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三十四集 苦肉计

2011-09-05 09:5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434

 

第三十四集:苦肉计
 
 
    1.垂都费将军住处 
    (费将军.庞涓.二魏国卫士.庞葱)
    费将军跪在庞涓面前。
    庞涓:费将军,你知道这次我为何不能原谅你吗?
    费将军:知道,卑将擅自离开马陵,坏了元帅的大计……”
    庞涓:不是,你没有去追赶钟离春。
    费将军:元帅,我们到达垂都时,钟离春已经走了……”
    庞涓:她刚走,你完全能截住她。
    费将军垂下头:……我是怕……再中了孙膑的诡计……”
    庞涓:败于孙膑不可怕,可怕的是从心里对他产生恐惧,这种恐惧之心一旦流传全军,我们在孙膑面前将永无获胜之日。
    费将军抬起头,坦然地:元帅,我明白了,你杀了我吧,我不会怨恨元帅……”
    庞涓对立在一旁的卫士摆了摆手。
    卫士上前架起费将军。
    费将军:元帅,我全家老小,拜托元帅了……”
    庞涓点点头:你放心走吧……”
    卫士架着费将军走了出去。
    许久的沉默。
    立在一旁的庞葱,愤愤地:叔父,我们不能就此罢休,我们应该进军马陵,与孙膑一决高低!
    庞涓摇摇头:此时此地不是决战的时机……齐国大军已经得到修整,若在齐国境内作战,取胜非常困难……”
    庞葱:何时何地才可与孙膑决战?
    庞涓:调孙膑离开齐国,在我国境内与之决战……”
    庞葱:叔父打算如何调孙膑离开齐国?
    庞涓:进攻韩国……”
 
    2.魏王宫内 
    (魏惠王.庞涓)
    魏惠王对坐在一旁的庞涓道:太子申在韩国做人质,你进攻韩国,太子申怎么办?
    庞涓:大王可借口王后病重,请太子申回国看望。
    魏惠王:韩王若不肯放人呢?
    庞涓:微臣自有办法……”
 
    4.韩王宫内 
    (韩王.申大夫.左大夫.司马大夫)
    韩王对在座的申大夫、左大夫、司马大夫道:魏国派来使者,一是表示两国友好,二是想接魏国太子回国,看望重病在身的魏王后,你们说,寡人可否答应他的要求?
    申大夫:大王,不能放走魏国太子,魏秦两国大战之时,大王未按约出兵帮助魏国,魏国对此怀恨在心,魏国若接回太子,必进犯我国。
    韩王点点头,然后道:母子情深,人之常情,寡人不让魏国太子回国看望病重的母亲,没有合适的理由……”
    司马大夫:大王,魏国太子是我国的人质,不需要什么理由,直接回绝魏国便是。
    韩王摇摇头:不,寡人不想再次得罪魏国。
    左大夫:大王,臣有一计,既可不得罪魏国,又可将魏国太子留下……”
 
    5.宾舍厅堂 
    (太子申、左大夫、魏国使者.太子申随从数名.韩美女数名)
    数名妖艳的美女,身穿短衣,赤膊露腿,在宽阔的屋内翩翩起舞,舞姿充满挑逗之意。
    太子申、左大夫、魏国使者和太子申的随从坐在几后一边喝酒,一边观看美女歌舞。
    几个随从看的津津有味,太子申却有些心不在焉。
    左大夫对太子申:怎么样?
    太子申敷衍道:还行……”
    左大夫:听口气,太子殿下好像不太满意……”
    太子:不是……”
    左大夫:那为何太子心不在焉?
    太子申叹了口气:左大夫,不瞒你说,母后病重在身,为儿不能回国看望母后,却在千里之外醉酒当歌,世人会说我不忠不孝……”
    左大夫:太子殿下来韩国做人质,魏韩两国才化敌为友,这是大忠;太子为了国家无法回去看望母后,这是大孝,怎能说不忠不孝?
    太子:“……一个人一生可以有许多妻子,但只有一个母亲,若此次母后一病不起,为儿如何对得起母后的养育之恩……”太子申眼圈有些湿润,左大夫,请你帮我在韩王面前多说一些好话,让我回去吧,以尽为儿的孝心,好吗……”
    左大夫沉吟片刻,道:说服大王很难……”
 
    6.宾舍太子申住室 
    (魏国使者.太子申)
    太子申:韩王不让我走,我就偷偷地走。
    魏国使者:宾舍四周都是韩国士兵,你怎么走?
    太子申无言。
    魏国使者:你先收下美女,元帅自有妙计。
    太子申:我无法强装笑容……”
    魏国使者:无法装也得装,这不但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魏国……”
    太子申沉默不语。
 
    7.宾舍厅堂 
    (太子申.左大夫.魏国使者.韩国美女数名)
    几个漂亮的女人站在太子面前,这几个女人较之上次更加妖艳迷人。
    左大夫:这几个怎么样?
    太子申强打精神,打量着站在面前的美女,片刻后道:比昨天那几个漂亮多了……只是不知道,这舞……怎么样……”
    左大夫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坐在厅堂内的乐师奏响乐曲。
    美女们随着乐曲,翩翩起舞,那舞姿更具有挑逗性……
    太子申装作津津有味地观看着。
    美女们漂亮的身姿,挑逗般的动作,在太子申面前晃过来,又晃过去。
    太子申渐渐地被漂亮的美女吸引住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在面前晃来晃去的美女……
    左大夫斜了太子申一眼,问:怎么样?
    太子申:好,太好了……”
    左大夫:如果太子喜欢,就把这些美女留在宾舍享用……”
    太子申:……”
    魏国使者装作不小心碰倒了面前的酒樽,酒洒在太子申的身上,魏国使者连忙拿过一块丝帛为太子申擦身上的酒滴,对太子申使眼色,示意收下美女。
    太子申言不由衷地:这些女人太迷人了,我无法说不……”
    美女们在太子面前尽情地扭动着好看的身躯……
    左大夫脸上透出得意之色。
 
    8.宾舍 
    (太子申.魏国使者.韩美女.一随从)
    一个美女跪在太子申的睡榻,将被子铺好,然后脱去自己的外衣,躺在睡榻上。
    太子申走入,看到睡榻上的美女,不由火上心头,对美女怒目道:给我出去!
    美女微笑地看着太子申:太子殿下,你不喜欢贱妾……”
    太子申:不喜欢,给我出去。
    美女躺在睡榻上没动,一脸媚态地:太子殿下,贱妾之身,有百般好处,你享用之后,就不会说不喜欢了……”
    太子抽出剑:你再不出去,我就杀了你。
    美女脸色顿变,立刻穿好外衣,走了出去。
    魏国使者走进,对太子:你怎么把这么漂亮的美女赶走了……”
    太子申:我受不了,受不了韩国人如此肮脏的伎俩!
    齐国使者:受不了也得受,这是将计就计……”
    太子申情绪激动地:我无法将计就计……如果你不能回去看望重病在身的母亲,你是什么心情?如果你还有一点人心,就无法强装笑脸与美女为伴?更何况,送美女的人,本来就是用心不良……将计就计,亏你们想的出来!
    魏国使者微微一笑:太子殿下,你别激动……”
    太子申:我不能不激动,大厅广众之前,你让我强装笑脸,饮酒观舞可以,这男女媾合之亲,岂是能装出来的?我装不了!
    魏国使者转身来到门前,向外看看,然后关好门,来到太子申面前,低声道:太子殿下,王后根本就没有病……”
    太子申一怔:没病你为何要说有病?
    魏国使者:不说有病,就没有借口让你回去。
    太子申不无埋怨地:你应该早告诉我,不该让我如此着急……”
    魏国使者:太子如果不着急,韩国人就会怀疑王后的病是假的,元帅的下一计,就无法让韩国人相信了。
    太子申:我可以装出着急的样子……”
    魏国使者:太子为人坦诚,一向不善伪装,元帅担心你装的不像……”
    太子底气不足地:庞元帅的担心是多余的……”
    魏国使者笑笑:我看不多余,我让太子强装笑容对待美女,太子就装的不像……”
    太子:谁说不像?睡女人都睡不像,那还是男人吗?他说着拍了拍手。
    一个随从推门而进:太子,有何吩咐?
    太子:你立刻把那个美女叫来,让她陪我过夜……”(化)
 
    9.宾舍厅堂内 
    (太子申.左大夫.魏国使者)
    太子申不住地打着哈欠。
    左大夫看了他一眼,道:太子殿下,这几天怎么样?
    太子申:什么怎么样?
    左大夫:女人……”
    太子申:好,真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美妙的女人。
    左大夫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如果对这几个女人腻了,我还可以再为你换……”
    太子申:不,不会腻,她们的美妙……怎么说呢……可以说是妙不可言,今生不腻……左大夫,我可以带她们出去玩吗?
    左大夫:当然可以,她们是你的女人……”
    太子申高兴地:太好了,待在宾舍里,把她们闷坏了……左大夫,我这就去告诉她们……”
    他说着起身欲走。
    魏国使者在一旁不快地:太子,先别走。
    太子申:你还有什么事?
    魏国使者:回国的事……”
    太子申:回国的事你们谈,谈成了我就走,谈不成,我也没办法……”他说完走了出去。
    魏国使者恨恨地瞪了左大夫一眼:都是你……”
   
    10.齐王宫内 
    (左大夫.韩王)
    左大夫得意地对韩王道:大王,这些天,魏国太子日夜与美女为伴,再也不提回国一事。
    韩王:好,好……那个魏国使者呢?
    左大夫:微臣正在想办法……”
    韩王:尽快想办法打发他回去,别让他在此干扰魏国太子……”
    左大夫:是。
 
    11.宾舍使者住处 
    (左大夫.魏国使者.一宫卫)
    一宫卫将一盘黄金放在魏国使者面前。
    魏国使者沉着脸对左大夫:左大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左大夫:一点小意思,送给赵大夫路上用。
    魏国使者冷笑道:你是想赶我走?
    左大夫:决无此意……我只是担心,赵大夫出使我国,迟迟不归,魏王会怀疑赵大夫背叛魏国,投奔韩国,这不但对两国友好多有不利,而且对魏大夫的家人也非常有害……”
    魏国使者:我对寡君忠心耿耿,寡君不会怀疑我……”
    左大夫:这可难说,魏王生性好疑,赵大夫又曾是赵国人,只要有人借题发挥,散布流言,魏王就会怀疑你,就像当年怀疑孙膑一样……”
    魏国使者:你这是威胁我。
    左大夫:我是为你好……你就是在韩国再住下去,太子申也不能回去……而且,如今他自己也不再提回国一事……”
    魏国使者顾作生气地:这都是因为你们送他美女……你们韩国人也太卑鄙了!
    左大夫笑笑:赵大夫别生气,这不能怪我们,如果太子申不好色,别说送美女,就是送他天仙,他也不会动心的……”
    魏国使者沉默不言,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
    左大夫:赵大夫,还是回去吧,回去后可以把责任推到太子申身上,魏王宠爱太子,此事会不了了之……”
    魏国使者冷笑道:你这是早就布好了陷阱,让我跳……”
    左大夫:不是陷阱,是生存之路……”
    魏国使者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唉,只怪我天生愚钝,才被人所治……”
    左大夫笑笑:赵大夫不是愚钝?乃识时务者……”
    赵大夫:左大夫别再讥讽我了,我已经够窝囊了……”他扫了一眼面前的黄金:不过,这点黄金打发我走,是不是太便宜了?
    左大夫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一个宫卫捧着一精致的木盒走入。
    宫卫将木盒放在魏国使者面前,然后打开盒盖。
    木盒里是晶莹剔透的珠宝。
    魏国使者眼睛不由一亮,然后对左大夫:左大夫,这……这礼物是不是太重了?
    左大夫笑笑:这要看怎么说了……如果赵大夫回去,不提韩王不放太子,只说太子迷恋美女,这点礼物,不是重了,而是轻了……”
    魏国使者看着面前晶莹闪亮的珠宝,点点头:好,我就这么说……”
 
    12.庞涓书房 
    (庞涓.庞葱.魏国使者)
    那盒珠宝放在庞涓面前,放珠宝的是魏国使者,他对庞涓:元帅,韩国人不知是计,还送我这些珠宝,贿赂我……”
    庞涓满意地点点头:你办的很漂亮……赵大夫,这些珠宝既然是韩国人送你的,你就拿回去吧。
    魏国使者:我是为元帅做事,不敢私自收取贿赂。
    庞涓笑笑:算我奖你的。
    魏国使者施礼道:谢元帅。
    庞涓对坐在一旁的庞葱:庞葱,下一步就看你的了?
    庞葱:叔父放心,我一定会干的更漂亮。
 
    13.宾舍厅堂内  
    (太子申.庞葱.左大夫.韩国美女数名.一随从.魏卫士二名)
    韩国美女们嬉笑着在太子申周围跑来跑去。
    一块丝帛蒙在太子申的眼上,他伸着两只手,凭着听觉,不时的转身,挪步,企图抓住从身旁跑过的美女。
    厅堂一侧坐着左大夫,他面前的几上摆着一排酒樽。
    一个美女从背后一侧偷袭过来,在太子申的背后拍一下。
    太子申急忙转身去抓。
    那美女已经逃走。
    左大夫对太子申道:太子殿下,你又要多喝一樽酒了,这可是第八樽了……”他说着,从旁边端起一樽酒放在几上。
    太子申对左大夫:八樽算什么,我这是有意让着她们……”
    左大夫笑道:别说让,你抓住一次让我们看看。
    美女们嚷道:是啊,太子殿下,你抓一个让我们看看……”
    一个美女从他背后悄悄向他走来。
    太子申:“……你们别着急,这一次我不但要抓一个,还要抓……”
    太子申突然回身向背后偷偷走来美女扑过去。
    美女早有防备,急忙躲闪。
    太子申扑了个空,摔倒在地。
    太子申装作摔得很重的样子,趴在地上呻吟着。
    美女见此,立刻围了上去。
    一美女:太子,你摔的很疼吗?
    另一美女:太子,你伤的不轻吧?
    太子申趴在地上呻吟不止。
    美女们忐忑不安地相互看看。
    一美女对刚才躲闪太子申的美女:都怪你,摔坏了太子,我们怎么向大王交代?
    那美女苦着脸:我可不是故意的……”
    另一美女:不是故意的,大王就能原谅我们吗?
    那美女哭起来:怎么办呀,你们说怎么办呀?
    趴在地上的太子申:我有办法……”他说着翻过身子。
    美女们凑过来:什么办法?
    太子申猛然坐起,一手抱住一个美女,高兴地:抓住了,抓住两个……”
    美女们这才反应过来,抡起小手垂打着太子申:
    左边的美女一边打一边嚷:你坏,你坏……”
    右边的美女:你骗人,这不算……”
    太子申拉下蒙在眼上的丝帛,笑道:这不是骗人,这叫以计取胜……”
    太子申的随从急急走入,来到太子申身旁,对太子申道:太子,庞葱,庞将军来了……”
    太子申立即松开抱在怀里的两个美女,欲起身,突然想到什么,淡淡地:他来干什么?
    随从看看左右。
    太子申对众美女:你们都退下去吧。
    美女纷纷走出。
    左大夫起身道:太子殿下,我也告辞。
    太子申:不,你留下……”他对随从:说吧,庞将军来干什么?
    随从:庞将军说他是奉大王之命而来,太子殿下若再不回国,他就杀了太子殿下。
    太子申顾作慌张地:左大夫,你看这怎么办?
    左大夫:太子殿下是未来的君王,庞葱不敢杀你……”
    门口有人道:谁说我不敢?
    太子申和左大夫回身看去。
    庞葱和几个卫士闯了进来。
    庞葱施一礼,道:太子殿下沉溺于美色,不肯回国看望病重的王后,这是大逆不道,大王非常气愤,大王命我前来催促太子殿下回国,殿下若是再不肯回国,我只好带太子的人头回去。他掏出三根竹简捧至太子申面前:太子殿下,这是大王的简令,请过目。
    庞葱说话之时,左大夫在一旁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庞葱和太子申。
    太子申伸出颤抖的双手接过简令看了看,对庞葱:庞将军,你不能杀我……”
    庞葱:不杀你可以,你必须跟我回国……”
    庞葱对左大夫:左大夫,帮帮我吧,我不想死,你求求韩王,让我回去吧……”
    左大夫仍不动声色:太子殿下,是你自己不愿走……”
    太子申:现在我想走……”太子申跪在左大夫面前,声泪俱下地:帮帮我吧,左大夫……我不想死,也不能死……”
    左大夫:殿下,不是我不帮忙,机会已经错过,而今你再提回国一事,寡君怕是不会同意……”
    庞葱在一旁道:太子殿下,大丈夫敢做敢当,没有必要在韩国人面前卑膝求生……”他说着抽出剑:太子殿下,站起来,让他们韩国人看看,魏国人都是大丈夫。
    太子申仍跪在地上,他对左大夫:左大夫,你真的不肯帮忙?
    左大夫:太子殿下,我实在无能为力……”
    太子申长叹一声,站起来,恨恨地对左大夫:左大夫,我现在才知道,你是有意让我死!
    左大夫:太子殿下,你可不能这么说……”
    太子申:我不这么说怎么说?你开始用美女迷惑我,使我背上不忠不孝之名……如今大王要处死我,你又撒手不管,你不是有意让我死,又是什么?
    左大夫不语。
    庞葱在一旁道:太子殿下,不要怪别人迷惑你,只怪你自己忘记了孝道……”他对左大夫:左大夫,请你退后几步,别让鲜血溅到你的身上。
    左大夫向后退了几步,盯着庞葱。
    庞葱慢慢举起剑。
    左大夫欲言又止。
    庞葱对太子申:太子殿下,臣无礼了……”
    庞葱手中的剑正欲砍下,左大夫上前一把抓住庞葱持剑的手:庞将军,你不能杀他……”
    庞葱:这是我们魏国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左大夫:庞将军,我一定说服寡君,放太子殿下回去……”
 
    14.韩王宫中 
    (韩王、申大夫、左大夫、司马大夫)
    韩王、申大夫、左大夫、司马大夫在座。
    申大夫对韩王:大王,庞葱是吓唬我们,太子申是魏王最宠爱的儿子,魏王不会杀太子申,大王不用理睬庞葱。
    左大夫在一旁道:庞葱不是吓唬我们,要不是我拦住他,太子申早就没命了。
    申大夫对左大夫:他们是串通好了,有意演给你看。
    左大夫:他们没有串通,庞葱突然而至,他们来不及串通……”
    申大夫:庞葱没来之前,他们就串通好了……”
    左大夫:你有何证据?
    申大夫:不需要证据,庞涓一向爱用诡计,他的目的就是逼我们放回太子申。
    左大夫:没有证据,不能妄下结论。
    申大夫:这是一眼就能看穿的阴谋,根本就不需要证据。
    左大夫:你没有证据,所以才这样说……”
    韩王有些不耐烦地对二人:好了,别争了。他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你怎么看待此事?
    司马大夫沉吟片刻,道:大王,臣担心不是魏王要杀太子申,而是庞涓要杀太子申,如果庞葱真的杀了太子申,再嫁祸于大王,这样,大王不但失去了制约魏国的人质,而且还留给魏国一个进犯我国的借口……”
    韩王点点头:这不是没有可能……”
    左大夫在一旁道:大王,如果是这样,就该把庞葱抓起来。
    韩王淡淡地:庞葱是魏国使者,你让寡人抓使者,是不是想叫寡人失信于天下诸侯?
    左大夫一阵尴尬。
    韩王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你有什么好主意?
    司马大夫:大王可表面上不理睬庞葱,派人暗中监视他,他不杀太子便罢,他若真的杀太子申,大王可以刺杀太子的罪名当场将他抓获,然后将他送给魏王……”
    韩王:庞葱若确为执行魏王之命呢?
    司马大夫:大王可故作不知……保护人质,是韩国的职责,魏王无话可说。
    韩王点点头:司马大夫,这事就有你去安排吧……”
    司马大夫:大王,此事一直是左大夫负责,还是左大夫安排为好。
    韩王看了左大夫片刻,道:左大夫,这次可不许出任何差错。
    左大夫:是。
 
    15.宾舍太子申住处 
    (太子申.左大夫)
    太子申对左大夫:左大夫,魏王答应了吗?
    左大夫摇摇头:没有……”
    太子申着急地:这可怎么好,庞葱会杀我的……”
    左大夫:太子殿下放心,保护人质是韩国的责任,我们不会让庞葱杀了你……”
 
    16.宾舍院内 
    (庞葱.数魏国卫士.韩国士兵多人)
    晨光洒在院子里。
    院子到处可见手持兵器的韩国士兵。
    庞葱和卫士走入院内,他对院中的韩国士兵视而不见,直奔住室而去。
 
    17.宾舍太子住室 
    (庞葱.太子申.左大夫.二魏国卫士.韩国士兵多人)
    庞葱和卫士走入,对太子申施一礼,道:太子殿下,两天过去了,该走了吧……”
    太子申:庞将军,左大夫未能说服韩王,你能不能再等几天……”
    庞葱冷笑道:我可以等,但大王不容许我等……”
    庞葱抽出剑。
    门猛然被推开,韩国士兵蜂拥而入,将庞葱和他的卫士团团围住。
    庞葱对韩国士兵:这里没有你们韩国人的事,你们出去。
    门口传来左大夫的声音:庞将军,你错了……”左大夫说着走过来:太子殿下是我们韩国的人质,你要杀人质,我们不能不管不问。
    庞葱:左大夫,我杀的不是人质,是不忠不孝的叛逆。
    左大夫微微一笑:都一样……庞将军,为了保护人质,只好对不起你了……”他对周围的韩国士兵:把他们抓起来。
    韩国士兵正欲上前,庞葱突然抓住太子申,将剑放在他的脖子上,对韩国士兵:你们敢抓我,我现在就杀了他。
    韩国士兵不由止步。
    太子申惊恐地对左大夫:左大夫,快救我……”
    左大夫:太子殿下别慌张,他不敢杀你……”
    庞葱冷笑道:有大王之命,我没有什么不敢的……”他说着手中的剑前后一动。
    鲜血从太子申的脖子上缓缓流出。
    太子申叫道:左大夫,快叫他住手,叫他住手……”
    左大夫故作镇静地:庞将军,你杀了太子申,你也活不了……放开太子。
    庞葱微微一笑:我若放了太子,就是违抗君命,回去必死无疑,如其回去被大王处死,不如在此轰轰烈烈的死。死在你们手了,我不但可名扬天下,还可为我叔父攻打韩国找到借口……然后,他就会让你们整个韩国为我殉葬。
    左大夫哑然。
    太子申:左大夫,你我朋友一场,你不能让他杀我,你一定要救我……”
    左大夫对士兵:你们出去。
    士兵们退出。
    左大夫对庞葱:说说你的条件吧……”
    庞葱:上次已经说过了,让我带他回去。
    左大夫:我需要时间,说服大王。
    庞葱:已经给你两天时间了。
    左大夫:再给我两天。
    庞葱:一天。
    左大夫:好,一天。
    庞葱仍抓着太子申:我要与太子殿下住在一起。
    左大夫:你还有什么条件?
    庞葱:宾舍由我的卫士守卫,不许韩国士兵再进宾舍。
    左大夫:你这是不相信我们。
    庞葱:先小人,后君子。
    左大夫:好,我答应你。
    庞葱放开太子。
    太子如瘫了一般倒在地上。
 
    18.韩王宫内 
    (韩王.左大夫.宫卫)
    韩王一怒气地对跪在面前的左大夫道: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左大夫叩头道:微臣无能……”
    韩王:你也太笨了!比猪还笨!
    左大夫喏喏地:请大王处罚微臣……”
    韩王望了他片刻,道:看在你多年辅佐寡人的面子上,寡人这次饶恕你……起来吧。
    左大夫再次叩头,道:谢大王……”然后起身坐到一旁。
    韩王对宫卫:立刻召申大夫、司马大夫进宫。
    宫卫:遵命。
 
    19.宾舍太子申住处 
    (太子申.庞葱)
    太子申抚摸着缠在脖子上的白麻布。
    庞葱关切地:还疼吗?
    太子申:不疼了……”
    庞葱在一旁道:太子殿下,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太子申:你怎么又说这种话?你这不是迫不得以嘛……庞将军,你说,韩王能放我们走吗?
    庞葱:应该能……”
 
    20.韩王宫内 
    (韩王.申大夫.司马大夫.左大夫)
    韩王对坐在一侧的申大夫和司马大夫道:“……你们说,寡人应该怎么办?
    申大夫:大王,左大夫开始就不该自作聪明,用什么美人计,当时若直接回绝魏国的要求,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韩王不快地:过去的事不要提了,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申大夫:微臣还是那个主意,不理睬他们。
    左大夫:不理睬不行,庞葱已经在太子申脖子上来了这么一下,你没见,鲜血直流,太子申当场就昏过去了……”
    申大夫:他不是没有死吗……”
    左大夫:这次没有死,下次庞葱一定会杀死他……”
    申大夫:他不会,他是在威胁我们。
    韩王:你别只是说不会,他真的杀死太子怎么办?寡人召你们来,是让你们想办法,既不能让太子申死,也不能让他走。
    申大夫:大王,不理睬他们,太子申就不会死,也走不了。
    韩王:如果他死了呢?
    申大夫:微臣陪他死。
    韩王不快地:你这是废话,你死就能让他复活吗?
    申大夫:大王,我的意思是说,他不会死……”
    韩王:好了,你既然没有什么好主意,就不要再说了……”他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你有什么好主意?
    司马大夫:大王可派兵包围宾舍,逼庞葱放人……”
    左大夫:庞葱他不怕死,逼他没用……”
    司马大夫微微一笑:我的目的不是真的让他放人,如此一逼,他若真杀太子申,必然动手,如果是假的,也将真相大白……”
    申大夫:好主意……”
    韩王:如果庞葱真要杀太子申呢?
    申大夫:大王,庞葱不会真杀……”
    韩王瞥了申大夫一眼:寡人没有问你……”韩王对司马大夫:庞葱如果真杀太子申怎么办?
    司马大夫他看了看左大夫和申大夫,对韩王:微臣想单独告诉大王……”
    韩王对申大夫和左大夫:你们可以回去了……”
    申大夫起身施礼:微臣告辞。
    左大夫不快地斜了司马大夫一眼,起身施礼道:微臣告辞……”
 
    21.宾舍院内 
    (吴将军.韩国士兵多人)
    吴将军带着许多韩国士兵拥入院子。
    士兵们们很快在院子内散开,手中的弓箭瞄向宾舍住室。
 
    22.宾舍厅堂内 
    (太子申.庞葱.司马大夫.吴将军.韩太医.魏国卫士二人.韩国士兵多人)
    太子申脸带惊慌之色,对庞葱:庞将军,怎么办?
    庞葱镇静地:太子殿下不必慌张,我自有办法……”
    响起敲门声,接着是韩国吴将军的声音:庞将军,我们谈谈好吗?
    庞葱对守在门处的卫士:开门。
    卫士开门,吴将军和几个士兵走进。
    吴将军施礼道:庞将军,打扰了……”
    庞葱:不必客气,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吴将军:请庞将军交出太子申。
    庞葱:这么说,韩王不同意让太子殿下跟我回去了?
    吴将军:是的。
    庞葱冷笑道:你可知道,他若不能回国,我就要杀死他。
    吴将军:知道,左大夫都告诉我了。
    庞葱抽出剑。
    吴将军的卫士也抽出剑。
    庞葱的卫士几乎同时抽出剑。
    吴将军对自己的卫士:我们是来要人,不是来厮杀的,把剑收起来。
    吴将军的卫士收起剑。
    庞葱对自己的卫士:你们也把剑收起来吧,我们也不想与他们厮杀。
    庞葱的卫士也收起剑。
    吴将军:庞将军,你的剑也应该收回了……”
    庞葱笑笑:我的剑与他们不同,我是用来执行寡君之命的……”他说着猛然转身,向太子申刺去。
    庞葱手中的剑刺中太子的腹部,鲜血流出。
    太子申大叫一声,紧紧捂住腹部:庞将军,你……”
    庞葱擦着剑上的血:太子殿下,你不要怪罪臣下,是韩国人逼我杀你……”
    太子申:……我不会放过你……”
    太子申一头倒在地上。
    庞葱收起剑对吴将军:吴将军,你可以把太子殿下带走了……”
    正在发愣的吴将军回过神来,正欲上前,庞葱拦在他面前。
    庞葱:等等……”
    庞葱走到太子申身旁,伸手在他鼻前试了试,回头对吴将军:吴将军,他还没有死,我还不能给你……”他说着再次抽出剑。
    屋外有人高声道:庞将军,剑下留人。
    庞葱抬头看去。
    司马大夫和一个太医走入。
    司马大夫对吴将军等人怒目道:谁让你们来的?
    吴将军:左大夫。
    司马大夫:左大夫无权调用军队?
    吴将军:他说是大王之命……”
    司马大夫:他是假传王命……”他抽出简令:王命在此,退出去……”
    吴将军说了声,与卫士退出。
    司马大夫对庞葱施一礼,道:庞将军,大王已经答应让太子殿下回国……”他回头对太医:太医,你赶快给太子殿下治伤吧……”
    庞葱用剑拦住太医,对司马大夫:你骗不了我,韩王不会转的如此之快……”
    司马大夫:庞将军,不是大王转的快,是……”司马大夫看看周围的人,道:先救太子,我一会再给你解释……”
    庞葱犹豫不决。
    司马大夫着急地:庞将军,我不会欺骗你,如果太子申死了,对我们韩国没什么好处……”
    庞葱:好,我相信这一次,你如果再骗我,我还可以再杀他……”他说着收回剑。
    太医来到太子申面前,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还来得及……”
   司马大夫松了口气。
    太医对一旁的卫士:帮个忙,把太子抬进去。
    卫士抬着太子申走进内室。
    庞葱:司马大夫,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马大夫:庞将军,实不相瞒,左大夫是孙膑按插在韩国的间隙……”
    庞葱一愣:间隙?有证据吗?
    司马大夫点点头:孙膑在韩国的时侯收买了他,后来孙膑又派齐国间隙带给他密信,答应在齐王面前举荐他做相国,左大夫一直窥视韩国相国一位,寡君始终未同意,他对此耿耿于怀,所以投靠了孙膑……”
    庞葱:投靠孙膑没有好下场。
    司马大夫:庞将军说的很对……对于太子申回国一事,左大夫一直从中作梗,他说魏王后根本没病,庞元帅是借口要回人质,然后进犯韩国……”
    庞葱:他说谎……”
    司马大夫:我知道他是说谎……他的目的是离间韩魏两国,让我们兵戈相争,使孙膑渔翁得利。
    庞葱:你们为何迟迟没有发现他的阴谋?
    司马大夫:我们都没想到,左大夫为了名利,会出卖韩国的利益……多亏庞将军,使我们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庞葱一怔:……我没说什么?
    司马大夫:庞将军奉命来杀太子申,大王感到事情定有蹊跷,让我暗中察访,终于找到左大夫投靠孙膑的证据,左大夫见事情将要败露,假借王命,调军队逼杀太子申……幸亏我来的及时,否则……我们对庞将军将有口难辩……”
    庞葱:韩王打算如何处置左大夫?
    司马大夫:处死左大夫,派人带着左大夫的尸首,随将军同往魏国,向魏王请罪。
    庞葱虽然得意,但脸上并无表情,淡淡地:如果是这样,我可以相信你们……”
 
    23.郊外原野 
    (庞涓、庞葱、左大夫、数魏国士兵)
    两个士兵从一辆马车上抬下一具牛皮包严了的尸体,将尸体放在庞涓脚前。
    站在庞涓身旁的庞葱用剑挑开缝严牛皮的麻绳。
    一士兵掀开牛皮一角。
    牛皮里的尸体是左大夫。
    庞涓望着左大夫的尸体冷笑道:韩国人自作聪明……”
    庞葱:叔父,我们何时进攻韩国?
    庞涓思索片刻,道:你立刻派人回告韩王,就说大王对孙膑收买间细,离间韩、魏两国的关系非常气愤,决意倾魏国之兵讨伐齐国。
    庞葱:叔父之意是先麻痹韩国人……”
    庞涓:不错。
 
    24.韩王宫中 
    (韩王、司马大夫)
    韩王高兴地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你的计策成功了,魏王决意倾魏国之兵讨伐齐国,我们可高枕无忧了。
    司马大夫微微一笑:大王不但可高枕无忧,还可隔岸观火……”
    韩王:对。隔岸观火,坐收渔利……”(定格)

    出字幕:苦肉计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三十四计,此计的意思是,用看似违背常理的自我牺牲,达到欺骗敌人的目的。庞涓用此计骗过韩国君臣,使太子申得以离开韩国。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隔岸观火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