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 文汇 文萃  关乎人文 以化成天下

《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 第三十五集 隔岸观火

2011-09-08 09:10 来源: 三文影视网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399

 

第三十五集:隔岸观火
 
    1.魏王宫中 
    (魏惠王、太子申)
    太子申对魏惠王道:父王,儿臣愿随庞元帅一同讨伐韩国。
    魏惠王:你身体尚未康复,不能去。
    太子申:儿臣的的身体已经康复了,昨日儿臣与庞元帅射猎一天,没有丝毫不适。
    魏惠王:征战比射猎艰辛百倍,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太子申:儿臣不怕,儿臣在韩国已经死过一次,儿臣以后再也不怕死了。
    魏惠王仍犹豫不绝:你不怕死,可为父为你担心……这次让你到韩国做人质,为父就非常后悔……”
    太子申:儿臣知道父王疼爱儿臣,可父王想过没有,若儿臣无功于魏国,父王百年之后,儿臣如何使诸公子、大夫臣服儿臣呢?
    魏惠王点点头:你想的很远,也很对……申儿,这番道理是你自己悟出来的,还是别人告诉你的?
    太子申:是庞元帅告诉儿臣的。
    魏惠王赞道:魏国有庞涓,乃祖庙之幸……”
 
    2.庞涓书房 
    (庞涓、庞葱)
    庞涓对庞葱道:我们进攻韩国,孙膑若要救韩,还会用围魏救赵那套把戏,你留在大梁,与他周旋,不论伤亡有多大,也要拖住他,我们要在魏国的土地上与他一决高低。
    庞葱:侄儿明白。
    庞涓:我走之后,你要想办法让钟离秋回到齐国……”
    庞葱:叔父,你是不是担心侄儿被她……”
    庞涓:不全是……”
    庞葱:自从上次叔父说过之后,侄儿再也没找过钟离秋,以后也绝不会再与她来往……
    庞涓:让钟离秋回齐国,主要不是担心你,钟离秋是孙膑的间细,我这样做是反间计,让她把大梁空虚的消息告诉孙膑,使孙膑围魏救韩更坚决一些……”
    庞葱:叔父,你怎如何知道她是间细?
    庞涓微微一笑:是你告诉我的……”
    庞葱一怔:……我没有……”
    庞涓:上次假公子冯错的事,你虽然不承认,但我知道,是你把消息告诉了钟离秋,然后齐国就知道了……”
    庞葱垂下头:叔父,我不该欺骗你……”
    庞涓:庞葱,人不能没有情,尤其是不能没有男女之情,但是男女之情最容易使人失去理智,一个百姓失去理智,丧失的是自己的利益;一个商人失去理智,丧失的是自己的金钱;你是一个将军,如果你失去理智,所丧失的,将是成千上万人的性命,乃至自己的国家。
    庞葱抬起头:叔父,我明白了……”
 
    3.原野 
    (庞涓、魏国军队)
    庞涓的帅旗。
    庞涓的战车。
    庞涓的军队浩荡前行。
 
    4.韩王宫中 
    (韩王申大夫、司马大夫、韩国太子、数大夫、数将军)
    申大夫、司马大夫、韩国太子等大夫、将军跪坐在韩王两侧。
    韩王脸带危色,对众人道:魏国庞涓率三十万大军进犯我国,庞涓扬言若寡人不臣服魏国,就灭亡寡人的国家,诸位贤臣,你们说寡人该如何是好?
    一大夫:大王,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大王可调集全国之兵,号令全国百姓,庞涓虽有三十万大军,也无法灭亡韩国。
    韩国太子:父王,庞涓不足为虑,上次他进犯成皋,儿臣数败庞涓,此次儿臣愿率军迎敌,定再败庞涓。
    申大夫:大王,庞涓此次进犯,蓄谋已久,来势汹汹,大王不可与强敌硬拼,而应避其锐气,退守国都,同时派使者立刻前往秦国、赵国,请求他们出兵相助。
    韩王点点头:请秦国、赵国出兵可以,但寡人的土地,不能轻易让给魏国人……”他对司马大夫:司马大夫,你可有退敌良策?
    司马大夫:大王,臣智谋不够,未能看穿太子申的苦肉计,使大王失去了人质,所以才有今日庞涓大军进犯。臣乃韩国的罪人,不敢再信口开河。
    韩王:司马大夫,智者千虑,尚有一失,寡人不会因为你的一次失误,就不再信任你,说吧,寡人盼望你能为寡人出一良策。
    司马大夫:大王,申大夫所说便是良策。
    韩王:寡人未战,便放弃大片土地,寡人不甘心。
    韩国太子:司马大夫,你们是不是被庞涓吓破了胆?太子对韩王:父王,若有人再言放弃韩国的土地,父王应杀之。
    韩王:司马大夫,你可有不放弃土地的良策?
    司马大夫:有。
    韩王:讲。
    司马大夫:牺牲韩国大半军队,等待他国出兵相助。
    韩王:不行,寡人没有足够的军队,若再有强敌进犯如何对付?
    司马大夫:大王,魏军强大,统帅英明,大王若要既保存实力,又使敌人退兵,只有放弃部分土地……”
    韩王犹豫片刻,对众人道:你们认为怎么样?
    太子:父王,儿臣不赞成……”
    韩王对他摆摆手:寡人想听听大夫们的意见……”他对右侧的大夫:你们说吧。
    一大夫:大王,这是唯一可行之策。
    一大夫:大王,臣赞成此议。
    又一大夫:臣也赞成。
    韩王对右侧的大夫:你们呢?
    右侧的大夫:臣赞成。
    韩王:好,就这么办……你们何人愿出使秦国与赵国?
    一大夫:臣愿出使秦国。
    另一大夫:臣愿出使赵国。
    韩王:好,你们即刻动身吧。
    二大夫:遵命。
    司马大夫:大王,庞涓最害怕的人是孙膑,应该派人出使齐国,请孙膑出兵。
    韩王:寡人也想到了孙膑,可孙膑在韩国的时侯,寡人未能善待他,寡人怕他不肯答应。
    司马大夫看看申大夫:申大夫与孙膑交情不错,由申大夫出面,孙膑不好意思驳回申大夫的面子。
    韩王点点头,对申大夫:申大夫,出使齐国重任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孙膑请来。
    申大夫:臣尽力而为……”
 
    5.庞涓营帐内 
    (庞涓、一魏将)
    一将军对庞涓道:元帅,韩国军队不战而退,让出数座城邑。
    庞涓:太好了,这是本帅最希望得到的消息……命令前军,立刻进军韩国国都。
    将军:是。
 
    6.魏公孙阅家 
    (钟离秋、庞葱)
   钟离秋正在擦着铺在地上的席子,庞葱走入。
    钟离秋仍在做自己的活,淡淡地:你来干什么……”
    庞葱坐在席垫上:好久没见了,来看看你……”
    钟离秋:因为我是间细,来监视我?
    庞葱:不,因为我对你还没有死心……”
    钟离秋:你身为魏国将军,追求一个齐国间细,魏王知道后会杀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庞葱笑笑:我不说,没人知道你是间细。
    钟离秋:没有不透风的墙,别人早晚会知道。
    庞葱:一旦有人知道,我们立刻离开魏国。
    钟离秋:不要你叔父了?
    庞葱: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钟离秋停下手中的活:为了我这样的女人,你不值。
    庞葱:我既然要这么做,就一定值。
    钟离秋不由有些动情:庞将军,我真的不值得你……”
    庞葱打断了她的话:值,我说值就值……”
    钟离秋:庞将军,你听我说完……因为孙膑,我恨庞涓,也恨你,我曾暗中发誓,一定要杀了你们……可惜,我不是我姐姐,杀不了你们……庞将军,与一个仇人在一起,你的生命时时都会有危险。
    庞葱:我不怕,如果能得到你,哪怕只有一天,就是死,我也甘心。
    钟离秋:我宁可死,也不会让你得到我。
    庞葱:我就如此令你讨厌?
    钟离秋:不是,因为你是我的仇人。
    庞葱:只要不是令你讨厌,我就有希望……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叔父已经走了,去攻打韩国,没人管我了,我可以天天来找你……”
    钟离秋:天天来也没用。
    庞葱:没用没关系,能跟你在一起说说话,我也高兴……”他起身继续道:今天我还有点事,否则我还可以多待几个时辰……”他坏笑笑:一直待到晚上……下次吧,下次一定……”
    庞葱说罢,转身而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钟离秋,她看着门外,若有所思。
 
    7.魏公孙阅家寝室 凌晨
    (钟离秋、小春秋)
    窗外天色仍暗。
    一身男装的钟离秋在睡榻边收拾包裹。
    小春秋在一旁道:娘,齐国远吗?
    钟离秋:远。
    小春秋:我们到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去?
    钟离秋:找你大姨。
    小春秋:我大姨是干什么的?
    钟离秋:见到你大姨,你就知道了……”他背起整好的包裹,抱起小春秋,走出屋子。
 
   8.庞府院内 
    (庞葱、一魏兵)
    天色已蒙蒙亮。
    庞葱手中的剑上下翻飞,呼呼有声。
    一个士兵急急走来,对庞葱:庞将军,钟离秋带着孩子走了。
    庞葱收住剑:他们去何方了?
    士兵:出东门向东。
    庞葱:知道了,你回去吧。
    士兵施礼后,转身而去。
    他挥剑亮式,正欲舞剑,又收回剑,犹豫片刻,转身而去。
 
    9.原野 
    (庞葱)
    庞葱骑马沿小路飞奔而来……
 
    10.土丘 
    (庞葱)
    一座不高的土丘,丘上长满了树。
    庞葱打马沿着小路向丘顶奔去。
 
    11.土丘下 
    (钟离秋、小春秋、信使)
    一辆马车沿着丘下的土路驶来,驾车的是女扮男状的钟离秋。
    小春秋坐在车上,两只小手紧紧抓着手前的横木,高声道:娘,太快了,我怕。
    钟离秋头也没回:别怕,害怕不是男子汉。
    小春秋:我不是男子汉,我怕。
    钟离秋:你现在不是,长大就是了。
    小春秋:我还没长大,我怕。
    钟离秋只好让车慢下来,回头道:小胆鬼。
    小春秋:长大我就不小胆了……”
    身后传来马啼声。
    钟离秋抖动缰绳。
    马车又疾驰起来。
    小春秋高声道:娘,娘,我怕。
    钟离秋:怕也不行,有人追我们。
    小春秋哭了起来:娘,我怕,我怕……”
    钟离秋再次放慢车速,然后使马车停下来,气哼哼地回头对小春秋道:你怕吧,我们不走了。
    一个信使骑马而来。
    信使的马超过钟离秋的马车,向前奔去。
    小春秋催促道:娘,我不害怕了,你快走啊……”
    钟离秋抖动缰绳。
    马车向前驶去。
 
    12.土丘上 
    (庞葱)
    庞葱骑马立在土丘上,远远望着丘下钟离秋的马车向远处驶去。
    他眼中有一滴泪水滚下。
    他突然调转马头,向回飞奔而下……
 
    13.齐王后宫钟离春住处 
    (钟离春、钟离秋、小春秋、一宫女)
    钟离春拉着钟离秋的手坐在睡榻上,仔细打量着妹妹:瘦了,黑了……”
    站在钟离秋腿旁的小春秋嚷道:大姨,我也黑了,瘦了。
    钟离春笑着摸了一下他的脸:你不黑,也不瘦……”
    小春秋高兴地对钟离秋:娘,大姨说我不黑不瘦……”
    她突然看到了什么,伸手扶住钟离秋的头:别动……”
    钟离春小心捏住妹妹头上的一根白发,将其拔下,放在钟离秋面前:妹妹,你看,都有白头发了……”
    钟离秋无所谓地:有就有呗,早老早死。
    钟离春:你才二十几岁,到老还早呢……”
    钟离秋叹了口气:我觉的我已经活了一辈子……”
    小春秋摸着自己的头:大姨,你看我有白头发吗?
    钟离春苦涩地笑笑,摸摸他的头:你没有……”她对一旁的宫女:带他到院子玩去。
    小春秋:我不,我要跟大姨玩。
    钟离春:大姨的院子里有很多好玩的。
    小春秋:有狗吗?
    钟离春:有,还有马、鹿……”
    小春秋:我都要。
    钟离春:好,大姨都给你,去吧。
    宫女抱起小春秋走去。
    钟离春:妹妹,别悲观,过几天我就让大王为你做媒,让孙膑娶你,到那时,你会觉得永远也活不够。
    钟离秋:姐,你别费心了,我不会嫁给孙膑。
    钟离春故意本起脸:又耍小性子了……”
    钟离秋:姐,我不是耍小性子,我真的不嫁。
    钟离春:不嫁你来齐国干什么?
    钟离秋:庞涓带领韩国大军去攻打韩国,魏国已经空虚,我来告诉孙膑,若此时攻打魏国一定能获全胜。
    钟离春:这么说你还是为孙膑而来?
    钟离秋:我是为了让他打败庞涓,但不是为了嫁给他。
    钟离春:上次你不是答应了吗,为什么又不嫁了呢?
    钟离秋:姐,你走后,我又反复想了想,我不能嫁他……”
    钟离春:还是因为姐姐?
    钟离秋:不是,孙膑将是一个留名千古的人物,如果一个曾为他仇人之妻的女人嫁给他,会玷污他的美名,后代人会说,孙膑是为了夺人之妻,才杀死了公孙阅……”
    钟离春:你嫁给公孙阅,也是为了孙膑……”
    钟离秋:可后代人不会知道。
    钟离春无言。
    钟离秋:姐姐,你赶快把魏国的内情告诉孙膑,只要我能为他建功立业有所帮助,我就心满意足了……”
 
    14.田忌府客厅 
    (田忌、孙膑、申大夫)
    田忌、孙膑、申大夫分主客坐于厅内,每人面前的即上都摆着酒肉。
    孙膑对申大夫道:申大夫出使齐国,一定是来请救兵的吧?
    申大夫:也是,也不是。
    田忌:什么叫也是,也不是?
    申大夫:寡君派我来,确是为了求齐国出兵救韩;可孙先生在韩国的时侯,韩国君臣百般为难孙先生,几乎使孙先生丧命于韩国,如果我是孙先生,将按兵不动,隔岸观火,所以说也是,也不是……”
    孙膑:既然如此,你来干什么?
    申大夫:多时不见,非常想念,借此与二位朋友相聚,喝酒畅谈……”申大夫说着端起面前的酒樽,对二人:来,喝酒。
    田忌和孙膑没端酒樽。
    申大夫:喝啊,你们怎么不喝呢?
    孙膑:申大夫,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正在调集粮草,准备出兵解救韩国之难,你不会感到惊奇吧?
    申大夫:我有什么可惊奇的,你们只是说说而已,不会派兵去韩国。
    田忌:我们何必要去韩国呢,庞涓率大军进攻韩国,国都大梁空虚,我们若此时出兵进攻魏国,不但可解韩国之围,还可夺取魏国的土地。
    申大夫微微一笑:当我亲眼看到齐国的军队进入魏国,我就相信了。
    孙膑笑笑:申大夫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申大夫:那当然,我如果回去谎报军情,寡君不会饶过我……”他再次端起酒樽:不提国家之事,只谈朋友之情,来,喝。
    他说着,再次一饮而尽。
 
    15.韩王宫内 
    (韩王、司马大夫)
    司马大夫:大王,出使秦国的公仲大夫回来了,秦国与赵国一样,不愿因为韩国得罪魏国。
    韩王气愤地:秦王与赵王都是胆小鼠辈,成不了大事……申大夫有没有消息?
    司马大夫:还没有。
    韩王:看来齐国是不肯出兵了……”
    司马大夫:齐国即使不出兵,他也应该回来。
    韩王:申大夫走的时侯对寡人说,如果他不亲眼看到齐国出兵,就不回来……”他叹了口气:齐国若再不出兵,寡人的国家就危险了……”
    司马大夫:大王,天无绝人之路,我们还有办法……”
    韩王摇摇头:没有大国的帮助,我们打不过庞涓……”
    司马大夫:大王,我们可以割让土地……”
    韩王:寡人派人找庞涓谈过,他的胃口很大,寡人无法满足……”
    司马大夫:他想要多少?
    韩王:他要寡人臣服魏国。
    司马大夫:大王可以答应臣服魏国……”
    韩王:寡人不甘心……”
    司马大夫:这只是权益之计,一旦有机会,我们再设法脱离魏国的控制。
    韩王:寡人如果臣服魏国,寡人在诸侯中就再也无法抬起头来了……”
 
    16.庞涓营帐 
    (庞涓、一魏将)
    一将军对庞涓:元帅,韩王仍不肯答复。
    庞涓:不答复就打。
    将军:元帅准备用多少军队。
    庞涓:十万足已。
 
    17.韩国都城上下 黄昏
    (韩国士兵数人、魏国士兵数人)
    夕阳如血,收兵的钲声在夕阳中回荡。
    城墙沐浴在夕阳的血色中,城上的韩国士兵,或头上缠着包扎伤口的麻布,或吊着受伤的胳膊,疲惫地靠在城墙垛上,望着城外。
    城墙外魏国军队已经撤去,只留下几具魏国士兵模糊的尸体,以及折弯的兵器和损坏了的马车。
 
    18.韩王宫中 
    (韩王、司马大夫)
    司马大夫对韩王:大王,我们军队伤亡惨重,大王该做决断了……”
    韩王沉默不语。
    司马大夫:若等到庞涓攻克都城,大王再答复庞涓,他的胃口会更大……”
    韩王犹豫道:我总觉得齐国会出兵……”
    司马大夫:齐国若出兵,应该有消息了,可是至今没有……”
    韩王思索片刻,道:再等等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对魏国称臣……”
 
    19.庞涓帐中 
    (太子申、庞涓)
    太子申对庞涓道:庞元帅,韩国军队已经被我们打的疲惫不堪,如果再调上去十万军队,韩都指日可破。
    庞涓:后续军队不能动,那是用来对付孙膑的。
    太子申:孙膑至今按兵不动,我看他是不敢来了。
    庞涓笑笑:他不是不敢来,他是想等我们被韩国军队拖的疲惫不堪之时再来……”他冷冷一笑:他的算盘打的不错,可是我不会上当……”
 
    20.齐王后宫钟离春住处 
    (钟离秋、钟离春、姜寺人)
    钟离秋对钟离春:姐,孙膑出兵了吗?
    钟离春:没有。
    钟离秋:他不相信我?
    钟离春:怎么会呢……”
    钟离秋:那为何不出兵?
    钟离春:“……我把孙膑叫来,你当面问问他。
    钟离秋:我不问,姐姐问。
    钟离春:你来到齐国,还没见过孙膑呢,借此你们见上一面。
    钟离秋:我不见……”
    钟离春:你这姑娘,其实心里想见,是吧?
    钟离秋:“……”
    钟离春拍了一下手。
    姜寺人走进:王后,有何吩咐?
    钟离春:传孙膑进宫。
    姜寺人:遵命。然后转身欲走。
    钟离秋:等等……”
    姜寺人转过身来:钟离姑娘还有何吩咐?
    钟离秋对钟离春:姐,别叫他进宫,我不见他……”
    钟离春:怎么了?
    钟离秋:我怕……”她看看姜寺人。
    钟离春对姜寺人:你退下吧。
    姜寺人退出。
    钟离春对钟离秋:你怕什么?
    钟离秋低下头:我怕见到他改变了主意……”
    钟离春:“……”
 
    21.齐王后宫 
    (田忌、孙膑)
    田忌对孙膑:孙先生,你打算何时出兵?
    孙膑:再等等。
    田忌:先生真的要隔岸观火?
    孙膑点点头:不错,如今韩魏两国交战不久,庞涓几乎没什么损失,若此时出兵,等于代替韩国遭受战争损失。
    田忌:先生若迟迟不出兵,我担心韩国顶不住庞涓的压力,臣服魏国,这样反会增加魏国的势力。
    孙膑:将军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让韩王知道我们出兵相救,韩国就不会投降,必全力抗魏……”
   田忌:申大夫不见我们出兵,不肯回国复命……”
    孙膑:不能指望申大夫,我们应派一能言善辩的使者前往韩国,就说申大夫病倒在齐国,不能回国复命……田将军,让禽先生出使韩国如何?
    田忌点点头:只有他可胜任此任。
 
    22.占卜者家 
    (禽滑、占卜者)
    这是以前被被公孙阅所杀的那个占卜老者的住处,屋内还是原来的布置,只是人换了,换成了一个中年占卜者,他此时正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草棒摆成的一个卦形。
    草棒摆成的是一个卦的卦形。
    禽滑坐在占卜者面前,期待的目光看着占卜者。
    占卜:先生这一卦可不怎么妙啊……”他指着卦形:"内卦"坤是顺,外卦"艮"是止,这一卦可谓阴盛阳衰,小人得志,君子困顿……因此,先生最好安住家中,不要出远门。
    禽滑笑笑:此卦很好,正是我所盼望的……”
    占卜者不解地看着他。
    禽滑拿出一把铜币放在占卜者面前,然后起身而去。
    占卜望着他走的方向摇摇头:这人真怪……”
 
    23.齐王后宫钟离春住处 
    (禽滑、钟离春)
    禽滑向钟离春叩头施礼:禽滑叩见王后。
    钟离春:禽先生请起……坐吧。
    禽滑坐在一侧:王后,我是来告别的。
    钟离春:我听说了,你要出使韩国。
    禽滑:我方才占了一卦,是凶卦。
    钟离春:你别信那些占卜人的话,他们是胡说八道。
    禽滑:我知道王后最恨占卜的人,可我相信占卜……王后,如果此次出使韩国,我有什么不幸,希望你能记住我……”
    钟离春:禽先生,你若真相信占卜者的话,我让大王派别人出使韩国。
    禽先生:不可,出使韩国,只有我能担当此任……王后,在垂都的时侯,我有许多话要对你说,却难以启齿,我想现在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钟离春:有什么话就说吧。
    禽先生:我说出来,王后若恨我,千万别当着我的面,等我走了之后再恨……”
    钟离春:我不会恨你,说吧……”
    禽滑:钟离姑娘……我这样称呼王后可以吗?
    钟离春点点头:可以,这样最好……”
    禽滑: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钟离春:当然记得,我为救孙膑离开魏国,来齐国找田将军……”
    禽滑:我那时就……喜欢上你了……”
    钟离春不由一阵脸红。
    禽滑:钟离姑娘不要怪我直率……”
    钟离春:我不怪你,我当时也看出来了……”
    禽滑:后来,看到钟离姑娘一心喜欢孙先生,我曾失望过,但我没有灰心,我一直在等待,虽然这种等待非常渺茫,但我还是在等,我盼望钟离姑娘与孙先生最终不成……”他看了看钟离春。
    钟离春在认真地听。
    禽滑:我这样说,钟离姑娘不生气吧……”
    钟离春:你说吧,我不生气……”
    禽滑:我没想到,钟离姑娘进了王宫,当了王后,我彻底失望了,我也恨孙膑,他怎么可以让钟离姑娘进宫当王后呢?
    钟离春叹了口气:他那也是没有办法……”
    禽滑:我从田将军那里得知,钟离姑娘为了孙先生,只做名义上的王后,以后姑娘还要离开王宫,嫁给孙先生……我又非常嫉妒孙膑,嫉妒他竟然使姑娘对他如此之爱……由于嫉妒,我把……”他停顿片刻,十分艰难地:把你们的事告诉了大王……”
    钟离春一愣,猛然站起,愤然道:原来是你……”
    禽滑坦然地看着钟离春:是我,我把你们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大王……”
    钟离春狠狠一巴掌打去。
    禽滑被打的在地上翻滚不止。
    禽滑的身体终于止住了,他爬起来,走过来:钟离姑娘,你打吧,使劲打,别把我打死就行……”
    钟离春恨恨地:打死你我也不解恨!
    她说着随手抓起身旁的一件铜器。
    禽滑:我知道,我该死,可是你如果打死我,我就不能出使韩国,就不能让韩国与魏国拼死一战,韩国不死战,孙先生就不能彻底打败庞涓……”
    钟离春无言。
    禽滑:我对不起孙先生,对不起姑娘……所以,我此次出使韩国,即使占得凶卦,我也要去,我要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让韩国与魏国拼死一战,使孙先生彻底打败庞涓。
    钟离春仍然无言。
   禽滑:钟离姑娘,你如果不再打我,我就走了,孙先生与田将军还等着送我上路呢。
    钟离春转过身,背对着禽滑:你走吧……”
    禽滑向钟离春深深施一礼:钟离姑娘,再会……”
    钟离春:我祝你一路顺风……”
    禽滑转身走出。
    钟离春回过身来,她脸上泪水在流淌……
 
    24.原野 
    (禽滑、齐随从、一魏将、数魏兵)
    两匹快马在原野上飞奔而来,骑马的是禽滑和一个随从。
    一个魏国将军爬在草丛内,望着骑马而来的禽滑二人。
    将军身旁还有几个手持弓箭的魏国士兵,士兵们的弓箭瞄准禽滑二人。
    禽滑的马近了。
    魏国将军轻轻喊了一声:射。
    士兵们手中的箭随即射出。
    禽滑和随从的马相继中箭倒,禽滑和随从从马上摔下。
 
    25.庞涓营帐内 
    (庞涓、禽滑、魏兵数人)
    五花大绑的禽滑被两个士兵拥入庞涓帐内。
    庞涓一愣:禽先生……”他对士兵怒目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禽先生?快,给禽先生松绑。
    士兵们立刻上前解下困在禽滑身上的绳索。
    庞涓上前施礼:禽先生,庞涓不知先生到此,多有失礼之处,请禽先生千万别放在心上……禽先生请坐。
    禽滑回一礼,坐下,然后道:庞元帅的士兵,强行劫持一个国家的使者,怎能不让人放在心上。
    庞涓:禽先生若咽不下这口气,我立刻惩处他们。
    禽滑:他们也是执行命令,要惩处也应该是下此命令的人。
    庞涓尴尬片刻,然后道:我一定要查请,是何人竟敢瞒着我,下这样有损魏国声誉的命令。
    禽滑:庞元帅不用查了,查出来也不会处置……元帅如若真的过意不去,那就放我走好了。
    庞涓:我肯定要放禽先生走,不过,我与禽先生久别重逢,有许多话要说……禽先生先在我大营中暂住几日如何?
    禽滑:我身为齐国使者,肩负重要使命,不敢在此耽搁,待我出使韩国回来后,一定到元帅大营多住几日。
    庞涓试探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禽先生的使命就是告诉韩国,齐国的军队将出兵救韩。
    禽滑笑笑:庞元帅,你猜错了。
    庞涓一愣:那你的使命是什么?
    禽滑笑笑:我是齐国的使者,怎么可以把齐国的秘密告诉齐国的敌人呢?
    庞涓微微一笑:既然我是齐国的敌人,为了魏国的利益,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这个秘密,否则,我就不会让禽先生离开。
    禽滑:扣押他国使者,传出去将有损元帅的名声。
    庞涓笑笑:我不会让事情的真相传出去,传出去的消息将是禽先生为了地位,出卖齐国,投奔魏国。
    禽滑:你这样做不感到卑鄙吗?
    庞涓:这要看怎么说,如果为了个人的私利,用此手段,的确卑鄙,可我是为了魏国,为了国家,无论采用何种手段,都不能说是卑鄙,因为国家之争,本来就是不择手段,否则就会被他国灭亡。
    禽滑: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可是我一时还想不通。
    庞涓:想不通没关系,可以慢慢想,想通之后,我再放你走。
    禽滑:如果我一直想不通呢?
    庞涓:那我只好以酷刑相逼。
    禽滑:如果我不怕酷刑呢?
    庞涓:我只好杀了你。
    禽滑:杀了我你也得不到秘密。
    庞涓:我是杀给别人看的,我想得到的一定要得到,得不到就毁掉。
    禽滑:庞元帅,看来我是不得不就范了……”
    庞涓笑笑:禽先生是聪明人……说吧,你的使命是什么……”
    禽滑:其实也没什么秘密可言,寡君让我来告诉韩王,齐国不能出兵帮助韩国。
    庞涓冷笑道:你说谎。
    禽滑:我没必要说谎。
    庞涓:齐国与韩国有盟约,不可能不帮助韩国。
    禽滑:盟约算什么,方才元帅说了,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
    庞涓:出兵救韩,对齐国有利,可以巩固齐韩之间的联盟,共同对付魏国。
    禽滑:魏国与韩国也曾定过盟约,而且还将人质送往韩国,魏秦交战之时,韩国按盟约出兵了吗?没有。对这种朝三暮四,不讲信义的国家,齐国有必要牺牲自己的将士,浪费自己的粮草吗?
    庞涓:你快要说服我了,可我还是不能相信。
    禽滑:我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呢?
    庞涓想了想,道:你随我到韩国城下,在两军将士面前告诉韩国人,齐国不同意出兵帮助韩国。
    禽滑:我不能去。
    庞涓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去,因为你说的都是假的。
    禽滑:禽滑若有一句假话,元帅可立斩我于帐外。
    庞涓:那你为何不去。
    禽滑:在元帅的逼迫下,把寡君的决定告诉韩国人,他们不会相信。
    庞涓:他们信不信你不用管,我只要你把话传给他们,我就相信你。
    禽滑思索片刻,道:我说完之后,你能让我走吗?
    庞涓:当然。
    禽滑:让我去韩国?
    庞涓:不,你的使命已经完成,没有必要去韩国,我派人送你回齐国。
    禽滑:我不能回齐国。
    庞涓:为什么?
    禽滑:身为国家的使者,不能如期到达友国完成使命,只能作为敌国的俘虏出现在友国面前,我还有何脸面回齐国呢?
    庞涓:那你打算去何处?””
    禽滑:藏匿山林,隐而不出。
    庞涓:禽先生人才难得,藏匿山林岂不可惜,留在我这里怎么样?
    禽滑:如果我今天背叛齐国,明天就会背叛魏国,元帅不担心吗?
    庞涓:我所担心的先生不愿留下。
    禽滑沉默片刻,道:留下就留下,齐国有孙膑,我在齐国终生难建其功,难扬其名,若在元帅手下,我禽滑之名不会在孙膑之下。
    庞涓终于露出笑脸:好,第一次见面,我就想把先生留下,可先生没有答应,如今,我终于得到先生……”他拍拍手。
    走进两个卫士。
    庞涓对卫士:设宴,款待禽先生。
 
    26.韩王宫中 
    (韩王、司马大夫、韩太子)
    韩王焦躁不安地在宫内走来走去。
    司马大夫:大王,齐国肯定不会出兵了,不如答应庞涓的条件……”
    韩王:齐国应该出兵,我们两国有盟约……”
    司马大夫苦笑笑:盟约算什么,有利可图就履行盟约,无利可图,盟约只是一块摆设……”
    韩王:可是……天下总该有信义吧?
    司马大夫:当今天下,弱肉强食,利益在前,信义在后。
    韩王一屁股坐在自己的王位上,常叹一口气:实在不行,寡人只好委曲求全……”
    韩太子急急走入对韩王道:父王,齐国的使者禽滑到了……”
    韩王惊喜地站起:他在何处?
    太子:他被庞涓抓获,押至城外,他要见大王一面……”
 
    27.韩都城墙上下 
    (禽滑、韩王、韩太子、司马大夫、一魏将、众韩国士兵、众魏国士兵)
    城墙上站满了严阵以待的韩国士兵。
    韩王、韩太子、司马大夫站在城垛后。
    韩太子一指:父王,你看……”
    韩王顺着太之手指方向看去。
    城墙下不远处,禽滑站在一辆战车上,车下是手持盾牌的魏国士兵。
    禽滑身旁的一名魏国将军对禽滑道:禽先生,韩王来了,说吧。
    禽滑清了清嗓子高声道:大王,韩国申大夫出使齐国,因病不能回国复命,寡君派外臣出使韩国,将寡君的决定告诉大王……”
    韩王等人在城上认真地听着。
    禽滑继续道:可是,外臣在韩都城外不幸被魏国士兵劫持,无法在礼乐中面见大王,外臣凭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庞元帅,他答应让我在城外与大王相见,将寡君的决断告诉大王……”他停下来,再次清清嗓子。
    韩王期待的目光。
    司马大夫:大王,禽滑会不会是被庞涓利用……”
    韩王:别说话,仔细听……”
    禽滑:大王,庞元帅不让我说实话,但我不敢违背寡君之命……”
    禽滑身旁的魏国将军一愣:禽先生,你怎么能这么说?
    禽滑自顾自地:寡君决定出兵救韩,孙膑已率二十万大军进入魏国……”
    魏国将军:住口,不要再说了!
    禽滑没理睬他:孙膑让我转告大王,不打败魏军,他决不撤军……”
    魏国将军伸手捂住禽滑的嘴:再胡说,我就杀了你。
    禽滑顺势拔下魏国将军腰间的佩剑:我先杀了你!说着将剑深深刺进魏国将军的腹部。
    魏国将军大叫一声,摔出车外。
    车下的魏国士兵见此,挥舞手中的长戟,向禽滑砍去。
    禽滑一把剑难抵众戟,一只戟砍在他的头上,鲜血四溢,禽滑不由晃了几晃。
    几乎同时,一只戟刺中他的腹部。
    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
    又有几只戟刺中了他……
    城墙上,韩王对还在发愣的韩国太子:还愣什么,放箭!
    韩国士兵手中的箭纷纷向城外射去。

    出字幕:隔岸观火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九计,意思就是坐山观虎斗。此计往往指静观敌方内部矛盾激化,坐收渔利。孙膑用此计,让韩国与魏军拼力厮杀,削弱庞涓的军力,以利战胜庞涓。欲知孙膑和庞涓最后一战结果如何,请看大结局:走为上计

 

(本网站征得编剧张辉力先生的同意,连载其作品《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未经本网站许可不得转载,特此声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