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三十三集 关门捉贼

2011-09-01 13:4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974

 

第三十三集:关门捉贼
 
    1.垂都公子郊师住处 
    (禽滑、钟离春、受伤魏将、数魏将、数齐兵)
    数名魏国将军垂着头站在禽滑和钟离春面前,有的身上还带着伤。
    禽滑扫了魏国将军们一眼,道:你们谁去向费将军报告垂都之事?
    将军们无人回话。
    禽滑的目光盯在一位受伤的将军身上(他就是上集守卫垂都城门的那位魏国将军):你怎么样?
    受伤将军好像没听见。
    钟离春手中的剑指到受伤将军的面前:问你呢?
    受伤将军连忙抬起头:将军,何事?
    禽滑:我想让你把垂都的情况告诉费将军。
    受伤将军:败将不敢……”
    禽滑:害怕费将军惩罚你?
    受伤将军无言。
    禽滑:费将军不会惩罚你,垂都失守是他的过错,他若多留一些军队在垂都,垂都就不会失守了……”
    受伤将军:败将不是害怕费将军,败将是怕先生言出有诈……”
    禽滑笑笑:我们齐国人一向说话算话……你若信不过我,我可以让别人去。
    受伤将军连忙道:不,我去……”
    禽滑:你告诉费将军,两天之内必须离开马陵,撤出齐国,否则……”他看了钟离春一眼。
    钟离春用剑指着在屋内的魏国将军:我就把他们,还有他们的士兵,全部杀掉。
    魏国将军们顿时脸色如土。
 
    2.魏军费将军帐内 
    (费将军、受伤魏将、费将军卫士)
    受伤魏国将军跪在费将军道:费将军,末将无能,垂都失守……请将军惩罚末将。
    费将军:齐国军队多少人?
    受伤将军:大约五千人左右……”
    费将军对受伤将军:起来吧,垂都失守,不是你的过错……”
    受伤将军叩头道:谢费将军……”然后站起:费将军,孙膑的军队区区五千人,将军若率数万军队突然回军,可使孙膑措手不及……”
    费将军微微一笑:孙膑偷袭垂都,就是想调我回军……哼,我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受伤将军:费将军,齐国人说,如果你两天之内不离开马陵,他们就把我军被俘将士全部杀掉……”
    费将军:他们不敢……”
    受伤将军:他们敢……尤其是那个说此话的齐国将军,人长的虽然眉清目秀,可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攻破垂都城门,就是他一马当先……”
    费将军一怔:这个人是不是剑术非常高强?
    受伤将军:对,这个人真是神勇无敌,杀入垂都,如入无人之境……”
    费将军:她很有可能是齐国的王后钟离春……”
    受伤将军惊道:钟离春?
    费将军肯定地:错不了,除了她,齐国无人如此神勇……”
    受伤将军:将军,我们更应该回兵垂都,若抓住齐国的王后,孙膑将不战而退。
    费将军沉思片刻,对立在旁边的卫士道:你骑快马,昼夜兼行,火速赶回大梁,将垂都情况报告元帅。
    卫士:是。
 
    3.齐军帐内 
    (孙膑、田国)
    田国对孙膑道:军师,魏国人没有任何撤军的迹象。
    孙膑思索片刻,对田国:派人告诉禽先生,让他想办法,让魏国俘虏每人给魏军大营内的亲戚朋友写一信。
    田国:是。
 
    4.垂都一大院内 
    (禽滑、齐将、齐兵多人、魏兵数十人)
    一些魏国士兵站在大院内,其中有不少伤兵。
    禽滑站在魏国士兵们面前,道:你们之中,凡是有亲戚在马陵军营的,站到我左手一边。
    魏国士兵们看着禽滑,没人行动。
    禽滑:没有,是不是?
    魏国士兵还是没人说话。
   禽滑对立在一旁的齐国将军:好了,这些人可以死了。
    齐国将军:是。
    禽滑转身走去,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先生,我有亲戚在马陵……”
    禽滑回过身来,看着魏国士兵们:谁的亲戚在马陵?
    一个老兵走了出来:是我。
    禽滑:你可以不死……站到左边去。
    老兵没动,看着禽滑:为什么?
    禽滑:我若杀了你,你的亲戚会仇恨我,打起仗了,他会拼命,这对我们不利……去吧,到左边去。
    老兵站到了左边。
    魏国士兵们见此纷纷道:
    “先生,我也有亲戚在马陵。
    “我也有。
    “我亲兄弟在马陵。
    “我亲叔叔在马陵,他是将军。
    “……”
    禽滑:凡是有亲戚在马陵的,都到我的左手一边。
    魏国士兵们纷纷站到了左边。
    还有少数魏国士兵站在右边。
    一个士兵:先生,我没亲戚在马陵,可我有好朋友在马陵,你若杀了我,他也会找你们拼命。
    禽滑:你也过来吧。
    那士兵走到左边。
    右边其他的士兵也纷纷道:
    “我也有好朋友在马陵。
    “我的好朋友比亲兄弟还亲。
    “我的朋友与我是生死之交。
    “……”
    禽滑:凡是有好朋友在马陵的都到左边。
    魏国士兵们都来到了左边。
    禽滑看了看已空无一人的右侧,对魏国士兵们道:你们没有人说谎吧?
    魏国士兵们几乎是异口同声:没有。
    禽滑:那好,你们每个人给你们的亲戚朋友写封信,信上说什么都行,不写的,就是说谎。
    魏国士兵们七嘴八舌地:
    “我不会写字。
    “我也不会。
    “我从小就没写过那东西。
    “……”
   禽滑:不会写的,我可以找人代笔。
 
    5.庞涓书房 
    (庞涓、费将军卫士)
    一只手在丝帛上写完最后一字,写字的是庞涓。
    庞涓将丝帛折好,递给费将军派来卫士:你立刻回去告诉费将军,一定按信中所说行事,不得有误。
    卫士:是。
    卫士转身而出。
    庞涓对立一旁的仆从:你去看看,庞葱怎么还没来?
    仆从转身而出。
 
    6.河边 
    (庞葱、钟离秋)
    路的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河边的灌木上搭着几件刚刚洗过的衣服。
   钟离秋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默默地望着河水中倒映着的白云。
    各种形态的白云,在河水中的天空缓缓飘动。
    钟离秋轻轻叹了口气,自语道:我如果是云,就好了……”
    庞葱在她身后道:“可惜你不是……”
    钟离秋猛然站起,回过头。
    庞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钟离秋警觉地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庞葱:找你说说心里话……”他说着向前走来。
    钟离秋向后退着:你别过来……”
    庞葱站住了:小心,后面是河水。
    钟离秋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河水。
    庞葱突然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
    钟离秋挣扎着:你放开我,放开我……”
    庞葱抱着钟离秋离开河边:你就要做我的妻子了……这是早晚的事……”
    钟离秋:你这个混蛋,我不会嫁给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庞葱抱着钟离秋来到河边的灌木后:你已经答应了我,不能不嫁……”他说着将钟离秋放倒在草地上,单腿跪地,一只手按住钟离秋的胸膛,另一只手开始解钟离秋的衣服。
    钟离秋双手紧紧抓住胸前衣襟开口处,高声骂道:庞葱,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王八蛋,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
    庞葱使劲掰开钟离秋抓着前襟的手,喘着粗气:你骂也没用,我今天想得到你,就非得到你不可……”
    钟离秋情急之中,无意中看到了庞葱腰间的佩剑,立刻停止了挣扎,对庞葱道:庞葱,我答应你……你松开手……””
    庞葱看着钟离秋。
    钟离秋身子松软下来。
    庞葱松开钟离秋,脸上露出得意笑容:这就对了,不答应也没用……受罪的是你自己……”
    他说着拿下腰间佩剑,放在地上,然后解开腰带。
    钟离秋突然伸手抓过庞葱的佩剑,身子一滚,在几步远的地方站了起来,她手中的剑已经出鞘。
    庞葱一愣,立刻反应过来,起身,冷笑道:不亏是钟离春的妹妹,到底练过两手……”他说着向钟离秋走过去。
    钟离秋用剑指着庞葱,身子向后退着: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庞葱继续向钟离秋走过去,微微一笑:没用,我虽然赤手空拳,照样可以再次抓住你……”
    钟离秋突然反手将剑尖对准自己的腹部:你再往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庞葱站住了:钟离姑娘,你这是何必……你早晚要嫁给我……”
    钟离秋:你做梦,我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混蛋!
    庞葱沉默片刻,道:钟离姑娘,你别生气,方才我一时心血来潮,不能自已……以后,再也不强迫你了……”
    钟离秋:那好,请你走开,永远别再来纠缠我。
    庞葱没动。
    钟离秋:你走啊,走!
    庞葱:有件事我要说明白……”
    钟离秋:说吧。
    庞葱:我知道,是你把假公子冯错的来龙去脉,告诉了齐国间隙……”
    钟离秋:是又怎么样?
    庞葱:这是叛国之罪,你会被处死的……”
    钟离秋冷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你们魏国人,何来的叛国?
    庞葱:你是魏国公孙阅的夫人……”
    钟离:我从来就没承认是他的夫人,我嫁给他是为了救出孙膑,我再次来你们魏国,也是为了孙膑……”
    一阵沉默。
    庞葱:这么说你是间隙?
    钟离秋:我很高兴你这么称呼我……”
    庞葱:间隙会死的更惨。
    钟离秋:你如果原意,我现在就可以死……”
    庞葱连忙道:不,我并不想让你死,我如果想让你死,早就把这件事告诉我叔叔了……”
    钟离秋:现在告诉他也不晚,我跑不了。
    庞葱盯着钟离秋,目光中充满渴望:我不会告诉他,我不想失去你……”
    他说完转身而去。
    钟离秋默默地望着远去的庞葱。
 
    7.魏都街上 
    (庞葱、庞府仆从、行人数名)
    庞葱闷闷不乐地低着头走来。
    身后有人喊着追上来:庞将军,庞将军……”
    是庞府的仆从。
    庞葱站住了,回过头。
    仆从气喘吁吁旁过来:庞将军,可找到你了……”
    庞葱:什么事?
    仆从低声道:垂都失守,元帅让你立刻回府……”
   
    8.庞涓书房 
    (庞涓、庞葱)
    庞涓一脸愠怒,对庞葱道:为了一个女人,你神魂颠倒,萎靡不振,三番五次找不到你踪影……你早晚会耽误大事!
    庞葱低头道:叔父,我错了……”
    庞涓:以后不许你再去找钟离秋。
    庞葱:叔父,我不能没有她……”
    庞涓一脸威严地:作为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世上没有不能离开的女人。
    庞葱:叔父,我真的不能……”
    庞涓:那好,你从今天起,你离开叔父,离开军队。
    庞葱不语。
    庞涓看了他片刻,语气缓和了一些,道:垂都的事,你已经听说了吧?
   庞葱点点头:听说了。
    庞涓:你立刻率三万军队,昼夜兼行,赶往垂都,我率大军随后就到。
    庞葱:是。
    庞涓:你到达垂都后,围而不攻,待我大军到后,再定攻城之事。
    庞葱:是。
 
    9.魏军营内外 
    (齐将、齐兵众人、数魏兵)
    一队齐国士兵立在盾牌手之后,他们手中的弓箭瞄准魏军大营。
    一个齐国将军对魏军大营高声道:魏国士兵们,你们听着,我们是专程为你们来送信,你们在垂都的亲戚朋友,三天之后,将永远离开你们……请你们收下他们的最后一封信……”他说着手向下一挥。
    齐国士兵纷纷放箭。
    一支又一支箭向魏军大营射来。
    有的箭落入营内,有的箭射中营墙的圆木上,每支箭上都缠着一块丝帛。
 
    10.费将军营帐内 
    (费将军、一魏将)
    一双手将箭上的丝帛解下,是费将军。
    费将军展开丝帛匆匆看了一边,把丝帛恨恨地扔到一旁,气愤地:孙膑太可恶了!他对一旁的将军:把齐军射进来的信,全部收上来烧掉,凡私自藏匿来信者,杀。
    将军:是。
 
    11.一士兵营帐内 
    (年轻魏兵、魏军卒长、西门将军、数魏兵)
    一个年轻的魏国士兵对一将军道:西门将军,你就让我把这封信留下吧,这是我兄长的最后一封信……”
    将军:费将军有令,凡不交来信者,杀。
    年轻士兵:杀死我也不交。
    有几个士兵也在帐内,其中一个士兵道:西门将军,你就让他把信留下吧,他与兄长相依为命,他不能去救自己的兄长,已经够难过的了……”
    另一士兵:西门将军,你就让他留下信吧,如果他兄长被齐国人杀死,他也好有个想头。
    将军严肃地:这是军令,别说是他兄长,就是他父亲的信也不能留……”将军抽出剑对年轻士兵:交出来,不交就杀了你。
    年轻士兵:杀吧,我兄长活不成,我也不想活了。
    将军:我再说一边,交出来。
    年轻士兵:不交。
    将军:我只好按军令行事了……”他说着举起剑。
    一只手抓住了将军拿剑的手,是一个高个卒长。
    将军:放开手。
    高个卒长放开了将军的手,站在将军和年轻士兵之间:西门将军,你的剑应该砍向齐国人,而不是自己的士兵。
    将军对卒长:你想违抗军令?
    卒长:我不敢违抗军令,我是为士兵们说句公道话……”
    将军:既然不敢违抗军令,就请你走开。
    卒长:西门将军,你听我说……”
    将军:我不听你说,走开。
    卒长:你不听我说,我就不走开。
    将军:不走开,你就是违抗军令。
    卒长:违抗军令,我也要说……”
    将军:违抗军令,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你还是走开好。
    卒长:你杀了我,我也要说。
    将军:那好,我这一剑杀不死你,你再说……”他说着举剑向卒长刺去。
    卒长急忙躲闪,将军的剑还是刺中了他的肩膀,鲜血流出。
    年轻士兵上前抱卒长,惊呼道:卒长……”
    帐内的士兵们也都围了上来:卒长……”
    年轻士兵对将军怒目道:你不让我活,你也别想活!他说着从旁边拿过一把剑。
    其他士兵也纷纷拿起兵器。
    将军惊恐地看着士兵们: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年轻士兵红着眼:人逼急了,什么都敢……”说着举剑欲砍。
    卒长厉声道:住手。
    年轻士兵:卒长,反正是死,我们死也不能让他们活……”
    卒长一掌打过去。
    年轻士兵被打愣了。
    卒长:糊涂!我们应该找齐国人报仇,而不是自相残杀……”
    年轻士兵:可是,我的兄长就要没命了,他们这些将军却不肯去救他,而且一封信也不让我留……”年轻士兵说着流下眼泪。
    卒长:西门将军,士兵们的亲戚朋友被齐国人叩押在垂都做人质,危在旦夕,他们本来就心急如焚,你们不但不设法解救人质,反而强迫自己的士兵交出亲人的来信……士兵们一旦被你们逼急了,我们将不战自乱……”
    将军:你懂什么,这是齐国人的阴谋。
    卒长:身为将军,应该设法挫败齐国人的阴谋,而不是压制士兵的仇恨。
    将军:你这些话对费将军讲去,我只是执行费将军的命令。
    卒长:好,我们去找费将军。
 
    12.费将军营帐内 
    (费将军、魏军卒长、年轻魏兵、魏兵多人)
    费将军望着面前横眉冷对的士兵们:你们想干什么?
    卒长:我们想知道,将军打算如何解救垂都的弟兄们?
    费将军:我已经派人将垂都之事报告元帅了,元帅会救他们的。
    卒长:两天之内,元帅的大军来不了,那些弟兄们就会没命。
    费将军:你们放心,齐国人只是想借此调我们回去,不会杀他们。
    卒长:如果杀了呢?
    费将军:我们为他们报仇。
    卒长:人死了再报仇,不如救他们生还。
    年轻士兵在一旁道:我兄长若死,我找你要命。
    费将军怒目道:放肆!
    年轻士兵:我们就是放肆,你不答应回垂都,我们现在就要你的命!他说着抽剑在手。
    其他士兵也纷纷抽出剑。
    费将军一愣。
    卒长对众人:收起兵器,对将军不可无礼。
    众人纷纷收起兵器。
    卒长:费将军,你应该理解士兵们此时的心情……如果你的亲人被齐国抓获,行将丧命,你也不会坐视不管。
    费将军:我会克制,我身为统领军队的将军,我不会因此而不顾全局。
    卒长:费将军,如果我是你,我既要顾及全局,也要救人。
    费将军微微一笑: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卒长:不难,我们可以偷袭齐国人的大营,抓获齐国人做人质,换回我们的兄弟。
    费将军又是一笑:偷袭?没那么容易,孙膑早有防备……”
    卒长:将军可以设法调孙膑的大军出营,然后再偷袭,就容易了。
    费将军冷笑道:孙膑怎么能听你调遣?
    卒长:将军可假装回兵垂都,孙膑便可离开大营……”
    费将军一怔,然后看着卒长,道:这是何人给你出的主意?
    卒长:孙膑。
    费将军一愣:孙膑?
    卒长:我们与孙膑多次交锋,孙膑获胜靠的就是虚虚实实,声动击西,我是受他的启发。
    费将军不无赞叹地:你完全可以做将军……”他对众人:你们回去吧,回去磨快你们的兵刃,准备与齐国人血战……”
 
    13.原野 黄昏
    (庞葱、魏国军队)
    庞葱率军队急匆匆而行。
    夕阳渐渐落下。
    庞葱的军队仍匆匆而行……
 
    14.费将军营帐 
    (费将军、谋士)
    一谋士对费将军道:将军,孙膑了事如神,我担心偷袭不成,反会自受其害……还是固守不出,等待元帅的大军为好。
    费将军:固守不出,难以平抚军心,军心不稳,不战自乱,我是不得以而为之……”
    谋士点点头,道:将军说的也是……孙膑这一手也太毒了……”
    帐内一阵沉默。
    谋士眼睛一亮,道:将军何不让马陵的高将军去袭击孙膑大营,这样既可平抚军心,又可借此回兵垂都……”
    费将军摇摇头:高将军若袭击不成,马陵将落如孙膑之手……”
    谋士:将军,马陵重要,还是我们重要……”
    费将军:都重要。
    谋士:将军,我们若袭击不成,将兵败而走,那样,马陵照样不保……”
    费将军沉默片刻,道:这样就太对不起高将军了……”
    谋士:用兵打仗,只有胜与败,没有什么对不起与对得起……”
 
    15.马陵公子郊师住处 
    (高将军、魏氏三兄弟、数叛将)
    高将军对立在面前的魏氏兄弟和几名将军道:费将军派人送来急信,说钟离春夺取了垂都……”
    魏叔:钟离春走了?
    高将军点点头。
    魏叔:太好了!我兄弟总算有机可乘了……”
    魏仲:哼,钟离春不走,我们也有机可乘……”
    高将军:费将军打算装作回兵收复垂都,调孙膑的主力离开大营,他让我们趁机袭击孙膑的大营,使孙膑东西不能两顾……”
    魏伯:我们不去袭击大营,我们去袭击孙膑。
    高将军:袭击孙膑的大营,孙膑必然回军相救,到那时再趁乱袭击孙膑。
    魏仲:孙膑如果不要大营呢?
    高将军:他不会不要,大营内有他的粮草。
    一将军:孙膑用兵,一向声东击西,他若不理睬费将军,趁此进攻马陵怎么办?
    高将军:费将军将回兵马陵,从背后袭击孙膑。
    另一将军:我看费将军不会回兵袭击孙膑……”
    高将军:为什么?
    将军:垂都失守,费将军责任重大,他无法向庞元帅交代,他让我们袭击孙膑大营,是想让我们缠住孙膑,他好乘机夺回垂都……”
    高将军:费将军不会放弃我们,若放弃我们,他对庞元帅更无法交代……”
    众人无言。
    高将军:为了谨慎行事,我想先派数十敢死之士,摸入敌营,若孙膑确无防备,便放火为号,我再兵出马陵,彻底摧毁敌营……”他看看魏氏兄弟:不知那位勇士可担当此任?
    魏伯:高将军,有话就直说,是不是想让我们魏氏兄弟走一趟?
    高将军:除了你们兄弟,没人能担当此任……可此行危险,九死一生,你们若不愿去,我决不强求。
    魏仲冷笑道:高将军,别假惺惺了……话已到此,我们不去也得去……”
    魏伯:高将军,你给我选五十个弟兄,作个帮手……”
    高将军站起:好,我立刻派人给你去选……”
    魏伯:一个要能顶十个用。
    高将军:我知道。
 
    16.魏军营门 
    (魏国军队)
    行驶的车轮。
    急行的脚步。
    魏国军队,马不鸣,人不叫,离开大营。
 
    17.孙膑帐内 
    (孙膑、田国)
    田国走入,对孙膑道:军师,费将军终于走了。
    孙膑:好,我们也该离开大营了。
 
    18.马陵城头 
    (高将军、魏氏三兄弟、数叛兵)
    一个叛军士兵抓住马绳滑下城墙
    接着又是一个士兵。
    魏伯对站在城墙上送行的高将军等人拱手道:齐军营中见。
    高将军回礼:一定。
    魏伯抓绳而下。
    魏仲拱手道:别让我们等急了。
    高将军回礼道:放心,一见火光,我立刻出击。
    魏仲也滑下城墙。
    城墙上只剩下魏叔了,他对站在一旁的高将军:高将军,你可不能欺骗我们兄弟……”
    高将军笑笑:魏叔,你这是什么话……”
    魏叔抓过麻绳:你如果欺骗我们兄弟,变成鬼,我们也不会饶过你。
    高将军:我可以对天起誓。
    魏叔:高将军,欺骗别人,终将被别人所欺骗……”他说着滑下了城墙。
    高将军默默望着城下。
 
    19.原野中 
    (费将军、一魏将、众魏兵)
    费将军的军队在夜色中行进。
    一将军骑马从对后奔至费将军的马车旁。
    费将军问那将军:怎么样?
    将军:孙膑的军队没有跟上来。
    费将军回看了一眼远处,自语道:高将军,对不起了……”他对车旁的将军:传令,加快行进,天明前赶到垂都,打垂都措手不及。
    将军:是。
   
    20.马陵城墙上 
   (高将军、假公子、一叛将)
    高将军、假公子等人立在城墙上,望着远方。
    一将军低声道:怎么还没动静?
    另一将军:魏氏兄弟,会不会临阵逃脱?
    高将军:魏氏兄弟不是这种人……”
 
    21.齐军营内外 
    (魏氏三兄弟、数十叛兵)
    营内静悄悄地。
    魏氏三兄弟和几十多名叛军士兵脸上摸了一层黑灰悄悄伏在营墙外的草中。
    营内,一个潜入营中的一个叛军士兵点燃一顶帐篷。
    数顶帐篷在燃烧。
    魏伯等人望着燃烧的营帐。
    魏伯纳闷地:怎么不见人出来救火?
    魏仲:大概孙膑军队都走了……”
    魏伯:进去,把孙膑的大营全烧掉……”
    魏叔:大哥,不能进,小心营内有伏兵。
    魏伯:有几个伏兵怕什么,正好杀他个天翻地覆。魏伯起身对众人道:走,进去看看。说罢,向营墙处的一个缺口走去。
 
    22.马陵城墙上 
    (高将军、假公子、数叛将)
    高将军、假公子和数位将军立在城墙上。
    一将军指着远处叫道:你们看,齐军大营起火了!
    高将军:魏氏兄弟干的好……”他对身旁的将军:留一千人看守马陵,做做样子,其他将士出西门,直奔垂都……”
    将军了声转身而去。
    假公子不解地:高将军,我们不去袭击孙膑的大营了?
    高将军笑笑:费将军已经去了垂都,我们再不走,将自取灭亡……”
    假公子:你不是说,费将军回兵垂都只是装装样子吗?
    高将军:我那是说给魏氏兄弟听的……”他冷笑道:哼,费将军真实目的我早就看透了……”
    假公子:……魏壮士他们不是白白去送死吗……”
    高将军:他们不去送死,我们如何平安离开马陵……”
 
    23.齐军营内 
    (魏氏三兄弟、叛兵多人、齐兵多人)
    魏伯等人大摇大摆走来,背后是帐篷燃烧的火光。
    魏仲对魏叔:老三,你说的伏兵呢?他们怎么还不出来?
    魏叔警惕地看着四周:一会就出来。
    魏仲笑笑:就是有伏兵,看见我们也早就吓跑了。
    话音未落,传来一阵鼓响。
    前方突然冒出一排手持弓箭的士兵,士兵们手中的弓箭瞄准了魏氏兄弟等人。
    魏叔高喊一声:不好,快跑。
    魏仲随手扔出几块石头。
    有几个齐国士兵被石头击中,倒地身亡。
    众人乘机转身向回跑去。
    一片箭矢飞来,跑的慢的叛军士兵中箭倒地。
 
    24.齐军营墙内外 
    (魏氏三兄弟、叛兵多人、一齐将、齐兵众人)
    魏氏兄弟等人急步跑来。
    他们突然止步不前,惊恐地看着营墙。
    一排士兵立在营墙外,他们手中的弓箭透过圆木营墙的间隙,瞄准魏氏兄弟和叛军士兵。
    众人转过身。
    后面的齐国士兵已经追上来,他们手中的弓箭瞄准魏氏兄弟等人。
    魏氏兄弟等看看左边。
    左边也有一排持弓的士兵。
    魏氏兄弟等看看右边。
    右边也是弓箭手。
    一齐国将军:你们无路可逃了,不想死的,就投降。
    魏伯哈哈一笑:投降?老子不会!
    魏仲: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死嘛,我们死,你们也活不了几个,高将军的军队一会就到……”
    魏叔:还是放我们出去吧,我们可以让高将军退回马陵。
    一齐国将军笑道:魏氏兄弟,你们还蒙在鼓里呢,高将军已经率军前往垂都……他已经把你们抛弃了。
    魏氏兄弟一愣。
    魏伯:你骗人,高将军不会抛弃我们。
    齐国将军笑笑:他如果不抛弃你们,早就应该到了……可你们听,马陵方向没有任何动静。
    众人沉默。
    齐国将军:不过,他也跑不了,孙军师早已布好了天罗地网……”
 
    25.土路上 
    (高将军、假公子、二叛将、众叛兵)
    高将军与假公子同车而行。
    马车前后是默默而行的叛军士兵。
    一骑马的将军对高将军:高将军,有不少士兵趁夜色离队而逃,追不追?
    高将军:管不了那么多了,加快速度,到达垂都,就是胜利。
    将军说了声,打马而去。
    前方有马蹄声迎面而来。
    另一将军骑马而至,气喘吁吁地:高将军,不好,孙膑的大军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高将军一愣。
    前方隐隐传来喊杀声。
    假公子惊恐地:高将军,怎么办?
    高将军对骑马将军:速速返回马陵。
 
    26.马陵城墙上 
    (数叛兵,齐兵多人)
    城墙上躺着数具叛军的尸体。
    田国立在城墙上,城垛有许多齐国士兵,他们警惕地看着城外……
 
    27.原野 
    (费将军、费将军卫士、谋士、魏国军队)
    费将军的军队急急而行。
    身后有马蹄声急促而来。
    片刻,费将军的卫士骑马赶了上来,翻身下马,气喘吁吁地:费将军,元帅的信……”他说着掏出信递上。
    一士兵掏出火种,吹亮,递给费将军。
    费将军借着火种微弱的光,匆匆看了一遍,对卫士训斥道:你怎么才送到,误了我的大事!
    卫士:我赶到马陵大营,将军已经走了,我是打听着追来的……”
    骑马同行的谋士问:将军,怎么回事?
    费将军:元帅命庞葱率三万军队奔袭垂都,命我们守在马陵大营,牵制住孙膑……可现在……你说怎么办?
    谋士:将错就错,赶在庞葱之前收复垂都,可将功补过……”
    费将军思索片刻,道:只有这样了……”
 
    28.马陵城门、城墙 
    (高将军、假公子、叛将数人、叛兵多人)
    城门已经关闭,城门外已是空无一人。
    城墙上一片寂静,有两个身穿叛军军服的人在城上巡逻。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和砸乱的脚步声。
    高将军和假公子的马车和先头军队来到城下。
    城上的人高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高将军没有立刻回答,他警惕地看看四周。
    城上:你们再不回话,我们就放箭了。
    高将军向旁边一骑马的将军示意。
    那将军高声道:我是高将军,快开门。
    城上人:你不是高将军,高将军已经去垂都了。
    将军:我又回来了。
    城上:高将军不可能回来……你们赶快走吧,不走,我就放箭了。
    那将军对高将军:看来马陵没什么变化。
    身后远处隐隐传来喊杀声。
    高将军还有些犹豫。
    假公子对高将军道:高将军,别犹豫了,再不进城,就来不及了。
    高将军对城上道:开门吧,我是高将军。
    城上:听出来了,你是高将军,方才那个不是……高将军,你怎么回来了?
    高将军:进去再说,快开门。
    城上:好,我这就开门。
    城门拉上。
    高将军的马车率先驶进城门。
 
    29.马陵城门内 
    (高将军、假公子、叛将数人、叛兵多人、田国、众齐兵)
    高将军和假公子的马车驶进,缓缓停了下来。
    将军们也勒住马。
    高将军和假公子长长吐了一口气。
    突然一阵鼓响。
    高将军等人一愣。
    城门重重落下。
    城墙内侧的墙垛后冒出许多齐国士兵,他们手中的弓箭瞄准了高将军等人。
    高将军等人不知所措。
    田国在城墙上道:高将军,军师这一计,叫做关门捉贼……魏氏兄弟被军师关在大营里,你们被关在马陵中,只有费将军走了,不过,他的下场也不好不了……高将军,你们彻底完了,要想生存,只有投降,否则,死路一条。
    假公子和叛军将士们,都看着高将军。
    高将军抽出剑,长叹一声:一步走错,步步皆错。
    他猛然将剑插入自己的腹部。
    高将军的身体缓缓倒在地上。
    田国:还有谁想死?
    假公子等众人纷纷跪倒在地:田将军,我们投降……”
 
    30.垂都城墙上 
    (禽滑、钟离春、一齐将)
    禽滑望着城外,道:魏国人怎么还不来?
    钟离春:魏国人来了,我们就走不了了……快走吧。
    禽滑:我真想与魏国人血战一场……”
    钟离春:以后还有机会……走吧。
    禽滑:可是,我们再也没机会跟你一起打仗了……”
    钟离春:“……”
    禽滑:钟离姑娘,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却难以启齿……”
    钟离春:那就别说。
    禽滑:可我憋不住。
    钟离春:憋不住就说……”
    禽滑摇摇头:算了,还是不说为好……”
    一将军匆匆走来:王后,先生,间隙来报,魏国人离垂都还有二十里路,赶快走吧……”
 
    31.原野 
    (费将军、一魏将、魏兵众人)
    天色渐渐亮起来。
    晨雾中,一排魏国士兵手持盾牌站在费将军马车前,每人脸上都带着大战前的严肃。
    费将军立在车上,望着前方。
    一将军骑马迎面而来,将军的马来到费将军面前,将军勒住马道:费将军,齐国人天亮前离开了垂都,向东而去……我们追不追?
    费将军望着前方的晨雾,片刻后,道:孙膑诡计多端,我们不能再中他的圈套……”
   
    32.齐军太后营帐内 
    (太后、假公子、孙膑、齐卫士)
    太后抬手就是两巴掌,打在跪在面前的假公子脸上。
    太后气愤地:你为何要假扮吾儿,为老妇脸上摸黑?
    假公子低头不语。
    太后又是两巴掌:你为何要与齐国为敌,替魏国人做事?
    假公子还是低头不语。
    太后抬手又打:你为何暗害老妇?你罪该万死!
    太后的巴掌不停的向假公子打去。
    假公子垂着头任太后的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太后打累了,喘着粗气,指着假公子道:打死你,老妇也难解心头之恨!
    孙膑在一旁道:太后,就地处死他,还是押回临淄,再处死他?
    太后喘着粗气,看着假公子,片刻后道:算了,留他一条活命……”
    假公子一愣,抬头望着太后。
    太后继续道:他难得长的如此像吾儿郊师,就让他留在老妇身边,伺奉老妇吧。
    假公子连忙叩头:谢太后不杀之恩,小人肝脑涂地,也要伺奉好太后……”
    一卫士走入:军师,庞涓的大军到了垂都,田将军请军师速速回帐……”

    出字幕:关门捉贼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二十二计,此计意思是指对弱小之敌四面包围,聚而歼之,就像关上门捉贼,堵住笼抓鸡一样。孙膑连用此计,消灭了叛军,平定了齐国内乱,并为齐国大军争取了修整时间。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苦肉计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