朝下,纵身跳下城墙。
    高将军急忙来到城墙边,向下看去。
 
    城墙下,躺在地上的胡子士兵,头破血流,脑浆外溢,已经身亡。
 
    城墙上,高将军不由一阵叹息:多好的兵啊……只是因为我无能……”
    身后传来急切的喊声:高将军……高将军……”
    高将军忙回过头:我在这里……”
    一将军沿城墙气喘吁吁从雾中跑出,他看到了高将军,几步跑过来:高将军,……费将军的军队终于到了……”
 
    11.原野 
    (费将军、一魏将、众魏兵)
    魏军的旗帜下是费将军的马车。
    马车前后是骑马的将军和步行的士兵。
    费将军对车旁一骑马的将军:命令先头军队,在齐军左营二十里外,安营扎寨。
    将军:是。
    将军打马而去。
 
    12.孙膑营帐内 
    (孙膑、田国)
    田国对孙膑道:军师,魏国军队在距我左营二十里处安营扎寨,摆出一副固守之势。
    孙膑:命左营军队,摆出进攻的态势。
    田国:是。
 
    13.马陵城上 
    (高将军、一叛将)
    高将军望着城外。
    站在他身旁的将军对高将军:高将军,听说魏国军队来到马陵,军心总算有所稳定,谁知魏国军队却在城外按兵不动,士兵们又开始惶恐不安……”
    高将军:告诉士兵,与孙膑作战,必须谨慎行事,魏国军队是按计而行……”
    将军:什么计?
    高将军嗔了他一眼,低声道:这是应付士兵的话……”
    将军恍然:我明白了……可是,高将军,对士兵只能应付一时,若魏国军队总是按兵不动,军心再乱,将无法稳定……”
    高将军:你放心,我会让魏国军队出战的……”
 
    14.费将军营帐内 
    (费将军、魏叔)
    魏叔将一块写有字迹的丝帛放在费将军面前,道:费将军,这是孙膑给我们的劝降书,请你过目。
    费将军扫了一眼面前的丝帛,对魏叔道:你让我看这个干什么?
    魏叔:我去垂都的时侯,对费将军说过,费将军如果不出兵,高将军就会被迫投降孙膑……我怕费将军不相信,所以这次把孙膑的劝降书带来,让费将军过目。
    费将军:我没说不相信。
    魏叔:那为何按兵不动?
    费将军:为了战胜孙膑。
    魏叔冷笑道:按兵不动,如何战胜孙膑?
    费将军:今日按兵不动,是为了来日动如雷霆。
    魏叔:费将军打算何日动如雷霆?
    费将军:庞元帅的大军到来之时……”
    魏叔一怔:庞元帅要来?
    费将军微微一笑:庞元帅大军不来,我岂敢率倾城之军离开垂都……”
 
    15.马陵公子郊师住处 
    (假公子、高将军、魏叔)
    假公子对立在面前的魏叔高兴地:太好了,庞元帅的大军来此,孙膑必败无疑!
    高将军在一旁道:如果庞元帅到达之前,孙膑进攻马陵,费将军如何打算?
    魏叔:费将军说,他将趁机袭击孙膑的大营,让孙膑首尾不能相顾。
    高将军:如果孙膑虚张声势,只派少量军队攻城呢?
    魏叔:不予理睬。
    高将军:如果孙膑进攻他的大营呢?
    魏叔:固守不出。
    高将军:如果孙膑撤军,怎么办?
    魏叔:还是不予理睬。
    高将军微微一笑:好,孙膑对我们将无可奈何……”
 
    16.孙膑营帐内 
    (孙膑、禽滑、田国)
    禽滑对孙膑道:很显然,魏国人是想拖下去,等待庞涓的大军到来,然后再图之。
    田国:军师,我们应该在庞涓的大军到来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马陵。
    孙膑轻轻摇摇头。
    禽滑:如果不能攻克,就应该立刻调大军前往马陵。
    孙膑: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避免血战,动用大军,更是我们所不情愿。我打算暂时不进攻马陵……”
    禽滑:拖下去,对我们更为不利。
    孙膑:间细送回消息,说垂都空虚,我们派一支军队,偷袭垂都如何?
    田国眼睛一亮:好啊,垂都空虚,拿下垂都如顺手牵羊。
    禽滑:攻克垂都,只是获取小利,如果魏国人不因此回兵垂都,此举似乎意义不大。
    孙膑:如其与魏国人在马陵拖下去,不如顺手牵羊,先取小利,然后借题发挥,变小利为大利。
    禽滑:军师打算如何借题发挥?
 
    17.太后营帐内 
    (齐太后、钟离春)
    太后对钟离春:王后,你去问问孙军师,他到底打算何时进攻马陵?
    钟离春:我问了,他说再等等。
    太后:已经等了这么多天,他还要再等多久?
    钟离春:他说,等到最有利的时机……”
    太后:什么时侯最有利?
    钟离春:我也说不上来。
    太后:走,老妇与你一起去,当面问个明白。
    钟离春:太后,天这么晚了,你老该歇息了,明天再问吧。
    太后:不行,这事问不明白,老妇睡不着。太后说着向外走去。
    钟离春只好跟了出去。
 
    18.孙膑营帐 
    (孙膑、禽滑、田国、齐太后、钟离春、一齐国卫士)
    孙膑对禽滑:禽滑,你认为如此借题发挥如何?
    禽滑:行,如果用得好,我们不但大获全胜,而且可以令庞涓不得不动用疲惫之师,前往边境。
    孙膑:这就是我迟迟不进攻马陵的真正目的……”
    一卫士走入:军师,太后与王后来了……”
    孙膑等人立刻起身来到帐门前。
    太后在钟离春的搀扶下走入。
    孙膑、田国、禽滑向太后和钟离春施礼:臣恭迎太后,王后。
    太后点点头,了一声,算是答应。
    孙膑将太后和钟离春让到兽皮垫前:……太后,王后,你们坐。
    太后坐下,对孙膑等人:你们也坐吧。
    孙膑正欲坐在一旁的席上,钟离春:等等……”
    钟离春欲拿自己身下的兽皮垫,又止,对一旁卫士:孙军师,腿不好,怕凉,你把兽皮拿给孙军师坐。
    卫士拿起钟离春身前的兽皮,走过去,将兽皮铺在孙膑身旁的席上。
    孙膑:谢王后。
    太后扫了他们二人一眼。
    禽滑看看钟离春,又看看孙膑。
    孙膑坐在皮垫上,对太后:太后来此,是不是为了马陵的事?
    太后:是的,老妇想来问问,你们打算何时进攻马陵?
    孙膑:太后,我打算暂时不进攻马陵,先进攻魏国的垂都,垂都兵力空虚,容易得手……”
    太后不快地:假公子不在垂都,你占领垂都有何用?
    孙膑:垂都是魏国边境重镇,占领垂都,可使齐国边境多一个屏障……此外还可调动魏国军队,他们若回军收复垂都,我们便可寻机在他们回军途中打垮他们,魏军兵败,马陵叛军将不战自败。
    太后:这只是你一厢情愿,如果魏国军队不回兵收复垂都,你怎么办?
    孙膑:我再另想办法消灭他们……”
    太后:如果马陵的叛军乘机逃走,怎么办?
    孙膑:马陵的叛军已成惊弓之鸟,他们若逃出马陵,我们正好可避开攻城之难,不必血战,便可把他们消灭在旷野之中。
    太后:你想得很好,但不一定有把握,若让那个假公子趁乱逃掉,他将继续用吾儿的名字,招遥撞骗,败坏老妇的声誉……你们不能去攻打垂都,必须集中全力围攻马陵,不能让假公子,有一处可逃之地。
    孙膑:太后,若进攻马陵,二十里外的魏国军队不会等闲视之,我们将两面受敌。
    太后:你们早干什么去了?魏国军队未到之前为何不进攻马陵?
    孙膑:太后,强攻伤亡太大,若不能迅速攻克,垂都的魏军赶来,对我们更为不利……此外,城内的叛军,大都是受蒙蔽的齐国士兵,我想尽可能的避免自相残杀,保留更多的兵员,以利与魏国军队大战……”
    太后摆摆手:你不用再解释了,老妇只有一句话,你必须尽快拿下马陵,除掉假公子……你如果没有把握,老妇就让大王调大军前来马陵……你说吧,要不要调大军来马陵?
    孙膑:不需要。
    太后:那么,你几天可以拿下马陵?
    孙膑思索片刻,道:三天。
    太后:如果三天之内拿不下马陵怎么办?
    孙膑:拿不下马陵就拿微臣的脑袋。
    太后:好,我们说定了……”
    钟离春:军师,别把话说的这么绝……”
    孙膑微微一笑:兵法说:陷之死地然后生。
    钟离春还想说什么,太后对钟离春:王后,我们走。
    钟离春只好随太后走出。
   田国对孙膑:军师,还打不打垂都。
    孙膑:当然要打。
    田国:太后怪罪怎么办?
    孙膑:将在外,君命可以不受,何况太后呢?他对禽滑:禽先生,我与田将军不能离开大营,只好劳你率军前往垂都,怎么样?
    禽滑:军师不必客气,既然军师需要我,我理当效命。
    孙膑:你需要多少军队?
    禽滑思索片刻,道:五千。
    孙膑:五千军队少了一些,我可以再给你五千。
    禽滑:我不能再多带了……军师既要对付费将军的军队,又要围歼马陵的叛军,必须有足够的军队。
    孙膑:如果偷袭不能迅速得手,不但你进退两难,还将影响全局。
    禽滑:若钟离姑娘能随我同往,我可胜券在握……”他看看孙膑:只是不知军师同意否?
    孙膑:我也想到了她,只怕太后不会同意……”
    禽滑:我去交涉。
 
    19.太后营帐内 
    (齐太后、钟离春、太后卫士、禽滑)
    禽滑向太后施礼道:太后,臣有要事告知太后。
    太后:讲吧。
    禽滑:太后是不是很想早日除掉假公子?
    太后:那当然……他多活一个时辰,老妇都难以容忍。
    禽滑:太后以为,孙军师三天之内能攻克马陵,除掉假公子吗?
    太后:你说呢?
    禽滑:臣以为,三天之内,他不能攻克马陵。
    太后:他如果不能,老妇就拿他是问。
    禽滑:太后,臣有一计,可保证在三天之内除掉假公子。
    太后:何计?
    禽滑:此计非常简单,请王后化装成叛军士兵,潜入马陵,刺杀假公子。
    太后一怔:王后……”她看了钟离春一眼:不行,她一个女人,又是王后,怎可承担如此危险之事。
    禽滑:太后,王后剑术高强,不但马陵城内,即使齐军之中,也没有王后的对手,因此只有王后才能承担如此重任……”他说着向钟离春施一眼色。
    钟离春:太后,禽先生说的不错,马陵城内没有臣的对手,臣进入马陵,如入无人之地。
    太后:叛军人多,你剑术即使再高强,也难以敌众。
    钟离春笑笑:太后,你别忘了,臣是扮成叛军入城,叛军认不出臣,他们人即使再多,又有何用?
    太后:王后,这太危险,老妇实在放心不下,万一让叛军发现,老妇如何向大王交代……”
    钟离春:太后,即使叛军发现,他们也抓不住臣……太后你忘了,公子郊师的刺客曹扬,孤身一人潜入临淄,如此众多的齐国士兵,却奈他无何,若不是臣剑术高他一筹,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太后点头道:你们说的也是……”他对禽滑:如此简单的计策,你为何不早一些想到?
    禽滑:我们不是没想到,太后没有识破假公子之前,得不到太后的恩准,我们不敢刺杀假公子;太后受伤之后,王后忙于照顾太后,脱不开身,我们不便提出此计。
    太后冷笑道:你们这么多男人,还抵不上我们一个女人……”
 
    20.费将军帐内 
    (费将军、一魏将)
    费将军问一个将军:马陵守军近来如何?
    将军:马陵的守军比前些日子安稳多了,逃兵基本杜绝。
    费将军:孙膑的军队有何动静?
    将军:无任何动静。
    费将军:垂都呢?垂都方向有什么情况。
    将军:没有。
    费将军:我总担心垂都,昨夜我梦见孙膑出兵占领了垂都……”
    将军:将军不必担心,孙膑数万军队,既要围困马陵,又要对付我们,他没有足够的兵力进攻垂都……”
    费将军思索片刻:垂都空虚,我们万不可掉以轻心……明日多派间细,密切注视孙膑的军营……”
    将军:是。
 
    21.孙膑帐内 
    (孙膑、钟离春、禽滑)
    一身戎装的钟离春站在孙膑面前,默默看着他。
    孙膑也看着钟离春,片刻后关切地:垂都对我们会有提防,王后要多加小心。
    钟离春点点头,然后道:先生更要多加小心,魏氏兄弟胆艺过人,我担心离开后,他们来害先生……”
    孙膑:王后放心,魏氏兄弟不会来。
    钟离春:你说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钟离春叹了口气:我真不愿去垂都……”
    孙膑:王后不去垂都,禽先生没有把握。
    钟离春:我知道,先生,我走后,你在帐前帐后多埋伏一些卫士为好。
    孙膑点点头:我会的……”
    钟离春:当心你的腿,千万别受凉,无论何时,也不能坐地上……”
    孙膑点点头:我记住了……”
    钟离春还想说什么,有人掀帐帘走进。
    是禽滑,他看到了彼此站的很近的孙膑和钟离春,欲退出。
    钟离春转过身,对禽滑:禽先生,都准备好了?
    站在帐门处的禽滑忙点头道:都好了,可以走了……”
    王后含情脉脉转过身看着孙膑:先生保重。
    孙膑也是含情脉脉:王后保重。
    禽滑有些尴尬地把脸转向一旁。
 
    22.马陵城墙上 
    (高将军、魏叔、数叛兵)
    高将军和魏叔站在城墙上,望着远处。
    身后有一对士兵巡逻走过。
    高将军对魏叔:这两天真安静……”
    魏叔:安静好,这说明孙膑对我们无从下手。
    高将军:你还不了解孙膑,他一旦安静下来,肯定另有阴谋。
    魏叔:他会有什么阴谋?
    高将军不无忧虑地:我如果能知道,他就不是孙膑了……”
    魏叔:高将军,我们弟兄三个,到齐军大营查探一番,你看如何?
    高将军思索片刻,道:先不要惊动孙膑,他即使有千条妙计,我们有一定之规,只要我们坚守不出,他就奈何不了我们。
 
    23.太后营帐 
    (齐太后、太后卫士)
    晨光从帐门钻进来,帐篷内有了光亮。
    睡榻上熟睡的太后翻了个身,在梦中轻轻呼唤道:王后,王后……”
    她身边没有回音。
    太后睁开惺忪的眼看看身旁,又看看帐篷。
    帐内没人。
    太后坐起,拍了拍手。
    一个卫士走进:太后,有何吩咐?
    太后:王后呢,王后去何处了?
    卫士:王后昨晚走了……太后,你不是知道吗……”
    太后想起来了:对,她走了……走,我们到大营门口,等待王后回来……”
    卫士:王后今天回不来……”
    太后:你怎么知道她回不来,说不定王后昨天晚上就把假公子杀了,现在正往回走呢……”
    卫士欲言又止。
    太后对卫士:还愣什么,走吧……”
    太后说着向帐门走去。
    卫士连忙上前扶住太后。
 
    24.齐军营门内 
    (齐太后、太后卫士、数齐兵)
    太后在卫士的搀扶下走来。
    守在门口的士兵向太后拱手施礼:太后,您早。
    太后点点头:你们早。
    太后来到门口向外望着。
    守门的士兵:太后,外面没人。
    太后:我知道,我是看王后回来了吗……”
    守门士兵:王后回不来,她现在还不一定能到达垂都呢……”
    太后:你说什么,王后去了垂都?
    卫士连忙向士兵施眼色,道:他说错了,王后没去垂都,王后去了马陵……”
    旁边走过来一个士兵:他没说错,王后的确去了垂都,昨天半夜,我亲眼看见王后与禽先生一起走的……”
    太后对卫士: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士吱唔道:……禽先生不让我说……”
    太后气哼哼地:走,去找孙膑……”
    太后说着转身去。
    卫士瞪了方才第二个说话的士兵:多嘴……”然后转身跟上太后。
 
    25.孙膑帐内 
    (齐太后、孙膑、田国、太后卫士)
    太后气愤地指着孙膑道:孙膑,你好大的胆,竟敢与禽滑串通一气欺骗老妇……你这是欺上之罪!
    田国:太后,这事不怪军师……”
    太后对田国:你闭嘴,我问的是孙膑……孙膑,你知罪吗?
    孙膑:太后,臣并没有欺骗你……”
    太后:你还说没欺骗?禽滑对老妇说,让王后去刺杀假公子,可你却让他去了垂都,这不是欺骗是什么?
    孙膑:太后,王后她从垂都回来,就去刺杀假公子……”
    太后:昨天晚上禽滑可没有说王后先去垂都。
    孙膑:太后,禽先生昨晚也没说王后不去垂都。
    太后语塞片刻,然后道:昨晚他说过,三天之内,除掉假公子,王后既然去了垂都,她如何能在三天之内除掉假公子呢?
    孙膑:太后放心,三天之内,我们肯定能除掉假公子……”
    太后:如果不能呢?
    孙膑:那就是犯了欺上之罪。
    太后:好,老妇三天以后,再给你算账!
 
    26.垂都城门外 
    (禽滑、钟离春、数齐将、众齐兵、一魏将、魏兵多人)
    城门关闭。
    城上的魏国士兵躲在墙垛后,拉开弓箭,瞄准城下。
    城下几名骑马的齐国将军向城门而来,其中有钟离春。
    他们的旗帜上写有公子郊师的字样。
    将军们身后是步行的齐国士兵。
    禽滑扮作士兵,扛着一面旗帜,走在士兵队列之中。
    城上一魏国将军高声道:站住,再不站住,我们放箭了。
    齐国军队的战车停在城门下,步兵们也停下来。
    车上一齐国将军对城上高声道:别放箭,我们是来投奔公子郊师的,请放我们进去。
    城上一魏国将军冷笑道:公子郊师在马陵,你们到垂都干什么?
    齐国将军:马陵被孙膑围的水泄不通,我们无法进城。
    城上魏国将军:你们可以去投奔费将军,他的军营就在马陵城外。
    齐国将军:费将军与孙膑的军营举目可望,费将军担心我们诈降,不让我们进营。
    魏国将军笑笑:你以为我就不担心了吗?
    齐国将军:将军不必担心,孙膑远在百里之外,我们不足千人,若是诈降,岂不自投罗网。
    魏将军思索片刻,道:你们有什么凭证吗?
    齐国将军:我有公子郊师的信。
    魏国将军:派人送上来。
    钟离春跳下马,来到城墙下。
    一根绳子从城墙上垂下来。
    钟离春正欲攀绳而上,魏国将军在城上道:你不用上来,把信系在绳子上。
    钟离春抬头看了看。
    数名士兵的弓箭正对着她。
    钟离春掏出信,把信系在绳上。绳子被提了上去。
    钟离春离开城墙,回到队伍中。对齐国将军低声道:按第二方案。
    齐国将军:明白。
    魏国将军已看完信,对城下道:我还是不放心。
    齐国将军:你说怎么办?
    魏国将军:请你们放下兵器。
    齐国将军对士兵们高声道:放下兵器。
    士兵们纷纷放下兵器,但盾牌手仍拿着盾牌。
    齐国将军对城上:可以了吧?
    魏国将军:士兵们退后百步,将军们先进城。
    齐国将军对士兵:退后百步。
    士兵们向后退去。
    城门前只剩下了将军们。
    魏国将军对自己的士兵:打开城门。
    城门打开。
    钟离春等将军或骑马,或步行向城门而去。
    行至城门处,钟离春高声道:停。
    两个骑马的将军勒住马一左一右立在门内,守住大门。
    钟离春随手从马鞍下抽出一把短剑,向城门内的士兵杀去。
    倾刻间,门内的魏国士兵纷纷倒在地上。
    步行的将军跳下马,从地上捡起魏国士兵的兵器,随钟离春杀去。
    城外,装扮成士兵的禽滑手中旗帜猛然摆动,士兵如听到命令,盾牌手在前,其他士兵在后,迅猛冲到刚才扔下兵器的地方,士兵们捡起地上的兵器,高喊着拥入城门……

    出字幕:顺手牵羊是三十六计中的第十二计,此计意思是,发现敌人微小漏洞,只要不因小失大,便应及时利用,即使是小胜,也不应放过。孙膑在与敌人相持不下又无法取胜之时,发现垂都空虚,顺手牵羊,夺取垂都。欲孙膑如何变小胜为大胜,请看下集关门捉贼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